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今天和@王老吴 一起做了庙药蛋糕2.0 (*≧▽≦) 虽然看上去差不多但是有很明显的进步!感谢老吴全程超给力的support所以我们还是很快地做完了这个抹茶戚风蛋白霜夹心蛋糕!

这次的蛋糕的update是:
1)改为了使用芝士蛋白霜替代打发奶油。因此装饰奶油质量有了大幅提升。奶油口感从原来的偏甜蓬松打发奶油变成了类似芝士奶盖的偏咸浓郁芝士奶油口感,配合戚风蛋糕食用效果很不错但是单独吃会有点偏咸……><

2)模具从5cm改为7.5cm。因此,蛋糕的高度提高到了更为正常的程度。但下次如果可以再高一些就好了,所以材料的量还需要增加。

3)戚风的配方减少了甜度。这次更加适宜。需要注意的point是可能以后烤40分钟会比较好。

蛋糕的原材料在p2(^ω^)

绿绿的蛋糕抹茶方子还是很多的,我很喜欢(*๓´╰╯`๓)但是相对蓝色的蛋糕选择就比较少了,我果然还是喜欢蓝色外观加巧克力和水果内层的,不过觉得芋头也是不错选择(★>U<★)但总之果然还是最喜欢烦烦色的芝士蛋糕(笑

那些年的男神女神

以下为时间顺序。同作品同列,同列内顺序以好感度顺排序。

就存个纪念+暴露年龄+找同好(真的会有吗😂😂😂

那些年我心中的男神
1泉光子郎
2星马烈
3一乘寺贤
4李小狼/小狼
5神原拓也 6源辉二
7楚歌
8约修亚
9紫丞
10慕容紫英
11碓冰拓海
12须王环
13夏目贵志
14桂小太郎
15真岛太一
16塔矢亮 17进藤光
18皆城总士 19真壁一骑
20王杰希 21喻文州
22齐木楠雄

那些年心中的女神
1赵灵儿 2林月如
3水野亚美
4太刀川美美 5天女兽
6方若绮
7木之本樱/小樱公主 8大道寺知世
9灰原哀
10牧野留姬
11拓跋玉儿
12小遥
13海棠(幻想三国志2)
14韩菱纱
15杜云芊
16 鲇川美咲
17Saber 18远坂凛
19王元姬
19亚丝娜
20牧濑红莉栖

之前做庙药蛋糕有多余的打发奶油,因为室友钟爱奶茶所以试着做了蛋糕布雷奶茶,意外地还挺好喝的(^ω^)

这次使用的不是传统含有蛋糕粉或者低筋面粉的蛋糕底而是纯打发奶油,所以在用玻璃杯装饰的时候还是会浮起来,用塑料杯就会好一些,外观更漂亮,但是味道是差不多的。室友更喜欢茶味重一点而我喜欢奶味重一点的,两袋茶包前后做两杯正好(*๓´╰╯`๓)但是就是热量有点多,稍微有点犯愁……(★>U<★)

[喻王]三道魔咒 14-1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5) 第六章:(6) 第七章之一:(7-1)  第七章之二:(7-2) 第八章:(8)  第九章:(9)  第十章:(10)  第十一章:(11) 第十二章之一:(12-1)  第十二章之二:(12-2)  第十三章:(13)


 

 

第十四章 好心分手(1)

 

地图·暗夜领地。

 

漆黑的森林丛丛蜿蜒,一道银色的光芒破空而出。

 

铛!

 

剑气随着冰雨落刃,与对方的却邪相撞,火花四溅。此时,旁边树林一道明亮的卫星射线亮起,直冲天际。空中,灭绝星辰上的魔道学者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回避了来自地面的攻击,同时还打出几张极为刁钻的星星牌,下方,一阵百花般绚烂的光影也跟着炸开,一时一片耀眼无比。

 

夜雨声烦的操作者黄少天大喊一声“好!”,倒不是因为自己和孙翔一叶之秋的战斗,而是因为旁边队友王杰希和张佳乐漂亮联手强攻苏沐橙的攻势出色,如果得当,这可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赛点。但出人意料的是,对方没有立即回援,方锐的海无量和周泽楷的一枪穿云直接往前,枪声不断,防风一路紧跟其后,目标正是后方的索克萨尔,意图竟是要主动完成一个交换。

 

“回援!”喻文州发出了清晰的指令。

 

黄少天立即第一个想要相应号召收剑回撤,但是这时天空一阵响动,是生灵灭的机械空投到了。夜雨声烦此时不得不利用三段斩躲避,但来自肖时钦的攻击却绵延不绝,紧紧地拖住了他。黄少天一边走位格挡,后方的支援越发紧急,但此时空中却是一道蓝色的寒冰粉纷扬洒落,伴随着星辰闪闪的扫把旋风,立即搅碎了一只扑过来的机械狗。

 

“我来拖住他们。”空中的王杰希说。顺便又是一个熔岩烧瓶砸下。

 

“我靠王杰希你丢烧瓶别丢我身上啊!”黄少天嚷到,顿时往后一退,但是又忽然意识到伤害是同队豁免的,只得闭嘴,但也立即见机得快,借此机会快速脱离了战场,朝后方索克萨尔的位置冲去,此刻唐三打已经抵挡了起来,那里已经变成一片混战,但情势已经十分危急……

 

 

“好,今天下午的分组对抗就到这里。”训练室中的叶修起身宣布。

 

两边训练室顿时变得放松嘈杂起来。王杰希放下耳机,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今天的对抗赛他轮到和喻文州黄少天等人一组,最后还是输了这场比赛。

 

输掉比赛的原因他心知肚明,正是因为自己当时在众人围攻索克萨尔时一念之差,没有直接响应回援而是选择侧面去解黄少天的围,才导致喻文州错过了最佳的救援时机先行倒下,最终输了整个对抗。

 

而这个一念之差,不是别的,正是他的个人意识造成的——他职业生涯以来第一次和蓝雨的选手合作,却始终不习惯把喻文州和黄少天当队友,可以说配合得十分失败。

 

回顾着比赛中种种由于意识失利的相关细节,王杰希一个人默默地盯着屏幕,其他选手都已经陆续离开。他犹在思考,却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

 

“杰希,你怎么还不走?”

 

喻文州站在他的身后,映着夕阳橙黄色的光,眉角弯着温柔的弧度。

 

“抱歉,”王杰希站起身。“我马上去。”

 

“不是想要催你。”喻文州说着,潭水般的眼睛眸光闪闪。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只是,想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听着喻文州的话语,看着喻文州的眼神,王杰希突然感觉心仿佛轻松了几分。

 

“嗯,好。”他点点头。

 

“那你先去门口等我一下,我去关灯锁个门。”喻文州说。

 

“需要帮忙吗?”王杰希问。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他一边去前往开关,仿佛无比自然地说:“去门口等我就好。训练还有很多次对抗轮换,期待下次我们还能在同一队。”

 

王杰希走到门口,在门沿看着喻文州关灯。他靠在门沿上,看灯光一点点地变暗,看喻文州在暗色的灯下格外柔和的侧脸,一时间仿佛觉得时间宁静如画。可当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喻文州后面的话,却忽然有些愣住。

 

不知不觉间,忧虑和失意尽褪,一股难以抑制的希望却因此破土而出。

 

尽管他确实是意识里不擅长与喻文州配合,尽管他向来只知道和这位术士为敌而不知道该如何并肩。但就在这夕阳下无人的一刻,他却无比希望和喻文州最后能在同一个团队赛队伍。

 

王杰希内心知道这种希望既不理智还有点盲目。可他却做不到抑制这份想法在心中迅速发芽,和名为现实的理智斗争着,如雨后春笋的嫩芽般蔓蔓覆盖在他的心间。

 

等喻文州关上门后,两人一起离开。无人的安静的走廊中,两人并肩前行。穿过橙黄色的走廊的时候,王杰希忽然说道:“为什么?”

 

“嗯?”喻文州问。

 

“我恐怕不太适合蓝雨的风格,”王杰希轻声说。“你……”

 

为什么要期待呢?而我为什么也要期待呢?

 

他的声音很轻,但眼神很认真。

 

隔着傍晚温暖的辉光,喻文州转过头看他。

 

“嗯……”他低下头,似乎在握着下巴思索,最后却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弯起了嘴角。

 

“很多理由吧,”他抬起头,最后还是带着一丝职业般的认真说道,“和魔术师并肩作战,应该是很多人的希望。”

 

王杰希听到“魔术师”三个字,眼神却变了一下。喻文州神色认真地继续说道:“而我,也是一样。当然,作为职业选手,我很期待和优秀的选手合作,打出最精彩纷呈的比赛。”

 

他望着王杰希,天空般的眼睛中尽是无垠的真诚。

 

“所以,杰希,我是真心的,”他向他伸出手。“虽然今天第一次合作可能不太顺利,但我依然十分期待下一次和你一起同队。”

 

王杰希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

 

“魔术师……”王杰希轻声说。“可我……”

 

喻文州扬起的手依然不变。

 

“无论是魔术师的你,还是现在的你,只要是你,我都一样期待。”

 

他望着王杰希,眼睛比窗外的余辉更柔和发亮。

 

 “我也会尽可能地去适应你的打法。适应都是双向的,说不定微草的王不留行和蓝雨的索克萨尔也会有好的配合,我第一个这么相信着。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给我一次尝试的机会?”

 

漫金绽放,晚霞流光。这一次,王杰希不再犹豫。

 

“好。”他说。“我也期待。”

 

他伸出手,与喻文州的手轻轻地握在一起。指尖碰撞着温暖的晚霞,溢出瑰丽无比的光芒。

 

 

另一边,黄少天的宿舍里,有三个人坐在一起,正是黄少天,张新杰还有肖时钦。

 

“搞定了!多亏了本剑圣的三寸不烂之舌,叶修那边已经同意我们组织大家打国王游戏了!”黄少天兴奋地说。

 

“那真是太好了!”肖时钦开心地说道,“剑圣大人你可以啊!”他又感慨。“看文州多么的不容易,这次一定要给他搞个好的助攻。”

 

“就是就是!”黄少天附和地嚷道。“他们一点进展都没有,今天难得同队比赛王杰希还表现得那么生分,看得我都急死了。再这样下去队长要追到猴年马月啊!”

 

“为了计划顺利进行,还得再找几个人帮忙才行。”桌旁的张新杰说道。

 

“为什么啊?”黄少天问,“我们直接在卡片上作手脚不就行了吗,啊对了队长眼睛那么尖要是被发现就完了还有王杰希……”

 

“这事确实有难度,”肖时钦一脸愁容,“为了不让文州和王队发现,我们最好分开坐,不要坐到他们旁边。那看牌的话,剩下知情的能找的……”

 

“我可以找张佳乐前辈。”张新杰说。

 

“好啊好啊,张新杰你去找张佳乐,反正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黄少天说,“还有谁,等等,我觉得可以找周泽楷,只是看个牌而已,他这么老实一定会同意的……”

 

“可以啊!小周不错。”肖时钦同意地附和道。

 

就这样,在喻文州和王杰希正在吃晚饭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一个来自喻文州好友团的助攻计划正在暗中被定了下来……


TBC

今天试着想要做一个庙药蛋糕……

就想得很好,想说要做一个海底世界的文州王子跑到人间的青青草原去找白月光杰希殿下的那种feel(

然后!关键性的是家里模具太矮了!根本跑不出那种蜿蜒的高度(T▽T)本来想做高高的蛋糕结果做得好矮 裱花奶油因为选的比较简单所以糊墙糊得的很迷……下次应该选蛋白霜的 茶粉也因为没有买到无糖的只能用了加糖的就比较甜


但是还是收获了很多经验😭😭😭希望下次能做得更好

本来想立个flag喻王写文慢一周年更新三道魔咒14章……之类的

结果一看特么已经过了一周年的日子了😂😂😂

那就……继续随缘好了(被拖走

生日快乐!!!最好的你!!!

今天cafe见到大家都好可爱,谢谢朔太太@九月底叫醒我 的礼物(灬°ω°灬)厚颜艾特一下*/ω\*)

【喻王/17.5H】最美不是下雨天

主题是猫咪攻略。


“喵呜~”

 

日光随着晃悠的叶片洒下光线,斑驳地舒展在绒绒的草地里。一只小奶猫正在从一个纸箱子里抬起头来。两步远的地方,一个年轻的身影刚刚走到近前,然后轻轻地蹲了下来。

 

“别动,”他低沉地说道,“你的伤好一些了吗?有没有乖乖地呆在箱子里?”

 

小奶猫叫了一声。面前的翠眸男子把它的爪子轻轻抬了起来,正是一只受伤的爪子,上面还包着纱布。男子将纱布小心地撕开,仔细地看了看伤口,然后脸上露出了好几分欣慰的笑容。

 

“你好得还挺快的,”他揉了揉小猫的脑袋,然后温柔地说道。“别动。给你换个药。”

 

小猫乖乖地叫了一声,一双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人类,仿佛还有些委屈。男子笑了笑,“饿了吧?别着急。换完药我带了吃的给你。”

 

小猫仿佛听懂了似的,望着年轻男子背后的书包,圆圆的瞳孔闪闪发亮。男子见状又笑了笑,眸中仿佛泛着星光。他坐了下来,握住小奶猫的爪子,开始给它处理伤口,手法十分利落熟练。给猫爪包好纱布后,他侧身打开书包,拿出了一盒猫粮。但就在这时,他感觉一个轻而缓慢的脚步声走近,踩着青草,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什么人?!”男子立即回头,一切的温柔神色尽数收起,眉梢已经充满了清冷和防备。

 

来人停了一停,阳光洒在他天空般的湛蓝的眼睛里。他倒是也不惊慌,依旧是眸光闪闪,笑意柔和。

 

“王主席,好久不见。好巧。”

 

王杰希斜睨了眼那个眼前看似温柔无害的人,表情冷淡,眉头却渐渐松开。他顺手把猫粮洒在猫咪罐头里,然后站了起来。

 

“喻主席,麻烦你把手机收起来。”他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刚刚看见你偷拍了。”

 

“呵呵,”对方笑了笑,“只是因为眼前的画面太难得,想要纪念一下而已。”

 

王杰希冷哼了一声。喻文州的话他是半分都不信的。他抬头直视着对方说道:“没想到蓝雨的学生会主席还会有兴趣来微草的小角落里散步。怎么,就是来拍照的吗?发现多久了?”

 

喻文州却是收了收笑眯眯的神色,目光真诚地说道:“刚刚来才看到的。之前真的没发现你养猫。”

 

王杰希盯着喻文州看了半晌,还是觉得对面大学的死对头主席来者不善。毕竟他刚刚已经举起了手机——而微草大学是不允许养猫的。


但他思考了片刻,却直接转过头,蹲下来喂猫去了。仿佛对面笑眯眯的宿敌不存在似的。

 

喻文州也跟着轻步子地挪到纸箱子旁边。他望了一眼正在满足地吃着猫粮的白色小猫,神色不禁也柔和了下来,不过终究还是朝旁边的人看去。他微微朝对方清雅如画的侧脸偏了偏,弯着眉眼,沉下嗓音说道:“怎么,不担心我举报你啦?”

 

王杰希望着眼前的小猫,眼神温柔,口中却是答道:“要举报,也要等到它养好伤之后。”

 

王杰希心想,以他对喻文州的了解,他还不至于靠做这样的事来绊倒宿敌。应该说是根本不会才对。

 

只是,想起他先前笑眯眯拍照的样子,有点不爽罢了。


他不为人知地想。

 

 

后来,微草主席违反校规私自养猫的事成为了他和蓝雨主席之间的小秘密。

 

通过和王杰希,喻文州也渐渐了解了关于小猫咪的事。王杰希是在马路附近看到这个被车子轧伤的小家伙的。因为受伤瘦弱,他实在不忍心放它孤零零地在野外,便冒着风险偷偷地把小猫抱回了学校角落的小树林里。

 

喻文州也观察过,这只小猫白灰相间,毛茸茸的,一双大眼睛十分水灵,虽然有点偏瘦,但还是非常可爱,特别是被王杰希抱在怀里的时候。王杰希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王不留行,小名留行。

 

“为什么叫这么霸气的名字呢?”喻文州不禁好奇地问。

 

王杰希把小猫的额头转给喻文州看。“你看,”他说,“它额头上的花斑很像一个王字。”

 

很像吗?喻文州看了半天,还是没能感受到王杰希的美学。这明明就是一块普通的花斑嘛。

 

不过……算了。他开心就好。看着王杰希抱着小猫咪宠溺的眼神,喻文州也不禁扬起嘴角。王不留行乖巧地用猫爪的肉垫子蹭着王杰希的衬衫袖子,一边转过头,歪着一双提溜滚圆的眼睛看着喻文州,喵呜地叫了一声。

 

 

就这样,日子过去了好多天。一天傍晚,王杰希在教室里上课。忽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怎么天忽然变脸了……”

 

“是啊,白天还好好的。”

 

周围的窃窃私语多了起来,王杰希望着窗外的窗沿,却是心中一沉。果然刚刚还很晴朗的天空已经变得乌云万里,下一刻,空中传来一阵沉郁的雷鸣,然后瓢泼的雨滴便洒了下来。

 

糟了!

 

王杰希的心立即紧紧地被揪了起来。

 

留行!留行还在小树林里!

 

雨点哗啦啦地落下,在地上碰出噼里啪啦的碰撞声音。王杰希的内心却比什么都焦急。留行的伤还没好,不能行走,这样下去只会在开口的纸箱子里受冻淋雨。可这节课他马上还有一个小组汇报要上台演讲,无论如何都不能现在立即缺席。演讲的顺位离自己越发接近,王杰希一边强迫自己把眼神从窗外收回,拳头却是紧紧攥紧。但就在他思索要怎么办的时候,手机微亮,一道消息跳了出来。

 

喻文州:我去接留行了。雨大,别出门。放心。

 

窗外依旧是滂沱的雨滴,王杰希看着眼前这条闪烁的消息,却仿佛一滴温柔细雨,溶于心湖,照亮了湖上的点点星空。

 

“下面,让我们有请最后一组同学上台……”

 

王杰希将最后一条消息发送,放下手机,嘴角微扬,步履平静地走向讲台,开始了一场精彩无比的演讲……

 

王杰希下课的时候距离下雨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分钟。他几乎是在下课的一霎那就冲了出去,引得周围同学惊讶的眼神。

 

他当时给喻文州回的消息是:“等我下课,马上过来”,而喻文州的回复是:“别来了,我猜你肯定没带伞。放心,一定把留行妥善安置好。”

 

外面的雨依旧滂沱而焦急,王杰希直接把外衣朝头上一披就冲了出去。他一边腹诽地想,喻文州可真是算得准。不过……


他怎么可能放心。

 

在打着伞的人潮里,王杰希飞快地奔跑着,显得格外特立独行。大雨打湿了他的肩头,淋湿了他的衬衣,鞋子踩在坑坑洼洼的水池里,但他依然义无反顾地在雨间飞奔,如乌云沉沉中的一颗穿梭的流星。他朝着小树林的方向跑去,全身都湿透,但是一路上却不见任何喻文州的影子,令他的内心越发无措和焦急。他一边飞奔着,寻找着一人一猫的踪迹,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他在红绿灯的十字路前停了下来,却是忽然愣住了。

 

在对面角落的一家小店前,小小的屋檐下亮着淡淡的光。喻文州和留行就在那里。喻文州抱着纸箱子,安安静静地蹲在雨棚下面,伞被放在了一边,旧灯箱的光芒照亮了他的侧脸。王不留行探出了圆圆的头,伸出舌头,仿佛要舔喻文州脸,喻文州笑了笑,轻轻地挠了挠小猫的耳朵,仿佛低声说了什么,把小猫劝回纸箱子里。

 

绿灯亮了。王杰希走了过去,最后又变成飞奔过去。他走到屋檐下,看见喻文州惊讶地抬起眼睛。

 

“……王杰希?”他仿佛是见到梦一般的表情,但也立即清醒回神,放下纸箱子站了起来。“不是说让你不要出门了吗?怎么淋成这样?”

 

王杰希平复着呼吸,一边瞪着喻文州湿透的额发。

 

“我担心你,就来找你了。”

 

语气中竟多了三分倔强。

 

喻文州愣愣地看着王杰希半天,雨滴般的笑意却不知不觉地扬起嘴角,最后竟然对着他笑了起来。笑声伴随着檐下滴落的一串银铃,仿佛是滂沱世界中最美妙的乐曲。

 

“真拿你没辙,”喻文州说,然后他转身从书包里拿出一条蓝色小鱼的毛巾。

 

“这是我刚刚用过的毛巾,将就一下吧。” 他望向王杰希,言语间尽是温柔。“感冒就不好了。”

 

王杰希却是楞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多谢”,将毛巾拿了过去。

 

雨依旧在下,王杰希和喻文州并肩坐在屋檐下,小猫咪的纸箱子放在中间。两个人一起看着窗外落雨,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成宁静的画面。但就在这时,喻文州忽然望着屋檐下的雨滴开口了。

 

“王杰希。”

 

“嗯?”

 

“留行的话……”他垂下头,仿佛在思考,但终究还是作了决定般说道。“你还是不要养了吧。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王杰希望着喻文州,眉头紧皱。但他知道,喻文州说得有道理。他不可能照拂小留行一辈子。要是再遇到这样的天气,万一他和喻文州都没有办法赶到又怎么办。说到底,他根本就没有能力照顾它。可他这样想着,却还是不禁垂下头,双手紧紧地抱着手臂,眼眸也不禁黯淡了下来。这时,王不留行也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从箱子里抬起小脑袋,朝王杰希喵了一声。王杰希感觉内心仿佛檐外沉沉的夜雨,他伸出手,想去抚抚小猫咪的脑袋。但就在这时,喻文州的声音却是突然传来。

 

“王杰希,”他的声音宁和而平静。“如果,我说我想把留行带回家养的话,你会同意吗?”

 

王杰希惊讶地抬起头。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喻文州看着他,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说道:“是这样的。其实最近我就一直在考虑留行的事。你家不在本地,学校里又不允许养猫,我就开始打听有没有想要收养小留行的人。正巧,我的妹妹很喜欢猫,一直想要养一只。她也答应我,我不在家的时候,一定会好好照顾留行。如果休日我回去的话,我就亲自来照看,”他望着王杰希,仿佛世间最温柔的雨滴都汇在了他的眼神里。他带着一丝询问说道。

 

“只是不知道杰希你,是否愿意?”

 

王杰希永远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屋檐外下着瓢泼大雨,他的心却比大雨更怦然动心。于是当年,他郑重地把留行托付到了喻文州的手里。自那之后,他常常会和喻文州一起回家看留行。又过了两年,留行已经成为了幸福的猫爸爸,而他也已经被喻文州套上了象征契约的戒指,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男朋友。

 

有一次,毕业了的蓝雨众去喻文州家聚会,提到当年的喻主席是如何把隔壁家的高岭之花追到手的时候,喻文州都会笑眯眯地说道:“就感谢留行吧。”

 

这时,喻文州手机屏亮。黄少天八卦地凑了上去,看到上面正是王杰希说要回家晚些的消息。黄少天先是和隔壁郑轩吐槽起了自家主席望着屏幕都宠溺得不行的眼神,然后却又被锁屏的屏保吸引住了眼睛。

 

屏保上正是一个晴日的午后。树林青翠,绿草如茵。一颗梧桐大树下,一个翠眸的清雅男子正蹲在一个装着猫咪的纸箱子前,嘴角轻扬,眉眼温柔。

 

【END】


祝最好的杰希生日快乐!


我儿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