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填了一个全职cp图 原图在p2 (^_^)☆ 啊刚刚说得有点歧义不是我做的只是填了一下就是我也是抱图请大家亲右下角的大佬!(惶恐 其实感觉除了喻王别的吃的都挺大陆的哈哈哈是南极鲤鱼王了(bu 


来一场属于数学老师x语文老师的恋爱吧!

杰希印的诗是《月下独酌》前面的两句,儿啊QAAAQ 所以右边那个赶紧拿下我们家儿子陪他共饮啦><

我们家那个凹凸不平的老锅能摊出千层饼已经感谢上帝了……毛巾卷这种东西我们喻总分分钟都是可以摊给老王吃的(cp脑中毒患者中

忽然发现九月已经过去了第一天(。需要加班的一个月,好好完成这个月的工作一定要奖励自己写一个没有大纲沙雕只为了爽的辣鸡新连载(? 像文州回家发现职场对头兼室友王杰希居然在阳台挂了一套女仆装吓得包都掉地上啊,文州回家发现王杰希在沙发上躺尸脸上盖满工作报表啊,文州起来做早饭看见王杰希忽然长了猫耳朵和猫尾巴和他说饿了啊 啥的(。

加班的时候做了沙雕图,沙雕图让我快乐.jpg

一想到这个基因里面有着手残和大小眼的因子就感觉非常忐忑(被拖走

和老吴@王老吴 玩的情敌十五题!谢谢老吴愿意陪我玩这个沙雕的问卷(灬°ω°灬)我们都爱王杰希!ヾ(✿゚▽゚)ノ

[喻王]三道魔咒 15-1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5) 第六章:(6) 第七章之一:(7-1)  第七章之二:(7-2) 第八章:(8)  第九章:(9)  第十章:(10)  第十一章:(11) 第十二章之一:(12-1)  第十二章之二:(12-2)  第十三章(13)

第十四章之一:(14-1)  第十四章之二:(14-2)  第十四章之三:(14-3) 


第十五章 术士和魔术师弧光(1)


“话说最近庙药队长的好心分手听了吗?”

 

“听了,那不还上热搜了!那可是有生之年,千古传奇!”

 

与路人擦肩而过,帽檐下的国家队队长浮起一丝半是无奈兼意味不明的笑意。他顺着下午柔和的天光穿过路边的梧桐,走进翠色掩映的训练中心大门,上拐到三楼的会议室,那里已经有人在等他。

 

“来了,”叶修依旧是老样子,他随意地招呼着喻文州,“自己找个椅子坐。你知道最近热搜上最火的是什么吗?”

 

“嗯?是什么?难得叶神也关注这些。”喻文州笑着问。

 

叶修看了对面一眼,坐了下来:“行了,你会不知道?”也不等喻文州回复,他便把手里的烟盒一转,目光直视着对方。

 

“可巧。我今天约你,就是想和你谈谈关于你和王杰希的事。”

 

喻文州略微意外。他抬了抬眉。

 

“我和王杰希?”

 

“不错,”叶修说,“那我直接问了。文州,你和王大眼之间是不是有点儿不正常?”

 

喻文州倒是笑了笑。 “不正常吗……”他随手拿起一只笔,在手上轻快地转了一圈,“怎么连叶神都这么问。”

 

“真喜欢人家?”叶修问。

 

喻文州无奈地微笑:“既然连叶神都看出来了……”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修看喻文州笑意温柔,仿佛提到王杰希,眉宇都能柔和几分,神色偏又认真得很,令他不禁叹了口气。

 

“那我再猜上一猜,”叶修说,“文州这是单相思着呢?”

 

喻文州听后沉默了片刻。叶修立即说道:“啊,没有不看好你——呃,你们的意思。你别在意。”

 

喻文州却笑出了声。“不是。只是在想为什么叶神要问这些。”

 

叶修压了压烟盒,问道:“老王不知道你喜欢他吧?”

 

喻文州也没避讳,说道:“嗯。他不知道。”

 

“那你觉得他也喜欢你的可能性有多大?”

 

话语落下,空旷的会议室陷入了安静。窗外的梧桐树叶夹着浓烈的蝉鸣,喻文州沉默地转了一圈笔,就着垂眸的姿势慢慢说道:“本来我就在想为什么叶神要问我这些问题,现在猜了猜,大约能明白了。”

 

“文州,”叶修的神色终于变得严肃了起来。“我不反对你追大眼。但是世邀赛期间,如果选手之间出现感情上应对尴尬的关系,对于竞技选手的心态必然会有影响。你是明白人,又是队长,我就提醒你一下。”

 

“嗯,叶神放心,”喻文州点点头。“我答应你,不在世邀赛期间向杰希表白。”

 

叶修盯了盯喻文州,似乎还不是很放心。喻文州心中浮起王杰希的身影,不禁又笑意蹁跹。他对叶修说道:“杰希是一个很迟钝的人,如果不和他说清楚,他绝不会明白的。所以这样就行了。”

 

“哟,那你还挺了解他嘛,”叶修基本放下心来,便又调侃道,“王杰希这人是挺高岭之花的。但你在战术上更胜人老王一筹,我看你挺有希望的。”

 

“那就借叶领队吉言了。”喻文州笑着回应。他顿了顿,却又说道:“对了叶神,关于王杰希,我也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

 

叶修问道:“怎么,有什么事?”

 

喻文州收起笑意。他放下笔,露出仿佛酝酿已久的神色。

 

“是关于王杰希魔术师的打法,”他对叶修平静地说道,“我想试着解放他。”

 

叶修目光变得犀利了起来。他敲了敲烟盒,用充满兴味的语气说道:“是为了王杰希?你知道,他坐镇擂台赛也是很好的选择。”

 

“我想尽可能把王杰希的团队赛价值发挥到最大。”喻文州依旧语气平静,“是为了他,但也不只是为了他。我想先私下试试,不会打扰队伍的正常训练。”

 

叶修仿佛思考了片刻,然后说道,“行,你去试试,”他站起身。“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剩下你自己去把握。但下次团队赛分组前还是不行,就放弃了吧。”

 

喻文州听后,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那是自然的。我明白。”

 

叶修深深地望了喻文州一眼,然后叹了口气。他走到门口,从盒子里面拈出一根烟,望着走廊外墨绿色被树叶遮挡的窗口,仿佛看到了遥远的时光。

 

“魔术师吗……”

 

 

白梅风雪,此处是神之领域的一片冰寒地带。在干净的雪地上,有两人走过的身影。

 

一旁的一群玩家刚刚打完副本,与二人擦肩而过。见两人的身影渐远,一位玩家不禁开口道:“去芳草谷刷boss的?才两个人?这不是五人副本吗?”

 

一旁的玩家刚想说或许别人还有其他的队友,结果却是看到前面的浅棕色魔道学者毫不犹豫地迈步前行,碧绿袍子消失在银装皑皑的树林中。后面的黑发术士紧跟其后,缓缓踏开地上的白雪,与棕发魔道学者一起隐去了身影。

 

术士和魔道学者?玩家想,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组合倒真是有些稀奇。

 

进入森林后,四周的风雪不但没有减弱,反而继续增强。棕发的魔道学者拨开头顶的一根树枝,转头望向一侧稍慢一些的黑发蓝袍术士。

 

“打算怎么练?”

 

王杰希开口道。显然这位魔道学者正是闻名天下的微草队长本人。

 

一旁的蓝雨队长把兜帽放下,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慢慢开口:“前面是75级的副本boss,你试试解放你的打法,我在旁边策应你。”

 

王杰希不禁眉毛一挑。他瞥了一眼一椅之隔的喻文州,说道:“75级?你觉得我们能应付吗?”

 

喻文州也偏过头。训练室里半暗的光正打在半扬嘴角的脸上。他弯起眉毛,眼中泛着柔和的光。

 

“培养战术默契嘛,”他眉眼弯弯地说,“如果打不过,我们就跑。”

 

王杰希没好气地折了对方一眼,扶着耳机转过身去。

 

“喻队这是打算先作壁上观?”

 

指望这家伙辅助自己?这打怪大旗看来还是得自己扛。

 

喻文州笑容不变。他看着王杰希,却是说道:“王队也知道,我不擅长正面战斗。但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一个人扛着。”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忽然有些愣住。白雪林间,他小号狂风浪叠压了压帽檐,继续前进。喻文州的术士号招风引蝶见状,眨了眨眼睛,支起自己的橙武,慢悠悠地扬着嘴角跟在前方苍翠的魔道学者后面。柳絮般的飞雪轻扬,蜿蜒的小路上留下两条并行的足迹。

 

风雪中两人一路前行,渐渐白雪开始消失,狂风浪叠踩上嫩绿的草地,见眼前竟是一片翠枝缭绕,鸟语花香。奇异的春意蔓延,环绕着不远处一条平静的镜湖,那里似乎还有着冬日飞雪的痕迹,湖边的梅花依旧挂雪晶莹,阵阵飘香。

 

喻文州的术士已经来到了王杰希的身边。他朝前方一指,“那条水晶龙就在湖中央。我们前行到湖前,副本战斗就会被触发。”

 

王杰希沉声道:“明白。”

 

无人说话,两人却极有默契地同时到达了镜湖前。顿时,湖面在他们踏入区域的瞬间开始剧烈搅动。

 

喻文州即刻出声道“小心!”,角色已经立即走位到了后方。两人一前一后之时,只听得一声清脆愤怒地龙吟,湖水中央飞出了一条庞然大物,开始在空中盘旋。正是一条晶莹剔透的巨龙,随着水晶龙又一声长吟,血条顿时显现在了boss的前方。

 

王杰希见情况不容小觑,顿时也没客气,借扫把直接腾空而起,冲后方喊道 “保护好你自己”,然后如一颗飘忽的流星朝空中飞去。切入走位如浮云踏光,一道荧荧粉末飘落洒下,正是毫无遮掩地使出了他的魔术师手段。

 

喻文州看着天空中耀眼绽放的独一无二的翠绿身影,仿佛有片刻的恍惚。但他很快回过神,趁着敌方失去对自己的注意,轻巧地跳跃到巨龙附近的一颗树上。

 

空中王杰希已经和水晶龙斗了起来。他手段极快地和对方交换了几个回合,血条瞬间已经经过试探降了10%,作为五人团75级副本,一个人挑掉对方boss确实不切实际。这时,喻文州的声音传了过来:“比起龙息攻击,对方的随机魔法攻击更为棘手,身形停滞时是施法前兆,要尽快回避!”

 

王杰希眯起眼睛,此时对方正使出龙息扫荡技能,他按照喻文州的提示在空中一扭,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避开了攻击,顺便移到巨龙头顶洒下一把寒冰粉,顿时降低了对方的速度。但此时水晶龙突然龙嘴一张,竟然出其不意地施展出了一个魔法技能,冰寒四溢,化为结界朝王杰希袭来。

 

不好!王杰希心道,此时对方居然随机出了元素法师的大招绝对零度,一旦被冰柱笼罩,立即会被冻结8秒,一旦中招情况就糟糕了。可他现在刚结束浮空,行动不及回避锁定范围,眼看下一秒就要被锁死。

 

但就在这时,一道黑光悄无声息地蔓延,卷住了魔道学者的腰际,迅速往后一牵,千钧一发之际使得王杰希脱离了锁定范围。

 

王杰希摆脱锁定,直接飞身操作扫把再次浮空,低空俯冲,已是三道星星牌射出。腰间黑光已经消失,王杰希知道刚刚喻文州就在他的后方使用操纵术支援。巨龙再次袭来,他也来不及和对方交流,却淡淡扬起嘴角,然后继续飞至空中与对方边躲避便缠斗。

 

前方正打得火花四溅,喻文州一边操纵自己的术士回到后方,内心却是一片苦笑。

 

今日初次携手作战,作为队友的喻文州第一次体会到了为何微草的队员会对王杰希感到辅助无从下手。他独有的魔术师风格操作之天马行空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人能接应的范围,喻文州刚才的那番操纵术解围,是自己这个号称的战术大师今晚战斗以来好不容易抢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配合点。

 

空中,和水晶龙交手至今的王杰希内心也并不好受。以王杰希的眼力,他早已算出他们这样下去被boss击杀只是时间问题。能否击杀boss并不是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但重点是自己和喻文州的配合情况实在艰难干涩,这份结果令他挥动扫帚的时候都不自觉地焦躁了几分。

 

一场战斗,直到二人角色都耗尽生命,喻文州根据王杰希营造的配合点不过二三次,屈指可数。但二人都是联盟顶级战力,加上超一流的魔术师打法确实出彩,结果还是共同打下了百分之七十左右的伤害,对普通玩家来说,两人能打出这样的成绩已经足够咂舌了。

 

但面对这场结果……

 

“如果是团队赛,我们真正能配合到的可能大概是零。”王杰希还是下了结论。

 

喻文州望着屏幕,沉默不语,然后说道:“杰希,我们再来一局可以吗?”

 

第二局喻文州改变了策略,在王杰希保持魔术师打法的同时选择了更快速积极的应对方法。但当他快速判断并使用魔镜反射了水晶龙朝王杰希击出的一道雷击的时候,王杰希正巧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晃至龙的正前方,正好乌龙地对准了被反射的雷击。眼看雷击就要砸了过来,喻文州只得赶紧取消技能,王杰希也不得不立即俯低避过,还撞到了一株梅花树,被纷纷扬扬的雪晃了镜头。

 

王杰希此刻正狼狈着,听到隔壁传来噗地轻笑声,顿时内心大为不忿,他一边生着喻文州的气,先前焦躁压抑的气氛却也随之淡淡渐去。王杰希自己平时在网游里面大杀四方,和神一样,几年来哪有今天这样的扑街状况,一想到是和喻文州这个家伙一起联手造成的,生气之余不禁又有点想笑。

 

结果这一局两人在喻文州冒险风格的策应下输得更快。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耗操作,他全力打完这第二局,感觉自己和喻文州配合弱得仿佛在胡闹,手还有点酸,活动了一下手指后偏头朝喻文州说道:“喻队看我在树枝里翻跟头开心吗?”

 

喻文州捂住嘴,仿佛想要忍住笑意,他说道:“抱歉,但难得看到大名鼎鼎的你这样……”他的眼神落到王杰希骨节分明的左手上,停留了一会后说:“休息一下吧?一起看看这两局的录像。”

 

王杰希哼了一声,但也没有异议。两个人一起根据录像,在无人的训练室里安静认真地讨论了起来。

 

 

就这样,在喻文州的提议下,王杰希和他天天一起晚上在训练室里开展特训练习,试图寻找解放魔术师打法的方案。距离下次练习赛还有三天,经过多次的讨论和磨合,王杰希和喻文州的配合确实有了一定的增加,但情况依然离解封距离很远。

 

其实试图解封遇到寒冰,对于王杰希而言并非意料之外。魔术师风格的脱节早已在无数个赛季前已经得到公认,这也是为何他当初不惜冒险决心封印个人风格的理由。至于喻文州,就像他早已习惯魔术师的孤立无援,他也早已习惯和喻文州的互相对峙非互相扶持。原本困难的事加上生涩错位的初次联手,当喻文州向他发出练习邀约的时候,王杰希就曾预见过他们会失败。

 

然而当时的王杰希却接受了喻文州的邀请,甚至有些飞蛾扑火地毫不犹豫。

 

因为他总抱着一份希望。如果是喻文州的话,那份站在顶尖的战术素养,那份身为宿敌对自己独一无二的了解,一切说不定会有不同。

 

如果是喻文州的话……

 

然而,三天时间过去了,两人除了把boss血线压低了20%以外磨合的情况依然黯淡无光。比起传统打法,如今的魔术师配合过于稚嫩脆弱,在赛场上恐怕是自寻死路。这是两个人心中都心知肚明的事。

 

令王杰希更为悲哀的是,并不是没有起色的。随着一天天的共同复盘,喻文州的消化速度惊人,越发能读懂他那旁人跟不上的意图和行动轨迹。这种程度的理解可谓说是前所未有,连叶修都比不上喻文州对他的那份细心。然而一旦进入实战,王杰希自己的操作固然已经快到不可思议,喻文州却因为手速的限制大大影响了发挥,导致喻文州剖析了思路却跟不上操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溜走。

 

这比不明白他的意图更加悲惨。

 

可喻文州依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每次王杰希见到他,他的笔记本都能多几页新的关于解放魔术师打法的内容。吃饭的时候,午休的时候,他还是笑着约王杰希讨论,练习,或是一个人静静地回看录像,在他以为王杰希看不到他的地方独自按着苦涩的眉角。

 

但王杰希一直在看他,训练的时候看他,吃饭的时候看他,连走过休息室的时候都要瞥一眼和黄少天聊天的他,说着他听不懂的话。

 

王杰希把喻文州的一切看在眼里,却觉得有什么梗在心里。

 

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团队练习赛的前一晚,王杰希走进训练室,看见喻文州已经一如既往地在电脑前等他,他对王杰希露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却掩盖不了他眼底深处的疲惫。望着眼前的喻文州,王杰希终于还是作下决定。他看了一眼喻文州摊开的笔记,用自认为平和的语气说道。

 

“喻文州,我们放弃吧。”


TBC


去年9月还是10月的时候做梦,梦见杰希的狂风浪叠和文州的招蜂引蝶去春色扑鼻但尚存冰雪的山谷打副本,杰希被boss追着跑,在梅枝间狼狈穿梭,抖落一地晶莹白雪,文州在一旁偷笑,杰希一肚子不忿的时候却没有真的在生气。醒过来时还记着红梅白雪,魔术师飞旋,文州的笑声犹在耳边,当时就想,一定要写出来。而且梦里的他们,感觉好美好~喻王 is rio(*^▽^*)



庙药cafe第一弹之决战暗星辰之夜(这名真中二

是巧克力熔岩,但其实做得失败了,没有熔岩😭😭😭下次应该烤的时间应该更短一些

好的知道你们买同款背带穿同款鞋子了,下一个(
好了王杰希不要再看左边的小盆友了!(

银河酱给我画的我(❀ฺ´∀`❀ฺ)ノ爱你!!!感谢你拯救了我的颜值哈哈哈哈哈

因为银河酱把名字拼得很奇怪就是为了不让别人艾特她,所以我就不艾特了,但还是爱你(⁎⁍̴̛ᴗ⁍̴̛⁎)

各位大可爱小可爱七夕节快乐哦!爱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