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苍法]Before the Beyond 时间表+后记

Before the Beyond 时间表

2131年 真壁一骑(0),皆城总士(0),远见真矢(0)出生。

2136年 一骑收到了总士的计算机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

2137年 孩子们回应收音机。

2151年 11月  总士(0)出生。

2153年 总士(2)首次接触世界树,成长到7岁。

2154年 8月 总士(8)梦到放河灯。接触到了一骑内心的悲伤,决定要了解一骑。

2155年 8月 R计划被提出。

2155年 9月 总士(9)提出了要加入考核的意愿。

2155年 10月 总士(9)加入Alvis研究部。

2155年 12月 总士(10)正式进行R计划的研究。

2156年 3月 总士(10)和MarkNicht首次接触。夜里首次遇到亚特兰蒂斯星核的crossing袭击,梦到了一骑划伤总士眼睛的事。

2156年 4月 总士(10)提出想要学习攀岩。遇到世界树的呼唤再次迅速成长到13岁。再次遇到亚特兰蒂斯星核的crossing袭击,意识到自己的内心已经在一开始就被亚特兰蒂斯星核侵入。

2156年 4月 总士梦到自己在放皆城家的河灯,但是看不到名字。

2156年 6月 总士开始向真矢学习攀岩。Festum试水,大举来攻,大家险些不敌。总士意识到这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招致了这些Festum。

2156年 6月 R计划正式被通过并准备实行。皆城总士加入研究。

2156年 11月 一次攀岩结束后,总士受到亚特兰蒂斯星核的影响,接触到了有关计算机的回忆。随后,总士通过接受Nicht信息得到了大总的记忆。

2156年 12月 R计划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在最后的时刻,一骑得知了R计划的本质。

2156年12月 R计划执行成功,宇宙信息获取成功,使得兀儿德之泉和所罗门系统完全恢复并全线升级。但亚特兰蒂斯星核部分复活,总士(14)和Nicht被敌方掳走。(本文完结时间点)

2157年 1月 第五次苍穹计划开始。

 

 后记

谨以此文送给my零 @时零 。因为你新年来信中说喜欢我的文章,当时感觉特别感动,我才写了这篇文章。以及我发誓一开始真的只想写个情人节paro短篇全员存活然后糖糖糖糖糖给你甜一下的那种


内容上说,这是一篇命题作文,大部分内容和走向都基本对应the beyond的PV。能够出现的场景,台词,角色们的神情,大概会出现怎么样的剧情呢?就这样试着尝试了一下脑洞。


至于BTB以后的剧情,主线大概有一个模糊的框架,但结局已经想好,一个he一个be。皆城总士一定会回来,但至于是谁,是什么时候,以及一骑的结局,那就不知道了呢(笑)不过话说回来,那就是属于the beyond的剧情了,所以应该是不会真的写的吧(笑) 


其实一直很想成为一个搞笑写手(比方说像罗密欧酱太太那样的女神)。但因为职业病,个性也欠缺幽默感等等原因,因此最后不知不觉写成了正剧……QAQ……

 

说起来,写作的时候,发现还是存在很多笔力不及的地方。下笔不够洗练,文字缺乏张力,节奏感没有自己调控等。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语病就是多到很令人绝望(。ŏ_ŏ)但是写作的过程中,也学习了很多。比方说,第一次倒叙;第一次尝试跨度数年的剧情;另外,自己埋了一些小细节,感觉很有趣。比方说第5章叙述小总士天生很喜欢一骑咖喱,甚至认为自己比操更喜欢的这一段。这里其实想要表达三个虐点。第一个虐点是一骑咖喱本来是为了大总士才做的,但是他已经不在了;第二个虐点是,小总士不知不觉和大总士有相同的爱好,无法回避地削弱了自身的存在感,这也是在13章为什么他闻到一骑咖喱的味道一下子变得受不了了;第三个是因为操喜欢一骑咖喱也是因为大总士,但是大总士已经不在了,小总士却不知道这些。纵观三点,如果小总士是一个全新的生命,其实这一切都对他很残酷。对他来说,自己认为是“自然形成”的事物,全部都是由皆城总士——这个人一手造就的历史,而这个人又和他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知道真相的他,他的心情,一定像楚门的世界中看到尽头的楚门,或者是三体中自尽时的杨冬一样对世界充满怀疑吧。顺带一提,个人最喜欢的剧情是第八章,特别是时间之箭那一段(但是那一章的热度非常扑街_(:3 」∠)_不知道为啥QAQ我仿佛记得自己应该已经改过三遍语病了呀【你


无耻地同时打了一总和总一的tag,因为我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cp,骑骑的对象基本上也没有出场,所以大家觉得是啥就是啥好了_(:3 」∠ )_~而且主要前提是他俩得都活着对吧【你


写到这里,感觉一本正经地在这里写感想的自己好好笑啊,简直像是时代的遗留品【

 

最后再一次鞠躬感谢所有喜欢这篇文章的大家,和所有支持我的朋友们。谢谢尼们!比心!有缘再见~

 

P.S. 下一届CP应该会出本,届时欢迎大家支持。

 

Rin

2017.06.06于魔都



“真壁一骑,你要不要和我做个交易?”

穿着西装的小男孩从花坛上跳了下来。

“用Mark Sein和‘他’,换回‘他’?”

 

——总士教给Festum的,是疼痛。

但他教给我的,是爱。


【非常随便的(大概永远没有了的)下集预告


评论(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