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 4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Abstract: 一个讲喻总和老王如何从多年对头最后修成正果的故事……


是个睁眼瞎,如有语病请告知 (,,・ω・,,)


第四章 三道魔咒(上)


人生,可能只有几个十年,但却有无数个两秒。两秒,眨眼而已的时间,却决定了喻文州接下来的人生。

 

和王杰希一起掉下阶梯的一刻,喻文州只觉得自己的视线疯狂地旋转起来,他刹那间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觉得一切都在飞快地下落,有什么正不断地砸在自己和王杰希的身上,意识丧失了控制,被不断地抽离……

 

终于,喻文州感觉自己“砰”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巨大的力量差点令他昏迷。感觉到意识逐渐回归,他挣扎着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发现自己正倒在一片深蒙幽暗的竹林边。潮湿的竹叶和泥土味充斥鼻尖,断开的树桩横在他的面前,浑身上下都感觉仿佛生锈了一般地无法动弹。他试图想要起身,脚边却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却是扭伤了左脚。他眼前的视野被树桩挡住,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前方有一片绿色的衣角。

 

“王杰希?”喻文州沙哑地喊道。

 

对面没有传来任何声响。喻文州用尽全力调动着自己僵硬的身体,终于不顾左脚的伤势,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昏暗的林间,他终于看见了一旁的王杰希。那个平时最骄傲的魔术师,此刻正倒在湿冷的地面上。他额头的一角,洇映着一片不正常的红色。昏暗的光从树叶间的缝隙沉沉地落下,从他的右手肘开始,一道印痕般长长的伤口如闪电一般划进了喻文州的眼中。

 

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光芒,喻文州不想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他跌跌撞撞地冲到了王杰希面前,跪下来摇晃着王杰希的肩膀。

 

“王杰希,王杰希!”他一遍遍失声吼道。

 

就在这时,王杰希终于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喻文州只觉得眼中一下子又能看到光亮了。也正在此刻,他的眼角忽然扫到王杰希的后方有着什么发光的东西。他定睛一看,远处仿佛是王杰希的手机,它的屏幕好像在发亮。

 

屏幕忽闪忽灭的光芒,仿佛信号一般,这一刻喻文州终于找到了几分理智。他先将王杰希从侧躺翻到平躺,免得身体的其它部位遭到压伤,然后替他抹掉一点脸上的泥浆,接着,他努力地站起来,拖着自己受伤的左脚走到不远处手机发亮的位置。此时手机上面的屏幕已经碎了一片。但貌似是不久前刚刚从王杰希口袋里摔出来的,看上去依然可以使用。喻文州把手机捡了起来,仔细查看,发现破碎屏幕的左上角,依然闪烁着外界的信号。

 

能够呼叫救援!

 

喻文州顿时紧紧地把手机攥在手里,他磕磕碰碰地走回王杰希的身边。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可以开始强迫自己完全冷静下来。

 

“王队,坚持住!”喻文州低声说。他暂时先把手机放在一边,不顾自己左脚的疼痛,把王杰希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他小心地一寸寸把王杰希挪到旁边一颗大树边,让他以较为舒适的姿势轻轻靠在树干上。就这样,彻底安置好王杰希后,喻文州感觉自己的力量又流失了不少,但他顾不上这些,一边喘着粗气,一刻不停地查看着王杰希身上的伤口。他小心翼翼地翻到他的右手边,确认右臂上的口子似乎只是较为轻微的划伤,以及全身除了额头外似乎没有别的地方在流血后,心思总算又略微定下了一些。他先把自己身上已经被树木划得有些破烂的外套披在王杰希身上,然后拿出他口袋里刚好准备用来擦汗的手巾,靠着王杰希一起,并肩坐了下来。确认手巾依然还是比较干净后,喻文州一手用不轻不重的力道按在王杰希的额头上,替他止血,另一只手再度打开自己刚刚捡到的王杰希的手机,开始寻找救援。依靠依然存在的信号,喻文州总算通过网络搜索了酒店的联系方式,拨了过去。

 

虽没有像王杰希那样伤的那么重,但此刻负伤的他也无法做到独自背负着王杰希脱险。幸运的是,电话被拨通了。在向酒店的中文前台告知自己和王杰希围困的情况后,对方极为重视,表示他们会立即赶来救援。

 

打完救援电话后,喻文州总算呼出一口气,缓缓把手机放下。此时,左脚的疼痛再度袭来,痛觉中带着一点眩晕感,仿佛要带走喻文州的最后一丝力气。但喻文州用自己全身的精神地抗拒着。

 

——不行。喻文州对自己说道。他望着依然昏迷不醒的王杰希。

 

——不行。我不能让他有事。

 

喻文州的身心仿佛被割成了两半。他的左脚扭伤,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浑身冰冷。但精神却又因本人的意志强行地保持着清醒,如同燃烧般地发烫着。靠着王杰希,喻文州凝聚着自己的理智,一边感受着一旁王杰希传来的温度。

 

还好……还不是冰冷冷的。

 

仿佛感受到来自喻文州的热度,王杰希的重心不自觉地朝喻文州这边偏移着。感受到这一点的喻文州,干脆让王杰希的脑袋枕在自己肩膀上,左手依然替他按着额头止血。

 

——保持冷静。再想想我还有做什么能做的事。

 

一边承受着王杰希的重量,昏暗的竹林里,喻文州再度拿起了手机,又一次拨出了一个电话……

 

 

 

光芒从四周的窗里洒了下来,投入干净敞亮的微草训练室里。王杰希正端端正正地坐在训练室的桌子前。桌子干净得一尘不染,仿佛在发光一样。

 

“——你好。”

王杰希抬起头,看到从门口进来的人是林杰。

 

“队长?!”王杰希几乎想要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

 

林杰队长看上去并没有怎么变。他依然穿着那身平时最常看到的绿色衬衫,隔着训练室的一张桌子望着他。而他的笑容,依然是如同过去一样,灿烂而温暖。

 

可是,队长八年前就不告而别了啊?为什么会回来?哦,对。他一定是为了回来看看微草怎么样。对,他确实回来了!王杰希这样想着,越想越是激动,眼睛里都要闪出光来。

 

“队伍怎么样了?我回来看看。”林杰果然这么说道。

 

“哦,”王杰希马上回复道,“最近连续的几个赛季,从结果上来看,我们都很遗憾地止步四强,我们……”

 

他的旁边出现了一个板子,上面呈现着最近三个赛季以来的数据。王杰希介绍着,一边心里有些发堵。为什么上面只有第八到第十赛季的数据呢?从第五赛季到第七赛季,那个属于的微草最辉煌三个的赛季,他却不能替林杰汇报了。王杰希一边不动神色地向林杰汇报着他们最近三个赛季的情况,但心里越是这样想着数据缺失的事情,越是感到着急。怎么会就是没有前三个赛季的记录呢?!

 

就在他感觉心中焦急的时候,林杰开口了。

 

“你做得很好。”

 

他微笑着说。

 

王杰希怔住了。林杰的脸上,是他们微草队员最为熟悉的笑容。当年,每当自己和其它队友内心感到焦急或是沮丧的时候,他都会带着这样的微笑,如冬日的阳光般,融化着对方的负面的情绪。

 

“你做得很好。”林杰又重复了一遍。他温和的双眼,在明亮的房间里熠熠生辉。“杰希。你没有辜负我的期待。”

 

阳光越来越亮了。光芒肆意地洒在二人隔着一张桌子的身影之间。

 

王杰希看着对面的林杰,他的内心,喜悦着,快乐着,但也总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感。

 

就在这时,周围白色的光芒仿佛变得越来越明显了。此刻的林杰,忽然朝自己伸出手来。

 

这是……王杰希吃惊地看着对方。刹那间,他仿佛以为队长是要打算重新回来微草了。

 

不……

 

但就在下一瞬,王杰希的心中,升起了名为“真实”的念头。

 

队长他……已经走了。八年前他就走了。队长……他不会再回来了。

 

果然,当王杰希伸出右手的时候,林杰只是和他轻轻握了一下手。然后,这双手就渐渐松开了。

 

王杰希明白了。

 

同时,也几乎就在瞬间,林杰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杰希,我走了。再见。”

 

他的笑容,他的身形,一切,都如八年前一样。

 

随和,温暖,令人心神宁静。

 

“再见。”

 

王杰希听见自己说道。

 

队长,再见。

 

林杰最后笑了一下。他已经不知何时回到了入口,笑容掩映在晃晃悠悠的门后面,消失不见了。

 

 

 

视线再次回归的时候,眼前模模糊糊的,仿佛一个黑影在正在晃来晃去。黑影更远处,似乎是封闭的黑白线面。一个声音,从远处开始,仿佛回音一般地传来,变得越来越清晰——

 

“看看我手里在晃的数字是几?”

 

“……一。”王杰希下意识地回答着。

 

周围似乎传来了什么激动的声音,眼中出现的人和事物越来越多,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清晰。王杰希环顾四周,只见周围是一片白色的墙壁,柜子,还有穿着白大褂的人和远处的护士。

 

——这里是,医院?

 

渐渐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传了过来。他意识到了自己左手正插着的输液管。在这个瞬间,王杰希一下子回归了现实。

 

——喻文州呢?!他怎么样了?!

 

这是他意识回归现实后的第一个想法。他迅速地朝四周望去,却看不到他的人,眼前只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医生和几名护士,还有一名穿着酒店制服的人站在一旁。和梦境中一样,他的心里莫名地开始焦急。而且这种焦急,仿佛是多重感觉的交织——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自己却没有意识到一般。

 

王杰希陷入回忆之中。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还有着依稀的现象。从看到喻文州的右手即将被竹刃贯穿,到自己扑过去,然后他们好像一起失去平衡从山上滚下去……

 

忽然,仿佛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王杰希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此时,一道从手肘开始,长达十几厘米的伤口完完整整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这道伤口,甚至比当时喻文州刚刚看到的时候更加恐怖。倒不是因为伤口恶化,而是因为整个手臂伤口上的一圈都被涂了一层红药水,才显得特别扎眼,仿佛整个手臂都被鲜血浸染一样。

 

看着手上的伤口,王杰希终于明白心里另一重不知何处的紧张感来自哪里了。但下一刻,他立即命令自己冷静下来。

         

“先生,你醒了!”

 

不远处,那名酒店的服务员走上前激动地说道。

 

“我的另一个同伴呢?”王杰希问。

 

“哦,”服务员回头望了望,“另一位先生他也是刚刚包扎完不久。刚才好像接到一个电话出去了。”看到王杰希持续询问的眼神,她继续回答道:“——那位——喻先生,应该没有什么大碍。直到我们过来救你们的时候,他还一直保持着清醒,在替你的额头止血……”

 

“我的额头?”王杰希微微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右额角上好像确实也被包扎了什么,但好像不怎么疼。等等,她刚刚说喻文州……

 

“对。不过刚刚医生说好像没什么事情,您不要担心。”没有意识到王杰希微微的愣神,服务员继续说道。接着,仿佛要让王杰希安心一样,她露出了一个职业的微笑:“已经没事了。这里是当地的医院。二位都已经没事了。谢天谢地,你们的伤都不是很严重。”

 

王杰希低下头,望着右手上的伤,然后转头向服务员慢慢地问道,“我的同伴……他的手指、手腕、手臂和肩膀,这些部位,有没有受伤?”

 

显然这个问题对服务员来说有点意料之外。她陷入了一阵沉思,仿佛在回忆喻文州的伤势,又和一旁的医生说了几句叽里咕噜的话后,对王杰希摇摇头说:“我又向医生确认了一下。您问的这些位置都没有受伤。那位先生主要的伤势是扭伤,不过没有大碍,休养一阵应该就会好了……”

 

听着服务员翻译的话,王杰希心头一松。对于喻文州这边,他才算大致放下心来。

 

“那……”服务员有些欲言又止,“先生,那您,那您的手……”

 

这时,那名医生看着王杰希的手,开始朝王杰希说起他听不懂的话来,服务员在一旁听着。而王杰希看着自己手上长长的伤口,心却变得越来越沉重。

 

手指、手臂,肩颈,对于职业选手来说的关键不言而喻。自己的右手臂……不管眼下的医生下了什么结论,如今他必须得第一时间回国找合适的医生做精密检查。先不管伤势究竟如何,光是自己回国以后,他完全可以想象,自己右手负伤这个新闻,对于各大媒体、对俱乐部,对整个战队来说,将是如何的爆炸。而这一切,可能会让微草俱乐部陷入前所未有的麻烦,令队员们心思动荡,甚至影响到下赛季……

 

然而瞒是瞒不住的。自己只要一出现在机场,恐怕就会马上被人发现。自己当初从B市出发,就已经被人认出来过。如今自己右手的伤如此之明显,恐怕样子当初的时候要扎眼十倍还要不止。穿一件长袖把伤口遮起来?不可行。B市据说高温已达40度,自己这样藏得严实,只会显得更加欲盖弥彰。

 

果然,只能先行通知俱乐部了……王杰希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最后,对于自己手臂上伤的严重程度……王杰希宁愿在听到任何实质性的结论前,先相信伤势没有影响到自己的职业生涯。

 

万一情况严重的话……

 

王杰希在这一刻竟然有点不想去想这个问题。

 

就在这时,病室的门忽然开了。

 

是喻文州。

 

看到王杰希的瞬间,喻文州的脸仿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看上去仿佛想要立刻走过来。但此刻的他正一手支着支架,左脚上裹着厚厚的层层纱布。作为职业选手的关键部位虽然没有受伤,但除了左脚上的伤口外,喻文州的腿上、脸上,都有数个大小不一的伤口。整体而言,虽然没王杰希的右手那样怖人,也显然是受伤不轻。负伤的他,终究还是没法一下子过来,只能依靠支架,一点点往王杰希的方向移过来。

 

“你醒了?觉得怎么样?”喻文州终于挪到王杰希的床头附近。他放下支架,看着王杰希,语气平静地问道。

 

客观地说,王杰希近看喻文州,只觉得他此刻整个人看上去苍白至极,但他本人却仿佛没事人似的正在关心自己。好像为了验证王杰希的想法似的,他看到连身后的服务员都似乎带着一丝隐约担忧的眼神看着喻文州。

 

“……我还好。”王杰希望着喻文州说。“我昏迷多久了?”

 

“差不多快要两小时了……”喻文州回答道。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王杰希的脸,眼神又移到王杰希的额头。

 

“额头怎么样?还疼吗?”他轻轻问道。

 

想到喻文州替他止血的事,王杰希看着他的眼睛,一时不知道是否该和马上和他道谢,只能有些呆呆地说道:“似乎不怎么疼……”

 

这时,服务员和医生正在背后做交流。服务员回过头来,对喻文州和王杰希说:“医生说,王先生额头上的伤是擦伤,止住血后,现在已经问题不大。”

 

“那真是太好了……”喻文州的神色看上去立即轻松了几分。他又往王杰希额头的伤口上看了看,眼神最终移到了王杰希看上去惊心动魄的右手上,没有说话。但房间的空气,却随着他的沉默,变得越来越厚重,令人有些喘不过起来。

 

“请问医生……”喻文州的眼睛终于离开了王杰希。他浅蓝色的双眼望着医生,一字一句地问道:“他……右手的情况怎么样?”

 

王杰希只觉得心中一紧。然而,当前的情况并不是他能掌控的,更不是他能逃避的。他所能做的,只有安安静静地听别人给他的情况下结论,不管结论如何。

 

因为语言不通,医生理应听不懂喻文州在说什么,但是他却似乎从喻文州的眼神里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拉着喻文州用听不懂的语言说起来。服务员顿时很凑趣地跟着替医生翻译起来。

 

“——手臂,额,是划伤。比额头上的伤口要深一些——但是应该没有伤到骨头。好好休养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

 

听到结论后,喻文州和王杰希忍不住对视了一眼,顿时看到对方锁着的眉头同时松了几分。但喻文州还是接着继续向医生发问:“确定是没问题吗?能完全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吗?”

 

“呃……”服务员继续翻译,“医生说,伤口虽然细,但有点深。担心的话,最好还是去拍个片子确认。但是因为刚刚先生您还没恢复意识……”

 

“我知道了。”王杰希回复道。“我一会儿就去做。”

 

“最快这里可以安排到什么时候?”喻文州问。

 

“王先生的点滴还要大概半小时左右……X光的话……”服务员冲医生交流了一下,回头说道:“应该那之后不久就可以安排到。”

 

喻文州点点头。“好的,谢谢。辛苦你了。”

 

“不客气。”

 

之后医生又交代了几句,总的来说就是问题不大,叫他们不要太担心,之后就和护士先行离开了。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喻文州和那名酒店的服务员。

 

王杰希想了想,开口对服务员说道:“你好,酒店那边我打算先退房。只是不知道你们可不可以直接帮我把房间内的行李收拾一下,然后带到医院?”

 

服务员望了喻文州一眼,然后微笑着说,“哦,关于这一点,您的朋友喻先生已经让我们帮您退掉了。”

 

王杰希有点微微地愣住了。他继续问道:“那我的行李……”

 

服务员继续面带微笑地说:“行李的话,喻先生也已经让我们帮您打包好了,现在正在从酒店运过来。先前因为要先送您来医院,所以后派了一辆车。不过应该很快会就到了。”

 

王杰希的心里,升起了一股微妙的不知所措感,只能尴尬地“哦”了一声。最后,他望着服务员问道:“那,请问你们有没有捡到我的手机……”

 

“手机暂时在我这边,”还不等服务员开口,喻文州把一个已经摔得支离破碎的手机拿了出来,放在桌上,“不过屏幕已经碎到几乎不能使用了。”他望着王杰希,“王队,你现在刚刚恢复意识,先休息一下会比较好。”

 

“可是……”

 

“点滴没有打完前,你也没法用手机吧,”喻文州平静地说。“好了。其它的事情你暂时都不要管,我会替你处理。”

 

眼下的情况,竟然令王杰希一时有些不知要如何反应。喻文州的语句很简单。然而,已经有多少年来,王杰希不曾再听到有人对他说“我会替你处理”、“你不要管”。这几个词句对他来说,遥远到令他感到陌生和茫然。更为奇妙的是,和他说这句话的人,是喻文州。不是别人,是全联盟最处变不惊、最值得信赖的人之一。在赛场上,他的任何一句话,都需要王杰希仔细地掂量。

 

现场陷入了一片短暂的安静。正在王杰希犹豫的当口,喻文州望着王杰希的眼睛,加了一句。

 

“王杰希,信我。”

 

王杰希沉默了。先前他的一切担心,已经变成了悬在他心上的大石。现在,因为喻文州,这块大石,却似乎,正在以一种奇异的,一种王杰希从来没有想到的方式,缓缓地、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

 

王杰希垂着脑袋,没有说话。但喻文州却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他的意思,顿时露出了一丝放下心来的笑容。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又开了。另一名穿着酒店制服的男服务员出现了。他此时拎着两个箱子,正是喻文州和王杰希的行李。女服务员马上站起来帮忙,喻文州也支着架子站了起来,往行李的方向靠去。一时间,除了王杰希,所有人都聚到了房间的角落边。

 

“好的,就放这里吧。”女服务员一边对另一位男服务员说着,她转过头问王杰希,“先生,您要查看一下您的行李吗?我们可以替您把箱子拿过来。”

 

“不用了。”王杰希眼巴巴地躺在床上看着他们忙的热火朝天,根本不想添乱,赶紧摇头拒绝。

 

安置好了行李以后,男服务员又朝外走了出去,这回,又从外面拎了一个保温袋子进来。一时间,整个房间都充斥着食物的香气。

 

“真是谢谢二位,我们人生地不熟,今天辛苦了。”喻文州和气地望着两位服务员说,一边拿出了两张面额完整的百万元大钞。“这是费用。二位不用找了。”

 

一旁的男服务员不会说中文,但看情况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两人顿时眉开眼笑。女服务员立即殷勤地问道:“您和那位先生是打算现在吃还是?”

 

喻文州回头望了一眼王杰希:“你饿了吗?要不要现在吃点东西?”

 

王杰希确实饿了。他今早吃得不多。一开始醒过来以后倒是不觉得,但现下确实是想要吃点什么。


只是……喻文州,他又一次猜到了?

 

这一刻,王杰希仿佛觉得,在他昏迷的时候,所有的事情,他想到的和没想到的,好像喻文州都已经替他想到了,办妥了。他简直怀疑他是不是已经连机票都已经一并替他订好,车子准备好,只等他这个人能从床上爬起来动身回国了。说真的,这种感觉,让一向都是扛着全队责任的王杰希竟然有些无法适应。然而,又因为他太了解喻文州,他此刻又竟然感到很放心……

 

面对喻文州问他要不要吃东西的问题,王杰希刚想点头,但他一个激灵,心中顿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立即改口说道:“我不饿……等一会点滴完了再吃吧。”

 

此时女服务员,却忽然一下子机灵了起来,眼里亮晶晶地说:“没关系的先生,您要是觉得左右手都不方便,我们可以喂您的。”

 

“不用了!”王杰希赶紧说。

 

喻文州若有似无地瞟了一眼王杰希,说道:“你今天早上其实没吃多少吧?等你点滴完了,很快就要去照X光,在那之前是不是吃点东西会不会比较好。”

 

“真的不饿。”王杰希斩钉截铁地说。

 

两名服务员相视一眼。女服务员随即对喻文州说:“那,要不喻先生您先吃?”

 

喻文州又看了王杰希一眼。王杰希坚定地用“不饿”的眼神回复着他。然后喻文州才收回眼神,对服务员点点头说:“也好。我多点了两碗,二位也一起吃吧。”

 

“这……我们怎么能……”女服务员还有些不好意思。

 

“本来我们也吃不完。一起休息一会吧,一会还要麻烦你陪我们一起去拍X光片。”

 

之后,在喻文州三言两语之下,服务员们也都不再推脱了,他们麻利地把保温箱里面的食物拿了出来,顿时,三碗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喻文州支着架子走回王杰希的床头。此时,服务员已经飞快地把喻文州的那碗粥和勺子摆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放下架子坐下,对王杰希说到:“你受伤了,不宜吃太过油腻的东西。异国他乡,医院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中国人能吃的粥。不过我想到你昨天早餐的时候,好像有拿过两份皮蛋瘦肉粥,想大概你喜欢吃,就让酒店的人拿行李过来的时候顺便捎几碗过来。”

 

……

 

王杰希无言地望着喻文州。用心细如发来形容喻文州?不。王杰希和喻文州斗了这么多年,连全明星都从来没有被分进过一个组,清楚地知道他是一个多么难缠的对手。但是,他们如今也勉强算是坐在同一条船上。而成为队友的喻文州,却更让王杰希感到了他的可怕之处。

 

王杰希沉默不语的当口,喻文州却已经把粥端了起来。只见洁白的粥上,镶嵌着亮晶晶的皮蛋和鲜嫩的肉丝,加上青翠的葱花,配合扑鼻的香气,令本来已经很饿的王杰希不禁感到更饿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把勺子端了起来,舀起一勺晶莹剔透的粥,吹了吹,然后一个变向,却是忽然伸向了王杰希的嘴边。

 

饥肠辘辘的王杰希下意识地差点就要把这口粥吞下去了。但他在最后一刻忽然反应了过来。

 

“……你在干什么?!”

 

“看上去,你确实饿了。”喻文州笑道,“就吃下去吧。”

 

王杰希只觉得气极。他,王杰希,微草战队队长,联盟响当当的人物,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过了。

 

“耍我很有意思么?”王杰希躺在病床上冷冷地说。

 

“勉强自己饿着很有意思么?”喻文州望着王杰希说。

 

王杰希一时说不出话了。但他立即反唇相讥:“你难道不也是在勉强你自己?安排这么多事情,你从一开始就没休息过吧?”

 

“王杰希,你救了我的命。”喻文州平静地说道。

 

顿时,房间里霎时陷入了一阵绝对的沉寂。这一刻,王杰希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忽然,一片强烈的阳光从厚厚的窗帘里进了屋子,照亮了僵持不下的二人的身影。人生是未知的。没有人知道,在一件事情发生了以后,命运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再不吃的话,粥就要凉了,”喻文州的声音不轻不重地传了过来。“还是,你希望让那位服务员喂你?”

 

王杰希没有说话。他没有望着喻文州,有些呆呆地盯着被子的一角。许久以后,还是把那口已经有点微微发凉的粥咽了下去。

 

“……你为什么要救我?”

 

喻文州突然说道。他的声音,第一次听上去如此地深沉。仿佛深海中无法企及的浪涛,看不到尽头。

 

王杰希一愣,下意识地回答道:“我……不应该在那个时候吸引你的注意。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停下来和我说话的话……”

 

但下一刻,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实在是太过肤浅。喻文州的问题,令他一下子警醒。是啊,他为什么要救喻文州?

 

王杰希竟然发现他不知道。他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如果不这么做,他一辈子可能会后悔。可是,为什么?一旦复杂地想到问题,他感觉仿佛就要坠入一片深埋的迷雾,令自己感觉越来越混乱和不明晰。王杰希低下头,只觉得对方有什么汹涌的东西正在向自己袭来,压迫着他本已不太完备的理智,仿佛要抑制着自己的思考,令他的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我为什么要救喻文州?

 

看着王杰希脸上复杂变幻的表情,喻文州的眼睛明灭地闪了闪。刹那间,深不可见底的潮水退了下去,眼里再一次出现了清透无比的浅蓝色。顿时,王杰希忽然觉得身上一轻,顿时感觉不到任何压抑了。下一秒,又一勺已经吹完气的粥,生生嫩嫩摆在了他的面前。只是,一片沉默。

 

王杰希的内心叹了一口气。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要如何说服自己。

 

医院总是格外地喧闹,可此间病房里却异样地沉默。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喂,一个吃,直到满满一碗粥见了底。王杰希吃完后,喻文州这才起身,去拿自己的那碗粥过来吃了。而当喻文州吃完的时候,王杰希的点滴也差不多挂完了。护士来拔完点滴后,喻文州因为腿脚不便,于是两名服务生陪着王杰希去楼下做X光。王杰希下床的时候还是有点虚浮,但情况还好。从X光处回病房的时候,已经不需要别人搀扶。女服务员告诉喻文州,取片大概需要一小时左右。

 

“睡一会吧?等报告出了再叫你。”喻文州的语气里仿佛忘记了两人之前的尴尬。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还是问道:“你呢?”

 

喻文州摇摇头:“我还稍微有些事情要处理。不必管我。”

 

“你需要休息。”再次躺在病床上的王杰希思索了一下,还是说道:“你看上去太过疲惫。”

 

我觉得你看上去下一刻就要晕倒了——这是王杰希此刻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喻文州笑了,看上去很高兴。但他随即又摇了摇头。

 

“放心。我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喻文州说。然后,他放轻声音,“睡吧。”

 

喻文州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本来还想问问机票情况的王杰希,就这么在喻文州的“睡吧”中,渐渐地合上了眼睛,卸下了担子一般沉入了梦乡。看到王杰希睡着以后,喻文州轻轻地把手按在他的额头上,再次确认他不会发烧以后,略微松了一口气,不禁靠在了旁边无人的病床上,眼里终于显现出极为疲惫的神色。

 

已经三个小时了。自从二人出事,从王杰希昏迷到现在,喻文州没有一刻休息过。

 

然而……喻文州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的光芒。自己还不到休息的时候……

 

他只是靠了几秒,就站了起来,用眼神示意女服务员和他出去说话。女服务员会意,向嘱咐男服务员看好王杰希,然后跟着喻文州一起走出门外。喻文州轻轻带上房门后,对女服务员说:“麻烦你联系一下酒店的负责人。我想和他们谈一下关于这次事件的隐私保密问题……还有,关于医院的费用问题……”

 

 

即使遮挡了窗户,但下午的烈阳依然还是那么明显。王杰希就是被这灼热的阳光和一部分人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发现所有的人都已经聚了过来,医生也来了,手里正拿着报告。

 

王杰希顿时清醒了过来。

 

“过了一个小时了?报告出了?”他望向就在他身旁的喻文州。

 

“出了。”喻文州点点头。不远处的服务员跟着说:“本来想要叫醒您的,但是因为看您还在睡,喻先生就说要不先帮你去取,然后叫医生过来。”

 

这时,医生已经坐下来,皱着眉头看起了王杰希的片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王杰希左手也不禁暗暗地攥紧。在众人的一片沉默中,医生眉头一松,开口说了几句,然后示意服务员翻译。服务员听罢,立即露出了放心的神色,转头兴高采烈地对二人说:“医生说,从片子里看,没有伤到骨头!真是太好了……”

 

听到了最后的诊断,王杰希顿时松开了攥紧的拳头——没有伤到骨头,就只是皮外伤,影响到职业生涯的可能性不大!只是……这里的结论还是不能完全放心。还是要尽快回国,找国内的医生再看一下,才能完全放心。

 

但不管怎样,王杰希还是觉得心中的紧张放下了不少。他望向喻文州,他此刻也是眉头一舒,显然也是听到结果后放松了好多。只见喻文州随后向医生追问道:“那……请问这份伤势会不会影响到需要大量使用手部和肩颈的工作?比如电子竞技运动?”

 

一旁的服务员替他翻译。医生露出了不确定的神色,说了几句后,服务员转述:“医生说,对于普通人而言,王先生的伤势肯定没问题。但是,因为对于电子竞技的情况,他不太清楚,他说这方面你们或许可以等回国后找熟悉的医生再问问看。”

 

“好的,谢谢。”喻文州说。

 

一切已经差不多都定论了。后面,医生又和他们说了一下保养事宜,嘱咐王杰希最近不要使用右手,要按时换药等等。翻译转述的时候,喻文州一边拿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硬皮笔记本做着记录。等医生说完最后的这些嘱咐后,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起向医生道谢。除了卧床的王杰希外,其它三人把医生送到门口。这时,喻文州的手机忽然传出声音。他看了一看消息后,和服务员们说了几句。因为离得有点远,王杰希听得有些不太真切。他其实也已经在下床了,只是还有些不利索。

 

“怎么样?睡了一觉以后好些了吗?”见王杰希下床,喻文州问。

 

王杰希点点头,说道:“除了右手,别的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那太好了。”喻文州又细细打量了一下王杰希,“看上去气色确实又好了些。”

 

这时,王杰希撇到后面的男服务生已经开始搬起了他们的行李。他顿时想到了自己睡前想要问的那个问题:“关于B市那边的机票……”

 

喻文州看了一眼王杰希。他微微摇了摇头,用几分玩味的语气说:“我们暂时先不回B市。”

 

王杰希一愣:“不回B市?”

 

那是回哪里?G市?可是无论回到哪里,自己和喻文州都会被发现的不是吗?

 

而且……王杰希默默地望了一眼远处的行李。行李是他和喻文州两个人的。显然,喻文州也打算即刻动身回国。可是,如果两个人一起坐飞机回去,一旦在机场被人发现微草和蓝雨的队长竟然在同一天伤痕累累地回到国内的话……这样的情况,只会比两个人单独受伤被曝光还要腥风血雨十倍。

 

喻文州是什么样的人,王杰希显然十分了解。但是,在眼下的这种情况下,他还是出现了一丝疑问。为了确信,他和喻文州对视着。此刻,在他浅蓝色眼睛里,只有无边的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此时,喻文州的“信我”这句话,再度在王杰希的心中浮现。不到一秒,王杰希心中立即毫不犹豫地作出了决定。

 

——相信喻文州。

 

不过……喻文州,他到底有什么神奇招数,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瞒天过海,把一身是伤的两个职业圈战队队长安然带回国内呢?

 

忽然,仿佛从遥远的地方,病房外的走廊,传出了一阵阵的脚步声。那阵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仿佛正在朝他们紧闭的房门走来。随着脚步声的接近,喻文州的嘴边,却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们来了。”喻文州说。

 

他们来了?谁?

 

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两个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

 

 “我们来迟了。”孙哲平说道。

 

 

TBC

 

 


碎碎念时间:

因为亲友的建议,我决定在每篇文章之后添加一段碎碎念时间,给文中的内容作一些微小的注解。因为我是全职新人+小透明,刚刚看文章很多东西也不熟悉,正在一点点摸索和搜集信息中……欢迎大家和我讨论设定方面的问题。

 

时间线:第十赛季完结后,世界邀请赛前。

 

注解部分:

(数字接第一章)

  1. 林杰是微草战队的首任队长。是个用微笑治愈和支持全队的人。第二赛季结束后将王不留行和微草队长交给王杰希后正式退役,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去向。详见巅峰荣耀的《决战之时》和《见证奇迹的时刻》。

  2. 喻总百万元大钞这个不是手误也不是搞笑……猜猜他们在哪(笑

  3. 关于联盟选手的伤病和保护问题,虫爹在原作明确提到,肩膀,手臂,手腕,手指,都是他们要重点保护的部位。详见第931章《受伤的大神》。

 

好了他们终于要回国了【【【

并没有写出喻总万分之一的苏,感觉很苦恼


第五章请戳:(5)

评论(19)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