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 5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第四章:(4)

 

Introduction: 一个讲喻总和老王如何从多年对头最后修成正果的故事……

 

是个睁眼瞎,如有语病请告知 (,,・ω・,,)



第五章 三道魔咒(下)

 

“我们来迟了。”孙哲平说,“信号台那里的审批出了点问题。”

 

来人正是孙哲平和张佳乐。张佳乐看到王杰希整个被白纱包裹的右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此时喻文州已经迎了上去,“不,你们来的很及时。我已经不知道要如何说感谢。”

 

孙哲平摇头:“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他扫了一眼王杰希的右手,然后转向二人:“你们俩没问题了吗?即刻动身?”

 

此时王杰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他点点头:“我没问题。”

 

喻文州也同样点头。张佳乐立即说道:“那我们快走吧。王杰希的情况拖不得。”

 

众人一起朝楼顶前进。王杰希和喻文州并肩落在后面。王杰希跟着喻文州一起磨蹭了好几步以后,凑到他身边,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低低说了声“谢谢。”

 

“谢我什么?”喻文州闲庭散步般地挪着他的支架。

 

见喻文州一脸万事了然的样子,王杰希原本想真诚道谢的心莫名地扬起了一股逆反心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好了,”喻文州眼睛微微一闪,支架敲击出轻快的节奏:“我也只是耳闻。主要是运气比较好,没想到确实是有。”

 

听了喻文州的话,王杰希心中莫名的不忿也顿时消了下去。他眼睛一转,正视前方:“可能运气好的那个人其实是我。”

 

“啊,”喻文州语气愉快地说,“那就这么认为吧。”

 

就在这时,远处的张佳乐跑了回来,问道:“你们俩走这么慢。没事吧?”

 

“没事,”喻文州说。“是我走的比较慢。”他示意了一下手里的支架。

 

“我看着他,怕他摔倒。”王杰希说。

 

张佳乐用看笨蛋的眼神看了一眼王杰希:“摔倒?大哥,你打算用你哪只手扶他啊?好了,我来陪着他。你先过去吧。”

 

王杰希也没拒绝,翘了翘嘴角,没有再看喻文州,拖着伤手径自往前去了。

 

走到天台的时候,众人只觉得越来越吵闹。跨过最后一道楼梯,楼顶上,一架中等大小的直升机正停在低矮的停机坪上,螺旋桨声轰轰作响,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服务员们帮忙把行李装上飞机。在一片机械的喧嚣声中,张佳乐对喻文州说:“按你的意思,大孙选了架不起眼的。”

 

这时,喻文州和一旁的王杰希都不禁无语了一下。现在他们终于知道张佳乐平时出去玩儿都乘什么了。

 

“准备好了吗?都上来吧!”远处的孙哲平吼道。

 

在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帮助下,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伤病员总算是登上了飞机。最后,在所有人都登上飞机后,王杰希和喻文州在机上一起向天台上的酒店服务员以及医院的医务人员挥手。很快,机舱门被关上,整个机身开始上浮,然后振翅起飞,在烈日的缝隙里穿行,终于告别了这片异国的领土,走向了回国的旅程。

 

喻文州几乎是在上机不久以后就睡着了。实际上直升机的气旋声并不小,但当坐在前面的张佳乐刚想回头说句什么的时候,却已经看见喻文州已经不声不响地倒在一边了。

 

“太累了。况且他自己带着伤。”孙哲平下了结论。

 

不仅是太累了……

 

邻座的王杰希,默默地看着一旁已经陷入沉睡的人。此刻的喻文州,依然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只是眼睛已经阖上,头轻轻歪着,仿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睡着了这个事实。

 

从意外发生开始,喻文州凭一己之力,终于在得到接应前将一切全部安排妥当。也是直到了这一步,他才允许自己可以放下强撑的包袱。王杰希并不怀疑,如果孙哲平他们晚来几个小时,他会继续这么勉强自己撑下去。

 

望着陷入沉睡的喻文州,王杰希对着前面孙哲平的张佳乐,用口型说出了“毯子”两个字。孙哲平会意,从前排拿了条毯子出来给喻文州披上。披的过程中喻文州全程毫无反应,显然是睡得极沉。孙哲平回到座位上后一会,张佳乐忍不住低下头向他悄悄吐槽,这么吵的轰鸣声下喻文州都能睡着,我们讲点话应该没问题,但因为后面的王杰希不说话,搞得我们也不好意思讲话。

 

孙哲平低声说,得了,别管人家那么多了,反正这件事情的起因怪你。张佳乐炸毛,立即痛斥孙哲平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然而没说几句就被孙哲平用手指按住嘴巴示意噤声。于是张佳乐只能一边愤愤不平地闭嘴,一边在心中不断吐槽身后王杰希的迷之执念。

 

就这样,在机上人员的一片静默中,飞机抵达K市。

 

东南亚小城离K市很近,大约2个小时左右的航程就已经到达。大概在飞机降落前的十五分钟左右,喻文州从梦中醒来,就像他当时毫无征兆地忽然睡着一样。他茫然地望了前方大概三秒钟,就听到身旁一个声音说:“你醒了。已经快到了。”

 

喻文州顿时眼目清明起来。他望着就在隔壁一寸的王杰希,问道:“我好像睡着了?”

 

“是。”王杰希说,“——你毕竟不是神。”

 

喻文州顿时被这句话说得没脾气了。但他也懒得反驳。因为他还是能感受到王杰希这句话背后若有若无的好意的。

 

听到后面的动静,张佳乐和孙哲平也知道喻文州醒了。不一会儿,喻文州已经把毯子折好,走过来向他们道谢,机舱上的人也终于得以活跃了几句。等到孙哲平再次把毯子放好,飞机已经即将落地,众人都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下落的时刻,王杰希朝窗外望去,眼前赫然是一处无人打扰的私家飞机坪。对于孙哲平的背景,王杰希之前也一直有所耳闻,但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他一边内心感叹,一边转头用眼神对隔壁的喻文州说你搬的这位救兵确实厉害。

 

哪里哪里。喻文州眨眨眼睛。

 

——而且K市的距离、先前来自张佳乐他们的乌龙、孙哲平的手伤经历都被你算了进去吧?

 

王杰希毫不避讳地表达他的看法,用心声——当然他也不指望眼前的喻大队长能接受到多少就是了。不过一想到喻文州大概读不懂自己在表达什么,他的心情就有几分莫名的愉快。

 

不想,几秒钟后喻文州竟朝王杰希笑笑。

 

——王大队长,你也不遑多让啊。

 

王杰希睁大了眼睛。

 

喻文州自然没有神到能一字一句地理解王杰希那复杂深奥的思想。但他依然敏锐地觉察到王杰希看着自己的眼神,仿佛是在赞扬一个老谋深算的千年老妖似的。

 

看穿了我的道行,你也不差啊。喻文州想也不想就立马甩给王杰希和煦的一个眼神。虽然不怎么在线下交流,但场上的切磋,他们俩这七年来实在是太熟悉了。

 

前方的孙哲平和张佳乐显然不知道喻文州和王杰希在暗地里已经用眼神交流了一场。飞机已经落地,孙张二人站起来,招呼喻文州和王杰希下飞机。

 

就这样,两位负伤的队长在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帮助下,顺利地暗度陈仓,回到了祖国。下了飞机后,附近已经有一辆车在等候着他们。上车后,孙哲平首先开口:“去我朋友家的私人医院。我已经和他们打过招呼了。”

 

“孙哲平,你这次不会又放人鸽子吧?”张佳乐毫不留情地拆台。

“咳,这次绝对不会。”

 

其实,到目前为止,王杰希还是不是特别明白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了这次的乌龙。看到王杰希疑惑的神色,一旁的喻文州笑着对前排副驾驶张佳乐说:“说起来,短信的事情,王队至今还被蒙在鼓里呢。”

“咦?”张佳乐顿时扭过头来,“王杰希你还不知道?!”

 

于是,正在开车的孙哲平,自下一秒起就听见张佳乐开始津津有味地向王杰希声情并茂地介绍整个乌龙的过程和自己的不义之举,顺便连他最后炸厨房的事情也抖了出来。虽然被当面打脸,但孙哲平一来是个有错敢当的男人,二来在揭底的人是自家对象……算了。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听完整件事情以后的王杰希,很居然认真地回复了一句“厨房出了纰漏确实麻烦,消息的事情一时忘记了,我很理解”,令一时无法参加讨论的孙哲平顿时对王杰希的好感升添了好几分。而张佳乐和喻文州则对视了一眼,内心同时在这一刻发出无声的震惊:难道王杰希也曾有毁掉厨房的经验?!

 

就这样,在一片聊天声中,众人终于到达了孙哲平朋友的私人医院。

 

“走后门。”孙哲平说。

 

三人跟着孙哲平从不引人瞩目的后门走了进去。当走进医院的一霎那,白色的砖墙,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推着病床的医护,令气氛再次渐渐回归压抑与沉默。穿梭在人烟稀少的回廊中,张佳乐扶着喻文州,王杰希和孙哲平走在前面,一行四人走进了一个宽阔的诊室。诊室内的医生是一名十分和善的老人,看上去已经等候多时。看到孙哲平来了,他马上起身向他打招呼,看上去和孙哲平非常熟悉。

 

“杜医生,麻烦你帮我的朋友看一下他的手臂。他也是……他是荣耀竞技圈在役的职业选手。”

 

其他人听了孙哲平的话,却是没有一个人能说出话来。那名杜医生眼睛闪了闪,对孙哲平说:“小孙,你放心,我一定尽力帮他看一下情况。”他朝王杰希露出了一个慈祥的微笑:“来,年轻人,你坐。”

 

“杜医生……他一直是大孙手伤的专职医生。”张佳乐低声对喻文州说。喻文州无声地点了点头,不禁有些复杂地看了孙哲平一眼。

 

王杰希坐在属于病人的就诊椅子上。白色的桌子对面,坐着的是披着白大褂的医生。五年前,他曾经第一次面对一位受伤的荣耀选手。而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变成了自己。

 

孙哲平在背后沉默地望着王杰希。过去的事情已经往事,但尘封的记忆,咽下的苦果,却从未忘记和消失过。

 

绷带再次被拆开,王杰希的那道血淋淋的伤口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孙哲平皱起了眉头,而张佳乐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喻文州看上去神色不变,但张佳乐却感受到了他的整个身体轻微地颤了一下。杜医生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开始拿出一些器具细细查看了起来。王杰希也沉默着,整个诊室一片寂静无声。

 

“去拍个片子吧。”半晌后,医生下了一样的指示。

 

“我陪他去,”孙哲平说,“张佳乐你陪着喻文州让杜医生再替他看一下。”

 

喻文州皱了皱眉,眼下王杰希的事比较重要。但就在这时,坐在就诊椅的王杰希已经站起身,把就诊的位子让了出来。

 

“你来吧。”王杰希望着喻文州。

“好吧。”喻文州只好点点头。

 

 

孙哲平对医院很熟悉,想必这些年来已经在这里进行过无数次诊断。他轻车熟路地带着王杰希拍了X光片。拍完片子以后,两个人一起默默地返回诊室。就在这时,孙哲平忽然开口了。

 

“这件事,你后悔吗?”

 

王杰希止住了步伐。他转过身,面对着孙哲平。

 

“不。做过的事情,我不会后悔。”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你了,你的队伍会怎么办?”

 

王杰希不禁抬头望向孙哲平。孙哲平正用不变的神色望着他,仿佛他只是问了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是我的问题。”

 

良久之后,王杰希说。他的双眼,闪烁着拨开云雾般坚定的光芒。

 

“是我作为队长,考虑不周。多亏了这次的事情,我才想明白。但希望不要太迟了。”

 

孙哲平忽然笑了。

 

“不会太迟的!”他说,接着他用力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那种情况下,你能救下喻文州,我很佩服。”

 

 

 

“——你的扭伤,虽然不是很严重,片子是不需要拍了,但是也要至少好好休息一周时间。”

 

喻文州这边,会诊刚刚结束。杜医生叮嘱着:“我再给你配点药。”

 

“好的。麻烦医生。”喻文州点点头。

 

望着眼前的场景,一旁的张佳乐有些恍惚。见到张佳乐的神情,喻文州问道:“怎么了?”

 

“没有……”张佳乐的神情泛着一丝苦涩,“我只是想到了大孙第一次来这里的事。”

 

那是……孙哲平手意外受伤的时候吧?喻文州心中暗想,一边望着张佳乐。眼前的他,仿佛在这一刻,又回到了那个五年前阴霾的秋日。那是第五赛季最爆炸的新闻。第一狂剑倒下,原先的繁花血景彻底成为了绝唱。从那一刻起,张佳乐就背负着两个人的梦想,直到现在。

 

然而,当时,百花的所有人,包括张佳乐在内,谁又能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呢。

 

“你们放心,”这时,一旁的杜医生忽然说话了,“你们朋友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只是还是需要拍个片子确认一下才行。”

 

听到医生的话,喻文州不禁感到内心一阵安慰。连一旁的张佳乐也从不知何时回到了现实。在医院冷白的灯光下,他扬起了嘴角。

 

“他一定要没事呀!”张佳乐说,“否则以后怎么在赛场上揍他?”

 

“嗯,”喻文州点点头。“一定要没事。”

 

 

几分钟后,诊室的门被打开,孙哲平和王杰希回来了。张佳乐和喻文州立即站了起来。

 

“等结果。三十分钟以后。”孙哲平对大家说。

 

“医生,请问他的情况怎么样?”王杰希问杜医生。“他”指的自然是喻文州了。

 

喻文州望着王杰希。他忽然觉得,才短短一趟检查的功夫,他好像有什么地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哦,他……”杜医生解释道。

 

就这样,三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这次是张佳乐去取的报告。很快,一份新的X光被有些小心翼翼地呈现在了医生的手里。医生将照片拿在手里,戴起了眼镜,坐在灯下细细查看了起来。这一次,四周的气氛再度变得一片静默,只剩下片子被翻动的声音。

 

好在,这份压抑没有经历太久。“没什么大问题,”杜医生笑着抬起头,“运气比较好,没有伤及关键部位,可以完全恢复如初,对职业生涯不会造成影响的。你们送得及时,我开点药,你们让他好好休养三天,到时候再过来做个复查。一周以后,伤应该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没有影响!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王杰希激动地望着右手,感觉整个人都卸下了重负。这毕竟真正关系到他的职业生涯。孙哲平的专治医生,定是领域权威。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能够放心了。

 

“真是太谢谢您了!”王杰希顿时站了起来,伸出他没有受伤的左手,与医生握手道谢。

 

“不用谢我,谢谢小孙和你的朋友们吧!”杜医生笑着说道。

 

最大的麻烦终于解决。得到了结果后,众人和医生再度道谢,取药,然后从原路离开医院。回到上车地点前,王杰希转过身,望着孙哲平和张佳乐,无比郑重地说道:“孙哲平前辈,张佳乐前辈,这次真的感谢你们。”

 

“不用谢,”孙哲平说,“我说过这件事情我们也有责任不是吗?”

 

“谢谢喻文州吧!”张佳乐说。然后他又仿佛想起了什么,“哦不,你也是为了喻文州……”他纠结了一会后,干脆指着喻王二人说:“得了,你俩的账你们自己算去吧!反正不管怎样,下赛季我们又能场上见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王杰希和喻文州互视一眼。然后王杰希笑着转过身去,对张佳乐说:“场上见!”

 

 “接下来我们去哪?”孙哲平的车子发动后,张佳乐问。

 

“滇池那边。”孙哲平说。他转过头,望向后座的王杰希:“怎么样?送佛送到西,去我们家别墅里疗养几天?过几天再回医院复查。”

 

喻文州神色自然,显然是早就知道安排的。张佳乐却在这一刻回过神来,喊道:“哦!好主意!你们就在这里等伤养好了再走吧!那边是大孙家的私人度假别墅,没有人会发现的。”

 

“如果可以的话,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王杰希当即回复,“这次真心麻烦你们。”

 

天渐渐暗了下来。晚空下奔驰的汽车,略过城市高高矮矮的建筑,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宽阔。夕阳的余晖渐渐收起,将四周的湖畔和森林都收入阴影之中。华灯初上之时,一行四人到达了一栋湖边的私人别墅。

 

此处是一个独立的区域,周围也有别墅群,但这里明显是分开的,显得十分幽静。到达之时,已经有管家和佣人在那边等候。

 

孙哲平示意大家先进屋子。经过一天的折腾,别说是王杰希和喻文州了,就算是孙哲平和张佳乐,跑了一趟国内国外也是够呛。众人一起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外面的管事则帮他们把行李搬进来。坐下不久,就有女佣过来替他们倒茶。众人坐了一会,感觉气力稍有恢复后,孙哲平扫了一圈大家,站起来开口说道:“好了。到这差不多就没什么事了。”他望着王杰希和喻文州,“屋子随便用,三餐厨房会做。换药可以找这里的佣人帮忙。三天以后,我们再过来接你们去医院。”

 

孙哲平语毕,一旁喻文州借着支架站了起来。他一步一步地走到孙哲平和张佳乐的面前,望着二人的眼睛说道:“二位前辈,这次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你们说感谢。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以王队和我的情况,真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虽然之前孙哲平前辈说过这件事情你们也有责任,但主要责任还是在我。我欠二位一个重大的人情。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尽管让我知道。”

 

张佳乐赶紧站了起来。一旁孙哲平却十分潇洒地挥了挥手,说道:“你不欠我的。你一定要欠,”他望了一眼张佳乐,“就算在张佳乐的头上好了。”

 

喻文州望了一眼张佳乐,又回望孙哲平,二人在瞬间达成了协议。此刻张佳乐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想要说些什么,喻文州却已先行开口:“好。以及王杰希的那份也请算在我的身上,我不想欠他更多。”

 

喻文州顿时感觉到身后王杰希向他撞来的眼神。他在喻文州起身的同时就早已经站在了他的附近,但最后他终究没有像张佳乐一样想要说些什么。孙哲平点点头,说道:“行。就这么一言为定了。”

 

“好吧。”一旁的张佳乐,也算是很快接受了这个结果。他伸了个懒腰,对孙哲平说:“累了一天了,回去吗大孙?”

 

“走了,”孙哲平说。他望向喻王二人,“还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我们走了。有情况联系。”

 

很快,在夜色之中,喻文州和王杰希送走了孙哲平和张佳乐。看着属于他们的车子在星星点点的夜色中消失,王杰希扶着右手,仿佛感觉到这一切都似乎是一场长而不真实的梦。他和喻文州两人站在夜风里,一起目送着孙张二人的离开,长久地望着前方闪闪烁烁的湖波,直到管家请他们回屋用晚餐。

 

如今,除了佣人和管事以外,整个屋子里又只剩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人了。仿佛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晚餐在二人的一片沉默中度过。用完了这顿有些尴尬的晚饭后,管家带着他们去往各自的房间。

 

在即将分别前,喻文州忽然打破了沉默。他望着王杰希,轻轻地说:“那么,晚安。好好休息吧。”

 

王杰希望着喻文州的眼睛,心中莫名地多了几分不自在。他不着痕迹地扭过头去,说:“你也是。晚安。”

 

别墅的屋子温暖又明亮,行李箱早已经被安放在宽敞房间的一角。虽然右手有伤,但好在浴室设计得十分高端,王杰希总算在一番努力后顺利地洗去了林间的尘土和一整天的疲乏。洗完澡后,他不想麻烦别人给他换药,用左手纠结了一阵,总算是将右手的药也彻底换好。一切就绪后,王杰希感觉心情十分舒畅。追寻着窗外的凉风,王杰希踩着绵软的拖鞋,慢慢踱向阳台。

 

窗外的阳台通向外界洒满星光的湖泊。王杰希推开窗门,走到阳台,伴着凉意的夜风顿时习习传来。他微微阖着眼睛,任由微风略过他滴水的发梢,从内心开始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不可思议的种种。回忆在心尖如流水般一一拂过,他想了半天,又思索了半天,唯一得到的结论就是,今天,如果那个人不是喻文州,如果那个人也不是自己,那么他现在一定不会站在K市的月色里,一切也不会是现在的模样。迎着夜风,王杰希微微睁开双眼,月光柔和地映照他的眉眼上。

 

喻文州……

他先前的话语,再一次在他的心上浮现。

 

——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是啊……为什么……”王杰希对着月色喃喃说道。许久以后,他才转过身,默默地回到了房间里。

 

与此同时,隔壁的阳台里,有一道身影,慢慢地从门后走了出来。

 

喻文州本来也想去阳台那里吹吹风。但当他走到窗口时,却看到对面的王杰希先走了出来。他瘦削的背影此刻正孤零零地站在清冷的月光里,微微闭着眼睛,夜色轻拂,吹起他长长的睫毛和柔软的头发。本想走出窗外的喻文州,就这样止住了脚步,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并不遥远的他。直到远处的他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消失在了外面的阳台里。

 

如今,安安静静的月光下,欣赏月色的人,又只剩下喻文州一个人了。他的眼神却依然停留在旁边的阳台,仿佛那里还遗留着那个人的气息。

 

“还是要一个人孤独地吹风才好呀……”喻文州摇了摇头,晚风中尽是他耳语般的低喃。

 


就这样,在无人打扰的度假别墅里,王杰希和喻文州各自安心养伤。渐渐地,王杰希看到喻文州脸上的绷带变少了;渐渐地,喻文州看到王杰希额头上的伤口开始愈合了。第三天,孙哲平和张佳乐带着喻文州和王杰希去医院。复查的结果显示王杰希恢复的情况非常良好,一切都没有问题,一周以后就能基本痊愈了。这个消息令包括王杰希在内的所有人心下甚慰。

 

喻文州和王杰希,本来都是大心脏选手,在得知伤势无碍后,更是彻底适应了当前的状况。二人就当换个地方旅游,各自努力地恢复着元气。特别是王杰希,由于他的手机屏幕已经摔到基本不能用,所以连消息也基本上是与世隔绝,反而左手夹筷子的本事是越发高超了。

 

最近,为了队伍操碎了心的王杰希,开始了每天散步喂鸽子好吃好睡真正宛如世外桃源般的休假生活。虽然别墅里倒是还有一个喻文州,然而王杰希从来不和他组队玩耍。自从危机四伏的第一天过去了以后,两个人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国外定下的协议,互相不再打扰对方,顶多在餐桌上给对方递递酱油。其实,当初的约定早已烟消云散。只是,对于王杰希而言,他的心里自始至终单方面地对喻文州有个心结,让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而喻文州,尽管他对王杰希没有什么心结,但或许是体会到了王杰希的心情,也非常配合地与他错开,从不去王杰希喂鸽子的路上散步,也不在王杰希在阳台上晒太阳的时候出来喝下午茶,只有用餐的时候才能见到他。每当看到喻文州面对自己无比淡定的神色,王杰希的内心不禁十分纳闷。明明是自己救的喻文州,为什么头疼的人会是自己呢?

 

但不管怎么样,此刻的王杰希,悠闲而无聊着,只盼右手能赶紧好起来。百无聊赖的他,终于在第三天开始找到了一个新的兴趣爱好,就是比他和喻文州谁伤好得快。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俩身上的绷带纱布都不少,小伤口也都有好几个,王杰希就开始默默地观察两人各自伤势恢复的情况,立志一定要超过喻文州,比他先行痊愈。

 

一开始,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背后的含义,只把它当做一个排解无聊的消遣。从第三天开始,每天吃饭的时候,王杰希都会细细端详喻文州,看看他脸上的伤口是不是又少了一个,然后对比一下自己有没有比他多好一个。结果,在发现自己的进度慢了一拍后,当晚王杰希就非常赌气地早早就睡了——为了让伤口赶紧好起来(虽然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在别墅的第四天,王杰希在吃早饭的时候又盯着喻文州认真观察,发现今天自己的复原情况超越了对方。这个结果令他非常高兴,以至于傍晚去喂鸽子的路上脚步都轻松了许多。然后,第五天……

 

“……王杰希,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被王杰希用诡异目光看了两天加一个早上,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喻文州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哦……”王杰希下意识地回复一声,他还注意着喻文州的脸。已经是第六天了,喻文州脸上的两个伤口基本上已经愈合了。他的腿伤也已经基本恢复,终于可以不用支架了。

 

王杰希盘算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发现他们好像今天不分胜负,谁也没有赢过谁。明天就是养伤的最后一天了。王杰希暗自下了决定,打算一会吃完早饭散完步后,把下午都献给睡眠,晚餐的时候多吃一个水果,早早洗完澡就去睡觉,以致力于在明天完成对眼前这位蓝雨队长的一击必杀。这时,他仿佛才意识到喻文州似乎在问他什么,抬起头来问他:“你刚才问我什么?”

 

连喻文州都不禁从内心对王杰希表示了无语。这个人刚刚分明是非常认真地看着自己,结果却连一句话也没听进去。他干脆也不饶弯子了,放下勺子,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这两天总是盯着我干嘛?”

 

这下王杰希终于回过神了。看着喻文州的神色,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最近找到的乐子好像给对方带来了一些不良的影响。他立即开口道:“哦,抱歉,我是在比……”

 

忽然,就在这时,叮当一声,王杰希手上的叉子清脆地落回了盘子里。喻文州看到对面的王杰希愣住,然后冰绿的眸子忽然亮了起来。他瞪着眼睛望向喻文州,然后眼中的光芒迅速隐去,再次变回平时沉静内敛的模样。这一次,喻文州眼中的王杰希,再也没有了任何的迷茫。

 

“喻文州,”他站了起来。“我想和你谈谈。”

 

你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了么?

 

喻文州也站了起来。这一刻,其实他已经等了很久。

 

“好。”他看着王杰希的眼睛,“我也是。”

 

 

别墅的三层,有一个宽阔的平台。站在那里,可以眺望整座湖畔的全景。今天的天空碧蓝,阳光晴朗,澄澈的风在并肩的二人身上呼呼地刮着。

 

“谁先说?”

“你先说吧。”王杰希说。

 

“好。”喻文州微微点头。他慢慢走到王杰希面前:“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什么忙?”

 

“这次你救了我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替我,和我的队伍保密。”

 

喻文州的口气温和而诚恳。王杰希当然明白喻文州的意思。如果他把整件事情说出去,即使不对喻文州本人,对蓝雨全队来说,很有可能或多或少对他们全队的士气产生影响。毕竟蓝雨队长的职业生涯是微草队长续的——这种事实确实有可能会潜意识地影响到两队队员对战时的情绪。另一方面,舆论那边,两边的粉丝那边,会喧嚣成什么样,更是不用想就知道了。

 

总而言之,如果王杰希将这件事情公布出来,这已经不是私人的问题,而是上升到了战队的利益问题了。对于这件事的处理,王杰希自然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把整件事情说出来。他认为喻文州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不管如何,他现下还是开口请求了。

 

“二位前辈那里呢?”他问。

 

“我已经和他们说过。”喻文州说。

 

“那好,”王杰希望着喻文州的双眼。“我答应你。会把整件事情保密。”

 

“谢谢,”喻文州轻声说道,风吹起了他的头发,“那这样,我又欠你了一个人情。”

 

王杰希本来想说“这没什么”,但是觉得这种行为十分矫情,就没有再说话。日光映照在二人身上,在天台投下柔和的影子。喻文州望着王杰希,就这样开口了。

 

“王杰希,你挽救了我的职业生涯。我一生一世都要感谢你。所幸你没有因此受到什么伤害,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幸运。”

 

“这不完全是幸运,”王杰希几乎是下一刻就回复,“因为有你在,一切才能被解决地这样轻松。”

 

“谢谢,”喻文州的眼睛闪了闪。他侧过身,右手支在一张阳光下的桌子上,继续说道:“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欠下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关于这件事……”

 

喻文州停顿了下来。一片无声中,不知不觉,四周的空气变得凝重起来。风声肆无忌惮,吹动着喻文州和王杰希的衣角,却无法撼动眼前滞固的人影分毫。

 

“这样怎么样?”仿佛过了很久,喻文州终于开口了。渐渐变强的日光,将湛蓝的天空染成一片金色。迎着风声,他平静地说道。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欠你三个约定。只要是你的要求,只要不牵涉到战队的利益,不违反法律,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尽我所能,替你达成。”

 

尽管已经有所准备,但王杰希依然觉得内心里的湖水里仿佛被投下了一颗炸弹。

 

“三个——约定?”他机械地重复着喻文州的语句。

 

“是的,三个,”喻文州说。“不是太多,也不是太少。你是要我的全部身家,还是要我的菜谱私藏,全都由你。既照顾了你的自尊,也照顾了我的自尊。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方式了,你说呢?”

 

说完,喻文州的目光朝王杰希投射了过来。在这片一望无际的浅蓝眼眸下,王杰希的内心逐渐平静下来,他低头不语,开始了针对这段话语的思考。

 

作为荣耀圈的顶级选手之一,喻文州也有他的自尊和他的考量,王杰希是明白的。尽管从结果上来看,他和喻文州两人都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王杰希本人还意外地依靠这次受伤解开了心中关于未来治队的疑惑,甚至还好好休息上了几天,但对于喻文州来说,他的职业生涯,却是值得他用一切去认真对待的东西。

 

人的思想是最为奇妙的存在。站在喻文州的立场上,如果他不能为王杰希做些什么事情,以扯平这份人情,恐怕喻文州本人会因此内疚一辈子。在战场上对抗王杰希的时候,也会心存杂质,导致自己发挥不够纯粹。

 

这是王杰希最不愿看到的一件事。因为在早餐上的那一刻,他已经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救喻文州了。

 

王杰希抬起头。他不带一丝迟疑地望着喻文州天空般一碧如洗的眼睛。

 

“好。”王杰希说,“喻文州,你从此欠我三个约定。这三个约定,只要是我的要求,在不触及联盟战队的利益,和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你都要替我完成。”

 

喻文州笑了起来。似乎是王杰希让他感觉这么轻松似的。

 

“好的,”他从半倚靠的桌子上站起身,在阳光下朝王杰希伸出左手。

 

“那么,握个手,表示协议通过?”

 

但就在这时,王杰希突然开口了。

 

“好。但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

 

喻文州面前的王杰希,忽然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我知道我为什么会救你了。”

 

那一刻,在喻文州的眼里,日光也好,碧空也好,一切都挡不住眼前之人散发的光芒。在风中,王杰希向他伸出手。

 

“因为,我希望能够一直看到你在场上。未来,一起尽全力战斗下去吧。”

 

喻文州睁大了眼睛。下一刻,他的手已经与王杰希的手握在一起。一切的一切,令喻文州仿佛忽然回到八年前那个与他初遇的日子。一样冰绿的眼眸,同样指尖的温度。这是他永远无法忘记的过去,也是他永远难以忘怀的将来。

 

“好,”他轻声说道,“王杰希,我答应你。”

 

跨越了八年的时光,这一刻,喻文州突然发现,他好像喜欢上王杰希了。

 

TBC




碎碎念时间:

因为亲友的建议,我决定在每篇文章之后添加一段碎碎念时间,给文中的内容作一些微小的注解。因为我是全职新人+小透明,刚刚看文章很多东西也不熟悉,正在一点点摸索和搜集信息中……欢迎大家和我讨论设定方面的问题。

 

时间线:第十赛季完结后,世界邀请赛前。

 

注解部分:


(数字接第一章)

18.关于孙哲平家里多有钱的证据。

1)他和京城大少小楼的发小是朋友,不是打游戏认识的那种;

2)兴欣挑战赛20W的分红,孙神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3)在绝密档案中,问情人节送对象什么,孙哲平选择了钱。【这一刻非常羡慕乐哥(顺便一提,老王是运动鞋……你是多爱运动= =)

4)同样是在绝密档案中,问新年怎么过,孙哲平是说请全家在假日酒店吃年夜饭,并且住在68层的家庭套间。

综上所述,他是壕……而直升机便宜的大概100W就能搞定了好像(不是说联盟的选手没钱,只是觉得好像不是壕是没有这种意识的……而且乐乐喜欢旅游嘛大孙肯定要多备几架飞机对不对【

19.不知道直升机飞在高空吵不吵,这段是瞎写的,借鉴了水上小客机的经验,那种飞低空会非常地吵……


 

三道魔咒终于正式开始了。。。花了N章拉郎,接下来终于可以看喻总花式追老王不停地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糖了【

以及为什么他们连个短兵相接的谈话这么烫手啊 ε٩(๑> ₃ <)۶з

 

P.S. 下周周末要出门,所以可能就不能及时更新了QAQ 虽然每天都在写,但是基本上一个章节完成需要10000字左右,所以只能慢慢磨啦【哭希望大家耐心等待!谢谢红心蓝手&评论的仙女们(*´∀`)~♥


第六章请戳:(6)

评论(15)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