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 6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5)


Introduction: 一个讲喻总和老王如何从多年对头最后修成正果的故事……

 

是个睁眼瞎,如有语病请告知 (,,・ω・,,)




这算卢刘吗?!算卢刘吗?!




【6】


 第六章 卢瀚文和刘小别的恩怨情仇



1

 

G市。

 

今天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炎炎夏日,人来人往的道路中,有一道活力满满的身影。

 

黄少天这两天待在家里实在是无聊到快要长草。没有小伙伴一起聊天玩耍也就算了,他爸妈还嫌他话多,忍无可忍,叫他放安静点。同样忍无可忍的黄少天,决定今天不管几度都要出门,去蓝雨俱乐部那里放一圈风再说。

 

就算外面是接近35度的高温,但因为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黄少天依然感到内心十分雀跃。他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脚步穿过训练室的大门,想着自己一个人等会该霸占几台电脑,却没想到屋子里冷气开得直响,居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咦,小卢?”黄少天叫到,“怎么是你?”

 

一排电脑前,有一台机器正在闪闪发光。坐在前面的人正是卢瀚文。

 

“少天前辈!”卢瀚文顿时探出头来,“你怎么在这儿?”

 

“我无聊来俱乐部放风啊!”黄少天说,“我去今天外面真是够热的,但是待在家里更加待不下去。”他一边唠叨着,一边走到卢瀚文旁边,往卢瀚文的屏幕看了看:“噢哟,帮公会刷Boss呢?”

 

“是啊!”卢瀚文一脸朝气,“前辈也是来网游玩耍的吗?”

 

嘿嘿,本来是的,不过有你在就不一样了嘛。在看到卢瀚文的那一刻,本来只是想享受升级版网吧待遇的黄少天顿时改变了主意。说真的这两天他这个剑圣大人真的是无聊死了。平日里他最忠实的朋友,无限制话唠接收器兼陪吃陪玩全能机喻文州居然抛下他一个人去了国外,而且去了不久以后就开始装死,整个人陷入神隐状态,黄少天怎么给他发消息他都不回,完全一副身处世外桃源的样子,就偶尔冒个头证明自己还活着。这一系列的表现都令黄少天气闷不已——这家伙有没有人性了!天气这么热,居然抛下自己一个人出去逍遥,一个人跑去逍遥就算了,居然还不理我?!

 

憋屈了许久的黄少天,这会看到了卢瀚文,顿时就来了兴致。他凑到卢瀚文面前,兴高采烈地问道:“小卢啊,你一会打完Boss没事情吧?等会我们一起出去玩怎么样啊?我带你去吃冰淇淋,走不走啊?”

 

结果没想到,这厢的卢瀚文居然皱了皱眉头:“不行啊前辈,我一会还答应了人要PK呢。”

 

“PK?!”黄少天顿时觉得身心遭受了打击,“PK?!和谁PK啊?!”

 

卢瀚文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顿时流露出了闪闪发光的神情:“和微草的刘小别前辈啊!”

 

卧槽了。黄少天从位子上蹦了起来。他对着卢瀚文嚷嚷道:“我去小卢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和刘小别那家伙打有什么意思啊?!还不如本剑圣陪你PK呢!诶要不你考虑一下,我先陪你PK然后我们去吃冰淇淋好不好啊?” 

 

“不要!”在黄少天循循善诱兼逼逼叨叨下,卢瀚文神色坚定:“我要和小别前辈PK!我们有赌约的!” 

 

什么鬼?赌什么约!

 

黄少天委屈。黄少天感觉委屈极了。他跳起来指着卢瀚文喊道:“和刘小别PK难道没有和我PK来得有吸引力吗?!你们一个一个的心里都没有我!”

 

“——怎么就没有你了?”

 

就在这时,训练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看到来人,黄少天和卢瀚文都站了起来。

 

“队长?!”

“队长?”

 

消失了将近小半个月的时间后,蓝雨队长喻文州,终于再次出现在了他亲爱的副队和队员面前。

 

喻文州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他看了看二人,笑着问道:“怎么,在网游里PK呢?”

 

神隐已久的死党出现了。本来满腔愤懑的黄少天,有着一肚子的控诉,但无奈有卢瀚文在一旁不好发作,倒是卢瀚文十分有精神地回复道:“队长好!我一会正要和刘小别前辈PK呢!”

 

“哦?”喻文州饶有兴致地走到屏幕前。这时,仿佛看到了救兵似的,卢瀚文眼睛一亮,抓着喻文州说道:“队长你来得正好!我之前和小别前辈打赌,谁PK赢了,就可以问对方一个一定要回答的问题。你说我要问什么问题会比较好?”

 

“哼哼,不就是问问题嘛!这种事情我当年最擅长了,当然是问一个刁钻的问题气死他啊!”喻文州还没说话,一旁的黄少天已经先行上线,开始了他喋喋不休的人生指导:“我想想啊,比方说你问问他被几任女朋友甩过,念书的时候考得最差的分数是几分,人生最苦逼的时刻是什么……”

 

“可是,这些问题我已经问过了啊……”卢瀚文说。

 

正在黄少天在一旁唠唠叨叨出主意的时候,喻文州沉吟了片刻,问道:“一定要回答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本身不能回避的是吗?”看到卢瀚文有点疑惑的眼神,他补充了一句:“就比方说,对方不能回答‘我不知道’这种模糊的答案。”

 

“嗯……”卢瀚文想了一想,“好像是这样……”

 

 “那是,当然得要有回答啦!”黄少天嚷到,“小卢你到时候可别让人家就这样钻了空子!如果你问什么对方都回答‘不知道’的话,这个事情就没有意义了是吧?”

 

“哦哦……”明白过来的卢瀚文点点头,“不过,小别前辈应该不是那种钻空子的人吧?”

 

就在这时,一旁的喻文州慢悠悠地说道:“那要不这样?如果你赢了的话,问问刘小别,他们队长的初恋是什么时候?”

 

卢瀚文和黄少天都一脸惊呆地望着喻文州。几秒钟后,卢瀚文的大眼睛里满满充斥着对喻文州无限的敬佩之情:“天哪!不愧是队长!我怎么就永远都想不出这么高难度的问题呢!”

 

——当然是因为你心不够脏啊。黄少天暗暗抹了一把冷汗。当他和卢瀚文还在琢磨问题本身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不声不响地把任务拔高了一个难度。假设刘小别知道这个答案就算了,如果不知道……那本着“提问就必须回答”的原则,他就不得不去亲自问王杰希本人这个有趣的小问题,然后这件事情就从刘小别的真心话,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场刘小别的大冒险了。而很不幸的是,根据他们对微草队长王杰希的了解,估计整个微草加起来都没胆子去问王杰希这个冒着粉红泡泡的问题。

 

幸好这个队长是自家的。黄少天望向喻文州,心中不禁有了一种十分庆幸的感觉。他又转向此刻满脸兴奋的卢瀚文,这一刻,他的内心深处充满了对刘小别的同情。但小卢怎么能输给微草的家伙呢!于是黄少天走过去,用力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膀:“流云加油!干掉飞刀剑!诶对了,你赢了回头顺便和我们分享一下王杰希的恋爱史啊!”

 

“一定!前辈们等我干掉他!”卢瀚文一脸迫不及待的神情。

 

“行了,那我们不打扰你了!”黄少天摆摆手。随即他转过身,一拍喻文州的肩膀,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队长,要不我们去那边聊聊?”

 

“行啊。”喻文州说。

 

于是黄少天拖着喻文州一路噼里啪啦地走到了队长室里头。门一关上,黄少天憋了很久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靠靠靠靠靠我终于见到你了!喻文州你这次到底在玩儿什么花样啊穿越了还是怎么回事?!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一个人在国外逍遥自在不理我,我都快憋死了你知不知道?!还有你不是后来和王杰希撞到一起去了吗?亏我还担心了半天!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啊?!”

 

“抱歉,让你担心了……嗯,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喻文州说。

 

黄少天既是半个知情人,也是自己好友,眼光又极为厉害,喻文州也干脆不打算完全掩盖过去。他接着说:“不过不是什么大事,现在没什么了。一会请你去喝下午茶?”

 

听到下午茶,黄少天顿时眼睛发光。他本来就是闲得无聊才来的俱乐部,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走走!换个地方边吃边说!”

 

喻文州心想换个地方也好,万一被卢瀚文听到那可就糟糕了,当即点头表示同意。两人出了房间,和还没PK的卢瀚文打了声招呼,黄少天就立即拖着喻文州直奔他心心念念的茶餐厅去了。

 

“——什么?!你居然扭了脚?那现在已经没事情了吧!”

“没事了,是我自己不小心。在那边彻底养好伤再回来的,所以多耽搁了几天。怕波及媒体。”

 

在餐厅一个无人打扰的包间里,喻文州正在和黄少天陈述一部分的事实。

 

“没事就好,”黄少天舒了一口气。他夹起一个虾饺,“那王杰希呢?你们不是在一块儿吗?他也知道你的情况了?”

 

“嗯……”喻文州思考了一下措辞,“他正好在……所以帮忙一起照看了我一下。”

 

“唔,这家伙倒还可以啊……”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摆出了一副深思的状态:“不过,这个场景我怎么想都有点诡异啊……异国他乡的,你和王杰希???这情况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其实实际状况比你想的还要不可思议十倍。喻文州默默地吸了口饮料。

 

“不行不行,”黄少天一下子甩在椅子靠背上,“这整件事情怎么越想越搞笑啊。你出国旅游,迷之撞上了王杰希,结果迷之扭伤了还让他迷之照顾你,所以接下来是不是轮到你被他的迷之帅气给迷倒最后迷之看上他了?”

 

喻文州杯子里的冰块轻轻地撞击了一下。他握着杯子,望着黄少天的眼睛说道:“是。我喜欢上王杰希了。”

 

一向话多的黄少天在喻文州说完话的一瞬间定格了。他张大嘴巴,明晃晃地望着喻文州,神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接着,他伸出手,郑重地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缓缓说道:“好!很好!我黄少天第一个看好你们!文州,我真心祝你,祝你能早日追上大眼,我祝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队长,”黄少天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幽默了。”

 

……我喜欢王杰希这件事就那么ooc吗。看着对面黄少天一脸笑到快要掀桌的表情,喻文州一个人无言地搅着杯子里的冰块。

 

2

 

B市。


电脑前的刘小别,此刻的心情是崩溃的。

 

非常崩溃。

 

他今天和蓝雨的卢瀚文约好上线PK,按照老规矩,谁PK赢了就向对方提一个问题。本来这种就是两人之间一个打架的彩头,大不了就是问问被几个女朋友甩过的这种问题嘛,没有谈过恋爱的刘小别有什么怕的。

 

没想到,今天却迎来了他刘小别的噩梦。首先,今天的卢瀚文不知为何状态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勇猛,把措手不及的自己一路打到扑街。但这不是重点。输了以后,望着屏幕上的问题,刘小别内心仿佛被一万头羊驼奔驰而过——

 

流云:问题是:你们家队长初恋是什么时候?

 

流云:说好了,一定要回答哦!

 

流云:不知道的话,只好去问了哦 [和善的笑容.jpg]

 

——我fd#@as&8ms啊!!!!!

 

望着眼前电脑上的几行子,刘小别只觉得无限的悔恨充斥了他的心灵——队长的初恋什么的,我怎么可能知道啊!!!卢瀚文你个小屁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黑了!居然埋了个坑给我跳,我记得你一辈子!!!

 

飞刀剑:…………算你狠!!!!!!

 

飞刀剑:再约一场!!!PK!!!!!!!!!!!!死小样儿的看我下一场不打死你!!!!

 

流云:哈哈,不约了啊前辈

 

流云:因为

 

流云:我们队长说过,哀兵必勇,不可追

 

流云:啥时候告诉我答案我们再约啊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流云 已下线】

 

靠!!!!!!!!!!!!

 

训练室里的刘小别恨不得把桌子砸了。卢瀚文下次不把你打得下不了床我就不姓刘!

 

正当刘小别气势汹汹“嘭”地一下砸了训练室的桌子后,吱呀一声,门开了。

 

王杰希就站在训练室门口。他手上抱着一个纸箱子,瞟了一眼刘小别还留在桌子上的拳头,一语不发。

 

——完了。刘小别只觉得满心的愤怒顿时浇了个冷水淋头。

 

今天,大概真的是刘小别夏休来,最刺激的一天了。

 

“在做什么?”几秒钟后,王杰希问。

 

“队、队长……”刘小别只觉得一股寒气冒了上来。“额,对不起,我刚刚不小心……”

 

看到王杰希正在向自己走来,刘小别意识到聊天框的内容,顿时觉得魂飞天外,赶紧慌忙关闭了聊天窗,然后对王杰希傻笑:“那个,队长,我正无聊和人PK呢……就、输了有点气……然后……就不小心,拍、拍了下……桌子……”

 

王杰希看上去好像也没怎么生气。他走到一旁,看了看屏幕,问道:“输了?输给谁了?”

 

“额……”刘小别十分悔恨地说道,“卢瀚文……”但他马上说道:“我今天输的不小心!下次肯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王杰希听到卢瀚文的名字,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不过他还是对刘小别说道:“日常PK,本来就不是抱着竞技心态,一时输赢很正常。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听着自家队长的安慰,刘小别不禁泪流满面。对面赌的是你的初恋故事啊队长!

 

这时,注意到王杰希手上的箱子,刘小别有点好奇地问道:“队长,你这是……”

 

“哦,”王杰希说,“我在搬家。所以过来拿点东西。”

 

搬家??

 

刘小别睁大了眼睛。

 

“队长你终于要搬家了?!” 刘小别激动地说道。

 

“嗯。”王杰希抱了抱箱子,点了点头。

 

“搬到哪儿呢?是队长的新房子吗?”刘小别问。

 

其实去年就装修好了。王杰希心想。但他还是点点头说:“嗯,四知苑那边。离这里开车大约十五分钟吧。”

 

王杰希的住处大家都有所耳闻。他之前一直住在俱乐部附近的老式小区里。据说王杰希在那里买下了人生的第一套房,然后再也没有搬离,一直住到现在。这套房已经有了好些年头,但好处就是离俱乐部近,只要5分钟就能走到。为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往返于家和俱乐部之间,王杰希自从当上队长以后就再也没有回过自己本地的家,也没有选择搬进任何一套自己新买的房子。

 

望着眼前装满物品的箱子,王杰希也是感慨万千。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微草训练生开始,如今的他早就不再是那个买老式公寓还要贷款的青涩少年了。这些年来,他在市内买了好多又新又好的房子,却是最终没能舍得从这栋离俱乐部最近的小一居里搬出来。理由他当然知道。所有的人也都知道。其实,微草的队员们也曾多次旁敲侧击劝过王杰希搬家,毕竟他们真心觉得,自家队长为了队伍待在一个小破房子里实在是太憋屈了。但王杰希的心却不想离开这里。他心系微草,所以固执地不肯搬到哪怕离这里只有十五分钟车程的早就装修好一年的新房子里。

 

然而……王杰希的视线不由得望向自己看似毫无变化的右手。这次的意外受伤,加之孙哲平的提醒,让他深深地意识到,如今该是需要作出抉择的时刻了。正如每一个他的强敌向他指出的一样,正是因为他太心系微草,这份担当,随着自己的生涯渐去,如今反而演变成了队伍的另一种隐忧。假设自己这次真的因伤退役,失去了王杰希的微草,只会比当年失去孙哲平的百花更加凄凉。

 

——是该作出改变的时候了。这一次,王杰希终于下定决心。队伍里优秀的年轻人,高英杰,刘小别,他们才是微草的未来——已经到了需要他们开始掌舵的时候了。而对王杰希来说,虽然他本人是多么地希望他能继续停留在微草的光辉里,但他知道,不久以后,微草的未来,已经不再属于他了。一味地把新人放在自己的羽翼里,只会让他们失去飞翔的翅膀。很快,他就不再是,也不该是那个护着全队,振翅高飞的人了。

 

就这样,王杰希决定,他要搬离那个他已经住了七年的家,搬到他已经空置了快一年的新房子里。训练室里,陷入回忆中的王杰希,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刘小别,露出了十分欣慰的表情。

 

此时的刘小别,是真心为队长高兴的。他和高英杰,许斌等等的其他微草队员们,都一直盼望队长能够对自己好一点,不要为队伍过分操劳,享受自己的人生。他们微草一辈的年轻人,都在暗中咬牙,努力练习,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强一些,能够分担队长的一点责任。在刘小别听到队长决定搬家的消息后,心里简直比自己搬家还要来的开心。

 

“队长,恭喜你乔迁之喜!”刘小别真诚地向王杰希贺喜。

“谢谢。”王杰希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队长搬家是大喜事,可是,队长为什么忽然决定要搬家了呢?刘小别忽然回过神来。他脑子里转了一转,迅速地过了一遍可能性,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队长该不会是交女朋友了吧!”不知不觉中,刘小别竟把内心想法的脱口而出。而他下一刻,意识到刚才说了什么话的自己立即“啪”地一下按住了嘴巴,露出了十分惊恐的表情。

 

天天天天天天我我我我我刚刚说了什么?!

 

刘小别的内心已经连哀嚎就要没有了。看到旁边的小年轻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王杰希不禁好笑,他把箱子放在桌上,很随意地说道:“我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哪来什么女朋友。”他望着塞着零零碎碎物品的箱子,“只是,拖了这么久,确实觉得自己应该要搬了。”

 

看着王杰希的侧脸,刘小别只觉得仿佛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天堂地狱只需一秒钟——他无意识地这么想着。听着王杰希的话,陷入幸福的刘小别点了点头,跟着说道:“啊这样啊……但不管怎么样,搬家真的是太好了……嗯?”

 

就在这时,刘小别的内心突然回过神来。

 

队长,他,竟然,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

 

 

当晚。

 

刘小别回家以后,第一件事就是火速登上了微草队员的QQ群。

 

【讨论群 王的光芒在照耀】

 

飞刀剑:人呢!!!

 

飞刀剑:大新闻!!!重大新闻!!!

 

弹无痕:来了来了 咋

 

叶下红:小别你又怎么了?

 

竹沥:小别你整啥子呢有事快说

 

飞刀剑:不是我!是队长!队长决定要搬家了!!!

 

竹沥:卧槽!

 

弹无痕:卧槽!

 

使君子:!!!!!

 

冬虫夏草:我去我登上来看到了什么!队长他居然在我的有生之年想通了?!!!

 

木恩:啊,真的?!

 

叶下红:[哇.jpg]哪里听说的!!!你确定是我们队长要搬家了吗?!!!

 

独活:……真的假的啊?!

 

看到微草众一一到齐,刘小别立即大爆手速,噼里啪啦把前因后果敲了一遍。

 

飞刀剑:总而言之,队长他终于决定对自己好一点了!喜极而泣!!!

 

木恩:[泪奔][泪奔][泪奔]

 

叶下红:[喜极而泣]

 

冬虫夏草:[喜极而泣]

 

使君子:[喜极而泣]

 

独活:话说,我们队长乔迁之喜,那咱们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冬虫夏草:有有有有有!!!

 

弹无痕:有!一百个有!!!必须有!

 

木恩:嗯!一定的!!

 

叶下红:啊好想去看看队长新家(σ゚∀゚)σ..:*☆

 

冬虫夏草:我也!!

 

使君子:[doge推敲中]

 

弹无痕:真羡慕你们这些B市土著……[大哭]

 

飞刀剑:我也想去!@木恩 英杰,看你的了!

 

木恩:我?我去问吗?[笑cry]

 

独活:我也想看队长新家……

 

叶下红:那我们应该先想好送什么!!@木恩 英杰你酷爱去探队长口风

 

木恩:[笑cry][笑cry][笑cry]又是我?

 

冬虫夏草:所以咱们到底应该给队长送点啥啊

 

飞刀剑:哎,要是能送队长一个完美体贴,勤俭持家的女朋友就好了![大哭]

 

叶下红:噫小别你几个意思哦?你怎么知道队长没有对象?

 

冬虫夏草:就是!人家说不定早就有对象了!

 

飞刀剑:来吗!赌不赌队长有没有脱单!

 

冬虫夏草:赌!为什么不赌!我看好队长!队长这么好的男人哪里找!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好吗!!!

 

叶下红:就是!多少年入选全联盟最想嫁的男神榜单Best 5了!!!我支持柏清的想法!

 

使君子:等等老袁你们慢点我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飞刀剑:哈哈哈,你们输定了!

 

飞刀剑:因为

 

飞刀剑:队长他昨天亲口和我承认

 

飞刀剑:他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

 

木恩:…………………………

 

独活:…………………………

 

竹沥:…………………………

 

叶下红:卧 槽

 

叶下红:小别你别骗我???你的意思是咱们队长至今居然连个初恋都没送出去?!!!

 

使君子:[突然惊呆]

 

冬虫夏草:woc等等等等小别你哪来的胆子问队长这种问题?!!!从实招来!!!

 

叶下红:快!从实招来!

 

独活:从实招来!

 

使君子:从实招来!

 

在众人的一片喧嚣声中,刘小别打字道。

 

飞刀剑:不是昨天队长说搬家嘛,我心里想着他干嘛要搬,想着想着以为队长是不是因为有对象了,结果当时不知怎地一时短路就把心里想的给说出口了。结果队长就和我顺口承认了他出生至今单身了二十多年的事实……

 

飞刀剑:现在想想也是很厉害!!!劫后余生有没有!!!

 

冬虫夏草:……厉害了我的别哥

 

独活:厉害了我的别哥

 

叶下红:厉害了我的别哥

 

独活:厉害了我的别哥

 

弹无痕:厉害了我的别哥

 

木恩:厉害了我的别哥

 

叶下红:小别这回有功,得给他记着。

 

冬虫夏草:咳……那啥……听了小别的话以后,我忽然特别想给队长送温暖了怎么办[泪奔][泪奔][泪奔]

 

弹无痕:我也……

 

使君子:我也是……

 

独活:唉,你们也别这样啊……不就是……嗯……那个什么……没谈过恋爱么……

 

弹无痕:就是,联盟里面不都是宅男么,我也一直都打光棍啊

 

叶下红:@弹无痕 你能和队长比么!你看着队长的眼睛再说一遍!!!

 

叶下红:哎呀我的榜单啊我的心都碎了[泪奔][泪奔][泪奔]

 

一时间,对于王杰希至今没有脱过单这件事,大家纷纷表达了对队长沉痛的的惋惜和关怀之情,为队长空白的感情史操碎了心。见大家个个都深感同理,刘小别顿时就把之前内心里想到的一个念头给敲了出去。

 

飞刀剑:话说我有个想法!

 

飞刀剑:队长不是搬新家了吗

 

飞刀剑:咱们一起去队长家开个庆祝乔迁之喜的聚会怎么样?!不去酒店,大伙儿亲自下厨在队长家做一桌大菜!温暖一下队长,大家觉得怎么样!

 

冬虫夏草:诶小别这个点子好,我喜欢!!!

 

弹无痕:可以可以这个很送温暖我很赞同

 

使君子:队长他好像平时也不自己做菜吧?我看他平时基本都是食堂解决的

 

竹沥:那咱们就代替女朋友把他的饭给做了!

 

叶下红:吼!举双手同意!我来洗碗!

 

木恩:我也觉得小别哥的这个主意很好!我可以帮忙,家里偶尔会叫我帮忙做菜的

 

飞刀剑:英杰这么巧?我也是!哈哈哈

 

叶下红:哟没看出来小别你居然也这么贤惠

 

飞刀剑:我靠柳非你几个意思

 

独活:我……做饭完全不会[允悲]

 

冬虫夏草:我也……一日三餐都靠食堂[允悲]洗碗党拎东西党请带上我

 

弹无痕:回老家了不能来[大哭]算了我还是提供钱好了……你们去蒸北极雪貂我也没意见

 

竹沥:我也不在……同意@弹无痕 我们不在的就给你出钱好了!一定要把队长哄开心点!!!

 

飞刀剑:我看看,那都谁还在B市啊。

 

木恩:许副队,柏清哥,柳非姐,我和小别哥。还有吗?

 

一轮清点人数以后,许斌,高英杰,刘小别,袁柏清,柳非等等在B市的表示都能参加。经过商议,剩下不能参加的队员负责资助与会队员的全部活动费用。一群人接下来立即兴高采烈地讨论起聚餐的细节。

 

飞刀剑:等等,所以大概7到8个人的菜归我和英杰做是吗?不过我其实只会做一些简单家常的菜,英杰呢?

 

木恩:啊,我也是[笑cry]不太会做那种复杂的。炒个土豆丝那种还可以。

 

飞刀剑:啊……我大概也是番茄炒蛋的程度。

 

叶下红:emmmmm……

 

使君子:这……

 

木恩:那,我们好像会不会……有些太从简了?[笑cry]

 

冬虫夏草:之前我们似乎没有想到人手不够这个问题……

 

弹无痕:其实小别还好了……番茄炒蛋挺好吃的……

 

使君子:……那啥,柳非,你难道也不会做饭?

 

叶下红:(;`O´)o不会啊,你有意见?

 

使君子:大姐,你不是妹子吗……

 

叶下红:妹子也可以不会做菜啊!

 

——你以为我不想吗!同样郁闷的柳非心中哀嚎。谁知道要忽然要办聚餐!

 

就在这时,副队长许斌说道:“没事啦,我觉得重点是大家的心意吧。就算英杰和小别做的菜家常一点,队长也一定不会怪罪的。”

 

叶下红:哎QAQ

 

木恩:要不,我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学一些复杂的菜式?

 

飞刀剑:额,那要不我也试试?

 

冬虫夏草:@飞刀剑@木恩 总之小别英杰这回就看你们的了!!!我们这种厨房无能的死宅只能帮你们洗碗买菜出出力气了!把你们的厨房技能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吧!

 

冬虫夏草:啊对了,话说队长喜欢吃什么来着?诶他不是很喜欢吃流沙包嘛,你们俩要不走起一个?

 

飞刀剑:……那种是店里卖的点心好吗!大哥你也太看得起我们了吧?!!!

 

木恩:这个太难了…………

 

叶下红:英杰这个不怪你,是老袁他有毛病!联盟里哪个人会做流沙包这种高级的食物啊

 

冬虫夏草:我靠我哪里有毛病了

 

使君子:……

 

弹无痕:那啥,蓝雨那边……可能……

 

木恩:…………

 

飞刀剑:…………

 

冬虫夏草:李济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你知道吗!!!

 

叶下红:[你看着队长的眼睛再说一遍.jpg]

 

叶下红:唉这一刻忽然发现自己无比的无能是怎么回事【

 

独活:……其实我觉得,就算是蓝雨,他们可能也不会啊

 

叶下红:对啊,许副队说得对,毕竟他们一个妹子都没有

 

使君子:柳非你有这个资格说这种话吗?

 

于是,在一顿噼里啪啦热火朝天的讨论中,微草的大伙们总算达成了聚会方面的初步细节。就这样,在王杰希不知道的情况下,一个庆祝他搬家的乔迁party就这样被队员们定了下来。

 

关于聚会的讨论一直到很晚才结束。第二天,由高英杰先行探风去王杰希那里问消息。昨日的头号MVP刘小别一早起床,打算去荣耀上逛一圈。当看到卢瀚文的头像时,他忽然意识到了赌约这茬。说起来卢瀚文的问题他居然已经问到了耶!地狱难度的问题,居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轻轻松松地被解决了。自己可以找那个熊孩子一雪前日之耻了耶!

 

意识到这一点的刘小别,心中顿时大喜。他内心立誓,这回一定要把卢瀚文打倒在地。看到卢瀚文那小样正好在线,刘小别一个消息就发了过去。

 

飞刀剑:卢瀚文!PKPKPK!!!

 

流云:啊?前辈你问到你们队长的初恋是什么时候啦?

 

飞刀剑:队长他没有初恋!!!拔剑吧!!!

 

流云:?

 

飞刀剑:就是队长没有谈过恋爱,我亲口问过了。

 

流云:哈哈哈哈哈,太好了,那真是辛苦你了。

 

流云:好啊,来吧!我可不会怕你!

 

卢瀚文心里才不怕呢。要是因为刘小别回来复仇而害怕,那他就不是卢瀚文了。其实对于王杰希有没有初恋这件事,他也不是那么感兴趣,纯粹是为了恶心刘小别来着。和刘小别PK才是最重要的!看到刘小别前来约战,他头也不回地立刻冲到了竞技场。两人之间又是一场乒乒乓乓。本来他们的实力就处在伯仲之间,今天果然是挟带气势的刘小别更胜一筹,残血击败了卢瀚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看到被打趴在地的卢瀚文,刘小别仰天长笑。赢了PK的刘小别心情舒畅,解气地想这回应该问什么问题恶心卢瀚文。而屏幕前的卢瀚文则很憋屈。但输了就是输了,卢瀚文一直都是一个积极向上勇于面对失败的好孩子来着。

 

流云:我输了[气]

流云:说话算话,大丈夫愿赌服输,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如果你想知道我们队长初恋是什么时候我也会替你问的

 

本来刘小别倒确实想有样学样,也让卢瀚文也问问喻文州的初恋是什么时候,但卢瀚文的话却忽然点醒了他。喻文州这人为人亲和得很,和自家队长那种敬而远之完全不一样,就算卢瀚文的去问他这种私人问题,估计他也不会那么生气。自己要是也跟着卢瀚文的套路走,那不就亏了?

 

唔,初恋不行。正在发愁该问什么问题的刘小别,满脑子还都是昨天聚会的事情。就在这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卢瀚文你个死小孩以为我会那么轻易就上了你的当?看本大爷的厉害!

 

“受死吧,卢瀚文,”刘小别在键盘上冷漠地说,“我们……”

 

3

 

卢瀚文对着自己傻笑,已经超过十五分钟了。

 

在蓝雨只有两个人的训练室里,喻文州面不改色地整理着数据,一边在想卢瀚文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作为一个体贴的队长,他本着不打扰对方的原则,看似不在意地做着笔记,心里却在分析卢瀚文到底是输给了刘小别还是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新闻。又过了五分钟,卢瀚文依然在持续地在对着自己傻笑,喻文州心中叹了一口气,终于收起了笔记,带着一丝最为善解人意的微笑走到了卢瀚文身边,问到:“翰文啊,你今天怎么了吗?”

 

看到喻文州来了,面前卢瀚文的笑容顿时崩溃了:“队长啊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都怪刘小别这个混蛋我回头给你看聊天记录啊真的不是我自己想问的!!!队长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顿时明白了。输给刘小别这件事他倒是事先内心有数。但眼前卢瀚文这幅生无可恋的样子,显然是刘小别扔给他了一个令他精神崩溃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估计又和自己脱不了干系。

 

分析了一下,喻文州想了想,自己好像是个不太容易生气的人啊……就算卢瀚文问自己初恋什么的,他也不会生气的。所以刘小别究竟问了什么问题呢?看着卢瀚文即将抓狂的样子,为了缓解气氛,喻文州一脸和气地问满脸丧气的卢瀚文:“你上次和刘小别PK不是赢了吗?上次的问题,他回答你了没有?”

 

“答了,”卢瀚文哭丧着脸说,“他说王队长没有初恋。”

 

听到了卢瀚文的回答,喻文州却是微微一愣。“啊……”他眼睛闪了闪,扬起嘴角,喃喃自语道,“是这样吗……”

 

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卢瀚文的样子,还以为他对于王杰希没有初恋这件事情是多么地悲痛和苦恼。反而是一旁的喻文州,心中却是升起了几分奇妙的感受。

 

看到一旁的队长似乎在听了自己的回答以后心情不错,想着反正横竖也逃不过一问,卢瀚文眼一闭心一横,干脆决定现在就大着胆子把刘小别的问题转述给喻文州。

 

“队、队长,”卢瀚文结结巴巴地说,“那啥,我问你一句话,你,你千万不要生气啊!”也不等喻文州开口,他就一口气说了出来:“王队长搬新家他们微草要开庆祝party人手不够然后刘小别问队长你愿不愿意帮忙过去做、做饭……”

 

世界在这一刻仿佛寂静了。卢瀚文涨红着脸望着喻文州,内心噙满泪水,只感觉全世界的声音都被看不见的黑洞吸进去了似的。刘小别,不,微草的这帮家伙们实在是太混账了!!!这是地裂山崩级别的挑衅啊!!!队长,你千万、千万不要生气啊!!!

 

卢瀚文一说完,就看到队长的头瞬间就低了下去。卢瀚文的心顿时也跟着一起沉了下去。

 

完了,最不容易生气的队长生气了。

 

都怪我输给了刘小别。都怪我!卢瀚文悲痛沉郁地想。刘小别,你不是想折磨我吗,你做到了。

 

对着眼前的喻文州,心里又想着刘小别,卢瀚文只觉得训练室里的气氛越来越窒息了。看不清自家队长的表情,卢瀚文张了张嘴,鼓起勇气,想要说句消气的话,喻文州却恰恰在此刻抬起头来了。

 

“当然。”

 

灿烂!

 

喻文州的笑容一脸灿烂!

 

“——只要是有指令的话。” 卢瀚文听见喻文州这么回答。

 

紧接着,在卢瀚文的大脑依然处于当机状态的时候,喻文州微微向前,轻轻拍了拍卢瀚文的肩:“瀚文,你这次做的很好。继续加油。刘小别的QQ,麻烦你等会给我一下。”然后转身走了。

 

卢瀚文望着喻文州消失的背影,嘴巴张大成O型。

 

什么叫“当然,只要是有指令的话”?队长究竟在说什么?还有,我做的很好???输给刘小别到底哪里好了???

 

蓝雨那头,当卢瀚文还在风中凌乱的时候,微草那边的讨论群上,高英杰在群里冒头,给大家带来了“Yes”的回复。

 

“太好了!”柳非拍手叫到,“可以去队长新家啦!!!”

 

“队长他搬家搬完了吗?”副队长许斌问道。

 

“快搬完了,”高英杰说,“他说基本上这两天都已经搬得差不多了。队长实在是太客气了。早点知道的话,我们就能去帮忙了!”

 

“那聚会时间怎么说?”心急的袁柏清问道。

 

“他说三天后没问题……”高英杰回复道,“队长……他好像挺意外的。电话里,感觉他好像挺感动的样子。但是,我和队长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就是就是!”刘小别第一个点头,“队长虽然平时严格了一点,但对大家的关心,我们所有人心里都最清楚!这个时候再不帮队长庆祝一下,我们还是不是人啦!”

 

“就是就是!”其他人也都深以为然地喊道。

 

“英杰,你问到地址了吗?”许斌问道,“先共享到群里吧。”

 

“哦,好的!”高英杰立即把王杰希的地址贴在了群里。

 

“好!一切按计划进行!”袁柏清吼道,“大家一起好好准备!一定要给队长留下一个开心难忘的回忆!那么关于采购……”

 

正当群里的大伙热火朝天讨论的时候,刘小别的QQ忽然响了。他点开扫了一眼消息,顿时惊呆了。

 

索克萨尔 请求加您为好友。

 

看着索克萨尔面无表情的头像脸,和卢瀚文的事一下子就从刘小别心里涌上来了。

 

不妙啊!刘小别忽然涌起了一股寒意——难道喻文州被卢瀚文问的问题气得半死,卢瀚文供出自己,结果他直接找上他来了?!

 

此刻,刚刚还兴高采烈的刘小别,顿时感觉从天上掉到了冰窟。喻文州看似比他们家队长和气得多,但每一个在战场上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他真正的厉害。把他惹毛了,可能比死还要难过啊——可怜的刘小别脑子里一片空白,又一次被后悔和恐惧给填满,直到他终于瞟到了喻文州好友请求下面的留言:

 

“小刘好,我是喻文州。我有东西要给王队,请问他的新家地址,可否告知?”

 

 

两天后。

 

晚饭过后的王杰希正躺在他宽阔松软的新家沙发上无所事事。搬家已经差不多大功告成了。由于是拎包入住,再加上他的个人物品也不多,搬的还是比较轻松的。如今,搬家后的王杰希,终于有了宽阔明亮的客厅,有了可以给家人借住的次卧,还有了可以彻底把自己窝进去的大沙发。以前住在老房子里面的王杰希,因为光线不好,楼层又低,屋子里面总是有点暗暗的,但是现在,沙发后就是巨大的玻璃落地窗,采光极好,抬头就能俯瞰城市的景色。满屋子里都是通透的阳光,醒来就是满满的好心情。过去他还会为下雨天晾晒衣服犯愁,但是现在有了超大阳台外加天台,以及自带烘干机的洗衣房以后,他再也不用为此烦恼了。新家的顶层天台,还可以肆意堆各种自己喜欢的绿色植物,等等等等。虽然从不后悔自己过去的生活,但此时此刻,窝在超级舒服的沙发上的王杰希,不得不承认,在搬了家以后,自己的生活质量,确实上升了一个档次。

 

明天就是队员们要来家里的日子了。前两天,他接到高英杰电话,微草的在留队员们听说他搬家的事情后,说要上门给自己办乔迁party,英杰他们几个小年轻竟然还说要亲自下厨给自己做菜,令他惊讶不已。

 

说真的,接到高英杰电话的一刻,王杰希嘴上不说,内心其实是非常感动的。他平素对队员们一贯严格,很多年轻队员看到他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连大气也不敢喘。他真的没想到,原来大家暗地里都这么关心自己。从前他的家小不能接待,如今搬家后第一次迎接这么多客人,还是自己的战队队员,王杰希倒是第一次有些没经验了。虽然英杰他们和他说让他什么事情都不要管,所有的材料他们都会自己带来,但王杰希心里依然有些不知所措,感觉仿佛回到了学生时期搞朋友聚餐的时光似的。

 

为了迎接队员们的到来,王杰希特地把本来就很干净的新家打扫了一遍,显得更加干干净净。为了明天能让队员们能够毫无问题地使用厨房,他又调试了一下自己自搬家以来没怎么用过的电器和炉灶,才放下心来。在干完一切他想到能干的事情以后,王杰希一边心不在焉地躺平玩着手机,一边想着自己是不是还要准备些什么,手机上忽然出现了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听说,你搬家了?[笑脸]

 

王杰希一个激灵顿时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他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半天,确定发信人是喻文州后,心中刹那间被震惊淹没了——喻文州怎么会知道自己搬家这件事?!

 

惊讶过后的王杰希眉头一皱,第一时间怀疑自己的队伍里有人卖国通敌。自己搬家的事情应当是只有队员们知道的,可是……

 

百思不得其解,望着喻文州的消息,王杰希只得打字回复。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你怎么知道?

 

索克萨尔立即发了一张图片给他。王杰希赶紧点开一看,结果发现是刘小别和卢瀚文的聊天记录。看着眼前那行“我们队长搬家要开庆祝party人手不够,你去问问你们家队长来不来帮忙做饭吧”的留言,王杰希只觉得一脸懵逼,久久地没有回过神来。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

 

王杰希扶额,内心无声地呐喊着。

 

接着,他又看到了下面喻文州发给他的解释。

 

索克萨尔:瀚文和你们小刘两个人私下PK,打赌谁赢了就可以问对方一个一定要回答的问题。你们小刘赢了瀚文以后,大概是想恶作剧来着,就把这个问题交给了瀚文。所以瀚文就来问我了。

 

哦…………居然是这样。

 

知道了前因后果后,王杰希顿时明白了。他回过头一想整件事情,只觉得又无语又有点好笑。自己上回在训练室看到刘小别,恐怕也是因为他在输给卢瀚文以后,对方甩给他了一个超级棘手的问题,所以才在猛拍训练室的桌子。只是王杰希不知道自己早已成为了赌注的一部分就是了。

 

 “好吧……”了解了真相的王杰希回复道。站在小辈们的立场上,他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仿佛是一句分量十足的挑衅来着。他笑着摇摇头,问喻文州:“那你又是怎么回答的?”

 

“‘当然。只要是有指令的话。’。”喻文州说。

 

王杰希顿时一愣。夜色中,仿佛一下子吹来花城温暖的熏风似的,天台上属于两个人的回忆,一下子涌上心头。怔怔地看着眼前喻文州的消息,两个人在天台上握手的一幕还历历在目。

 

回想上周发生的事,王杰希的内心依然总觉得有几分不真实感。他真的救了喻文州?自己真的受了伤?然后伤又好了,自己又真的和喻文州立下了三道约定?

 

当初,两人在各自伤好后不久,就一前一后地离开了K市。喻文州是悄悄先走的,为了掩人耳目。没有再见,留在二人每天进食的餐桌上的,只有一部留给王杰希的全新的手机而已。

 

王杰希本来不想用这个手机,他觉得手机摔坏本不是喻文州的错。他想要把这个手机退还给他,但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简直觉得这是喻文州的计谋,让他觉得纠结,烦躁,仿佛总是欠着他什么似的。最后,这么想着的王杰希,决定将计就计,还是用了这个手机。

 

如果你想牵制我的话,那我就心安理得地用着吧,免得下个赛季被你牵制。王杰希这样说服自己。

 

在B市宁静的夜晚,用着喻文州送给自己的新手机,望着手机上喻文州的话语,王杰希又一次躺回了沙发上,夜空的星星在落地窗上闪闪发光。

 

——当然。只要是有指令的话。

 

如果,这是你的回答的话……

 

——那自己可不能输了气势。王杰希望着短信,沉着冷静地敲下一句话。

 

王不留行:那如果我就下命令呢?

 

索克萨尔:好。

 

王杰希打“怎么可能”,正要发送,忽然发现喻文州的头像已经灰了。

 

嗯?王杰希愣了一愣,还是把“怎么可能”打了上去。但对方已经显示为离线状态。

 

大概是忽然有什么事情或者是没电了吧……王杰希这么想着,没放到心里去。他看了一下时间,也不早了,明天大家要来,自己今天还是早点休息吧。

 

等等,糟糕。王杰希站了起来。他忽然想到自己忘记给队员们准备足够的拖鞋了。望着光洁的地板,王杰希立即拎起钱包手机车钥匙,就赶紧出门去超市买拖鞋了。等他回家理拖鞋的时候,已经把喻文州的那档子事给淡忘了。因为去超市跑了一趟,时间已经不早,王杰希最后整理了一遍家里以后,就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

 

虽然知道队员们大概是下午才来,但王杰希依然很早就起床了。今天B市的天气很好,整个屋子都被通透的阳光照亮。王杰希开着中央空调待在客厅,早早地就陷入了等候队员们的状态。说真的,第一次这么多人来家里,身为主人的王杰希有点点紧张。但是由于家里昨天已经被他打扫得不能再打扫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干脆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在客厅的电脑前看起微草青训营的数据来。

 

看着看着,王杰希就入了神,完全陷入了工作状态,紧张的心情也因此完全被磨平。就这样,时间滴滴答答地走着,不知不觉就接近中午时分。开着冷气,正在聚精会神看着数据的王杰希,忽然听到了悦耳的门铃声。

 

嗯?王杰希忽然回过神来——不好,英杰他们已经来了?!

 

这时,王杰希抬头看了一眼客厅的钟。现在是11点左右的样子。英杰他们说会在下午过来。和之前说的时间相比,他们好像稍微到得早了一些啊?

 

但不管怎么样,王杰希依然赶紧站了起来。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还穿着家居服呢!

 

糟糕。都怪刚刚看数据看得太入神,连换衣服这档子事都忘了。王杰希顿时觉得心中一阵后悔。但现在也管不得这么多了。听到门铃又响了一声,他只能稍微整了整衣服,赶紧跑到门口去开门。

 

门开了。是喻文州。

 

不可能。王杰希下意识就想把门关了。这时,眼前的喻文州,湖水般的眼睛一弯,说道“你好啊”,语气轻松得仿佛他住在他隔壁似的。

 

…………

 

望着眼前笑得轻轻浅浅的人,王杰希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面前的这个人当然是喻文州——喻文州么,化成灰他都认识。然而——然而——

 

就这样,王杰希呆呆地望着喻文州,喻文州微笑着回望王杰希,就这样两个人在楼道里站了好久。

 

 “你——怎么会——在这——”

 

王杰希结结巴巴地说道。他的脑子此刻还没转过来。

 

“来履行约定,帮忙做饭呀。”喻文州笑眯眯地说。他的大旅行包就在背后。

 

约定?王杰希眼睛一闪,智商顿时归位了。昨晚两个人的谈话一下子就窜到了他的面前:

 

——那你又是怎么回答的?

——‘当然,只要是有指令的话。’

——那如果我就下命令呢?

——好。

 

——好你个战术大师!望着眼前眉开眼笑的喻文州,王杰希气到冷笑,顿时觉得一股火就上来了。他咬牙切齿,冲着喻文州低声喊道:“喻文州,你强买强卖!我后面回了‘怎么可能’的!”

 

“啊,有这回事?”喻文州的脸上露出一副仿佛刚刚才知道的表情,“后来我去订机票收拾行李,就没看了呀。”

 

“那我也只是说‘如果’而已!”看着对面的人面不改色地演戏,一贯冷静的王杰希也忍不住气得吼道,“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赖账!”

 

就在这时,楼道对面的门开了。旁边的邻居走了出来,有点狐疑地看着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人。意识到情况不妙,王杰希赶紧闭嘴,一个眼色示意喻文州先进来,喻文州欣然同意,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进了门。走进屋子,喻文州把行李放下,不紧不慢地说道,“哦……原来如此。那可能是我搞错了。”他又点点头,仿佛搞明白了一样,回头对王杰希说:“好吧,我是真的理解错意思了。为表诚意,这一次就算了。就当免费给你当劳工好了。”

 

好吧。王杰希虎着脸——这还差不多。他心里暗暗想着,这波不亏。

 

嗯……但是……

 

望着一脸愉悦,正在用眼神悠闲地参观自家客厅的喻文州,王杰希的内心,却升起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感觉。虽然最后确实是自己赚了,但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TBC

 


碎碎念时间:

因为亲友的建议,我决定在每篇文章之后添加一段碎碎念时间,给文中的内容作一些微小的注解。因为我是全职新人+小透明,刚刚看文章很多东西也不熟悉,正在一点点摸索和搜集信息中……欢迎大家和我讨论设定方面的问题。

 

时间线:第十赛季完结后,世界邀请赛前。

 

好吧这章节我没啥注解……老王不碰厨房是私设。关于厨艺全部都是私设……

 

写了一万五就是为了老王开门惊喜的一瞬间【

 

以及二位,不娶(嫁)何撩啊

 


第七章 Part1 请戳:7(1)

评论(2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