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百日喻王-第37天】The Power of Love

说明:因为要求连载要在百日内完结,但是因为身体不好没有办法按时完成,所以调换两篇文章的内容,将短篇换到了连载上。连载的7-1章地址为:[喻王]三道魔咒7-1


#七夕贺文。大学教授PARO


#卧病在床的咸鱼短篇,抱歉放了等连载的仙女们的鸽子QAQ


天知道我写了什么东西( 


OOC/全是私设


关于科研的描述,有很多不尽不实的描写和不切实际的幻想,请大家不要尽信不要尽信(



【1】 


这是一家气氛极佳、远近闻名的餐厅。欢声笑语的餐厅一角,那两个人坐在那里,已经沉默了快有10分钟了。


“好吧,”其中一个人打破了沉默。“如果不是为了打倒叶修,拿到NSF新成立的一个亿科研基金项目,我是不会和你坐在一起讨论学术问题的。”他看了看对方冰绿色的双眼,“王教授。”


“彼此彼此,”对面的男人总算舍得从菜单里把头伸出来。他看着隔壁如天空般澄澈透蓝的眼睛,面无表情地说道:“Prof Yu,虽然我认为你的框架立场有着明显的不足,但看在基金的份上,我现在才会和你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修·Jean·Piaget·叶,是现代心理学领域有关学习框架的奠基人之一,在当今学界的地位不亚于电竞里的荣耀教科书。他最大的成就,就是发展了学习理论中认知主义的框架,并完善了已经过世的苏沐秋副教授遗留的全新的建构主义框架,一人单刷两个流派,实乃一开山祖师级别的人物。他老人家不但在理论上作出卓越贡献,还培养出了两个了不起的徒弟——王杰希和喻文州。


说起这两人,在当今学界的地位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正所谓,名师出高徒。在叶修导师的带领下,两个打本科开始就是同班同学的年轻人从大三开始就在叶修的指导下独立发表文章,数年间横扫各大顶级期刊,成为了当今各自思想阵营最牛逼闪闪的领军人物。两个人都在极为年轻的时候一前一后地评上了正教授,并各自执掌领域内的顶级期刊,被誉为叶修以后最有可能作出巨大贡献的希望之星。


但,好巧不巧的是,喻文州和王杰希,他们两个从一开始就分别站在了他们导师叶修最为擅长的两个不同的阵营——认知主义和建构主义上。换句话说,在人是如何认知和学习的问题上,王杰希和喻文州有着极为不同的观点,这也是他们冤家路窄长达数十年的源头。


 “人的观点和行为,当然是与当下的情境分不开的,”王杰希扯着菜单说,“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因地制宜’、‘此一时彼一时’吗?人的内心,说到底脱不开环境的影响。认识和感知,不能凭空而存在。”


喻文州微微一笑,说道:“王教授,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中国古时惠能大师有这么一句话,‘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比起环境的影响,当然是内心的活动更为重要。云动心动,是我的心在动,讲的就是这个意思。”


其实吧,所谓的主义和框架,说白了就是个三观问题。三观问题嘛……本来就是个没正解只有立场的事儿。为了各自的立场,王杰希和喻文州,一个站建构一个站认知,从本科撕逼到了正教授,依然谁也说服不了谁。眼看对方势力在自己的领域不断做大,两个人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你争我抢,奋发向上,从叶修手里毕业以后,也是立即一个去了微草一个去了蓝雨两所位于A国隔着一条马路的顶尖大学,势必不肯输给对方。在各自成为领域内顶级期刊的掌门人后,战况愈发加剧,发展到只要一旦谁的学术文章投到对方的手里,另一边除了拒之而后快以外没有第二种行为模式。但因为各自又分别执掌着业内数一数二的核心期刊,喻文州和王杰希只能在办公室里一边盯着对方笑的开心的照片咬牙切齿,一边屡战屡投,期待这次不要送审到对方的手里。


本来他们两个可能是要这样一直撕逼到退休的,但好巧不巧,最近学界出了桩大事。财大气粗的中国NSF基金委员会为了获得最先进的科研成果,推出了一个一个亿的大副本,咳不是,大社科基金项目,而且是对全世界所有的研究者开放。消息一放出来,全世界都炸开了锅。当晚王杰希和喻文州就分别被他们最忠实的基友兼副手方士谦和黄少天在睡梦中吼醒,两位副教授同时非常有默契地让自家老大赶紧爬起来去写研究计划书好争取到这个申上以后下半辈子都能吃香喝辣的的大项目。


这次的NSF项目因为金额巨大,着实把全世界最顶级的项目组都吸引了个遍。比如CHAT理论的领头人轮回大学周泽楷教授团队,比如同在认知主义阵营极为突出的霸图大学张新杰教授团队等等,但最受人瞩目的,是来自中国本国兴欣大学叶修教授的全新团队。关于这次抢标的内容,叶修上来就开了个大新闻,昭告天下说他即将解决长久以来困扰学界的问题,创造出凌驾于认知主义和建构主义之上的新框架,对这次的一个亿势在必得。


这条震碎眼球的消息可谓是骇人听闻。消息一爆出来,原本只把各自视为最大对手的叶修的两位高徒暗地里一合计,发现这次如果他俩不能摒弃长久以来的成见合作一回,看看能否也能创建出新理论以外,打败导师项目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就是为什么王杰希和喻文州会出现在这家气氛极佳餐厅的理由了。叶修两位撕逼多年的徒弟,头一次共同面临了要打败大魔王导师赢得基金的噩梦级别任务。这回,他们是来谋求合作来着。


对于这场十分关键的谈话,他们俩同时非常有默契地没有选择在各自的办公室作为谈判地点,而是选择了一家离大学很远有着极好风评的餐厅——因为如果谈不成,至少还能有点好吃的东西吃。


结果,赴约的两人坐一起,气氛果然是不同凡响。饶是餐厅的氛围再轻松,王杰希和喻文州这一桌依旧是一副开战在即的模样。服务员们战战兢兢,都不敢上前问他们到底点不点菜,怀疑这两位帅哥上这儿来到底是来约战的还是来分手的。


“我看好了。”王杰希放下菜单。“你呢?”


“还没有。”


王杰希眯了眯眼睛:“你们搞认知的就是磨叽。”


“呵呵,”喻文州笑了一笑。“我在计算营养配比呢。哪像你。你们搞建构的,终究还是浅白了些。”他也不管隔壁的王杰希眼睛一瞪,优雅地朝远处的服务员伸了伸手,一脸和气地说道:“服务员,麻烦这里点菜。”


服务员泪流满面地上来点了菜。抛开学术问题的争论,这可能是这一桌自坐进来后气氛最为轻松的时刻。撤走菜单以后,感觉气氛有所缓和,喻文州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那先不说内容的问题。研究计划书怎么办?”


王杰希严肃地抱着肩膀:“当然是理论立场更薄弱的那方写。”


“哦,”喻文州目光一闪。“你的意思,是我们认知的不如你们建构的了?”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歪着脑袋看着喻文州,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喻文州眯起了眼睛。看来今天在这桌子上不辩赢了对方是不行了。写计划书这么麻烦的事情,怎么能让对方钻了空子。看着对面一副山雨欲来的表情,喻文州表面一脸轻松,不紧不慢地捧起了桌子上的一杯茶,暗想着王杰希这回又整出了什么妖蛾子案例来支撑他伟光真正的建构主义思想——王杰希嘛,他还不认识,吵了都快十年了,从自己当留学生开始就和这位撕到现在,对方有什么招儿他还不知道,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事情。


只是……王杰希这人脑子总是特别神奇,总会忽然出其不意地想出一些新的迷之思路,这倒得是要防上一防。


就这样,一个抱着手臂,一个端着杯子,不知不觉间二位教授的桌上已经蔓延起了学术研讨会的激辩气氛。看王杰希迟迟不动手,喻文州也不理他,径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而就在喻文州把杯子送进嘴里的时刻,王杰希突然说道。


“喻文州,我喜欢你。”


咳!


下一秒喻文州就被茶水咳得说不出话了。咱们一贯风姿优雅的喻教授在这一刻也不得不咳嗽连连,椅子都快被他推了三米。


看着喻文州已经咳出眼泪来了,王杰希超级满意地看着对方极为难得的狼狈姿态,乐哉哉地说:“你看,这就是建构主义的优越性。因为我说这句话可以呛到你,所以我就因地制宜地说了这句话。但根据你们认知主义的理论,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一个人,只有内心真正喜欢了,才能在任何场合对对方说这句话,而不能逢场作戏。所以,”王杰希极为神气地抬头挺胸一总结:“因为我选的理论好,所以我才能够呛到你。而你,却不行。所以计划书当然是你先写我来审了。”


…………


“杰希,”总算从被呛状态恢复过来的喻文州说,“我并不认为,为了让对方喝水呛到而表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接着,他放下用来擦眼睛的手纸,继续说道,“况且,我并没有因为不能和你在这个场合下表白有任何的遗憾。”


“那是,”王杰希说,“就是举个例子而已。我又不喜欢你。”


喻文州扬起嘴角,眼里精光闪闪:“真巧,我也是。”


今天的谈话自然是完全的不欢而散,举步维艰。不过好在东西还是挺好吃的。这一刻,王杰希和喻文州同时佩服起了他们对于情况的精准预判。特别是喻文州。他今天真的是又一次被王杰希在开饭前就已经气饱了。


——要不是因为一个亿的项目,我才不会和这种小学生坐在一起,还要因为他突如其来的表白被呛一脸水。喻教授心疼地擦着被茶水溅到的衣服悲伤地想。


吃完晚饭,付完账,王杰希和喻文州一起走在餐馆外洒满星星的小路上。深蓝色的夜风刮得呼呼响。作为理论框架南北两派的知名教授,好不容易摒弃成见吃了一顿饭,结果在桌子上除了互相批判和吵架几乎什么事情都没做出来,合作进展几乎为零,更别提打倒他们的导师叶修大魔王了,真是闻者伤心。


王杰希和喻文州,平时在学校里的时候,哪个不是成熟冷静知识与智慧的化身,系里系外学生敬仰的偶像。王杰希平时在学院里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工作楷模,喻文州在学院里一直都是和煦亲切如沐春风的男神代表。然而,只有两个人会反对上述对对方的形容,那就是王杰希和喻文州本人。王杰希觉得喻文州笑里藏刀牙尖嘴利,喻文州觉得王杰希其实已经是懒癌晚期。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每次相遇都以吵架为结束的缘由。然而,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过,自己是因为对方才露出不同的一面就是了。


于是,夜风下,又一轮新的争执开始了。


“总之,今天餐桌上关于理论优越性的讨论,是我赢了。所以你来写计划书。”王杰希说。


“呵呵,”喻文州轻轻一笑,“王杰希,你真以为你赢了?”


王杰希微微一愣,迷惑不解。喻文州一步一步地走到王杰希的眼前。在路灯下,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眼睛,呼出的空气交融在一起,距离不过是数寸而已。


“‘爱’与‘喜欢’,”喻文州轻轻开口道,“本来就是没有原则的。而我们所研究和讨论的,都是具有原则的概念和认知。所以,这个例子,从一开始就是没有意义的。”


将军。


王杰希看着眼前笑得一脸轻松的喻文州,一时语塞,心跳还不知为何顺便加速了一把。


本来是势在必得的,但喻文州真是太难缠了。王杰希无不可惜地想着。不过此人一向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倒也是自己清楚的事。隔了半晌,整理了情绪的王杰希总算是开口了:“那就算是不胜不负。这样,计划书的三块内容里,我负责综述,你负责方法论和简介。”


不是不分胜负吗,为什么我要多写一份简介?!


看着眼前一脸淡定面不改色的王杰希,喻文州忍不住评论道:“我现在越发觉得方士谦对你大概是真爱了,他居然愿意常年和你一起申请项目。哦,等等,”喻文州想了想,“方士谦是副教授,还没有办法担任CI(首席研究员),所以先前你们写计划书的时候,你还是主要负责人吧?但因为这次我们是平级CI,所以你这回打算赖我身上了?”


那当然,有你在我当然要能甩则甩。王杰希内心肆意地摇着他的狐狸尾巴想。眼看学术辩论不分胜负,他立马调头换了一个思路。


“我还要给英杰和小别看他们的博士论文。没时间。”


“我也要给瀚文和景熙看他们的博士论文啊!”


“卢瀚文的第一导师不是黄少天么?”王杰希皱眉疑惑。


“光是和少天谈,他不能梳理到重点。我们都是一起开会的。”


又是一条路死了。王杰希盯着喻文州,不得不拿出杀手锏来。他严肃认真地说道。


“喻文州,你还记不得,你刚刚从中国来英语不好的时候,是谁帮你看你本科的毕业论文的?”


“……为此,我给你做了一个学期的午饭。”


………………


“那在赶博士论文的时候,”王杰希没有气馁,他继续说,“我们同时抢到了图书馆里韩文清教授的唯一一本《认知心理学及其影响》,是谁把书本让给你的?”


“是你把借书的权利让给我了没错,”喻文州咬牙带着一丝笑容说,“但之后你每天下午都来图书馆抢我的书看,还把我做了标记的页面翻乱。”


王杰希只能假装看了看旁边的树木。他最后说道:“那你去年滑雪摔伤了腿,之后是谁每天接你来上下班的?”


………


喻文州说不出话来了。这件事,王杰希还真没收他利息。如果他喻文州以“这只是人文关怀”作为借口反击,那自己也未免太无耻了。


“好吧……”喻文州退了一步。“那就我写方法论和简介。你写综述。”


王杰希的嘴角扬起了开心的笑容。


“成交!”


今天这顿饭,他们总算还算是……有点成果。



【2】 


工作日下午三点,王杰希窝在办公室办公。忽然,手机上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王杰希,晚饭的时间我需要你陪我去做个事情。”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这条消息。


“干嘛?”王杰希回复道。


“你不来帮忙的话我心情会不好。”喻文州回复。


王杰希啧啧称奇,想你心情不好关我何事。结果,喻文州下一条短信窜了上来。


“如果我心情不好,就会不想写简介。就今晚的时间,征用一下。”


王杰希立马算了一把账。要是喻文州不肯写简介,或者怠工,那至少得拖个两周时间。但是陪他一下只要一顿晚饭的功夫,从止损的角度看还是非常合算的。


“那下班后学校大门口见。”王杰希回复道。


微草和蓝雨大学就隔着一条马路。王杰希和喻文州要是约见面一般都会约在校门附近,极其方便。下班后,喻文州果然如约而至,还是开着车来的。


“你要带我去干嘛。”上了车的王杰希问。


“去吃饭。”喻文州笑着回答道。


果然是去吃晚饭啊。王杰希撇了一眼喻文州。去吃饭就去吃饭了,什么叫“征用一下陪我去做个事情”,喻文州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看着喻文州往市区外开出去,王杰希好奇地问道:“餐厅不在市区吗?”


“在华人区。”


华人区啊……那里有很多出了名好吃的餐馆。王杰希顿时明白了。他又问道:“你先前为什么说是‘征用’?


“一会你就知道了。”


切。王杰希舒服地躺在座椅上斜着眼睛瞄着主驾驶座上的那个人。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卖什么药。


车子停在了一家非常高档的中餐厅。喻文州和王杰希到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里三圈外三圈围满了人。


下了车看到阵势的王杰希不禁有些发懵了。一旁的喻文州说道:“这是华人区质量最高的餐厅之一。而且不接受预订。”


两个人一起走到排队大军的外缘。喻文州先去前台登记名字。王杰希顺手拿了两张菜单,一个人先看起来。


翻了一翻,王杰希第一反应是这家店还真是贵,大概是正常餐厅的三倍左右,简直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极其适合求婚结婚纪念日。王杰希一般平时都不太吃这么贵的。不过这些个菜确实看上去好吃极了,王杰希当即有几个心动的。看了一阵大概有了个谱,王杰希放下菜单,有点好奇地望着远处的喻文州。他今天到底叫他来干嘛的。看他的钱包吃瘪吗?


眼看不远处的喻文州登记完名字,正慢蹭蹭地朝自己走过来了,但王杰希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喻文州你莫名其妙带我来这么贵这么高档的餐厅干嘛,显得他一副心疼钱包好像很穷的样子。然而,这时候,他忽然听到前面排队的一男一女说着“没想到今天七夕节情侣特惠一下子吸引过来这么多人啊”“是啊,半价呢,所以大家都过来了,多难得啊,平时过来不是贵死了”。


王杰希霎时只觉得耳边一道春雷绽放。


喻文州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王杰希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他好奇地问:“你怎么了?”


“喻文州,”王杰希从牙齿里咯嘣出几个字,“你骗我来这里陪你演情侣?就是为了给你的钱包省钱?”


“哦,”喻文州一副恍然的样子。他一脸悠然地说,“你知道了?怎么知道的,我还打算给你个惊喜呢。”他顺便补充道:“不是我的,是我们的钱包。这家店真的久负盛名,机会难得,我觉得你一定要尝一下。”


“刚巧听前面的人说的,”王杰希咬着牙齿说,“你真当我傻吗?而且这不是钱包的问题……”


“杰希,今天这家店只要是情侣就可以半折,很难得的。你只要配合一下就行了。”


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但王杰希依然义正言辞地拒绝:“不行!绝对不行!”


喻文州忽然凑过来,在王杰希的耳朵旁低声说道:“Prof Wang,你那套因地制宜的建构主义理论呢?”


王杰希顿时一僵。他看着在自己耳边笑得一脸灿烂的喻文州,忽然觉得眼前明明是个坑他也只好跳下去。


因为,坑可以跳,理论立场不能废。


“你这个认知主义的叛徒。”王杰希板着微微有些红的脸说。


“我这是妥协一步,”喻文州好整以暇地说,“我们这样下去各执一词是没有结果的。今天就让你一把。”


我来陪你演戏还搞得好像你让我了一样?王杰希气炸了。喻文州你的脸呢???


看到王杰希内心炸毛但又不好在人面前当场发作的表情,喻文州觉得这简直是人间最美妙的一幕。他笑着再次俯到王杰希耳边,低声说:“现在正式开始。你要装得像一点,否则别人一下就发现了。”


王杰希白了喻文州一眼,然后转过头目不斜视地盯着人群。


“行了,我知道了。”他低声说。


建构主义好建构主义好——王杰希的内心反复念着这句话。


“我听说,他们一会要简单考验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情侣,”喻文州说,“要不要排练一下?”


还要考验?王杰希皱了皱眉头。“排练什么?”


“对一对一些情侣间会知道的问题吧……”喻文州想了想说,“比如,我生日是什么时候?”


“2月10日。”王杰希说。“那天被你拒了的那篇我的稿子正好获了另一个期刊的最佳论文奖,我当天就发给你当生日礼物了,你记不记得?”


“我当然记得,”喻文州微笑着磨着牙齿。“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生日礼物。”


“那是为了擦亮你昏庸的眼睛,告诉你拒我的稿是不对的。”王杰希面不改色地说,“那你知道我的生日吗?”


“当然,上个月不是刚刚送了花给你。”喻文州说。


“别装了,”王杰希冷哼一声。“那明明是你最讨厌的理论方向的女同事送给你的。”


“……你怎么知道?”


“小别说的。”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做的认知负荷理论的意义在哪里,”喻文州无奈的摇摇头。“理论本身问题太多……”


王杰希大为同意地点点头:“我也觉得认知负荷理论完全没意义。”


难得碰到了意见一致的时候,两人大书特书认知负荷理论的不好,场面气氛顿时变得融洽不少。


这时,王杰希忽然回过神来。“所以,你送一个认知负荷学者的花给我,难道不是为了报你生日时候的一箭之仇吗?”


“这个嘛……”喻文州笑着说道。“冤有头,债有主,对不对?你要是不给我发那篇论文,我也不会送花给你的。”


“得了吧,”王杰希斜了一眼,“你就是个不肯吃亏的。”


“你难道不也是吗?好了,下一个问题。我想想……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你问我答进行恋爱对象排演,在回答了诸如“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你最喜欢吃什么菜”“大学时代最糗的事”等等问题后,结果他们居然发现自己都对对方了若指掌,与其说是临时补习对答案,还不如说是互听对方讲自己的黑历史。两人认识已经十年了,回忆实在太多,他们一边跟着人群朝前走,一边因为各种往事里对方互挖的坑争执不休。


正当喻文州和王杰希互相吵个不停的时候,他们身后的几对情侣不禁暗地里纷纷嘀咕:前面那对狗男男的烟幕弹到底要放到什么时候??


两位当事人则完全不这么想。我们为什么这么了解对方——那当然是因为想要看他带着他的理论早点退圈滚蛋啊!


今天是七夕节,加上这家餐厅有特别的活动,周围的人气简直是盛况空前。虽然排队过程冗长,但王杰希和喻文州吵得专心,完全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就这样,他们一点一点地挪到了餐厅的入口。


彼时王杰希和喻文州正在议论他们谁工资更低的问题损得不可开交。这时,就听到服务员高喊一声:“Jessica!”


然后王杰希的手防不猝防地被喻文州举了起来。


“这边。”喻文州微笑着对服务员说。


王杰希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瞪了喻文州两秒然后伸手就朝喻文州打了过去——喻文州你反了你!


喻文州一边跳着避开,一边笑得极为灿烂:“杰希,大庭广众面前,注意形象。”


一旁的情侣和服务员都一脸羡慕地望着两人:真是一对感情非常好的情侣呢!


王杰希总算气鼓鼓地收了手和喻文州一起跑到前台桌子前面。服务员一脸冒星星,但她依然说道:“请问两位是来参加七夕特惠的情侣吗?”


“是的。”喻文州说。王杰希跟着一起非常配合地点点头。


“那么,现在请两位做一个比较亲昵的举动,证明你们是情侣。”虽然服务员觉得已经不用验证了,但流程还是要走的嘛就依然说了出来。


结果王杰希和喻文州顿时蒙圈了。卧槽这什么验证方式啊怎么之前没听说过?


都怪你你之前你不是说问问题吗?王杰希立马一个眼神就甩过去了。


但喻文州还是一个很有主意的人。他低声对王杰希说道:“之前我腿伤的时候你是怎么扶我的来着?快。”


众目睽睽之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识大体的王杰希立马接受了这个设定,右手就是朝喻文州腰间一扶,喻文州贴过来左手搂着王杰希头靠在王杰希肩膀上,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毫无半点矫揉造作之感。


服务员看他们俩一脸神色淡定自若仿佛操作了千百遍的样子,自己粉红泡泡都要冒出来了,立即点头批准:“PASS!”


艾玛好险。喻文州和王杰希立马放开对方。还好喻文州反应快不然这队就白排了,王杰希庆幸地想。但不管怎么样,王杰希还是觉得自己被喻文州坑了一把。虽说之前喻文州受伤的时候扶他是扶得很熟练啦,但是那也是去年的事情了。今天临时这么一搞可是搞得他心里忽然扑通扑通了一阵。


为了捍卫科研和建构主义,王杰希就这么和喻文州在众人羡慕和祝福的眼神中手拉着手走进了餐厅大门。可能是因为他们看上去特别情比金坚的缘故,服务员给他们带到了一个特别棒的能够看到海景的位子。良辰美景,在点着香薰蜡烛的火光前,王杰希一边看着菜单,一边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说道:“你说我是吃清蒸鱼呢,还是油炸鱼呢,还是烟熏鱼?”


“那我就点帝王白斩鸡吧。”喻文州笑眯眯地说。


晚饭期间,喻文州建议今天我们不谈学术,先以合作伙伴的身份交流一下感情,方便日后行事。王杰希想想觉得也有那么几分道理,做生意还要看情面呢,也就同意了这一点。但由于两个人的交集也就是学生时代和学术圈,无论在哪里都是在坑来坑去,听上去忆往昔岁月的结果也不甚美好。但关于导师叶修他俩倒都能吐出一大堆槽来。


因为叶修导学生的方式实在是太随便了。


“当年我问叶修能不能告诉我理论上的不足,他居然直接和我说让我去看你的论文,”喻文州无语地说,“他也真是图省事……”


“他也是这么对我说的。”王杰希说。回忆起他们伟大的导师,他们俩都是一脸头痛,敬佩的同时又鄙视着。


“但是,作为对手,又真的是强的可怕……”喻文州感叹着咽下一口蜜汁布丁。“我们这次到底有多少胜算呢……”


王杰希不语。他最后望着喻文州的眼睛说道:“但我不甘心就这么输给他。如果连我们两个都想不出基于认知和建构的新理论,恐怕也没有人能够打败他了。尽力而为吧。”


“嗯,”喻文州点点头。他隔着温馨明灭的烛火望着王杰希的轮廓。“杰希,我们尽力而为吧。”


总体而言,喻文州今晚的建议奏效了。由于没有涉及到各自理论的立场问题,今天的晚餐气氛整体来说非常轻松愉快,和上次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里的饭菜确实是好吃的不行。特别是那个烤三文鱼,王杰希决定下次一定要再去吃一回。


饭后,王杰希觉得,他和喻文州合作的可能性总算是更大了一些。吃完晚饭,两个人一起去前台结账。结完账后,喻文州就这么非常自然地搂着王杰希的肩膀出了门。


“不是已经结完账了吗?”门口依然有一堆人在排队,马路上,王杰希低声问着喻文州。


“可是我们还没走出服务员的范围啊,”喻文州说,王杰希柔软的头发有几丝正轻轻蹭着他的脸。他眯了眯眼睛,不徐不急地说:“这要是被服务员看到我们是装的,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唔……刚刚享受完半价优惠就回头击碎这个虚假的现实好像确实是不太好。王杰希这么想着,就顺手把脑袋搁喻文州肩上了。


“吃完饭了觉得困。”


“……王杰希,请你好好走路。”


就在王杰希一边表演大型卖萌现场一边和喻文州磨叽磨叽朝前走的时候,街边另一头走出来的卢瀚文和刘小别,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势不两立的导师,在这个中国传统的节日里,头靠着头肩靠着肩当街发巨型狗粮的场景。


这——啥——刘小别顿时感觉酒醒了三分。


我眼花了????我绝对是眼花了吧????卢瀚文揉了揉眼睛。


在风中石化的两个苦逼的年轻人一直伸着脖子看到喻文州和王杰希发车离去。他们在风中凌乱,然后在风里交换了他们颤抖的眼神。


这是,见证历史了???



【3】 

关于王杰希和喻文州之间好像有了一腿的这个消息被悄悄地由两个小年轻传给了更加德高望重的人。


联合课题的第二把手们——和喻文州同一个实验组的蓝雨黄副教授,以及远在苏黎世联邦理工蹦跶的方副教授,在得知消息的这一刻都是极为震惊和失去理智的。居然在地球毁灭之前能得知这个消息,他们都表示是不是自己站错了次元。


“我不能接受!”黄少天在电话里朝方士谦大声嚷嚷道,“建构主义和认知主义!微草和蓝雨!大眼和文州!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瀚文他们一定是看错了!”


“你以为我愿意接受吗!”方士谦同样吼到,“为了一个亿要和你们搞联合课题我也忍了,但杰希居然和喻文州这个死狐狸搞一起去了是怎么回事?!以后我难不成要天天见你们这群认知主义混蛋的嘴脸吗?!”


“靠方士谦你以为我们想和你这种人一起搞课题吗?”黄少天蹭地从座位上跳起来,“你个搞数据分析的一天到晚插手实验设计,还是建构主义背景的,要不是因为这次文州说要和你们一起申课题我绝对十二分拒绝跟像你这样不伦不类的人合作!我告诉你啊,上一次要不是因为看你可怜,你以为你们那篇文章能得最佳论文奖?那个审稿人肯定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颁给你们——”


“你以为我想和你这种成天废话连篇的人申请同个基金吗?”方士谦简单粗暴地打断了黄少天的讲话,“一年到头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修改你文章里面的废话,我看喻文州对你也是真爱了,像你这样的人送我们组我们都不要好吗!”


“靠!”黄少天叫到,“方士谦你想打架是不是!等我评上正教授,分分钟把你打趴下!”


“做梦吧黄少天!”方士谦嘲讽道,“你评上正教授的时候我大约都快退休了吧!”


打着打着,电话已经完全朝着不可预计的方向发展。本来打算成熟冷静仔细讨论怎么弄清真相拨乱反正的两个副教授已经打起了前哨战。认知和建构阵营本来就是仇敌相见分外眼红,黄少天和方士谦也都是活力四射的主,战况之激烈一度令双方想要掀了另一头的电话。但看在各自老大兼基友的份上,两位副教授在吵吵嚷嚷一阵以后总算才渐渐回归主题。


“所以,你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黄少天问,“文州前两天看上去还挺正常的。他们发疯,总得有个契机吧,你说是不是?”


“契机?”方士谦摸索了一下,一拍大腿说道,“我看果然还是因为这个有毒的联合课题!都是为了这个课题东搞西搞,搞得他们脑子都有点不正常了。”


“有道理……”黄少天点点头,“那我们怎么办?”


“我想想啊……”方士谦陷入了思考。然后他忽然眼前一亮:“有了!”


“什么有了什么有了?快说快说!”黄少天催促道。


方士谦用演戏一样的口气说道:“你不想和我搞科研,我也不想和你搞科研对不对?那我们就干脆在工作现场做足一点,表明一下立场态度怎么样?”


“你是说开会的时候互相捣乱?”黄少天眼前一亮,“好主意!只要是吵起来了,我就不信大眼和文州会不跟着我们一起吵起来。难得像你这样的人会这么有脑子!”


“滚。”方士谦得意地撩了撩头发,“你方大爷我一直都很有脑子。”


就这样,过了一周左右,王杰希和喻文州的组准备开第一次研究会议。王杰希极力推荐自己的办公室作为地点,理由是自己用来视频的那块屏幕比较大(其实他就是不想动),但因为对面有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王杰希只能少数服从多数地跑到了隔壁蓝雨的喻文州那边去。


和屏幕那头的方士谦连上线以后,这场会议就算是正式开始了。但令王杰希和喻文州始料未及的是,基本上他们俩CI还没说上两句,两位副教授就突然已经杠上了。黄少天喷方士谦的研究综述废柴,方士谦喷黄少天的整合效率辣鸡,两个人释放了全部的能量本色出演,简直像柯基和大型牧羊犬在汪汪互怼。


方黄吵架的场面一度极为火爆。要不是隔着一个屏幕,王杰希和喻文州觉得他们俩可能已经在办公室的地上打起来了。极为特殊的是,平时早已习惯在大大小小的研讨会撩起袖子上互相撕逼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今天为了促成这个两大派系合并的机会,居然头一次一起扮演起了和事佬,努力地试图把两位下属分开,想要掐灭这学术攻击的火苗。


黄少天和方士谦顿时心都凉了:你们不和我们俩一起吵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把我们俩架开?!你们是铁了心了要一起搞事情了是不是?


吵到筋疲力尽的方士谦和黄少天各自倒在自己的座椅上,内心内牛满面。


会议当然是开得乱七八糟了。对于两位战友如此敌意的表现,喻文州和王杰希对视一眼,内心也非常无奈。事后,方士谦和黄少天私下里又谈了一次,决定分别去两位主人公那里直接上锤,问问他们俩的脑子里到底装了哪个牌子的浆糊。


【微草的场合】


“大眼儿,你太让我失望了。”视频里面的方士谦一脸委屈绝望的表情。


王杰希露出了一个疑惑不解的眼神。方士谦也不管了,直接嚷嚷道:“小别和我说上次他看到你和喻文州七夕节那天在街上当街亲亲我我搂搂抱抱,你能不能和我解释一下?!你啥时候和人家好上的居然都不告诉我!!!你还把不把我这个当前辈的放在眼里了!!!”


王杰希一愣。他先是花了两秒钟理解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他意识到刘小别和方士谦他们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他笑了一下,对方士谦说道:“那不是。那天是为了捍卫建构主义和科研。”


听了王杰希的回答,方士谦的内心十分崩溃:我知道你为了捍卫建构主义和科研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但王杰希你居然为了科研和敌方老大搞一起了???


看到方士谦一副崩溃的表情,王杰希本来想说“我和喻文州又没有怎么样”,但是他想了一想,对方士谦说道:“士谦,第一,我和喻文州没有在一起。第二,在这种大军压境的情境下,如果和喻文州在一起,能够帮助我们申到一个亿课题的话,谈一回又怎么样?”看着方士谦张大了嘴,一副听呆了的表情,王杰希又加了一句:“大不了搞完课题就分手啊。因地制宜。这不是建构主义一直以来要捍卫的思想吗?”


方士谦张嘴想了半天居然觉得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道理。他又回顾了一下王杰希这么多年来优良的单身贵族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哎,大眼儿呀,我觉得你唯一的卖点也就是你的色相和你的科研能力了。结果你终于全部用来拉拢外敌申请课题了。不过你那申完就分的说法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行性。依我看啊,就算喻文州那死狐狸在眼下这个特定时期能被你迷惑一下,但在看清你的真面目以后,不用你开口他大概也会和你提分手的……”


“什么叫看清真面目?”


“我想想啊,”方士谦说,“嗯……比方说,对了!要是他看过了你像被炸过一样的房间和屋子以后,冲击之下,他一定会和你分手的……”


“哦,他早被冲击过了啊,”王杰希非常自然地说,“博士毕业忘年会的时候,我喝了酒他开车送我回家。结果他说他无法在这种屋子待超过十分钟,就替我收拾了一下,走的时候还替我倒了垃圾。”


方士谦感觉眼前的烟花仿佛炸得他看不清。他哑口无言,默默思考了半天,终于真情实感地说出了一句他认为一定是真理的一句话。


“王杰希啊,我觉得,如果不是因为立场的问题,可能你俩早就在一起了。”


王杰希疑惑:“啊?”


 

【蓝雨的场合】

“那啥,额,那个……”黄少天坐在喻文州桌子前面,一会挠桌子一会踢垫子的。


“少天,”喻文州语气温和地开口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吗?”


和方士谦主动去找王杰希不同,黄少天是被喻文州请进办公室的。因为他之前在视频会议上的表现太奇怪了。


“啊?”黄少天其实想着要问和王杰希有关的事,又不知道如何向喻文州开口,只得摇摇手说道,“没,没有啊。”


“那你对方副教授有情绪?”


“额,也不是……”黄少天头疼半天想了想也不打算绕弯子了,就开口问道:“文州,我听说你最近和隔壁老王走得有点近,是不是啊?”


喻文州有点奇怪地点点头。“是啊。我们在申请联合课题啊。”


“不是这个!”黄少天摇摇头,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哎呀不是科研的事情!你上周七夕节和王杰希出去约会了是不是?!有学生看到你们了!”


喻文州顿时明白黄少天说的是什么事情了。


“哦……”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黄少天就看到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十分愉悦的笑容。


“你以为,我们在约会是不是?”喻文州笑眯眯地问。


“难道不是吗?”黄少天问。


喻文州笑得更开心了。


“我只是喜欢看到王杰希生气而已,”喻文州笑容可掬地说,“王杰希是建构主义阵营的代表人物,王杰希生气,就代表他们建构主义生气。还有什么比看到对方阵营生气更令人高兴的事情呢,少天你说是不是?”


…………


黄少天竟觉得无法反驳。


 


【4】 


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了。终于,NSF一亿元基金项目也到了提交的尾声。


这一天,兴欣的叶修教授和方锐副教授跑到基金委员会那里放风。最近那里可是人头攒动,时不时有人过去看看又有谁提交了新的竞标计划。结果,叶修果然看到了自己的两个亲徒弟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起提交的联合课题研究计划书。


标书的标题是《基于认知与建构主义学习框架之上的新理论发展与探究——基于实证的研究》。


叶修翻开标书。标书的扉页上,写着这么一段话。



我讨厌的立场,有我爱的人。


我厌恶的立场,有我爱的人。


如你所想,我们创造了新的理论框架。


 

爱不是替代,也不是同化。


爱是创造。


爱是最大的力量。


 


I love and I hate.


I hate and l love.


We created a new theoretical framework, perhaps what you ask. 


Love is neither the only assimilation,nor merging of freedom.


Love is the power of creation.


That is the power of love.



“哎哟,”叶修满意地说,“大眼和文州他们撕成这样都能在一起,果然对彼此是真爱啊。”


“有你这样吐槽自己学生的吗?”方锐一把抢过标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够刺激,看来科研界这是要变天啦。”


“切,你懂什么,”叶修从方锐手里又一次扯过标书,“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参加这个基金竞标?一个亿什么的哥还不放在眼里,还不是为了逼得他们两个人不得不同仇敌忾?都是为了凑成一笔姻缘。”最后,叶修总结道,“总之,有我这样的导师,简直是他们一生的福气。”


“这就是你把计划书扔给我和沐橙写的理由?”方锐叫到,“世间为何会有像你这样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对于方锐的夸奖,叶修毫不在意,一个人慢悠悠地踱到窗边。


他把计划书甩回到封面。认知和建构主义几个大字正在太阳下微微发光。“嘿,说真的,”叶修笑了一笑,看着这几个发光的字说道:“其实理论不理论,框架不框架,这都是次要的。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不能拥有的东西,至少希望我的学生能够拥有。”


这一刻,看着阳光下微笑的叶修,方锐没有说一句话。


这时,忽然。远处有一个人影从旁边走近。阳光下的方锐回过头,却看到了一个比阳光还闪闪发光的人。


“哟,”一旁的叶修已经打起了招呼,“周教授。”


周泽楷和他们也都是熟人了,大家各自点了点头。但周泽楷没有立时要走的意思。他朝两人望了半天,终于张了嘴,十分认真地对叶修说。


“叶教授。”


“嗯?”叶修疑惑。


“人因过去而存在,”周泽楷说,“但又能改变未来。”


“CHAT理论嘛……”叶修微笑着说,“我知道。”


周泽楷无比认真地盯着叶修的眼睛。仿佛鼓起了勇气,他说道。


“所以,你也能幸福。”


然后周泽楷就一转头,跑里头交标书去了。


叶修和方锐面面相觑。


“你能明白他说了什么意思吗?”叶修问方锐。


方锐摇摇头,一脸感慨地说道:“周教授嘛,果然还是看他的文章会比较方便理解他这个人……”


“我看他倒没有恶意。”叶修朝着周泽楷消失的地方笑笑说。


“岂止是没有恶意,”方锐跟着说,“我觉得他简直想泡你。”


“何以见得?你不是说你没听懂他说了什么么?”


“我看到和你说话的时候耳朵根红了。”


“………………简直毫无科研依据。”


经过了几个月的紧张审核后,NSF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下发表了基金的中标结果。整个竞争非常的激烈,项目也都非常的优秀,但最后,这个一个亿的大项目,还是颁发给了所有课题中唯一的联合课题,也是最跨时代的课题,即喻文州和王杰希的新理论研究项目组。


同组的方士谦和黄少天副教授痛并快乐着。他们一方面觉得自己离评上正教授又近了一步,一方面为了他们还要继续和对面合作下去哀叹着。


当初放话“申完课题就分手”的王杰希最终也没有和喻文州分手。因为喻文州已经找到了来自欧洲财团的新的资助项目。他们又已经在申请新的联合课题了。


【END】


一些有的没的的注解


1. NSF: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来自米国的金主爸爸,其实真实的NSF和中国没有卵关系;

2. Jean·Piaget:远古大神。是近代最有名的发展心理学家。他的认知发展理论成为了这个学科的典范。并开启了建构主义,真正一人单刷两个流派。

3. 三大学习理论框架:行为主义,认知主义,建构主义。简单讲,行为主义把人当动物看,认为人是没有心的;认知主义关注人的内心,而建构主义偏向环境对人的影响。三者特别是后两者撕逼是学界的家常便饭之一。想要详细了解的话,这是一篇不错的文章:

Ertmer, P. A., & Newby, T. J. (1993).Behaviorism, cognitivism, constructivism: Comparing critical features from aninstructional design perspective. Performance improvement quarterly, 6(4),50-72. 

4. CHAT (Cultural-historical activity theory): 来自露熊的文化历史理论。非常牛逼但比较深奥,理解和应用比较困难,是真正的高岭之花(这难道不很周泽楷吗?!)。一般和三大框架视为同级,是最本源(请恕我使用了这个中二的词)的理论框架之一。

5. 文中韩文清教授的《认知心理学及其影响》的真实作者是 John Robert Anderson。男神之一。

6. 希望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一个新理论出现…………


 


喻王赛高!一如既往谢谢大家的滋磁(*´∀`)~♥


评论(1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