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 7(1)

说明:因为要求连载要在百日内完结,但是因为身体不好没有办法按时完成,所以调换两篇文章的内容,将短篇换到了连载上。


很高兴参加这次的百日活动(现在不是了233)。这是一篇原作背景的文,讲的是喻总和老王如何从多年对头最后修成正果的故事。

 

由于是连载的关系,怕大家看起来麻烦,为了百日活动特地制作了一个简短的章节提要:

 

第一章:(1) 两大豪门队长出行竟因张佳乐撞车,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第二章:(2) 喻王尬聊。赛季分析。少时回忆。全文最无趣的章节。但是为了铺垫和埋线还是要写……

第三章:(3) 鱼林间右手突然遇难,王千钧扑救共坠山崖

第四章:(4) 王意识昏迷身受重伤,鱼负伤帷幄力挽狂澜

第五章:(5) 一切完美解决。三条不平等契约签订。八年了,喻文州终于沦陷在王杰希的大小眼里

第六章:(6) 这一章要和下面一章一起看,而且剧透了就不好看了所以就不剧透了。如果一定要剧透的话,就是《喻总裁花式追大眼第一集》

 

【不要怀疑了,是标题党,是标题党

 

好了那我们开始吧 (・ω´・ )



第七章 厨房之神喻先生(1)


屋子里,王杰希正抱着手臂,斜着眼睛望着一旁的外太空旅客喻文州。

 

来都来了,总不能赶走吧……

 

……算了。就让他呆着吧。身为一家之主的王杰希最后十分豁达地下了决定。

 

不过说真的,王杰希还真没想到,自己新家的第一位访客,不是家人,也不是队员,居然是自己的头号敌人兼秘密协定者喻文州。这个兆头……怎么说呢……

 

见喻文州还穿着鞋子站在门口,王杰希从鞋柜里摸出一双拖鞋丢了过去:“穿着吧。”

 

“谢谢。”喻文州笑着换了鞋子,才正式进了屋。他朝客厅走了几步,向四周环绕了一下,点评道:“朝向不错,南北通透。这天花板的高度,超过3米了吧?”

 

“是3.4米的挑高设计。”王杰希回复道,内心有些小得意。

 

喻文州回过头,眼睛开始望向左边的开放式厨房。王杰希见状,立即走到厨房边,对喻文州介绍道:“这是定制式的厨房。硬装和家电都是由开发商统一配备。”

 

喻文州跟了过来,显然他对厨房这一区域特别感兴趣。他环顾了一下厨房的电器,眼睛一亮,对王杰希说:“全套美诺的配置真不错!他们家的微波炉的自动保温的功能我很喜欢。”

 

虽然王杰希对于厨房一向敬而远之,不过听到眼前这位同行实力捧场,心里也很是喜欢。参观完了厨房以后,王杰希就领着喻文州去了下一个区域。

 

“这是客厅。”

 

“这是全功能的卫浴间。旁边就是独立的洗衣房。”

 

“这是主卧。”

 

“这是次卧。”

 

就这样,王杰希像个房产中介似的带着喻文州在自己家里绕了个圈。喻文州乐哉哉地跟在王杰希后面,还不时点评两句,尽显行家风范。不得不说,王杰希混迹房市数年,这套自住房的水准,即使从客观的角度,喻文州也应当真心给予赞扬的。

 

“王杰希,恭喜你搬家。从今以后,希望你未来的生活,能越过越好。”客厅里,喻文州真心诚意对王杰希说道。

 

看着一脸真情实感的喻文州,王杰希的心莫名地跳了一下,只得下意识地回了声“谢谢”。但后来一想到这货完全是从外太空里冒出来的,还自带阴谋,王杰希心里的那点感动很快就没影了。至于喻文州是怎么摸到他家门口,又是怎么知道聚会日子,王杰希估计九成都是从刘小别那边套来的。不过眼下这些倒也不重要了。想到自己也算是个主人,王杰希走到厨房,问喻文州:“你要不要喝水?来这里几天?”

 

“不用了。”喻文州摇摇头,“我打算今天就走。”

 

今天?王杰希顿时一愣。难道他还真是专程来帮个厨的?他望着门口喻文州不小的旅行包:“可是……”

 

“哦,”喻文州走到门口。他把包拎到厨房的台面上。王杰希也凑了过去。

 

“我想你家应该没有蒸笼。”喻文州拉开拉链。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把三只蒸笼外加一口蒸锅从他的包里拿出来,目瞪口呆。接着,他看到喻文州又从包里拿出来像白粉一样的东西。他不禁本能地问道:“这又是什么……”

 

“哦,这个吗,”喻文州看了一眼袋子,颇为开心地朝王杰希晃了晃,说道:“这是酵母和泡打粉。很好用的。我怕在这里买不到合适的,就带了自己家里的过来。”

 

接着,喻文州从口袋里又拿出了各种各样(王杰希认为)十分神奇的东西。终于,当好几只滚溜溜的鸭蛋从包里滚出来以后,王杰希实在忍不住开口问道:“喻文州……你这是……要干嘛……”

 

喻文州睁大了眼睛。他看了看王杰希,用有些吃惊的口气说道:“做流沙包呀。你看不出来吗?”

 

“流沙包?!”连王杰希都不禁脱口而出。

 

流沙包——竟然是他最喜欢吃的流沙包?!

 

看着对面一脸久久不能平复的表情,喻文州不禁叹了口气:“王队啊,亏你还那么喜欢,居然没有看出来。”

 

“可是,”王杰希指着那些个圆滚滚的在他看来是鸭蛋的货,“这个是——我确实看出来你打算要蒸什么东西——”

 

“这是咸鸭蛋,”喻文州拿起一个蛋,在王杰希眼前晃了晃。“咸蛋黄是流沙包的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不加的话,口味会变得很腻。”看着王杰希完全状况外的眼神,喻文州忍不住开口道:“你不会从来没有吃出来过吧?”

 

…………没。

 

在粒粒浑圆的咸鸭蛋面前,王杰希挫败了。被喻文州这么一说,他倒是觉得有点像了,但是,之前自己只是觉得好吃,完全没在意原料是哪些来着。他再一抬头,就看到喻文州用一种无言兼怜悯的神色望着自己——他每次靠近厨房的时候,弟弟妹妹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的。

 

………………

 

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嫌弃了,即使眼前的人是喻文州,王杰希也决定照旧面不改色地忽视。但是,他真没想到这位和自己撕逼多年的荣耀劲敌,在做菜上居然是这种级别的。他望了望这些理应这辈子都不该出现在他厨房的东西,依然用一种不确定的口气说了一句废话:“所以……你居然会做流沙包?”

 

“是啊。”喻文州回复了王杰希的废话。他一边很是熟悉地把蒸笼架起来,一边说道:“今天的主力,是你队伍里的那些小年轻们吧?我只是来帮个厨而已。所以,就来做个点心咯。”

 

王杰希一怔,已经明白了喻文州的意思。厨房里,看着喻文州忙忙碌碌的身影,王杰希一个人站在旁边,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诚然厨房一直是个令他纠结的地方,但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该和眼前这个千里迢迢来的人说什么。

 

“那个……”过了一会,王杰希终于有些生涩地开口了。

 

“谢谢。特地过来。辛苦你了。”

 

“嗯?”喻文州别过头,“我只是凡事都喜欢做得到位一些。不必客气。”

 

——也是。王杰希心中一松。说到底喻文州他就是一个做任何事都能做到尽善尽美的人。如今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履行契约精神。换了任何一个人和他立下约定的话,他也是一定会一样认真对待的。嗯。一定如此。

 

这么一想,王杰希内心中不知名的忐忑就渐渐消失了。压力渐去,他正打算问喻文州要不要帮点别的忙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王杰希一看,是高英杰打来的。他冲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就转过身接电话去了。

 

“一点半左右到是吗?好的,没有问题,”喻文州听到旁边的王杰希说,“我这里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嗯,电器这里应该都有……电饭煲?”

 

这时,王杰希猛地一抬头。意识到什么的喻文州,也不禁朝桌面望去,两人同时望向空空荡荡的台面。

 

………………糟了。

 

2

“真是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陪我一起过来。”

 

“没事。本来就是要过来的。我做点心的材料还没买齐。”

 

超市里,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大男人正站在一排电饭煲前。虽然他们一起站在这里总感觉有点怪怪的,但王杰希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对了,记得要买米。”喻文州提醒,“连电饭煲都没有的话,米可就更加没有了。”

 

王杰希点点头。电饭煲这档子事,他倒是真的疏忽了,还好高英杰在最后时刻想起来问了一声。毕竟,电饭煲和米,在一般的家里都是必备的。但谁叫王杰希是个从小喝露水长大的孩子呢。

 

望着眼前花花绿绿形状不一的电饭煲,王杰希读着上面的参数,感觉有点头痛。容量?内胆材质?加热方式?荣耀里的各种数值他可是掌握得如臂使指,但论买电饭煲,还真是人生人世头一回……

 

这个?王杰希随便瞥向了一个貌似还不错的电饭煲。意识到王杰希的目光,一旁的喻文州看了看,立即说:“这个不行。容量只有3升,今天家里晚上做饭肯定不够的。”

 

“那这个呢?”王杰希指了一个大一些的。

 

“我看看……”喻文州凑过去。他打开电饭煲内部看了一下,摇了摇头,对王杰希说:“这种内胆是不锈钢的……清理起来比较麻烦。”

 

王杰希投降了。他转向喻文州:“拜托了,帮我选一个吧。”

 

推着推车,装着刚刚选好的电饭煲,王杰希晃荡晃荡地跟在喻文州的后面陪他逛超市。还好有喻文州在——望着推车里胖胖的电饭煲盒子,这一刻王杰希不由得要庆幸一下。如果是自己的话,最后大概就是去别人店里买现成煮好的饭吧——但不管怎么样,家里没有电饭煲也总不是个事。后来喻文州给他选了一个据说是陶瓷内胆的4升电饭煲,听上去简直像一件闪闪发光的橙装。销售员过来的时候,对喻文州的选择赞不绝口,顺便还批判了一下自己刚刚选的那个不锈钢的。

 

话说,当一件事物和另一件事物的距离有着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的时候,双方就会自动放下较劲的念头。比方说,王杰希和喻文州的手速;比方说,王杰希和喻文州的厨艺。在厨房这件事情上,王杰希完败得没有任何的不甘心,反而干脆地把活都甩给了死对头的蓝雨队长——他本人只要推推车和刷卡付账就行了。这两样,他王杰希可都是大大地在行。

 

跟着喻文州买了这样那样的东西,又补充了一些料理用的碗筷厨具,二人一路从电器逛到冷柜区。在一个琳琅满目的冷柜前,王杰希一个人在后方蹲着,看着前面的喻文州正在认真比对两块牌子不一样的黄油。

 

这人可真神奇。王杰希在心中默默地想着。平时自己去超市,向来都是个来去匆匆的过客,而喻文州,却愣是在这里逛出了如沐春风的和谐气息。无论他走到哪里,每个柜台上的营业员对他都是笑容满面;眼前甚至还有两个姑娘主动和他搭讪,问他应该怎么挑选合适的黄油。面对对方的问题,喻文州当下也是笑笑,正和气有礼地说着什么。

 

——真是个迷人精啊。靠在推车上无所事事的王杰希下了结论。说起来,喻文州在B市的地盘上怎么还这么淡定自若啊。这里明明该是他的龙潭虎穴来着。万一遇到个激进的微草粉,他不是完了吗。王杰希在一旁胡思乱想着。不过,自己当初在G市的时候,也曾遇到过不可思议的好心人。那个人……

 

就这样,王杰希倚在推车上,人一动不动,思绪却渐渐飘飘荡荡到了很远的地方。

 

“——王杰希?王杰希?”

 

也不知过了多久,喻文州的声音,一下子令王杰希从记忆里惊醒了过来。看到王杰希回过神来,喻文州向他挥了挥手里的黄油,说道:“我买完了。我们走吧。”

 

“哦,好。”王杰希点点头。“我去付账。”

 

喻文州也没客气。两个人一起去把账付了。回到王杰希的车子上,王杰希在把东西搬到后备箱的时候,喻文州的目光不自觉地移到了他的右手。意识到了喻文州的目光,王杰希转过身,他望着喻文州,说道:“已经没事了。”

 

喻文州的目光没有立即从他的右手上移开。但很快他还是收回目光,望着王杰希的眼睛说道:“嗯。没事就好。”

 

可能是因为刚刚的情境有点微妙,回去的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讲话。直到快要到家的时候,喻文州忽然开口:“刚才在超市里发呆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

 

王杰希想了想,说道:“一些陈年往事吧。”

 

见王杰希不多提,喻文州也就没再多问。回家了以后,两个人开始整理东西。王杰希的大冰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填满过,简直判若两箱。王杰希不禁感叹,自喻文州来了以后,整个屋子仿佛都充满了烟火气儿。在喻文州的提议下,他们拿出了一点米,先试用了一下新买的电饭煲。

 

“午饭吃什么?”喻文州拿起新买的木铲。“清炒虾仁可以吗?”

 

“你要做饭?”王杰希一惊。清早赶过来,又去买东西,此刻的喻文州应该已经很累了。他立即反对道:“不用了,我叫外卖吧。”

 

“可是,”喻文州指着灶台说,“你需要试一下灶台和油烟机不是吗?”他又望了望电饭煲。“而且,已经在煮饭了。晚上肯定要重新煮一锅新的。炒个菜而已,很快的。”

 

“可是,流沙包——”王杰希赶紧开口,他心想你一会不是还要忙着做流沙包吗,这简直不是忙上添乱了。

 

“不急。那个晚点做也不迟。”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王杰希。王杰希瞧着此刻喻文州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在是说“王杰希小朋友,不要着急呀,一会再做流沙包给你吃”似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王杰希在内心努力地为自己申辩着。我不是惦记着吃流沙包,我是怕你太辛苦!

 

然而这时,喻文州已经转身到灶台那头去了。他一边摆弄调料,还一边说道:“你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等开饭的时候我再叫你。”

 

…………好吧,好吧。

 

就这样吧。王杰希妥协了。这种鱼式完美无缺而带来的无所适从感,他也不是第一次领教了。他自知自己在厨房确实不能打,只好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磨蹬回客厅。大敌当前,此时他也无心再看电脑上的数据,便回卧室床头拿了本《诗经》,一个人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起书来,时不时还朝尽头的厨房那边瞟两眼。渐渐地,听着厨房有规律的炒菜声,王杰希就不知不觉地地沉浸在美妙的诗词里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屋子的一头,传来低低诗句吟唱的声音;屋子的另一头,冒着阵阵饭菜好闻的香气。时光无声无息的过去,却仿佛无人知悉。温暖的日光下,王杰希渐专心地翻着书本,直到看到了另一首诗歌:

 

鱼在在藻,有颁其首。王在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镐,有那其居。

 

嗯?

 

看到“鱼”这个词,王杰希一个激灵,忽然就觉得有点敏感起来了。这一下,正好把他从诗情画意的世界里拉了回来。回到现实的时候,四周除了洒满阳光以外,令人惊讶的是,不可思议般好闻的食物香气,已经不知不觉飘满了屋子。

 

王杰希不禁微微一愣。他不自觉地放下书本,起身跑到厨房。

 

厨房区域,已经是一片热气氤氲。喻文州就在那里。他似乎没有注意到王杰希,正聚精会神地守着锅子里的菜。王杰希踱了过来,稍微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打扰眼前的这位厨房之神,但还是问:“做得怎么样了?需要我帮忙吗?”

 

意识到王杰希来了,喻文州立即转过身。“啊,差不多了。你来得正好,”他微笑着对王杰希说,“能不能麻烦你把饭盛一下?”

 

太好了,终于有事情做了。王杰希立即领命而去。他一边盛着饭,一边偷瞄着后方系着围裙,一脸喜悦兼家居状态的喻文州。

 

原来做菜可以让他这么开心啊……王杰希的内心不禁感慨。

 

事实背后的真相就不为人所知了。冒着热气的餐桌上,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人,面对面地坐了下来,正儿八经地开始用餐。端起碗,把一勺虾仁送进嘴里,王杰希吃了两口以后,默默地对着喻文州忽然就把手里的碗筷都放下来了。

 

喻文州一愣,心里顿时有点紧张:难道自己做的不合王杰希口味吗?结果,只见对面的王杰希十分认真地看着自己说:“我觉得,你未来的另一半,一定会很幸福的。”

 

然后,王杰希看到对面的喻文州笑了。那份笑容,仿佛带着不可思议的喜悦一般,令四周都染上了快乐的色彩。

 

“谢谢,”喻文州说,“这是我听过最好的称赞了。”

 

自己说的话有那么值得令他开心吗?看到喻文州笑的这么灿烂,王杰希倒是有点迷惑了。不过,看赛场上一路坑人还带笑的喻文州此时此刻居然笑得如此开心毫无芥蒂的份上,王杰希觉得也算是值回票价,心里不知为啥也挺开心的。他一边又舀起一勺虾仁,一边有些遗憾地想,难得家里配了这么好的一个厨房,遇到自己这个主人,真是可惜呀。

 

今天的刘小别,心情是非常亢奋的。因为,今天是大伙去队长家聚会的日子。作为今晚的主厨,刘小别和高英杰本来打算是第一批过去的。但因为高英杰临时有事情耽搁了,刘小别只好一个人先行拜访。拎着第一批食材,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站在自家队长家的门口的刘小别深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是自家队长。今天的队长,一身休闲服,感觉更男模了,脸上的线条也比平时柔和了不少。

 

“队长好!”刘小别特别有精神地打招呼。

 

“你好,来的挺早。”王杰希也微笑着向刘小别打招呼。“待会儿要麻烦你们了。”

 

“哈哈,没有没有,希望队长不要嫌弃我就好!”刘小别不好意思地挠头,一边拎着袋子走进门,刚进门口就已经“哇”出了声:“队长的新家看上去好棒呀!”

 

换了鞋一进屋,刘小别忽然闻到周围有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然后,他听到左边厨房水龙头的正在关上的声音。

 

咦?

 

刘小别有点奇怪地一抬头,队长就在自己右边啊。这家里难道还有别人?刘小别不禁把头朝左边伸过去。这一望,那可就不得了了。

 

 

望着正朝自己移动过来的喻文州,只听得“啪”地一声,刘小别手里的袋子一下子掉在了门口。

 

 

 

——这是,见鬼了?!

 

这是刘小别心中的第一反应。

 

 

“小刘,你好呀。”喻文州笑眯眯地说。

 

“……………………喻喻、喻喻喻队长???”这一刻刘小别成功客串了一把结巴。说出话来的时候,刘小别觉得自己仿佛在梦游一样。

 

王杰希颇为鄙夷地丢了一个眼神给喻文州:看你把人家给吓得。

 

喻文州无奈笑笑。他慢慢走向刘小别,笑眯眯地打趣道:“你之前不是让瀚文来请我来帮忙你们微草聚会做饭么,我应你的邀请过来的啊。怎么,你看上去好像有点惊讶呀?”

 

听到喻文州的话,刘小别感觉都快跪下了。望着眼前貌似一团和气的蓝雨队长,他哭着说道:“喻队长,这次真的非常对不起!我和卢瀚文玩过头了,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这时,一边的王杰希开口了:“好了。小别,整件事情,喻队已经都告诉我了。你这次确实玩得有些过火。如果遇到脾气暴躁一点的队长,怕是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下次稍微注意一些。”

 

“是!我错了!”

 

看着刘小别一副痛哭流涕点头如捣蒜的样子,王杰希觉得他也已经吸取教训了,便望了喻文州一眼,意思里你就不要和他计较了——虽然这件事情完全是刘小别自作自受,但毕竟是自家队员,王杰希再怎么也要维护一下。

 

看了王杰希的眼神,喻文州自然会意。他其实心里不但不生气,连感谢都还来不及,但恋爱脑的喻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就这么说出来。他走到刘小别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没关系的,我理解。年轻人嘛,偶尔也会有个特别兴奋的时候。其实我还要谢谢你让我知道你们队长搬家的事情,我正好借这个机会还掉他的一点人情。”

 

王杰希不禁朝喻文州的方向翻了个白眼。喻文州也不甘示弱地笑眯眯地回看着他。望着眼前两位荣耀圈大名鼎鼎的队长,刘小别只觉得一头雾水。他不知道他们俩私下有着怎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和交易,但刚刚受到教训的刘小别,深深地明白了不要轻易去踏足神之领域这个理。

 

只是……看着正活生生站自己面前的喻文州,刘小别内心还是万分疑惑:喻队长不是说要送个东西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然而,暂时没有人回答刘小别心中的疑惑。王杰希和喻文州他们两个在小辈面前用眼神无声斗了半天,谁也不肯退让。最后,果然还是喻文州更大人一点。他收回了眼神,对王杰希说:“好了,不和你闹了。我还要去洗碗。”

 

王杰希皱眉:“谁让你去洗碗了?”抢一步就走到了厨房。

 

喻文州立即露出一副大事不妙的样子,下一步就跟着冲了过去,“你要洗碗?你确定?”

 

“我确定。”王杰希已经抓起一只碗,用总裁的语气说道,“喻文州,你看不起人也要有个限度。”

 

刘小别觉得更加万脸懵逼了。眼下这到底是在演哪一出啊?!

 

这时,注意到到一旁正傻站着的刘小别,喻文州得空转过头来对他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吓着你了。是这样的。我这几天来B市出差,刚巧赶上你们庆祝王队搬家,就不请自来了。我们正在收拾中午吃饭的碗筷,很快就好。你要不去先去客厅坐一会?”

 

“是啊,”王杰希也说道,“小别,先去客厅坐一下吧。”

 

“哦,哦……好……”

 

眼见厨房这里没有他的位置,队长也发话了,刘小别期期艾艾地点点头,一个人飘忽地把自己挪到客厅去了。

 

坐在客厅超级舒服的沙发上,刘小别怔怔地望着茶几上王杰希留下的那本闪耀着人性光辉的《诗经》,恍惚地开始了对于人生的发人深省的探讨:我是谁,我在哪,我究竟是来这里干嘛的。

 

厨房里,王杰希望着一旁正在摆弄灶台的喻文州,心里一肚子气,黄少天他们叫他什么来着?麻烦解决机?我怎么觉得这完全是一麻烦制造机来着?

 

“要不还是我来?”正巧,麻烦制造机凑了过来,“你先去陪你们队员吧?”

 

“不用了,洗两个碗而已,很快的。”王杰希冷漠地说。

 

好吧。那我去陪客。喻文州收拾完灶台,从冰箱里拿了几罐子饮料,就脚步轻快地跑到客厅去了。

 

“小别啊,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喻文州笑眯眯地说。



TBC

 



碎碎念时间:

因为亲友的建议,我决定在每篇文章之后添加一段碎碎念时间,给文中的内容作一些微小的注解。因为我是全职新人+小透明,刚刚看文章很多东西也不熟悉,正在一点点摸索和搜集信息中……欢迎大家和我讨论设定方面的问题。

 

时间线:第十赛季完结后,世界邀请赛前。

 

谢谢 @陌上聆风  为我校对!超级感谢,睁眼瞎感觉得到了拯救(

 

风花雪月和柴米油盐什么的最配了(

 

有一首歌叫《爱久见人心》,感觉特别符合我心中的喻王……最近沉迷中。

 

最后一如既往地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一次参加百日活动感觉好鸡冻(≧▽≦)/希望没有拖了后腿 (,,・ω・,,)


第七章之二请戳:7(2)


评论(9)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