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星湖 1

小仙女们大家好(*≧▽≦) 有木有想我(滚

 

得到了中医博大精深的关怀,窝年底身体大概终于要恢复了(汪汪大哭

 

这是一篇复健的实验稿,试试看自己行不行的……好久不写写了下,发现啊上帝啊这是退化成什么鬼了完全不知所云(汪汪大哭x2

 

本来就想写个复健小短篇,但发现写不完了,就分成了上下X篇(大概有3-5篇吧

 

Ooooooooooc

 

 

1

七月份的B市。夏休期。

 

“喻文州,你要不要考虑追我一下。”

 

彼时喻文州正在把一个擦干净的杯子放柜子里。他不明就里地望了一眼团在沙发上的王杰希,眼神有点茫然。

 

你不愿意吗。王杰希问。

 

喻文州略微想了一想,慢慢地说:“可是……我们好像已经交往三年了啊。”

 

“正因如此。你不想试试重新开始吗?”王杰希说。

 

喻文州成功地没跟上王杰希的思路。他一边拿起下一个杯子,一边有几分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重新开始?

 

因为无聊。王杰希回复,那口气正经得仿佛在解释为什么我国政体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似的。

 

…………哦…………

 

 

王杰希此人的思路,经常性是天马行空的,和他打过架或有过私交的人都有或多或少地感受。

 

其中,最想打趴的死敌·蓝雨老大·腹黑的手残·初恋·现任男友喻文州可谓是这个群体中最雨打风霜久经考验的一位。

 

当然,对一般人来说,王杰希在联盟里的表现,大致表现为年轻的时候面瘫老了以后老奸巨猾(黄少天语),虽然偶尔言行会有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但合着怎么看都是一思想正直行为严肃的社会主义好青年是不是。

 

但他的老相好喻文州却从来就不这么认为。那年小王杰希在看台上偷看自己的笔记本还牛里牛气地向他搭讪,那毛都翘到天上的拽样和不同寻常的脑回路他喻文州从未成年人时代就见识了,也就命运般早早看破了他的表象。

 

面对众人对王杰希“踏实稳重成熟内敛”的金字批语,被差不多打上同款标签的小喻同志内心里其实已经毫无顾忌地笑开了花。

 

话虽如此,这八个字倒也确实实打实地贯穿了这两位豪门队长的职业生涯。只有作为恋人的王杰希和喻文州,才能毫无保留地掀了对方的底,默契地鄙视着对方隐藏在成熟稳重性格下面的一些不为人所知的赖皮和小孩子气。

 

王杰希的孩子气基本上都撒在他神奇的魔术师脑回路上了。微草的王队长其实是一个内心戏很多但不说的boy。他的内心其实很精彩,也有爱玩爱犯中二的一面,内里常常如魔术师一般在璀璨的星空世界里肆无忌惮地飞翔。

 

然而,这份孩子气的时间也注定短暂。为了战队,为了责任,他早早地将他内心的那片星空和宇宙上了锁,和自己的魔术师打法一样丢进了一个渐渐无人问津的角落里——为了让自己更值得依靠。

 

直到有一天,喻文州出现了。

 

他如往常般温温和和地一笑,对王杰希说,王队,说了你可别笑话我。我这个人其实特别爱玩,常年开着小宇宙但等不到人呼唤,寂寞了很多年。我看你似乎是同道中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一起玩耍的行列?

 

王杰希讶异极了。

 

毕竟他先前对喻文州的印象更多的是贴在自己身上的那八个字,只不过喻文州的个性比自己更温和一些。

 

实话说,他可不太认为这样的人会开着小宇宙等别人召唤。

 

喻文州他这是在开玩笑吗?

 

可他为什么要开玩笑呢?

 

得到邀请的王杰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先是半是正经地带着喻文州去买天文望远镜——他从小学的时候就想要一台特别高精尖的,方便他夜观星象。当年同班的小朋友们都纷纷踊跃表示你买你买你赶紧买啥时买了去你家看星星,但小屁孩时期的王杰希没钱买那个六位数的大玩意。

 

可等到他有钱的时候,却没有人再去他家看星星了。

 

结果成熟稳重的蓝雨队长不但没有嫌弃王杰希的这份幼稚心思,还认真地做了功课,和店家探讨起望远镜的专业配置的时候简直666,专业得让王杰希这个只是想要瞄两眼星星感受一下观星气氛的正主感到了一丝羞愧。

 

抱着望远镜赤道仪等一堆玩意回家的时候,王杰希依然对喻文州的属性有点半信半疑。后来过了一阵万圣节,王杰希又对客场来B市打比赛的喻文州说他周末要去郊区的农场买南瓜问他去不去,喻文州再次表示欣然同意,两个人大清早在B市郊区的农场抱了一堆泥啃的南瓜回家,又在王杰希家里玩了一整天雕南瓜,期间喻文州还顺便展示了自己高端大触级别的绘画天赋,令王杰希再一次私底下叹为观止。

 

如果说天文望远镜还能被说是科技宅,那么特地跑到八环开外去抱南瓜就真的是蛇精病了。经此两役,王杰希终于意识到喻文州这个思想成熟战法犀利的敌营老干部竟然真的和自己是同一个种类的中二病,还是那种完全和自己在一个拍子上的,沟通起来清晰又流畅,开心得在雕完南瓜那天以后差点失眠。

 

于是,二十好几才终于有了犯二最佳帮凶的王杰希,拉着喻文州做了好多好多他一直想做的事。他和喻文州一起干过的事儿有且不包括:在体育馆玩荣耀真人PK 1v1(近战,用等身银武),夜半三更去儿童乐园坐滑滑梯,一天往返北京和新疆塔里木盆地(带着他们之前买的天文望远镜),等等等等。每次王杰希都玩得满载而归极为尽兴,喻文州好像也很高兴的样子,他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拉着他珍惜的联盟小伙伴跑动跑西了。

 

所谓,走进一个心脏的世界不容易。把到王杰希这样的半个心脏也不容易,特别是他这人还天生自带扑朔迷离无GPS脑回路的。当年喻文州追王杰希,难度可想而知。

 

作为半个战术大师,成熟冷静的战队队长,一个待人接物颇有距离感的人,王杰希本来也是不应该那么大意的。但谁让喻文州打蛇打七寸呢……

 

王杰希稀里糊涂没心没肺地拉着喻文州玩了一阵,期间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就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离不开喻文州了……后来的结果你们都知道了。王杰希最终还是栽在了那片内心深处的星空上——和星空一起,跌进了一片深邃安宁的湖水。

 

星湖相依,他们再也无法分开彼此了。

 

 

这“试试重新开始”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喻文州又瞥了一眼窝沙发上的王杰希,看来这就是自己今晚开始要面对的新课题了。他俩谈恋爱的后续结果是,被蓝雨那条心机鱼不幸收编后,微草的魔术师先生干脆完全放弃了治疗,彻底在自家恋人面前放飞了起来,经常提出一些神奇的建议,例如眼下这样的。

 

所谓,自己惯出来的王杰希,跪着也要哄完。喻文州这些年也算是真陪养出完美心态来了。虽然他其实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中二病,但自打追王杰希开始,在经历了无数场大大小小魔幻般的场面以后,本来心理素质就很变态的喻文州早已习惯了一切,将一切王杰希作出来的中二病都当作对平淡生活的小小调剂,常年陪王杰希一起玩儿的不亦乐乎。喻文州觉得,自打和王杰希这么有意思的人谈恋爱以后,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充实,心境成熟的同时心态又变得更加年轻了,这都得益于王杰希给他带来的进步和成长。

 

面对王杰希不久前抛来的神一样的思路,喻文州立在厨房,脑子随思考转了起来,做起了阅读理解。

 

他还是有点没明白王杰希为什么要整“重头来过”这一出。即使犯中二的话,也需要一点理由吧……王杰希可是一个思想成熟战法犀利的中二病,犯二的理由经常正经到令人惊叹,练习英语口语这么无聊的事都能被他策划成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冒险。

 

难道是觉得两个人最近感情淡了,想借此重拾旧梦?喻文州琢磨了下,觉得自己和王杰希最近好得和什么似的,连类似于鱼应该每天喂三片面包屑还是五片面包屑之类的架都没吵过。

 

那是想体验一下韩剧的失忆或者科幻片的穿越吗?可王杰希好像不追韩剧,比起科幻类的题材也更钟爱传统玄学……

 

嗯……

 

喻文州摇了摇头,对着客厅那头笑了笑,却也不心急。

 

暂时不理解,他也不强求。先玩儿了再说,反正玩到最后总会揭晓的呗。

 

说不定王杰希真的是字面意义的无聊呢……

 

不过……喻文州敛了敛眼睛。这好像是个机会啊……

 

擦完杯子洗完手,接到新任务的喻文州相当知足常乐。不就是假装从零开始再爱我一次吗,总比全副武装外加拿着5斤重的等身银武在孙哲平的私人网球馆里面和王杰希的灭绝星辰对打来得强——他的灭神的诅咒真的不是用来抡扫把的。而且王杰希那把扫把比他轻太多了……喻文州感到了对战的不公平。

 

不过还是可以稍微协商一下的。喻文州一边开始擦下一个杯子,一边说道:“最近战队那边比较忙,下周开始行不行?”

 

“行。”王杰希非常爽快地准了。

 

活动就这么被定在下周六。


TBC


评论(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