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星湖 2

*依旧不知道在糊什么东西系列(

*但是还是很真情实感地很想写《王杰希中二病大全》(gun


1


2

 “明天我们正式开始。”

 

周五晚上,王杰希抱着沙发上的抱枕对喻文州说,神情颇为严肃。

 

“回到‘过去’的话,你想回到我们之间哪一个时间点?”喻文州提了个相当专业的问题。

 

“就从交往前不久好了,”王杰希十分大度,“回到第二赛季对你难度太大。我那时对你完全没想法。”

 

“我那时也对你完全没想法……”喻文州十分诚恳地说,“只是觉得你比较特别而已。”

 

“哪里特别?”

 

喻文州非常和蔼地看了看王杰希的左眼。

 

“那就从2031年7月6日开始,”王杰希面无表情,顺便把手里的抱枕塞到喻文州手里。“今晚你睡客房。”

 

当晚喻文州走向客房的背影颇为悲伤。临睡前,躺在主卧的王杰希,看着窗外又大又圆的月亮,又想起第二赛季时第一次撞到喻文州的事。

 

其实当年我也觉得你挺特别的。王杰希默默地想。

 

温和内敛,其貌不扬,却闪烁着卓越的战术思想,第一眼就记住你了,还忍不住和你搭话。

 

但显然这段话不能被喻文州知道。他会得意死的。

 

 

第二天王杰希醒得挺早。身旁没有熟悉的气息,反而有些空落落的,睡得也没前几天安稳。他刚看了一眼时间,鼻子里却已经隐约闻到一股好闻香气,沿着卧室的门缝透了进来。

 

第二天到了。

 

时光“倒流”了。

 

作为玩游戏的那个人他怎么能不清醒呢。王杰希立即清醒了过来。

 

既然回到了君子之交的时代——嗯,那喻文州就是外人了。王杰希没有向往常一样随意地打开房门直接穿着睡衣走出去,而是换了一身起居服再出去。

 

门外的那个人,如今还不是我的恋人。

 

但打开门的那一刻,门外的香气还是那么熟悉。

 

喻文州站在厨房的台面前。他被飘着食物香气的烟火围绕,身影柔和又带点模模糊糊的,阳光正好,把四周照得温暖与亮堂。

 

他对着门口笑:“早上好。王队。”

 

王杰希点点头:“早上好。喻队。”

 

虽然改了口,但喻文州看王杰希的眼神,却是和四年前相比大不相同了。

 

毕竟,称呼可以改,但眼神却没法轻易因为一句话而改变。

 

那是看恋人的眼神。

 

不过,确实怪好玩儿的。看到王杰希已经穿戴整齐的模样,喻文州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眼里转过一丝亮光。王杰希也没忍住,笑笑说:“我去洗漱。”便越过厨房。然后他又仿佛想到了什么,退了几步。

 

“麻烦喻队了。”

 

“哪里。”喻文州含笑摇摇头,“只是很简单的菜而已。希望王队你不要嫌弃。”

 

——其实王杰希用鼻子闻就知道是自己喜欢的喻式土豆饼了。但他也知道,以当年他和喻文州的进度,喻文州还没挨着自家厨房的边呢。

 

“你过谦了。”此乃多年被投喂的王队长的真心话。当年,他的胃可是沦陷在他的心前面。

 

2031年,第九赛季,那年夏休,失去了食堂的王杰希可是日常烦恼了好一阵。

 

早一日和喻文州恋爱,早一日夏休期间一日三餐的问题就能解决大半啊。

 

自己当初怎么不早点开窍呢?王杰希感叹着。

 

王杰希洗漱完毕后,两人像往常一样面对面坐着,各自悠闲地享用色香味俱全的早餐。

 

王杰希眼前的那份土豆饼是魔法帽形的。看上去很神奇,是他早年的创意。自有一次他闲着无聊亲自动刀,把喻文州摊的扁平土豆饼摆弄成等边三角形以后,下次喻文州做的时候就顺便加以改进,整成了一顶魔术帽形状赠予魔术师先生。

 

王杰希得意地管这个叫“魔法土豆饼”。

他是创始人兼CEO,喻文州是合伙人兼制造商。

 

哦,气氛太日常,差点忘了在玩重头来过来着。

 

只见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放下了筷子。在四溢的香气中朝王杰希笑了笑,打响了战场的第一枪。

 

“王队,我可以叫你杰希吗?”

 

此时王杰希正把一块魔法土豆饼塞进嘴里,听喻文州一说,顿时一愣。看到对方眼里缭绕的笑意,他立即反应过来。

 

想靠一顿早饭套近乎?天真。王杰希完全无视对面的笑脸,一脸淡定地把土豆饼咽了下去。

 

“不行。”

 

对面的喻文州依旧言笑晏晏,一副预料之中的模样。见王杰希直接拒绝,他不紧不慢地把手支在桌上,随后笑眯眯地抛出了第二句话:“那如果今后的一个月早餐都由我来负责呢?”

 

王杰希骨子里其实是个懒的,虽然没几个人知道。但喻文州就是其中之一,还是知道的所有人中最心脏的。瞬间就抓住了王杰希的弱点。

 

毕竟时光是倒转了,但一个月的早餐是实实在在的。喻文州的话不禁让王杰希有点心动起来。

 

但这时王杰希不禁想起当年的事。当初喻文州追自己的时候可是花了大半年才改的口,还是靠投机取巧等一些不太光明的手段。总得来说,革命过程颇为艰辛。

 

一个月的早餐,值得这样的交换吗?王杰希陷入了回忆之中。

 

喻文州改口的契机,要追溯到几年前新春将至的时候。

 

那时候喻文州这个装作也有小宇宙的人已经跟着王杰希胡闹了一阵,对于什么是真正的魔术师思维也有了打开新世界大门般的了解。春节假期的时候,微草安排了一场性质轻松的友谊赛。比较特别的是,这场友谊赛的对手是来自于非洲某个部落的战队,水平也比较菜,毕竟友谊赛嘛主要是还是交流友谊的是不是。

 

结果比赛的前一周,正在放假的喻文州在QQ上收到了来自王杰希的消息。

 

消息很简单,就四个字“有新计划。”

 

喻文州立马来了精神,秒回了一个“?”,想看看这回魔术师又整出了什么新的幺蛾子。

 

“微草即将有一场友谊赛要打。对方是国际队伍,不懂中文,所以我打算学习英语。”

 

喻文州疑惑。这件事听上去好像很正常啊?

 

他回到:“你要怎样才把这件事弄成你的‘新计划’?”

 

然后王杰希的下一句话跳了出来。

 

“你想体验大学生活吗?”

 

 

王杰希的计划是这样的。

 

他要乔装成大学生去大学的英语角练习英语,学习英语的同时体会一下大学生的感觉,还充满着被揭穿的刺激和风险,一举多得。

 

喻文州不禁再次感叹起王杰希在中二方面令人难以企及的才华。

 

“可B市认识你的人不少,万一你真被认出来怎么办?”他向王杰希问道。

 

“一,校园正值放假,学生基数少,被认出可能性大幅降低;二,练习时找外籍学生练习。暴露机会小;三,换个其它城市的大学,认识我的人会更少一些。一切都尽量在可控的范围内。”

 

喻文州忽然觉得自己心跳了起来。

 

“你想去哪里?”他接着打了一句:“你打算过来?”

 

“嗯。是这么想。你有空吗?你家最近空着吗?”

 

有空,都有空。喻文州心想。你来怎么都有空。

 

但喻文州马上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可是G市的人也认识我啊。换到这里来的话……”

 

王杰希从容回复道:“你觉得一般人会相信王杰希和喻文州同时乔装出现在G市某大学只为在英语角练习英语吗?”

 

形成心理上的不信任感吗……

 

面对这个思想成熟战法犀利的中二病,喻文州竟觉得无言以对。

 

正所谓二货不可怕,就怕二货有文化……

 

抬头看屏幕,喻文州才发现还有下一句话。

 

“且G市有你在,多有照应。”

 

 

第二天一早,新年前夕,王杰希降临G市。

 

下飞机有喻文州接。车有喻文州开。回喻文州家后,先睡一觉,爬起;醒来时喻文州已经准备好吃的东西,还是自己爱吃的。

 

感谢上天赐给我一个名叫喻文州的小伙伴。正吞下一只黄金流沙包的王杰希内心真心诚意地想。

 

睡饱喝足以后,两人开始谈正事。

 

喻文州指着王杰希拿出的一件胸口印着泰迪熊的T恤说:“你……对当代大学生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这难道不青春吗?”王杰希反驳。

 

“你好像也和他们差不多大吧,你平时穿这个吗?”喻文州反问。

 

“我是社会人。与学生不同。”王杰希认真地说,“而且我看见孙翔也穿过这种样子的。他是正经的大学生年纪。”

 

喻文州二话不说就拉王杰希出门。

 

“干嘛?”王杰希一时反应不及。

 

“买大学生的衣服去,”喻文州头也不回地说,“适合孙翔的并不一定适合你。”

 

“3厘米是个坎。否则你的衣柜就能派上用场。”王杰希毫不掩饰地说。

 

喻文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第二天,两个青葱少年出现在了广州某著名学府的门口。

 

打扮不出众,着装泯然众人,是喻文州精心挑选的结果。

 

此刻,两人一个黑框一个无边,一个背包一个挎包,一个工科男必备格子一个文科男必备白衣,并肩并步地在绿树成荫人烟萧索的大学校园里前行着。

 

虽然他们俩不但穿得朴素还低头不引人瞩目,但所谓人的气质形象掩盖不住,喻文州毕竟又不会真的易容术。喻王二人在路上走着走着,萧瑟的行人道上,他们已经被零零碎碎被至少两个以上的女生注目过了。

 

都怪喻文州。王杰希心里抱怨地想。穿个学生装戴了副眼镜后越发像个玉面书生了,头这么低还能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力,也是猪队友得厉害。

 

随后他感觉到一顶帽子轻轻地压在了他的脑袋上。

 

只见喻文州停了下来,盯着他的脸半晌,朝他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吗,居然有男生都在看你了。帽子给你。遮掩一下吧。”

 

这个人居然还恶人先告状?!王杰希巨冤,极其不忿地横了喻文州一眼。

 

如王杰希所料,假期学校里人确实不多。一路上两个很低调的人越发低调,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抵达了英语角。

 

萧瑟校园里的英语角同样萧瑟。喻文州和王杰希来了以后,才发现他俩是唯二前来练习英语的“学生”。

 

这会他们俩谁也没看到人,王杰希的脑袋正在转,就忽然听到“Hey”地一声,然后一股大力拍在自己肩上,他顿时感觉自己的眼镜被剧烈地晃了一下。艰难地转过头一看,眼前一个身高目测约2米的壮汉,还是个黑人朋友,正卡在自己的喻文州中间,一手捏着他俩一只肩膀,用极度热情的眼神望着他们。

 

“Are you coming here to practice your English? I’m the internationalstudent here! Welcome to the English Corner!!!”

 

王杰希听着他在自己耳朵附近嚷嚷,感觉仿佛在打雷。隔着这个壮汉,他依稀可以看到喻文州的身影,感觉他仿佛没有好到哪里去。

 

要是在荣耀里,我早就一个变向把你弧开了。此刻,电竞王者王杰希完美反映了他荣耀宅男式的逞能思维,虽然这没有任何用……

 

一会儿后这位黑人大哥总算是把喻王两人放了开来。重获人身自由的一刹那,隔壁的小喻同学立马给王杰希递来一个眼神:王学长啊你选英语角的眼光好像有问题啊。

 

王学长立即甩回过去:我怎么知道今天只剩下这一位。

 

但不管怎么样,练习口语的对象是个外籍学生这是件好事情,并没有超出王杰希原先的计算。他正打算开口打个招呼,却发现自己的的眼镜好像有点歪了,就伸过手去打算调整。

 

没想到他刚摸到眼镜框时,那位黑人大哥又亢奋地再一次猛拍了下王杰希的肩:“Hey guys! What’s your name——”

 

对再一次的突然袭击防不猝防,王杰希手一抖镜框一抖,眼镜就从脸上滑了下来。

 

“你没事吧?”喻文州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没事……”王杰希无奈地笑了笑摇摇头,转过身正想朝那个外籍学生说什么,却看见此君正在用看大型珍惜动物的眼神望着自己,嘴巴张大成O型。

 

“Ohhhhh my gooooood!”那黑人同学瞪大了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双手夸张地抱在头上,仿佛呼吸困难一般。然后他用一种炸雷一样的嗓门吼道:“Oh my God!!!You’re… you’re…”

 

卧槽,不是吧?!王杰希和喻文州顿时对视一眼,眼里充满了震惊。

 

然后他们果然听到对面的黑人同学大喊道:“You’re the Magician!Vaccaria! Glory!My gooooood!!!”

 

在这萧瑟逼人的英语角中,一对相顾无言的战队队长,旁边还有一个像中了五百万一样手舞足蹈的留学生,形成了一道极为独特的风景。

 

王杰希暴露了呢?喻文州自然是跑不了的。

 

当那个黑人同学挪了挪眼睛,进而又开始用一种喘不过气的眼神望向喻文州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摆起了和善的职业笑容,连眼镜都摘了。

 

于是对面那哥们又是一阵抱头痛嚎。当那位同学终于嚎完并开始用一种含泪的眼神看着喻文州和王杰希时后,喻文州笑着,用非常流利的英语说道:“请问你想要我们的签名吗?”

 

眼看那黑人同学一脸烟花炸了嘴又即将弯成一股O型开始嚎的时候,王杰希迅速用英文接上:“如果想要的话,能不能替我们保守这个在此处相遇的小秘密?”

 

这是昨晚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起想出来的应急预案之一。万一他俩真的不幸在英语角暴露,那对方肯定也是个知道荣耀的,如果是他们的粉丝就更好,直接拿签名出来商量封口事宜。为此喻文州和王杰希各自背了一打签名照塞书包里出门。

 

如果不是他俩的粉丝的话……那稍微麻烦一点,只好搁着脸皮去问其他选手们要签名了。至少蓝雨微草的还是不成问题的。

 

虽然他们觉得歪果仁应该认不出他俩,但喻文州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就建议顺便把这英文版也一起备上了,没想到居然还真派上了用场。然后更没想到的是,那位黑人同学居然开始磕磕碰碰地讲起了中文:“Yes!Yes!签名,会保护,秘密!你好,你们好,好高兴认识你们,我,我是,”他昂起了头,“我是王蓝雨!”

 

王蓝雨?

 

喻文州和王杰希用一种谜一样的眼神互看了一眼。

 

“黄蓝雨吗?”王杰希试着纠正了一下。

 

“不是,”王蓝雨摇摇头,用那种发音颠倒的歪果仁腔说道,“是 wang,不是 huang。”他真诚地看着两个人,自豪地说道:“是我来中国自己取得。我喜欢荣耀,最喜欢王杰希和蓝雨战队!所以我给自己取名叫,王蓝雨!”

 

王杰希心想谢谢你但我微草帝国他喵的哪里不如他蓝雨小庙了英杰小别柏清他们几个论才论貌哪点比不上蓝雨那些个烦烦烦烦了而且他庙向自古以来都是被我们踩在脚下的好吗。然后他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谢谢。”

 

喻文州心想这个歪果仁原来中文说的还挺好的哦他的思路也是很神奇的为什么喜欢蓝雨还要加上喜欢王杰希呢难道除了我自己以外也有人喜欢这套配置吗真是有趣呵呵。然后他也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谢谢你对蓝雨的支持。”

 

王蓝雨问,大神,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喻文州说,我们来散步,正好走过这里。

 

王蓝雨激动地问,大神,我可以和你们多说会话吗!你们想在英语角练习英语吗?!我可以陪你们练习的!我英语很好的!我从小就会说!

 

于是王杰希不动神色地说,好啊。

 

王蓝雨顿时内牛满面。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偶像们居然如此善解人意来着!蓝雨队长还笑得如此贴心嗷嗷!

 

就这样,喻文州,王杰希和王蓝雨一起练习起了英语。王杰希同学一偿夙愿,还真真刀真枪地给练上了。在自己的偶像面前,王蓝雨表现出了一百二十度的热情,听说王杰希要和国际友人打友谊赛后,顿时拉着王杰希不放,特别认真耐心地陪王杰希练了好多他友谊赛场上想说的,这一趟英语角他还真来出了收获。

 

全程酱油的喻文州其实心里笑得直打跌,但又不能表现出来。但王杰希早就看出来喻文州面上淡定心里已经笑开花了,间隙之余横了他好几眼。

 

等到这一趟英语角交流之旅完成了之后,王杰希和喻文州一起向王蓝雨同学道谢,并一人早有准备地拿出了一张签名照片。王蓝雨惊喜之余害羞地表示能不能给他再签一个纸质版的,还掏出了一本王不留行的周边笔记本和一本蓝雨战队的周边笔记本,求签在封面上面。

 

王杰希和喻文州无语。这还真是王杰希和蓝雨战队的粉丝啊……

 

签名业务两位战队队长也是非常熟练的。喻王分别接过本子,签完名以后还给小王同学,王蓝雨像捧琉璃似的地接过了。然而,就在这时,王蓝雨仔细看了看王杰希的那本签名,仿佛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一样,有点羞羞怯怯地对王杰希喊道,M,Magician大神。

 

王杰希有点疑惑地望着他。

 

他举了举本子,说:“大神,你看。这里只有一个王。大神,”他朝本子上那个仅有的“王”字比比划划,用那种古里古怪的歪果仁语气说,“我知道,你的名字有三个字。王,杰,希。杰希,你的杰希不在这里!这不是王‘蓝雨’的‘王’,是王‘杰希’的‘王’!”

 

喻文州终于没有忍住,噗地轻轻笑了出来。他立即整理了一下表情,故作正经地说:“他不是故意的。他的‘杰希’,一直都是不在这里的。”

 

王蓝雨同学显然没有拿到过任何他心爱偶像签过名的东西。他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道:“Why……?!”

 

喻文州以极其令人信服的表情说:“因为某些原因……”

 

眼看王蓝雨同学的眼神越来越好奇,王杰希终于忍无可忍,从书包里抓出了一只笔,抢过笔记本破天荒地头一次完完整整地签上了名。

 

 

“哈哈哈哈哈………………”

 

青葱校园,穿林拂柳间,喻文州丢掉了他成熟冷静的形象,毫无顾忌地笑成了一个神经病。旁边王杰希斜睨着他,面无表情:“你笑够了没有。”

 

“抱歉,”喻文州走了两步,然后又捂住嘴,“但是……你的粉丝多年来确实很宠你啊王队,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更大的那只眼睛的眉毛抖了两抖,牙齿咬得咯咯响。内心里把喻文州痛扁了一顿。

 

此时的校园正值午饭期间,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喻王二人的返程简直顺利到夸张。回程的路上,王杰希一边踩着绿荫的影子,一边说道。

 

“其实今天还真学到挺多的,没想到。”

 

“嗯,真的是一趟很有收获的旅程。”喻文州笑着说。

 

“你根本什么都没学,”王杰希鄙视地看了一眼喻文州。“你记得‘I do appreciated ’后面应该跟to还是for吗?”

 

“没有。但我学到了王后面不但可以跟杰希以外,还是可以跟蓝雨的。”喻文州一脸正经地说,然后又噗地笑出了声。

 

王杰希大怒。1月的G市,此刻依然是温暖如春。阳光细碎,三角梅香。一道浅金阳光从树荫间洒下,喻文州就这么站在了王杰希的前方。

 

“抱歉,我开玩笑的,”喻文州站在那道淡淡的柔光下。星星点点的树影点缀了他充满笑意的眼眸。

 

“杰希,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不要叫我杰希。一个月的早餐也不行。”吃着魔法土豆饼的王杰希冷漠地说。

 

他仿佛还记得,那1月的阳光,那树荫下的笑,那一声杰希。

 

TBC

 


话说试了开了下笔实际感觉好像还是不太行( ×ω× )脑子这次受寒好像真的有点太厉害了。。。感觉转起来的时候就像要没水的墨水笔,经常写得断档那叫一个痛苦(´,_ゝ`)

大概可能还是不能胜任写文这件事情吧。。。但是已经开了一个坑了不填又会很不开心!感觉脑子转起来就好像有点吐魂所以估计就会用极慢极慢的速度更吧请大家理解……可能糊shi更适合现阶段的我(

真的,说实话,我觉得写小说是让我最殚精竭虑的事,比工作还累,但脑洞就是停不下来啊(ㆆᴗㆆ)

唉先睡了QAQ日常表白喻王爱他们(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