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卢刘]距离2200公里的离家出走

蓝雨庙邪恶势力登场!

庙药队长出没,半句话喻王(?


1

夏休时节,彼时的微草剑客刘小别正刚刚抢完一场boss。今天又是一场混战,最终胜利者归他们中草堂所有。但刘小别不得不承认,今天他抢boss抢得那么顺手的重要原因,就是蓝雨那个烦死人的小鬼没有像往常一样猫在他面前拦他的路。

 

……这不科学啊?

 

队伍都散了,刘小别还四下张望了一下。日常一二六是他刘小别抢boss的作息,而这个夏天,每次有他刘小别,每次对方就有卢瀚文出阵。倒不是他们相约说好,而是卢瀚文这死小鬼缠上了自己,还是明目张胆地缠——甚至在qq里光明正大给他下网游挑战书来着。

 

今天刘小别日常精神抖擞地前来回应蓝雨小剑客的挑战,却不见人影,心里感到十分奇怪,还不知不觉地在意了起来:这熊孩子今天是去哪了?最后他还是向蓝溪阁的会长不自觉地问卢瀚文怎么没来。没想到春易老告诉刘小别他也不知道,只是和他们说他今天不能来了。

 

“你真不知道卢瀚文去了哪?”刘小别问,“额,没别的意思,就是忽然看到这家伙没来所以问一下。”

“真不知道,”春易老说,“有可能是暑假作业赶不及了吧……你找他有事?”

“哦,那倒没有。”刘小别说。

 

没从春易老手里打听出什么来,刘小别一扔耳机转身趴床上。他眼睛瞄到床边的手机,也没有任何消息。这令刘小别不禁感到有点失望。他精神抖擞地来和卢瀚文PK,卢瀚文却没来……这种事情好像在他的记忆中第一次发生。加上手机没有任何消息……一个念头忽然就从刘小别的心中冒了出来。

 

这熊孩子不会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糟了。一想到这种可能,刘小别就越发担忧起来。空调散发着嗞嗞的冷气,刘小别却觉得烦的不行。他又看了一眼黯淡无光的手机,终于蹭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刘小别一把把手机捞进手里。他对着屏幕左看右看了半天,咬了咬牙,最终决定放弃前辈的矜持,要给卢瀚文发个消息。

 

可巧,当他刘小别正打算划开屏幕的时候,屏幕顿时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大大的“流云”二字。

 

流云说,小别前辈,我离家出走了。

 

彼时B市正值高温。当刘小别冲进俱乐部附近的某个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啊!”刚进酒店没几步,刘小别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后就是蹬蹬蹬蹬的一阵风似的脚步声,一个没自己高的身影已经三步并两步撞到了自己的眼前,兴奋地喊道:“小别前辈,你终于来啦!”

 

这不是卢瀚文又是谁。见刘小别一脸风尘仆仆,卢瀚文很有几分不好意思地说道:“外面好热!你热到了是不是?”

 

刘小别懒得理会个人问题,把卢瀚文拉到一遍就是一通话:“你搞什么鬼?!你来B市干嘛?!”

 

“之前和你说了啊,”卢瀚文眼神无辜。“我离家出走了。”

 

你妹。刘小别正要继续发作,卢瀚文顿时一把拉着刘小别往前台走。刘小别果然被吸引注意力,一边被扯一边问到:“死小鬼你干嘛?”

 

“小别前辈,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对吗?”卢瀚文头也不回地问。

 

“是啊,”刘小别有点奇怪地问,“你问这个干嘛?”

 

“那太好了!”卢瀚文高兴地说,他拖着刘小别的手走到前台前面。“替我开个房吧!”

 

2

B市的炎夏高温中,有两个一追一跑的身影。

 

“喂,小别前辈,喂……”卢瀚文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他气喘吁吁地追着提着自己行李的刘小别。“你怎么忽然跑了?干嘛不帮我?”

 

前方的刘小别拎着卢瀚文的行李,脸上一副要炸的表情。他一边快速前进,一边骂道:“你一个小鬼开什么房?!你才几岁?!你一个人在陌生城市住酒店万一遇到什么事了怎么办?!”

 

卢瀚文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顿时一个加速,三步并两步地蹦到刘小别面前,眼里映满了午后的阳光:“前辈,你担心我啊?”

 

看卢瀚文笑得一脸开心外加几分小小的得意,刘小别抓紧了行李包骂道:“谁关心你啊!我是怕你在我们微草的地盘上出了事,回头你们蓝雨的几个老家伙找我们算账。”

 

蓝雨的老家伙其实也还都很年轻。卢瀚文听了以后嘻嘻一笑,也不在意。他背着马路看着刘小别,一路蹦蹦跳跳,转了个圈以后对刘小别说:“我来B市,你有没有想到?”

 

刘小别愣了一愣,老实地回复道,“当然没有想到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会来抢Boss……”

 

卢瀚文笑得越发开心了。他伸出手:“惊喜吧?对了,小别前辈,行李还我吧。我自己背。”

 

刘小别却是挥了挥手。“死小鬼一个,有什么力气。”兀自提着包走得飞快。

 

卢瀚文见状,仿佛有点生气。他三步并两步跑到了刘小别面前,笑容也收了起来。卢瀚文认真地说道:“前辈,我又长高了。你不要老把我当小孩子。”

 

刘小别微微一怔。他停下来,看着那个自己眼里还是小孩子的卢瀚文。他真的又长高了。上个赛季的时候,仿佛还是在自己的肩膀下面的。现在,好像已经快要够到肩膀了吧?不但是身高,脸好像也比上个赛季的时候瘦了一些,显得更加有轮廓了……

 

卢瀚文,好像又成长了一些。不仅仅是荣耀的技术……

 

就在刘小别盯着卢瀚文发呆的时候,卢瀚文趁他一个不注意,立即发挥蓝雨机会主义,把自己的旅行包抢回手里。

 

“喂!”刘小别回过神来。要去揪住卢瀚文。卢瀚文反应不慢,脚下又一次蹦跶了起来。刘小别本来正待再抢,卢瀚文乐哉乐哉地问道,“前辈,我们这是去哪儿呀?上你家去吗?”

 

听卢瀚文一问,刘小别顿时也顾不上抢包了。他黑着脸说:“才不是。带你去宿舍。你小子给我一会老实点。”

 

要是真带卢瀚文回家……哎……不知道为什么,刘小别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股难以言喻的尴尬。倒也不是说他怕了这个小屁孩,但刘小别还是不放心卢瀚文他一个人住在外面——即使他是和自己一样的职业选手。想来想去,刘小别还是决定把卢瀚文藏自己宿舍里再说。反正最近夏休,宿舍那边几乎没什么人。

 

幸好俱乐部离酒店不远,一大一小两个少年没过多久就抵达了微草的大门。刘小别示意卢瀚文猫在自己后面待命,然后自己偷偷摸摸地四下张望起来。卢瀚文表现乖巧,立时照做——毕竟小家伙可是蓝雨来的,要是被队友看到自己收留宿敌那就不好了。

 

不过幸好,刘小别观望了一会,感觉四周似乎并没什么熟人,只有看门的张大爷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眼看大门关着,刘小别便熟悉地对张大爷招呼道:“张大爷好!我是小别。”

 

只见门卫室有个人影缓缓活动,一名老大爷从窗户里面抬起头来。他朝刘小别这边望去,和蔼地笑道:“这不是小别吗,你等等,大爷就给你开门。”

 

此时卢瀚文试图向大爷打招呼,被刘小别一个眼神制止了。

 

“诶等等,”见张大爷要开门了,刘小别拦住对方,“大爷,那个,今天咱们这儿还有别的选手吗?”

 

“哦,你们小王队长今天在啊。”张大爷说。他给微草看门快十年了,叫王杰希“小王队长”叫惯了,就这么一直称呼。

 

但刘小别顿时觉得大大地不妙。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卢瀚文,卢瀚文正一脸天真无邪地望着他。

 

完了,万一被队长看到自己在俱乐部里私藏蓝雨新一代的话……

 

正当刘小别正在天人交战的时候,老大爷似乎发现了一旁的卢瀚文。他朝卢瀚文望了几眼,有点好奇地问道:“小别啊,这是……”

 

刘小别赶紧把卢瀚文扯后面去,急忙开始胡扯:“呃,他……他是我的,呃……我的远方表弟,嗯。我本来想带他来俱乐部里转转,没想到队长在,哈哈,哈哈……”

 

张大爷望着一脸傻笑的刘小别,和他护着的背后那个充满朝气的孩子,憨厚地笑道:“嗨,小别,别吹牛了。这不是蓝雨的那个——对,卢瀚文吗。”

 

卧槽了。刘小别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已经被识破了卢瀚文已经一个箭步走到了刘小别身前,大大方方地对对方打招呼到:“大爷您好。我是卢瀚文。没想到您也认识我。”

 

“认得!认得!”大爷继续呵呵笑道:“小别和英杰经常说起你……”

 

“真的吗?!”

 

“是啊,他说……”

 

此时的刘小别不得不立马打断了大爷和卢瀚文之间的对话。他一把从卢瀚文手里抢过包,说了声“大爷回见”后就拎着卢瀚文匆匆忙忙地跑了。

 

“结果还是不得不这样吗……”刘小别的内心在无声地哀嚎。此刻,他俩已经出现在了刘家的大门前。

 

首次登门拜访的卢瀚文显得极为兴奋。他对着还没打开的铁门已经开始左瞧又瞧,一双大眼睛转来转去,一刻也没停过。

 

“你听好了,”开门前的刘小别故意露出一副很凶的表情。“我和我爸妈住一起。你到时候要讲礼貌,听到了吗?”

 

卢瀚文的神气异常严肃。“你放心,”他认真说道,“我一定会好好尊敬叔叔阿姨。比对我的爸妈还要尊敬。”

 

见卢瀚文那么认真的神情,刘小别稍微有点放心。他继续说道:“就收留你一晚上,明天你就给我滚蛋。”

 

“小别前辈……”卢瀚文的眼睛顿时变得有些眼泪汪汪。

 

天啊这都什么事?!看到一脸可怜兮兮的卢瀚文,刘小别居然觉得有点不忍直视,就怕自己心软。他用力地拿出钥匙,砰地拉开了门,故意恶狠狠的说道:“进来!”

 

刘小别走了三步,却感觉后面没动静。他回过头,只见卢瀚文正呆呆地立在门口,眼睛里没了平日的神采。

 

“小别前辈……”卢瀚文望着刘小别,“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

 

望着卢瀚文清澈的双眼,以及那双眼中直递过来的伤心与失望,刘小别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一下子跌进了什么踩不到的地方,无限地下滑,下滑——

 

刘小别撇过头去。

 

答案是——从来都没有。

 

即使你是蓝雨的剑客,即使你总是向我挑战叫阵,即使你总是缠着我问东问西。即使你就这样忽然出现在我面前。

 

从来都没有。

 

无声的沉默中,刘小别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转身,从毫无防备的卢瀚文手里抢了过了他的行李,扛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头也不回地朝里走去。

 

“让你进来就进来!最多两晚!”

 

卢瀚文怔住了。不到一秒钟,他的眼睛里又开始流动光彩了。他朝刘小别的方向跑了过去。仿佛他在哪里,光就在哪里。

 

“饿了没有?”放完行李以后,刘小别问道。

 

卢瀚文老实地点点头。刘小别见状走到厨房,卢瀚文像小尾巴一样跟了过去。

 

“唉,麻烦,”刘小别打开冰箱,发现昨天晚上正好没留剩菜,就剩下一些食材。他回过头:“番茄鸡蛋面吃吗?”

 

“天哪,”卢瀚文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前辈你要做东西给我吃吗?小别前辈你居然会做菜!你太厉害了吧!”

 

看到卢瀚文一脸口水都要流下来神色,刘小别无奈地摇了摇头,语气里还是有一丝得意地说:“就一般的水平。”

 

“我来帮忙好不好!”见刘小别开始把食材拿出来,卢瀚文立即就凑了到了灶台边。

 

“得了,”刘小别拦住了他。“小鬼别添乱。就很简单的一个菜。很快的。”

 

于是,卢瀚文惬意地享受到了刘小别亲自下厨做的面条,而且味道非常地不错。

 

这次离家出走出得实在是太值了。卢瀚文吸着面条幸福地想。

 

 

刘小别本来因为自己要如何向父母解释带卢瀚文回来的事烦恼了一阵。但没想到刘家父母对卢瀚文的到来表现了刘小别始料未及的热情。卢瀚文人长得活泼朝气又可爱,刘父刘母面前一个乖巧的“叔叔阿姨”好,顿时已经融化了刘家妈妈的心了。

 

“哎呀,这就是瀚文啊,”刘母一脸慈祥地摸着卢瀚文的头,“我之前就听说小别说你了,没想到本人比照片上还要乖巧!我们家小别就长得太凶了点,一点都不可爱。”

 

刘小别大声咳了一声。

 

“没有啊,小别前辈很可爱的,”卢瀚文说,“他长得和阿姨您一样好看。”

 

“哎呀!你小小年纪嘴这么甜!”刘母笑得合不拢嘴。

 

“阿姨,我说的都是实话。”卢瀚文神色无辜地说。

 

“小别,去厨房把水果洗了。”刘父赶紧吩咐道。“家里难得来客人,好好招待一下。”

 

刘小别哼唧哼唧地拎着水果走到厨房。

 

“小别,”刘母在客厅高声喊道,“记得把菜也洗了!你这孩子,有客人来了怎么也不早说,回头我再去菜场买两个翰文喜欢的菜回来吃。”然后就听到她无比温柔的语调“翰文你喜欢吃什么啊,阿姨给你去买。”

 

“妈!”刘小别实在是忍不住了,“不就是来个客人,弄得和过年似的。”

 

 “阿姨,不用了,我今天已经很麻烦你们了。”卢瀚文也赶紧说道。

 

“哪里,不麻烦!不麻烦!你来这里多住两天!让小别陪你四处逛逛!”

 

艾玛。在厨房洗水果的刘小别真是万分后悔。他怎么忘记了卢瀚文可是有“联盟第一师奶杀手”称号的人了?之前他妈盯着他和卢瀚文在电竞周刊上的照片看半天,刘小别现在总算知道他妈看的压根就是卢瀚文。今天这真人一来,自家亲妈已经完全沦为对方的阿姨粉了。

 

可能长得好看大概真的吃得开吧……看着客厅里正和自家爸妈谈笑风生的熊孩子,刘小别只能长长地叹了口气。

 

结果当天在刘母的坚持下,刘小别还是跑腿多买了两个菜,使得晚饭异常地丰盛。睡觉的时候,刘母表示让卢瀚文睡床,让刘小别在自己房间打地铺。

 

对此刘小别非常不满。他有认床的习惯,打地铺他会睡不好。

 

“而且他才是客人!为什么要让他睡我的床!”刘小别抗议道。

 

“阿姨,我和小别前辈一间睡地铺就好。”卢瀚文也表示自己可以睡地铺。

 

刘母凉凉地扫了一眼刘小别。在刘家,刘母就是绝对的霸权主义者。

 

“小别,你妈平时都是怎么教育你的?让客人睡地铺怎么行?好了,我去给翰文拿条新毯子。”

 

刘小别屈服了。

 

“真的可以睡你的床吗?”入睡的时候,卢瀚文抱着枕头望着床下的刘小别。

 

“让你睡你就睡。”刘小别十分烦躁地窝在床下,背对着卢瀚文把自己裹在毯子里。

 

“不然……”

 

“没有不然!我不想被我妈打死。”

 

“……”

 

一夜无话。

 

第二天.刘小别睡得不怎么好。他本来就认床,虽然这几年因为职业原因好了不少,但是习惯还是没完全改掉。早上起来的时候,他打了好几个哈欠。

 

“小别前辈,你昨晚睡得不好吗?”结果一早就对上卢瀚文有点担忧的大眼睛。

 

“没有,”刘小别立即矢口否认。“你呢?”

 

“在前辈的床上睡得很好!”卢瀚文回复道。刘小别看了一眼卢瀚文。和萎靡不振的自己相比,卢瀚文看上去确实精神饱满。

 

行吧……总算这小鬼睡得好就行了。自己偶尔打两天地铺也没事。

 

一早刚打开房门,刘小别发现父母都已经去上班了,唯有桌上满汉全席般的早餐震撼了他。桌上还有一张刘母的字条:“小别,爸妈先去上班,记得好好照顾翰文。”

 

“天,叔叔阿姨太好了吧!”卢瀚文叫到。

 

吃早饭的时候,卢瀚文一手捧豆腐花,一手夹着油条,一副翠绿环绕的小皇帝模样,看得刘小别气不打一处来。

 

“小别前辈,帮我再添一碗饭。”卢瀚文伸出碗来。

 

“你没手吗,自己去盛!”刘小别没好气地说。

 

卢瀚文眨着眼睛说:“小别前辈,阿姨说了,‘要好好照顾我’哦。”

 

靠!刘小别牙齿咬的咯咯响。他啪地把碗拿了过去,重重地扔在了电饭煲前,仿佛那只碗是他的仇人似的。

 

“谢谢小别前辈,你人真好!”卢瀚文完全不以为意,笑眯眯的对着刘小别的背影。

 

小人得志啊!刘小别的内心在呐喊。卢瀚文你看我回头怎么教训你!

 

吃完早饭以后,卢瀚文自告奋勇表示要洗碗,刘小别觉得他就是图新鲜便拒绝了他。结果对方展现了赛场粘人般不屈不挠的精神,使得刘小别不得不把水槽留给了他。卢瀚文欢天喜地地去了。刘小别一边在厨房看着卢瀚文洗碗防止他出什么问题,一边看了下手机。今天是周二,轮到他抢boss了。

 

“你洗好了放柜子里啊,”刘小别对卢瀚文说,“我先上荣耀了。一会还得抢boss。”

 

“等等我!”卢瀚文隔着水龙头喊道,“我也要帮我们工会抢boss!”

 

看着两手埋在泡泡堆里的卢瀚文,刘小别此时忽然心生一计。他挺了挺后背,特别精神地说道:“小鬼啊,家里就一台电脑。所以呢,你今天就别想抢了。”

 

“不要小鬼小鬼的叫我!我有名有姓的!”卢瀚文叫到,“而且我带电脑了,一会儿我也要去替工会抢boss!”

 

“不行!”刘小别说,“乖乖做你的暑假作业去,免得到时候老师罚你。”

 

卢瀚文当然不干了。刘小别见状立即双手叉腰,虎着脸喊道:“在刘家我就是老大!不准抢boss!想抢boss,就不准住我们家。立刻拿着你的行李滚蛋。”

 

事关自己的生存危机,卢瀚文果然被打三寸,嘴巴张了又张,啥也没说出来,只能鼓起嘴焉焉巴巴地低头洗碗。看着卢瀚文一副又怒不敢言的样儿,刘小别不禁大为得意。想在我们家作威作福?看你刘小爷怎么治你!

 

可正当刘小别正得意的时候,隔着水槽的卢瀚文忽然抬起头来:“你怎么知道我要做暑假作业?”

 

“蓝溪阁会长说的。”刘小别说。“他说你快来不及了。你今天别给我耍花招,我监督你,你给我好好写完。”

 

奇异的是,听了刘小别的话,卢瀚文的神色居然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点点头说:“行,你要监督我是吧?好,那我今天就写暑假作业。”

 

看卢瀚文忽然放弃了斗争,刘小别本能地觉得不对。卢瀚文是那么容易偃旗息鼓的人吗?果不其然,卢瀚文下一刻就接着说:“但我从来不在家里写作业!我要去金拱门写!小别前辈,你不是要监督我写吗,你和我一起去吧!”

 

看着卢瀚文扬起的嘴角,刘小别忽然觉得仿佛流云的重剑砸到了他飞刀剑的眼前。卢瀚文这小鬼果然不可小觑!

 

“……你自己去!”隔了半天刘小别才有点尴尬地喊道。

 

“咦,前辈你不是要监督我吗?你说话不算数?”卢瀚文惊讶地说。

 

“谁知道你这么鬼啊!”刘小别骂道,“我不管!我一会儿就是要抢boss!”

 

只听卢瀚文叹了一口气。他用一种略带悲伤的口气说道:“前辈,其实,我的暑假作业真的要来不及了。我要是再不写完,爸妈和老师一定会找我的麻烦的。”

 

“你写不完管我什么事?”刘小别嘲讽道。

 

卢瀚文摇了摇头。他关了水槽,无声地低头望着水龙头,缓缓地说道:“如果我写不完,我爸妈一定会生气。他们一生气,说不定就不准我以后替工会抢boss,更说不定要逼着我减少训练的时间,我以后说不定就没时间找前辈私下里PK……可是,我写作业的时候,一定要有人陪着,否则就会写得很慢……”

 

刘小别最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卢瀚文拉进金拱门的大门的。他至今觉得自己可能是头脑不清楚,他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竟然在当时居然觉得卢瀚文有点可怜,而且内心深处一点都不想接受卢瀚文以后都不会找他来pk的事实。

 

但是……当刘小别和卢瀚文坐下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被骗了。卢瀚文现在已经收起之前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吸着刘小别买的可乐,精神百倍地晃着腿。

 

“拿来!”刘小别厉声喝到。

 

“什么拿来?”卢瀚文无辜地嘟囔着。

 

“把你的电脑拿来!”刘小别毫不客气地暴涨手速抢过卢瀚文刚从包里翻出来的电脑。“电脑归我,我就在这儿抢boss,你给我在旁边乖乖写作业。”

 

“怎么这样!”卢瀚文嚷道。

 

“都陪你来这里了,你不准干别的事!”刘小别恶狠狠地说。

 

见刘小别态度坚决,抗议无效,卢瀚文只能任由对方刷飞刀剑的账号卡上线,自己则哼唧哼唧地打开作业本,眼睛三番五次地朝刘小别这边的屏幕瞄。

 

刘小别熟练地刷卡上线,虽然用的是卢瀚文的电脑……感觉有点神奇。他一边修改着键位操作,一边祈盼金拱门的网要给力一点。才刚上线不久,中草堂那边已经给刘小别发出了地理位置信息。

 

“列屏群山啊?固定boss还是野图boss?”一旁的卢瀚文大有兴趣地冒头凑了过来。

 

“固定boss……写你的作业去!”刘小别把卢瀚文的头按了回去。

 

“我在写啊……”卢瀚文委屈地说,“但是这一题我怎么都不会。我想不出来。”

 

“你不会跳过吗!”刘小别训到。他又瞟了一眼卢瀚文的作业本。“哪一题啊?”

 

卢瀚文立即讨好地把作业本递了过去。“这一题!”

 

刘小别望了望卢瀚文的作业本。根据他过去的课堂知识,只能看明白这大概是一道什么二次函数一类的题。但至于怎么解,刘小别就已经完全一脸懵逼了……这完全就是天书好吗!

 

现在小孩子都学这么难的吗?刘小别惊悚地望了一眼卢瀚文。见卢瀚文正十分期盼地望着自己,刘小别顿时觉得有点骑虎难下。

 

“额……这个题……”刘小别有点尴尬地说,“我太久没学了,不记得了。”

 

“啊……小别前辈也不会吗……”卢瀚文露出了失望的眼神。

 

刘小别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眼神,暂时切了一下网游,瞬间点开了百度,“行了给你查查网上怎么说!”

 

“谢谢小别前辈!”卢瀚文欢呼雀跃。

 

两人费了一阵功夫,才把这一题在网上查清搞明白。看到卢瀚文欢天喜地写完答案,刘小别心里也顿时升起了一份喜悦之情。但他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

 

“糟了!”他一拍大腿,赶紧切回网游。他一路让他的飞刀剑狂奔到boss刷新点,却看见自家的,蓝溪阁的,形形色色的各队人马已经散的差不多了。

 

“小别啊……”天南星一脸欲哭无泪。

 

刘小别问道:“会长,boss呢?!”

 

“被叶修抢走了……”天南星说。

 

得知结果的刘小别顿时大为愧疚。但大家都纷纷安慰他。

 

“毕竟叶修来了大家基本上也只能收拾细软了。况且谁偶尔没个意外?偶尔一回没事儿的,”天南星安慰刘小别。为了更加宽慰两句,他对刘小别说:“你看,今天蓝雨的卢瀚文他也没来。”

 

天南星的安慰显然的非常不合时宜了,因为他不知道蓝雨的卢瀚文就在刘小别的隔壁。合上电脑,刘小别的望着隔壁叼着吸管做作业的小鬼,只觉得怒气值max。此时这小鬼还不知死活地笑着凑上来:“叶修前辈来了?boss归兴欣的人了?”

 

“还问呢!”刘小别大怒,“都怪你!害我抢boss都没去成!”

 

“我也没去成啊!”卢瀚文说,“而且今天不是有叶修前辈在吗。我们俩在估计也够悬。”

 

“但还是怪你!”刘小别愤怒地说。他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可乐,仿佛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卢瀚文你这家伙偷懒不去抢boss怎么没有人管你?”

 

“这个嘛,”卢瀚文悠闲地吞下一口圣代,“我这两天不是离家出走嘛。而且我和大春他们关系好,偶尔不去一两次,他们不会告诉队长的。”他朝刘小别晃了晃勺子。“所以队长他们是不会知道的啦!”

 

“哦?是吗?”

 

就在这时,一阵声音顿时从卢瀚文和刘小别的头顶响起。听到来人的声音,卢瀚文手里的勺子顿时“啪”地落了地,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刘小别惊讶之余回过头,却也像中了僵直弹一样僵直当场。

 

眼前,蓝雨队长喻文州正望着他们,脸上带着他一如既往的笑容。喻文州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小别的自家队长王杰希。他若有所思地望着刘小别和卢瀚文这对诡异的组合。

 

“队,队长……”天不怕地不怕的卢瀚文,此时的嗓音颤巍巍的。但他还是抖抖地站了起来,努力露出一个纯真可爱的笑容:“队长……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喻文州只是笑了一笑:“你今天又没去抢boss?这个月第几次了?”

 

卢瀚文立即低下头乖巧地说:“第二次……就昨天和今天。昨天我刚刚来b市。”接着他可怜巴巴地说道:“我真的就偷懒了这两次!绝对没有更多了!”

 

喻文州听罢,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下午的boss,你去求你黄少替你换班吧。”

 

听到自家队长的特赦令,卢瀚文顿时眼睛发亮。他跳了起来,蹭到喻文州旁边:“谢谢队长!!!”

 

蓝雨这头解决,下一个就该轮到微草刘小别了。这厢刘小别正打算低头向自家队长下跪认错,卢瀚文却大着胆子先抢出一步:“那个,王队长好,今天不关小别前辈的事,都怪我……”

 

“队长,是我不好!”但刘小别不等卢瀚文继续说下去就赶紧打断了对方的话,“不关卢瀚文的事!我今天一时没注意没赶上拉boss!真的非常抱歉!我明后天都会去帮工会补抢的!”

 

王杰希看看刘小别,又看看卢瀚文,仿佛也没有很生气。他又望了一眼自家和隔壁家的小剑客,点了点头,又加了一句,“夏休前找额外时间补上即可。”

 

 

告别两位队长后,两位队伍里的小辈顿时仿佛散了架似的一个倒桌子上一个趴椅子上,互相安慰,如同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

 

“哎我去!”趴桌上的刘小别心有余悸地说,“为什么队长和喻队长会在这儿啊……等等,”他仿佛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立时跳起来指着卢瀚文说,“为什么你偷懒你们家队长都没给你什么惩罚啊!”

 

卢瀚文若有所思地吞下了一口圣代:“大概队长他也在‘离家出走‘吧……”

 

“得了吧,明明只有你自己在离家出走。”刘小别嘲讽道,还顺带按了一下卢瀚文的头。

 

卢瀚文咋一下被刘小别按得哇哇直叫。他一边挣扎,一边收起作业本:“别按我头!”

 

“咦你等等,”刘小别眼明手快地按住了卢瀚文的作业本。“谁准你收起作业来的?!”

 

其实卢瀚文他之前想出来做作业本来就是为了破坏刘小别抢boss的,boss都抢完了他立即也懒得装了,表示他今天不想做了。

 

然而刘小别态度异常坚决。

 

“谁说作业要来不及做的?!给我写完!”

 

两人抱着作业本匀速撕扯。最后还是卢瀚文败下阵来,在刘小别的严厉监工下写完了作业。

 

夜晚将至之时,卢瀚文的B市第二天之旅也就这么差不多结束了。到了临睡时间,刘小别躺在硬邦邦的地板上,侧过身对着在床上提溜着眼睛盯着他看的小剑客咬牙切齿的说:“你明天就给我回G市去!”

 

卢瀚文撑着手臂,皱了皱眉头,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样子。刘小别瞬间心软了一下,但是在生存的压力下,依然毫不退缩地瞪他。卢瀚文见刘小别一副“士可杀床位不可夺”的神情,只得转了个身,非常不情愿地说:“知道啦,回去就回去。切。”

 

听到了这位小少爷肯定的答复,刘小别觉得心里一松,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觉得内心有些空落落的,仿佛希望卢瀚文明天不要走一样。他瞄了一眼卢瀚文,却见对方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似的,只有他一个人翻来覆去,仿佛内心里开始打起了架。

 

“怎么可能?!”刘小别在心中对自己说。“你不是觉得这小鬼来了麻烦讨人厌的吗!你不是早该盼着他走了吗!怎么可能会留恋,这不可能的!”可是,他越是这么想,内心里就越是掩盖不住深处的另一个小小的声音:“可是,你今天下午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很开心吗?”

 

顿时,刘小别觉得自己内心仿佛中了混乱之雨,他此刻纠结万分,对着床上的卢瀚文开口也不是,不开口也不是,只能望着他的背影直发愣。没想到此时卢瀚文竟然猛地忽然转身,刘小别吓了一大跳,眼睛不由自主在黑暗中朝卢瀚文的眼睛移了过去。

 

只见卢瀚文星星般的眼睛里仿佛有怒气。他说:“这床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非得赶我走不可?”

 

刘小别一时语塞。但他还是挪开眼神,硬着头皮说道:“是,是啊。我离开了床我就睡不好。所以你明天就得走。”

 

两人之间一时无话,只剩下知了在夜色中的蝉鸣声。然而,打破沉默的,依然是卢瀚文。他叹了一口气,撑起下巴,仿佛无奈一样对床下的人说道:“行了。你上来吧。”

 

刘小别还有点发蒙。然后他就听到卢瀚文的下一句话炸出了耳边。

 

“咱们一起睡。”

 

那个说着“那怎么行”的刘小别最后还是和剑客小鬼窝进了同一张床的同一条毯子。由于这次双方第一次挨这么近,卢瀚文仿佛觉得这种近距离观察很新奇。他挠有兴致地观察着刘小别细细长长的眼睛,然后得出了什么结论似的感叹道“你果然还是双眼皮诶”。

 

“你眼睛大了不起啊!跟个大姑娘似的。”刘小别没好气地回击着。

 

然后刘小别就感觉面前一黑,自己的左脸被拧了一下。

 

“小别前辈你的皮肤也不错啊,可少女了,你明明更少女~”卢瀚文望着刘小别,得意洋洋。

 

刘小别大怒,闪电般地掐上了卢瀚文的脸,卢瀚文回击,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开始了捏脸大战,直到两个人的脸都已经被捏得这一块那一块这疼那疼为止,才一起望着对方的滑稽样子笑出声。

 

这一闹又是闹了半天。两人都觉得确实是困了。特别是刘小别,由于昨天睡得实在是差极了,刘小别挪了个舒服的角度,打算在自己心爱的床上好好睡一觉。就在快要睡着的时候,刘小别又忽然想起来,迷迷糊糊地问道:

 

“我说……你干嘛要离家出走啊……”

 

“唔……”卢瀚文的声音也是迷迷糊糊,“我和我爸妈吵了一架。”

 

“……嗯?”

 

“我和他们说,人应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不管那个人是男是女。”卢瀚文轻轻的说,“但是他们不同意……我就和他们大吵了一架。”

 

“哦……是吗……”刘小别已经非常困了,他听了个大概后,终于挡不住周公的邀请,陷入了沉睡。

 

“前辈?小别前辈?”卢瀚文叫了两声,却看见刘小别没有回应。他轻轻扬起头,却看见月色正照在刘小别的脸上。他平时总是对自己虎着的眉毛正安宁地散开,嘴角此刻微扬,仿佛做着好梦。平稳的呼吸洒在卢瀚文的脸上,惹得他的睫毛有点发痒。

 

卢瀚文就这么映着月色看着睡着的刘小别,一动不动地看了好久,仿佛要把他的睡颜映进梦里。直到他终于也即将睁不开眼睛,卢瀚文小心翼翼地靠在刘小别旁边,额头对着刘小别的额头,轻轻地把手环在他的手臂上。

 

“晚安,小别前辈。”


END


当时给灼热射线太太 @智慧树图书馆本部 看的时候还是草稿拖了一周真是不好意思!最后的完稿是1W多字!非常感谢你的无料,太太本人超级帅气可爱,笔芯!


卢刘真的好甜啊想看他们结婚(


评论(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