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 10

大家新年好!本来想等着新年当天发的但是因为手速华丽地错过了!

还有人记得这个坑吗!为了贺新写完了这一章(灬ºωº灬)

为了防止大家不记得剧情了我又做了一份(看了也没什么卵用的 前情提要!

 

第一章:(1) 两大豪门队长出行竟因张佳乐撞车,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第二章:(2) 喻王尬聊。赛季分析。少时回忆。全文最无趣的章节,本来想说大家就不要看了但是想到里面好像还有点铺垫和伏线……

第三章:(3) 林间一刻的生死时速!

第四章:(4) 王意识昏迷身受重伤,鱼负伤帷幄力挽狂澜

第五章:(5) 一切完美解决。三条不平等契约签订。八年了,喻文州终于沦陷在王杰希的大小眼里

第六章:(6) 卢刘牌传话筒,喻队江湖撩汉的好帮手

 第七章之一:(7-1) 我的诗句里,有你饭菜的香气

 第七章之二:(7-2) 《论喻文州是如何收买微草的未来的》

 第八章:(8) 队长,我们爱你!

 第九章:(9) 下面请欣赏,由冯宪君表演的节目《国家队队长托孤》

 

 第十章 天台夜话

 

在前往超市的路上,王杰希和喻文州聊了很多和世邀赛有关的事。即将参赛的队伍,世邀赛的赛制,可能的分组,等等等等。在经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喻文州本来想要提醒王杰希停一停,但是王杰希正在和他谈欧洲联赛的事情,所以也就没开口。

 

“欧洲荣耀联赛,除了本国内的联赛以外,还有欧洲冠军联赛。但参赛单位依然为各大俱乐部。”王杰希说。

 

“可是我们亚洲区就没有亚洲联赛了,”喻文州说,“你对欧洲联赛似乎挺了解?”

 

“还好,”王杰希说,“之前听方士谦说过一点。”

 

“方士谦去了欧洲吗?”

 

“是的。在瑞士那边。”

 

“这次的举办地点是苏黎世啊……”喻文州有点若有所思地说。他笑着对王杰希说:“说不定这次你能遇见他。”

 

“或许吧,”王杰希说,“我们已经有一阵没有联系了。”

 

说着说着,两人又到了今天他们白天去过的大超市。回到熟悉的停车场停好车,下来以后的两个人都是有点心情微妙,没想到为了不同的理由,他们一天来到了同一个超市两次。

 

本来喻文州想拿一个篮子就完事,但是王杰希已经非常熟练地推起了推车。

 

喻文州挑眉。照理只是买点牙刷什么的,王杰希推这么大一辆车子干嘛?这时,他又回想起刚刚王杰希开过便利店却视而不见的事,心里顿时琢磨了起来:他其实不是没看到,而是特意有什么想来超市买的大件东西?

 

望着推车后方的王杰希,喻文州不禁一边猜测,一边跟着王杰希打算看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超市今天白天已经去过一次,所以两人都已经很熟悉。洗护用品区,喻文州买完牙刷,却看到王杰希的眼睛盯着另一头。

 

“喻文州,你看,”王杰希望着生鲜区平静地说,“那边的番茄在打折。”

 

这一刻,喻文州已经完全明白王杰希他一定要带自己来超市而不是便利店的理由了。读懂了眼前这位魔术师的空气,暗恋他的喻先生揣着牙刷,琢磨着自己直接领旨好像显得太不正常了。他最终还是换上了熟悉的套路,眨了眨眼睛,开口道:“可是,我是来B市出差的,事务繁忙……”

 

望着喻文州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王杰希立即看出了对方背后的一套算计。反正他也不打算额外坑喻文州的手艺,便了当地说:“说条件吧。”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借住在你家的几天里,饭菜可以我来负责。但菜钱你付。以及你的车这两天借我一下,买菜出行用。”

 

听到喻文州的条件,王杰希心里不禁小意外了一下——这些个要求委实好办,简直像在顺杆子爬,连和自己抬价的功夫都省了,他庙的蓝雨队长不愧是一个热爱烧菜的男人。而自己正好年年夏休因为三餐烦恼,他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完美。

 

“成交。”他对喻文州爽快地说。

 

王杰希的判断大致是没错的。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喻文州除了挺喜欢做菜以外,还挺喜欢他的。

 

到家的时候大约是九点左右。趁喻文州在整理东西的功夫,王杰希先去了一下次卧。这个房间本来是为了给家人借宿用的,如今倒是让喻文州第一个住了进来,就像他是这个新屋子的第一个访客一样,都是先前完全预料不到的事。想到这里,王杰希也不禁有种命运不可思议的感觉。

 

今天窗外的月亮很明亮,王杰希也干脆没有开灯。他走到嵌入式衣橱前,拉开柜子,看了看这里放着的一些不常穿的衣服和杂物,想帮喻文州找几件替换的衣服。他把衣服翻了一遍,选了两件自己很久没穿的T恤,正好可以让喻文州在家里穿。王杰希把选好的两件衣服放在一边,想要整理剩下被拿出来的衣服,却是看到了衣物底层某件衣衫的一角。

 

那隐隐约约的一角,仿佛有着特别的魔力,让夜色之中的王杰希瞬间愣住。他不禁将手伸到了那件衣物的衣角,仿佛是在掀开一段尘封的回忆。很快,一堆旧衣物中,那衣衫就这样展现在了王杰希的面前。

 

那是一件式样平凡的休闲外套。外套大约是春秋的款式。浅蓝的颜色,摩挲的衣料,在月光下泛着微光,看上去很有些年头。

 

王杰希望着这件外套。仿佛遥远的记忆在月色下被旧事重提,他勾着嘴角,神色带着几分奇异的温柔,许久以后才将这件衣服再次好好收起。然后,他打开灯,拿着替换的衣服朝门外走去。

 

此刻的喻文州正规规矩矩地坐在客厅里。看到王杰希来了,他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给你的。”王杰希把衣服丢给喻文州。

 

“谢谢,”喻文州接过,非常自然地问道:“你明天想吃什么?”

 

太上道了!王杰希心想。

 

“你后天不是还要去联盟吗?”王杰希表面依然有些谨慎地问。

 

“确实,”喻文州笑了笑,“但明天应该没问题。”他仿佛又想了想,对王杰希说道:“或许明天我可以多做几道菜。这样万一后天没时间的话,也不至于太过匆忙。只是……” 他望向王杰希,“你介意吃不是当天烧起来的热菜吗?”

 

完全不介意!王杰希立即摇摇头。对方都这么周到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谢谢!辛苦你了。”他真心诚意地说,“对了,你擅长做什么类型的菜?”

 

“粤菜和家常菜基本都没问题,”喻文州说,他思考了一下。“如果你有特别想吃但我不会的菜,有菜谱的话我也可以试一试。”他笑意盈盈地望向王杰希。“只要你不嫌弃可能会做得不好吃的话。”

 

在餐桌上被喻文州牌流沙包完全俘虏的王杰希,默认这位宿敌老大在厨房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于是,在喻文州去洗澡的期间,王杰希美滋滋地窝在客厅翘着腿,踹笔把想吃的菜都写了一个遍,甚至连“二十四桥明月夜”这种传说中的料理都写了下来。写下后他也有考虑过要不要划掉,但想想喻文州说过有菜谱的他都能试试,而且看喻文州一脸懵逼也是一件棒的事,于是又开心地留了下来——反正他觉得不行到时候删掉再说。菜名越写到最后,整个客厅都充满着王杰希愉悦的心情。

 

这份喜悦一直保持到王杰希洗完澡为止。等他抱着衣服内心哼着小曲走到客厅的时候,喻文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一手拿着两瓶可乐,一手拿着那份王杰希写的“这两天想吃的清单”,脸上挂着一股意味难明的微笑。

 

“王队,我们谈谈。”

 

王杰希家天台的长椅上,两位战队队长一人一边。借着灯光和月光,喻文州正念着那张清单上的部分菜名。

 

“‘二十四桥明月夜配桂花清酿,’”喻文州念到,“‘荷叶叫花鸡配黄油啤酒’,”他顿了一顿,望着隔壁正在惬意喝可乐赏月的魔术师先生。“先不说这些菜本身……为什么叫花鸡要配黄油啤酒?”

 

“‘炸鸡和啤酒更配哦’。”王杰希气定神闲地回复。

 

“……”喻文州一时竟无言以对。

 

这时,王杰希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等等,”他皱起眉头。他从喻文州手里拿过菜单,又想了想,还是把“二十四桥明月夜”给划去了。

 

“……怎么了吗?”喻文州觉得自己还是试图应该理解一下。

 

“我刚才想起来,”王杰希神情认真地看着喻文州。“你不会‘兰花拂穴手’。所以你做不了。”

 

喻文州忍不住开口说道:“王队,你看上去的确像没有谈过恋爱……呃,”他抿嘴忍住,思考了一下措辞,“我的意思是说……”

 

王杰希看喻文州一副貌似和蔼但其实就是很想笑的样子,内心相当不忿,感觉自己遭到了来自蓝雨方丈的嘲笑。仿佛为了证明一般,他一边把菜单丢还给喻文州,一边有点不服地说道:“别看我没谈过恋爱,但是我也是有过喜欢的人的。”

 

“哦,”喻文州打趣道,“是王语嫣还是新垣结衣啊?”

 

“都不是,”王杰希却是认真地摇了摇头。“是现实生活中的人。”

 

一旁的喻文州顿时不说话了。他直接放下了菜单,看着身边的王杰希,眼眸如湖水般星星闪闪。

 

“哦?”他仿佛漫不经心地开口,“是怎样的人?”

 

王杰希转过头,望着前方城市的光点。他没有直接说话,夏夜的微风轻轻地吹拂着他的头发。过了许久,他才终于开口。

 

“那个人……”王杰希低下头,“我其实也不太清楚是怎样的人。”他想了想,又淡淡地笑了笑,“我甚至没有见过他的样子。”

 

王杰希的话不禁令喻文州极度好奇了起来。他望着王杰希的侧脸。这一刻,他的脸上仿佛带着一种岁月的温柔。

 

不清楚……没见过……

 

难道是……网恋?喻文州顿时猜测道。这似乎是最靠谱的推论了。

 

“是网友吗?”他试图非常自然地问道。

 

王杰希却是笑着摇摇头。

 

“我们真实相遇过,”他轻声说。“那是……一场完全的萍水相逢。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大概也不知道我是谁。我知道这听上去可能有些奇怪,”他转头望向有些听愣住了的喻文州,弯起嘴角,“说来也巧,白天你问我超市里在想什么,其实刚好想到这件事。”他感慨地望向星空。“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我确实喜欢过那个人。他帮助了最无助时候的我。”

 

王杰希的这段暗恋往事实在是雾里看花太过神奇。喻文州正准备问更多的问题,可王杰希却转而望向月色下的喻文州。“你呢?你有喜欢的人吗?”

 

王杰希的一问突如其来却又自然无比,喻文州顿时顾不上思考别的问题了。空气中忽然蔓延起了一种奇妙的气氛,看到王杰希瞳孔倒影里的自己,即使冷静如喻文州,都能感到自己内心的心跳。但他还是尽快地督促自己冷静下来。而王杰希则是看到喻文州先意外地愣住了几秒,然后仿佛收拾了一下心情似的,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甚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无措。

 

王杰希心里顿时偷着乐。他内心暗想:就算是你喻文州,遇到这种事情也不是同样茫然无措?

 

一边欣赏喻心脏难得的局促,王杰希一边立即换上一副好听众的表情,暗示这位联盟头号迷人精速速开口。月色下,喻文州也终于在王杰希期待的眼神下开口了。

 

“一开始是被他飞扬闪光的个性和话语所吸引……但意识到自己喜欢他倒是最近的事。”喻文州仿佛一边思考,一边慢吞吞地说。“不过……”他无奈地笑了笑。“他可能只是比较喜欢我做的菜而已。”

 

王杰希心想“这种人有什么好”,但想想这样评论好像不太妥当,便试图安慰道:“这其实也不失为一个突破口。”他又不禁真情实感地加了一句,“不过你的菜确实非常好吃。”

 

“……谢谢你这么说……”喻文州说。

 

喻文州说完自己的情况以后,天台一时陷入了微妙的沉默。王杰希正在考虑要不要多鼓励喻文州两句,而喻文州则希望能赶紧话题转回王杰希身上。但在双方都打算开口的时候,喻文州的手机忽然响了。

 

“抱歉,”几秒后,喻文州只得向王杰希道歉一笑,拿出手机。手机上“黄少天”的名字正在活力满满地跳动着。他只得和王杰希道了声歉,起身去接电话去了。

 

喻文州的电话接了好一阵才算完结。尽管王杰希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仿佛也能感受到水漫金山般的文字泡从一头满溢到另一头的感觉。在喻文州按下电话的那一刻,王杰希都不禁觉得好像世界安静了下来。

 

 “没什么特别的事。”喻文州对王杰希说,看神情仿佛是苦笑。

 

王杰希对喻文州表示了无声的同情。因为这通电话,他们也就没再继续先前的话题。两人后来就菜单的事情随意说了两句,就各道晚安了。

 

喻文州就这样迎来了住在王杰希家的第一晚。入夜时分,他回到属于自己的客房,打开床头灯。尽管黄少天刚才和他就世邀赛和王杰希的事八卦了半天,但他的心思却依然停留在早前与王杰希的谈话上。

 

王杰希曾经喜欢过的那个人吗……喻文州半阖着眼睛靠在床沿。

 

那个人是何其幸福啊。他想。


明黄的灯光在屋中四散,喻文州又独自细细品了一下王杰希的话,却依然觉得有些一头雾水。他猜测王杰希应该是曾经喜欢过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这个陌生人在现实生活中曾给过他巨大的帮助……还是在素不相识的状态下。

 

整件事听上去实在是充满了太多的不可思议和巧合,王杰希提供的又只是只言片语,令极为擅长分析推理的喻文州也一时陷入了困局之中。难道是一场梦中奇遇?还是对方是蒙面人?喻文州不停地思索着,猜测的结果也越发奇怪了起来。不愧是魔术师,即使是喜欢人的方式,也是如此与众不同。

 

胡猜了一阵依然不得其解,喻文州只能暂时决定把这件事先放在一边。正如王杰希所说的,那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另外,既然他能够和自己分享这种陈年往事,恰恰证明他现在心底里没有住着特别的人,这对喻文州来说着实是个不错的消息。

 

片刻后,喻文州终于睁开眼睛,打算先休息再说,毕竟第二天还要早起做饭。这时,他的目光一撇,注意到王杰希没有把右边的衣橱合上,就习惯性地打算替他把衣柜合起来再去休息。

 

但他没有想到,衣柜下叠着的第一件衣服,却令他完完全全地楞在了当场。


仿佛时间停止,喻文州在衣柜前凝滞了许久,才仿佛做梦一般地,将这件衣服拿在了手里。打开。摊平。

 

这是一件休闲外套,被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柜子里。虽然样式显得有些陈旧,却仿佛是被人细心收藏,即使过去很久却依然干净如初。明黄色的灯光下,可以看到是外套的颜色是浅蓝色。从头到尾,仿佛都是一件除了陈旧以外毫无特色的衣衫。甚至是尺码,也不符合主人现在的穿着了,却依然被好好地保存在这里。

 

喻文州就这样呆呆地愣在哪里。这一刻,他的头脑一片空白。一份遥远的记忆伴着王杰希天台的话语开始在他的心间复苏回响,如同一片交织绵延的低语,如同一场踩在冬日冰湖的梦。

 

过了好久好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喻文州才终于从回忆回归到现实。他沉默地拿出手机,又一次拨通了黄少天的电话。

 

“喂?队长怎么了?你不是在王大眼家吗怎么忽然又有事情打电话过来?我和你说我现在正好在看外国有关世邀赛的网站……”黄少天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从电话那头活力地传了过来。喻文州听他在那里说了半天,却有点恍恍惚惚的,在说什么都没听进去。一边的黄少天讲了半晌见喻文州毫无反应,正打算吐槽问怎么回事,喻文州的声音却忽然传了过来。

 

“少天,”他缓缓地说,“你还记不得……第三赛季那次全明星。”他补充了一句,“就是……我们G市举办的一次。”


“我当然记得啊!”黄少天说,语气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回忆似的。“就是我去医院生病的那一次嘛!那一次真是想到就我靠靠靠!!!要不是我不小心前几天吃了太多的坏海鲜……”

 

黄少天的碎碎念的声音在电话里持续,喻文州拿着手机,听他重复着那段七年前琐碎而陈旧的回忆。越来越多的信息逐渐从黄少天的话语中浮现。第三赛季全明星。少天生病。大雨。陈旧的外套。客厅桌上的诗经。线索和回忆,仿佛被施了魔咒,使一段缥缈迷蒙的话语成为了现实,令一个不可思议的真相正在渐渐浮现。

 

这一晚,对喻文州来说,注定是不眠之夜。

 

“王杰希……” 他反复念他名姓。“王杰希……”

 

他终究无法控制住自己。无人夜色中,他终于深沉地低喃出声。

 

“杰希……”

 

杰希…………

 


TBC


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


第11章请戳:(11)

评论(1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