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 11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5)

第六章:(6) 

 第七章之一:(7-1) 

 第七章之二:(7-2) 

 第八章:(8) 

 第九章:(9) 

第十章:(10) 


第十一章 零碎生活

1

未闻其人,先闻其声。

 

这是王杰希对临时同居室友喻文州的评价。

 

具体而言,王杰希还没有走出卧室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喻文州亲手制作的早餐的香气。

 

如果用声音来形容这份香气,那一定如最温暖的歌声般曼妙。

 

这般想着的王杰希,不得不先暗自咳嗽了一声,整了整衣领,才打开房门,往厨房那边走去。不知为什么,越是靠近香气的位置,他心跳的节奏就莫名有些加快。这一刻,他内心不得不提醒自己,不就是喻文州在做早饭,有什么稀奇的?

 

然后就听得“哗啦”一声,仿佛是锅子被盖上的声音。“没什么稀奇”的喻文州就这样出现在了他面前。他围着围裙,在一片氤氲气中弯着柔和的眉角:“早上好,王队。”

 

“早上好,”王杰希点点头。“起这么早,麻烦你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王杰希总觉得喻文州看自己的眼神好像和昨天有点不一样了。以前喻文州也一直都是一副很温和的样子,但眼下或许是被烟火气缭绕的关系,他的眼神里仿佛多了一种别样的温度,在不着底的水波下缓缓淌动。

 

喻文州笑笑,看着王杰希说:“暂时没什么事。不过一会等早餐做完了,能麻烦你端到餐桌上吗?”

 

王杰希自然表示没问题。他好奇心起,问道:“可以先参观一下吗?”

 

“唔,可以呀,”喻文州说。他微微侧了侧身,让出入口。一束摇曳的阳光正映在他的脸上。

 

“只是,我可能会紧张。”喻文州说。说完,他自己也笑了一声,眼睛微眨,仿佛还真有几分腼腆少年的感觉。

 

王杰希想你个厨房满级号在我这个负分号面前还紧张,有另类嘲讽之嫌。但他自然也不以为意,信步朝厨房里走去。只见厨房内一片氤氲,即使开了排气扇,还有点模模糊糊。灶台上,金色的汤汁正在锅里悠闲地翻滚,时不时扬起几段韭黄。灶台边的砧板上,一排白白胖胖,晶莹剔透的云吞正整整齐齐地躺在那里。

 

今天早餐的题目是自由发挥。王杰希盯着一个个特别大只的广式云吞,只觉得一股无法阻止的愉快从心底冒了出来。他观察着这些喻文州牌的云吞,无意识地就朝其中特别圆鼓鼓的一只戳了一下。

 

“别!”喻文州正打算拦阻,但是已经晚了。白白胖胖的云吞立即在王杰希的亲切问候下塌了下去,馅皮和馅料糊在了一块。

 

其实也不能全怪王杰希。主要是喻先生对投喂心上人可谓是全力以赴,手做的云吞几经平衡,可谓是料多皮薄的极致,自然是一戳就爆。但看到破相的云吞和一旁的喻文州,王杰希瞬间有点无地自容,只能用眨眼睛和装严肃等等来缓解自己的二货行为。反过来倒是喻文州安慰他只是皮相破了,味道应该没事。后来捞云吞的时候,王杰希凑在喻文州的旁边,全程紧紧地盯着汤勺,务必保证那只被他戳坏的云吞落在了自己的碗里。

 

“我会负责的。”吃饭的时候,王杰希一脸严肃地对喻文州说,然后抄起那只被他亲手戳坏的云吞,一饮而尽。喻文州目不转睛地围观了王杰希负责的过程。

 

“还是很好吃。”吃完了破相云吞后,王杰希发表了这样的意见。

 

“谢谢。”喻文州抿着嘴说。

 

“你想笑吗?”

 

“没有,真的没有。”

 

但说着喻文州就对着王杰希笑了。汤碗在日光下欢快地闪着光,王杰希看着对面喻文州眼里泛着的笑,仿佛觉得屋子里都亮了几分。

 

很快两个人的云吞面都一前一后地见了底。喻文州在这时忽然开口了:“说到这个……”

 

王杰希放下勺子看着他。喻文州沉默了片刻,空气也随之不知不觉地变了,多了几分不同寻常的微妙。

 

“如果……”喻文州的眼眸动了动,他抬头正面直视王杰希的眼睛。“如果王队你曾经的初恋对象现在又一次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且他如今很喜欢你,想和你交往。你会怎么想?”

 

王杰希一时有点愣住。

 

他显然没有想到喻文州会向他提出一个这样的问题。这是一个很不符合逻辑的问题——至少王杰希是这么认为。他更不认为喻文州会问他这样的问题。但他依然也很快回过神,思考过后说道:“这很难说。但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会认真考虑交往的事。”

 

王杰希说完,他感到喻文州的眉眼仿佛是化雪般舒展了开来。

 

“哦。”他看着王杰希说,眸光闪闪,深邃柔和。尽管喻文州几乎什么都没说,王杰希却觉得空气里的气氛仿佛又变了。他看着餐桌对面的那个人,仿佛熏风渐起,内心也被照拂得柔和与温暖,一时也不再想要深究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了。

 

饭后王杰希到了例行工作的时间。夏休在他的眼里依然还是以工作为主。他正打算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工作,却撇到喻文州在沙发上望着窗外发呆,神色有点放空。王杰希立即联想了一下,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朝屋子里迅速看了一圈,又看了一眼喻文州,然后拿定了主意。他走到客厅,对沙发上的喻文州说道:“我要出门一趟,你在家自便。”

 

谁知喻文州也站了起来:“我刚好也想出门买点东西。你是去俱乐部吗?”

 

“不是,”王杰希摇了摇头。他想了想,还是去了一趟储藏室,将家里的另一套钥匙拿了出来,然后塞在喻文州手里。

 

“先一起出门吧,万一分头行事,你可以先回家。”

 

喻文州接过钥匙的时候神情有点意外。好像想不到王杰希会这么做似的。他凝视着手里的钥匙,然后对王杰希点点头说:“好的。”

 

在钥匙这件事上,王杰希也没有给喻文州额外的嘱咐,喻文州也没有给王杰希额外的承诺,只是仔细放好钥匙,便随王杰希一起出了门。今天的主驾驶是喻文州,因为要熟悉王杰希的车型,王杰希坐副驾驶位置。除了一些不同的操作,喻文州基本上是无痕上手,开车风格也是四平八稳,连超车都超得不徐不疾,简直驾校满分典范。王杰希想,如果他是车,估计对这位临时主人也是无可挑剔的。

 

上了主路,王杰希问喻文州想去哪。喻文州说想去附近的电脑城,问王杰希想去哪。王杰希表示巧了,他也是要去那里附近。喻文州有点惊讶。他挑了挑眉毛,笑着说:“这么巧。那我先送你过去。一会回头再来接你?”

 

“你着急吗?”王杰希问,“我应该买起来很快。介不介意先等我一下?”

 

喻文州立即会意,回道:“不着急。我可以先和你一起逛逛,只要你不介意的话。”

 

喻文州此刻正望着方向盘前方。他感觉旁边的王杰希好像笑了一下。喻文州没说话,心却也跟着跳了一拍。他隐约觉得,王杰希和自己前往同一个位置,这似乎不是巧合。

 

就这样,两人到达了电脑城附近的一条小巷子。王杰希熟门熟路地带着喻文州走向了其中一家门面不大的店铺。

 

这是一家数码专营店,店面招牌看上去有点积灰,仿佛很有些年头。门口的橱窗里就塞满了各种电脑和鼠标外设的壳子。喻文州跟着王杰希刚一进门,就听到对面老板的欢迎声:“哎哟,小王过来啦!你好你好,你怎么来了?”

 

王杰希说:“钱叔好。没事,您先玩着。在刷荣耀副本吗?”

 

老板立即说:“可不是嘛。那好,你稍微等我一下。”

 

喻文州定睛一看,老板看上去四十岁左右,正在店面的另一头。他眼睛正紧紧盯着屏幕,仿佛是在鏖战中。喻文州暗自推测,从语气上来看,这位钱叔和王杰希显然是熟识了。他正犹豫要不要也和店家打个招呼,只听到对方一声“成了”,然后朝耳麦边嘀咕了两句什么,便从电脑前起身,朝他们笑着走过去,一边说到:“小王怎么过来啦,又要帮家里人配新电脑啦。”

 

王杰希说:“不是,是自己要用。”

 

钱叔说:“你去年不是刚从我这换了一台?那台难道有问题了?你还给钱叔,钱叔直接给你换台新的。”

 

王杰希摇头说:“不,您的电脑质量一直都很好。”他顿了一顿,说道:“只是现在觉得家里需要两台电脑。”

 

喻文州顿时感觉仿佛有一道波涛从心中掀起,云霞万丈。他的心飞速地跳了起来,无法控制地朝王杰希望去。

 

钱叔一边走到近前笑道:“哟,两台电脑,稀奇了呀!小王,你老实告诉你钱叔,你是不是……”

 

钱叔正说着,却是终于看到了王杰希身后的喻文州。那一刻,钱叔瞠目结舌,立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用一种看史前生物的眼神望着现任蓝雨队长。喻文州也不得不将自己极力抑制的翻滚眼神从王杰希脸上收回,有礼貌地朝钱叔问好。

 

钱叔看上去感觉有点儿放空。他隔了半天才有点磕磕巴巴地说道:“你,你是,不,您是,蓝雨的那位……”

 

王杰希说:“钱叔,这是喻文州。”他又对喻文州说,“这是钱叔。”

 

喻文州笑容可掬地对钱叔说:“钱叔好。您也叫我小喻就行了。”看钱叔还是有点紧张,他便向钱叔伸出手,一边打趣道:“我从G市来您这边出差,正巧顺路,王队便带我过来这里了。我应该是第一位来您店里的蓝雨选手。让您受惊了,真是不好意思。”

 

钱叔一边赶紧回握,一边说道:“哪里哪里!岂止是蓝雨!这是小王他第一次带过别的职业选手过来!”

 

喻文州心中一动。他笑着回道:“哪里哪里,他常常上您这儿吗?”钱叔正打算张口说什么,王杰希却忽然说道:“钱叔,你之前说‘你是不是……’‘是不是’什么?”

 

钱叔立即说道:“没什么!”

 

三人随后寒暄了几句。喻文州这才知道王杰希从训练营开始就来这位钱叔店里买电脑和其它配件,双方确实是老熟人了。

 

“小王,你这回想买什么样的电脑?”钱叔问。

 

“麻烦和去年我的那台配置一样。”王杰希说。

 

“好勒,”钱叔说,“那外设呢?微草的那一套?”他又望了望喻文州。“还是……”

 

王杰希有点不情愿地朝喻文州那边望了一眼,说道:“蓝雨那套我不太确定。你自己过来选。”

 

喻文州终于忍不住说道:“王队,我只住三天。你不必这么费心的。而且我正打算……”

 

王杰希打断了喻文州的话,说道:“不必客气。我想过了,以后也总需要一台的。外设其实一般差别不大,但既然你来了,就按你的喜好选好了。”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眼里仿佛波澜万倾。他还是说:“谢谢你,王杰希。”

 

王杰希扬了扬嘴角,“不必。心情不好的时候,和你PK一局就好了。”

 

后来钱叔带着喻文州去后面仓库选外设,王杰希就在店面里头等他们。此时钱叔对喻文州也已经不再陌生。他一边在一堆货架里穿梭,一边说道:“小王的初中时候就来我这里买电脑了,当年还是个小孩子哪,只到我肩膀高。时间过得真快哪。这几年开了新的电脑城,很多人都不来这里买电脑了,可小王却总还是记得我,总来照顾我这里的生意。赞助商明明送他电脑还来不及,但他都不要,家里人的电脑也全部都是从我这配。”

 

喻文州轻轻点头,说道:“确实是像他做出来的事。”

 

钱叔叹道:“是啊,你不知道,”他从货架中抽出一盒全新的键盘,拂了拂外包装上的细灰:“几年前我老婆生病住院要开刀,当时家里急着要用钱。小王不知道哪里听说了这个事,跑过来用自己的钱买了十几台电脑,说是要当送给训练营优秀生的奖品和送给队员的新年礼物,但他的心思我都再清楚不过。”他最终将键盘递到喻文州手里,抹了抹眼镜说道:“现在家里已经没事啦,但他当年的那份心,我永远都记得。小王他个性看上去有点冷淡,但其实是一个特别好的孩子——哎,小喻队长,看我唠叨的。你看看键盘有没有问题?”

 

“哪里,”喻文州微笑着,“能从钱叔这里听到这些,我很高兴。”他轻柔地抚过键盘,低声说道:“他只是不太表达自己罢了,其实比谁都还要温柔。”

 

 

买完电脑以后,两人直接回了家。本来喻文州当初是想要去买个临时用的手提的,但现在显然已经不需要了。到家后,王杰希略微调整了一下布局,将家里拉伸式的餐桌延展开来,就成为了喻文州的临时办公地点。午饭过后喻文州切了一盘水果,端在餐桌前招呼在主卧里工作的王杰希吃。王杰希本人从不在卧室里吃东西,为了吃水果就得跑来跑去,好不麻烦。在看见喻文州一边看电脑一边顺手戳着橙子吃的便利场面后,王杰希当机立断,把自己的那一套电脑也从房间里搬到了餐桌的延伸区,两台电脑背对背,水果放中间,大家都可以随时戳来吃。

 

“一个私人网吧就这样形成了。”喻文州评价道,“王队真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在对自己笑,估计自己天生怕麻烦的属性已经在这位宿敌面前暴露得八九不离十了,于是他干脆放弃了掩饰,也懒得解释,一口塞着一片橙子,觉得橙子好甜,岁月静好。

 

自从王杰希家的私人网吧开张以后,喻文州和王杰希都陷入了认真工作的海洋,甚至还延误了饭点。王杰希认为这或许是一种属于他和喻文州的职业病,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从对面坐了个喻文州以后,自己的工作效率变高了很多。

 

对此,隔壁的喻文州队长作出了极其到位的解释。

 

“看到王队你这么认真工作,总觉得自己不加把劲不行。”

 

“那喻队想到了什么新战术吗?”王杰希难得打算促狭喻文州一回。

 

“暂时没有。有也是不能告诉王队的。” 喻文州把戳水果的牙签丢垃圾桶里,笑容八风不动。

 

“我是不是耽误了你的休假?”王杰希又问。

 

“那倒没有,”喻文州笑了笑,摇了摇头。“不过,倒是可能耽误到了一点别的事……”

 

王杰希好奇地问道:“什么事?”喻文州笑而不语。接着,他仿佛又有些感叹地说道:“张佳乐前辈推荐的那个地方真不错。只是去的天数太少了,没有好好玩。”

 

对此,王杰希深表同意。“是的。”他点点头。但最近因为世邀赛的关系,再加上先前的耽搁,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往外跑一次了。

 

喻文州已经开始在厨房那头日常忙碌起来。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想到喻文州先前说的话,王杰希一边思考起B市最近有什么值得一玩的事。突然,他回想起电脑城附近的一个广告横幅,说是B市最近即将举办大型官方乐高展。

 

一想到这个活动,王杰希眼前一亮,心里顿时起了约喻文州去乐高展玩耍的念头。直到喻文州喊他端菜的时候,他的电脑页面还在查看乐高展的讯息。但当喻文州本人坐在他面前的时候,王杰希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口味可能和普遍人士不一样。他本人对这种中二活动还挺感兴趣,但大部分人未必就也感兴趣。他还记得以前有一回在宿舍,方士谦发现他在看巫师展览的广告,笑了他三天,结果自然是王杰希一个人去看了。想到这里,王杰希不禁有点心情沮丧。

 

就这样,王杰希想着乐高展的事,吃饭时第一次有点忽略了喻氏晚餐的美味,内心琢磨不定。半晌后,王杰希依然处于纠结之中,喻文州却已经主动放下了碗筷。

 

“王队,”喻文州问道,眉间微微皱起,“怎么了吗?”

 

王杰希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想来自己不自然外加偷瞄对方的神色已经被餐桌对面捕捉无疑。他心中依然拿不定主意,望着有几分严肃的喻文州,思绪起伏,心里一紧张,一句话便掉了出来。

 

“杨聪说最近B市附近有个楼盘不错,你想不想去看看?”

 

 

住在王杰希家的第二晚,喻文州正坐在床沿,端着手机和黄少天聊天。

 

“什么?!”黄少天叫到,“他约你去看房?去看房哎,你们打算步入结婚殿堂了吗?话说为什么非得在B市买房啊要买也是在G市买,难道理论上不应该王大眼去G市吗……”

 

“……不是。”喻文州抱着手机有点无奈地说,“他说他想找个看房的参谋。顺便分享一下房市信息给我。”

 

“好吧,”黄少天说,“王杰希缺根筋也就算了,但话说刚刚你们晚上双双上线在网游里抢Boss的时候我都惊呆了,抢Boss这种事随时随地都可以抢啊,文州你这两天住在王杰希家到底在干嘛啊,就陪王杰希去看房和日常刷野图吗,你再这样拖下去三天时间很快就要没有了我和你说……”

 

“少天,我现在没把握,”喻文州说,“而且王杰希本来就要工作。我不想打扰他。”

 

“那你就打算这么风平浪静地度过这三天了?”黄少天问。

 

“嗯。”喻文州有几分无奈地点点头。他望着窗外轻柔的月光,扬着嘴角,仿佛自言自语般地说:“现在暂时只能这样。能在他的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

 

对于喻文州如此的发言,黄少天对此顿时展开了一场时长五分钟的长吁短叹,大致的主题就是“恋爱让最冷静的队长也变傻了”“王杰希到底有什么好”,等等等等。

 

“嗯,我觉得王杰希哪里都好。”五分钟后,喻文州作了总结发言。

 

对话那头的黄少天罕见地沉默了,并在数秒后破天荒地地主动表示想要挂电话。

 

“我真的再也听不下去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入住的第二晚,主卧的王杰希也在一片纠结中度过。

 

晚饭的时候他出口成错,当时喻文州有点茫然地看着他,他心一横,便说自己有个房子想要请他当参谋,顺便分享一下房市信息给他,基本上就是眼睁睁看着瞎扯的雪球越来越大。结果喻文州一副信以为真的样子,还认真地和他说明天要先去联盟那边开会,过几天不忙一些了行不行。

 

自己先前在餐桌上的样子肯定是蠢得一塌糊涂。也不知道喻文州看穿了几层。看着窗外溶溶如水的月光,王杰希沉痛地想。

 

他不知道的是,喻文州在他发出邀约之后也陷入了当机状态,两个人半斤八两,谁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是真的信以为真了,还信的十分真情实感。

 

想了一阵莫须有的看房事宜后,王杰希暂时把这件破事放到一边,又思考起了另一件事。明天是喻文州要去联盟开会的日子。王杰希想了想,他觉得和既要做一日三餐又要去联盟开会的喻文州相比,自己简直就像一只寄生在喻文州身上的米虫。

 

睡前,王杰希决定,明天一定要发挥一下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不能再这样米虫下去了。

 

 

第二天。

 

喻文州日常地早起了。今天他要去联盟开会,这意味着王杰希收留他的时间已经到了倒计时阶段。

 

喻文州的心中并不舍得和王杰希分开。昨天黄少天说的话,他又何尝不明白。只是他实在是不知道王杰希对他到底是如何看待的。他定下心来,认为不急于一时,还是打算未来徐徐图之。

 

但当喻文州收拾好心情,来到厨房的时候,他实在是没有想到眼前会看到这样一幅景象。

 

细碎清晨的熹光里,扑鼻的清香如葳蕤草木般充斥了整个屋子。厨房的料理台边,王杰希正端着玻璃壶,认真仔细地,将澄碧剔透的茶水装进一只玻璃茶杯里。茶面泛着嫩绿,和倒茶人的眼睛相应成翠。明明是炎炎夏日,喻文州却觉得仿佛被绿竹环绕,四周都处在王杰希带来的那片独有的清凉与澄澈之中。

 

“你来了。”王杰希对喻文州说。“早上好。”

 

“早上好。”喻文州说,他觉得此刻的王杰希,仿佛被笼罩在光里。

 

王杰希手里还端着茶壶。“我泡了一些绿茶,”他对喻文州说。看着仿佛有些状况外的喻文州,王杰希内心踌躇片刻,握茶壶的手紧了紧,还是抬起头来对喻文州说:“你想试试喝一杯吗?”他又补了一句,“清晨提神的效果不错。”

 

王杰希的厨房技能是当之无愧的负分。然而有一项除外,就是泡茶。这来自他的家学。可惜这项技能对年轻人而言实在太过古典了一些。王杰希自己虽然有泡茶饮茶的习惯,但不方便的时候也喜欢喝可乐,身边的小年轻也几乎个个都喝饮料。可他昨晚上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在厨房上能帮上点忙的就这个技能了,只能使了出来。问完喻文州,王杰希就转头看着两只玻璃杯——他拿是拿出了两只杯子,但也不知道喻文州愿不愿意在大夏天喝这个看上去有些古怪的绿茶。

 

喻文州并没回答王杰希的问题。他一步步朝王杰希走去。王杰希也不知道他作何想法,内心无人知晓的地方突突地跳,直到喻文州走到他的眼前。一片袭人的茶香中,他看到喻文州宁和安定的眼睛。

 

“当然想。”他凝视着王杰希。“能喝到王队泡的茶,是我的荣幸。”

 

喻文州是带着王杰希的煮的茶去联盟大楼的。理由是实在是太好喝了,冷可解暑,热可暖胃,开会的时候喝也提神。对于喻文州身体力行的高度评价,王杰希心里觉得美滋滋的,目送喻文州出门的时候,嘴角都不自觉地微扬着。喻文州离开家以后,王杰希像个正经宅男一样窝在家里,喻文州还额外给他留了一盆兔子苹果。王杰希一边啃苹果,一边工作,一边等喻文州回家。对于世邀赛,他的内心也是充满期待的。他等待着来自喻文州的第一手消息。

 

喻文州是傍晚回的家。开门的一霎那,王杰希已经在玄关等他。

 

“怎么样?”王杰希问。这一刻,他的眼睛隐隐闪着光。

 

喻文州放下包。他望着王杰希,眼里同样闪着光。

 

“一个全新的舞台。”


TBC


第12-1章请戳:(12-1)

评论(1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