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 12-2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5) 第六章:(6) 第七章之一:(7-1)  第七章之二:(7-2) 第八章:(8)  第九章:(9)  第十章:(10)  第十一章:(11) 第十二章之一:(12-1) 

 

第十二章(2)而是待赴的长约

 

王杰希当晚其实睡得并不是很好。他睡前依然在意客厅里的喻文州的情况,但今晚月色亮堂,他并不能从门缝里面观察这灯到底是亮了还是熄了。而且他的屋子隔音很好,关了门就是一片寂静,打听不出只言片语。

 

后来王杰希模模糊糊地睡着了。他梦见自己仿佛正骑着扫帚在天上飞,然而忽然有一只死亡之门的触手出现,拖住他银武的尾巴就要往下拉。他想要立即摆脱,却随着视线看到了地面上正敲击着键盘的喻文州,还抬头朝着他笑。王杰希一时恍惚,顿时一下子被拖得又离地面近了好几分。他立马反应过来,拼命操作着扫把,想要向上挣脱,却又觉得压力一轻,死亡之门的触手消失,他顿时不由自主地因反作用力朝后退去,却看见喻文州居然拿着他灭神的诅咒飞了起来,朝他靠近,键盘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王杰希梦到这里就惊醒了。他蓦地睁开眼睛,听到窗外鸟儿的叫声,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显然是把小鸟的鸣啼声当做梦里键盘敲击的声音了,他心里一松,不禁有几分失笑。王杰希微微扶着额头,伸出手掀了掀窗帘,见外面晨光微曦,仿佛刚刚天亮不久,窗户上还有挂着细微的雨滴。他拉回窗帘,回头看了看身边的闹钟,时钟显示现在是6点30分左右。

 

王杰希一看时间还早,打算再团回被子里睡会,但刚刚挨着枕头,一想到梦里的喻文州,脑子忽然一下子清醒了起来。他本能地先朝门缝底下看了看,却只看到一片映着柚木地板的反光。魔术师先生本人皱着眉头思前想后,终究还是换了身衣服起身,轻轻打开房门,朝屋外探了一探,又轻手轻脚地走出门去。

 

此时家里正静谧一片。王杰希从主卧来到客厅,果然看到网吧前空无一人。见状后的王杰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想他总算没有熬夜。他又朝次卧方向望去,原以为门会关着,却发现门居然已经侧面开着,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王杰希再走近几步,竟发现喻文州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王杰希当即有些懵住了。他立即回到客厅,看见厨房和洗漱间的门都开着,哪里都没有喻文州的影子。看着空荡寂静的屋子,王杰希的心忽然被不知何处爬升上来的紧张感所占据。他蹬蹬蹬地跑到二楼天台,却只看到晨风中披着露水的植物叶片。他低垂着头回到客厅,正好瞥见喻文州的大旅行包还依然在屋子里。见旅行包还在原地,王杰希顿时觉醒,想来喻文州人应该还没走,只是现下不知道去了哪。

 

想到这里,王杰希的心总算是渐渐回归到了平静的状态。想到刚刚自己先前莫名其妙地紧张,也不禁嘲讽起自己的白痴来。

 

可大清早的,喻文州又在做什么呢……

 

清晨的厨房里,王杰希一边把喻文州的那一杯绿茶装好,一边思考着。他刚把茶杯放在餐桌上,却听见门闩转动的声音。王杰希赶紧回头,果然看到是喻文州回来了。他看到王杰希已经在餐厅,稍稍有些意外,但依然很快微笑着和他说早安。王杰希看到喻文州手上拎着买菜用的修鲁鲁环保袋,里面好像装了几片很大的东西。立即走了过去,回复道:“早上好。你去哪儿了?”

 

“哦,”喻文州晃了晃手里的袋子,愉快地弯着眼睛说,“我去给你拿荷叶去了。”

 

王杰希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愣了愣,说道:“荷叶?”他随口不着边际地揣摩了一下:“你想喝荷叶茶吗?”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说:“不是。”他一边走到厨房,王杰希也跟了过去。喻文州说道:“你的叫花鸡啊。做的时候要用鲜荷叶包起来才行。之前没找到买整张的,还好昨天去菜市场的时候,一位婆婆说家里的农田附近有荷叶,可以替我摘一些。所以今早就拿到了。”他一边将一张张碧绿的荷叶拿出来,略微抖了抖,开心地向王杰希展示着:“你看,还很新鲜。上面还滴着水珠呢。昨晚下了一场雨,荷叶吸收了水分,一定比平时更清透。这股雨后的清新味道,如果能沁入到叫花鸡里面的话,一定会非常美味的。”

 

王杰希看着一旁满脸乐呵的喻文州,内心却五味杂陈。他知道喻文州昨晚明明加班到深夜,但他却还记挂着自己前两天胡闹般的请求,清早特地为了他早起又折腾。这一刻,他眼里没有那些个碧绿清新的荷叶,只有喻文州眼角透露的些许疲惫。而对面的喻文州又说了几句,见王杰希不说话,用既自责又愧疚的眼神望着自己,于是微笑着停了下来。他轻轻放下荷叶,朝王杰希走近了几步,放缓声音说道:“王队,你放心。我不会勉强自己的。昨天我没有睡很晚。工作的话,等会我再去趟联盟,就差不多完成集合前的准备了。”他见王杰希的眼睛闪动,仿佛还有些顾虑,便又露出他一贯的笑容,笑眯眯地对王杰希说:“以后就是队员了。王队不必客气。还希望王队看在这两天我做的菜的份上,多多担待。我初步想过了,未来除了场上需要你的出色发挥,场下也希望你能多我出出主意。只是不知道王队是否愿意?”

 

王杰希见喻文州这么说,总算是消去了大半顾虑,并在喻文州给他投放任务以后立马来了精神。但他依然很感谢喻文州这几天为他付出的心意。王杰希认真地看着喻文州的眼睛说道:“客气了。世邀赛的时间里,喻队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尽全力以赴。”

 

听了王杰希的话,喻文州的眼中顿时亮了起来,仿佛日落碧湖,波光粼粼。他故意眨了眨眼睛,问道:“唔,包括王队亲手泡的茶吗?”

 

王杰希也不禁笑了笑。细碎的阳光落入他翠玉般的眼睛。

 

“茶具会带去苏黎世的。”

 

 

时间滴答走过,清晨落到傍晚,喻文州和王杰希也迎来了他们临时同居的最后片刻时光。

 

最后一天,王杰希的白天非常充实。今天,在国家队集训正式开始前,他召集了一个微草全员的视频会议。他明确告知全体队员,世邀赛期间他将以国际比赛为主,而在他不在队伍的一个多月里,由高英杰和许斌共同承担队长责任,并向其他队员分配任务。

 

这次的国家队的大规模抽调,无疑给全联盟的强队带来了工作上的调整,但对微草队长王杰希而言,这是他这七年以来,第一次卸下身为战队队长的主要职责,转而将这份责任移交给副队和未来的接班人身上。这意味着,在这个夏休,微草的年轻人们,即将真正地开始独当一面,肩负起战队的现在和未来来。

 

决定一经宣布,出乎王杰希意料的是,不仅是许斌,队伍里几乎所有的小年轻都对王杰希的决定表示无比地理解与支持。刘小别当场表示一定会和蓝雨家的卢瀚文战斗到底,而高英杰更是表现了前所未有的决心,表示一定会尽全力和副队一起代行队长职责,不会让王杰希失望。

 

“世邀赛要加油啊!队长!”

 

望着一个个真心给自己加油鼓劲的年轻人们,屏幕那头的王杰希,心里也不禁觉得暖暖的。

 

视频会议结束的时候,王杰希微微伸了个懒腰,感觉内心意外地比想象中要安定得多。他原来习惯了将一切扛在自己的身上,可看着队伍里一个个潜力无限又坚定努力的年轻人,他突然觉得放下并不是一件那么令人担忧的事。世邀赛就是这样的一个契机,他选择期待和相信那些年轻人。窗外的夕阳刚刚触及天边的云彩,王杰希看着这份夕阳,想到世外关于自身和战队纷纷扰扰的报道,却仿佛看到了微草别有气象的未来。即使会经过日暮,黑夜,寒暑交替,但只要坚定地走下去,却一定能看到属于未来的曙光……

 

王杰希忙完白天的视频会议后不久后,家中的另一个临时成员喻文州就从联盟那边回来了。喻文州毕竟不是神,看上去到底还是有些疲惫,但好在工作都已经彻底完成了。在王杰希的劝说下,他回屋小睡了一会,然后在日暮前起床,开始专心准备今晚的最后一顿和王杰希共度的晚饭。

 

今夜晚饭的主菜正是王杰希亲点的叫花鸡配黄油啤酒。王杰希不知道喻文州用了什么的手段,还真做出了一款黄油啤酒,配上焦香鲜嫩的叫花鸡,两相映衬之下竟大放光彩,王杰希感觉好吃到简直令人放弃思考。主厨喻文州也对此感觉异常惊喜,和王杰希说要准备把这个歪打正着的组合推荐给家里的饭馆,当做新菜谱的备选。

 

“哦,对了,”王杰希一边夹起一块香气四溢的鸡肉说道,“白天我开了个会,把队伍里接下来的事安排好了。”

 

喻文州略微愣了一愣。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了王杰希的言下之意,不禁开口说道:“你难道是说……王杰希你真的打算在世邀赛期间放下队伍里面的事了?”

 

“当方则放,”王杰希举着筷子说,“两面都要兼顾,才是强求。何况……”

 

喻文州猜到他心意,眨了眨眼睛后笑着说道:“要给队伍里的小年轻锻炼的机会了?”

 

王杰希朝他会心一笑,权当应答。他又惬意了喝了一口黄油啤酒,嘴角扬起,却是别有深意地说:“但还有别的理由。”喻文州疑惑不解,他看向对面王杰希的笑意,却分明是“这回我可是安心跟着你混了”的意思,忽然明白了王杰希所指的意在何处。望着餐桌对面的王杰希,喻文州只觉得心绪起伏涌动,一杯不含酒精的黄油啤酒,仿佛烟花般点燃了他心中的意外和感动,配上那份不为人所知的倾心,奇异地碰撞又搅和在一起,映着王杰希淡月清晖般的微笑,仿佛时间在那一瞬静止了一样。

 

 

饭后,王杰希在厨房料理碗筷,月光跌满了窗户,外面的蝉声正悠闲地鸣唱。喻文州在他的身旁不紧不慢地切着回家路上刚买的翠冠梨,可刚切完没多久,却又被冯主席的一个新电话叫到电脑前。等王杰希洗好碗端着装梨子的盘子来到客厅,却看见喻文州已经又一次坐在办公桌前,一边认真凝视着屏幕,一边正用心在键盘上敲击着什么。感觉到王杰希来了,便微微抬头叫了声王队。王杰希把梨子放在喻文州桌边,看着屏幕问道:“世邀赛又有新动向?”

 

喻文州点点头,有些无奈地笑着说道:“联盟刚刚收到了一些新的补充规则,我要在明天开集体会议前看完。不过就几点细则,很快应该就了解好了。”

 

王杰希听后也是心下一松,点头道:“那就好。”又接着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喻文州笑笑说不用。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他忽然说:“王队,我一会能用你们家电视吗?”

 

王杰希有点惊讶。电视?

 

他问道:“你是有想看的节目吗?”

 

 “嗯,对。” 喻文州说,“有个特别想看的节目。等了一周了。想问问能不能借王队家的电视机看?”

 

王杰希作为一个荣耀宅男,基本很少看电视台节目,家里虽然买了电视但其实并不常用。他原以为喻文州和他差不多,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如此期待的节目,不禁好奇了起来。他立即回复道:“当然没问题。是赛事直播?”

 

 “差不多,这周是总决赛。” 喻文州说。

 

怪不得。王杰希心想。他于是说道:“好。那先不打扰你。要我帮你现在开电视吗?”

 

喻文州笑着说“那麻烦王队先替我转到XX卫视,谢谢”。


王杰希说不客气。“哦对了,”喻文州又说道,“你先把梨拿到客厅去吃吧。我很快就会过来。”然后眼睛又开始专注于文档。王杰希见他专心,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地端起水果盘子,然后前往客厅摆弄电视去了。他打开电视以后,搁到静音,然后按照喻文州说的频道调了过去,发现是个地方台,正在上演黄金档狗血电视剧。

 

王杰希瞅了瞅氛围,感觉不太是像要直播比赛的样子,心中不禁有点小纳闷。但如果喻文州没有报错频道,他还真想看看是什么节目让喻大队长加班加点都心心念念得不放弃。于是,王杰希调完频道以后干脆也安定地坐了下来,顺手戳起一块脆生生的梨子,窝沙发上坐等喻大队长过来一起看比赛。

 

眼前电视剧里面在演的肥皂剧非常无趣,两位男主正在为了争夺女主大打出手,王杰希看了两眼就觉得超级无趣,又不好意思多吃俩人的梨,无聊地在沙发上蹭来蹭去。总算在肥皂剧播完后不久,喻大队长终于姗姗来迟,从远处慢悠悠地蹭了过来,笑眯眯地问他怎么不吃梨。王杰希被之前那个肥皂剧洗劫,感觉都有点困了,见喻文州来了,总算又回复了点精神,给他挪了个位子,和喻文州一起蹲电视机前等他要看的节目。

 

过了广告时段,节目终于不负瞩目地播出了。王杰希睁大眼睛一看,结果愣住了。

 

节目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中国厨房达人秀——决战紫禁之巅总决赛》

 

为了看电视,客厅灯调得很暗。王杰希借着这份掩护暗搓搓地看喻文州,看见喻文州盯着屏幕两眼闪闪发光。他一时觉得有点窒息,刚把头偷扭回去,就听见喻文州带着一丝明显兴奋的语气说:“王杰希,这个很好看的,你要不要一起看?”

 

王杰希沉默了。但最终,看着屏幕上一排排锃亮的厨具,和喻文州期待万分的眼神,他妥协了。

 

是的,这个节目就像王杰希心里想的一样无聊。看着眼前的大厨们在厨房前切磋琢磨,王杰希内心万分谴责自己刚才怎么看走了眼,以为喻文州是想看什么体育比赛,现在旁边那位国家队队长正看得兴致昂扬,他实在是不好意思破坏气氛爬起来跑路,手机又在房间里充电,实在是觉得山穷水尽,连撞沙发的心都有了。就这样,王杰希坐在超级舒适的沙发上,看着屏幕前的大厨正在案板上重复切丝,脑子里的思绪越来越飘,眼神也开始渐渐无神,两眼不知从什么时候打架起来,脑袋也开始朝一边歪去……

 

 

王杰希感觉自己仿佛躺在公园里的木制长椅上。

 

明明是冬天,躺在椅子上却不感到特别寒冷,最多只是一点点的凉爽和料峭。这是G市的天空。灰色的天空中,云朵散漫地团成一团,仿佛下一秒就要下起雨来。

 

王杰希躺在那里,他眼皮沉沉,意识飘忽,隐隐感觉有什么人来到了他的身边,站在不远的附近静静地看着他。王杰希觉得自己明明不认识那个人,心底却感觉到一股不知从何处来的熟悉和温暖,那份温暖,仿佛一条很久以前与他的心连接的湖,从一头递到另一头,汇聚到他心间,滴入他内心憔悴快要干涸的河流。他沉浸在这份令人感觉安逸和沉沦的温暖里,云朵翻翻沉沉,那个人仿佛低低地说着什么,然后王杰希感觉身上一阵暖,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轻柔地盖在了身上。感知着那层薄薄的衣料,指尖仿佛被什么温柔地扫过,他的眼皮很沉,他睁不开眼睛,直到……

 

 

王杰希在一片温暖中睁开眼睛。眼前似乎隐隐约约是自家客厅的模样,电视还在眼前微微闪烁。

 

王杰希的脑子十分空白。他此刻依然睡意深重,只隐约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重返十八岁的梦。他感觉自己仿佛正依靠在一个很温暖舒服的地方,不禁蹭了蹭脑袋,打算换个角度继续睡。他略微地挪了挪,然后,在一股令人毫无防备的安宁气息中,他看到了喻文州近在咫尺的眼睛。那双眼睛,仿佛波涛微澜,裹着看不到头的深邃和温度,带着主人独一无二的气息,轻轻地,无声地包围着他。

 

半梦半醒的王杰希,感觉自己仿佛在这片温和安宁的气息里走不出来了。在这份令人沉沦的舒适里,他半阖着他漂亮的翡翠色眼睛,就这样靠在对方的肩头,看着已经看了很久的,朝他温柔地笑着的喻文州,意识逐渐一点点回归,眼中的迷茫渐渐消去,然后,他忽然清醒过来,心倏地扬起,瞬间就退到后面半米的地方。见对方意料之中地逃开,喻文州的眉间弯起一片月牙,仿佛在看一只特别可爱的猫。王杰希一退开,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跌落,他下低头见是一件外套,才意识到喻文州在睡觉的时候替他披了衣服。见王杰希的眼神落到衣服上,喻文州唇边勾起一道笑意,轻声说道:“你刚才看电视睡着了。我不好意思叫醒你,还好白天洗完的衣服还没有放好,否则都不知道该给你披什么好了。”


王杰希此刻脸色怔怔,再怎么呆也觉得自己脸上已经发烧了。他有点冒着傻气地捡起了还半搭在身上的外套,发现还是喻文州的。他拿着手里的外套,一时又有些恍惚,仿佛与梦中那件外套重叠了起来。但现实的困窘一下子把他拉回当下。一想到自己刚刚居然无防备地靠在喻文州的肩头睡着了,还靠了很久,王杰希只觉得才刚刚有些下去的红晕又瞬间翻了上来。他反复试图冷静下来,一边用尚存的理智试图说服自己喻文州应该是不会介意的,但是更多更多的是只想找个洞钻下去。王杰希一向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趁着黑灯瞎火心还没蹦出来,他瞬间站起来说了声“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去洗澡睡觉”,就干脆利落地落荒而逃了。

 

王杰希逃跑以后,沙发上的另一位男主角喻文州同志愣了片刻,在追还是停面前思考了一下,还是选择了追。他于是一步步地走到主卧门前,发现门果然已经被主人紧紧关上。他往前走了几步,稍微贴近门缝,然后俯身在门前轻声说道:“王队,没事,你不要在意。你看上去确实累了,早点休息,晚安。”

 

门对面是一片寂静,但喻文州依然感受了屋内主人掩饰不住的挣扎与困窘。喻文州拼命克制自己想要向全世界唱歌的心情,往后退了几步,打算见好就收。可刚要离开,却听到里面仿佛细不可闻地咳了一声,又过了半天,低低地传出了一句:“抱歉,给喻队你添麻烦了。晚安。”

 

繁星碎意,月上柳梢。门内的王杰希,听到门外的喻文州也向他温柔地道了一句晚安。仿佛是猜到他现在不想见人的心情,对方还特意附加了一句自己先回房收拾行李去了,才脚步声远去。感觉次卧的门被故意地大声合上,王杰希顿时呼了一口气,脑海里又不禁再度回想起先前的状况,僵硬地在床头坐了半天,感觉脸上的红晕愈演愈烈。他顿时整个倒在床上,万分懊恼地想着,今晚可能要失眠了。

 

心情正万分波荡的王杰希并没有发现,就在这时,他房间里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行消息。

 

方士谦:在吗。

 

【第一卷 第一道魔咒 完】


第十三章请戳:(13)

 

总之第一卷就这样完结了!居然写了好像有9个月就很难以置信!从来没有写过这么耗时的作品!

不太会写恋爱题材,因为很喜欢喻王所以写得。深深地体会到自己在写作和才情上的匮乏,所以很感谢给我点赞和留言的大家。真的非常惊喜。

虽然经常觉得写得很烂,但在一次次的失败也稍微感觉到了一点点的成长。也令我对写作这件事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感触。写作的门槛很低,但上限可谓是无限。什么样的题材,该去怎么样地把控流向,怎么样的描写技巧,都决定着作品的质量。作为一个不入流的控场得一塌糊涂的作者,但还是不禁要感叹写作是一样那么精密的艺术品,却又像野蛮生长的植物一样,同时赋予着严谨和灵性。这就是艺术的魅力所在。说道这篇文章,由于我缺乏写作应有的专业素质,所以我只能在把章节发布的时候尽可能做到我认为我能达到的最好,雕琢到当时我认为最满意的程度(虽然可能没几天以后又觉得很烂,笑) 但我想至少还是要对得起当下的自己,不管自己的能力有多么不足与弱小。

我很想抱怨的一件事情是事实上我觉得我并没有很对得起喻王这两位男嘉宾。感觉有的时候他们的行动会脱离我的大纲框架,但是为了达到心中剧情的目的会把他们自然衍生的心情和行为忽略或者拉回。很不可思议的是我一直觉得杰希应该是对文州的事情神经非常大条而冷淡的,但是随着剧情的展开,我发现他比我想象中的反应要激烈很多。抑或是我以为喻文州会控场控得很好,在杰希面前扮演完美男神,但事实的情况是他很多次也都波荡到失去应有的理性风范。不过作为上帝视角的我们能够看到两个人的心理活动,但对于故事里的他们,更多地还是要用不怎么灵光的恋爱脑去猜测对方的想法,所以信息上的代沟会成为这个故事不能马上Ending的重要理由之一。文章的节奏很慢很慢,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文就被拖入了这个冗长的节奏,抱歉大家(T▽T)但还是厚着脸皮请大家务必期待后续国家队集训和苏黎世比赛的剧情!


最后,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因为要去还点文了,这篇的更新应该就会随缘。再次感谢。


P. S. 最近工作比较忙,又作死熬夜,感觉熬夜真的是很不好,很影响白天的情绪和状态,希望自己不要再熬夜了。


 


评论(8)

热度(78)

  1. 凛千芊Rin凛千芊R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风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