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 13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5) 第六章:(6) 第七章之一:(7-1)  第七章之二:(7-2) 第八章:(8)  第九章:(9)  第十章:(10)  第十一章:(11) 第十二章之一:(12-1)  第十二章之二:(12-2) 


第十三章 名侦探新杰

 

 

炎夏七月,骄阳夺目。精英汇聚,高手云集,国家队集结。一切都是因为第一次荣耀世界邀请赛。

 

说到首届世邀赛的成员,虽然场上都是对手,但基本都是熟人,场下气氛还不错。叶修的出现更是令所有人纷纷吐槽,第一场会议以无厘头形式结尾,却也平添和谐气氛。今夏世邀赛的举办,引起了国内外极大的热情和反响。就是远在苏黎世退役许久的方士谦,都要特地来问问王杰希参不参加,由此可见一斑。


但王杰希也没问方士谦参不参加,毕竟他已经不属于这个赛场很久了。

 

国家队的临时集训中心被放在硬件设备最佳的义斩。这是来自楼冠宁的倾情赞助。无论是训练会议,还是食宿条件,都非常到位,令大家再一次感受到了金钱的力量。


正式集合的下午,会议室里,算上联盟主席冯宪君在内,十四人正襟危坐。屋内光线不亮,会议显示屏正闪闪发光,国家队队长喻文州正站在屏幕的前方。

 

“……那么,关于赛制的内容,大致就是这样。”喻文州抬起头,言语一贯地沉静,“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就在屏幕最近的位置下首两位,王杰希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前人手一份的赛制介绍早已了然于胸。这份赛制介绍正是喻文州准备的,除原件外,还增加了许多来自他本人的追加标注,理解点评皆是透彻到位,毫无多余,甚至对每个职业的相关的细节都一一细致指出。


这些都是喻文州在短短两天内研究出来的。不仅如此,闲暇时间,他还成天在家给王杰希做好吃的,有一晚还在和他一起看电视。


想到这里,王杰希不禁也佩服起他来了,还感觉有些小愧疚。回想起和喻文州相处的短暂时光,想到他的目光深邃和煦,时常还带着快要溢出般的温柔,王杰希忽然觉得有些心思不属,赶紧将眼角垂下,把目光放到桌面上的喻文州制作的材料上,却又不禁失笑。


喻文州这人,悠然而沉静,如一汪清澈却无边际的潭水。可偏生他的字却是一笔一划,幼稚工整得很,说是小学生写的都能相信。王杰希看向喻文州称得上萌的笔迹,内心却不禁升起一股奇异的熟悉感,不禁怀疑起自己先前是否看过什么小学生的字帖。而就在这时,只听台上的喻文州说道:“……那么,没有问题的话,我们来分配一下世邀赛的住宿。”


王杰希顿时回过神来。这时,他右手边已经忍了很久的人顿时噼里啪啦地开了口:“咦?住宿这么快就已经已经定了吗?酒店是怎么样的呀,双人间还是单人间?那里距离会场远不远啊,那附近还有没有……”

 

对面左首的冯主席立即咳了一声。一旁的黄少天只得顿时住嘴,但表情憋屈得和什么似的。王杰希内心里很不客气地笑了一声。而对面的叶修更不客气。他严肃地对对面说道:“开会期间,肃静。”

 

黄少天狠狠地回瞪叶修。会议室里顿时悄悄流动起了欢快的空气。王杰希看不远处叶修一副黑眼圈深重刚抢完boss的模样,和黄少天也就是个五十步笑百步,不禁暗地里摇头嗟叹。这时,台上的喻文州弯了弯眉,在众人消停后继续说道:“这次国家队的标配是双人间。酒店位置也离赛场很近,具体我们过去了就知道。那么……”


“关于宿舍人员的分配,我们初步是这样的安排。”


众人纷纷望向喻文州。喻文州说道:“领队和队长,就是我和叶神一间。这是为了方便起见。另外,周队和孙副一间,李队和……”

 

“文州,你等等。”一旁的冯主席忽然发话了。喻文州停下,所有人都望向冯主席。


冯主席笑了笑,说道:“在座的各位都是队长和副队长,但我们现在已经是一个全新的队伍了。“他朝众人看了一圈,”既然成立了国家队,就不要以原来战队的职位来称呼了。除了叶修和文州,其他选手干脆都叫名字吧。”

 

众人互相看了一圈,倒是觉得这个提议没错。最讲逻辑的霸图副队长张新杰第一个表示赞成。大家转了一圈都没有意见后,喻文州朝冯主席微微颔首,便朝众人微笑着说道:“那么,接下来,我就用名字来称呼大家了。”见冯主席也点了点头,喻文州重新拿起文档,继续说道:


“那么,继续谈到宿舍的分配。刚才说的是,我和叶神一间,”他望向周泽楷,“小周和孙翔一间;李轩和唐昊……”

 

众人就这样听着听着,报完了几组后,忽然听到喻文州说道:“新杰和张佳乐前辈一间……”

 

听到这里,大家的耳朵忽然有点异样。因为张佳乐的字符串实在是太长了,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仿佛被梗了一下。连张佳乐本人都露出了一丝有点被卡的神情。停顿片刻,当台上的喻文州正打算继续开口时,席间,张新杰忽然举手。


于是喻文州停了下来,望向张新杰的位置,温和地问道:“新杰,你有什么问题吗?”

 

张新杰站了起来。他扶了扶镜片,蹙眉严肃地说道:“喻队长。我个人建议,会议间,三字及以上姓名,改用二字称呼。我认为这样更简洁统一。”

 

熟悉张新杰的选手,自然明白他是一丝不苟的习性发作。首席的冯主席刚刚也被“张佳乐前辈”给突兀地卡了一下,听到张新杰这个提议,顿时觉得很有道理,笑着说道:“新杰的这个意见我觉得挺不错啊。”

 

张新杰点点头,神色里仿佛暖了几分。他又望了望主角张佳乐,问道:“前辈,你有意见吗?”

 

张佳乐顿时摆摆手,“当然没意见。”

 

“那不叫全名得叫你什么?老张吗?要不然佳佳或者乐乐也行。”远处叶修说道。

 

张佳乐一旁的苏沐橙不禁“噗”地笑了一声。张佳乐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叫张佳乐。叫我佳乐就可以了。”

 

“行吧,”叶修转向屏幕前,“文州,叫他佳乐。”

 

角落里,兴欣的方锐隔着一个位子对李轩低声说:“你说国家队会不会被叶修气到解散?”

 

“这个嘛……”

 

李轩的话还没说完呢,一旁的孙翔忽然仿佛反应过来,叫道:“哎哟!”

 

大家顿时又朝孙翔望去。孙翔直接指了指远处的肖时钦。他大声说道:“只能叫两个字的话,那不是不能叫他‘小事情’了嘛!”

 

队伍里顿时已经发出了好几声低笑声。远处的肖时钦顿时露出了一股想要抱头的神色,瞬间望着孙翔,疯狂用眼神暗示求求他别说了。但孙翔显然是并没有读懂这个空气的。他刚要再度张嘴开口,却是远处喻文州春风化雨的声音传来:“只是会议期间而已,平时还是没有关系的。”

 

“可是……”孙翔还打算说两句,却忽然感受到一股迷之寒意直刮耳边。兽类天生感知灵敏,孙翔立马本能地闭嘴了,还朝喻文州的方向犹犹疑疑地看了看,却见他依然是笑眯眯的。而肖时钦见孙翔消停,顿时松了一口气,回望喻文州,一脸感恩。

 

于是张新杰的这个方案就这么被定了下来。插曲过后,喻文州说道:“那么,我还是重头再说一遍苏黎世的房间分配方案。我和叶神。”


“小周和孙翔。”

 

周泽楷和孙翔同队,二人互望一眼,神色自然。

 

“李轩和唐昊。”

 

唐昊和李轩二人隔着孙翔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少天和方锐。”

 

黄少天和方锐用眼神隔空张牙舞爪地问候了一番。

 

“新杰和佳乐。”

 

话题男主张佳乐略微耸了耸肩,显然还对这个新鲜称呼不太习惯。

 

报完这些,剩下的分配已经没有悬念了。喻文州渐渐将眼神移到右手边。他望着距离自己很近的两人,轻柔地说道:“那么最后……杰希和时钦,你们一间。”他很快又移开神色,微笑着对后方的楚云秀和苏沐橙说道:“当然,两位女生一间。”

 

两位女选手点点头,显然很高兴和对方合住。分配完所有房间后,喻文州说道:“目前的安排就是这样。大家对现在的分配有没有意见?如果私下有协调意愿的话,请在会后找我商量。”

 

之后,众人又商议了几个议程。交代过几桩事宜后,喻文州开口说道:“那么,下一个议程。是关于训练用账号卡的问题。”他忽然停了停,然后转向王杰希。


王杰希也不禁朝他望去。喻文州冲他笑了笑,然后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杰希,集训期间,我们想向微草征用一下守护天使防风的账号卡。不知道你这边是否同意?”

 

王杰希见喻文州正眉目不眨地望着他,看似正经,眼里却是映着三分促狭,隐藏在潋潋波光的笑容中,也不知在等他的哪一个反应。

 

王杰希想了想,其实关于称呼这件事,他不是很介意。他连把喻文州当枕头睡这种丢脸事都做过了,叫个名字算什么。而关于借账号卡的问题……


这是件正经事。王杰希略一思索,想防风的数值在联盟内部也不是秘密,便回复道:“我个人没有意见。只要俱乐部同意,我们一定会将账号卡借出。”

 

“那太好了,先行谢谢你。”喻文州说,唇角轻轻勾起,笑意无声无边,眼神依然没有移开。

 

王杰希内心没来由地一跳,忽然有点想别过脸去。下一秒,喻文州总算微微倾身,眼神回归大屏幕上,又开始了下一个议程。王杰希暗自咳了一声,也把注意力放到屏幕上,心跳的感觉才渐渐消失。他余光里有些异样,一撇之下见到黄少天正犀利地盯着他,看他发觉,又瞬间将眼神挪走。王杰希心下莫名地有些窘迫,只能真咳一声,装作不见。 

 


夜晚时分,王杰希从宿舍前往食堂吃饭。穿过长长的走廊,王杰希发现因为饭点食堂里大家基本都在,正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他用眼神瞄了一圈,没有见到喻文州和黄少天等几个四期生的影子。和擦肩而过的李轩打了个招呼,王杰希点餐完毕后,捡了个没人的位子坐下。

 

义斩的食堂色香味俱全,连饭后水果都配齐配好,很是奢华。但王杰希吃了一口,就想念起那个在他家呆过好几天的那个人做饭的味道。昨天,他和喻文州一前一后地离家领着行李前往义斩报道。喻文州走前还特地给他留了午饭和餐后水果,一起存在冰箱里,临走时还带着家里的垃圾下楼,一贯细致妥帖到了极点。分开的时候,王杰希想反正最晚明天也要见,也没有什么离别的心思,但依然内心有股说不出的怅然,仿佛一件刚刚习惯的东西,却要再度离去一样。


中午时,王杰希一人在屋子里吃午饭,忽然觉得家里冷气格外凉,屋子格外空荡。他才想起,喻文州吃饭的时候常常和他聊天,笑意藏在扑腾的热气后面。王杰希吃饭的时候不喜多言,两人之间,倒是喻文州的话更多些,讲的内容有好些王杰希也不记得了,但却记得那份伴着筷子声的南方轻语,沉静逐波的,笑意盈盈的。


如今的王杰希,没有了喻文州在身侧,竟觉得有些不惯了。

 

一个人独自坐在角落,王杰希难以置信地觉得,自己竟可能是被喻文州养刁了。明明只有短短几天,他却觉得义斩的饭菜不合自己的口味;明明只有短短几天,他竟觉得一个人吃饭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想到这里,职业单身二十年的王杰希摇摇头,第一次对自己认真自嘲了起来。


按下多余的浮动心绪,王杰希拿起筷子打算吃饭。然而,仿佛他先前心中的想法被听见,他的对面忽然就多了一人。

 

“老王,不介意我坐这吧?”叶修把餐盘往桌前随意一放,人却已经坐了下来。

 

望着眼前的叶修,王杰希瞬间在内心纠正了自己的想法。


不。虽然希望吃饭时能有个一起说话的人,但那个人果然还是喻文州吧。

 

但这么一想,望着眼前的叶修,他又更……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失落。

 

“别这么戒备嘛,又不是来找你刺探微草的情报。”叶修看了眼王杰希。他一边闲闲地夹了口菜,“哟,义斩的食堂不错。”

 

“我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友好了。”王杰希不客气地说。

 

“都是队友了,拿出点友善行不行?”叶修说着。王杰希懒得理他,自顾自吃饭。叶修坐在对面悠闲地啃了两口排骨,然后开口道:“关于防风的账号卡,是我要用,和你打个招呼。”

 

王杰希想了想,道:“队内演练?”

 

叶修点点头。王杰希蹙眉道:“队里只有一个治疗……确实是有些负担。”

 

“是啊,”叶修的神色难得也有点严肃,“只能多辛苦新杰一下。比赛前后的指挥,更多是要交给文州和小肖他们了。”

 

世邀赛的赛制之一就是队伍间进行两次比赛,积两场总分以决胜负。但由于比赛时间紧张,两轮对决将连续进行。比完一场,马上接下一场。连续两战对同一个队伍消耗太大,所以这次国家队由13人组成,基本上意味着每个国家要分成A队和B队,和对手国家的AB队逐一对抗。


可中国队统共只有一个治疗,虽然不用上擂台,但连战两场团队赛,对牧师张新杰来说还是颇为辛苦。

 

王杰希敲着桌子。虽然世邀赛的事情不需要他操心,但是他习惯性地就从管理的角度带入了。

 

“张新杰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牧师选手。只专注治疗的话,应该完全能胜任连续两场的节奏。即使不担任主要指挥,他的战术素养依然会保障他的意识和判断。”王杰希分析道,“集训期间,多多练习和适应节奏吧。”

 

“我也这么想,但愿如此。好在这回我们人多。文州当指挥的手残问题也终于被解决了。只是少天怕是要烦得令人头疼。他们蓝雨还真是麻烦。”

 

王杰希笑了笑以后说道:“你放心,俱乐部已经和我说过,账号卡应该明天就能送到。”

 

叶修松了口气,说道:“那太好了。”

 

说完正事,两个人又随意闲聊了两句。吃了一会饭以后,叶修故意压低语气,煞有介事地冲着王杰希说:“我说大眼,之前国家队队长的锅,你就这么甩给文州了?这么欺负人家?你可是前辈呀。”

 

王杰希心里起了点波澜,但依然面不改色地回道:“你还不是一样?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的特殊原因,你会来当领队?”

 

“啧。”叶修摇头叹道,“果然还是文州最好。你和老韩,我还真是一个都受不了。”

 

王杰希冷哼了一声,不予置评。仿佛是故意一般,叶修又说道:“文州好啊。素质全面,为人亲和,协调能力也高。除了在场上手速不行,场下那是最佳的队长人选。哪像你,冷冰冰的。和你说话都没劲。”

 

王杰希干脆忽略了叶修的垃圾话,装作不动神色地问道:“说到这个,喻文州呢?”

 

“哦,”叶修说,“刚出宿舍的时候,碰到他还有少天新杰他们几个了。大概是出去聚餐吧。”他看了王杰希几眼,忽然笑起来说道:“哟,难得大眼还会关心人啊。你找文州干什么,难道也想人陪你吃饭不成?”

 

“……”

 

叶修本来是句随口垃圾话,却见王杰希居然突然有点被噎住。这情景可谓难得一见,他登时兴趣大起,打算开口再说两句,却见王杰希很快地站了起来,说了句“我吃完了”就离开了。

 

望着王杰希离去的背影,叶修颇有兴致地喃喃自语道:“嗯?有情况啊这是……”

 

 

“文州,你有情况。”

 

B市的一家铜炉火锅店里,一桌四人围着,都是国家队选手。


此刻他们都还在等炉子煮开。抿了一口桌上的豆奶,刚才发言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用严肃地语气继续说道:“准确地说,你今天利用了我。”

 

对面的喻文州把玩着未开封的豆奶瓶子,笑着说道:“哦?我怎么就利用新杰你了?”

 

张新杰旁边的肖时钦也推了推眼镜,说道:“文州,今天我和新杰发现你有点不对劲,所以我们一起调查了一下……”

 

喻文州身旁的黄少天已经抢先开了口:“我说我说,你们这些心脏讲话怎么这么累啊!凡事还要绕这么多圈子搞那么多调查干嘛,有什么事直接问不行吗?”

 

张新杰严肃道:“没有求证的事不能开口。”他忽略了黄少天的絮絮叨叨,转向喻文州,镜片后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文州,我和时钦怀疑,你喜欢上王杰希了。”他盯着喻文州的脸说。

 

一声轻响,黄少天的筷子掉了下来,但是他又在千钧一发之时接住了。火锅店内的空气停滞了几秒,然后又流动起来,却仿佛变得更欢快了。黄少天一人自顾自地说道:“咦,我的筷子怎么掉了,哈哈,哈哈。”

 

“……好罢,”喻文州带着几分无奈笑意说,“你们怎么会得出这个结论的?”

 

张新杰和肖时钦互望一眼。肖时钦说:“你说还是我说?”

 

张新杰正色道:“我先说吧。”黄少天见状也难得闭了嘴。张新杰开口道:“今天下午会议,分配宿舍的时候,你先是以原先的战队职位称呼。然后冯主席提议改成以名字称呼。然后,你报了三组二字名。接着,忽然跟上了‘新杰和张佳乐前辈’。当时,所有人都被梗了一下,包括我在内。因此我提议开会期间人名全部以二字称呼。”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说道:“不错。就是这样。”

 

张新杰又道:“事后,我发现这个安排很奇怪。七组名单,不是按照队伍号码,也非按照笔画,而是特意把二字称呼排在前面。”他续道,“除去你和叶修,分别是‘小周和孙翔’,‘少天和方锐’,‘李轩和唐昊’,都是整齐的二字对二字。那之后,跟上了‘新杰和张佳乐前辈’,二字对五字。这样,使得张前辈的称呼变得格外冗长。”

 

肖时钦补充道:“而且,我们猜因为你知道新杰特别在意对称整齐,所以特意把卡顿安排在新杰这里,而没有放在我这里。然后他就提出异议了。”

 

喻文州说:“可是,也未必是我故意。只是因为新杰恰好和张佳乐前辈是同队呢?”

 

张新杰说道:“不会。第一,按照你平时的习惯,你对张前辈称呼更多的是‘佳乐前辈’而不是‘张佳乐前辈’。如果我的假设没错,你是为了把字数凑长,故意改的口。第二,你完全可以按照队伍编号念房间号,却跳过了王杰希和时钦,把二字组合和我们提到前面,这一点更像是特意营造出来的。”

 

“还有一件事……”肖时钦补充道,“就是当时孙翔提到我那个绰号的时候……唉。我感觉他当时确实是想再说下去的,后来好像是忽然被什么阻止了一样,就留上了心。而那个时候恰巧开口阻止他的也是你。回头我还特地找过孙翔,他说当时总觉得好像有个危险的眼神在看他,所以才闭的嘴。他还说……”肖时钦望了望喻文州,“他还说总觉得那个人好像是你……”

 

喻文州还没笑出声,一旁的黄少天已经忍不住评论道:“我靠,孙翔他还真是个属豹子还是老虎的啊,这什么兽类的直觉……”


如果孙翔在,他一定会大声驳斥黄少天,告诉他他是属猴的。

 

冒着热气的火锅前,张新杰最后总结道:“所以,我们得出的最终结论是,你想要借这个机会和某个三个字姓名的选手拉近关系的可能性很高。而且,因为你没有把握,所以只能用这种形式去套别人。”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道:“你们俩的这段分析真有意思。但我还是觉得,光凭这段分析,不能说明我就喜欢王杰希啊。”

 

黄少天也说道:“对啊,按照你们的分析,就算文州真的喜欢国家队里三个字的某个人,但名字里带三个字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知道肯定是王杰希呢?张佳乐也是三个字的呀。”

 

张新杰神色中又多了两分亮色。他点点头道:“这是个好问题。国家队中三字姓名的人共有九名。去掉喻文州自己,还剩下周泽楷,王杰希,黄少天,肖时钦,苏沐橙,楚云秀,张新杰,张佳乐八人。其中,文州和我们几个一直是以名字称呼的,他没必要为此大费周章。”

 

肖时钦又道:“后来,我和新杰对了一下文州之后对所有人的称呼。”他望向喻文州。


“文州,你当时叫周队‘小周’,两位妹子叫‘两位女生’。如果新杰和我的猜测没错,这些人就都可以排除掉。剩下的,就只有……”

 

他望向张新杰。张新杰扶着眼镜说道:“——那就只有’佳乐’和‘杰希’两位前辈了。所以,你喜欢的人,应该是这两人中的一个。”

 

黄少天抱着豆奶,满眼都是“你们心脏怎么这么恐怖”的表情。

 

喻文州敛了敛眉,故意说道:“那也可能是佳乐前辈……”

 

张新杰有几分高兴地说道:“自然。虽然我们觉得你不会喜欢已经有对象的人,但依然也不排除这个可能。”

 

肖时钦咳了一声,用一种一言难尽的语气说道:“文州,于是新杰去问了张佳乐。你知道他……”

 

喻文州无奈地向好友们投降,“时钦,你和新杰,真是太厉害了。”不仅是因为张新杰一丝不苟的严谨,还是因为,他们恐怕还真撞到了知情人士。

 

果然,张新杰望着喻文州,用一种有些奇异的语气说:“其实本来我们也都只是比较怀疑,但是张前辈的话,却让我们完全确定了。当时我问他‘前辈,你觉得喻文州可能会喜欢上你吗?’”

  

一旁的黄少天也跟着好奇了起来。而喻文州已经差不多准备躺平任调戏了。张新杰一推眼镜,一字一句地复述道:“他说,‘什么?喜欢我还不如喜欢王杰希呢。新杰你怎么忽然卖萌。’”

 

四下里顿时一片陷入了沉默。冒泡的铜炉火锅快活得打着滚,喻文州淡定地开口道:“嗯,对。所以我喜欢王杰希。”

 

半晌后,黄少天第一个开口道:“靠靠靠靠!!!张佳乐怎么也会知道!!!”


喻文州说:“这倒不是……”


张新杰用一种难得的嗟叹语气说:“果然……排除了所有的真相,留下来的那个,无论多么不可能,都是真相。”

 

肖时钦扶了扶额,对喻文州说道:“文州……你真的,喜欢王杰希啊?这是真的吗?”

 

“对!”喻文州忍俊不禁地开口道,“你们怎么都这么意外啊。”他又对张新杰说道,“新杰,今天开会时对不起你了,今晚我请客。”

 

张新杰立即摇摇头,用一种难得的安慰语气说道:“不用。大家都觉得你恐怕很艰辛。所以我们商量着要请你吃饭。”

 

肖时钦同情地说:“暗恋很辛苦吧?何况是王杰希这样的……”


那可是全联盟有名的高冷外加难琢磨啊。说是高岭之花都不为过了。


喻文州笑道:“唔,其实杰希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哎呀,”黄少天看秘密被捅穿了,也立即换上了恨铁不成钢的模式,跟着大书特书:“你们都不知道!就这一个月!文州现在仿佛变了一个人!他现在成天围着王杰希转!而且胆子还特别小,他都住到过人家家里了我和你们说……”

 

“已经住到家里去了?!”肖时钦震惊。“听上去,他还是原来的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他啊?”

 

黄少天八卦模式全开,开始滔滔不绝地根据他所知道的版本讲了起来。一旁肖时钦听着,一边一起跟着捶胸顿足,吐槽喻文州比人家初中女生还怂。张新杰则叹了好几口气。喻文州在一旁听着,一边叹气地扶了扶额角,心想他真是交了一帮损友。

 

哥几个损了喻文州了一会,张新杰忽然对喻文州说道,“其实,白天的时候,你可以隐藏的。再带上其它的几个人,叫得亲昵一些就可以了。”

 

“可是,我做不到。”喻文州说。他笑了一下,神色间还有些无奈。

 

众人听了,倒是失语了片刻。后来,肖时钦说道:“文州,那你们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就像黄少说得那样?”

 

“嗯……我在追他……”喻文州苦笑着说。“但恐怕……”

 

恐怕他什么都没感觉到。喻文州心想。这么一想,内心却仿佛无声刮起了一道秋日的小风,渡过湖面,又随微凉雾气沉入湖底。

 

周围的三个好友对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感慨,在冒着袅袅热气的火锅饭馆中,喻文州却感觉心思有些飘了出去。

 

虽然王杰希他可能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但是……

 

喻文州微微阖上眼睛。灯光泛着他的侧脸,眉眼间尽是涟漪一般的柔软。他系在心间的那个独一无二的名字,如一株淡绿色的小花,在湛蓝的湖水间展颜,迎风冉冉。

 

杰希。喻文州心想。至少可以叫你杰希了。


虽然王杰希今天白天看上去也并没有什么反应,但至少比抗拒或者反感好。甚至,以王杰希的性格,可以认为这是一种默许也说不定。一想到或许是王杰希默许自己这么叫他,喻文州就满心欣悦,觉得心湖中央的那朵绿色小花摇曳地更欢快了。

 

就在同时。已经回到宿舍里的王杰希,一边翻着手边的书籍,一边想到。

 

杰希吗……


除了家人,真是好久没有人这样叫他了。

 

就像喻文州的饭菜一样,一样地令人怀念。


TBC

下一章请戳: 14-1


评论(14)

热度(105)

  1. 凛千芊Rin凛千芊R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风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