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猫咪的敌人是鲸鱼垫子 1.4-1.5

双大学教授paro,沙雕ooc预警  

  

1.1-1.2 1.3


 第一章 敌人是室友?!室友是女仆?!


背后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一个,两个。王杰希回过头的时候,有四个陌生男子站在他面前。

 

“大美女,一个人啊?”一个身高一米九,染着金黄毛发的健硕男人咧嘴笑着。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朝后踏一步,冷冰冰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是男的。”

 

谁想他这么一说,周围剩下几个打扮地花里胡哨的小混混眼睛闪闪发光了起来。

 

“这不是老大最喜欢的伪娘嘛!”

 

“好运气!赶紧把这小子绑了送给老大!这小娘们是个极品,老大看到了一会很高兴的!”

 

所以我到底是个小子还是娘们啊。王杰希一边吐槽,一边又朝后退了一步。他的手不动神色地朝口袋里伸去,一把短小的木铲已经握在手中。那是他从喻文州的厨房里昨天顺手捞来的。时机瞄准,趁对方还在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王杰希已经木铲出手,朝那个一米九的流氓那边砍了过去,瞬间击中了对方双眼。

 

小混混们没想到王杰希一女装大佬居然出手这么快且准,顿时一米九大汉嗷嗷直叫地蹲了下来。旁边一个穿耳环的小混混喊道:“大伙别让他跑了”,然后剩下三人朝王杰希冲了过去。王杰希闪身躲过一击,木铲狠狠击中对方胸口,一个小混混应声倒地。另一个小混混趁此机会要拿他肩膀,王杰希瞬间避过,反身就是一个回旋踢,只听对方一身惨叫。

 

从开战时间不到五分钟,对方四人中的三人都已经不是跪着就是倒着。王杰希越过三个手下败将,望向最后一个小混混,手里的木铲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你也想试试吗?”他轻巧地把木铲翻了个个儿。

 

最后一个小混混已经被吓得面如土色,一步进三步退,显然是不敢向前了。王杰希看对面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心里松了口气,放下木铲,打算开车锁回家。

 

嗯?

 

王杰希忽然感觉脚腕上一沉。他顿时觉得不对劲。他努力地想要移动脚步,没想到不仅没有走成,还感到一股力量反作用于脚腕,顿时脚踝处一阵痛传来。

 

王杰希原本放松下来的神色顿时变了。

 

他快速低头往草丛里看,才发现自己因为穿了高跟鞋,鞋子根部用力过猛,竟然被彻底卡在了两块泥地里的石头之间。

 

王杰希人生头一回遇到这种事情,只感觉左腿像被埋在鞋子里锁住了一样。他见情况不妙,直接蹲下,决定立即把高靴脱掉再说。

 

但正在他刚打算拉拉链的当口,王杰希觉得眼前光线一黑。他立即抬头,只见金发大汉和另外两个混混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将他团团围住。

 

糟了……

 

王杰希想作出反应已经来不及了。染金发的流氓一脚往王杰希有碍的左脚狠狠踩去。王杰希顿时感觉一阵剧痛,只能死死地咬住嘴唇才没有痛哼出声。趁王杰希受伤,另外两个混混立即一齐从背后反剪王杰希双手,不让他反击。

 

“臭婊子,”金发混混一脸森然地说道。“性子倒是够烈。想和我们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把他给我绑后座去。”

 

王杰希死死地盯着那个流氓,眼睛里像要喷出火来。

 

4

王杰希,男,微草大学最年轻出色的教授,学校“最令人望而却步的高岭之花”部门第一名,在三十年那年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绑架。

 

原因是因为穿女装太好看,被小混混相中,用于讨好他们爱好伪娘的老大。

 

虽然王杰希刚刚把混混们打得东倒西歪,但由于他是“要献给给老大玩的”,混混们对他还算客气。除了一开始的那一脚,也没报复性的殴打,只是绑住了他的双手双脚不让他行动。混混们和王杰希上了车,一片昏暗中,车子发动,四个混混又开始高兴起来,开始在车子里大肆聊天,烟雾缭绕。

 

王杰希被丢在车子最后面,他尽可能不被发现地仰头,默默地记周围路过的地形。就在这时,只听前面戴鼻环的混混说:“美人儿,你也别气。要是你表现好,老大真看上你了,你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比玩什么女仆play一晚上出去坐台赚的钱多多了。”

 

王杰希竟然一时觉得有点好笑。他颇为认真地朗声否认:“我是大学教授。不是坐台的。”

 

四个混混望了他一眼,然后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彪哥,这小子可真有趣!”

 

“哈哈哈,我想起来了,上次跟老大去的店里也有一个,说自己是什么国外的硕士,懂六国语言!现在做鸡鸭的都开始有人设了。”

 

王杰希反驳道:“我的确是大学教授。你们凭什么觉得我就是坐台的?”

 

“你真当我们傻么,”王杰希前座的海胆头小混混说。“穿成这样夜里在大马路上晃,长得好看好腰细腿长屁股翘,你不是鸭难道别人是鸭?”

 

左手纹纹身的小混混说:“看你这么愣头愣脑的,难道还是个雏?你哪个店的?接了几个了?看你年纪也不小了,长得还挺纯的,大伙混道上的都不容易,说给咱听听呗。”

 

“你要实在是不乐意卖,”正在开车的彪哥说道。“我看你小子也挺能打,今天你要是让我们老大开心,你就求他,说不定老大一开心,回头就收你当小弟。”他总结道。“虽然收保护费的钱可能比不上你一晚上卖后面来得快,但是咱们是个男人,得有骨气,是不是。”

 

“彪哥真男人!”“彪哥帅!”

 

车内剩下三个小混混立即开始了一片此起彼伏的吹捧,说黄发大汉居然不计前嫌还愿意救小伪娘脱离苦海。王杰希越听越觉得离谱,干脆放弃了沟通。他现在落在这帮子人手里,一时半会也无法脱身,只能暂时先观察地形,顺便恢复体力,寻找脱身机会。

 

后来那两个混混一直在烦王杰希,问他是哪个店的,除了金主还有没有男朋友云云,王杰希实在被烦得不行,就说他真的不卖而且有正经工作不信去可以问他的室友。后来这个事情被经过几轮讨论,变成了同居男友欠下高额赌债还债不成逼王杰希出台挣钱沦落风尘,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这个男的真不是个东西!居然逼小女仆儿下海给他还钱!”

 

鼻环混混一边抹鼻涕一边说道。

 

“真的,”彪哥语重心长地说,“小女仆儿,你赶紧地跟了我们老大,他在这儿一带就是一霸,讲义气还长得帅,是真男人,比你那个混账男朋友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王杰希决定最后拯救一下,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也没欠赌债,而且他也是大学教授……”

 

“什么?!”纹身混混惊讶地说。“他原来也是出来卖的?他是哪家店的?那你还跟他不跟我们老大好?”

 

王杰希沉默许久,说道:“不了,我还是觉得我男朋友比较好……”

 

一路说着说着,车子到了一个仓库前停了下来。一路聊下来,大家仿佛都对王杰希产生了同情,对他和善了许多,把他安置在一个椅子上,绳子也没绑那么严,鼻环小混混还特地给他椅子上加了个花垫子。

 

不管怎么离谱,情况还算朝王杰希这边略微有所倾斜,王杰希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一面养精蓄锐,一面等那个所谓的老大回来。

 

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应对,王杰希半阖着眼,一边轻轻晃动脑袋。蕾丝头饰上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叮当声音,在空旷的厂房里清亮地悠悠回荡。

 

你……能听到吗……

 

小混混们开始还开开心心地等着,但是却越来越烦躁了。

 

“老大怎么还不回来啊。”“就是,都等了半天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小混混的领头还是没有来。全场大家都开始越发焦躁。再过了二十分钟,连那位领头的彪哥都有点神色阴沉了。

 

“我们要不去找找老大吧?”一个小混混小声提议道。

 

彪哥沉着声音说:“要是再过十分钟老大还不出现,咱们就去找人。”

 

此时仓库里一片紧张气氛,只有王杰希旁若无人,气定神闲。彪哥看到角落里王杰希像个没事人一样坐椅子上晃铃铛,顿时火起,骂道:“晃什么晃?把你那脑袋给我停了!”

 

对于那位黄毛混混的威吓,王杰希仿佛根本就没听见。他一边晃着脑袋,铃铛撞击水晶珠,发出好听的声音,一边昨晚的回忆渐渐浮上心头……

 

 

昨晚。王杰希的家中。

 

当王杰希说完自己不需要任何保护的宣言后,喻文州还是沉默了。

 

王杰希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没有意见,便打算收拾橘子。但不料在半暗中,喻文州忽然伸手,将王杰希手臂反剪,电光火石间就将王杰希压在了餐桌上。

 

喻文州的攻击来得突然,但王杰希也立即反应过来,双腿使力反踢,右手撞向喻文州手肘。喻文州只得撤手,反剪的力道也不禁松了,王杰希立即起身脱离喻文州掌控,顺手把餐厅的灯拉开了。

 

屋子顿时被温暖的光线照得一片亮堂。王杰希说:“喻文州你犯什么毛病。”但他扬了扬嘴角。

 

“这下你信了吧?究竟是不是我盲目自信过头。”他瞥了眼喻文州。“但你一开始的擒拿没用全力吧。对我还想故意放水,你也未免太小瞧我了。”

 

喻文州理了理袖子,没事人一样地笑眯眯地说道:“杰希学长确实厉害。”他抬起头,认真说道。“但要是真伤到了就不好了。”

 

王杰希挑眉望着喻文州。喻文州放下袖子,说道:“王杰希,我相信你的能力,你当然可以在无人陪同的情况下进行被试。”

 

但他转过身,打开公文包,拿出一样东西,托在手心。

 

“不过……戴上这个,怎么样?”

 

 

“臭婊子!”彪哥的脸已经完全沉了下来。他气势汹汹地朝王杰希走去,一边伸手拎他的发箍,一边喝到:“听到没有!让你把脑袋给我停下来——”

 

“砰!”

 

门外传来一声巨响。

 

王杰希顿时扬起嘴角。

 

彪哥顿时顾不上王杰希了,骂道“怎么回事”,一边骂骂咧咧又犹犹豫豫地朝门口蹭去。

 

“砰!”又是一声巨响。仿佛有什么重物在撞击着库门。

 

“彪……彪哥,”一个小混混有点哆嗦地说。“好像……外面有什么人……”

 

砰!

 

“够了,”彪哥大喝道。他转头向后方三人:“抄好家伙,估计是有人来找茬的。”

 

众混混纷纷开始抄家伙,神色紧张,唯有王杰希双目发亮。彪哥拿起砍刀,走到门前。此时门外已经有声音传了出来。

 

“请问,里面有人吗?”

是个男声,听上去温温和和的,不带半点儿戾气。

 

彪哥犹疑地看着门口,然后吸了一口气,退到门后,直接开了遥控门。

 

门开了。门口空空旷旷,仅仅站了一个身穿浅蓝色衬衫的青年男子,长的斯文清秀,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众人本来如临大敌,结果发现来了一个看上去完全不能打的男人,都有点面面相觑。那青年嘴角天生带笑,看上去让人感觉舒服地不行,他环视着周围一圈,眼光落到王杰希身上,然后说道:“各位,我在找我的室友,总算是找到了。不知道你们,方不方便把他还给我?”

 

鼻环小混混叫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赌博欠钱逼小女仆卖屁股的混账男友!虽然你是个吃软饭的,不过你单枪匹马过来还挺有勇气的,但小女仆已经是我们老大的人了,你识相点的在我们老大来之前给我们兄弟打一顿然后赶紧滚!”

 

王杰希忍不住别过头去。

 

喻文州明显愣了一秒。但他下一秒沉下眼眸,慢慢说道:“哦?”

 

然后他渐渐朝门口走了几步。他仿佛是慢悠悠地一步步走,光芒渐渐洒在身上,众人才看清他手上正提了一个身形彪悍的胡渣男人。那胡渣男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整个人看上去像没了骨头似的,望着喻文州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彪哥顿时神色大变:“老大!!!”

 

那胡渣混混看到下属,仿佛一下子精神焕发了些,顿时吼道:“闭嘴!”

 

喻文州一手制着混混头子,一手拿着一根圆棍一样的东西,直直地点着混混头子的喉咙。他微微笑了笑,和和气气地对胡渣男人说:“既然你的部下都这么说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把我的那位小女仆还给我?”

 

混混头子只觉得圆棍一点点卡着他的喉咙,他的几个部下还个个一动都不敢动,立即扯着嗓子叫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人给放了!快!”

 

彪哥几个都气得瑟瑟发抖,但喻文州手里正是他们的老大,只得咬牙立即七手八脚地把王杰希给放了。

 

王杰希被松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双恐怖的靴子给甩了。他抬头对喻文州喊道:“看着对方,别过来,我没事。”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第一次真正地露出忧虑的神色。他说道:“明白。”但还是拎着混混头子朝王杰希那边一点点移过去。

 

王杰希扶着裙子磕磕碰碰地走到喻文州面前。喻文州看王杰希头发散乱,腿上脚腕明显受了伤一时也看不清楚,顿时神色都变了,把混混头子直接丢垃圾一样丢在地上,伸手将王杰希轻轻搂住。王杰希看到喻文州左手,拿着居然是家里的擀面杖,内心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但又有一股奇妙的感觉涌了上来。

 

昨天晚上,喻文州拿出的是一个微型追踪器。

 

他们蓝雨最近和霸图合作,这是警校副校长兼科技研发部主任张新杰给好友喻文州的新产品。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当晚喻文州说。并把它别在了头箍的铃铛后方。“有了这个追踪器,无论你在哪里,都能找到你,那也就放心了。”

 

他微笑着对王杰希说道:“毕竟,如果王教授出了什么事,我们申请年末基金捡便宜,到最后基金肯定是蓝雨的了。”

 

因为喻文州的最后一句话,王杰希神使鬼差地没有拒绝喻文州的提案。

 

没想到还真被你言中了啊。王杰希靠在喻文州的怀里想。

 

这份奇妙的感觉,大概叫做安心吧。

 

 

“等等!”

 

这时,一道厉声打破了四周的平静。王杰希回过头去,看到混混们已经把流氓头子在后方安顿好。这个混混头子不知道被喻文州怎么收拾的,感觉似乎连路都走不动了。

 

彪哥拿着手中巨大的砍刀,阴森森地喻王二人说道:“伤了我们老大,这样就想跑了吗?”

 

后面三个小混混同样也拿着棍子锁链等武器,渐渐朝手里只有锅铲和擀面杖的喻文州王杰希二人靠近。

 

王杰希对喻文州低声说道:“我左脚有伤,没后手的话你先走,去找救兵。”

 

喻文州蹭着王杰希的头发,同样低声说道:“同居男友都债台高筑对小女仆狠心绝情了,他心有愧疚,肯定要和小女仆同进退的。”

 

王杰希压下声音急促地说:“喻文州,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你——”

 

几个混混们还要向前,但躺在后面的混混头子忽然叫到:“都把武器放下!!不要对他们两个人动手!!”

 

然而太迟了。就在几名混混不知所以的时候,仓门外发出一声大喊:“不许动!!”

 

顿时,外面忽然被白昼笼罩,警车声呼啸,十多位便衣警察已经出现在门口。

 

门口的一位留着长辫子的帅气警察举着枪喊道:“不许动!你们已经被我们霸图警方包围了!放下你们的武器!”

 

混混们顿时被门外小山一样多的警察给吓到了。满是胡渣的混混头子发出一声叹息。喻文州扶着王杰希出了仓库门,相视一笑,终于感觉真正轻松起来。在警务长张佳乐的带领下,警察们鱼贯而入,开始了逮捕和取证,一切到此圆满收尾。

 

5

后来王杰希和喻文州被张新杰带去和犯人一起做验伤及做笔录。这时,微草一方也开始得到了王杰希被绑架的消息,大家都着急坏了,高英杰和刘小别等人都直接冲到警署。

 

高英杰看到王杰希脸上身上的伤口和裹着绷带的脚腕都要哭出来了。王杰希宽慰道:“没事,只是皮外伤。这次虽然被绑架,但是我获得了很多有趣的经历,”他一边弯腰,将裙摆微微撩起,然后瞬间放下裙摆,手里已经多了一只录音笔。

 

王杰希没有在意周围全员一脸懵逼的眼神,认真地把录音笔送到高英杰手里,说道:“这次的遭遇全部都用录音笔记录了下来,里面有很多有趣的对话,堪比高质量的田野笔记。你带回去好好分析,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众人都被王杰希的操作给震惊了。在场唯有喻文州大概明白王杰希在想什么。

 

还真是把最重要的录音笔藏到腿部绑带上去了啊……真是服了你。

 

喻文州靠在墙边,望着被一群微草学生团团围着的王杰希,不自觉地面带微笑,目光柔和如水。

 

王杰希正和泛着泪花的高英杰嘱托完语音数据分析的任务,却瞥到远处喻文州在微笑着看他。

 

王杰希的脑海里第一反应是敌方老大又不知道在打什么好算盘了。为了不甘示弱,他回瞪了喻文州一眼。

 

不过,这份感觉……

 

王杰希把眼睛迅速瞥向别处。

 

喻文州是敌人,是相看两厌的室友。

 

但是,为什么,这份感觉,好像稍微有些不一样了呢?


TBC



评论(1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