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寻找茉莉花香(上)

给 @少年郎。 的点文。富二代喻x穷苦学生王

 

天雷狗血韩剧玛丽苏,OOC,有ABO但没有什么卵用,但这至少保证了一条山路!

 

分上下两段,可以当上下一发完。



00

王之千里不留行,海渡无垠共潮生。

冰姿斜斜无处寻,满庭依旧香如故。

 

01 

“一瓶中草堂茉莉香型防晒喷雾,一共45元。”

 

荣耀市中心最近的一处沙滩上,满眼正是人流如织的热闹时光。七月骄阳夺目,仿佛流动的碎金子般洒在晶莹的海水上。沙滩边缘的一个临海店铺里,王杰希将商品和零钱一并递给面前的一对青年男女。顾客的身影离开后,水天一线的海景又一次映入了他的眼帘。

 

 “小王,辛苦你了!”此时,收银台右侧传来声音。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一天生意不错!茉莉香味的喷雾卖了几瓶?”

 

王杰希摇了摇头,对店长大叔说道:“不辛苦。”然后答道:“200多瓶吧。”

 

“太好了!”大叔笑容满面,“阿锐拜托你来临时顶班真是太对了!果然帅哥就是不一样!”

 

店铺的另一头,两位正在搬东西的年轻店员阿诚和阿俊见老板正在和临时顶班的新人聊得起劲,也忙里偷闲地私下八卦了起来。

 

“之前阿锐喷的是店里草莓味的喷雾吧。小草莓阿锐一天最高记录150瓶?” 

“但今天茉莉味销量破新高了啊,这个小王简直比阿锐还厉害。店长的帅哥营销计划又成功啦。晚上说不定又要请大家吃饭了嘿!”

“哎哟有可能!诶,听说小王和阿锐是学长学弟来着?”

“是啊,刚听他们说,好像都是H大学计算机的。”

“哇,又一个H大。两个超级学霸。你这种菜鸡只能仰望。”

“得了吧,搞得你不是菜鸡一样。”

 

两人朝王杰希方向望去。此时店长正和他开玩笑地聊着什么,王杰希看上去倒也不局促,只是淡淡地笑着回应,氛围还意外地透着几分随意。

 

和活泼到有点自来熟的方锐相比,王杰希则要沉稳清冷得多。淡月清晖般的五官,外加高挑挺拔的外形,配着背后蓝天大海的景色,着实是一副岁月静好的帅哥图。

 

阿诚评论道,“虽说是前后辈,但两个人性子完全不一样啊。叫阿锐是可以叫小草莓啦,但是叫小王小茉莉……”

 

两人对视一眼,均是放弃了这份的念头。

 

“看他跟个竹林里弹琴的那种俊雅公子似的,”一旁的阿俊说,“又是H大那种精英大学,搞不好其实是个书香门第的富二代……”

 

有道理。阿诚认同地点点头。他忍不住又朝王杰希望了几眼。只是……

 

这位小王,看上去脸色好像也未免太苍白了些?

 

“说到这个,”一旁的阿俊说,“今天能卖出这么多中草堂真是奇迹啊。这批货要是再不卖掉,以后就难清空了啊。”

 

“诶?怎么说?”

“你没看到街边的广告吗?”阿俊压低了嗓音,“据说蓝溪阁要出新型的防晒喷雾了。”

“蓝溪阁?蓝雨集团的吗?真的假的!但是防晒产品不是一直都认中草堂嘛,要是这都输给蓝溪阁,他们岂不是快完蛋了。”

“谁知道呢,蓝溪阁最近可风光了。不过可不能让老板听见,他可是中草堂的忠实粉丝。”

“好的好的……”阿诚小声应着。

 

 

“好,那今天就到这里!”

 

下午四点出头,店长宣布提前收工。收银台前的王杰希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摘下营业用的外套放回店后面的储物柜,听到两位负责搬运的店员正在兴奋地讨论着关于微草集团和蓝雨集团的八卦。对那些遥远的豪门争斗毫无在意,王杰希凝视着叠得整整齐齐的工作服,心间乌云缭绕。

 

愁。实在是愁。

 

英杰收到英德私立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是两周前的事。

 

王家一直都是出了名的穷。父亲早逝,母亲体弱,孩子却是一个赛一个的出息。英德私立附属于全国最顶尖的英德医大,能收到英德的通知书,无一不是全国成绩最优秀的精英人才。但就是这样一份无数学子梦寐以求的通知书,王家却是收到了两封。甚至,属于王杰希当年的那份通知书,还带着全校唯一一份学费全免的特优生优惠。

 

然而,十一岁父亲车祸,母亲重病卧床,冷漠亲戚不闻不问,年幼的王杰希从那时起就一个人担负起了照顾全家人的责任。虽然他从小的梦想是和弟弟一样成为一名医生,英德甚至为他豁免了学费,但从医立业需要太久时间,不能解决家中情况的燃眉之急。所以,十五岁的王杰希,在收到通知书的那一晚便将这份梦想的通知书永远地锁进了最深处的抽屉,选择了另一所能额外提供助学金的私校,并在最后升入H大顶尖的计算机系就读。

 

时过境迁,王杰希已经升上大三。这几年来,他一边照顾病床上的母亲,一边拉扯着年龄尚幼的弟弟。虽然一度非常艰辛,但在王杰希升入大学后,一家人也总算是能做到吃饱穿暖,英杰也能有钱买参考书了。

 

然而,这第二份来自英德的录取通知书,就像一颗炸弹一样席卷了王家。

 

和长兄一样,英杰自幼乖巧懂事,学习也一直名列前茅,从初中起也开始帮着一起照顾母亲,想要为哥哥分忧。他的梦想也和哥哥如出一辙,想要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医生,治好妈妈的病。多年寒窗,英杰也终于在经历了万分努力以后,金榜题名,以全区第一的成绩成为了万里挑一的英德青睐的对象。

 

照理来说,英杰考上了梦想的高中,大家应该开心才对。然而,英德私校一年十万多的学费,对现在的王家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对于像王家这样贫穷的家庭,唯一入学英德的手段就是争抢唯一仅有的那个全免的特招生名额。但十分可惜的是,英杰以微弱的差距输给了另一个孩子,所以万分遗憾地失之交臂了。

 

那夜,王杰希望着弟弟抱着通知书入眠的瘦削背影,肩膀微微抖动。他何尝不知道英杰是在无声地哭泣,为自己的失败哭泣。而身为长兄的王杰希在夜色中咬着牙,却连拍肩安慰一下都做不了。

 

这些年好不容易母亲开始身体渐好,弟弟英杰也出色懂事,如今全家靠王杰希的奖学金和四处兼职写代码的钱生活,也算是能够安然度日。但英德三年三十万的入学费用,对于仅仅够到温饱线的他们家而言,却成为了一座令人喘不过气的大山。王杰希背着全家人算了又算,他们家实在是没有更多的钱给英杰交学费了。

 

身为家中支柱的王杰希最终愁了整整一夜。最后,他打定主意。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想尽办法也要替英杰凑到第一笔的学费,让他进入最好的高中。第二天,王杰希最后还是阻止了英杰将通知书锁进抽屉的行为。他对英杰说,我再想想办法。

 

 

 

收工后,王杰希拿着包,走过近旁沙滩,却看到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天空,临近傍晚却湛蓝依旧,不愧为盛夏时节。蓝天碧海在侧,舒适的海风刮过,王杰希不禁微微闭上眼睛,海风下的少年苍白而消瘦,眼下都是一片疲惫的阴影。

 

他停了下来,正对着大海,默默地对这片包容一切的存在许愿:希望学费筹集顺利,英杰能顺利入学英德。

 

为了交齐这笔学费,王杰希又想办法接了两个高难度代码的工作,令原本已经很辛苦的他变得更为辛苦。身为Beta的他体能不像Omega那样薄弱,但也不比Alpha那样铁骨,超负荷的工作量带来了无数的通宵加班,他的身体已经出现了警告。然而……

 

王杰希睁开眼睛,只觉得喉间有些苦涩。因为即使是他撑下来这四桩代码,可能离交学费还是有点不够。

 

看来还得过两周再看看有没有新的机会了。王杰希暗暗盘算。两周以后还不够的话……

 

那看来只能去卖身了。王杰希不禁自嘲地想。他还发散性地想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这样一个没和别人上过床的新鲜Beta大学生如今值几个钱——虽然Omega可能更值钱一些,但是他天生性别如此这也没办法。

 

想到这里,王杰希的内心不禁也被这份胡思乱想逗得轻松了几分。但他还是很快回归现实。作为程序员的他,晚上也是争分夺秒的工作时间。如果他真随随便便地卖了自己,一顿糟蹋不说,时薪可能还没自己夜里写代码赚得多。

 

不过……望着海面略过的飞鸟,逼入绝境的王杰希有几分冲动地想,如果自己面前真的冒出个充满爱心傻得冒泡的富二代少爷愿意开高价买他一夜,他可能真的会为了钱走上这条不归路也说不定。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番天马行空的乱想,竟然一语成谶。

 

 

02 

意外发生在不到1分钟的时间里。

 

“救命啊!——救——救命——”

 

王杰希的眼睛顿时骤缩。在自己眼前目测七八米远的海面,一个女子在水中挣扎。她一边惊慌地呼救,但这里是海滩边缘,游人稀少,没人听到她的求救声。一波大浪掀起,女子在惊叫声中被卷入,一霎那又被推出一米多远,连头都被海水埋没,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眼下有人正陷入极其危险的状况,王杰希顿时顾不得了,喊了一声“有人落水”就当机立断地丢掉包和鞋子就跳进水中。

 

跳进海里的那一刻,冰凉的海水立即四面八方地灌了上来。王杰希在水底睁开眼睛,依稀看到前方游人正在挣扎身影。他辨清楚方位,朝那边尽速游了过去。

 

仗着不错的水性,王杰希总算是到达了女子的身边。对方看上去已经陷入了昏迷。四周海浪摇摆不定,趁着四周浪还没有起,王杰希托起那位女子就朝岸边游。在浮浮沉沉的海水中,王杰希一边奋力地托着那名游客前进,一边在光亮的缝隙间换气。然而,突然,他觉得小腿一抽,一下子觉得有点使不上力。

 

糟了。王杰希顿时心底一沉。最近自己的连番熬夜耗尽了体力,刚刚情急之下下水救人,现在体力竟然是有些搭不够了。

 

但想到手上还有着人,王杰希咬牙,猛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和带着那名溺水游客朝沙滩边靠近,总算到达了岸边附近。他将昏迷女子推上了岸边附近稍高的岩石区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王杰希安置完那名游客,刚想要自己上岸,小腿处却再次穿来一阵剧烈抽动。他大惊低头,却是另一股浪头掀来。

 

不好!

 

无情的浪潮一下子覆盖了整个五官,反应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已经被两三轮浪潮推离了岸边。他立即试图挣扎,但是腿完全不听使唤地开始抽搐起来,伴随而来的是钻心的疼痛,显然是抽筋发作。新的一波浪扑面袭来,王杰希顿时觉得一阵强烈的眩晕。日光渐渐远去,他一下子被完全被浸在海里。王杰希拼命维持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理智,控制自己的身体,试图浮上水面,但周身的衣服却仿佛重泥一样沉沉将他往下拉。

 

糟了……

 

原是蔚蓝的海水层层地挤压上来,缓慢而无情地淹没了他。四周越来越黑。王杰希的耳边渐渐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一片漆黑不到头的水压声。他依稀觉得脑子里的氧气在急速减少,腿依然动不了,整个人在不断地往下沉没。王杰希想要挣扎,感觉意识越来越沉,太阳的光线变成了最明亮却又最难以触碰的光点,在面前晃悠悠地流窜着,视野渐渐冰冷。

 

不行……我还……

 

王杰希拼命地睁着眼睛,想要伸手,却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

 

妈妈……英杰……

 

王杰希的意识仍然在挣扎,但他渐渐地感觉不到痛了,换句话,他的四肢已经彻底与意识切断。海水很冷,仿佛深渊般缠绕着他,连他最后的意识也要抽离。这一刻,脑中最后的氧气被挤压殆尽,王杰希感觉内心在燃烧的同时却又渐渐地变成一段空而不能触及的木头,连火焰都被抽离,连痛苦和绝望的心情都渐渐被吞噬,成为了一具无法思考的人偶。

 

我……要死了吗?

 

意识已经渐渐游离地王杰希,耳边却仿佛传来了不可思议的声音。他听到仿佛是巨轮前行的声音,觥筹交错,人们在嬉笑,但下一瞬间,嬉笑声又仿佛被海浪淹没,四周在波荡,水波在翻滚,无数人在惊慌尖叫。他的意识被那些惊叫声浪浪叠叠淹没,一波又一波,却又仿佛是在看别人放映的电影一般木而遥远。

 

留行,留行……

 

恍惚间,一个空灵般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王杰希的眼前终于连最后的光点都要消失不见。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眼前一沉,仿佛有光再次闯入,四周泛着不正常的波动,自己似乎在被什么纳入怀中。

 

但他再也无力支撑,在一片说不清现实还是梦境的奇妙波动中,王杰希闭上眼睛,终于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王杰希……王杰希……”

 

“王杰希……小王……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空灵般的声音由远及近,如同白茫茫的光线一般浮起又消弭。一股沉重如鲠在喉,一大口水从王杰希喉咙里咳了出来。光芒随即又亮了几分,耳边开始传来“他醒了”“醒了醒了”的声音,这次的声音变得更加接近了几分。一点点地,眼睛可以开始看清楚东西,四周的光线,天空,蔚蓝的,以及……

 

王杰希睁眼的时候第一眼是蔚蓝的天空。听到周围的发出送了一口气的欢呼,他缺氧过度的大脑开始一点点地找回意识。

 

是的,他好像是落水了,然后……

 

王杰希开始无意识地转动着眼睛,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的眼睛有着天空的颜色。天空,海,怎么样也好,仿佛是把一块最无垠的一片天地装进了眼睛里,追不到边际,却又令人感觉无尽的舒适。他看上去很年轻,面相温和而清秀,全身上下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安宁气息。他此刻朝自己望着,似乎是面带喜色,但神色间和他人相比仍较为镇定。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那位年轻男子问道。声音低沉而温和,如同溶溶夜雨落在耳边。

 

王杰希忽然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他似乎从前就认识这个人。但他的意识逐渐回应过来,便先朝那位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回应道:“我……没事。”

 

一出口,王杰希觉得自己嗓音极为干涩,忍不住又咳了两下。他在脑海中再度思索,内心确定他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那人仿佛也是要说什么,这时,一旁忽然插进来一人。

 

“小王!小王你没事吧小王!”

 

过来的正是店长大叔。那位蓝眸的年轻男子略微退开。店长叔冲上来,扶住了王杰希的肩膀。王杰希借着面前店长的力气慢慢地支了起来,觉得一阵头晕,但神智又回复了几分。

 

“店长叔,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见王杰希这么一说,店长一幅担忧得不行的模样总算是消散几分。另外两位店员已经都一脸焦急地围拢过来,王杰希见大家都如此担心自己,内心又多了好几分感谢。他对店长说道:“请问,那位落水的游客呢?”

 

“啊……”店长叔显然有点惊讶王杰希的问题,“她……额……”

 

“那位女游客的话,” 一旁沉静温和的声音从插了进来,“刚刚已经被你及时救上岸了,现在被送到医院里去了。”

 

说话的自然是旁边的那位年轻人。他看着王杰希的眼睛说,“你放心。”

 

王杰希看着不远处年轻人湛蓝的眼睛,一股奇异的感觉又升了起来。

 

“谢谢……”他说,却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人的额发紧紧地贴在脸颊边,衣服上一块一块都是湿的,仿佛也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此时的那名男子也在看他,见王杰希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弯起嘴角,唇边报以一笑,如碧波深湖中泛起的一道金边。

 

他倒仿佛是那种天生带笑的人。王杰希直觉性地下了判断。这人看似温和善良,却分明又琢磨不透……

 

此刻四周人声嘈杂,王杰希回过神,想要试图去动自己的腿坐起来,却是立即听到一声低喝“别动”。但一股虚弱的抽搐感已经从小腿传了过来。王杰希立即反应过来,依言放松,不适的感觉立即弱了下去,而一只手已经轻轻放在他的腿上。

 

制止他的自然是刚才那个年轻人。他神色宁静,嘴角也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眼神望在他的伤腿上,眉宇间却是沉着。王杰希顿时仿佛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人给他一种格外安定的感觉,因为他在水边急救方面看上去确实专业。对方的手依然轻轻按在他腿上防止他无意识用力,王杰希配合地尽力放松。

 

“小王?你怎么样?要不要送你去医院?”这时,一旁的店长紧张地问道。

 

“不用了,谢谢店长叔,我没事。”王杰希摇摇头。

 

虽然感觉浑身力气还没回来,但如果可以,王杰希是绝对不想上医院的——他不想浪费钱。见王杰希神色坚持,意识也清醒,一旁的店长似乎有点拿不定主意,最后却是望向了那位年轻人,说道:“这位,这位……”

 

对方朝店主微微点头:“叫我小喻就行了。”

 

店主道:“那,小喻先生,您看看小王他现在……”

 

那小喻先生转向王杰希。他潭水般的双眼盯着王杰希的脸看了一会,用一种不紧不慢的语气说道:“你真的不想去医院?”

 

虽然被对方这样盯着有点不太好受,但王杰希依然再次坚定地摇了摇头。那姓喻的年轻人望着他的脸,仿佛是在思索,片刻后他转过头,对店主说道:“那先找个地方躺下来休息一会吧。”

 

于是,阿诚和阿俊负责把王杰希带回店后面的休息室。见王杰希等人的身影远去,周围的人群也逐渐散开。此时店长叔站了起来,向那位年轻人说道:“小喻先生,今天可真谢谢您了!那您自己……”

 

那喻姓青年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挥了挥手,微笑着说:“没事。我是Alpha,体力上没问题。请您不用担心。”店长大叔拍了拍他的肩,感激地说道:“小伙子,今天多亏了你!要不是你第一时间去海里救了小王,谁知道今天会怎么样!”

 

“应该的,”年轻的Alpha淡淡笑了笑。他望着渐渐远离的王杰希的背影。“只是不想看到有人落水罢了。”

 

 

王杰希被两位同事转移到了小店后面的休息室里。两人一边安顿王杰希,把他挪到休息的折叠床上,阿诚一边说道:“小王!你今天真是吓死我们了!你真的差点出事!那位先生说你在海底里面脱力抽筋了,还好他当时救到你……”

 

王杰希躺在床上,听到这里,那蓝眸年轻人湿透的额发顿时再次浮现在了眼前。他感受着自己的心跳,用依然有几分哑着的嗓子问道:“那位……喻先生……他救了我?”

 

“可不是嘛!”另一位店员阿俊接道。“当时真是吓一跳!我们都没人发现呢,只听到岸上有人叫说谁落水了。大伙冲过去的时候,海面上什么看不见,然后过了一会就看到那个喻先生扛着已经昏过去的一个人一起露出海面,当时我们都吓坏了!看到那个被扛着的人是你……”他一边回忆,一边露出了惶恐后怕的表情。然后他仿佛松了一口气般说道:“还好还好!还好你们都没事情!后来先有人接应你上岸,然后再接应他上岸。那个喻先生还真的挺厉害的!然后……”

 

阿诚一边替王杰希盖上摊子,一边继续说道:“然后大家就赶紧都围过来照看你。店长叔都急坏了!然后那个救你的那位喻先生说他知道要怎么急救。所以大家就让开让他来了,他给你做了人工呼吸什么的,结果你总算是有动静了!开始咳海水。后来他说应该海水咳得差不多了,大伙就一起在岸边等你醒来。然后……唉万幸你可总算是醒过来了!”

 

原来如此……

 

听了店员的解释,王杰希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当初海里就是那个姓喻的人救了他。如果当时没有他出手相救……

 

王杰希的内心顿时感觉掀起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复杂感情。他清楚地明白,今天要不是走运地遇到了熟悉水性的好心人,他身上可能真的就要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想到这里,劫后余生的感觉如潮水般朝王杰希涌来。

 

妈妈……英杰……如果他出了意外,家里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敢去想。

 

王杰希闭上眼睛,用力地感受着四周流动的新鲜空气,然后紧紧地捏紧了拳头。在经历了一次生死边缘后,他再一次深深地告诫自己,要好好活着。

 

对,还有那个人……王杰希睁开眼睛,眸中一片星光轻拂。

 

就在这时,店后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

 

“打扰了。请问,我能进来看看吗?”

 

那个王杰希心中念着的人就这样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他正微笑着站在门口,仅仅是站在那里,整个人却已透出一股不可思议般春风拂面的气息。见是那位了不起的喻先生来了,两名店员立即请带他进来,还给他让了个位子。于是那喻先生一边进屋,一边向两位店员道谢。王杰希眼神投在这位男子身上,再次觉得这位男子看似温和毫无架子,周身却笼着一股淡淡的静水无波般的独特气场,令他一下便与其他人区分开。

 

这种高远又低敛的气质,即使是在遍地精英的H大,也是极为罕见的。王杰希下意识地判断,这位喻先生恐怕很不简单。而在他思索的片刻,那位喻先生已经来到了他的床边。他的手上拿着一瓶VC片。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他温和地问道,然后晃了晃VC片。

 

“店老板给了我这个。我觉得你现在补充一下维生素会比较好。”

 

虽然非常煞风景,但是王杰希还是想了一下这瓶VC大概得值多少钱,因为他不想让店长或者眼前这位白送他。他朝眼前那人说道:“你好。请问要怎么称呼您?”

 

那名男子说:“你好。敝姓喻。”

 

王杰希说:“那……喻先生,能否先给我一些药片?”他顿了顿,望着对方的眼睛说道:“谢谢。我叫王杰希。”

 

此时旁边的店员听到要吃VC,立即端了杯水过来。喻先生在床头接过水杯,说道“我来吧。”然后,他转过身,对二位店员和气地说道:“那接下来让这位王杰希先生安静休息一会吧。既然先不去医院,我在这里再照看他一下。两位忙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听了喻先生的建议后,两位店员立即表示他们不打扰王杰希休息了,临走的时候,还顺便替他们带上了门。

 

仿佛是王杰希的错觉,在带上门的时候,那位喻先生的嘴角似乎略微翘了一翘。

 

03 

其他人走后,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两位年轻人互相看着对方。一会后,坐在床头的喻先生先开口了。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喻文州。”他顺着目光望着王杰希的眼睛说。“幸会。”

 

王杰希沉默了片刻,郑重地对喻文州说道:“喻先生,大恩不言谢。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已经不在这里了。你的救命之恩,我以后定当尽全力报答。”

 

“哪里。”喻文州语气温和地说,一副不必放在心上的表情。王杰希正打算再说什么,可不想喻文州下一秒就忽然眉眼弯弯了起来:“不过报答,你说真的?”

 

王杰希不禁一呆,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这位喻先生前后两秒的反差这也未免太大了些吧?

 

王杰希先前见喻文州举手投足间皆是气质非凡,性格又是极为温润知礼,内心里早已认定他是大家出身的集团公子。但眼下见喻文州正笑咪咪地看着他,形象和先前人前的感觉大不相同,一时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但无论对方如何,王杰希是诚心把对方当自己的救命恩人看待。他庄重说道:“自然当真。无论喻先生您有什么要求,我能做得到的,我都会竭尽所能,绝无推脱。”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见他翠林星竹般的眸子里正闪烁着郑重严肃的光芒,却是笑意愈深。他把刚刚溶解还冒着泡的泡腾片递到王杰希手里,说道:“来,你先把这个喝了。你刚刚恢复,慢点喝,不要喝太快了。”

 

王杰希心下仍然有点疑惑,但补充维生素要紧,谢过后便端起杯子开始喝泡腾饮料。喝VC的时候,王杰希感觉喻文州似乎是全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令他莫名地觉得有点紧张。喝完后,喻文州适时地接过杯子,王杰希终于不禁开口道:“喻先生,你是不是确实有什么需要我办的事情?我……”

 

喻文州见状,却是笑了笑。他一边把玩着杯子,一边仿佛漫不经心地问道:“王先生,莫非是个Omega?”

 

王杰希感觉有点奇怪,但依然摇了摇头。喻文州说:“可是我明明有闻到你身上有股好闻的味道……这是,茉莉花香吧?”

 

见喻文州这么问,王杰希也不禁无语了一下,解释道:“您误会了。那是因为工作需要喷的茉莉香味的喷雾。我是Beta。”

 

“哦,”喻文州点点头,“原来如此……”他说,随即又笑了笑,“中草堂的产品质量很过硬啊。”

 

见喻文州好像心情很好,王杰希有点不明就里,只能有点干巴巴地望着他。喻文州见状,又是笑了笑,却终于不紧不慢地开口了,说道:“王先生,你别在意,一切都是恰好的举手之劳罢了。”他顿了一顿。“只不过……”

 

王杰希内心打定主意。喻文州今天救他一命,是天大的恩情。甚至可以说,喻文州是他们整个王家的大恩人。就算这位喻先生大度不计较,王杰希自己却是认定了要有恩报恩。见喻文州语气转折,王杰希竖起耳朵,当下全副精神地留意了起来。

 

这时,喻文州果然说道:“……我个人而言却是有一个额外的请求。”

 

王杰希目光闪闪地望向喻文州,静待聆听。

 

喻文州也望着他,唇角却是缓缓地勾起一个笑。他缓缓地朝王杰希靠近,海天青空不知何时已从他的眸底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沾染着墨色的深邃。两个人距离愈近,喻文州望着王杰希的翠绿澄澈的眼睛,低声说道。

 

“王先生,我很中意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陪我一晚?”

 

王杰希的第一反应是他听错了。他望着近在咫尺的喻文州,仿佛从来没有弄懂这句话的含义。见王杰希好像呆了一样的没有反应,喻文州微微一笑,似乎早有预料。他用一种谈论天气般的轻松语气说道:“当然,请王先生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想胁迫你,”他望着王杰希,用寻常般和和气气的语气地补充了一句。

 

“我会给钱的。”

 

TBC



《救命恩人是个人渣,急,在线等》


下篇:(下)

评论(1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