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寻找茉莉花香(下)

上篇


04

狭小的屋子里是一片绝对的寂静。

 

王杰希还是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他觉得这个世界好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BUG,一时间仿佛有无数报错的警铃疯狂拉响,山呼海啸地把他淹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望着眼前那个正好整以暇撑着下巴望着他的,令人如沐春风般的公子哥,王杰希只觉得有种不知冷热的爆炸感。

 

他这是,被人看上了?被自己的救命恩人看上了??

 

不……他明明……王杰希简直有点不敢相信。他明明……

 

而且还要给钱……

 

这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王杰希的心底碎掉了。他僵硬般望着喻文州,内心甚至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个念头——

 

他是不是看上去就是那种为了钱什么都会做的穷酸?

 

“听上去有点奇怪是不是?”仿佛感受到对面情绪陷入了巨大的震动,喻文州笑了一笑,神色却仿佛完全没被影响到一样。他歪了歪头,换了个姿势望着王杰希,语气却是分外沉静:“其实我今天看你很久了……看到你在沙滩上散步,然后跳下去救人。那个地方比较偏僻,我只好先叫人过来施援。再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已经把人救了上来,自己却陷入危险情况。幸好回来得及时,否则确实难说。”

 

王杰希沉到谷底的心又提了起来,然后又重重地摔了下去。喻文州的语气沉稳冷静,他确实应付得当,而且第一时间出手救了自己,是如假包换的救命之恩。但是,因为喻文州的动机,一切都变了味。王杰希几分钟前还为了喻文州对他天然而然的好感到感动,但如今他只觉得整个人发凉到反胃。

 

甚至,如果那个落水的人不是自己,喻文州是不是根本只会袖手旁观……

 

越是这般想,王杰希越是感觉糟糕透顶。但他内心依然抱着一点点期望。他忽地抬起了头,直视着喻文州,冷声问道:

 

“如果落水的那个人不是我,你会去救吗?”

 

喻文州微微一愣,却是本能般地回答道:“当然。无论是谁,救人是理所应当的。”

 

王杰希听后,却是心下略微一松。因为喻文州方才的神情确实不似是作伪。见他人品似乎还算端正,王杰希又燃起了点点希望。他内心挣扎了许久,还是张口,用自己都说不清的干涩口气问道:“喻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陪一晚’——是需要我晚上陪你哪里去做什么事情吗?”

 

“啊,”喻文州笑道,“你想得太复杂了。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我想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吃个饭,或者做点别的什么事情。然后……”他沉下嗓音,“晚点和我一起去酒店。天亮以后你才可以走。”

 

喻文州声音轻软干净,但是却说得清清楚楚。这一刻,王杰希最后的希望也破碎了。

 

其实王杰希早前就猜喻文州出身显赫,还是那种受到良好教育的世家公子,但没想到他居然在私生活方面却是个不折不扣的playboy。虽然这种表面斯文背后放纵的纨绔也大有人在,但王杰希实在没想到喻文州居然也是这样的人,甚至烂到用救命恩人的身份和他纠缠。嘴上说不是胁迫,但自己拿什么理由拒绝人家?

 

真是烂透了……如果现在手头有一杯水,王杰希估计会直接把整个倒在他脸上。但想想这个人刚刚也是冒死救他,自己却又下不了手。王杰希望着眼前的这个温润如玉的人,手紧紧地攥着床单,内心复杂之极。

 

王杰希思考了整整半晌。他感觉那种陷入深海的感觉仿佛又渐渐回了过来,一点点一寸寸地淹没他,令他的四肢都开始一点点冰冷,直到他终于作下了决定。他抬眼望着喻文州,感觉他的眼神确实一望不到边,但又着实透着一股明亮——仿佛是清澈的潭水,无云的天空,亦或是浮光跃金般的沉静海洋。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05

夕阳渐渐收起,属于荣耀市的华彩乐章才到了刚刚开始的时候。

 

市中心位置,矗立着一家幽静丛丛的餐厅。这餐厅门面看似低调,但懂行的人却知道,这是全市最为顶尖的餐厅之一,专精私家粤菜。此间的来者,也自然是非富即贵。由于无数名人对此地的青睐,这里也是许多狗仔蹲点抢八卦的圣地。

 

阿亮就是其中的一个。虽说餐厅四周保卫森严,但他们狗仔却自有自己的一套。即使餐厅里头的声音听不到,但却不阻止他们能够揪准机会拍两张有趣的照片。至于照片是对方高价购买亦或是弄得满城风雨,那都是八卦记者乐见其成的事了。

 

今天工作室正是轮到阿亮值班。他正熟门熟路地潜伏好,却是看到酒店门口走来两个人。

 

看清其中一个人的样子,阿亮顿时来了精神——这不是蓝雨集团的那位大公子嘛!这位公子哥的背景,就算在富二代里面也是第一等的。

 

但是,阿亮又兴致缺缺地叹了一口气。因为这位黄公子简直就是一个八卦绝缘体。此人虽然年轻,但个性极其稳重,对外又极为和气,端的是里外滴水不漏,事业也是稳扎稳打,是个极为厉害的人物。他们狗仔队几年来,横挖竖挖都没能在他身上挖到半点所谓真实的爆点八卦,最多捕风捉影地打打擦边球,如今也算是对这位蓝雨大少基本放弃了。


说真的,有那点挖他的时间,还不如去挖挖看微草的大公子方士谦的花边新闻,或者说整理整理兴欣那位当家的嘲讽话——这些可都比蓝雨这位爷那些不痛不痒的发言和无聊得吓人的私生活来得有爆点多了。

 

于是,即使是眼见这位公子过来了,阿亮也不怎么在意。黄文州偶尔是会过来,但是基本上也就是和方士谦这种竹马友人过来聚聚餐。就算拍了照片,顶天了就是写个蓝雨大公子和微草大公子亲密共度晚餐疑似好事将近这种温吞水一样的新闻——看在方士谦是个Beta的份上闭着眼胡吹一通——他们都写了八百回了,最多让萌庙药的读者兴奋一下。

 

但工作态度还是要有的,阿亮调整好角度,正打算按下一张,见到黄文州一起并肩的年轻人,却是大吃一惊。

 

黄文州看上去还是平时的样子——润质如玉,沉静宁和,却始终令人半点摸不到边角。但旁边的这位却是头次见。这位青年看上去和黄文州差不多年纪,比黄文州还要稍高一些,却十分瘦削。他的五官或许算不上顶尖,双眸甚至还有点不对称,比不上那些娱乐圈精致的男男女女。但举手投足间的出尘气质,却是清雅之极。尤其是一对翠绿眸子,如竹林星光,淡雅璀璨,却又透着一股泠然的清冷,令人不可逼视。这年轻人背脊挺直,神色漠然,只是肤色却透着几分额外的苍白,冲淡了原来的冷峻气质。

 

这也就罢了。不仅如此,这位少年的打扮可以说是令人惊奇了。他上衣是一件发旧的绿T恤,下身是一条看上去就洗得泛白的牛仔裤,外加一个孤零零的灰不溜秋的包,一看就是穷苦的大学生打扮。这年轻人是个天生的衣架子,硬是把一身地摊货穿出了高定潮牌的感觉,配上他那极为出尘的气质,要不是阿亮对荣耀市的上流名人都了若指掌,不懂行的还真会把他当成某个哪个集团的小公子也说不定。

 

卧槽……大新闻!巨大新闻!

 

阿亮顿时感觉心跳了起来,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抓紧时间,恰到好处地摁着快门,拍下两人的合照。这时,黄文州仿佛和门口侍者说了些什么,一边非常自然地搂上了那个旁边那个青年男子的腰。那位男子原本表情木然,却在黄文州搂他的时候脸色变了几分,但终究没有拒绝。两个人并肩一起往里面走去。

 

此时蹲在冷风里面的阿亮顿时已经半点冷意都没有了。他手速爆发地按下了无数张快门,要记录下这份周一八卦的头条新闻。但此时,他忽然觉得背脊一寒,属于记者本能地一激灵,正见到远处黄文州的眼神仿佛是若有所无地朝他的藏身处扫了过来。

 

阿亮顿时僵住,只觉得内心才燃起的火热顿时被冰寒取代。但好在黄文州仿佛只是往这里随意一瞥,便又转过头,和那位绿眸男子一起消失在了店面那头。

 

好险好险……阿亮的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决定先见好就收,就此撤退,回去立即研究今天获得的硕大成果。按照他们之前的互动和那个淡雅青年的打扮,难道……

 

蓝雨那位八风不动的公子终于破了功,看中了尘世外的极品,逼良为娼啦?!

 

 

王杰希和喻文州被安排在一个无人打扰的包间里。那个包间气氛很好,往外就能看到霓虹熠熠的护城河的景致。王杰希这辈子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好的餐厅,但他对此却毫无半分感觉。喻文州显然是这里的常客,点菜的时候驾轻就熟,还问王杰希有什么忌口。王杰希轻轻摇摇头,心想他一口都不会吃。席间他给方锐发了个消息,说今天不回寝室了。好在王杰希最近经常在图书馆或者自习室熬夜写代码,所以方锐也没有怎么追问。

 

菜上来以后,果然是色香味俱全,而且菜色都很清淡雅致,也不知道是否是喻文州故意为之。见王杰希不动筷子,喻文州也放下筷子,说了声:“杰希怎么不吃呀?”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望向喻文州:“喻少爷……”

 

喻文州温温和和地说:“叫我文州就可以了。我之前不是就说过。”

 

王杰希当没听见,继续一字一句地说道:“喻少爷,虽然你说陪你一晚和报恩是两码事,但在我眼里是一码事。我今天只是为了报恩跟你过来,不会要你的一分钱。”

 

喻文州听后,却是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这个我们吃饭后再谈。”他望了望桌上菜,“你没有必要和饭过不去。我本来说不然改约一天,等你恢复好点,但你坚持要今天过来。你不吃饭,等会万一体力不支,晕倒了怎么办?到时你让我照顾,岂不是更欠人情?”他朝王杰希笑了笑,“何况,这些点心都是双份的。如果你不吃,就会浪费掉。我觉得浪费是不好的,你觉得呢?”

 

王杰希无语。喻文州说得句句在理,而且他确实很讨厌浪费。他心想今天自己算是彻底栽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便拿起了筷子,捡了个最近的菜夹起来吃了。喻文州见王杰希愿意吃菜了,仿佛很是满意,还问了一句:“怎么样?好吃吗?”

 

王杰希之前读的虽然不是英德,但也是是一所很不错的著名私校。高中的一切设施都是上流标配,他身边的同学大都也都是家境良好的精英学子,所以王杰希根本不是那种毫无见识的穷酸。但是,喻文州带他来的顶级餐厅却不是一般有钱人能接触得到的。王杰希想想也觉得确实没必要和菜过不去,就称赞说好吃。喻文州见状,仿佛很满意,两个人就这么算是一起共进起了晚餐。

 

王杰希一边吃了几口,觉得确实没吃到过这么好吃的点心,就想到了他的家人。他以前在外面吃到好吃的的时候,经常会把自己的那份省下来带回家,给家里的妈妈和弟弟吃。但今天恐怕是不行了。

 

王杰希一想到英杰,忽然间,英德录取通知书的事忽然如同海浪般重重地拍打在他的心间。这一刻,内心悬着的巨石再次苏醒,王杰希一下子从获救的感觉再次回到了彻骨冰冷的现实。

 

英杰的学费还没着落……

 

想到这里,王杰希已经再也尝不出嘴里的饭菜的味道。对面的喻文州见另一头的王杰希神色变幻,却是朝王杰希那头放下了筷子,慢慢地开口道:“杰希,恕我直言,你家里经济状况是不是不太好?”

 

王杰希的心被喻文州的话拉回饭桌。他压下心底的种种思绪,冷着声喻文州说道:“和您无关。”

 

喻文州见王杰希态度冷硬,却也并不生气。他拈起茶杯,不紧不慢地说道:“王杰希先生,关于你一开始想要谈的事情,我有几句话想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

 

王杰希放下碗筷望着他。喻文州说道:“王先生,你说今晚的事和报恩的事是一码事。可对我来说,却是两码事。救你只是举手之劳,从没指望王先生你报恩。我这个人做事情一向讲规矩,所以今晚你跟我过,该给的钱我都会给。”

 

王杰希心中大怒,觉得喻文州真是垃圾到了极点。他压着怒气,寒着声道:“喻少爷,我再说一次,我不是为了钱陪你的!”

 

“可你也陪了,不是吗?”喻文州说,他捧起茶杯,目光炯炯地看着王杰希。

 

“杰希,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坚持。你不喜欢我,不是吗?”

 

王杰希一时噎住。但是他还是开口道:“可是我……自愿。”他望着喻文州,重复了一遍。“我自愿。”

 

但喻文州依旧不肯让步。他坚持今晚要付钱给王杰希。王杰希虽然是穷人家出身,但他从不缺气势,和喻文州互相瞪着对方,谁也不肯后退半步。

 

饭桌的气氛一时跌至了冰点。双方就这样沉寂了许久,最后还是喻文州打破了沉默。他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那既然如此,这样吧,大家选个折中的方案。”他望向王杰希。

 

“我给你一半的钱?”

 

王杰希摇了摇头。喻文州刚才的这个提案他理都不会理,但他的内心也有了自己的计较。他开口道:“喻先生,我再重复一遍,我一分不要。但若你真的坚持,我也有一个提案。”见喻文州露出了询问的神色,王杰希一咬牙,沉声说道:“喻先生,你可否借钱给我?”

 

喻文州听罢后,却是放下茶杯。他缓缓地说道:“哦?怎么借?你要多少?”

 

王杰希直视着喻文州的眼睛开口说道:“十万。和喻先生您走私人。利率按银行算。还贷时间为五年。”

 

喻文州端着茶杯,嘴角微微翘着,但王杰希却觉得他似乎并没有在笑。见他似乎还在观望,王杰希沉默片刻,便进一步解释道:“实不相瞒,我现在确实有一笔需要急用的钱,所以不得不先行借债。我们可以立下有法律意义的借据。”他继续说道:“我是H大软件工程专业大三的学生,明年就要毕业了。请喻先生相信我未来的还贷能力。”

 

喻文州一边把玩着茶杯,一边看着王杰希,仿佛是在比较他的发言。而王杰希望着喻文州,眼里尽是真心诚意。

 

他承认这个法子是有点异想天开,和一个第一天认识的不知底细的富二代借钱,双方的关系又是一言难尽。但他觉得,既然双方各有坚持,这何尝不是一个互行方便的可行方案。王杰希根本不想和喻文州进行什么卖身交易,但与此同时他又无比地需要钱来换英杰的梦想和前途。如果没有英杰学费的事,他早就不和喻文州墨迹这么多,直接和他开房还清人情债然后第二天跑路了。

 

然而,喻文州听完后,却是叹了口气,似笑非笑地说道:“10万一晚上,杰希,你这个价格好像开得太贵了。”

 

王杰希皱眉:“喻先生,我的意思是……”

 

喻文州放下茶杯,说道:“借钱的事,我不同意。”他望着王杰希。“我还是喜欢现结的。”

 

王杰希愣住了。他觉得喻文州既然有钱带他来这种地方,10万块钱应该在他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而且他既然和他立字据,那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还是还需要什么额外条件?他不禁开口道:“为什么?如果你是不放心我的还债能力的话……”

 

喻文州偏了偏脑袋,却是没有接话,仿佛是有些累了。他略微一侧,半靠在桌子上,开口问道:“杰希,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在为家人背债?”

 

王杰希沉默了片刻,说道:“……是。”

 

喻文州又问道:“今天遇难的那位游客,你和她素不相识吧?就和我们一样。”

 

王杰希点头:“不错。”

 

喻文州轻轻地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当时去救了别人,万一真有了三长两短,你家里人怎么办?”

 

王杰希一时语塞。喻文州的话虽轻,却着实打到了他的痛处。喻文州抬起头,一双潭水明亮般的眼睛毫不避让地看着王杰希,又说道:“好罢,那么如果说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那么我今天救起你的时候,听两位店员说,你是替朋友顶班才过来。假设你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程序员。那么,既然你有债在身,需要争分夺秒地写代码赚钱,那你又为什么要浪费一天时间在这种工资有限的打工上?只因为你不想对你的朋友不义?”

 

王杰希再度语塞。喻文州仍然盯着他,缓缓的说:“再有,我今天这么威逼利诱你,你照样跟来;明明急着用钱,却又分文不取。”他轻声说道。“你知道,你这样的人给我什么感觉吗?”

 

王杰希嘴唇紧抿,眼神却无半分退缩。他望着对面那双透不见底的眼睛,也同样毫不避让地说道:“人活于世,确实会为金钱所困。然而,”他明晃晃地望着喻文州,眼中星光闪烁。

 

“总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

 

“你说得对。”喻文州说。他叹了一口气,他望着王杰希,目光沉静,无边无际。

 

“杰希,所以我根本不相信你的还债能力。你是一个很好很优秀的人,已经背负着太多的义务和责任,无论是金钱还是人情。因此,你终究在钱这件事上不值得信任。”

 

“所以,还是现结吧?否则,我可要你不止陪我一晚了。”

 

 

入夜,喻文州牵着王杰希的手走进某个高级酒店的时候,王杰希的心思却根本在很远的地方。他不在意自己是怎么被喻文州搂着出了餐厅,也不记得他们是怎么进的房间,只是全程都在想着喻文州先前的话。

 

冷静一点想,喻文州只是做出了和银行一样的判断而已。王杰希和喻文州接触的时间虽短,却觉得他除了私生活糜烂以外,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界精英。

 

他甚至比银行更为严格,没有评估他的财产,却评估了他的性格,然后下了贷款条件不达标的结论。

 

王杰希一边思考,内心不禁苦笑。但他也不埋怨喻文州。如果站在喻文州这种精明商人的角度,他王杰希真是个糟糕的放债人也说不定。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眼下的情况,王杰希暂时无计可施,却也不想就此妥协。虽然他借钱的谈判路线已经失败,今夜过后拿喻文州的钱已成定局,但王杰希心中已经作下决定,等以后家里经济条件好了,他一定会把今晚的钱还给喻文州。他永远都不想欠他的。

 

当王杰希作下决定的时候,他已经跟着喻文州两个人进了房。喻文州选的酒店自然是上上等的。望着眼前那张看上去就无比舒适的King Size大床,王杰希的心情却是意外地平静,只是依然还是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你看上去不紧张啊?”喻文州笑着打趣道。他闲闲地坐在两米远沙发上,说道:“不过,看你好像也不是很有经验啊?”

 

不知道是不是王杰希的错觉,他看着这位喻少爷,觉得他自进了屋以后,好像变得有几分古怪。

 

王杰希不动神色地观察着喻文州。这种不自然……

 

忽然,王杰希仿佛福至心灵般地得到了一种猜想。他这是……紧张吗?

 

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种有点奇妙的气氛。王杰希倒是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他把包一放,顺便朝喻文州的方向瞄了瞄,见之前还很纨绔模样的喻少爷居然拿出了一台电脑,坐在沙发上认真仔细地看了起来,再也没有朝王杰希的方向看一眼。

 

王杰希看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忽然,他有了一种奇妙的猜测。

 

难不成喻文州是个Omega?

 

这一刻,王杰希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419领域的空白。连对方性别都没问出来就跟着别人进酒店,令他有点茫然。他再一次觉得可能还是写代码挣钱比较适合他。他之前倒是想反正喻少爷这种花花公子估计十有八九不是Alpha也是Beta,让他控场就行,但看他现在这个不主动不靠近的模样,难道还真是个装A装B的Omega?现在想想,当时自己说是Beta的时候,喻文州好像很高兴来着。

 

王杰希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万一喻少爷他真是个Omega那岂不是还要自己控场?控场要怎么控……

 

一瞬间,王杰希恨不得直接打开包里电脑找个什么知道查一查在419的时候的一些必备常识。这时,喻文州的声音传来,声音倒是依旧十分平和:“杰希,我正好还有一些报表要看。不然你先去洗澡?”

 

王杰希看他说话时眼睛却依然对着电脑,眉头微蹙,仿佛遇到了什么工作上的问题。他本想问问喻文州他到底是什么性别,但见他此刻似是专注不便打扰,便应了声好就离开了主间。

 

在浴室温暖的热水龙头下,王杰希总算是洗去了一天的疲乏。酒店的浴室精致高级,洗完澡就有干净蓬松的浴袍在等他。披上浴袍的时,王杰希想到门外的喻文州,只觉得心都跳了起来,终于开始有了一种他确实要和浴室外的那个男人即将发生暧昧事情的实感。在感情上,王杰希可以说是一张白纸都不为过。他从小到大一心忙着赚钱照顾家里,根本无心恋爱,更别说和人在床上亲密了。他走到浴室门口,隔着房门,事到临头又有点紧张了起来。王杰希安慰自己,没事的,自己是Beta,而且喻文州这个人看上去好像床品还可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最多受点苦楚就是了。就当……

 

就当做了一场梦吧。

 

他拧紧门把,然后打开。

 

出了浴室的时候,他仿佛听到喻文州正在打电话的声音。声音很低听不清楚,但是语气听上去仿佛并不愉快。王杰希抬头望去,看见喻文州正在靠近阳台的角落里,脸色一半埋在阴影里。他说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神色似乎不是很放松。

 

这时,喻文州看到王杰希走了出来,便从角落里转过身,光线又一次回到他的脸上。他冲着王杰希笑了一下,说道“你洗完啦,那换我了”就越过王杰希,径自到浴室里面去了。

 

喻文州擦身而过的时候,王杰希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一滴水滴自发梢滚到脖颈上,感觉浑身都紧张了起来。喻文州消失在浴室那头后,王杰希才感觉松了一口气。但听到隔壁打开笼头的水声,紧张又再度在独自一人的空间里蔓延。王杰希把浴袍的领口又一次无意识地紧了紧,在这个奢华雅致的房间里找到了自己放在角落里的那个陈旧的背包,摸出自己的手机,想要临时补充一下419方面的知识。可不想,当王杰希打开手机的一瞬间,手机上却已经显示收到了20多条电话和满屏无数条消息。王杰希一惊,定睛一看,只见这几十条消息全部来自于方锐——

 

“杰希大神!出大事了!V公司那个项目的系统遭不明黑客攻击了!数据库岌岌可危!!!看到速回!!!”

 

王杰希心中顿时震惊。V公司的数据库项目是他正在参与的重要项目之一,虽然是方锐介绍的外包工作,但是他是这个项目实际的核心的编写者,担负着最重要的维护责任。之前的运行一直都很良好,竟然今天遭遇到黑客攻击?!

 

数据库的问题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雇主公司出现大问题不说,牵线的方锐也要第一个被搭进去,自己在这个项目上的心血和酬劳也要毁于一旦。如今情况十万火急,王杰希想也没想立即闪电般地从包里抽出电脑,一手立即给方锐回拨了过去。

 

方锐的电话里已经是急得快爆炸了。王杰希沉声让他冷静,大概得知了来龙去脉后就立即开始在电脑上切入情况,一看之下果然是岌岌可危。王杰希极速地分析了一下,认为现在情况虽然极其不容乐观,但通过和方锐等人全力抢救应该还能保下来。他此时也顾不得了,和方锐立即一起投入战场。方锐一边在电话那边吼,说前辈啊你今天晚上一定要解决这个漏洞,就算是有什么拯救地球人的预定也得扔了等等。

 

王杰希一边应着,手里刷刷刷敲了数行命令行,但忽然感觉如凉水浇面似的从周身的环境中清醒过来。此时,浴室若有若无的水声似乎也刚好停了下来。

 

王杰希只觉得自己陷入了近年来最进退两难的时刻。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忽然从王杰希脑子里窜了出来。

 

喻文州说他没有还债能力,还真是分毫不错。

 

06

喻文州一边从浴室里拿着手机出来的时候,眼前的情况有几分奇异。王杰希手上扶着一台电脑,另一只手正在键盘上敲击着什么。屏幕的荧光反射在他的脸上,映得他双眸越发翠绿如宝石。虽然仿佛正忙着做什么,但他却是特意站在那里,看得出来是在等他。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眉头却舒展了几分,朝王杰希那边走了几步。一走过去,王杰希却是条件反射一样立即把电脑放了下来,看着喻文州,嘴唇微微颤动,又紧紧抿起来。

 

喻文州靠在墙头,等他说话。王杰希沉默了片刻,然后用一种干涩之极的口气说道:“喻先生,真的很抱歉,我们可否改天?”仿佛为了澄清一样,他又立即用十分急促的口气说道:“抱歉!我真的不是要推脱。我兼职的项目出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今天需要彻夜加班才能解决,否则公司可能会面临很大的问题,”他望着喻文州,星星般的眼睛中满是愧疚。“我对自己造成的情况感到很抱歉,但希望能得到您的理解和成全。我们可否换一天?”

 

喻文州歪了歪头,眼神看似是在看一旁的桌子,慢吞吞地说道:“王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呢。”

 

喻文州的话仿佛是让王杰希越发僵住了。他收着电脑的手都在发抖。但他依然还是很快地开口说道:“关于今天的事,我感到真的非常抱歉。但是我想总是可以商量的。”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他的眼睛发出奇异的光芒,开口道:“我……”

 

喻文州见王杰希已经被逼得快要没法了,终于忍不住扬了扬嘴角,转过头打断了他的发言:“好了,”他望着王杰希,“你的工作需要离开这件房间吗?”

 

王杰希显然被喻文州的问题给愣到了。他怔了片刻,然后说道:“那……倒是不用。”

 

喻文州语气轻松地说道:“好,那就行了。你忙吧。”看到王杰希完全怔住的表情,他的心情更好了,从沙发上拿过自己的电脑,往床上一躺,“我也看一会报告。一会睡觉我灯不能太亮,王先生你到时自便。”他望着依然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的王杰希,又似笑非笑地加了一句:“好好加班,争取把问题解决掉。晚安。”就自顾自地看报表去了。

 

 

王杰希那头对于眼前喻文州的情况是完全懵逼的。他一开始咬牙找喻文州商量的时候,内心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而这位少爷一开始也果然不愿意退让,可谁想又忽然态度180度大转弯,现在人窝床上去一心一意加班去了,甚至还鼓励了他两句,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但不管怎样,问题解决了!王杰希内心一松。公司那头包括他自己心情其实已经十万火急了,见喻文州放人,当下郑重地朝床那头说了声“谢谢”,然后立马回到电脑前,投入到紧急抢险的修复和对抗中去。

 

 

夜幕渐渐,星目袭袭。谁也不知道,在室内某高层酒店中的一个旖旎的房间内,正在发生一场凶险的数据保卫战。

 

此时已是凌晨,卧房里的人早就入睡,屋子里一片黑暗,只有浴室里依然冒着亮光。王杰希正盘腿坐在浴缸前加班加点地带领团队和黑客作战。经过连夜的抢修,原先的漏洞正逐一被解决,他们团队经过一手漂亮的反击,还是最后掌握了主动权,保住了数据库最后不被侵犯。

 

王杰希这一修复就修复到了天亮。在天光泛白的时候,数据库终于彻底维护停当。王杰希的眼里满是血丝,但心中充满了喜悦。他心里觉得一阵轻松,想总算项目稳了下来,接下来应该是没有问题可以交差了。昨天的一波争斗虽然凶险,但他也顺着对方尾巴查到了一点东西,真是相当有趣,他可不会放过这次追打的机会。

 

望着眼前的排排被建筑好的代码,王杰希在冰冷的地板上微微动了动,却觉得一阵眩晕。他昨天到底是还没彻底从溺水中回复过来,又连夜加了一整夜的班,此刻体力已经到了极限。眼前方锐等人的庆祝信息还在群里跳动,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秒就已经靠在浴室的墙壁上,沉沉睡去。

 

王杰希的意识再度回归的时候,感觉十分温暖。他感觉好像被包裹在一片大羽毛里,四周都是难以置信的舒适柔和。他的眼睛微微动了动,看见柔和的阳光正照在天花板上。他眨了眨眼睛,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躺在舒服的被褥里。

 

王杰希顿时在一片正午阳光的照拂下清醒过来。他一下子从床上支起身。

 

王杰希此时正躺在昨晚酒店卧房的那张床上。他顿时本能地往床的另一边看去,却发现整张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不仅如此,四周更是安静得静悄悄。

 

王杰希立即掀被。这个屋子能把他从浴室地板上抱到温暖床上的人只有一个。王杰希确认了一下周身,衣服好好地穿在身上,浑身也没有半分不适。他往阳台边的沙发望去,只见天光乍好,清风微拂,喻文州的包却早已不见。他沉默了片刻,还是喊了一声喻先生,却没有任何回应。

 

王杰希忽然觉得内心有点借不着力,肩膀一松,整个人又倒回到床上。他将一只手臂压在额前,呼吸着被褥间带着阳光气息的空气,再次觉得昨天今日的一切仿佛都是一场梦。此时屋内的电话忽然响了。王杰希起身去接,对方是酒店前台,问他是否打算按时退房。

 

接完电话后,王杰希从床上起身,彻底确信喻文州肯定已经不在房里了。他快速整理了一下情绪,前往浴室,打算先洗漱一下然后收拾离开。这时,他看到自己的电脑还是维持着原先的模样在浴缸的角落里开着。

 

王杰希走到电脑前。正打算把电脑合上,他却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

 

键盘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只信封。王杰希走到电脑前,拾起信封,看见信封的正面写着几个字:

 

感谢陪伴。保重。

 

王杰希感觉信封里有东西。他打开信封,一张雪白光滑的纸条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现金支票。无具名。金额五万元。

 

王杰希站在浴室里盯着这张其貌不扬的干净白纸,心中反复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命运究竟给他开了怎样的玩笑?

 


TBC


这个其实是有个长篇设定的!但是前后两篇也可以算是完结了( 

有空的话一定写后续!但是我现在必须去更另一篇了(T▽T)


黄文州不是写错,下章会解释的(⁎⁍̴̛ᴗ⁍̴̛⁎)


哦对今天有去看北京场全职点映会的吗!(挥舞大手

评论(3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