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首映会

521快乐!为了赶时间很仓促的一篇文。现代paro,双总裁+大学同窗设定。无脑甜。新手沙雕破三轮,黑心无证小作坊肉。明天爬起来我会再修修不通顺句子的( 大概(。


01

隔着机场人流的王杰希静静地盯着眼前的屏幕。

 

眼前是一份电影首映会网络抢票的入口,上映的是王杰希最喜欢的哈利波特系列最后一部。离网拍时间还有2秒,王杰希凝视着下单按钮,在刷出界面的一瞬间倏然动手,点击,一阵变幻莫测的极快操作后,以不到2秒的时间抢拍得手。

 

微草的王社长不为人知的技能就是超高的APM,无论何时何地,定点抢拍从无失手。知道这个技能的叶修曾经吐槽他,手这么快为什么不去当电竞选手,当个代拍牌照的也行啊,就蓝雨那位百八十年都拍不上,肯定得高价聘你。


陈年吐槽忽然显现眼前,王杰希也仿佛反应过来了似的抬头,眼神看向拍付界面。

 

——果然。习惯性地拍了两张。

 

王杰希本来是不想拍喻文州的那份的——因为一些缘由。比如说喻文州他其实不怎么喜欢哈利波特,又比如说他最近刚和喻文州吵架了。

 

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人是大学前后辈,如今毕业多年后各自出任蓝雨和微草的会社社长,在商界是最强劲而针锋相对的宿敌。王杰希说不清什么时候和对方斗着处着就被人哄到家里去当男朋友了,喻文州明明当年看上去还很温和无害无企图来着。

 

不为人知的一桩有趣的事情是,喻文州的牌照还真是王杰希给拍的。王杰希的这位学弟男友哪里都好,就是手速不行。拍完牌照,王杰希曾经也顺着叶修的垃圾话嘲讽过喻文州,说如果自己哪天改行去打电竞,喻文州就只能去当承包商了。结果喻文州却笑了笑,笑眯眯地说杰希要是去了那我也去,手残选手也总有办法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这么自信?王杰希笑着问他。

 

喻文州顺着家里天台外的天光看他,眸中潭水一碧万顷。是啊。他凑到王杰希的耳边,轻声说道。

 

追定你了。

 

 

机舱外的噪声叠叠作响,王杰希坐在公务舱里,心中的耳语如晨光碎影,与机舱外的万里蓝天绵绵相连,照进冷冰冰的机舱,无端地平添了一份温暖。

 

……喻文州太烦了。

 

王杰希想。

 

他和喻文州大约在三天前闹了一次不愉快——程度不深,主要是王杰希单方面无视了对方的一切来自手机电话的联系。

 

事情的起因可能稍有些复杂。蓝雨和微草这次要一起参加一个重要项目的竞标。王杰希和喻文州,在商业领域上与其说是互不放水不如说是你死我活,两人都为了赢得这次竞标不遗余力。不巧王杰希竞标期间又意外遇到一场为期十天的公差,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一边在外奔波,晚上还要加班监督竞标的事,一来二去得了点风寒,内心渐渐焦躁到了临界点。


前几天喻文州打电话过来,王杰希得知喻文州他这几天忙蓝雨标书忙到忘记给自家的宝贝花草浇水了,顿时连着前前后后的郁结火起,成为了助燃他心态爆炸的最后一缕稻草,顿时在电话那头爆发,冷冷地斥责对方压根就不顾家。喻文州一听王杰希声音不对觉察出来他病了,顾不得别的了立即不容置疑地要他马上停止工作休息。王杰希直接反对说不可能,我休息了竞标怎么办,喻文州也着急了说你身体重要还是公司重要。王杰希呛他连家都不顾的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吗,两人一来二去语气越说越不对,喻文州最近忙得要命语气不禁也没有平时和缓,两人最后以王杰希掐电话外加宣布冷战告终,直到三天后的现在都没联系。

 

其实三天来喻文州还是坚持有给王杰希不间断地发消息的。他大致检讨了自己没有浇花的事,并再度重申了希望王杰希以身体为重先放下工作的意见,摆明了一副你生病我不和你计较的态度。王杰希觉得喻文州根本就没让步,对对方一次次打过来的电话也一律全都无视,但每无视一次心里就多了一份别扭。

 

后来,王杰希还是按照喻文州留的言,去药店买了他平时服用最见效的感冒药。虽然出差外加审标书依然忙到休息时间不能保证,但感谢按时服药,总算在回程那天也好得七七八八。出差项目已经顺利收尾,在飞机舱的座位上,王杰希合上电脑闭眼休息,保证精力以应付下午的会议。他放松精神,合上双眸,那双温和深邃的眼睛却在闭眼的瞬间就浮现在了眼帘。

 

十天未见……很想念。

 

够没出息。王杰希一边放任自流地自我嘲讽,一边沉沉梦去。

 

02

下午的招标会上,蓝雨和微草又不出意外地狭路相逢了。王杰希经过飞机上的休息觉得神清气爽,外加出差事宜结束,整个人又已经回到了平时举重若轻的一线状态,带着微草的班子们在会前和蓝雨庙的和尚们磨着牙槽微笑致意,还在例行商业互怼时堵了黄少天一回,自问气势犀利一如往昔。

 

然后王杰希便看到自家男友从远处过来了。他步子不快,蓝雨的一众包括黄少天在内倒是都纷纷快速地给自家老大让了开来。王杰希自认在商战上心态已经如火纯青,但在看到了喻文州身影的刹那依然不可阻挡地微微一摆,仿佛有一片羽毛在心底的高耸大厦上撩了一撩。他差点下意识想别过脸去,但是想到现在双方还在拼气势,只能越发皱了皱眉头,脚步却是没有挪开半分。喻文州从不远处一步一步走到队伍的前方,前倾几步,然后目光一丝不漏地聚焦到微草总裁上,眸间静水流深,嘴角带笑,不紧不慢地说道,看到王社长这么精神依旧,我心里就放心了。

 

喻文州的笑容加上这个人就这么笼在王杰希面前,王杰希眼下逃也逃不得躲也躲不得,内心的大厦却晃动得更厉害了,只能眉头皱得更深地一边瞪他,眼中千言万语,如一片星光翠林中的万竹斜枝,风声飒飒。喻文州便这么回看着他,目光尽数落在他身上,双眸微微流转,温柔的涟漪若有似无,却又被王杰希本人逮了个正着,片刻间又是无数的心念波动,汇起又散开。

 

两人就这么互相对峙,旁人却没看出他们心念交换间的门道,外加喻文州先前的那句话,眼下的情况已经被自然而然地被解读为挑衅。见自家老大杠上了对方老大,微草的袁柏清第一个扬起脑袋朝徐景熙投放嘲讽炸弹,刘小别见状迅速跟进和卢瀚文开启了眼刀大战,高英杰……高英杰还没想要要做怎么呢,下意识紧了紧手里的资料,朝对面的二把手黄少天望去,却见他紧盯着喻文州和王杰希,明亮的眼睛闪闪发光,仿佛升起了无数冉冉的火把。

 

火把?我没看错吧?高英杰揉了揉眼睛,却听见对面喻文州说“那么,期待贵方今天的表现”,就见对面优雅地一颔首,领着蓝雨一众人去了。

 

前哨战便如此风平浪静地结束了,看上去还是蓝雨主动退让了些许。高英杰一边私下揣摩着,却见自己亲师傅一贯云淡风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奇异的波动,却又一隐而逝,随后只淡淡说了声进场便朝会场里头走去。


难道我又看错了?高英杰落座时再度疑惑。

 

招标会宣布正式开始。虽然参加的单位实为不少,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最后的争夺怕是要落在蓝雨和微草之间。微草和蓝雨的两位当家各有气质,一个明耀璀璨一个春风如沐,竞标演讲也是各擅胜场,令人沉浸侧目。王杰希演讲完毕后,全场都响起了赞许的掌声,特别是蓝雨的喻总,鼓掌的姿态风度翩翩,在全场人群中依然是最显眼的那个。王杰希点头鞠躬下台,擦过喻文州那头的时候心头微鼓,却是无人知晓了。


招标会结束后,所有竞标团队都要参加接下来的晚宴。王杰希携微草的几位得力的年轻人赴会,散去会议时的紧张气氛,宴会上人流云集,衣香鬓影。众人一看是微草的王社长到了,纷纷举起杯子拥过来争先恐后地向他打招呼。但王杰希只是礼貌地回应了一下,便穿过人流朝主办的方向走去。他一来不喜交际,外加今天赶飞机有点累,来这里主要是照顾招标方的面子,想和对方打个招呼就离场。渐渐走到宴席后方,王杰希从席间拿了一支葡萄酒,端着酒杯走到主办方面前。


对方的董事姓张,见是王杰希来主动打招呼后非常热情,夸微草的标书和下午演讲都特别优秀,又夸王杰希本人英俊沉稳年轻有为。王杰希从善如流地应答着,对方顺便还问起了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了稳定交往的对象,王杰希微笑着点头说是,对方拿着酒杯摇了摇头,一副很遗憾的模样。双方正好谈了两句差不多,对面的张董拿起酒杯,王杰希刚打算也举起酒杯,却感觉手臂被微微一挡。然后,一道沉静的话语插了进来。

 

“张董您好。不好意思,王杰希他今天吃了感冒药,我怕他喝酒会有问题。”

 

不是喻文州又是谁?

 

喻文州此刻已经来到王杰希身旁。左手轻轻挡在王杰希的酒杯的前面,右手则端着一杯碧绿的茶水。一身深蓝西装,更映得人温文俊秀。张董反应过来,立即和喻文州亲切热情地打起了招呼。喻文州微笑着翩翩回应,一边和气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二位聊天的雅兴了。王杰希他今天情况有点特殊,不知张董愿不愿意让他以茶代酒,我代他本人敬您这一杯?”

 

张董冲着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人呆滞了两秒,但也算是久经沙场的人,迅速地意识到了他们之间不同寻常的私人关系。其实下午的招标会微草蓝雨两家的表现都好,但他心里更满意蓝雨一些,只是没想到两位社长竟然是一对就是了。他此刻当然愿意给喻文州面子,挥挥手表示完全不介意,还一边对王杰希说早该让他知道他吃感冒药的事,年轻人要保重身体云云。

 

王杰希只得从喻文州手里接过装着茶的杯子,又把自己的那杯红酒递过去。幸好在外人面前喻文州也没耍什么小动作,两个人老老实实交换了杯盏。但王杰希感受喻文州换酒杯时投来的的视线,内心依然仿佛有种违反校规被抓包的感觉,忍不住把眼神移了移。接下来三人碰杯,喻文州代人敬完一杯又自罚一杯,最后以个人名义向张董敬酒,三杯都是干脆利索地一口见底,惹得对面董事满是笑容。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是在尽快替他寻找脱身机会,心念涌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法相帮。好在酒过三巡,黄少天和许斌他们也迎过来替自家老大拼酒,几轮下来宾主尽欢,王杰希才得以借机告退脱身。他从热闹的宴会大会退席出来,穿过户外连接的花园,夜色中的玫瑰芬芳,香味随夜风拂过,却是芳香中伴着萧瑟。王杰希不禁紧了紧风衣的领口,却是一片温暖沿着脖颈围了过来。只见一道卡其色的围巾已经轻轻绕在王杰希的颈上,内里还绣了一条银线的小鱼。王杰希顿时回过头就看到喻文州在看他,深灰色的风衣包裹在黛蓝色的空气里,眼睛如洇了点墨的溶溶潭水,在夜晚中格外明亮。

 

王杰希伸手抓上围巾想要还给对方,却又被喻文州一把握住。

 

“你感冒还没好。”

 

得。王杰希看了一眼脖子空空的喻文州,心想你感冒了难道就是件好事么。于是二话不说,掀手拽着喻文州就走,身旁的花园旖旎风景再无顾及,只是想要第一时间到达温暖的酒店大堂。

 

喻文州的运动神经没有王杰希好,被他拽的磕磕碰碰,优雅的气质都没了影儿。

 

“杰希……能不能跑慢点儿……”

 

“不能更慢了,”王杰希头也不回地说,“你想被冻死吗?”

 

“杰希……”

 

后面的音调忽然喜悦起来,王杰希忍不住回过头去。看见喻文州的黑发在夜风里晃,眼睛一闪一闪。

 

“你终于愿意理我了。”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仿佛有暖流递到心间。周围的寒冷似乎都被消弭,喻文州上前和他并肩,用眼睛冲着他笑。四下安静无人,王杰希在风中听着自己的心跳,指尖正传来对方的温度,不禁令他轻咳一声别过头去,又蓦地意识到喻文州还脖子空空地和他一起站在风里,赶紧迅速地拽上他再度启程。

 

喻文州趋步亦随地跟在他后面,一边不紧不慢地在风里继续和王杰希讨价还价,说杰希你能不能走慢点我天生体育不好云云,听得王杰希只想立即停下来把他的小鱼围巾甩给他,但最后还是选择对后方的一切意见置若罔闻,拖着喻文州一路健步如飞。仗着腿长优势,王杰希硬是把慢脾气的喻总裁带的跑得飞起,短短数分钟就跑到了酒店大堂。王杰希把围巾扔还给喻文州,然后到前台去拿商会提供的房间门卡。他刚打算向前台开口,这时喻文州一起凑过来说:“总共要一个房间就好,谢谢。”

 

王杰希折过眼睛想要横他,结果喻文州隔着手里的毛绒绒的围巾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捏他的手,王杰希毫无防备地中招,又回击回去,两个人隔着围巾你来我去暗地里地斗了一会,正好这时候前台把他们俩的房卡递了过来。


王杰希意识到这是调虎离山之计时已经太迟,眼见喻文州笑眯眯地把房卡接过,然后朝这边轻轻挥了挥,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笑意,神色偏偏又是情侣之间的理所当然。王杰希心想他们好歹现在正处于吵架的状态,心里倒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姑且只能冷哼了一声,想要掉头就走,但想想房卡还在对方手里,又只好堪堪挪住脚步。喻文州见他想走,向前一步拉住王杰希的手,低低地说道:“杰希,我知道你大概还生我的气,但你感冒现在怎么样了?”

 

王杰希见喻文州满心满眼都是真心的担忧,顿时心里有气都要没气了。其实他这几天冷静下来想想先前发火更多地是因为工作的原因,眼前见喻文州说完话后就低着头一语不发,只是拉着王杰希的手不肯松开,不禁多了几分内疚,低声说了句:“我没事。”然后说道,“上去说吧。房间在几楼?”接着又问道:“刚刚喝酒喝这么急,现在感觉怎么样?”

 

喻文州听王杰希总算是愿意关怀他了,眼睛都亮了起来,先前的委屈模样顿时消失不见,抬起头来握着王杰希的手说道:“我没事。不要紧的。我们去电梯吧。”

 

王杰希见对方一下又精神了,真是哭笑不得,想喻文州你小学三年级吗,但心里却还跟着也有点高兴,只依然别别扭扭地摆开了他的手,径自先朝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喻文州也不生气,反而唇角笑意愈深,笑眯眯地跟在后面。

 

电梯上人虽然不算拥挤,但王杰希和喻文州还是并肩靠在一起,仿佛许久养成的一种习惯。喻文州贴在王杰希的发梢一侧,好闻的清茶洗发水香味和他淡淡的葡萄酒气在狭小的空间内融合在一起,仿佛幽静的花园间不为人知的交叠舞步。喻文州闭上眼睛,想象着王杰希和他正在那个无人知晓的花园里,一边头无声无息地朝王杰希那边偏去。电梯铃响时分,喻文州再度睁开眼睛,看见王杰希近在咫尺的脸庞,没有挪动一点方寸,只是脸微微别了过去,淡月出尘般的脸颊上多了一丝淡淡的红晕。

 

那一刻,喻文州差点忍不住要在电梯里吻上王杰希。王杰希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偏又执着坦荡得很。实在是太可爱了。

 

进了房间以后,喻文州小心地把门关好,抬眼的时候,却看到王杰希已经把外面的风衣脱掉,一个人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椅上等他。喻文州朝前走了几步,也顺手把自己的大衣脱了下来,把两件外套一起搭在椅子上,然后也一起坐到沙发上来。

 

喻文州趁王杰希还没有开口说话,先一步望着王杰希开口说道:“杰希,对不起,前几天我不应该因为工作而忘记浇花。”语气轻而诚恳。

 

见喻文州如此诚挚地道歉,王杰希也望向喻文州诚恳地说道:“抱歉,我当时情绪不太好,后来也没有管理得当。我不应该三天都不联系你。”

 

喻文州凑了过来,轻轻圈着王杰希,两人四目相对。喻文州拨开王杰希柔软的浅棕额发,用自己的额头微微抵着王杰希的,说道:“那么,重归于好好吗?”

 

贴着额间传来的热度,王杰希感受着喻文州身上的独有气息。那是他沉醉的气息,是他想念的气息。仿佛他在身边,安心的港湾就在身边。靠在喻文州的怀中,王杰希轻轻阖上眼睛,蝶翼般的睫毛微微眨动。

 

“嗯。”

 

然后王杰希感到一股温热覆到他的眼睛上。一个来自喻文州星点般温柔而怦然心动的吻。

 

片刻后,喻文州微微退开,柔声说道:“先去洗澡?”

 

 

夜幕渐深,云重星疏。廊灯诸已熄灭。王杰希像往常一样枕在喻文州的手臂上,对喻文州说道:“今天你们的方案确实做得更细致一些。”喻文州低声笑了笑,说道:“谢谢王社长夸奖。有什么奖励吗?”

 

王杰希说道:“不打死你不错了,还想要……”还没说完,话头却已经被人含住。喻文州的吻落下来,王杰希还没闭上的嘴就这么被对方长驱直入,他不禁哼了一声,声音又融化在唇齿相贴的流连里。喻文州的舌尖沾着淡淡的酒气,温柔地侵占着王杰希毫无防备的口腔,将一切浸染上迷醉熏然的空气。王杰希感觉胸口的空气都要被渐渐消耗殆尽,星辰般的眼睛染上了几分氤氲,却甘之如饴,感受到喻文州的情切,反手勾住喻文州的后颈,加深了这个湿热又缠绵的吻。喻文州抽出枕在王杰希头下方的手,把王杰希压在身后,低着头吻他,在对方呼吸微微有些颤栗的时候停了下来。他注视着王杰希黑夜中清澈明亮的碧翠眼睛,低沉地说道。

 

“杰希,我好想你。”


木有破三轮了.jpg


03

阳光照进微草大楼明媚的室内,新的一周又开始了。

 

招标会以后,王杰希又陷入了日常的忙碌之中。接着外地的项目加班兼扫尾,王杰希这一忙就从周一忙到了周五。眼看天色将晚,他估计今天又要晚回家,和喻文州发了个短信,然后看了看时间差不多,端起绿茶走进会议室开会。

 

会议室里,时间不知不觉地走着,大楼的灯也开始渐渐亮起。王杰希正在三楼落地窗的会议室里仔细地听几个下属的最后部分项目报告,忽然,他注意到对面的几个年轻人眼神都有点不对,一个两个神情都有点飘忽,纷纷在朝窗外的楼下看。

 

王杰希皱了皱眉,正想让他们集中注意。这时,高英杰却有点怯怯地说道:“社、社长。那个,您的电话好像一直在响。”

 

嗯?王杰希立即看向自己的电话,说了声“抱歉”,想要去关掉,结果看到是喻文州的名字在上面闪。与此同时,楼下的人似乎也越来越多了。顿时,王杰希仿佛心电感应一样拿着手机走到三楼的落地窗前,看到楼下果然是一辆熟悉的黑色的奥迪S8停在那里。黑色的车身本身不引人注目,问题是有人就这样一身西装地靠在车门口,手里还拿着一束巨大的白玫瑰,这就很引人注意了……

 

——何况那个人还是喻文州啊。

 

仿佛意识到来自楼上的目光,喻文州本来捧着花倚在哪里,这时却忽然抬起头来,在路灯和众人睽睽之下,朝王杰希露出一个映着星光的笑容,刚探头的月色在他湖水般的眼眸里不紧不慢地晃,闪闪烁烁,仿佛风中摇曳的风铃。他朝上方轻轻挥了挥手机,还隔着落地窗对王杰希调皮地眨了眨眼。

 

微草最高冷沉稳的王社长就这样僵在了窗口,手机攥在手里,握得紧得要命。此时整个办公室的年轻人都跟在平时最冷清的社长老大后面,看楼下蓝雨社长任性表演浪漫经典在线撩汉,满会议室的粉红泡泡都差点溢出窗口。可惜不一会儿,僵住了的王杰希便转过头,板着脸闪电般地拉上两面窗帘,然后把手机不由分说地一按,坐回到座位上,背脊挺得笔直。众小年轻一看不对,立即飞速地坐回位子的坐回位子,缩回脖子的缩回脖子,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小别,”王杰希忽然冷着声问道。“现在几点了?”

 

突然被指名的刘小别吓了一跳,看了看表,说道:“六,六点多了。六点零八分。“

 

“好,“王杰希站了起来,用开会惯常的清冷语气说道,”那么,最后十分钟。我来总结一下今天的会议,以及布置接下来的任务。“

 

会议室散会的时候,高英杰一边和其他几个年轻人收拾着椅子,一边接受着社长已经和喻社长在一起的巨大新闻,一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王杰希怎么把应该让自己讲的会议总结的部分挪到自己身上去了。刘小别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一语道破天机:“要是你英杰讲,怎么着也得二十分钟。那就不可能十分钟内散会啦。”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柳非超激动地说道,而一旁的袁柏清已经掏出了手机,“快去楼下看社长和喻社长啊!诶等等,我先阳台上拍两张……”

 

王杰希一人快步回办公室收拾完东西拎好包,展开神走位,以最快的速度迅速下楼到达现场。而话题的主角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王杰希只见喻文州一身精致的深蓝西装,捧着白玫瑰站在路灯下等他,灯光晕在他清秀柔和的脸上,越发衬得本人君子如玉。王杰希压制了一下内心的情绪,装作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只想抓住喻文州问他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喻文州却仿佛意识到了王杰希的心中所想,把鲜花递给他,微微一笑:“杰希,我来接你去看首映会啊。”

 

首映会!

 

王杰希忽然回过神来。

 

今天是周五?!

 

直到此刻,王杰希才彻底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忙得不知岁月,以至于差点要错过心心念念首映会的事。他一边下意识地从喻文州手里接过花,心中惊讶,想喻文州怎么知道今天是哈利波特电影的首映会。结果,王杰希发现雪白的花束中淡淡的金色耀眼。他朝花束看过去,只见玫瑰花的中央正嵌着一只金色飞贼,金色的小小球体藏在芬芳雪白的玫瑰花里,对着王杰希闪闪发光。飞贼的后方,妥妥地放着两张金色的限定版首映会门票。

 

王杰希望了一眼喻文州,对方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总算回想到上周在酒店有些迷迷糊糊约喻文州一起看首映会的事了。至于眼前的这两张电影票……王杰希估计是快递把电影票递到了家,然后被喻文州收到,所以现在才会出现在眼前的花丛里。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的王杰希,忽然迷一样地感到很安心。

 

还好有个替他记得的人。还好还好。

 

王杰希从花束中抽出金色飞贼和电影票,再也没有计较任何人的目光,当着所有人的面,拥抱了自家的男朋友,温柔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毕竟那可是他最喜欢的哈利波特啊。更重要的是,毕竟那可是他最喜欢的喻文州啊。

 

后来,微草的袁柏清通过录播,把王杰希从喻文州手里拿到花到两人拥抱乃至最后一起离开的场面发给了同期群的小伙伴们,和同为主角直系下属的徐景熙抱头痛哭。群里的其他年轻人也都是一阵哀嚎,表示受到了发狗粮的伤害。这时,孙翔跳了出来,大喊道:“妈呀,那可是哈利波特的首映会门票!我之前想拍都没拍上!原来票子真的是金色的呀!”

 

袁柏清&徐景熙:“…………”

 

 

另一头,车子里面,喻文州正在驾驶。王杰希说:“距离首映会还有不到两小时,感觉有点紧张。而且估计一会要堵车。”

 

喻文州点点头说:“没错。所以一会要是堵车得厉害,我后面买了两个三明治,晚饭就将就一下吧。”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实在是太居家万能了,忍不住说:“喻社长,你今天工作不忙?”

 

喻文州隔着红绿灯瞥了王杰希一眼,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今天有首映会,提前安排了啊。某些人自己买了票约了时间,结果到最后反而不记得了。”

 

“……你应该在收到快递的时候提醒我一下。”

 

“没事,”喻文州笑眯眯地说。“我想来接你。”

 

“……”

 

这一刻,王杰希决定放弃和喻先生的交流。他靠在舒服的坐垫上,选择和金色飞贼一起玩。车子就这么一路开到了影院附近。果然如二人所料,越是接近影院,四周越是堵得一塌糊涂。喻文州探头看了看情况,说不然让王杰希先下车,他去找位置停。王杰希摇头,还是想和喻文州一起进影院,然后他看到附近的出租车上正好下来了一个人,格兰芬多的长袍鲜艳耀眼。


见到其他同好的装扮,王杰希不禁说了一声“糟糕”。他今天忘记了首映会的事,所以他作为头号哈利波特迷的全套巫师长袍扫帚都扔在家里。今天理应是无论如何都要穿的,结果自己就这样错过了最佳场合。王杰希眼睁睁地看着前面的那个狮院的巫师走了过去,内心只觉得遗憾万分。喻文州观察到王杰希刹那间沮丧的神色,却是微微一笑,慢吞吞地说:“杰希,你能不能帮我打开一下前面的抽屉?”

 

王杰希依言打开储物抽屉。他看见喻文州卡其色的小鱼围巾,两根魔杖正静静地被包裹在里面,仿佛温暖鸟巢中的两颗金蛋,正是他的葡萄藤魔杖和喻文州的金合欢木魔杖。

 

喻文州继续慢吞吞地说:“唔,魔杖我不放心,所以放在前面的抽屉里。巫师袍还有其他的装备都给你带了,和扫帚一起放在后备箱里。”

 

和他结婚算了。王杰希想。

 

 

装扮焕然一新后,王杰希步履轻快,和喻文州巫师一起进入首映会入口。意外地是,接下来大家还遇到了不少熟人。

 

“哟,这不是文州和大眼嘛,”远处一个穿着长袍的身影晃悠了过来,“怎么,你们也来看首映?”

 

“叶总好。”喻文州微笑着打招呼。

 

叶修没个正形地披着红色的狮院巫师长袍,手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中华牌香烟,给人一种分分钟出戏的感觉。他朝王杰希和喻文州走过来,见两人齐齐整整地穿着斯莱特林绿和拉文克劳蓝的打扮,ping论道:“打扮得不错。王大眼最喜欢这种魔法师之类的玩意了。文州是陪他来看的吧?”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王杰希看着叶修歪歪斜斜的巫师帽,不客气地说道:“见到你可真是意外。我怎么从没听说你喜欢这类题材。”

 

衣冠不整,精神萎靡,格兰芬多扣十分。王杰希内心哼哼地点评着。

 

叶修却仿佛一副王杰希缺乏观察的模样,用一种极其自然的神情说道:“那是因为你没发现。我其实一直都喜欢哈利波特。”

 

王杰希懒得和叶修废话,直接问道:“那你知道金色飞贼里面藏的是什么吗?”

 

“死亡圣器复活石啊。”

 

“曼德拉草娃娃的作用是?”

 

“解除蛇怪的石化。”

 

“……”王杰希无语,不甘地继续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他示意喻文州把魔杖递过来。“这根魔杖的用材是金合欢木,你知道……”

 

“啊,我当然知道,”叶修一副见到好东西的表情,“金合欢木是一种很特别的魔杖木材,适合细心的巫师,不适合施展出风头的魔法,一般只对有天赋的人展现自己的实力。很适合文州啊,你选的吧?”

 

王杰希惊讶地盯着叶修。居然连Pottermore里面的内容都看过了?!

 

“格兰芬多加10分,”王杰希干巴巴地宣布。但是话音一转,“但是你不是哈利波特的粉丝。因为你没有爱。”

 

叶修反驳道:“有没有爱可不是你说了算,你哪点看出来我没爱了?”

 

王杰希正要说我相信我的直觉,一旁的喻文州却笑吟吟地说道:“叶总,我听说X传媒集团的那位总裁先生是哈利波特的头号粉丝,所以他今天恐怕也要过来,是吗?”

 

王杰希顿时了然地说道,“哦。我听说兴欣最近有意朝传媒界发展,和轮回侧面对抗,原来你是给你们公司牵线来了。就说你对哈利波特没有爱。”

 

叶修摇摇头,把烟塞到嘴里嗟叹道:“蓝雨微草二对一,你们根本就不公平。”他话音一转,“我是最近为公司才补的课。不过你们要是谁想捣乱的话,下次竞标我就过来了啊,俩人谁也别想跑。”

 

喻文州和王杰希听了以后却还是很头疼。在商场上,没有人愿意没事干和大麻烦叶修正面为敌,于是保密协议达成。协议一致以后三个人又说了几句,叶修看到目标人物出现,就迅速告辞,去实行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了。为公司拼到这个份上,又如此日常没下限,喻文州和王杰希都是一阵无语。


叶修走后,王杰希刚想冲喻文州吐槽两句,却听到了另一个声音:“喂——文州——”

 

只见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从另一头跑了过来。王杰希一看,一身赫奇帕奇的明黄长袍,来人是雷霆的社长肖时钦。

 

“时钦,”喻文州开心地走上去和好友打招呼,“你怎么也来了?”

 

“啊,王总你好。”肖时钦先对王杰希打了个招呼。王杰希点头回了个肖总好,肖时钦回了个礼后望向喻文州,然后露出一种非常苦逼的表情:“唉,别提了,小戴她非要拉我来的。她说要气死孙翔还有其他几个没买到票的公司,让我为雷霆争光。唉,你说这什么逻辑?我下班以后就忽然被他们五花大绑……”

 

然后肖时钦就开始向喻文州和王杰希抱怨了他被戴妍琦悲催绑架过来的全过程。王杰希在一旁听了整个故事,觉得有点同情。肖时钦生无可恋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阵,这时,他注意到了王杰希手上拿着的扫把,不禁ping论道:“王总的装备好酷啊!这个是飞天扫帚吗?”

 

王杰希见有人注意到了他心爱的扫把,内心非常高兴,把扫帚递到肖时钦面前,说道:“这是火弩箭。虽然后来魁地奇世界杯有至尊火弩箭推出,但是我觉得还是经典款的更好。”

 

肖时钦听到王杰希说的这个那个的名词,镜片后的神色有点茫然,显然基本上没怎么听懂。但王杰希却显然也处于兴奋状态,开始拉着肖时钦说起了火弩箭的历史。肖时钦越听越一头雾水,只能暗地里求助地朝喻文州瞥去,喻文州朝他递了个眼神,从长袍中对他暗暗比了个大拇指。


肖时钦会意,立即恭维起了这把扫帚是多么的霸气酷炫,王杰希听了果然非常高兴,翠绿的眼睛闪闪发亮,仿佛眼睛里溢出的星星都快要装不下了。肖时钦只得一边尬聊一边回忆了一下自己可怜的有关巫师的知识储备,随意扯道:“对了,飞天扫帚是用来抓金色飞贼的对吗?”

 

王杰希高兴地点点头:“魁地奇里面就是这样。”然后收起火弩箭,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小球,对肖时钦说道:“这个是金色飞贼,是文州今天送给我的。”

 

肖时钦被王杰希说拿就拿的厉害姿势给惊到了。然后他瞥到一旁的喻文州,正在用非常温柔深情的眼神望着王杰希,只觉得自己比眼前的金色飞贼还要发光发亮,感觉被喂了大批狗粮,只想快点和戴妍琦汇合。肖时钦走后,大家又陆陆续续地遇到了些个熟人打招呼。远处叶修的商业囤人似乎进展得很顺利,又获得喻王两人不少私下吐槽。就这样,首映会终于迎来了即将正式开始的时刻。


在即将开始的十分钟前,王杰希和喻文州一起进入影厅。眼前的影院挂着巨大的电影海报,身边是散发着安宁气息的黑发蓝袍子巫师,王杰希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忽然回想起很多年前一个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阴天。那天,还是大学生的王杰希坐在图书馆的一角,安静阅读着哈利波特的原版小说。然后一个陌生的清秀学弟来到他的身边,问他介不介意坐在他的旁边。王杰希表示不介意后,那个学弟看了看王杰希正在读的书,十分惊喜地说道,学长,你也喜欢哈利波特啊。

 

可不想他王杰希天生有神奇的看人能力。尽管这位学弟在后续的交流中对哈利波特系列掌握得倒背如流,甚至要约他一起去看即将上映的HP系列新电影,但王杰希还是一眼看出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年轻的王杰希表面不动声色,内心里却疑惑着,他为什么要这样接近自己呢?带着想要弄明白的目的,王杰希怀揣着心思和喻文州一起走进了电影院。那是他们第一次一次看电影。后来,他们又去了第二次,第三次。

 

时光穿梭,回到一切相似的电影屏前,看向身旁那个沉静温柔的人,王杰希想,如今他已经明白了当初的答案。如果人生是一场电影,那相逢的雨天就是他和喻文州的首映会。喻文州会接近王杰希,是因为他认定王杰希是他电影里唯一的主角;而王杰希会走向喻文州,是因为他也认定喻文州是他电影里唯一的主角。他们在电影开头相遇,然后并列相行,再不分开。

 

“电影都要开始了,在想什么?”喻文州凑在王杰希耳边轻轻问。

 

“我在想,”王杰希在半暗的灯光中握住喻文州的手,“金色飞贼如果扔进湖里的话,会不会沉下去。”

 

“当然,”喻文州回握着王杰希,冲他调皮地眨眨眼睛。“里面装的可是复活石啊。”

 

“是吗?”王杰希拿出口袋里的金色飞贼,觉得沉甸甸的。他望着喻文州,星夜装点了他碧绿璀璨的眼睛。他格外认真地说道。

 

“我觉得这里装着我一生的幸福。”

 

随后,王杰希向书中的主角一样,把飞贼放到唇边。在嘴唇碰触到温暖球面的一刹那,晶莹的蝉翼从内部伸出,飞贼居然真的打了开来。

 

这下连王杰希都吃惊了。更令人吃惊的是,飞贼里面还装着一样东西。

 

一枚安静地闪着光的钻戒。

 

【END】



评论(53)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