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2015进藤光生贺] 烂柯 第二章(双子星CP向,全员古风修仙向设定)

第二章 得讯

      距离和进藤光弈棋已经是三日后。塔矢亮心中始终揣着烂柯棋谱一事。他整整三日在少阳藏经阁翻遍了人文社志、神话传说的书籍,仅在一两本距今千年的古志上翻到了类似的传说,其内容大致和进藤光所说颇为相似,但对于具体的王质出身何许,又是在何处观棋,却是言之寥寥。仅凭这些信息,寻访实在是无从说起。塔矢亮心下颇为郁闷,但又不得法。

      这一日他又在藏经阁一无所获,离开归途之中,正巧遇到了大师兄绪方精次。绪方精次乃是少阳派掌门塔矢行洋的首席开山大弟子,比塔矢亮大上约十岁左右。身形颇为宏伟,生得潇洒倜傥,小麦肤色,一双鹰眼,双眸锐利,常似有精光闪烁。他年纪颇轻却已修为高深,更兼精明能干,甚得塔矢行洋和塔矢明子信任,塔矢亮亦是自小视其如兄长。

      塔矢亮与绪方问候过后,心中一动:“既然书上记录烂柯的传说甚少,或许向人打探反而能得到讯息也说不定。绪方师兄经常在江湖上走动,最是见多识广,或对此类事有所耳闻。”当下与绪方交谈几句后,便向绪方问道:“大师兄,不知您是否听说过一个名为烂柯的传说?”

      “烂柯的传说?”绪方听得塔矢亮问及,不做声皱眉思索了一阵,后道:“我倒似是并没有听说过。”他见塔矢亮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便又问道:“小亮你今日怎地会问起此事?这烂柯传说又是何物?”塔矢亮道:“我也是偶然听进藤光说起。”

      绪方听到“进藤光”三字,双眉一挑,目间似有不禁察觉的兴味一闪而过。他说道:“哦?进藤光?他又来过你这了?这回又吵架了么?”

      塔矢亮见绪方望着自己,一脸调侃之色,略有几分困窘,只得微不可觉地一点头,岔开话题道:“我对这烂柯传说颇感兴趣,可是这几日在藏经阁翻阅了不少人文志怪书籍,却只找到少量记载,怎么也找不到详细的典故。”之后便和绪方详述了那烂柯传说。绪方也是听得津津有味,听罢后叹道:“这传说确实是有趣。但照你所说,这传说应是发生在千余年前,实在是太过久远,考究起来颇为困难,是真是假也难说。退一万步,即使真的有过这么一回事,人事物事流落至今,棋谱恐也已经很难寻访。”塔矢亮听绪方如此说,觉得他言之有理,但心下仍感到颇有几分失望,低低说道:“便是有些可惜了。”

      绪方又道:“那进藤光又是如何得知?”塔矢亮道:“他似也是从别人处听来。”绪方听后,又是兴味浓浓地一笑,片刻后道:“我看这进藤光倒是真真有趣得紧。说不定他乃是自千年前穿越而来,才会对这种千年前的古老故事如此了解。”塔矢亮听后道:“这恐怕倒是决计不会。”说罢,两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方在此时,两人只觉得空中一动,见得一只翠鸟从远处飞来。两人对这翠鸟均是熟悉。此鸟看似为真鸟,实乃是灵气所化,少阳门人经常用此互相传递信息。两人见讯息到了,便都止住了声,把烂柯棋谱一事放到了一边。翠鸟寻得了绪方,便不再移动,在空中张嘴开口道:“致绪方大师兄:见信如晤。少阳塔矢行洋门下六弟子芦原弘幸,现于信安石室山遇到鬼气逐渐四溢一事,正在解决,虽无性命之忧,但颇为棘手,请求一名派内擅长镇鬼煞的师兄弟援手以除妖魔。”

      绪方和塔矢亮两人听罢,互相对视了一眼,均是神情严肃。芦原弘幸是塔矢行洋门下的精英弟子,与绪方塔矢亮为同门所出,排行第六,精通各类阵法及探测之术,在镇妖伏魔上稍弱。这次他发信求救,显是遇到了这方面的困难。塔矢亮心知事态颇为紧急,况他平素和芦原一向交好,当下便道:“大师兄,你派内事务繁忙,便让我去罢。我主修玲珑塔,擅长镇压妖魔鬼气,现下左右也无要事。”绪方知道事情紧急,略一思索,便点头道:“那便拜托你了。鬼气四溢一事涉及影响周围百姓,一旦发现需要尽快解决。你的玲珑塔最擅长降妖伏魔,若你愿意走一趟去帮芦原自是再好不过。信安石室山离这里尚不算太过遥远,你即刻出发,几日内便能到。具体你等见了芦原再与他商量。”他一顿后又道:“我先与他回信,让他支撑,不要让事态扩大。”塔矢亮肃容点头,待得绪方又嘱咐他几句事宜后,便起身告辞。

      绪方见塔矢亮腾空,片刻消失于天际,便准备给芦原回信。他心中却是生出了几分疑惑:“人间千年来两次变故,然信安素来一向平和无事,如今怎么会遇到鬼气四溢之事?看来等小亮他们解决了此事后,还得细细询问他们才是。”

      这边塔矢亮不日即刻出发,日夜兼程,不出五日便到了信安城。信安地处江南,乃是一十分富饶繁华之地,但是塔矢亮因成日醉心修炼,只听说过,从未来过此处。他一进城门,便感觉周遭街边虽光鲜华丽,但十分冷清,行人甚少,来去皆为匆匆,与所传热闹模样大不相同,显然是受到石室山鬼气一事的影响。他得到一家客栈投宿,向店小二打听石室山的位置。店小二看塔矢亮气质打扮皆是不凡,见他年龄尚幼,以为是来游玩的少年公子,态度甚是殷勤。听得他问石室山位置,便道:“小公子,这石室山出了城南,再往东南处行约莫十多里功夫便到啦。但您最近来的不巧,石室山那边现在被封山,旁人进不得去。小的还是劝您,去别的地方游玩罢。”他又四下里一张,低声道:“小公子,您大概刚刚从外地过来,所以有所不知。听说那边石室山整个山头都在闹鬼,现在远远看这山也鬼气森森的。他们说,这山里面现在尽都是些吃人的妖魔鬼怪,吓人的很。不过现下正好有一个少阳派的神仙道长经过这里,已经将这山看管了起来。否则这鬼气要是溢到咱们这,可就遭啦!”塔矢亮听后,眉头一皱,心道:“这鬼气一事已经闹得如此人心惶惶,芦原师兄已经封山,我得速速赶去支援才是。”也不多说,谢过店小二,立即起身,一出客栈便足下轻点,捏诀提气,疾奔往石室山方向而去。那店小二见塔矢亮身形未动,人便飘至数里外,惊得掉了下巴,自言自语道:“这、这小公子,莫、莫也不是修仙的神仙不成?!”

      塔矢亮直奔城南而去,几个呼吸功夫,便已经寻到石室山山区周围。他这一路越是离山区接近,越是感觉周围寒意渐浓。待得他来到山脚下不远处,便轻挥衣袖,整个人运起御风诀,凌空飞至高处,俯视起整座石室山来。眼见整片区域群山盘回,景色幽邃,主峰如一座巨大的石桥,蔚为壮观。他当下轻覆神识,小心察看整座山脉,只感觉一阵阵幽寒鬼蜮之意在山间大部分地区环绕纠结,其中鬼气浓重之处,不乏有成形的鬼物,鬼哭狼嚎,似地狱一般。他敛眉暗思:“果然是鬼气四溢。但比之人间其它几处鬼气汇聚之处,还是要轻上不少。如此情状,需得耗些精力,但容我一人便可应付。只是可此处一向没有鬼气,忽然出现,倒是有几分奇怪。”他待得再为查看,忽听得遥遥一声人声道:“小亮小师弟,你可总算过来了!”

      随后,他便感知到一道熟悉的气息便正奔赴而来。下一瞬,一个绿衫青年的身形便已经落至塔矢亮旁边。那青年约莫二十出头,生得浓眉大眼,眉宇间天生带三分笑意,正是少阳塔矢门下第六弟子芦原弘幸。

      塔矢亮见他只是精神稍疲,神色如常,心下稍安,微笑对芦原道:“六师兄抱歉,小亮来迟了。你无事便好。”而芦原听罢,立时敛起笑意,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小亮师弟,我这回可真是束手无策啦。原本我只是临时经过此处,结果这石室山忽然开始渐渐冒出鬼气。此事关山下周围百姓,我决计不能坐视不理,便只能先设法封山。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原只是擅长阵法探测,设法封住向外冒出的鬼气,还能勉强办到,但对这驱散一块并不在行,只得再立即请求支援。如今这驱魔一事,恐怕便还要拜托于你。”塔矢亮听后,微笑点头道:“六师兄不用客气,小亮自当全力施为。我刚刚已经粗粗查探过,应是可以应付,只是需要时间。”

      芦原听塔矢亮如此说,神色稍松,笑道:“小师弟这般说我便放心了。不过说真的,我来到此处后,还着实发现几处古怪,正待说与你听。”塔矢亮问道:“不知师兄是指何处?”芦原渐渐敛起笑容,道:“信安自从千年来一直平安异常,这次忽然冒出鬼气,我十分想不明白,此乃第一处古怪。”塔矢亮听后道:“芦原师兄,我也是这般想。但至今却也没有什么头绪。”顿了顿道:“可不知这第二古怪处又是什么?可是师兄这几日在此发现了甚么线索?”芦原脸庞神情逐渐转肃,点头道:“正是如此。而且我已经略有猜想。这靠说也讲不清,师弟你还是随我一起下去亲眼看一看得好。”

      两人便一齐朝石室山主峰处飞去。且飞了不多远,芦原道:“小亮,我们便在此落地,步行过去罢。”塔矢亮一望前方,见离山缘还有好一段路,有几分疑惑,说道:“可此处尚离入口有一些距离……”芦原深深望了他一眼,道:“此处开始,便是第二处古怪。上回我来山中探查,便发现,一旦进了石室山境内,这天空区域的四周灵诀气息便变得极其稀薄,根本飞不起来,仿佛被下了防空禁制似的。咱们若是这样直接飞过去,非得掉下去不可。”塔矢亮听后一惊,道:“威力如防空禁制一般?难道此处的鬼气竟已经严重到了影响空中飞行的地步?”芦原摇了摇头道:“我初也这么想,但事实上恐怕颇有蹊跷。你随我来山内感受一下便知道了。”

      不一会儿两人就落地,朝石室山内进发。这石室山远看尚还看不出什么,近处看去,山体晦暗,天空中的日光如覆了一层膜一般被隔绝大半。四周一股阴风阵阵,隐约可见其山内鬼气已经凝成阵阵黑烟状实体,还在不断变化出各种形状,朝两人张牙舞爪,风远远刮过耳边,还似能时而听到凄惨哭声和阵阵小孩笑声。塔矢亮和芦原二人自是不惧。进山前一刻,芦原对塔矢亮道:“师弟小心,我上次进山打探,发现进山以后,空间气息便会立即变得极其粘滞,导致在其内行动异常困难。”他顿了一顿,又道:“不过你不用太过担心,这几日我已想好对策,进山便能立即施展。”塔矢亮先是听得行动受限,心中颇为忧虑,但是后又听芦原已有对策,便放下心来,对芦原道:“我会小心。届时便要麻烦师兄。”他一边心中暗想:“鬼气照理不应该已经浓郁到影响到了空间的程度。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待得两人一同进入山内,头顶彻底变得一丝日光也无。山内树木幽深,遮天蔽日,鬼雾弥漫,极目不远处已是模糊不清。塔矢亮辅一入山中,果然发现周遭气息一下子变极其粘稠凝固,连迈脚都有些困难,虽已有准备,但咋一下被限制了行动,仍是心下揣揣。刚刚入得片刻,忽然觉得眼前黑影一闪,有一物如电般直朝塔矢亮咽喉扑面抓去。芦原万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施法解决两人气息束缚,鬼物便说来就来,心中大急,立即高喝:“小心!”正待捏诀,但见塔矢亮面色不变,略一凝目,衣袖轻挥,一道鸟般的灿烂金焰霎那间已自手中直朝那黑影蔓去。下一刻四周被照亮,只听得一声惨叫,竟是一只巨大的腐烂鬼爪,那鬼爪刚一碰到那金焰,便在一瞬内化为飞灰,连影子都没留下。

      芦原见塔矢亮眼睛眨都没眨一下,片刻已经将鬼物击破,心下既安,嘻嘻笑道:“小亮师弟,这数日不见,你现在是越发厉害啦。这玲珑塔内的三足金乌神焰,你运用得似是越发得心应手了。没想到那妖物竟来得如此之快,幸得你反应神速,方得无事。要是换了我,估计得吃上一番苦头不可。”塔矢亮听芦原表扬自己,颇有几分不好意思,说道:“芦原师兄取笑了。刚刚实际上也是千钧一发。幸得妖物本身力量不强,可一击击退。否则此地气息滞固,我行动不便,遇到实力强大的鬼物,会相当危险。”

      芦原此刻不再含糊,道:“我立即施法让咱们二人摆脱此地束缚。你站得离我近一些。”塔矢亮依言做了。随后只见芦原周身气息流转,手中逐渐幻化出一样八卦样物事,看似古朴,表面却流光溢彩。此物正是他的本命法器证天八卦图。只见他双手捏诀,八卦图于空中滴溜溜旋转了几下,光芒逐渐盛出。待得流光四溢之时,他轻喝一声:“内观于外,天地随心!”下一刻,证天八卦图光芒大为炽盛,自动飞至芦原和塔矢亮头顶,一道温暖光芒自上泻下,分为两道,分别将两人笼罩。在这光芒范围内,塔矢亮顿时觉得气息流转如常,再次回到身轻如燕的常态来了,心下立宽,对芦原道:“不愧是芦原师兄。证天太极图果然非同一般,瞬间便能这般破除禁制。要是我遇到这种状况,非得头痛万分不可。”言语间十分佩服。芦原听后,面露几分得意喜色,后又露出几分不好意思,挠头道:“好说,好说。你六师兄也就在破除禁制上有点心得。走,咱们这便去观察这些鬼物去。”

      塔矢亮应声,两人便共同朝山中行去。两人此时限制已经除去,可在山间随意行走。但行过不少路后,塔矢亮发现,除了一开始那只鬼手外,之后竟没有半只鬼物朝二人再次袭来。他对那些鬼物定睛一看,又发现奇怪之处。这些鬼气鬼物竟也似是受到气息滞固的影响,移动极为困难,仿佛被固定在了位置上似的,大部分古古怪怪地聚在一起,不说飞到他二人近前攻击,即使叫它们挪动几步,似也是万万不能,只能拼命冲二人张牙舞爪,鬼哭狼嚎。

      芦原见塔矢亮已经发现这些鬼物的不同,便道:“这便是我发现的第三古怪之处。这山间鬼气,似是也饱受这气息凝滞困扰,大部分鬼物竟是不能移动半分。刚刚那只鬼爪,应该是我们运气不好,正巧撞在它的面前,才会遇到它的攻击。”他说完以后,两人走到一处没有鬼物的地方。芦原道:“奇怪之处便一共是这些了。小亮师弟,你怎么看?”塔矢亮露出凝思之色,回忆起那些种种古怪之处,一边寻思道:“如此看来,禁空也好,空间滞固也好,均是针对这片区域所有人事物事的,包括鬼气在内。可如若这份禁制并非鬼气造成,难道……”他此刻心思电转,便已经想到了一个念头,不禁脱口而出:“难道此处本身已经有第三人布下针对这片区域的空间禁制?”

      芦原间塔矢亮这般推论,点点头,赞到:“师弟,我与你所想相同。此处显然是有一个禁制限制了鬼气。但这禁制究竟是人为所布,还是天然形成,倒也一时不好论断。”塔矢亮听后有些不解,对芦原说道:“我对阵法一道一窍不通。还请师兄赐教。”芦原便解释道:“按阵法类型来看,此地禁制似是限制行动的一类阵法,但此间布法却不像我熟悉的任何一种。我几日前查看过一次,今日又过来查探过一次,却还是没有发现这个阵法运行的规律。不仅如此,我连半点阵眼的气息也没有感受到。我素来熟悉阵法禁制,这一次我却实在有点摸不着头脑。我只能说,如若这真是一个人为阵法,定当是由阵法高人所创所布的一类特殊阵法。”他顿了一顿,又道:“还有,如果此处真的有人事先布下阵法压制鬼气,无人知晓至今,那这阵法布局至少要在五百年前那一次天象异变,导致鬼气四溢之时。假如这法阵竟能压制此地鬼气长达五百年之久,已经不是构思巧妙,这威力之大也是令人匪夷所思。所以我才说此处可能是天然形成也说不定。”

      塔矢亮听后,心中暗暗揣测:“千年以来两次天象异变,造成九州多处鬼气四溢。各大修仙门派将这些鬼气驱散,千年来不知花费无数人力物力,至今还在派人看管鬼气入口,严加防范。此处虽然鬼气并不多,但是能镇压其五百年至今,阵法方才渐渐衰弱,说是奇迹也不为过。如若是天然禁制也就罢了,但若这个禁制真的是人为所布,这位前辈定是一位得道的绝世高人。”他心中越想,越发觉得惊异。他望向芦原,看他神情,显是与自己所想颇为相同。虽然这个猜测仍有几处不明,但因为推测结果惊人,两人均是凝视对方半响不做声。虽然真相未明,塔矢亮已不由自主对那位有可能存在的前辈大能心生向往之意。

      一会后,塔矢亮方才开口道:“如若这阵法真是某位前辈所布,用于压制信安此地鬼气五百年,那位前辈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且他心怀百姓,心地仁善,乃是真正仙风道骨。我若有机会,真想瞻上一观。”言语之下,口气十分憧憬。芦原一叹道:“也未可说。这或许就是一处天然阵法也说不定。退一万步,即使这真是高人布下的阵法,五百年初布下,如今力量渐弱,说不定这些年来他已然离去,如今我们也已是摸不着了。”塔矢亮觉得芦原所说有理,虽然有些失望,但仍是点了点头。芦原又道:“不过托这禁制的福,当前去除这些鬼物已于我们没有半点难度。我需得维持八卦图,保证我俩行动通畅,驱散一事便交由你。我们就如此将山间走遍,由小师弟你驱散这些鬼气罢。”

      塔矢亮点头应声,两人便前往至一处处鬼怪汇集之处。塔矢亮举起衣袖,指尖便是一道夺目金焰划出。那金焰触及头只鬼物后,便沿着众鬼物蔓延,不一会儿便将一群群鬼物吞噬殆尽。大多数低级鬼物半点违抗都不能就变成了飞灰。有些厉害鬼物虽有挣扎之意,但苦于无法移动,自也无法反击,苦苦支撑片刻也就消弭了。面对有些真正实力高强的鬼物,对方还能略微摆脱禁制,试图朝二人张牙舞爪伸来,但塔矢亮只需增加力道,金焰火光炽盛,片刻以后它们也便在惨叫声中消失了。

      两人便这般消灭七八处鬼气。连续施法,塔矢亮和芦原均感觉气力略疲。特别是塔矢亮,因为芦原只要保障通行,而他却要负责召唤三足金乌金焰消灭鬼气,因此更为消耗真元。待得走到第九处鬼气处,芦原见塔矢亮面露疲劳之色,便道:“不若我们稍事休息,一会再继续。”塔矢亮也确实感到真元消耗颇多,有些疲累,便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便在鬼气不远处停了下来。芦原寻着附近一处高处的石头,两人各自静坐下来打气恢复了一会。待得塔矢亮周天运转完毕,辅一睁眼,看到芦原已经打坐完毕,正颇有兴致地望着不远处的鬼物群。芦原看到塔矢亮休息完毕,正望着他,便冲他道:“小亮师弟,我正在看这群鬼物。他们聚在一起,扭得古里古怪,倒也甚是有趣。”

      塔矢亮于是也好奇地朝那群鬼物望去。此时他们站在高处,由高望低,遥看这群鬼物群汇聚在一起,弯弯绕绕。忽地,芦原只听塔矢亮“噫”地一声,人霍地站了起来,直直望着下方鬼物,似是猛地发现了什么。后塔矢亮马上转身,对芦原说道:“六师兄,此处可否助我浮空?”神色间颇有几分激动。

      芦原立即道:“没有问题。但是恐怕不能太久。”塔矢亮道:“片刻即可。有劳师兄了。”芦原便点点头,捏指轻念法诀,再次催动证天太极图,又一阵光芒泻下,笼罩于塔矢亮头上。塔矢亮感到浮空束缚已除,也不多言,衣袖轻振,便已经飞至上空数尺处。他再从空中仔细俯瞰鬼物群的形状,心下又是讶异,又是激动,忍不住喃喃道:“这是……这是……”片刻后,他心中已经如明镜一般。为验猜想,他身形一动,忍不住径自便朝着鬼物群中央处飘去。

【第二章 完】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