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2015进藤光生贺] 烂柯 第三章(双子星CP向,全员古风修仙向设定)

    第三章 解题

      芦原看塔矢亮似有所悟,正待询问,竟见他往鬼物群中央降落,无数鬼物都拼命往他下落处伸过去。即使素知他小师弟一向沉稳,实力高深,但是对此莽撞冒险行为,还是大为担心,大声喝道:“小亮!你做甚么,太危险了!回来!”塔矢亮听得芦原叫唤,周身护体气息流转,朗声应道:“师兄放心,我自有分寸。”语罢,便已落入鬼物群之中。

      芦原正担心不已,正待飞将过去,只是说时迟那时快,塔矢亮身形刚刚进入鬼群中,便见得鬼物群四周白光大放,下一刹,白光消退,四周的一群鬼物竟如不曾存在过一般烟消云散。只有塔矢亮一人立于原地,表情颇为惊喜,但又有几分预料之中。

      芦原也是又惊又喜,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八卦图光芒大放,跳下岩石,下一刻已经是奔到塔矢亮面前,上接不接下气地道:“小亮师弟,你刚刚可又担心死我啦。这回你发现了什么,竟是让这些鬼物一瞬间全没了影儿?”他见塔矢亮神情有些恍惚,似是想到了什么,但片刻后他已回过神来,笑着对芦原道:“芦原师兄,方才我们在低处,只觉得鬼气聚在一起,并看不出什么。但刚刚我们前往高处,往下看的时候,我竟发现,这鬼怪的排列造型,竟和我平时下棋时候遇到的棋形颇为相似。”芦原听后,颇为惊奇道:“围棋的棋形?我对棋之一道了解甚少,只是知道些基本规则,怪不得完全没有看出来这排列的特别之处。”塔矢亮点头道:“这正是围棋中的形状。”此时他取了一枝松枝,在地上画出了一个棋形。只见黑棋被白棋包围,密不透风,被围住的五个交叉点呈刀把状。塔矢亮道:“围棋以围地定胜负。一块棋子无气之后便能被提走。此时黑棋被白棋包围,这番形状称为‘刀五’,这是围棋中的一个基本的死活棋形。白棋先行,一招便可击破黑棋。”此后他便点在一处:“便是这处,如果白子下在这里,黑子便会全部被吃。”芦原恍然道:“原来如此。那你方才进入这鬼群之中,就是把自己当白子,走到了这破解的一处。”塔矢亮点头笑道:“正是。没想到我刚刚落到此处,这些鬼怪就自动消弭了。”

      芦原听罢后,眼中光芒一闪,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这回绝计错不了,这石室山的禁制真的是有人为了约束鬼物特制的阵法!没想到这位前辈如此奇思妙想,竟以围棋之道载入阵法之中,而且竟能如此威力无匹,压制鬼气整整五百年。这样的阵法造诣,我这辈子还是头遭见到。真是绝世高人!”塔矢亮心中也是无限佩服,说道:“我平时素来喜爱下棋,却从来无法将棋道融入修仙中。不知道是何等高人,竟能将两者合二为一。”两人又感叹了了一阵,芦原方道:“这位大能前辈实力当真是超凡若圣。不过当下还是驱除鬼气要紧。我们还是先利用阵法威力,将这些鬼气用巧力驱除罢!”塔矢亮道:“是!”

      此后两人便来到下一处鬼物处,如法炮制。芦原先催动太极图,塔矢亮浮空看清棋形,发现乃是一个“梅花五”的基本死活棋形后,便直往中间落下。瞬间白光涌动,死活被解,鬼怪也如同之前一般消失殆尽。塔矢亮和芦原发现果然是所料不错,相视一笑,心中对那位神秘前辈的敬仰之意均是又增加了几分。

      如此这般,山间的阵阵鬼气接连被破,连天光都逐渐开始发亮了起来。两人从侧峰一路到主峰,毫不停歇,已经将大半鬼气破除。塔矢亮发现这些鬼物排成的死活题初时都是一些简单题目,越往后却越是复杂深奥,但每一个死活都是第一子下去就能破解,或者以第一子落下最为关键的类型。他棋艺高强,更兼冰雪聪明,虽然题目渐难,有时不得不先看清棋形后落地沉思一会,但最后都能得到正确答案,不费吹灰之力驱除鬼气。到的后来,越难的题目,越是解得高兴,竟是乐在其中,玩得不亦乐乎。而芦原并不懂围棋,塔矢亮思索破题之时,便只能干瞪眼望着他了。

      待得过去不少功夫,二人终于迈入主峰。塔矢亮和芦原来到一处庞大鬼气群前。塔矢亮凝望其形状,觉得这棋盘占地广大,棋路看似简单,但是落于何处似乎都是不妥。可若随意尝试,莽撞弄错,一头跌进鬼物中,滋味定是极不好受。当下便落地思索了起来。芦原等了半天,见塔矢亮如此长时间蹙眉不语,显是仍正在思索,忍不住便道:“小亮师弟,若实在解不出来,我们还有笨办法,你直接召唤三足金乌焰出来,将这些鬼怪直接灭了就是。”塔矢亮虽知芦原说的在理,但因心中热爱围棋,好胜心已起,便对芦原微笑着轻摇了摇头。芦原见他如此,知道他这小师弟虽平素一向随和,但是真犟起来连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也只能苦笑由他去,干脆自己闭目休养起来。

      结果这幅死活题竟成了塔矢亮在这石室山遇到的的第一个难题。塔矢亮想了半天,计算了无数种变化,却还是头绪缺缺,心下有几分浮动,不知不觉已经对了棋谱发了一秒呆。他此刻心思跑出盘面,忽想:“若是进藤在,不知道他会如何破解此局。”

      一想到进藤光,他便联想起两人下棋时进藤光的棋风来。塔矢亮棋风均衡严谨,最是进退有度,而进藤光的棋风与他完全不同,最是灵活飘逸,时不时一着天外飞仙,初时让人甚至怀疑是恶手,到后面能凭这看似错着在几十手后发挥作用,逆转棋局,令人拍案叫绝。塔矢亮忽地心中一动,心道:“若我是进藤光,我会如何看这个谱面?”他对进藤光的棋最是熟悉,此刻思路星移斗转,望着谱面,思路尽量贴近进藤光的想法,似乎一瞬间又看到了他跳动的金色刘海,好像他本人就在这石室山中,这棋局旁,在他的身边一般。

      就在这时,塔矢亮心中宛如电光闪过,眼神霎时便落在了黑子群外面的一处,原是空白无物的地方,仿佛看到一颗白子耀眼显现。之后一切棋步如潮水一样计上塔矢亮心头,电光石火间已经脑内走了好几十步。塔矢亮双眼发亮,心道:“是了!便是这里!”随后他略一计算位置,也不拜托芦原施法,便朝鬼怪群远处的一角漫步走去。芦原看到塔矢亮这次不往鬼群里面飞,而往外面走,大感稀奇,初时还道他是去换个角度看棋局,没想到他辅一落到某处,鬼怪群中一阵白光大放,不过多时一大片鬼气已经烧得干干净净。显然又一局棋被塔矢亮破解了。

      芦原看得惊讶不已,片刻后忍不住暗叹道:“这围棋,还真是深不可测哪。”他此时见塔矢亮正负手于不远处,玉树临风,淡雅无双的脸上均是笑意,显是因为自己破解了一道新题目而高兴着。他对芦原打了个往前的手势,芦原当即会意跟上,一边心道:“这大能前辈留下的阵法虽妙,但也幸得小亮师弟擅棋,一一顺利解出方能发挥作用。要是换了我一人在此,便只有不知所云的份儿。”

      没过多久,他们又遇到另一处鬼气。主峰上鬼气群不多,但都是大块而聚。塔矢亮显然又遇到难题,落地后又开始陷入长考。芦原思塔矢亮这次解决鬼气之事处处表现,无论武功心智均是上佳,欣慰地想:“小亮师弟如今也快十六,就要长大成人啦。这些年我看他成长,他岁数虽小,却天赋惊人,为人正义谦和,兼之博学多才,相貌更是罕见的出尘,在少年一辈里已经是远超同龄人的存在。等再过得几年,将来必能成为如塔矢老师一样的修仙界顶尖人物。”他又转念一想,“哎,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能配得上他?唔,放眼整个修仙界,恐怕也只有那物玄派的小仙子奈濑明日美或还可以考虑与我们家小亮凑成一对。可我听说想与奈濑仙子结亲的人家已经是数不胜数,万一那奈濑仙子如今已经心有所属,岂不是糟糕?恩,我看这事情还得速速决定才行。也不知道小亮心中是否已经有中意之人?”他想到此处,又看了一眼塔矢亮,见他即使敛眉思索,仍是眼神澄澈,宛如琉璃,又想到塔矢亮平时根本不近女色,又不禁摇了摇头。待得他胡思乱想之际,便见得塔矢亮远远叫道:“芦原师兄,有劳你再让我浮空一下,这次需要落到棋局之中。”芦原才回过神,连连应声,催动起太极图。塔矢亮飘起后朝棋盘一处落下,不消一刻,大片鬼物瞬间又是凭空消弭,一时之间,场面蔚为壮观。

      两人后又是一路前行,沿途之处,大片鬼气一路应声而灭。芦原向塔矢亮道:“小亮师弟,此处主峰的棋局形状我粗看似和之前侧峰好像并不一样,你也要寻思颇久。难道这棋局在此处变难了不成?”塔矢亮点点头,十分钦佩地说道:“确实如此。这位前辈棋力高深,远高于我。之前侧峰上的一些题目,我还曾在棋谱上见过。但他这主峰上后续出的题目,大部分在其它棋谱上均并未看过,很多精妙布局,恐怕都他自己想出来的。不过,有的棋局难到我,却是因为棋谱风格与我不同,偶尔不能适应题目思路导致。”

      此时日子过了一天,整座山鬼气大部分消散,已能看到山林水貌,抬头便能看到夜空万点星斗渐起。按照原先的计划,驱除鬼气至少需要三五日,然而由于阵法使用得当,二人仅用得一日便已经将这鬼气几乎除尽。两人一路走到主峰顶处,听得上方鬼哭狼嚎之声,便知这已经是最后一处。此时芦原收起笑容,面容严肃,对塔矢亮道:“小亮师弟,这应是鬼气的最后一处,一旦破解,整座山的鬼气就会全部驱散。”塔矢亮见芦原似有话要说,当下也屏气聆听。芦原凝声道:“按照我的了解,阵法的出现必然是言之有物。此处阵法便是为了压制这石室山鬼气。一旦我们将这处鬼气破解,阵法寻不到对象,便会在不久以后彻底消散。其实这道理和破解了阵法是一样的。”他顿了一顿,续道:“一个阵法必然有施法的阵眼,阵法消失之际,是最能感受到阵眼的时候。万一,我是说万一,这施法者还在的话,或他有相关的神识残留或法器的话,都十有八九就在阵眼处。”塔矢亮听后,心中惊喜:“那我们或许在鬼气全部消失后有机会能够接触到这位前辈?!”芦原点头道:“正是。届时一旦阵法一破,我便让太极图感应阵眼所在,到时候我们便可立即过去一看究竟!”

      塔矢亮应了声,感觉心跳加速,内心一阵激动。他一路破解棋局,对这位前辈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内里心思流转,已不禁将这位高人与烂柯传说中的下棋仙人和樵夫王质联想起来。他细细想来,这石室山既为山脉,又有这番以棋御道的阵法布置,极有可能就是进藤光所言那烂柯传说发生的那栋烂柯山。他寻思,如若在世间寻一座最有可能是烂柯山的山,除此间外当不作第二想。只是没想到他先前苦寻烂柯传说的消息不到,这次偶然前来帮忙,竟被他撞到传说地点,实在是意外之喜。他一想到可能在鬼气除尽后获得和烂柯棋谱有关的线索,心中便按捺不住一阵喜意。

      二人稍事打坐休息,调整完备后,一同来到最后一处鬼物群前。这一群鬼气数量并不多,但是形状甚是诡异古怪。塔矢亮浮空凝神一看,倒是一愣。这到不想这一局残局他竟见过,是来自《玄玄棋经》中一道死活题,解法是一手鬼手。与好手,妙手不同,鬼手不是正招,只有在棋路正道无法打破局面时候才会使出,比之一般正招更出其不意,更具爆发力和杀伤力。但是鬼手往往出手有不顾身份,穷途末路之感,与围棋“流水不争先”的形象相悖,因此并非主流的路数。塔矢亮平素下棋,对于鬼手虽有研究,但他下棋最喜控制意境流向,对于这种头破血流的求生手段,并不乐意使用。幸得他之前看过这局题目,否则凭他个性,估计要过得半天,无法才不得不选择往鬼手的思路上去想。塔矢亮望着最后的鬼物群,心道:“最后这鬼手配鬼气,倒是相得益彰。”他思定以后,先向芦原示意。芦原当下会意,聚焦精神,准备在阵法消失感应阵眼。塔矢亮见状后,足下一点,便轻飘飘往群鬼中落下。

      只听得鬼物一声声惨叫,一阵凉风略过,刮过山间一片落叶,再一瞬,便再听不到鬼怪的任何声音了。此时整座山竟开始发出隆隆之声,引起一阵飞沙走石,随后便渐渐平静下来。塔矢亮感觉四周粘滞气息如却波纹无痕一般迅速退去,显然原先的阵法效果正在消失。他随即听到一阵轻鸣,自己身周八卦图光芒消失,证天八卦图本身已经幻化于芦原面前。此时芦原手中瞬间结了数个奥妙手印,后将证天八卦图再抛入空中,大喝到:“破!”只见那证天八卦图在空中金光大放,先是原地旋转了一圈,后便马上冲着山巅一处飞去。芦原和塔矢亮见状,赶紧腾空御风,紧随证天八卦图的位置追去。一路追至山口,二人看到八卦图正停在山巅的一座巨大石桥之下。这石桥约有五十多米,雄伟异常,乃是自然鬼斧神工。石桥下横梁中,有一白色之物,正在夜空之中,微微闪光,并非十分璀璨耀眼。芦原在风中喊道:“便是它了!”塔矢亮听后立即加速,先于芦原一步俯冲至石桥下方,看清那是一团白色光芒。他看着光芒柔和,心想:“这究竟是何物?莫不就是那烂柯棋谱?”心中砰砰直跳,不禁伸出双手,便向此物探去。然他刚刚碰触此物,便感觉白光一下子变得耀眼异常,举目皆是一片白茫茫,一阵巨大吸力袭来,山上的景色竟渐渐远去,仿佛要将自己吸扯这片光芒中。他尚未来得及反抗,下一瞬便失去了意识。

      芦原也如塔矢亮一样,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他已经被白光吸入,和那团白光一同消失在石室山石桥下。他大惊失色,心下已是六神无主,大喊道:“小亮!!!小亮!!!”但回应他的只有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待得秒奔至石桥下,但见此处寂静无人,仿佛塔矢亮和那团白光没有存在过似的,只下剩他的证天八卦图,仍是在发出的淡淡金色光芒。    


【第三章 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