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2015进藤光生贺] 烂柯 第五章(双子星CP向,全员古风修仙向设定)

第五章 贺寿

      南岳衡山,主峰祝融峰。

      这里乃是上清派的所在。今日是九月二十,上清派一年一度举行烟花大会的日子,无论是山上山下,均是人头攒动,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热闹景象。

      “进藤!”

      喊声来自一个棕发少年。这少年约只比进藤光和塔矢亮稍大一两岁,面带笑容,身着上清派服饰,生得剑眉星目,英气不凡,正是进藤光的好友之一和谷义高。和谷乃是上清派执剑长老森下茂男的关门弟子,擅长御剑和火系法术,为人正义,嫉恶如仇,在小字辈中虽不如塔矢进藤二人,然也属于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之列。

      此刻进藤光已经办完佐为一年前嘱托的要事,依约来到上清派见藤崎明。和谷喊他时,他此刻正一人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角发呆。进藤光此刻尚未回话,便感觉胳臂被“狠狠”肘了一下,始作俑者正是和谷。和谷笑嘻嘻地道:“大家都差不多已经在观景区等好了,就你还在发呆,还不赶紧给我过来。”进藤被他先前被他一肘甚痛,甚是无可奈何,只得道:“和谷,你家伙这下手也忒重了些。这烟火就要开始了么?我们去哪里看?”和谷一边拉着他走,一边道:“嘿嘿,今年我特别拜托师父他老人家,为大家准备了一等的特别席。到时候你们就好好享受吧!”言语间十分得意。进藤光道:“除了我、你和明明三人,还有别人要去观礼吗?是森下老师和讶木师兄他们?”和谷道:“不是他们。师父被邀前往参加座间掌门之子的婚宴去了。讶木师兄和白川师兄也随他一起去参加了。”进藤光奇道:“那还有谁?”和谷露出神秘笑意道:“你跟我过来便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两人一路行至祝融峰山巅,只见一个巨大平台,烟云飘渺,清风阵阵,竟似凌空浮于山巅。这平台乃是一片平坦的大岩石,可容数十人。再细看之下,才会发现平台之下有几块岩石,由石桥连接,人方能上去。桥极险窄,仅可容步。此处便是七十二福天洞地之一的青玉坛。进藤光啧啧称奇,对和谷道:“和谷,这回森下老师竟然把青玉坛上的观景位子给你,我对你真是刮目相看。”和谷颇为得意,神色佯怒,对进藤光道:“什么话,难道我之前就不值得刮目相看吗?”进藤光神色间似是颇为为难,慢吞吞答道:“唔,似乎也不尽如此……”。和谷笑骂道:“够了!你这家伙,就知道成日取笑于我。”两人又嘻嘻哈哈了一阵。进藤见这青玉坛高耸于空中,童心忽起,指着高处对和谷道:“咱们不如来比比谁飞得快,能第一个到坛顶。”和谷一听,也是好胜心起,一拍即合道:“正合我意!看我的厉害!”顿了一顿,道:“谁输了就请客对方吃东西!”进藤光道:“一言为定!我要吃山脚下的拉面!”两人于是一起倒数了三下,后一瞬间各已自腾空跃起。有趣的是,两人均是脚踩长剑,御剑飞行,如两道流光,直往天空飞去。

      此刻青玉坛上被分为几处,均是上清派弟子携自己的好友过来观礼。坛边缘一处正站着一名青年,正在凝望着夜空。他约莫二十出头,蓝衫墨发,温雅如玉,眸如幽湖。如果说塔矢亮是温润中带着出尘气质,这位青年则是透着一股如沐春风般的温柔气质,让人忍不住亲近。

      在远处,几个其他的上清派的年轻弟子聚在一起,其中一个弟子低声道:“咦,这不是九星山庄少主伊角慎一郎吗?”一旁另一个弟子道:“这伊角少庄主修仙瓶颈了好多年,但不久前刚刚一举突破,据说现在实力可能比那双子星也差不了多少。”旁边一个道:“他不久前不是还没法驾驭自己的九星龙纹吗?怎么忽地就突破了?”另一个特别压低了声音,又道:“我听说,他得到了仙人指点,在那之后,便学会了控制的法门。”

      众人听后,都是啧啧羡慕不已。过了一会,其中一个弟子不阴不阳地说道:“我瞧那伊角少庄主先前一直当的有些名不副实,好几年了连像样的修为都拿不出来。这回真是好福气,竟让他遇到仙人下凡。现下总算是被他坐实位子啦。”周围一圈人听那弟子所言,都沉默了一阵。一会后,旁边一个弟子又低声道:“二师兄,你说同为修仙之人,怎么偏偏那伊角遇到了神仙,咱们就没有这般的好运气?”语气颇有些不忿。后面也有几名弟子暗地里附和起来。

      正当众人窃窃私语之时,只听得一个声音冷冷地道:“伊角慎一郎是九星山庄两百年来唯一一个拥有九星龙纹的人。他这些年虽然好几次发挥不济,却还是整日努力修炼。正因为他有这般天赋努力过人,仙人才会愿意下凡助其一举突破。你若和他一般的天赋和你努力,你也能遇到仙人。”众人望去,只见一个矮小少年站在近旁,神色甚是带着不屑和傲慢。这少年相貌平平,栗发,塌鼻小眼,双目瞳色却为漂亮的淡紫,一股精光于内闪烁。这名少年名为越智康介,为修仙重派太华派掌门之孙,乃是标准的天之骄子,年龄比进藤光和塔矢亮尚小上一岁,天赋出身均是甚高,年纪轻轻已经颇有作为。个性我行我素,说话向来只按个人喜好,因此把别人说的气得跳脚乃是常有之事。

      刚刚他话一出口,那群上清派弟子均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一阵,但越智无论出身功力都是远远凌驾于众人,说话又是一语中的,只得不敢造次,低头看着他目不斜视地从旁边走过。

      越智走到伊角身边,对伊角打招呼道:“伊角少庄主,你好。今日在此相遇倒是甚巧。”伊角与他回礼后道:“越智,方才你与那边弟子在说什么?”越智一脸不屑道:“上清派与我太华派并立为五大修仙门派之一,结果培养出一群没用的草包,真真让人失望。他们方才正艳慕于你此次突破,颇为不服,可他们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成天在这里白日做梦,岂不是让人笑话。”他随即正对伊角,神色颇为傲然道:“伊角少庄主,你虽然现在实力非凡,越智佩服,但我也不会甘心落后于你。日后定当回来向你讨教,还望少庄主不吝赐教。”伊角听后,面色也变得凝重,他点头道:“好。一言为定。越智,我等你。”

      两人语毕,听得一声脆声道:“伊角,越智,你们在说什么呀?”两人便转过头去,他们面前站着一个妙龄少女,一袭霓虹纱羽,栗色秀发,秀美绝伦,浅褐双眸明如秋水,此刻正兀自笑盈盈地望着他们。她便是物玄派掌门掌珠,有着修仙界第一美女之称的奈濑明日美。伊角和越智之前虽数次见过奈濑,但是见到她绝色外貌,仍是被惊艳了一下。越智道:“没说什么。”便负手一人走至旁边一个角落去了。此时奈濑旁边还站着两位少女。一位比奈濑年纪稍轻,发色枣红,出落得十分标致,杏眸盈盈,虽不如奈濑一般国色天香,却如杜鹃花一般明媚动人。另一位少女年龄尚稚,约莫才十四左右,一派天真模样,浅发浅眸,生得十分俏皮可爱。她们分别是进藤光的青梅竹马藤崎明和和谷师父森下长老的女儿森下茂子。奈濑望着越智离开,杏眼一瞪,嘀咕道:“什么嘛。还是老样子。”藤崎明颇为好奇,向奈濑问道:“明日美姐姐,他是谁啊?”奈濑道:“他叫越智康介,是太华派内定的掌门继承人,和我、和谷、进藤还有伊角差不多算是同一辈,”又道:“一个牙尖嘴利,眼高于顶的家伙,自负得很。恩,不过他大事上为人还是很正气的。”

      正在此时,只见空中两道流光一闪,一左一右,正是进藤和和谷。两人看似同时到达,飞至目的地后仍是争吵不休,和谷道:“进藤,方才明明是本和谷大爷快了一刻!”进藤光不甘示弱地回击道:“不,刚刚明明是我快!”两人一边争吵一边落地,此时伊角站在坛边,正好和他二人直接打了个照面。进藤见是伊角,面露惊喜之色道:“伊角大哥,没想到你也来了。真是好久不见!”伊角温柔笑道:“进藤,上次一别已有数月,真是好久不见。”和谷道:“伊角大哥,你来得正好,”当下把两人比试一事说了,又道:“此事事关我们重要的一顿请客。你刚刚正好在边缘,看得最是清楚,谁更快一步?”伊角一听,便回忆了一下,觉得两人似乎速度一致,没有什么前后之分,见两人都极为期待地看着自己,只得无奈道:“你们两人均是速度飞快,我方才好像没有看出什么区别。”两人一听,顿了一顿,竟是异口同声道:“这不可能!”进藤光道:“伊角大哥,你看,明明和谷比我慢了一点点!”和谷道:“不是,是他!”见两人就又要吵起来,伊角颇为哭笑不得,只得无奈地说道:“唉,你们怎么还像以前小孩子的时候一样。好了,你们在山下要吃什么,我请客你们俩便是。”两人一听伊角如此说,均是面露欢欣之色,又是异口同声道:“谢谢伊角大哥!”伊角听后,温柔一笑,但是一想到自己的钱包,又忍不住一阵肉痛。

      便在此时,藤崎明见进藤到了,便向进藤光快步走来。她眉眼弯弯,神色顾盼,一张俏脸三分红晕,七分喜气。她忍不住喊道:“阿光!你来得可真慢!”进藤光见到时藤崎明,笑着挥了挥手道:“哦!”此时奈濑和茂子也跟着藤崎明后面过来。进藤光之前也算见过茂子,知道她是森下老师之女,当下并不意外,微笑点头示意,但是见到奈濑时却颇有几分意外,奇道:“咦?这不是奈濑嘛,你怎么来了?”奈濑笑道:“进藤,明明姑娘邀请我,我怎么不能来了?”她随后又望了藤崎一眼,神色颇为促狭。进藤光越发摸不着头脑,他望了望二女半天,奇道:“你们认识?”和谷此时冒将出来,笑道:“是我将奈濑介绍给藤崎姑娘的。”进藤光恍然,向和谷点点头,又对藤崎明道:“我道你怎么可能认识……原来如此。” 藤崎明脸一红,啐了一口,道:“我怎么就不可能认识了?”进藤光道:“可是,你又不修仙……”藤崎明听后,小嘴一撅,说道:“阿光你真是的,成天就知道欺负人。我怎么会就……”待得说道最后,她发现不对,赶紧住了口,脸上红晕渐起,愈发衬得面颊娇艳。众人见此情况,均是一番意味已明之相,只有进藤光仍是一头雾水之状,他道:“哈?什么?我哪里欺负你了?”藤崎明见进藤光一副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样子,心中又羞又气,当下拉着茂子的手,又道:“茂子妹妹,我们去旁边看看吧。”细不可觉地轻轻一跺脚,便拉着茂子走了。

      奈濑忍不住噗嗤一笑,转头随着藤崎明她们一起走了。和谷和伊角互相对望了一眼,只感觉对进藤光的迟钝实在是无从说起。伊角叹了一口气,方温言道:“进藤,别人一番心意,你需得好好珍惜才是。”进藤光一脸不明之色道:“伊角大哥,我只是真的不明白,她怎么总是这么忽地容易生气?我刚刚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和谷听罢,觉得此人虽然修仙天赋超卓,此刻甚是愚不可及,便是一句话都懒得说。他对进藤比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对伊角道:“伊角大哥,我带你去一旁看看另一侧全景。”便拖着伊角走了。于是此处便只剩下进藤光一人。他一时摸不着头脑,四下张望,却看见了越智。他想了一想,觉得不打招呼好像不太好,便道:“越智,你好。”越智与进藤光虽然是同辈,但是两人关系并不十分和睦,见了进藤光,当下只是面色漠然地点了点头,道:“你好。”之后便不再言语了。进藤心道:“这越智总不是明明叫来的吧。不过今天这里熟人真多。”

      忽地,他听见远处数道光芒闪现,之后光芒渐渐变大,竟又是好几人正在从天际朝进藤光过来。先过来的是两道流光,那人快到近处,发出大喊,声音十分熟悉:“阿光!阿光!”进藤光一听,立马呆了一刻,随即他激动不已,立时迎了上去,大喊道:“公宏大哥!!!”不一会,流光落于坛上,又是来了两人。其中一位青年年龄比进藤光大两岁左右,长得斯文端方,一袭书生气质,刚刚落地就被进藤光冲过去紧紧抱住一下后方松开。进藤光欣喜地喊道:“公宏大哥,你怎么来了?!你这些年是否一切都好?”这位斯文少年便是进藤光同出身叶濑,从小一起长大视其为兄长的筒井公宏。筒井见到进藤光,也如见到亲身小弟,激动万分,道:“我这些年在天鹰派一切都好。这些年来我们兄弟分隔两地多年,我心中对你时常十分挂念。不过每每听你在江湖上闯荡的消息,我也就放心了。”他又凝视进藤光许久,呵呵笑道:“阿光,才几年不见,你现在已经长得这么高,长成帅小伙啦。而且如今你修仙已有所成,实力超凡,我这个做大哥的,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高兴。”进藤光虽然在江湖经历许多风雨,不再是当年小孩,但是如今仍是露出几分青涩之色,十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嘿嘿,其实我也只是初出茅庐而已,还有很多路要走。”他又道:“大哥,这些年我一直想去看你,可是天鹰派路途遥远,我前两年好不容易得去过一次,但是又遇到你闭关,只见得了加贺。他说你一切都好。”

      两人长久不见,咋的在此相逢,均是说不出的喜悦。此刻进藤光正待再问,忽地脑袋上已经被敲了一记,只听得一声豪迈笑声:“进藤光小子,你这些年混得风生水起,倒还记得本大爷的名字!”此时进藤光才注意到一旁的另一名火红头发的青年来。这青年生得伟岸,一副豪气干云模样,手持一柄折扇,扇柄扇骨竟是由玄铁打造,方才正是用这把扇子敲了进藤光的头。进藤光再次惊喜,叫到:“加贺!”加贺先是大笑了三声,接着道:“想不到吧,我和筒井今天会出现在这里。这里离我们那简直是十万八千里,要不是为了你这小子,我们才不过来呢。”进藤光听后一愣:“为了我?”

      此时空中再一亮,第三道流光也到了。来者是一个于进藤光同龄的少年,却是生得一头白发如雪,一张脸甚是有棱有角,目光如虎,不怒自威,看了让人不由生出几分惧意。但是实际上这少年只是天生生得带凶意而已,不过白发却是后天修习功法所致。这名少年名叫社清春,出身西域,来历行踪皆颇为神秘,江湖上所知之人不多,然实则实力比之越智尚高一筹,与进藤和塔矢因为意外事件相识,乃是进藤光的一位不为人知的好友,也是进藤光和塔矢亮二人唯一的一位共同友人。社刚一落地,便道:“进藤,好久不见!我来迟了么?”进藤光尚未开口,他又望了望四周,道:“塔矢呢?”进藤光听得云里雾里,道:“什么迟了?”接着又道:“你若说的是这烟花大会,我原问过塔矢,但他今天有事。”社听后,想一想便露出恍然之色道:“哦,差点忘了,今明两日座间掌门之子成婚大宴宾客,他恐怕是去那边了。”接着摇摇头道:“可惜,可惜。”

      和谷、伊角和奈濑认得社,此刻见他到了,仿佛人凑齐似的,除了越智,其他众人都面带笑容朝进藤光走来。藤崎明和筒井见到对方,也是十分喜悦,互相说长道短关心了几句。

      此刻除了塔矢亮一人之外,进藤光的大半亲朋好友竟是全数聚集于此。进藤光此刻才意识到,大家竟似是为了他聚拢起来。进藤光望了一圈大家,愣了一会,见大家都不开口,终于问道:“明明,这到底是怎么……”

      他话还没说完,只听得“砰”地一声,对面一根银蛇升起,在天幕中炸开,一下子绽放出一道巨大的绚烂烟花,照亮了整片夜空。接下来再听得多声“砰砰”之声,一瞬间,整片天空都被各色烟花笼罩,华美繁复,妙丽无方。见到如此美景,几个女孩子们都忍不住轻叫出声。包括进藤光在内也都被这般景色吸引,不再出声。花朵般的烟花放了一会后,空中又绽放出数朵形状各异的烟花。这些烟花,有的像星星,有的像麋鹿,有的像麒麟,甚是逼真有趣,教人挪不开眼。

      忽然,就在四周均是姹紫嫣红,缤纷万千时,空中又升起一个烟花,绽放开来,组成几个大字:“恭祝进藤光十六岁诞辰”。

      进藤光呆了一刻。他这才想起,今日便是自己生辰。他漂泊江湖多年,自己早就忘了,但是大家竟然都记得。直到烟火消失,他还呆愣愣地在那里看着。

      此时众人见进藤光不动,便笑着围到他身边,异口同声道:“祝进藤光十六岁生辰快乐!”进藤光望向众人,先见藤崎明一脸俏皮笑容,橙黄色的烟花火光正在她脸上跳动,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你定是忘了的表情”;再朝大家望去,所有人均是一脸笑盈盈地望着他。他此刻感动不已,整个人心里都感觉暖烘烘的,过了半天才开口道:“明明……大家……谢谢!”待得最后,语气有些颤抖,竟有些说不下去了。

      这时筒井方才微笑开口道:“阿光,今日是你十六岁生辰,从今以后,你便真正成人啦。我和明明知道你素来记不得自己生辰,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因此才瞒着你到现在。我先和她飞鸽传书商量了一下,后来和谷小兄弟也加入了进来。正巧上清派今年在这日举行烟火大会,所以就决定让她把你约出来,结果你果然没有多想。”他见进藤光神色有些呆愣,神色中既是激动,又是感动,以为他太过吃惊,颇有些担心道:“阿光,你没被吓到吧?”进藤光忙摇摇头,露出阳光般笑容道:“没有,我只是太过高兴……有点激动了。”语气仍是有些微微颤抖。

      因为进藤光的反应,气氛反而变得庄重了几分。此时奈濑见状眼珠一转,露出明媚笑容道:“好啦,现在到了大家送礼物的时间。明明妹子,你先送吧。”便将藤崎明轻轻一推至进藤光对面。藤崎明乍一到进藤光旁边,见进藤光此刻正笑容满面地盯着自己,脸颊飞红,怀中拿出一样物事,是一条橙色羊毛围脖道:“阿光,我、我也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好,你现在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经常要露宿,天气又快凉了,就织了一条围巾给你。你看看喜欢不喜欢?”进藤光笑着接过围巾,看了一眼道:“当然喜欢。我等到天气转凉便用。”藤崎明见进藤光说喜欢,心里已经是乐了开花,说道:“你喜欢便好。”

      接下来,筒井拿出一份玉盒,递给进藤道:“阿光,你如今已经实力非凡,我这个做大哥的没什么好送你的。不过江湖风波险恶,未尝不知道下一刻就会发生险情。这一份是天鹰派独有的紫玉断续膏,便送给你。”社听后,轻呼一声道:“啊,我听说过,这难道这就是那只要立刻不死,用后再重的外伤一瞬间都能痊愈的神药紫玉断续膏?”进藤光知道此物颇为贵重,道:“大哥,这药膏贵重,你自己留着罢。”筒井摇摇头道:“不必。我现今修为尚有欠缺,现在仍是常年在派内修炼,一时上遇不到什么危险。倒是你已经在江湖上闯荡,比我更需要这个。”此时加贺冒出来,勾着筒井,对进藤说:“进藤小子,你尽管放心,筒井的这些年的实力我清楚,他还不需要你担心。更何况他和我在一起,有什么危险,我自会先他一步杠着,保证你公宏大哥安然无恙就是。”筒井道:“阿光,这些年来我也不曾送过你什么。你便收下吧。”进藤光心知加贺实力不凡,又见筒井坚持,便将玉盒收下了。

      之后便轮到到奈濑和茂子。奈濑一吐舌头,对进藤光道:“进藤,我没准备什么,就打算抚琴一曲送于你,便当是你的生辰礼物了。你不要怪我罢?”茂子道:“进藤哥哥,我也和明日美姐姐一般没准备什么礼物。不过前几日我爹爹教了我一套剑舞,我还没有表演过。我便在姐姐弹琴的时候舞剑助兴吧!”进藤光笑道:“奈濑你最擅抚琴,有琴仙子的美称,一曲千金难得。森下老师为上清派执剑长老,剑法天下闻名,森下小仙子你传承于森下老师,剑法必然也是极佳。得遇你们相赠,我自是高兴。”两人见进藤光高兴,奈濑便寻处坐下,口中低声吟诵,面前已经幻化出了一把古琴来。她轻按指弦,便开始抚琴。此时茂子取出佩剑,开始舞将起来。众人只听得琴声铮铮,如白浪翻空动浮玉,入耳便让人感到欢欣喜悦,顿时心情一阵舒畅。而茂子的剑法,时而剑如一道惊鸿,奔如雷电,时而轻盈如燕,如游龙游走,身姿皎皎,让人忍不住叫好。一曲琴终,剑舞也正好舞毕。整个青玉坛的人都被吸引过来,众人皆是欣赏得如痴如醉。待得后来,过得半响,和谷第一个喊道:“好!”众人方才意识到结束,当场诸多人都开始拍手叫好,一时间掌声无数。

      场面此时已经热闹起来。之后照理应该轮到和谷和伊角。但是和谷和伊角对望一眼,和谷低声道:“进藤,这次我和伊角大哥一起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现在人多,不便送礼,一会给你。”于是又轮到社。社道:“进藤,祝你生辰快乐!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之前在外头找到一副冷暖玉棋子,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物事,不过我知道你爱棋,便赠予你。你别嫌我送的礼小,哈哈。”进藤听后,却是十分惊喜。冷暖玉棋子由冷暖玉制成,冬温夏冷,被誉为为仙品棋子,由于冷暖玉少见,十分稀有。尽管他们修仙者以修仙为重,一般提高实力的宝物比较受欢迎,但因为进藤他喜欢围棋,收到对胃口的礼物也是相当高兴,当下笑着谢过社后收下。

      众人礼物送得的差不多了以后,又继续围观烟火。待得烟火结束,进藤光一行下山逛了一阵庙会,一路上大家打打闹闹,好不热闹。待得月上柳梢,众人才随和谷一起前往他在上清派的住处。进入内院后,和谷和伊角拉着进藤走到旁边。和谷笑道:“现在轮到我们送了。你看了以后准会大吃一惊。”这时伊角手中一晃,一样小小布袋一晃便出现在手中。进藤光接过后打开,里面是一块树根样物事,除了通体乌黑如墨,粗看平平无奇。进藤光看后,却是神情震动,他闭上眼睛,细细感受了一下,发现绝计错不了之后,对和谷和伊角道:“和谷,伊角大哥,这次你们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也不说什么谢谢了。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全力帮你们做到。”和谷呵呵笑道:“你还与我们客气什么!”伊角接着压低声音说道:“进藤,我们知道你在找一些增加魂力的特殊天才地宝,这千年乌魂木乃是我与和谷意外发现,正好给你。不过此物珍贵,你要小心收好,不要让他人发现。”其实进藤光一直应佐为要求,替他寻找一些天才地宝,这千年乌魂木乃是佐为指定迫切需要的一样物事,当世极为罕见。他自己苦寻许久一直不能得,之前偶尔向和谷和伊角打听过,没想到他二人放在心上,竟是帮他寻了来。他心下十分感激,知二人均把自己当亲兄弟看待,当下郑重点头。然而想到佐为了无音讯,进藤光又不禁一阵焦虑与伤感。

      后众人回到院内落座后,加贺取出一壶酒道:“进藤小子,你加贺大爷我没给你准备什么别的礼物,这次给你带了两坛关外白酒,已有八十年功力。今日你我还有大家便在此大喝一场,不醉不休!”桌上众人听到有此等佳酿,均是眼前一亮。加贺随即解开泥封,一股极其醇香的酒气便扑面而来,尚未入口众人便已有微醺之意。进藤光赞道:“好酒!多谢加贺大哥!今日一定不醉不归!”奈濑也赞道:“果真好酒,”又与藤崎和茂子对视一眼,道:“如此一来,那我们这边便配的相得益彰啦。”当下素手一挥,桌面上多了数个朱红漆盒。茂子打开盒子,一股食物香气争相四溢。这些盒子里,有的装着冰糖藕片,花生腰果,熏鸡熏鱼,炒鱿鱼丝,酱香牛肉等下酒菜。还有的里面装着寿桃包,银丝卷,桂花酥,豌豆黄,翡翠水晶饺等数样精致点心。最后一个盒子里竟是装了一个大碗,里面盛的竟是豚骨拉面,兀自还冒着热气。奈濑笑道:“我和明明妹妹还有茂子妹妹三人替大家备了些下酒菜和点心。至于这拉面,因是知道进藤你喜欢这个,今日又是你生日,所以明明妹子特地给你下厨做的。” 进藤光看到最后一个盒子里竟是他最爱平民食物拉面,眼睛都发光了,大喜道:“谢谢你们。”又对藤崎明道:“明明,谢谢你啦!”

      此时大家已经都斟好酒。进藤光举起酒杯道:“诸位,我进藤光有大家这么多至交好友,真的感到无比高兴。今日是我十六年来过得最快乐的生辰。别的话我也说不出来,在此先敬大家一杯。谢谢大家!”后便一仰而尽,只觉得这酒芬芳凛冽,醇厚之极,大赞道:“好酒!”。加贺鼓掌道:“好!够爽气!”一拍桌子,酒壶中的酒竟如一道水流般再次汇入进藤光杯中。其他人也举起酒杯示意,或仰或饮。在那之后众人便开始配着饮食畅饮起来。藤崎明不能饮酒,仅仅第一杯示意了一下便不再喝。奈濑和森下虽为女子,但是二女均是自幼修仙,即使不胜酒力,以内力将酒气排出体外即可,当下也喝得甚是豪迈,不输男子。而进藤等人更是约定不能以功力驱除酒气,举杯痛饮。几人虽然均修仙实力不凡,但是在各自饮下不少陈年白酒后均是醉意丛生,对酒当歌起来。

      就这样,大家一直饮酒高歌至接近半夜,方得尽兴而散。几个男子均已经醉的十分厉害。进藤光毕竟年轻,酒力尚浅,又由于是寿星之故,被大家灌了数十杯白酒,待到最后,已经面色酡红,脚步虚浮,端的是醉意十足。尽管如此,他仍坚持自己没醉,要自己一个人回去。最后还是由奈濑等几名女子将大家各自送回客房休息。待得将进藤光送至房门,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藤崎明独自扶将进藤光放于床上安置好,望着他的睡颜,幽幽道:“阿光,在你心中,我究竟是什么呢?”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房间。

      

【第五章 完】


下一章:梦境(最终章)


哎哟妈呀我终于要写完了!T T

      


评论(1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