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亮光】寒冬腊月半夜三更进藤大大情怀突来怀念故人拉着友人去海边下雨吹风骑自行车进小黑屋想啪中途来意外

一篇和大家一起玩的接龙游戏hhh~米娜辛苦撒~~我是第一个写的,然而后面的剧情越来越超出我的意料23333

芮白梨_:

不要嘲笑这个名字!!泣不成声.gif

顺序是凛酱-我-LD-大奶-蓝茶 剩下几个人都有超链接到微博主页

【1】

凛千芊

最近几天,几十年未见的巨大寒潮席卷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久居的国民,还是初来乍到的游客,都无法避免接受寒冬的洗礼。

 几十年未见的巨大寒潮席卷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久居的国民,还是初来乍到的游客,都无法避免接受寒冬的洗礼。

  进藤十段和塔矢碁圣走在中国Q市的一条马路上。四周狂风呼啸,马路左近皆被白雪覆盖。这两位应邀参加中日围棋交流大会的日本棋坛最年轻的双子星,似是没有预料到寒潮的猛烈,依旧选择出现在大街上。更确切地说,是进藤十段提议一定要去外面走走,便急急拉着塔矢碁圣出了门。
  路上行人稀少,二人走在大马路上,颇为扎眼。
“抱歉、抱歉,我知道很冷,但是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冷。”进藤光原打算把手从大衣口袋中伸出作一个抱歉的手势,但是外面一阵狂风携冰雹袭来,他瞬间条件反射地把手缩了回去,心中尴尬,只得努力露出笑脸,对旁边的同伴表示歉意。
  右侧的塔矢亮不发一语,脸庞伴随寒风面无表情地朝进藤这边瞥了过来。虽然外面的温度已经冷到发颤,但是进藤觉得塔矢的眼神比之周遭的温度还过犹不及,只觉得一阵寒意由内袭来,赶紧加倍露出笑脸:“嘿嘿,嘿嘿……”
  在进藤傻笑了三秒钟后,像是被打败了一样,塔矢看着进藤眼神终于回了温,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
  确实是足够冷。进藤感到自己全身都要被冷风灌成冰雕了。看着只着风衣和围巾的塔矢,在大雪天下依然翩翩身姿,脸却冻得发白,恐怕情况比他更糟。真是的,自己刚才怎么就那么着急地拉着他出门了呢?进藤的心中不禁有点懊恼,还有那么些微不自觉的心疼。
  果然这样不行。努力露出的笑容渐渐总进藤的脸上消失。狂风的肆虐只容得他片刻的踟蹰,进藤最后还是说道:“塔矢……果然还是……回去吧?”
  塔矢没有发话。一时之间,双方沉默了片刻。尽管寒风冻得塔矢整个人都有些麻木,但是他却仍然一如既往精准地到了进藤眼神。在提议回去的那一刻,进藤琥珀般的双眸中却露出了一瞬的犹豫和不舍——尽管他现在也冻得瑟瑟发抖。
  下一秒,进藤看到塔矢猛地转身,不仅没有原路返回,反而一手抵着寒风继续大步往前方十字路口走去。当呆住的光回过神来,塔矢已经在十步之外。他迈步赶紧追上,没跑两步,却听到塔矢头也不回地道:“前面路口应该方便叫出租车。上车以后便不会冷了。”顿了一顿,光又听到他越发远去的声音随着寒风悠悠飘来:“…你有无论如何都想去的地方吧…这里。”
  “?!” 进藤顿时停下了脚步。
  塔矢最后的语句声音不高,犹如寒风中的喃喃自语,却没有被狂风吞没,传递到了进藤的耳中。塔矢……他什么时候察觉到了?明知外面很冷我却仍然要拖着他出门的理由……
  望着不远处塔矢的背影,进藤仿佛觉得四周的风没有那么刺骨,空气仿佛也没有那么寒冷了。“那家伙……果然……”一丝微笑已经不自觉地爬上他的嘴角。
  “喂——塔矢!等我一下——”进藤,加快步伐,往远处跑去。

【2】

  橘芮

  临近傍晚,正值下班高峰,一辆辆满载乘客的出租车从他们的身边呼啸而过,进藤站在路口处动作 略带夸张的挥手叫车,可等到终于有车辆愿意在他们面前停留,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明明已经冻的快要失去知觉,但打开车门时扑面而来的空调暖风还是让进藤麻木的身体瞬间变得灵活——他几乎是跳着上车的。司机师傅转过头来对着他们嗤嗤的笑,Q市是旅游大市,他早已经见惯了如进藤和塔矢这样不会适应天气穿衣的外地或外国游客。随即他又冲着进藤说了些话,对此进藤只能回报以笑容——毕竟他什么都听不懂。
    塔矢小声向进藤表示他可以在两人之间做翻译,进藤本想拒绝,可随即想到刚刚出门匆忙忘了带地图,而Google更是早在入境之时就失了灵。车内剩余两人都齐刷刷的看向他,等着他找出一个此次出行的目的地。位于异国的丢人行径让进藤感觉尴尬的不行,无奈之下他只好冒着被对方赶下车的危险向塔矢报出地名。还好塔矢并没有这么做,他只是有点惊异的看了进藤一眼,随即把目的地报给了出租车司机。
   “…海边风浪很大,你们穿成这样行吗?”司机有些怀疑。
   “没关系”塔矢对着司机笑了笑。“好不容易来一次,就随他高兴好了。”
  ……
  一路上塔矢和司机交谈甚欢,这让进藤有点懊恼,看着塔矢那张微笑弧度满分的脸他就有点生气——进藤发誓,刚刚塔矢明明还用非常凶狠的语气在自己的耳旁说了一句他们都再亲切不过的母语,而那其中的含义是——明天还有比赛,如果之前感冒的话那你就死定了。
  切......
  那两人的对话进藤一个字都听不懂,他只能一边用已经回暖的手捂着自己依旧发红的脸颊,一边别过头去看车窗外于眼前匆匆略过的沿街景色。他无意中瞥了一眼驾驶座正前方的导航仪,上面显示的数字应该是和最终目的地之间的距离。900、500、 100—— 进藤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数字逐渐缩小,最后随着出租车的熄火而停止在了30这个数字上。
   塔矢交钱下了车,可进藤却依旧呆坐在那里。此时不过下午五点,可正值冬日的Q市却早早黑了天。因为并非名胜景区,沿途也没有亮起的路灯。他透过不透光的玻璃窗望向前方,深蓝的海也早已被漆黑的天幕隐藏。
   好像和他梦里所见的并不是太一样。
   “进藤?”
  见他太久没有动静,塔矢走过来敲了敲他这边的车窗。进藤闻声一愣,顿时从各种乱七八糟的思绪中走了出来,冲着司机道了一声谢(这算是他为数不多会说的中文之一)随即下了车。
   刚关上车门,扑面而来的就是腥咸潮湿的海风,其中还夹杂着细小的冰碴,刮在脸上火辣辣的疼。离开了温暖的车载空调,海边冰冷的温度让进藤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虽然塔矢也是被冻得很难受,但看到进藤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直摇头。他搞不懂一向畏冷怕热的他为什么临时兴起要在这种天气里离开供暖充足的酒店,拉着自己来到海边。塔矢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把自己的围巾解下,递给了进藤。
   “你疯了吗!快点戴上!”进藤被他的这个举动吓得不轻,要知道现在Q市的温度已经趋于零下,而塔矢穿的本就比他要单薄,这么任由他折腾下去回去必定会发高烧。
   “可明天有比赛的人是你,绝对不可以感冒的人也是你。”想到这里塔矢不禁皱眉,也许在一开始他真的不应该任由进藤拉着自己这么出来。
  “那些都随便啦总之你先戴上围巾——”进藤一时间被气的七窍生烟,顿时感觉也没有刚才那么冷了。
  ……
  塔矢最终没有如愿递出他的围巾,两人之中又是一段长久的沉默。进藤气恼于塔矢近乎于任性的行为。而塔矢则愤怒于对方那句不负责任的“都随便”。一时间气氛不免有点僵硬。
   进藤不知道现在的温度到底是多少,但看着漂在海面上的破碎浮冰也不免感到有些胆战心惊。其实先不论塔矢刚刚的行为也是出于好意,就他自己今晚的举动才真算得上是十足的任性。在塔矢注意不到的地方,进藤小声的叹了口气,蹲下身来捡起一块石头,向远方的海面上掷去。
   “…如果你想看海的话就在这里,不许下水。”耳畔突然传来了塔矢有些生硬的声音。
   “当然不会…”一时间进藤有点想笑。“我有那么蠢吗”
   “…难说。”塔矢的话音中带着些许难以察觉的笑意。
   进藤白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两人之间的气氛也不似刚才那般,连带着周遭空气的温度都仿佛有些回暖。正值涨潮之际,有海浪伴着浮冰向他们的脚下拍来。进藤见状连忙拉着塔矢向后跑去。其过程太过惊慌,等他们后退百米之后不免面面相觑,对于双方刚才如同逃难一样的行为暗笑不止。
   “要不我们租个脚踏车环海吧。”进藤看了看头顶上的骑行通道,指着远方沙滩上的租车棚向塔矢提议道。
   塔矢愣了一下,之后果断拒绝了这个提议。他给出的理由是天气太冷不适合骑行。但还有一点没有说出口的是他根本不会骑脚踏车,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当然他也绝对不会告诉进藤,绝对不会。
   两人就这样坐在沙滩上,看着前方起起伏伏的海浪和头顶上星河灿烂的夜空。如果忽略掉寒冷的气温和呼啸的狂风,这样的夜晚也算是颇具诗意。进藤又想起了他的那个梦,梦里是一个天朗气清的艳阳天,还是个小学生的他于海边遇到了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人。对,是人。因为在梦里进藤能真实的触摸到他的身躯,感受到的是属于人类的温暖热度,而非空气般虚无缥缈的存在。
   梦醒后的进藤突然想起在很久很久的以前,自己还是个会因考试而感到苦手的小学生时,在期末考试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道选择题。题目大意是日本与中国之间相隔的是哪个海域。当时帮自己作弊的佐为信誓旦旦的告诉他答案是黄海。长大后的进藤看了世界地图知道了这个答案是错误的,两者之间还有一片朝鲜半岛。如今站在这里的他无论怎样向远处眺望,也望不到自己祖国的存在。
   不过这能否也算得上是一种天意,即使有些牵强,但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与佐为的一种羁绊。明天下午他们一行就要启程归国了,这次行程匆忙,主办方也没有时间带领他们前来观光。于是今日他就突发奇想想来这里看看。还无比任性的拉上了塔矢亮——进藤之前并未向塔矢言说过佐为一事,但他近乎于偏执的相信,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他一定都会愿意陪同自己前来这里。
  对于这一点他无比坚信。
  
  两人之间再无更多言语。塔矢偏头看向身旁的进藤,他正出神的望向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塔矢想开口唤他。可话语刚到嘴边,他便注意到进藤的眼睫处有一层薄薄的雪雾,随即又于对方呵出的白色雾气之中消失不见。
  他刚才…哭了?

 

【3】

LD

看着那样的进藤,塔矢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形成白色的雾气,随后又渐渐消散。

他明白的,进藤似乎有着不太适合当面说给自己听的秘密,而他也不打算强求。他会慢慢等,等到进藤说给自己听的那一天。现在自己所需要做的,只需要继续陪伴在他身边就足够了。

“呐,进藤……你不是说要去骑脚踏车吗?现在就去骑怎么样?”

啊……糟糕……为了转换这个过于压抑的气氛,一时之下竟直接脱口而出了……是说,到底怎么办啊,他不会骑自行车的弱点就要暴露了……

“诶?!你说真的吗塔矢?前面你不是说今天天气太冷不适合骑车吗?哼——结果还是想骑的嘛!”

进藤已经彻底没了之前那副若有所思的哀伤表情,转头看着自己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地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透过他那双清澈的眸子,塔矢看到了自己——那是一张错愕、呆滞,互相交错的脸。

塔矢亮,遭遇了人生中从未遇过的大危机。

这简直比和没有任何底细、实则实力坚强的对手下棋还要让他感到绝望。

“不……我说错了,刚刚你也听错了,我没有这个打算。”

“刚说完就耍赖吗?还是说……堂堂的塔矢棋圣,居然不会骑脚踏车啊?”

进藤一脸坏笑得意地仰起脸,这个表情让塔矢感到了不快,以致于他再次忘了某个重要的事实……

“这怎么可能!好啊,那就骑!”

“那我们就干脆比赛谁骑得快吧!”

灿烂笑着的进藤率先往前跑去。不过没跑几步,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又牵起了塔矢的手。从对方手掌传来的热度,沿着各自的掌心一点点一点点,悄无声息的蔓延至心脏。

如此温暖。

 

“没有脚踏车可以借了?!”

进藤讶异地看着面前几排空落落的车架,没来由的失落。按说这个鬼天气应该没有人会借车了,但这个现状……

“既然没有车了,那还是放弃吧,进藤。”终于安定下来的内心,让塔矢波澜不惊地在一旁看着进藤夸张的表情变化,淡淡地道。

不如说现在这个情况对他来说简直有利多了。

“可是好不容易能骑的啊……”垂下了头,像是只受伤的幼兽,进藤看着鞋尖发着呆。虽然也不是非骑脚踏车不可,但阴郁的冬天总容易让人情绪低落,尤其之前还想到了佐为,难免比平时容易伤感些。

“你这家伙又在想些什么啊?”塔矢走近,把刚刚还带着两人些许余温的手,重又握住了进藤的,并把这只手直接连同自己的揣进了口袋,“走吧,这里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不如回去下一盘棋吧。”

哈?!下棋?!好不容易出个国,结果就是在房间下棋吗?!

刚想这么反驳的进藤,耳边却传来了脚踏车的叮铃声。

脑海里有一瞬间闪现了一个主意,进藤推着塔矢叫住了那个骑自行车的人。

于是5分钟后,估计谁都不会想到,日本令人注目的,围棋界的龙与虎,居然会在陌生的国度,陌生的城市,一起骑着那些大叔大婶去菜市场买菜的那种脚踏车,在寒冷的街道上……

“塔矢你这家伙果然就不会骑车嘛!”

“只会坐在后座的人少在那里轻松了,现在不要跟我说话,不然……啊!”

“真是的痛死了……你看下前面啦前面!真是的!都说了我来骑!”

“还不是你跟我说话所以我分散了注意力!”

……骑行。 

【4】

 大奶

在他们发现下雨之时,雨已经朝着越下越大的趋势发展。起初只觉得是寒风带着冰雹,并没有过多的在意,但当雨水已经密集的打在脸上的时候,塔矢亮才发现,刚才的小冰雹早已化成了雨水。海面上一阵一阵吹来凛冽的寒风,让两人都不禁打了个冷战。
“诶!怎么下雨了!”进藤光懊恼着。他着急拉着塔矢亮出来之前并没有看天气预报,以为天气只是风大夹杂着冰雹,并没有想过会下雨。他们出门出的急,他自然是没有想着要带雨伞,他看向塔矢亮,期待着塔矢能够带一把雨伞,但转念又一想,从他拉着塔矢到他们出门一共用了不到五分钟,塔矢自然也是忙慌的没来得及想好出门要带的全部东西。
 塔矢亮环顾四周,发现离他们租车的地方已经走出来很远了,遥遥望去已经看不到租车点的灯光,不由的暗暗发啧。再看看一旁惊慌失措的进藤光,他决定就近找地方避雨。
“再回租车点肯定会湿透的,找找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避雨的吧。”塔矢亮扶起刚刚倒下的车子,正准备骑上去,进藤光便把他拦下。
“塔矢……还是我带你吧。”进藤光无奈的向塔矢亮笑了笑,塔矢亮的车技他刚刚已经深有体会,进藤光担心还没有找到避雨的地方就先被塔矢亮拙劣的骑车技术给摔的浑身湿透了——虽然刚刚也摔湿了不少地方。
塔矢亮呆滞了一秒,把车把递了出去。的确,现在这个情况确实不是逞能的时候,于是在空无一人的骑行车道上,进藤光骑着车,塔矢亮坐在后面,在雨中前行。然而进藤光也只是会骑车而已,至于车技……也就只是到了摔不倒的程度而已,左摇右摆,险些没把塔矢亮甩出去。进藤光只能尴尬的笑着说抱歉,并没有看到身后坐着的人脸已经黑了。为了防止进藤光真的把自己甩出去,塔矢亮还是决定把手环上进藤光的腰。
风声,雨声,海浪声,呼吸声混杂在一起,传入耳膜,却不嘈杂,反而很宁静,进藤光突然很享受这一刻。他在熟知塔矢亮这个人的时候从未想到塔矢会来陪他做这些事情,也从未想到会从彼此的劲敌转变成现在恋人的关系,但是身后这个人的的确确是塔矢亮,他似乎能感受到从塔矢传来的心跳,一下一下,跳进了自己的心里。
“进藤,那里好像有个建筑,看看能不能去那里避避雨!”塔矢亮伸手过去,顺着方向一看,漆黑之中有一点温暖的灯光在闪亮,进藤光加快了速度,向那座建筑物骑去。
在远处看不清是所什么建筑,走进了才知道原来是座灯塔,灯塔不是很大,但灯光却很耀眼。尝试性的推了推门,发现并没有锁,在道了声“失礼了”之后,两人便走进了灯塔。
灯塔里意外的很暖和。
“啊……啊嚏!”刚进门进藤光便打了个打喷嚏,他吸了吸鼻子,发现外套全部都湿了。
塔矢亮见状脸又黑了起来。
“你应该知道你明天有比赛的。万一真生病了明天的比赛该怎么办?不战而败吗?”塔矢亮蹙眉。
“切……哪有那么严重,只不过是打个喷嚏,再说了,就算真的感冒了,我也是可以上场的!”进藤光说完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喷嚏,虽然嘴上逞强,但是寒冷从湿漉漉的外套上向他逼来,他开始本能的发抖。
塔矢亮叹了口气:“快把外套脱下来,不然真的会感冒。”说着自己也脱下了风衣,好在穿在风衣里面的针织衫并没有湿多少。
进藤光也脱下外套,但是因为他在前面冲着风雨的原因,里面的衣服也基本上湿的差不多了,脱下湿冷的外套之后,依然在瑟瑟发抖。
塔矢亮看到进藤光依然浑身湿透,叹了一口气,把腿边的凳子递过去,示意进藤光坐下,自己也搬了个凳子坐到进藤光身边,搂住了进藤光的肩膀,让进藤光整个身子都贴在了自己身上。
“塔矢……”
“这样会暖和一点吧。”塔矢亮这么说着,把头别了过去:“你要是真感冒了,我也会很困扰的……”
进藤光讶异一下,然后笑了,塔矢这家伙还真是不坦率。他这么想着。但是来自塔矢身体的温度,好温暖。


【5】

蓝茶

外边寒风依旧,这雨水貌似也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样子。灯塔外的声音跟雨水杂交出的“嘀嗒”声显得塔内尤为沉寂安静。

进藤的眼睛盯了阵窗外后忍不住叹了口气,随即低下头把头挨近塔矢的肩膀小声的嘀咕了一下“你这家伙有时候真的还挺温柔的嘛”。

也许是外边雨点声越来越大的原因,塔矢只是把脸转过来“你刚在说些什么了吗?进藤。”

“啊啊...你这家伙...我只是说你身上比较温暖而已!!”对方缓缓的眨了下眼稍有失意低下头,一阵沉默后塔矢把手伸过来贴到进藤的胸口“衣服还是很湿啊,要不要试着脱掉?”

 

“吓?!你在说什么啊!!我里面可是没有衣服的啊!!!”(这家伙突然到底在说些什么)

“但是你这样也会感冒的吧,说过很多遍了你明天还有比赛...”“啊啊我知道了...但是脱掉了也一样会感冒吧!!!”(不知为什么不太想听他后面说的话)

“都说了你衣服已经湿透不可以再一直穿了你要我说多少遍?!!!”(进藤你果然是白痴)

“都脱掉了我...我...我可是会非常的冷的啊!!!”(这家伙到底...)

“但是有我在...你刚不是说...在我的身边很温暖吗?”(你总是让我胡思乱想...)

进藤眼睛呆愣了一下,趁着这个空档塔矢快速的解开了对方衬衣胸口的纽扣。

“啊啊等等!!!塔矢你这家伙!!!我话还没说完呢!!!”

“有什么话的话,在这里,全部跟我说就好。我想倾听你的所有,想知道,一直都想问你,却又一直的欲言又止,我每次都在等,等到某一天某一刻进藤你能对我说出你的心里话,就是一句也好,希望我没听错,要是我听错了的话就把他当成我的幻想,就是一晚,不一刻也好,进藤,这瞬间我能拥有你吗?”

“塔矢.....你这家伙...果然是白痴!!”

“彼此彼此”

“喂!!!”话一出口嘴很快就被对方的手掌给轻轻捂上了,塔矢的气息渐渐的逼近,停落在进藤的耳边低语

“谁叫我们都是这么不坦率的人呢”

“什么嘛!!你总是这样!!是白痴才会在这样的天气陪我出来瞎逛!!!是白痴才会每次说到我时都要扯上围棋和比赛!!!是白痴才会在这种时刻说上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是白痴才会......”话还没说完被对方紧紧抱住“是啊,我就是因为爱上这样白痴的你而当上了一个非常白痴的人,进藤,我想得到你的回应。”

“也就只有你这白痴才会这样......”“答复呢?”“啊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比较想听你亲口说出来”“塔矢亮我现在就要回去了!!!”

进藤开始后悔刚脱口而出的话了,因为塔矢的手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解开了进藤的皮带,就算隔着一层内裤还是能感觉到塔矢手掌那冰凉的触感,游刃有余的抚摸着那渐渐挺起的顶端,进藤冷的抖了一下,“对不起,可能我的手比我想象的要冷多了,我现在还是...”话还没说完手就被进藤抓过去继续放在下身炽热处,“里面可能会更暖点...塔矢...要是你停下来了那我以后都不跟你做了!”

塔矢看着憋红了脸说出这番话的进藤,内心的感情再也忍不住了,夺去对方冷的发青的嘴唇就是一阵热吻,手开始从顶端离开慢慢贴落在进藤的胸口玩弄着,喘息声越来越清晰了,塔矢的手停留在进藤腹部的时候突然发出一阵“咕咕——”的声音。

塔矢呆愣了下随即看到对方憋的更红的脸”都...都...都是你的错啦!!!”“难不成刚才真的是...”“啊啊我就是饿了嘛,出来这么久别说晚饭了什么都没下口!!!话说你这家伙一点都不觉得饿的吗?!”“我觉得进藤你比较好吃”“喂!!!”“呵呵,现在外边的雨也停了的样子,要不要再回去旅馆的路上吃顿东西?”“刚才临急出门我好像带不够钱啦...”“我请你吃肉”“诶!?——”“当然今晚要奉还的”“喂喂!”

两人整理好衣物后准备出去,不过因为进藤衣服基本湿了,所以两人回去时的姿势与其说是嗳味不如说有点诡异。幸运的是路过的服装店居然没因这天气而早早关门,几经波折两人终于能吃顿好的了,在满足之余终于回来了起初的旅馆。

“啊!!!那单车怎么办?!!”进藤突然想起了被扔在灯塔门口的单车因为没能好归还而显得惊慌失措起来。

塔矢看着进藤的样子笑了笑然后用淡定的口吻试着安慰“看样子到时候只能道歉赔了呢”

“赔也说得这么轻松...”有点无奈,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呢,那就到时候再算吧

“比起这个,进藤我们继续吧”

“我我我明天可是还要比赛的!!!今天这种事也适可而止了吧...”

“那是明天也可以吗?以后也?”塔矢语气急切了起来

“啊啊啊塔矢碁圣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一天到晚就想这么色情的事情!!!”进藤也急躁着脸红起来

“没有一天到晚好吧!!!”“你就是!!!”“我也是看到这么可爱的进藤而每次都情不自禁啊!!!”

“啊啊啊别说了你这个色情的家伙!!!我要睡觉了!!!今晚不可以抱我!!!”说完一把抓住被子捂住头

“那kiss呢?”“kiss也!!...啊啊真是拿你这家伙没办法...”进藤无奈的把头上的被子放下,一睁眼就是塔矢巴掌大的脸(要贴上额头啦塔矢你有完没完?!)

此刻的进藤就算有再多的无奈也懒得再开口了,自己别扭这点他还是很清楚的,难得塔矢都这么主动了(那我也稍微...)轻轻一抬头就碰到了对方的唇瓣,眼前的人兴许是期待了许久,交缠的舌头都变得如此浓烈而甜蜜,进藤轻咬了一口塔矢“够了哦塔矢!好好睡觉吧!!!”

看着鼓着脸微微涨红别过脸的进藤,塔矢轻笑再吻了一下对方的额头

“那明天的比赛要加油,晚安,hikaru”

 

明天,大概会很值得期待吧。

 

 

 

 

 

 

 

 

 

 


评论

热度(32)

  1. 凛千芊Rin橘芮_ 转载了此文字
    一篇和大家一起玩的接龙游戏hhh~米娜辛苦撒~~我是第一个写的,然而后面的剧情越来越超出我的意料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