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平安幻想/近卫x贺茂】 夏未至 第二章 第二个词是风(1)

由于情节需要,请大家54一些与史实背离的设定……


第二章 第二个词(1)

 

ふたつめの言叶は风 第二个词是风

行くてをおしえて 告诉我方向


神様の腕の中へ 神的怀抱


翼をあおるの 拍打翅膀飞向

 

贺茂是被清晨鸟儿的欢快啼鸣吵醒的。


鸟儿在窗外闹腾得正欢,贺茂却仍不愿意睁开眼睛。


入冬以来,他从未获得过如此安逸沉稳的好眠。平日这只画眉欢啼时,自己早已起身,在书桌边阅卷了。


等等……如今竟已是这个时刻了?念及至此,明才开始微微睁开双眸。他先感到冬日的阳光已经透进窗纸,柔柔地倚在床沿。接着,他看到一缕温暖的金色在眼前轻轻起伏。“莫不是阳光已经洒到我的眼前了……”贺茂迷糊地想着,却又感觉不对。迷蒙的双眼终于打开,他眼前的正是近卫的脸庞。此刻近卫正面朝他,左臂轻轻地环着在自己,星辰般的双眸正闭着,仿佛睡得正香。


近卫?!贺茂明大吃一惊。接着,他才想起,昨日入夜前,近卫在与自己下棋时睡着。见他一时不醒,贺茂便将他安置在自己卧榻上。安顿完近卫后,自己亦感到白天游玩的困顿,便忍不住在另一侧躺下,打算小寐一会。可不想冬日里向来浅眠的自己昨日竟一通好眠,不仅一觉睡到了翌日,而且醒得比平日里还迟。

 

肩上阵阵暖意传来,贺茂才蓦地意识到近卫此刻似是搂着自己,如玉的脸蹭地红了。


“唔……哪里的鸟儿在吵……”正欲从近卫的臂弯中起身,不想此时近卫却也迷迷蒙蒙地醒了过来。

 

在暖阳的浅金色中,贺茂见近卫睁开琥珀色的双眸。睁眸的瞬间,整屋的阳光都随之失去了颜色。近在咫尺的照耀如此明媚,明竟一时被炫目地没有再动弹。近卫醒来后,仿佛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入睡时搂着贺茂,直接起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他见此刻明正怔怔地望着自己,忍不住朝他噗嗤一笑道:“贺茂,昨日我是下棋时睡着了么?后来你把我运到床上来啦?结果倒是麻烦你了!”

 

贺茂一愣,方从近卫睁目的一瞬缓过神来。近卫光在身侧让他感觉太温暖,温暖到他平时心如止水的思绪,连着自己都无可奈何的清冷,都一并消散了。


贺茂不留痕迹地拉开二人的距离,点点头答道:“是。”。然后简单地让近卫知晓了一下昨晚的缘由。二人之间的气氛也渐渐恢复平时的状态。


起身后,二人一起去用早膳。贺茂见近卫一贯如常,心中几分说不清的思绪渐渐平复,双眸的温度也回到正常的模样。近卫观贺茂起身后神清气爽,比前些冬日里的样子都要精神奕奕。心中暗暗确定,贺茂他昨日定是休息得比往日都要好。

 

早膳时,近卫对贺茂大赞道:“贺茂,你果然不一般,住的宅子也比平常人的好多了!和我自家比,你府上清净舒适,特别是歇息起来,特别容易安眠。而且连早膳也这般合我胃口——”近卫放下筷子,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贺茂,“贺茂,我以后冬日里常来你这里歇息好不好?”

 

贺茂停下了碗筷,看着近卫,心里感到讶异。阴阳术的修习让他平素体内积寒,冬日夜晚他向来并不安眠,近卫却欣赏起自宅的好来。

 

其实,贺茂修炼阴阳术所致的寒气虽不至于沁人肺腑,但昨夜近卫光确实睡得并不如自己刚刚所说的那般好。可他自知道了贺茂如此畏寒,便不想再让他一人每夜在冰寒中度过。每每回忆起他昨晚睡着时无意识靠近自己的模样,近卫都忍不住感到丝丝心疼,所以装作很喜欢贺茂宅的一切的样子。

 

想要帮助他,不想再看到那么无依的贺茂——近卫心中便是这般想法。

 

近卫见贺茂停下碗筷后,垂目低敛,似是在思索。墨发挡住了贺茂的双眸,和那双碧眸中此刻的想法。近卫心里不禁有几分惴惴。此刻的贺茂,脸上的神情虽不似在旁人面前那般冷漠,但他仍怕贺茂会拒绝他。

 

等了片刻,当近卫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不知不觉快要跳出胸膛的时候,贺茂方才微抬凤目,用平日惯用的云淡风轻的口吻说道:“请便。”仿佛近卫刚刚只是问他借了一只毛笔。说完后,贺茂又拿起碗筷,以无比优雅的姿态开始继续用膳。

 

近卫见对面那人双眸一如平日的澄澈,心中顿时一松,也开始继续大吃大喝起来。


见近卫似是十分高兴的样子,贺茂微微垂目,眉间淡淡化开一份难以言说的情感。看似一切平静,心湖泛起的微波,只有自己方知。

 

多年来的刻苦修炼,隔离的世外,心酸也好,痛苦也好,贺茂明早已习惯孤身一人。我不需要任何人——明曾一度这么认为。但近卫光犹如一道永不消散的阳光,明媚且灿烂,温暖而不灼,在自己最寒冷的时候,就这么突然闯进了自己的世界。大雪纷飞的夜晚,近卫的怀抱让自己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宁。

 

冰湖的碎玉,无法拒绝那道独一无二的阳光。

 

 

自那以后,近卫的大半个冬季都泡在贺茂宅。

 

白天,若是平日,二人分别忙于公事,有时也会正好一起搭档,解决妖物带来的麻烦。傍晚,待得公事一了,近卫则会在夕阳下,顶着的北风的凛冽,乐哉乐哉地跑到城郊的贺茂宅去,“享受宅子的清净环境”;若是休日,恰逢天气晴朗,阿光便会带着明去平安京到处闲逛。晚饭后,若贺茂不阅书卷,二人便会一起对弈数局。夜晚,近卫便留宿在贺茂宅。

 

因近卫嚷嚷着贺茂的房间最好,非明的床不睡,贺茂让他去,二人便依旧同塌而眠。醒来的时候,往往是贺茂钻在近卫的怀里。开始贺茂醒来的时候,总觉得羞涩非常,一边痛恨自己为何次次自己都自发自觉地去靠近近卫。可无论自己如何下定决心,入睡的时候无论离近卫有多远,醒来的时候,永远看到那道金色刘海在自己眼前不到二寸的地方。时间长了,明终于彻底放弃。不过幸得光每次都醒得比明晚上片刻,因此明便可趁光醒来之前,事先空开二人距离。唯一的后遗症是,贺茂将这份难以言明的不甘转移到二人的对局上,每次都是杀气四溢,经常将光的势力屠得干干净净。然而,虽然十次里面八次阿光都会输的惨惨,但输棋后他永远都是先一撇嘴,然后冲贺茂一瞪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嚷道:“不服气!再来一局!”然后循环数次,直到熄灯为止。


是日傍晚,晚霞刚刚飞起,近卫已经踩着冬日的雪花,兴冲冲地跑到了贺茂府。待得结束了繁重公务的贺茂终于回宅,见得近卫与往日不同的兴奋眉眼,才得知原来他收到了来自远方故人的消息。

 

“这么说来,如今佐为大人已经周游到离平安京如此远的地方去了?”贺茂微微呷了一口茶,朝近卫问道。


“可不是嘛!”近卫一昂首将手中的茶吞了下去,顺着仰面躺在坐榻上。光望着屋梁,双眸有些发呆:“那家伙,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啦……”

 

“嗯。是啊……希望佐为大人一切平安。”贺茂凝视着手中的杯盏,轻轻说道。

 

虽不似阿光与那位大人那般亲密无间,贺茂心中也一样记挂——不,应该是“非常记挂”——那位绝世风雅,似友人,更似兄长的藤原佐为。


此后,光难得的不再言语,仍维持原来的姿势仰着。贺茂见近卫凝目,心思似是飘忽到远方。

 

“近卫他……此刻怕是很想念佐为殿下吧?“贺茂心中想着。

 

似是回应贺茂的说法,近卫几分低沉的语气慢慢地传来:“我其实……挺想念他……”


贺茂见近卫不似平日活泼的神情,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此刻究竟该如何回应,只能默默地看着他。屋内安静了片刻。正当贺茂正思考该如何出言安慰时,近卫仿佛想到了什么,双眸“呼”地一下又沾上了平日的色彩:“对了!”他蓦地起身,兴奋地对明说道:“贺茂,明年冬天我们一起去南国那边找佐为怎么样!”

 

贺茂一愣:“南国?”

 

“对!就是南国!”近卫点点头,水晶般的双眸闪烁:“一直往南,一直往南,到大海的尽头!明年佐为肯定能到得了那里,我们能找到他!而且,我听说南国的冬日并不寒冷,去那里过冬,肯定超级惬意!贺茂,明年跟我到南国找佐为好不好?” 

 

贺茂见近卫满脸希冀、简直一副即可待发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说道:“到达南国要耗费数月时光,我们还有公务在身,哪有你说的这般容易了?”


听贺茂这么一说,近卫仿佛才意识到这一点,果然丧了几分气,皱了皱眉,腮帮微鼓,额前的金色可怜兮兮地跟着主人垂了下来。


房内的蜡烛发出轻微的噼啪声,窗外一粒又一粒的飞雪轻柔地扑打着窗棂。近卫懊恼了一会儿,见贺茂略有疲色,观时间又已经不早,提议早些歇息。贺茂点点头,二人的今夜的雪中谈话便到此为止了。

 

从坐塌起身,正向前迈步时,近卫却听见从身后贺茂的轻叹声:“南国的冬日……真的是一片温暖吗……”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