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平安幻想/近卫x贺茂】 夏未至 第三章 两个世界(1)

由于情节需要,请大家54一些与史实背离的设定……


とけていった 像是在回忆着

悲しいことを かぞえるように 已经淡忘了的悲伤

金色のりんごが 金色的苹果

またひとつ落ちる 又有一颗掉落枝梢

 

“——汝为何出生于世?”

“延家族之职责。”

 

“汝之使命为何?”

“尽毕生之力,御阴阳之道,护平安京万民。”

 

在黑暗中响起的话语,随着另一声回答再一次陷入黑暗。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有阴沉的天空,和交杂的风雨。

 

良久,黑暗中的人仿佛轻抬了一下眼皮,苍老的声音传来:“我想你原是记得的,明。”

 

晦暗的屋檐下,贺茂明恭敬地跪在一名老者面前。四周一片寂静。良久,老者颤巍巍地长叹了一口气,暗哑的话语伴随着凝固般的空气传来:“守护平安京,是我贺茂家世世代代的使命。贺茂家的阴阳师一脉单传,到你已经是第十七代。平安京现在正是妖魔四起之时。作为族内数百年来的不世出天才,平安京,如今已寄托在你身上了。”

 

贺茂明沉默片刻,低声答道:“是……谨遵家主大人。明不敢有忘。”

对面的老者似乎露出了一丝笑容。他颇为满意地点点头:“那便很好。老夫虽为家主,但已年迈,未来还是需要你来维持贺茂一族。”

 

此刻窗外仍是阴雨霏霏。房内的一只烛火发出“啪”地一声声响。在烛火明灭的时候,贺茂明的声音如飘忽般冒出:“‘他’……至今仍然没有音讯?”

 

烛火在话语落下的一刻燃尽。漆黑的屋内,人与人之间已经无法看到对方的一丝面容。老者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缓缓背过身去,弓着背,似乎是吃力地走向前方通往外院门前。又过了一会,一团黑暗中,一股毫无感情的、冷厉的声音在屋中响起:“‘他’为了所谓的‘爱’,狠心地抛弃了平安京和贺茂家。‘他’犯下了背叛家族的大罪,即使你因他们而诞生,‘他’也不可饶恕。如果‘他’会回来,我会亲手清理门户。”

 

贺茂家主的语音刚落,当明只来得及体会刚刚话语的意思,原本关闭的院门被打开,一丝光亮在一刹那瞬间窜进了屋子。紧接着,外院的全貌出现在了眼前。突如其来的光明,打在了贺茂家主和贺茂明的身上。

 

贺茂家主倏地回头。并无意外地,他看到了贺茂明冷漠的脸庞。但隐藏在黑暗中,略微蜷缩的手势,显示了这双手刚刚曾紧握成拳的事实。

 

并无一丝波动,贺茂家主面无表情地缓缓回过头去,正对内院,似是欣赏起贺茂宅内院的春意来。此刻正是初春时节,满园的绿色生机勃勃,尤其是那南国的植物,已经探出头来,片片绿叶中探出尚未成型的小小的花苞。屋内的明依然跪着。尽管此时他的亲爷爷,贺茂家主此刻,正佝偻着身躯背对着他,但他的内心却因为慌乱而感到心跳加速。

 

一时之间,时刻仿佛静止了似的。终于过了半晌,明听见他的爷爷叹了一口气。接着,他又变回原样,用颤抖的、迟暮般的语气问道:“这些院子里的南国花草,是你的哪位‘朋友‘赠与你的?”

 

明的内心控制不住地猛跳了一下。他又一次无意识地握紧了拳头,他埋下头去,用淡淡的口音回复道:“只是‘认识的人’。”

 

“哦,是这样……”听到了明的回答后,贺茂家主缓缓弓下身,咳嗽了一声,说道:“那我就放心了。这些花草的异域气味太浓,不宜你静心修炼。拔了罢。”顿了一顿,他又颤巍巍地说道:“藤原行洋想要拉拢橘家的势力,你助他一把力罢。我走了。”

 

屋内安静地可怕。只有雨水依旧从灰暗的天空落下,打湿了门前的院落。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过了一瞬,老者的身影已经淡漠在空气里。在他消失的一霎那,院落中似是起了一阵风,一阵轻微的声音响起。感受到外院变化的贺茂明,跪在屋内许久,终于无法忍住,如落叶般颓然伏倒在冰冷的地上。碧潭般的双眸因为痛苦而闭紧,脸上的表情在无数思虑的变幻中苦苦挣扎,但神情却渐渐变得越发坚毅。贺茂明最终再次睁开双眼。

 

“近卫……对不起……”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