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平安幻想/近卫x贺茂】 夏未至 第三章 两个世界(2)

由于情节需要,请大家54一些与史实背离的设定……


“怎么了,近卫君?”

“啊……不,没事没事。”

 

此时正在大内里。光在路上恰巧和同僚筒井相遇,便攀谈了起来。路过阴阳寮的时候,筒井见光神思不属地朝那处瞭望。筒井心中一目了然,便微笑着说道:“说起来,最近不怎么能看到贺茂大人呢。”

 

“是呀……”光依然面朝着阴阳寮地方向点了点头。然后,忽然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光惊讶地回头,“诶?筒井前辈也这么认为?”

 

筒井看到光有几分惊讶的样子,不禁莞尔道:“是啊。稍微留意一下的话能够感觉得到。这几日贺茂大人似乎都没有来过大内里。平时的话,三日还是能够见到一次的。”

 

光再次点点头。的确,最近这几日,无论是平日里还是工作中,自己总是见不着贺茂。诚然,如筒井所说,人人都能感受得到贺茂最近少赴大内里的事。但是,光潜意识里总觉得哪里不对,仿佛就像是——对了,仿佛像是自己和贺茂之间有意无意疏远了一样。

 

可能是最近贺茂被委托了什么驱魔的事情吧?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嗯,一定是这样。

光心中这么猜测着。

 

一边想着贺茂的事,一边和筒井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光和筒井一起一路走到大内的出入口。正巧,他们看到入口的远处正有一辆装饰华丽的牛车驶来。筒井见到近卫正一脸困惑,便向近卫解释道:“这是橘家的车。”

 

“橘家?”近卫总觉得最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正是。今日橘中纳言已经上朝了,不知道是橘家的哪位家眷还是贵客呢……”

筒井正打算继续说下去,却发现近卫的神色在对面那人下车的一瞬间完全楞住。他定睛一看,才发现从橘家的牛车中下车的,竟是数日不出没大内里的贺茂明。远远地,近卫仍然能够看到贺茂一贯淡雅的侧脸。此刻,他正微微欠身,似是在与车夫道谢。

 

“啊,这不是贺茂大人吗?真是稀奇……”一边的筒井还在惊讶,旁边的光却再也没有忍住,三步并两步朝明冲了过去,大喊道:“贺茂!”

 

光看到贺茂回头看到了自己。那一瞬,光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喜悦、悲伤、希望、绝望——复杂的表情在贺茂看到光的一瞬间定格。被明的眼神吓到,光不禁往后退了一步。可然而又仅仅是一瞬。当贺茂明朝光走来,直至走到光眼前的时候,神情已经恢复往日的,不,甚至是尤过往昔的——漠然。

 

“近卫,你来的正好。我有话和你说。”

 

告别了筒井,光跟着明默默地朝大内里走着。他还在思索着先前贺茂望见自己时,脸上一瞬的神情。那股明亮如燃烧殆尽的希望和黝黑如深不见底的绝望——

 

“果然还是我看错了?”光望着明的背影,暗暗地思索着。然而,几日前开始的隐隐不安,在光此刻的心中变得越来越强。跟随着贺茂,二人走到一处无人的亭子。明示意光坐下,自己却背对着他。

 

光刚想开口,就听到贺茂说道:“以后,不要再来了。”

 

突如其来的宣言,压坏了近卫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

“什么?”光听见自己说道。

“我说,”贺茂忽然转过头,直视近卫。“以后,不要再来我的住处。”

 

此刻的凉亭一片寂静。片刻后,近卫的干笑声打破了沉默。“哈哈、哈哈,贺茂,你怎么忽然这么说呀?你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之前你明明——”

 

“不是玩笑!”贺茂粗暴地打断了近卫。光再也无法露出笑容。贺茂此刻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如果说之前,近卫曾经在贺茂望向自己的眼神中看到过一丝希冀的话,现在贺茂的眸中,则满是深不见底的、浓重的黑暗。而这股不到头的绝望,正通过贺茂的双眼碾压着自己,让自己动弹不得。然而,当近卫以为周围要被这股深不见底的黑暗淹没的时候,这股黑暗犹如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如潮水般消退的不见踪影。仿佛溺水的人终于呼吸到了空气,被压迫许久的近卫忍不住喘了一口气,感觉四肢都冰泠泠的不着力。当他终于再望向贺茂的时候,发现贺茂眼眸中如烈焰般黑暗已经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一片是遥远的摸不着边际的疏离,仿佛一片白茫茫的,无垠的冰原。

 

“不要再来了。”

这是近卫记得贺茂离去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新来的小池君今日正在检非违使殿内。他刚刚担任检非违使不久,真是精力十足的时候,对一切都感到新鲜。当他穿过走廊,路过演武场外侧的时候,却被里面的激烈的刀剑气息吓了一跳。

 

“是谁在演武场练剑啊?”小池君不禁嘟哝了一句。

“……是近卫哦。”忽然,一阵不大不小的声音从他的背后穿了过来。

 

“哇啊!”小池君被忽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回头,他看到一个青年正以随意的姿势倚在廊边,鲜艳的橙红色发色在有些发阴的天空下依然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看到小池的神色,三谷显然并没有感到意外。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不再看向小池,淡淡地说道:“很厉害吧,他。”

 

“啊!那是近卫前辈?!诶?等等,里面只有近卫前辈一个人吗?”小池望向演武室的眼神更加吃惊了。即使如此遥远,小池仍能感受到尤胜数人激斗的凛冽剑意正隐隐向自己穿透而来。念及至此,小池不禁咽了一口口水:传闻中近卫前辈是当今检非违使中的第一人,果然不是虚言。

 

“是啊,”三谷点点头。“如今整个平安京的年轻一辈中,他也算是活跃的新星了。”

“这就是……御神刀带来的力量吗?”持续激荡的剑意传来,小池不禁喃喃地说道,言语中不禁流露出丝丝艳羡之色。

 

“御神刀?哼。”三谷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脸上轻佻的笑意却是不变。他不再倚在柱子上,直起身,慢悠悠地朝小池走去。

 

“确实,御神刀令他变强了。”三谷慢条斯理地说着,渐渐凑近小池。看着小池望向自己的脸露出越发害怕的表情,他的笑意更加浓厚了。他伏到小池耳边,低声说道:“但是,近卫的实力,可不是这把御神刀带来的那么简单。就算是他带着一把木剑,五个你也不是他的对手,新·人·君·哟。”

 

满意地欣赏了三秒钟新人面如土色的表情,随意撩了一下自己耀眼的橙发,三谷背过身,勾起嘴角扬长而去。捉弄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新来菜鸟真是令人心情舒畅啊。

 

“哟,三谷。咦,在演武场的里面不是近卫嘛。”忽然一道声音穿了过来。

 

三谷转过头凝神一看,果不其然,加贺的耀眼的火红头发和一贯比自己还要张扬数倍的笑容正在不远的地方闪烁着。见到加贺来了,三谷收起之前戏谑的神色,换上一副常用的“你真烦”的表情,皱起眉头,望着演武场的方向:“居然在用御神刀演武,动静大得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白痴吗?”

 

“大概有人惹他生气了吧,”加贺说着朝着演武场的方向走了过去,三谷也紧随其后。再度回到走廊,新人小池早已消失得不见踪影。感受了不远处传来骇人的刀剑之意,加贺不禁赞道:“好小子!那股气势隔着那么远都能感受到。他现在真是不得了了。看来,近卫最近的实力,恐怕又长进了不少。和那位贺茂大人相比,重要性也越来越不遑多让了。”

 

听到“贺茂”的字眼,三谷白了加贺一眼。“贺茂明?和那种怪物去比?的确,我承认近卫实力近年来的确是长进了不少。但是和贺茂那种级别的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吧。”

 

“这你就不明白了,橙发小子。”仿佛预料到三谷的回答,加贺得意得一笑。“确实,从实力上,普通人无法和阴阳师相提并论。但是,你要明白,阴阳师和普通人的责任是——完全不一样的!”加贺咳了一声后又继续说道,“比如那位贺茂大人,他的主要职责是保护平安京的安全。就算他再强,也无法履行别的职责。别的不说,以他的身份,是无法离开平安京半步的。”

 

“那又如何?我们不也是身处在平安京吗?”三谷不以为然。

 

“不一样。”加贺收起了些许笑意。“三谷,你知道藤原大人正在准备上书,请奏异域出兵?”

 

“什么?!”三谷顿时吃惊,双目发亮了起来。“藤原大人有向异域出兵的打算?!”

 

加贺点点头,压低声音道:“正是。虽然还在流传,但是八成是没跑的事。我听说藤原大人筹划已久,现在正有意拉拢橘中纳言等中立方的势力,帮助策划这次的南伐。而且,我还听说,一年前藤原佐为大人离京的事情,名为离京游访,实为为南征探敌。”

 

原来如此!三谷点点头。近年来,左大臣代表的藤原派系和右大臣代表的座间派系长期不合,越发成水火之势。如今藤原大人一定是打算通过积极筹划这次的异域伐兵,一举奠定自己在朝中的势力。

 

加贺继续说道,“这次南伐,藤原大人有意将年轻一代中的优秀人才选拔入军,作为年轻将领加以提拔。若论京中年轻武将中谁最出挑——”

 

加贺话语尚未说完,忽然一道惊人的刀意划破长空,自演武场而起,余韵如波幅般风驰电掣地散开,直奔三谷和加贺二人。受到这股气息波及,三谷脸色陡变,不禁反射性地抽出了长剑,作出了备战姿势。加贺虽没有作出动作,但也不禁按了按佩刀的刀柄。然而,当下一瞬气息真正袭来之时,只有劲风吹起二人的头发。接着,波幅如一圈圈水涟,渐渐变小,直至最后消失不见。

 

一阵自然的风吹过,三谷和加贺此时方意识到近卫的演武已经结束了。二人不禁相视苦笑。三谷收起自己的长剑,才意识到自己的额际已经流下一道冷汗。

 

“近卫……是近卫啊。”

 

听着三谷失神般的喃喃自语,加贺勾起嘴角,“哼,”,顺手抹掉了自己的几滴冷汗。

 

“他的未来真是不可限量呐。真是期待他在南伐中的作为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