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平安幻想/近卫x贺茂】 夏未至 第三章 两个世界(3)

由于情节需要,请大家54一些与史实背离的设定……


近卫光现在非常生气。

 

“可恶!”

“那家伙简直莫名其妙!说什么不要再来了!”

“气死我了!!!”

 

当二人在凉亭中的谈话结束、近卫光回过神来的时候,早已不见贺茂明的踪影。憋着一股闷气的光直接冲到演武场,御神刀甫一离鞘就挥手劈出,用狂风暴雨的刀光宣泄今日的郁闷。最让他痛苦的是,尽管并不想承认,但他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对贺茂眼中的绝望产生了本能的恐惧,令他无法马上鼓起勇气抓住贺茂问个究竟。

 

挥刀的时候,那股贺茂眼中见不到头的幽暗不时地闪现在近卫的脑海中。这股绝望仿佛成为了近卫面前的敌人,如黑雾般围绕在他的身边久久不散。近卫竭尽全力地向这股黑雾出招,在不断执着的刺激下,刀法愈加凌厉。渐渐地,近卫与御神刀愈发达到了人刀合一的状态,纷乱的心神也在挥刀的时候渐渐沉静了下来。当心中回归一片明朗似水的状态之时,近卫大喝一声,刀意到达极限,意蕴破空,将面前的黑雾一举破开,结束了这场吸引了众多人眼光的、声势浩大的演武,尽管本人本不知情。

 

意识到心中的积郁消散大半,终于放下御神刀的时候,四肢百骸中的疲劳才突然纷涌而来。光将御神刀扔在地上,自己也一屁股靠墙坐了下来。

 “哈……累死我了……”

 

从演武中渐渐回过神来,光才意识到时刻已接近傍晚时分。抬头望向天空,原本就不明朗的天色,更是有几分乌云聚拢的样子。

 

“果然还是要去问他。”

近卫此刻心底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向贺茂问个明白。

 

由于天色已晚,近卫决定无视贺茂的话,如往常一般直接前往他的住处堵他。在离开大内里的路上,近卫依然思考着上午贺茂的言语。的确,贺茂看上去不像是闹着玩的。事实上,他从来不是那种会说笑的人。那么,究竟是……还有,见到贺茂的话,到底应该怎么开口问才好?“贺茂,我还是不太明白你今天说的”,“贺茂,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还是“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贺茂”。

 

正当光一边赶路,一边为见到贺茂应如何开口烦恼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是啊。上午的时候,我和近卫君看到贺茂大人搭乘橘家的牛车到大内里来呢。”

“诶~原来那件传闻是真的啊!”

“什么传闻?”

 

近卫猛地止住脚步。他不禁朝声音处回望过去。此时,零零碎碎的雨丝已经开始从天上飘落下来。只见稍远处的屋檐下,站着同僚筒井和女房藤崎,似是在廊下避雨。“橘家”的字眼又一次出现,终于唤起了光的记忆。他终于回想起,那日仓田大人拖他去贺茂府上,似乎正是为了请贺茂去那橘家千金处下指导棋,而且,那时贺茂好像确实答应了下来。

 

诚然,当时这整件事情光自是没有放在心上。另一边,筒井和藤崎两个人的声音继续远远地飘了过来:

 

 “……我先前听其它女房说,橘家千金请贺茂大人前往他们府上下指导棋,原来贺茂大人真的答应了呢。筒井大人您知道吗?橘家千金仰慕贺茂大人的传闻,在女房中已经传了很久了呢。”

“啊,竟然是这样,”筒井似乎十分惊讶。然后他随即说道:“那看来他们相处得还不错咯?贺茂大人好像还从没搭乘过别人的牛车到大内里来。”

“真的吗?”藤崎的眼睛一亮,脸上出现了明显的八卦之色,“筒井大人,你觉得贺茂大人以后会不会和橘家的千金结亲?”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

 

此后的二人讨论的声音仿佛渐渐变小。天色随着雨点的变大变得渐渐昏暗,筒井和藤崎自始至终并没有意识到光就在附近。

 

光不记得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一路走到贺茂宅的。他的脑子里反反复复就是筒井和藤崎的话语:

“橘家千金仰慕贺茂大人的传闻,在女房中已经传了很久了呢。”

“那看来他们相处得还不错咯?贺茂大人好像还从没搭乘过别人的牛车到大内里来。”

“筒井大人,你觉得贺茂大人以后会不会和橘家的千金结亲?”

 

 

“贺茂,你这个混蛋!就算是要结亲,也不用拒我于千里之外吧!”人迹罕至的贺茂宅前,光用力地一拳拍在宅前的墙壁上,火辣辣的疼瞬间从拳头上传来过来。然而,掌间的疼痛,比不上近卫内心真正犹如火炙般的痛苦。虽然或许在别人眼中,这是一件好事,可是近卫的心中,却完全变了样。一想到贺茂清雅如莲的笑容,将对一个陌生的女子绽开,而自己被这样割舍而去,近卫就感觉自己的内心传来犹如碎裂般的心痛。自己真的能祝福贺茂和别家的小姐结亲?然后就这样离自己而去?

 

——离自己而去?

 

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希望贺茂离开自己身边?

 

近卫瞬间呆住了。

贺茂,贺茂明……明。在我的心中,你究竟是怎样的呢?

 

“啪”,一颗豆大的雨点达到了近卫的面颊上。雨势变大了。近卫的思考被瞬间打断。

“天已经这么黑了……”近卫环顾四周,只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黑暗当中。

 

“为什么他还没有回家?”近卫低下头想着。一瞬间,贺茂从橘家的牛车上下来的一幕又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他只觉得内心又是一阵刺痛:“难道他和那位小姐去幽会了么?”

 

望了望渐渐漆黑的天空,和依然紧闭的贺茂宅大门,光一时不能再言语,他觉得自己再想下去整个人仿佛就要跌入深渊,干脆放弃了思考,一直站在门外候着贺茂。

 

雨噼噼啪啪地地下着,时间久了,光感觉自己浑身都被淋湿了不少,刘海也都耷拉了下来,贴在自己的额际。光心里觉越发得这样下去干等不是个办法,却执意今日非得“截住”贺茂不可。想来想去,光心头不禁蹿起了一阵无名怒火:“可恶!要不我干脆先进他宅子里躲雨算了!等他回来,我要大骂他一顿!”

 

说干就干!接下来的时间,光把所有的心思放在了如何破门而入上,完全忘记了自己曾多次以检非违使的身份逮捕了许多“擅闯民宅”之人。近卫先是试着推了推宅门,果然无法推开。显然,贺茂是锁住了宅门出门的。尝试了许多正面突破的手段依然无果,光的眼睛便瞄到了墙边,忽然间灵机一动:“对了!可以到贺茂的外院那边,先从墙边翻进去了再说!”

 

想到此处,近卫眼神一亮,立即展开了行动。由于熟悉贺茂宅的结构,他轻车熟路地找到了贺茂宅外院的那堵墙。草木的气息隐隐从院外飘来。“对了,不知道南国的花草长得怎么样了?上次看到的时候,好像快要结花骨朵了呢!”想到先前自己和贺茂种在院子里面的南国植物,光似乎觉得周围也没那么冷了。迫不及待地想进入宅内,近卫再一次确认不错后,屏了一口气,脚下运力,便轻盈地跳了起来。这种程度的围墙对年轻的习武天才来说自然不在话下,一跃之下,便稳稳落在了墙头的瓦片上。

 

然而,还未来得及感到一丝喜悦,眼前的一切把近卫光彻底打入冰窟。贺茂的园子里,那些如曾经星星般漫山遍野的、簇拥的、迎风招展的小小的南国植物,光花了好大力气要来,为此却和贺茂大吵一架、最后又一起和好、又一起种下的、原来生气勃勃的南国植物,承载了自己“能够和贺茂一起去温暖南国”梦想的南国植物,如今全部枯黄萎缩地倒在冰冷冷的土地上。冰棱般的倾盆大雨点点,反反复复拍落落在遍地没有一丝生机的枯草上,零落成泥。原先刚刚成形的花骨朵,如凋零般早已不知去向。

 

突然,天际一道闪电蓦地劈过,天崩地裂的声响回荡在整个平安京。在满脑的轰鸣中,近卫更清晰地看见院落里残败的茎叶和枯死的惨相。也是在那一瞬间,随着另一道闪电的劈落,近卫只觉得的眼前一片空白。只觉得忽然见没了力气,光脚下一滑,犹如一只弱不禁风的蝴蝶,飘然从墙头倒下,最后重重地摔在地上。五脏六腑原应痛彻,近卫光却感受不到这种疼痛。无边的寒意和四溅的泥浆包围着他。

 

在落地的一瞬间,近卫仿佛感受到了那些已逝的南国植物痛苦——即使在失却生机的最后一刻,依然眼睁睁地望着这个抛弃它的尘世。

 

冰冷冷的雨滴打在近卫的眼眶上,他渐渐看不清眼前的轮廓。

 

好冷……

 

 

 

瓢泼的大雨中,贺茂一个人匆匆地行走在飘摇的大街上。上午他依约赴橘家下指导棋,下午到了阴阳寮解决堆积的公务,到了很晚才刚刚得以从大内里返回。

 

阴阳师天然拥有屏蔽雨水的法门,令贺茂的衣角沾不到一丝雨迹。但是,身为阴阳师的自己,却不得不接受对于寒冷比旁人更为敏感的事实。

 

“好冷。”明不禁想到。也是在这时,记不清是今日的第几次了,冬日里近卫的笑脸再次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明凄凉地苦笑了一下。自今日在大内里与近卫对话后,贺茂的脑海里交织的,都是近卫光平日阳光般的明媚笑容和今日震惊万分的受伤神情。可想到自己反复思量后已经作出的决定,贺茂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决绝,强行将近卫的脸从自己脑海中强行抹去。

 

我不能再这般……

 

贺茂继续在风雨中孤独地行走着。不知为何,这股风雨下的冷意,令贺茂联想起了橘家的对局室。过去在佐为还在平安京的时候,他曾跟随过佐为和一些贵族小姐下指导棋——虽然只是寥寥。但是他能够感受到那些女性聚集场所特有的布置——繁复的屋内,温暖的火炉,腻人的熏香,华丽的袖摆,以及年轻女子脂粉下交错的白脸,和莺莺燕燕的笑声。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要集中注意力在棋上,或多或少总有些困难——这也是贺茂并不喜欢这类场所的原因。

 

而今日前往的橘家,却和这一切完全不同。对局室的布置简洁到了极致,空旷的室内并不温暖,反而有阵阵寒意。屋内只有一股淬冰般清苦的暗香,以及早已等候多时的上好的榧木棋盘和冷暖玉棋子。橘家的千金也如这些棋盘棋子一样,早已无声无息地等候在一道丝绸帘幕后。并不在意对方的贺茂明,甚至到离开之际,也完全记不得对方的长相。往往贵族家的小姐往往身上带有很重的脂粉气息,但贺茂甚至觉得,在这冰凉的静室中,连对方女子的脂粉气息都变得异常稀薄。

 

无论如何,这样的布置,无疑令贺茂的身心彻底沉浸在了棋局之中。加之这位千金的棋力远超他的估计,先让2子的情况下,令贺茂不得不要静下心来,小心应对对方的来手。或许是最近他的心太乱了,反而在久违的认真对局中内心变得愈发平静。当棋局结束的时候,贺茂都仿佛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

 

橘家千金的表现一如正常的大家闺秀,矜持知礼。但贺茂总觉得,这位千金仿佛在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这也令他的心更加松了下来。出乎意料地,这场指导棋的一切都令贺茂感到舒适和轻松。家主的旨意不可违抗,贺茂也已经作好了今日各种不愉的准备,然而事实上,除了对方无论如何坚持让要用牛车送自己前往大内里作为答谢外,贺茂在橘家并没有遇到任何想象中的困难。

 

唯一真正让贺茂难受的,是当他即将离开橘府之际,橘家千金在帘幕后的发问。

 

当时,那位千金在帘子对面沉默了片刻,然后出声问道:“贺茂大人……对此对局室的布置是否满意?”

 

贺茂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会问这样的问题,愣了一下。但他随即微笑答道:“这间屋子的布置十分静心,在下觉得非常适合下棋。”

 

橘家千金似乎对贺茂的回答有些高兴,接着回应道:“得贺茂大人心意便好。小女子喜欢……清静的布置和熏香。”之后,橘家千金踟蹰了一下,颇为小心翼翼地询问道:“贺茂大人……你,并不喜欢南国的熏香花草之类的罢?”

 

透过帘幕,橘家千金看到贺茂明的淡然的神色在一霎那有近乎失态的失神。但很快的随后,她看到对方的脸色又变为了淡漠无波的状态。

 

“是。在下并不喜欢。”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橘家千金望着左右的香炉,低叹了一声,“那便好……”

“那时辰不早了,请容贺茂先行告退。”帘幕外传来有礼却疏离的话语。

 “是,谢谢贺茂大人前来。期待您下次的不吝赐教。”

 

 

 

当贺茂回到自宅门口时,眼前是一副凄然的画卷。滂沱大雨的屋檐下,金色额发,面容清绝的少年正站在自己家的家门口。衣衫湿透,浑身是泥,双眸中是满满的空洞,仿佛生气被压抑在了眼神的后方。他从未见过的近卫,正站在他的家门口等着自己。

 

贺茂明顿时感到天光都暗了。

 

近卫因为来人的出现,有了些许的变化。他慢慢转向面前的贺茂。近卫失焦的双眸刺痛了贺茂的双眼。这一刻,他差点想放弃自己所有的理智和决意,只求回到吵吵闹闹却又无比温馨祥和的过去。

 

[不!不能这样!]

贺茂明艰难地向对面开口:“你……”

 

没能再说下去,贺茂看到近卫的眼神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下一刻,他感到近卫的双手死死地扣住了自己的双肩。

 

“为、什、么、”

 

近卫开口了,声音并不响亮,但每一个字,都如重锤般直击贺茂的心灵。贺茂直直地看着近卫的眼睛。尽管近卫正用超乎寻常的力气地钳制着自己,但贺茂能够感受到,真实的近卫已经脆弱得仿佛只剩下一个空壳,随时会被散落在风雨中。他只剩下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仿佛挟持着一股执念,吸聚着他全身的意识,在这片雷电交加的黑夜中,在暴风雨的洗礼中,炙热地发着亮的吓人的光。

 

仿佛失去了理智,不——已经失去了理智,近卫光死死地盯着贺茂明。映在贺茂眼中的,近卫光近乎空洞般的眼神,如燃烧的火焰,照亮了真实的近卫的一切,疯狂地向贺茂倾诉着他已经看到的所有——他不愿相信的事实,他切肤及里的悲痛——他全部的全部。

 

贺茂明的双眼倏然放大。从近卫的双眼中,他顿时明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了!他看到了院子的南国花草!他看到他们都死了!他看到了!]

 

[他看到了,他看到了……]

 

贺茂明的被心中疯狂的呐喊淹没,内心犹如寒冰撕裂。他最不期待的事,他最不期待的事——

 

动弹不得的明,死命地咬紧唇角。无数记忆的片段从心中飞掠而过,通过无数的思考和抉择作出最后的决定,贺茂明竭尽全力拾起自己所有的理性。

 

[我已经决定要远离你……]

“我记得我已经和你说过,”

 

[我已经决定,]

 “不要,”

 

[要——保护你——]

“不要再来了吗!!!”

 

身边的大雨疯狂地瓢泼在地面。贺茂几乎是嘶吼着说出了最后的话。尽管他全力地在维持自身的平衡,然而抑制不了浑身的颤抖。随着无数砸落地面的雨点,“啪”地一声,一滴血滴落到了地面,又飞速地被滂沱的大雨洗刷。

 

耀目的红色,忽然刺入了近卫快要燃烧殆尽的瞳孔。

 

贺茂……在痛苦?

光忽然意识到。

贺茂也和我一样在……痛苦?

 

眼前蔓延开的红色,渐渐唤回了近卫的一丝丝理智。骇人的灼热逐渐从光的眼睛中退去。映入眼帘的,是蜿蜒的血,正从贺茂的嘴角中汨汨溢出。白瓷般的肤色,映衬得血的颜色,越发的鲜艳。此时,明也已经被大雨淋得浑身湿透。然而,尽管如此,明依然毫不退缩地直视着光。

 

“贺茂……为什么……”

名为第二次的质问,实是哀伤的自语。感受到光的眼神正在以可见的速度迅速回归清明,扣住自己双肩的力量也随之变弱,明乘机摆脱了光的钳制。

 

“近卫……”明直视着光的眼睛。

 “因为……我们原本,原本就是在两个世界。”

 

抹去嘴角的血迹,明笔直地穿过光。在一声咆哮的惊雷中,贺茂宅的大门轰然阖上。光没有去阻拦明。望着贺茂宅,光的神色迷茫变幻。许久,他垂下头,终于萧索地转身离去:

“贺茂……我们究竟……”

 

 

在光消失在贺茂宅的视线后不久,天色终于完全深了下来。如墨的阴影从四周冒了出来。其中的一篇阴影中,溢出一道低声的叹息,缓缓飘散在无人知晓的黑暗之中。

 

“留不得他……”

 

第三章 两个世界 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