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平安幻想/近卫x贺茂】 夏未至 第四章 未曾见过的风景(1)

由于情节需要,请大家54一些与史实背离的设定……


见たこともない风景

未曾见过的风景

 

そこが帰る场所

那儿就是归去之处

 

たったひとつのいのちに

惟一的一个

 

たどりつく场所

生命能够到达的场所

 

贺茂明从很小的时候,身边就没有父母。自三岁天生就能看到灵体以来,天赋惊人的贺茂明自小就接受着成为一名阴阳师的严苛训练。对于自己的双亲,自己也只有背叛家族不知所踪的父亲和早逝的母亲这样单薄的印象。从自己的亲爷爷,也就是如今的家主——贺茂唯行身上,贺茂明也并未获得过多少属于亲人的挂怀。沉浸于阴阳道的修炼,明对外界其它的人和事并没有过多的感知。长久以来,陪伴贺茂明的,只有漫长而艰苦的清修。对于修炼一事,贺茂明本人倒也乐于其中;他也从不认为自己需要玩伴。贺茂明一直认为,与阴阳术玩耍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尽管如此,贺茂明也曾经有过羡慕同龄人的心情。在罕有的几次上街经历中,他曾看到过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为了得不到的糖人,拼命的大哭,扑在母亲的怀抱里面撒娇。尽管母亲一边低声抚慰,一边低声责怪孩子不懂事,但是她望向孩子的眼眸中,永远是如水般化不开的温柔。结果,在一旁的孩子的父亲替孩子买了一个糖人,递给孩子,孩子破涕为笑,母亲则又开始嘀咕丈夫的溺爱,丈夫望着孩子无奈地笑笑。刺眼的阳光下,一家三口温馨的画面将贺茂明与那个温柔的世界隔离了开来。他第一次意识到,世界上有着阴阳术做不到的事情——例如,一个能温柔责怪自己的母亲和一个全心溺爱自己的父亲。不知为何,自己对于爷爷尊敬与惧怕大于喜爱,事实上,他也从未从家主那里得到过真正属于家人的温暖。夜晚入睡的时候,贺茂明偶尔会回忆起街上一家人手拉着手的样子。此刻,他的心底里总有着一股化不开的淡淡的羡慕。

 

十岁时,贺茂明第一次接受了驱除妖魔的任务——某位大人家中有女鬼作祟,令全家人鸡犬不宁,故特意请阴阳师前来作法。尽管当时只有十岁,但贺茂明却展现了作为阴阳师卓越的手段,顺利去除了女鬼的戾气,并驱散了她。当女鬼戾气被除,恢复到正常的姿态时,明看到的是一位宁静娴雅的妇人。她向明说起此番的缘由后,贺茂明才知道,这女鬼生前曾是府上主人的不受宠的妾。由于失宠,妾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便被被大房强行带走抚养。见不到自己的孩子,妾每日生不如死。再后来,妾得知大房根本对自己的孩子不闻不问,导致自己的儿子最终染上了风寒,并越发不可收拾。心急如焚的她,当着家主和大房的面,她曾哭着抱着自己丈夫的腿求他救救他们的儿子,却被丈夫厌恶地一脚踢出门外,还伴随着大房尖利无情的嘲笑声。最后,用尽了一切办法,迎接她自己的,只有孩子停止的呼吸和冰冷的身躯。

 

说道此处,女鬼眼里留下两行清泪。她说,她当时觉得,自己的孩子死的太过可怜。她在孩子的墓前发誓,自己一定会替他报仇雪恨。自己如今活着无能,唯有死后化为厉鬼,才能让这个宅子中夺走她孩子的人生不如死。因此,妇人在孩子死去的第二天就身披红装投井自尽,也如愿化为戾气满身无法超生的厉鬼,如今却被贺茂降住。

 

为了彻底超度她,贺茂明设法引渡来了死去孩子的灵魂,令他们在阴间重逢。女鬼得以重遇自己的孩子时,喜极而泣。朝贺茂行了大礼以后,便与她的孩子一同共赴轮回而去。在女鬼即将赴轮回的时候,贺茂忍不住问道:“死者已矣……为什么当时你即使不惜放弃轮回,也要化为厉鬼复仇呢?”


女鬼怜爱地望着手中的婴儿,淡淡一笑:“因为他们是夺走并杀害孩儿的凶手。他们杀我可以,但他们不应该伤害我的孩子啊。阴阳师大人,您或许不明白为我们人母的心情。性命也好,轮回也罢,对于任何一个母亲而言,只要为了自己的孩子,都是可以什么都不要的。如今,我终于与我儿团聚,这便要与他共赴轮回了。大人,谢谢您,让我们母子重聚。”

 

当驱鬼事件解决后,贺茂明并没有在意自己作为阴阳师出道的首次成绩。相反,那位女鬼在最后诉说的话语,犹如揭开真相的钥匙,揭起了贺茂明脑海深处缥缈零散记忆的一角。入夜的梦中,明他似乎感受到自己正身处在翠竹环绕的林子里。此刻,他的母亲正在自己的耳边哭泣;不远的前方,他的父亲在门口护着二人,正大喊着什么。父亲的前方,是一个庞大的、黑暗的影子。

 

“带着明快走,快——”

“求求您,不要……”

“求求您,不要带走明,不要——”

 

升腾的绿竹的阴影,耳边的哭声,喊叫声,放大的竹叶的摩挲声,和远方不明的影子纷纷交织了起来,梦变成了梦魇,令贺茂越发无法动弹,即将堕入记忆的深渊中。忽然间,一阵低低的歌声,犹如远方蜿蜒的清泉,渐渐流入了贺茂明的心间。随着越来越清越的吟唱,贺茂的眼前,痛苦的画面正在缓缓模糊,梦魇正在渐渐地消失。深渊不再向下跌落,感觉被一阵柔和的白光环绕,一切的痛苦,都仿佛在离自己远去……


黑暗中,贺茂睁开了双眼。梦醒了。眼前一如平日的摆设。忽然,他瞳孔一缩——那道缥缈仿佛不在人世的歌声,如今,正远处阵阵传来,依然在贺茂明的耳际回荡。


披衣而起,循着歌声的出处,贺茂明独自一人在夜色中梦幻般地来到了家族后山的之中。不知行了多少路,拨开虬枝盘曲的荆棘,在月色中,贺茂的面前出现了那位歌者。那是一位十分秀雅的女子,衣饰高贵,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银色光芒,见到明的到来,她停止了歌唱,此刻,正安安静静地地站在贺茂明的面前。发际的银铃轻轻摇动,发出如鸣佩环的响声。

 

“明儿……你果然能听得到……”

 

贺茂明感觉惊讶非常。眼前的女子,一看就是一个死去多时的灵魂。然而,感觉又和今日遇到的女鬼不同。明总觉得,面前的女子有一股说不清的亲切之意。这种感觉,明在是身为亲爷爷的唯行上也不曾感受到的。


 

女子淡淡地笑着,并没有回答。

“明儿……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你想知道的事情,你父母的事,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吧……”

 

吟唱般的低诉再度开启,过去的岁月,犹如一道道画卷,逐渐呈现在明的眼前……

 

数十年前,贺茂明的父亲,平安京内有名的阴阳师贺茂保实在出访摄津国时与当地的狐仙苏叶相恋。然而,由于苏叶无法离开摄津国的阿倍野,保实决定放弃平安京和家族的一切,与苏叶在深山长相厮守。不久以后,贺茂明降生,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隐居在翠竹环绕的山间。

 

然而,这份美好并没有持续下去。过了一段时间,得知儿子被狐仙迷惑,并将不再继续守护平安京后,保实之父,贺茂家实力最高强的阴阳师,现任家主贺茂唯行大为震怒。唯行亲自出马,凭借高强的法力,突破重重阻碍,终究寻到了保实一家隐居的山间小筑。当着一家三口的面,唯行要求保实亲手杀死苏叶,并带着明一同回到平安京。此时贺茂明出生不到满月,苏叶产后身体孱弱,夫妇二人根本不是唯行的对手。誓死保护妻儿的保实拒绝了唯行的要求,最终被唯行重创,不知生死。哭泣的苏叶紧紧抱住出生不久的明,跪着恳求唯行不要带走自己的儿子,却最终被唯行无情地杀死……

 

 “……唯行即将离去之际,苏叶的族人最后一刻救走了奄奄一息的保实,前往了人类不能接触的妖界森林。但最终他们没能将你从唯行的手中夺下。你出生不久后就被唯行带走抚养,而保实最后作为家族的叛徒从家谱中除名,生死不知……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过去画面逐渐从明的眼前消失。不知何时,贺茂明已经泪流满面。仿佛亲历着过去的种种,父母最后的情状如昨天般呈现在自己的眼前:明知不敌,却毅然决然地挡在母亲面前,最后一刻依然高叫着让母亲带着自己逃命的父亲;拼命恳求唯行不要带走自己,即使死后,依然紧紧地抱着的自己的母亲。从画卷中第一次看到双亲模样,贪婪地望着回忆中父母的自己;看到父母为了保护自己几乎双双死去的自己。欣喜和痛苦先后降临在明的心间,他颓然地坐倒在地。这一刻,他想要放声大哭,却又感觉喉咙中发不出一声声音。只有泪水不断地潸然落下,无声地诉说着自己的悲伤。

 

女子慈爱地望着泣不成声的明。她轻轻地朝明漂了过去。素白的双手划过明的脸颊,似乎想要为他拭去泪水。然而,那双手却径自穿过了明的身体。

“我可怜的孩子……对不起……如果我还活着的话,唯行他也不会这样……”

 

“其实,唯行他曾经……并不是这样的人……因为我的身故,才会让仇恨蒙蔽了他的双眼。如今的唯行,不再是那个我初遇的唯行,而是一个为了仇恨活着的男人。他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再也看不到我了,我却一直跟随着他……明……你千万不要和他提起我们今日的相遇……”

 

“您是……奶奶……”明泛着泪光的眼睛中渐渐充斥着惊讶。此时,忽然感觉到女子离开了自己。她朝远处轻盈地飘起,一直行至天空中圆月的中央。在月色下,她的周身的光芒渐渐淡去。

 

“抱歉了,明儿,”女子朝贺茂明露出了温婉的笑容。“作为家人,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原本我希望我能代替你的双亲看着你长大,但是这具灵体,恐怕已经快不行了。明儿,奶奶希望你能平安幸福地长大,终有一日,能与你心爱的人共度一生……”

 

“还有,明儿,答应我……等到你成长到能够对抗唯行的时候,代替我去挽回唯行扭曲的心吧……但在那之前,你一定要忍耐……”

 

女子的话语刚落,澄净的夜空,仿佛忽然降落起白色的雪花。雪花越降越多,模糊了明的视线,令他无法看清对方的脸。

 

“奶奶——你不要走——”明想出声喊叫,却感觉自己无法出声。瞬间,他感到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地在往黑暗中下坠。犹如跌入了某个温暖的怀抱一般,明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不可抗拒地远去。

“奶奶,我一定会……”

 

 “ひとつめの言叶は梦 眠りの中から 胸の奥の暗暗を そっと连れ出すの……”

纷纷扬扬的大雪,盖住了如泣如诉般曼妙的歌声,和发际清脆的银铃声,直至漫不可闻。


【后文待续】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