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平安幻想/近卫x贺茂】 夏未至 第四章 未曾见过的风景(2)

不知何时,樱花忽然一夜之间尽数绽放于平安京。座间右丞相的府邸中,粼粼波光的人工湖旁,一颗颇有年岁的樱花树正在黑夜中独自盛放自己的美丽。月色下的湖面流光闪烁,反射到樱花树上,投射出晃晃悠悠的光影。座间长房正独自坐在自宅的樱花树下惬意地品着酒,仿佛正在等待谁的到来。忽然,湖水上方略过了一道风声。樱花树上的阴影,顿时增加了一道人影,变得宽长起来。

 

“您来了。我已经等您很久了哟。”

对方并没有出声。他望向了樱花树,颤巍巍地叹了一口气。“真漂亮呀。白天的樱花虽然美丽,但夜樱真正的美是任何人都不能抗拒的。”

 

“可不是嘛。”座间长房呷了一口酒。“鸭川边的樱花虽美,但大伙都怕夜晚冲撞妖魔。如今,这夜樱的美景,只能在自家欣赏啦。若非这样您的家族世代守护着这平安京,平安京恐怕早就变成妖魔割据的地狱了。”

 

“只是,现在出现了即将破坏这份安定的人。他的存在,对于如今的平安京来说,是莫大的危险。”对方的声音冷了下来。

 

“哦?”听到对方的口吻,座间长房向阴影中的人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么说,您作好决定了?”

 

月光拨开了视线。座间长房看清了对面的来客。一位垂垂老矣的老者依然望着夜樱。皱纹纵深的脸上,露出的一丝不舍的眼神。老者长叹了一口气。“唉,原也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可惜他无论如何不该招惹明。座间大人,请借我您的一臂之力吧。”

 

“哪里。”座间走到湖边,望着樱花的细碎的花瓣零零落落地飘落在水面上,最终沉入水面,露出了愉悦的笑容,“与您合作,我感到不胜荣幸。”

 

 

近卫接到藤原行洋的约谈是在樱花落尽不久以后的时候。不久之前,左丞相向当朝提出了南伐的提案。尽管意料之中遭到了座间派的的阻挠,但天皇依然垂青了藤原行洋的议案。大获胜利的藤原派,获得了整编南伐队伍的绝对优势。藤原行洋找近卫光的约谈目的也是为此。约谈中,藤原大人以通知的形式向近卫光告知他已被选中并将以最年轻高阶武将的身份参与这次的南伐。

 

得知这一事实的近卫,心情相当复杂。事实上,从未离开过平安京的光,一直抱着要出去走走的想法。不仅如此,这次的机会被和谷他们称之为“千载难逢的建功立业的时机”,藤原大人的行为无异于是对他个人的提拔;但另一方面,即将离京的事实令他感到无比迷茫。当初佐为离开平安京出去远游的时候,他的内心确实是十分羡慕和不舍的;可如今,自从被贺茂莫名其妙地彻底孤立以来,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枯死的南国植物经常反复出现在他的眼前,常常令他无法入眠。他一直在思考贺茂决裂时与自己说的话。难道因为“原本就在两个世界”,所以贺茂决定要划清与自己的距离?光不得不承认,或许这正是最正确的解释。毕竟,阴阳师出生之际就与常人有着巨大的鸿沟。但即使如此,他并不认为贺茂与自己一直以来的羁绊都是假的;还是因为贺茂打算高攀橘家,因此决定要疏远自己这种庶民?不,那更不可能。可是,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贺茂真的再也不在乎自己了吗?光的心中不禁又是一阵难言的哀伤。然而,每当光想要再揪住贺茂问个究竟时,贺茂嘴角蜿蜒的鲜血就会刺痛他的心底,令他无法开口。

 

这些年来,平安京的妖魔由于得当的整治,已经变少了很多。这段春日时节,京内变得格外风平浪静。最近,连小妖的出没都十分稀少,甚至近卫光都很少出手,更别提需要和贺茂联手对付的高级妖魔了。因此,在降妖伏魔上,近卫光和贺茂明再也没有共事过。且自那以后,贺茂也再也没有去橘家下指导棋,因此,甚至连贺茂本人的八卦也淡出了近卫光身边的圈子。加之双方都“默契地”摒绝了可能的一切的接触,如今,近卫与贺茂唯一能见到的机会,竟是在例行的朝会之上。偏居百官末位的近卫,每次都能看到前方受到器重的贺茂的身影。自二人决裂以后,虽然贺茂整个人看上去好似和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似的;但是,近卫光,也或许只有近卫光,才能够在朝堂之上感受到贺茂明精心掩盖之后的憔悴。作为唯一的见面机会,近卫开始比过去更加仔细地观察起贺茂来:今日,贺茂定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眼睛下方有着阴影;今日,贺茂昨日眼睑下的阴影似乎有所恢复的样子;今日,贺茂的面色有些苍白……

 

每次朝会,近卫光都在远处近乎贪婪地望着贺茂明。然而,贺茂明却再也没有看过近卫光一眼。即使贺茂当初的痛苦和如今的决绝是如此的真实,光至今还是不明白究竟是什么造成了他当下如此巨大的变化。自己一旦前往南方,也不知何时能够返回,一想到自己要和贺茂明以如此糟糕的状态分别数年,光的心中就十分地难受。可令他更为难受的是,如今的贺茂,或许已经不想与自己发生半点交集了。

 

转机发生在即将芒种刚过,夏至未至的时候。京城此时已经变成了紫阳花的天堂,在这片花团锦簇的时节,左丞相藤原行洋正式在朝堂公布了南征的名单。朝会上,近卫光与其他在列武将均跪在殿正中的位置。

 

在报到近卫光名字的时候,在最最侧边的光,凭眼角注意到,在自己的不远处,有人默默地将手紧握成拳。光不由自主地心中一阵狂跳。他试着将头不着痕迹地稍微偏侧了一下,瞄到了对方熟悉的白色袖子与水色衬里。

 

是他!贺茂明!

 

直至此刻,对方白瓷般的手依然不自觉地握紧。光趁明还没有反应过来,赶紧将头偏了过去,心中已是小鹿乱撞。

 

对于贺茂明,在二人没有决裂前,他近卫光有着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自信。光知道,无论平时明的表情多么冷漠,在他内心真正紧张的时候,有着不自觉地将拳头握紧的习惯——贺茂他,果然还是在乎我的事的!正逢此刻旨意宣布完毕,光和众人纷纷站起准备归位。在离开殿堂中心的时候,近卫光再度朝贺茂明瞄了一眼,却看到贺茂的一如既往平静冷漠的神色。但近卫知道,方才贺茂明握紧的拳头出卖了那一瞬间他真实的心情。

 

下朝的时候,近卫的心中仿佛有小鸟一直在耳边雀跃歌唱。四周道贺的声音如流水般地袭来,光嘴上不得不应付着,内心却浑不在意——没有什么比知道明依然在意自己这件事令他更快活的了。自雨中决裂一事后,按照明的话,光再也没有去贺茂宅找过明。但是此刻,光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在自己即将不日离开京城的时候,他要最后再去见一次他——和好也好,冷战也罢,自己一定要和那个家伙认真地道个别。

 

“……反正我就要走了,剑拔弩张也没有意义了吧?”不舍和离别的惆怅忽然袭来,光不禁苦笑了起来。不管贺茂明愿不愿意见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自己将彻彻底底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这时,一阵念头忽然从光的内心深处冒出来:若是贺茂愿意和我一起走就好了……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光忍不住停住了前进的脚步。此时,尚来不及反应过来,他感到自己“砰”地一下,撞在了一个圆古隆咚的东西上。

 

“哇啊!”

光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眼前果然是犹如狸猫般圆圆的仓田大人。

仓田见光一副吓坏了的样子,哈哈大笑:“武将大人,我可不是故意要吓到你的噢!我以为你一定会让开,谁知道你自己‘呼’地一下就撞了上来。哈哈哈哈,我看啊,你这样去战斗的话,早就没命了哦。”

 

“仓田大人,不需要你烦心啦!”光脸微微一红,板着脸不服气地说道。

“什么嘛,我要离开平安京一段时间,顺便来看看你的说,你这态度也太令人伤心了吧。”仓田的圆眼睛中露出了伤心的神色。

“哎?”光一愣。仓田大人要离开京城?

看到光询问的表情,仓田点了点头。“不骗你。这些年,平安京的妖魔已经驱除大半,正是最风平浪静的时候。我正好感觉自阴阳道的能力无法突破,因此打算去出云修行一番,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我今日马上就要走了,最后和你告个别。”

 

“你真的要走?这么急?!”光彻底地惊讶了。仓田大人虽然是座间派的阴阳师,但是为人单纯,和贺茂明一样,比起政治本身,更在意阴阳道的修行。加之他曾经救过自己和明,因此仓田和他们的关系都不算坏。仓田忽然说要离开,自己反而有些不舍了。

 

“哈哈,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嘛,”见光露出了不舍的神色,仓田拍了拍近卫的肩。“人生就是这样,聚散离合的。再说,你不是也很快就要去南国了嘛。”

“啊,也是……”光默默地低下了头。随即,他慢慢抬起头来,露出了他招牌的微笑:“是啊。说不定,以后我在经过出云的时候,会再见到你。”

 

“啊……但愿……”仓田抬起头,收起一贯活泼的神色,望着天空低声说道。他回过头来,见光的笑容并没有往日精神,又再次大力地拍了怕近卫的肩膀,“打起点精神来!我们都要做出一番成绩来!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不能输给留守京内的贺茂明啊!”光无奈地吃痛,一听到“贺茂明”三个字,又是一阵没来由的心酸,苦笑道:“我可不知道能不能胜过他……”

 

“什么呀!”仓田颇有气势地一瞪圆眼,“近卫,拿出点自信来!就算是贺茂明,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只是他争强好胜,就算有什么弱点,遇到什么难处,也不会说出来而已。以后若真发生什么事情,你的话,未必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也是这样的。自己的价值,自己要有清楚的了解才行。”

 

“哎?!”一瞬间,仓田的话仿佛一道乌云中的光,点醒了近卫光。他睁大眼睛,想要努力去抓住乌云背后的东西,却一时半会抓不到。但不管怎么样,光感觉自己好像即将明白什么重要的真相。

 

看着光的神色变幻,仓田的笑容中透出了一股不可察觉的悲伤。他不再看光,说道:“时间不早啦,我这就启程啦。”

 

见仓田就要转过身去,光回过神来,他喊道:“仓田大人!”

“啊,怎么了?”仓田回过身。

“仓田大人,感谢您刚刚和我说的话,我好像从里面明白了些什么。”光低下头,给仓田鞠了一个躬。“最后也非常谢谢您,仓田大人。一直以来麻烦您了。以后也请您多多保重。”

 

仓田回望着近卫光。此时他额前金色的刘海低垂,正郑重地在向自己鞠躬。琥珀色的双眸,比往日,透出更加清澈和坚定的神色。心中溢出一丝欣慰之色,望着这样的光,仓田的神色中流露出了一丝阴霾与不舍。他笑着再无声拍了拍光的肩膀,没有再看光,然后抽身离去。光远远望着仓田胖胖的背影,直到仓田走出好远,才转过头去。

 

然而,当光走出几步远时,忽然感到后面有一股劲风传来。还没从离别的惆怅中缓回来的光,看到放大号的仓田的圆脸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近卫,近卫光!我的签名,话说我的签名你还要不要?!离别的特别限量版哦!!!”

 

 

“啊啊——”站在走廊边,光头疼地看着这些仓田最后留给自己的一摞子鬼画符一样的符咒——他自己引以为豪的“签名”,忍不住大声叹了一口气。

“离别的哀伤之类的,完全被破坏光了……”

 

光仔细看着手中一叠符纸,不禁嘀咕道:“他难道每天都把这么多符咒摞在自己的身边?这也太厉害了……”

 

然而说归说,光还是将这一大摞符咒小心地收藏了起来。就在此刻,仓田的话再度出现在他的眼前:

 

“……只是他争强好胜,就算有什么弱点,遇到什么难处,也不会说出来而已。以后若真发生什么事情,你的话,未必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自己的价值,自己要有清楚的了解才行……”

 

光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是明的脸庞。一瞬间,二人多年来朝夕相处、共同御敌的历历往事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第一次看到贺茂明,是在自己十四岁的时候。

一切随着接到“去住在京郊的佐为大人那里传个讯”这个看似普通的任务开始彻底地改变了。从第一次见到佐为,第一次前往自己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前往的清凉殿,到第一次看到他——名满京城的天才阴阳师贺茂明。

 

“久等了。初次见面。我是阴阳师贺茂明。以后请多多指教。”

清秀的五官,淡漠的神色。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光的眼睛就无法从那双淡漠高远的浅碧眸子上移开。当自己还在把“希望平安京的妖魔不再肆虐”作为遥远的梦想挂在嘴边,进入清凉殿尚且有些瑟瑟发抖时,作为同龄人的贺茂却已经站在了降妖伏魔风口浪尖的第一线。为了借助佐为出色的棋力占卜妖魔的地点,以佐为护卫的身份,光与明,还有佐为三人正式组队,开始了共同作战的平安京除妖行动。

 

尽管贺茂最初并没有指望弱小的近卫能够在这场成年人的战斗中能真正做些什么,但是近卫光的内心却渴望自己能够和贺茂明分担抵御妖魔的重责。自第一次从贺茂明手中接过御神刀开始,光就拼命地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他不记得多少次自己战斗到力竭后被贺茂明出手救下,也不记得多少次自己一旦有所恢复就再度披挂回阵,如此反复,直到破敌的次数越来越多,被救下的时刻越来越少。一直以来,他将贺茂明看做遥不可及的目标来追赶,为此,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场战斗,受过多少伤,经历了多少艰险,破蛹化蝶,他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弱小的近卫光,而是平安京检非违使第一人,京都首屈一指的大阴阳师贺茂明的最佳战斗搭档。

 

回想起最初,近卫光也曾和同僚们一样,暗暗羡慕着贺茂遥不可及的实力的同时,讨厌着贺茂高人一等的语气和目中无人的态度。但是,在佐为的劝解和自己的了解下,近卫光渐渐了解贺茂明其实不过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同龄人。一次次地合作与观察,光渐渐明白了贺茂明这家伙或许没有看上去那么糟糕。作为同伴,除了超绝的实力能给人以带来绝对的安全感,光渐渐发掘到了名为“不近人情的阴阳师贺茂明”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每当光要与厉害的妖魔拼斗的时候,明一定会一边说着“你糟糕的实力真是令人揪心”这种令光大为光火的话,一边塞给光自己事先精心准备好的助战御符;每当光打倒妖魔凯旋的时候,明总会一边隐藏自己的笑意,一边揶揄光对付妖魔的姿态总是一如既往地狼狈;然而,当明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则会选择一力承担,不让光卷入危险的漩涡,即使惹火光、被光误会也一样在所不惜。

 

种种种种,时间久了,光潜意识里恍惚觉得,似乎有两个贺茂明:一个是在外处事,完美却淡漠无情,对一切都无所谓的“伪装的”贺茂明;一个是深藏心底,笨拙却温柔善良,想保护着一切的“真正的”贺茂明。越是接触,他仿佛越是能隐约抓住那个真正贺茂的影子:第一次无视贺茂的异议,强行牵着贺茂的手去解决贺茂被冒充事件的时候;当自己指责贺茂冷漠无情的态度,逼得贺茂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失态地大喊“我也不是仅仅是靠着法术就能活着的啊”的时候;劝贺茂放飞式神,贺茂第一次对自己温柔一笑的时候;在贺茂被妖魔控制,自己无视贺茂的拼命警告冒着风险出手救下贺茂的时候……

 

或许正如佐为所说,作为天才,贺茂明或许早早地适应了成年人的世界,但他的心却没有跟上来。正是因为看到了那个遥远的、孤单的、躲在面具背后的、笨拙却又善良的那个明,光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去接近他,温暖他,想要拉着他的手,带他去看外面的世界。这些年来,随着大妖怪的退治,平安京的妖魔越发稀少得以控制,贺茂和近卫的组合无往不利,一切都变得渐渐朝光明的方向前进。渐渐地,和光自己、还有和佐为在一起的时候,贺茂明伪装的面具开始逐渐地融化:他会和光一起去找佐为下棋,结果一言我一语地在佐为家中吵作一团;他会让光带他去他逛他过去从不爱逛的集市,认真挑选要请佐为吃的李子;他会偷偷瞒着光,带着面具参加热热闹闹的庆典,再从光的背后窜出来,吓光一大跳;也会最终接受光的莽撞和糊涂,和光一起,在院落里悉心种下不知名的南国花朵……

 

光忽然意识到,不仅贺茂变了,连自己也已经变了。这些年平静无忧的生活,导致在自己的面前,贺茂明已经几乎舍弃了那个曾经的虚假面具。而自己,也已经完全习惯于和真正的贺茂相处——贺茂的幼稚,贺茂的笑容,贺茂别扭的温柔——以至当贺茂明为了某种原因,再次戴上冰冷的假面,并无情面对自己的时候,自己竟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察觉!

 

“该死!”光“呼”地一声站了起来。过了太久安逸的日子,加之那些死去南国植物的景象对光的冲击太大,才会令他一时大意,忽略了这些行为背后的事实。死去的南国植物也好,“两个世界”的说法也好,什么橘家千金结亲也好,这一切都是都不是真正的真相。贺茂他——如今一定是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危险!

 

 “可恶,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注意到!”近卫光拿起御神刀就往外冲,

“贺茂,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穿过人群,穿过街道,穿过蜿蜒的小径,近卫光像疯狂地跑着,一路冲到了阴暗的贺茂宅前。

近卫光正打算大声呼喊,忽然间,仿佛入踏进了什么陷下去的陷阱一般,近卫光只觉得身子一沉,四周的景物忽然变得扭曲,乃至模糊不清起来。

“这是——”

 

 

就在光急冲冲地往贺茂宅赶的时候,贺茂明本人却并不在其内。此刻的他,正身处橘家对局室的门口。今日,应邀橘家的邀请,他将最后一次为橘家千金下一盘指导棋。自今日在朝堂上听到近卫光被点名参加南征,并将不日即将离开平安京的时候,在贺茂明近乎空白的脑中,只有一句话在脑海中不断地徘徊:

 

“近卫,安全了……”

 

对于此刻的贺茂明而言,他既不想去了解,也不想去面对自己的当下的心情。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可以没有这些所谓的伤心和心痛——毕竟,近卫已经安全了,那便比什么都好……

 

“他将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在异域大放光彩;而我,将会永远留在平安京,尽自己作为阴阳师的义务与责任……”

 

明一边恍恍惚惚地想着,一边迈入了橘家的对局室。室内的蔓延的冷意和冷凝香的味道迅速涌来,快速抚平了他潮水一般纷乱的心境。无论内心多么繁杂,在棋盘面前心思就会瞬间保持宁静。面对十九路棋盘连成的世界,一黑一白的棋子中,贺茂的心很快地与近卫光隔离,恢复了平静。

 

一如往常地帘幕下,少女的声音轻轻传来:“贺茂大人,今日与您相见,不胜荣幸。还请您代为劳烦一局。”

 

“橘大人您好,久疏问候。”凝视着棋盘,贺茂明手中拈起一子。

“那么,现在就赶紧开始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