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平安幻想/近卫x贺茂】 夏未至 第五章 呼唤着我(2)

荒凉的京郊森林,已经有一部分被烈火所包围。距离火势不远的森林里,有一个人正站在其中。金色的刘海此刻已经有着略微的焦意,然而主人的内心却更加焦灼。

 

“我……还要去救贺茂……”

“我……绝不能……绝不能死在这里!!!”

 

熊熊的烈火正映在光的琥珀眼眸中。

 

[……自己的价值,自己要有清楚的了解才行……]

忽然间,仓田的言语出现在自己的心中。

 

等一下?仓田?

 

仿佛回应光的想法一般,近卫光的怀里有什么东西忽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等一下,这是——”

 

光迅速将怀中的事物套出。此刻,仓田给他的一堆“签名”中,有几张符咒正在他的面前闪现着淡淡的光芒。

“这是仓田大人给我的符咒!对了,仓田大人的力量和御神刀的力量是不一样的!说不定——”

 

光望着前方的正在蔓延的火光。双眸中尽是决然之色。

“没办法,现在只好赌一赌了!”

 

远处,那团白光依然在错误的方向寻找着。所经过之处,所有的树木都迅速燃烧了起来。这时,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喂——我在这里!”

 

听到动静的白光,瞬间掉头,如同匹练般拉长了身形,向光的位置直射而去。

 

见到白光袭来,近卫光闪身冲到林子中央的一片空地上。接着,他不闪不避,握紧御神刀,直直地高举起来。此刻御神刀的刀身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四处都已经贴上了数道仓田的符咒。

 

“拜托了!一定要发挥作用!”

光暗中默念。见到白光即将袭至面前,他大吼一声,全力将御神刀劈落。

 

下一瞬间,短兵相接。近卫光只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庞大的力量从刀身传递到自己的身上,令人恐惧的压迫力量正在逼自己撤手武器。光死死地握住刀柄,眼睛亮得惊人。一道鲜血从他的虎口流出。

 

——我绝不放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此时!仿佛听到了光内心的呐喊,御神刀上的符咒忽然间光芒大放。一个个繁奥的符咒,悠悠地飘出了白纸,尽数打入了对面的白光中。近卫光只感到对面一瞬间开始疯狂地闪烁,下一刻,又一股巨大的反弹力量袭来,光顺势朝后仰去,被冲击得飞出数十米,重重地撞在后面的树干上。轰地一声,大树在冲击下剧烈晃动,大力之下,竟自中间断裂了开来,直往后仰去。

 

此刻,远处的白光一边狂闪,一般剧烈地颤动起来,光芒变得耀眼数倍,令近卫光差点睁不开眼睛。但是,就在下一刻,白光不再肆意吞吐。光圈开始渐渐缩小,然后,原先明亮光芒如同潮水一般暗淡了下去。

 

光此刻不动不动地倒在树干上,感觉全身疼的五脏六腑都要换了位置,嘴角忍不住喷出一道鲜血。然而,他的脑海中全是喜悦:“成功了!我成功了!!”

 

渐渐地,白光越缩越小,在抖动的过程中,渐渐幻化成了一只大鸟的样子。光定睛一看,不禁惊讶万分:这鸟的外形,竟和神鸟朱雀的样貌十分类似。只是朱雀是红色的,而这只鸟则是浑身雪白。此时,这只类似朱雀的鸟正在剧烈得颤抖着,发出阵阵哀鸣。

 

虎口的血依然在流淌。御神刀依然被光紧紧握在手里。他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发现自己的浑身要移动一根手指头都不能。刚刚的冲击波实在太大,伤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不说,自己的全身如今暂时麻痹了。光心中暗暗叫苦,望向眼前的敌人,只见对方现在也已经重伤落地,情况并不自己好上多少。

 

“结果……是两败俱伤吗……”

光皱起了眉头。显然,对方如今还气息尚存。趁着对方的伤势还没有恢复,自己需要赶紧离开。但是,麻痹的状态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一时之间,两边均陷入了一片沉默。由于全身暂时的麻痹,光依然一动不动地维持着被撞在树上的姿势。对面的白色大鸟也依然在地上挣扎着。光拼命地运气,试图打通麻痹的手脚。

 

然而,当光发现稍微地有了一些起色,心中暗喜之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连我的召唤兽都能重伤。近卫光,你真是令老夫另眼相看啊。”

 

光大惊,但苦于无法移动,只能喝道:“是谁在那边?!”

 

丛林的一角,一道黑影从一片阴影中现身,缓缓地朝近卫光走来。

 

光无法移动头颈,只能努力地将目光上移,总算看到了来人。他的面前,是一位非常苍老的老人。他的头发已经灰白,眼窝深陷。他此刻微微驮着背,手支撑着拐杖,一副黄昏暮年的模样。然而,老人的出现,令光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直觉告诉他,面前的这个老人,绝不是看上去那么弱不禁风。

 

老人并没有回答近卫光的问题。他略微望了一眼近卫光,确认他如今尚无法动弹时,便转身走向白鸟。只见老人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通体翠绿,散发着浓浓绿意的翡翠石。即使隔着一些距离,光也能感到那颗石头中散发的生命的气息。接着,老人把那样东西放在了白鸟身上。这时,一道令人舒适的光芒从顿时翡翠中散发开来,注入白鸟的体内。光瞳孔一缩:“不好!果然这只白鸟果然是这个人召唤出来的!他在给那只鸟疗伤!”

 

眼睁睁地望着对面,光此刻心急如焚。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一定与眼前的老人有关!也一定是这个人,要对自己和贺茂不利!

 

“你究竟是谁?!贺茂他究竟怎么样了!”光再次大声问道。

看到白鸟开始了恢复,老人露出了满意地笑容。随即,他收起笑容,缓缓地转向近卫光。“近卫光……是吧?”干枯的嗓音自老者的喉咙中发出。“那么,这里也容老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现任贺茂家的家主,贺茂唯行。也是送你最后一程的人。”

 

一道冷汗从光的额前划过。最后一程?

 

贺茂唯行继续面无表情地说道。“至于明——他现在很好。不过,他恐怕今天无法为你送行了。”

 

听罢,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万万没想到,眼前的暮年老者,居然就是贺茂家现任的家主。以前,对于贺茂家的种种,近卫光对于可谓知之甚少。贺茂从不提及家人的事情,他也从来没有过问。令他更没想到的时,贺茂的家人,贺茂家的家主,如今居然一心想要自己的命!

 

虽然还有诸多不明,现在的情况,光已经能看出来一二。显然是因为不知名的理由,贺茂家的家主要取他近卫光的性命。这件事又定然与贺茂明有关。而贺茂明现在,恐怕十有八九也中了贺茂唯行的圈套,以至于直到现在无法脱身。

 

光拼命地想要打通麻痹的关节,然而,自己身上的知觉依旧在恢复得十分缓慢。

 

没办法,如今只能拖延时间了!光咬咬牙,开口问道:“可是,我并不记得我哪里得罪了你们贺茂家,这到底是……”

 

“也是……让你知道无妨。”贺茂唯行盯着近卫光,冷冷地说道。“不过,万一你骗老朽,把听故事当做拖延时间的手段,最后被你跑了,岂不是功亏一篑?”

 

好狡猾的老头!近卫光心中暗骂。但嘴上不得不干笑了两声。“哈哈,您老真是说笑了。我与您的守护兽作战,险些丧命,如今已经是竭尽全力了。您的守护兽实在是太强了……刚刚的战斗中,我已经遭受重创。即使再过个好几个时辰,我也未必能够移动得起来。。难道您的守护兽与是朱雀神兽有关?”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子。”一道矍铄的精光从唯行的眼中闪过,但是提到自己驱使的神兽,他还是露出了一份骄傲的神色。“贺茂家世世代代守护平安京的和平。正是因为贺茂家历代维护苍生安定的功德,贺茂家的家主才能获得这份召唤神兽白鸾的殊荣。你说的不错,白鸾乃是朱雀在人间的投影。”

 

“白鸾…它是朱雀在人间的投影……”听到白鸾与神兽朱雀竟然真的有关,近卫光不禁一阵后怕。自己刚刚……居然在和上古神兽的投影战斗?

 

此时,一阵清亮的啼鸣响起。近卫光大惊,不禁握紧了御神刀。令光绝望的是,眼前,刚刚身受重伤的白鸾,已经再度泛着白光飞起,稳稳地降落在了唯行伸出的一只手上。

 

唯行满意地看了一眼手中好整以暇的白鸾,随即再度转向近卫光,露出了森森笑容。“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说说了。关于你还想知道的事情。”他撇了一眼光,见他依然紧握着御神刀,摇了摇头道:“即使你想反抗,也是没有用的。和白鸾一样,御神刀是由朱雀所赐的力量所化。面对同源的守护兽,你手中的刀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的。虽然或许你之前还有别的力量可以倚仗,然而,现在那些力量也已经消耗殆尽了吧。”

 

近卫光不禁露出一丝苦笑。贺茂唯行所说确实一分不差。仓田给的御符在刚刚的战斗中已经使用殆尽。即使接下来自己能够恢复了行动能力,在御神刀失效的情况下,自己依然无法伤到对方。更何况,对方如今已经先行恢复了战力,而自己还身受重创。真斗起来,自己已没有半分胜算。

 

想到此处,近卫光反而释然了。自己被打败,贺茂被困,显然一切已经落入敌方掌控之中。既然已经山穷水尽,也就干脆置生死于度外。他直视着唯行:“所以,你为什么要杀我?”

 

看到近卫光明明大限将至,却一副坦然自得的模样,唯行的眼中流露出一道赞赏之色,说道:“不错。临危不乱,不愧是明看中的人。藤原行洋这小子似乎对你也十分倚重。”但随即,他的语气一转,“可是,你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招惹我的孙儿,游离他的心智。过去,他一直安分守己,心如止水,心中只有守护平安京这一个想法。然而,自从遇见了你,明的心里,开始渐渐地有了变化。”

 

“因为我?”近卫光感到一丝错愕。可是,那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看着近卫光不明就里的眼神,贺茂唯行的眼中蒙上一股肃杀之意。“看来你的确是不明白。明是贺茂家不世出的天才。他的天赋,是我们贺茂家的财富。他的一生,都应该全部奉献给平安京的安定!可是,你的出现,让一切都变了!因为你,他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内心变得越来越躁动不安。当我发现不对后,就算明后来打算如何极力遮掩,我也看出了你对他超乎寻常的影响。如今,明的内心深处,或许已经把你的安危放到了第一,而将平安京的安危放到了第二位也说不定。”贺茂唯行的表情逐渐变得森寒。“这样的事情,我绝不容许。你的存在,危及到了平安京的安定。从那时开始起我就渐渐断定,留你不得。”

 

听了唯行的一席话,光顿时明白了贺茂为什么之前无论如何都要远离自己。一股无名火焰在他的内心升起,他死死地盯着贺茂唯行的脸问道:“这么说,我和贺茂一起在院子种下的南国花草,难道也是你弄死的?”

 

贺茂唯行冷然道:“哼,果然又是你。我问起明的时候,他还不肯告知你的名字。你这些蛊惑人心的东西,一刻都不应该留。近卫光,我已得知你即将被派往南方的消息。催人遐想那些花草也就罢了,若到时你真去了南方,明一定会时时刻刻被你牵引,乃至最后心神动摇,恐怕总有一天要去找你,进而丢掉他守护平安京的责任。到了那个时候,平安京的安定,贺茂家的一切都会因为你被败坏掉。近卫光,你是我贺茂家不得不除的敌人。所以,今天你一定要在这个世上消失。”

 

此刻,光的脑中,先前所有的环节都想通了。“原来如此!贺茂之前拼命疏远我,原来是为了防止我被贺茂家的家主盯上。而他不想让我去他的宅子找他,是因为不想让我看到那些无辜枉死的植物,而我却冲他发火,大声逼问他……”想到贺茂明之前的种种行为,一股难以言喻的后悔和痛惜不禁涌上光的心头。

 

光回过神来,望着居高临下的贺茂唯行,他只感觉到一股滔天怒意在他的心间升起。他大怒地朝唯行喊道:“因此,你就要杀掉我吗?贺茂家主,为什么贺茂心里除了守护平安京不能有别的事?他也是人,他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自己希望做的事情和不希望做的事情。为什么他非得按照你的想法行事不可?何况,你开口‘平安京的安定’,闭口‘平安京的安定’可是这些年来,平安京的妖物们早已经被贺茂还有大家平息得差不多了。就连座间派的仓田大人,也打算离开平安京历练一阵。假使贺茂他也想出去走走,又有什么不对?遵从他的心意不好吗?你难道不是他的亲人吗?还是说,在你眼里,贺茂和一个家族的傀儡没有什么区别?!”

 

“狂妄!”贺茂唯行大怒。“你这黄口小儿,根本不明白我们贺茂家数百年来神圣的职责所在!而且,你也没有资格来指责我的任何决定!明自小由我一手精心培养长大,我对他有着难以企及的养育之恩,自然有权利决定他的一生。他的命,从来就不是他自己的!如果他最终还是无法履行这份家族的责任,反抗于我,只会像他的父亲一样,成为家族的一双叛徒罢了!”

 

近卫光只感觉一阵寒意从背后升起:难道贺茂的父母也……

他颤声问道:“你难道……贺茂的双亲……”

 

贺茂唯行森然道:“他的父亲受妖女蛊惑,逃离京城,后来还妄图反抗,这样的大逆不道的叛徒和那个妖女,自然是要双双除掉,没的辱没我们贺茂家的名头。只恨当时我没有早点察觉……”他望着近卫光。“唔,现在这样就很好。趁明还没有随你而去,只要我现在将你除掉,明自然会万念俱灰,不再想着其他的事情。嗯……”他皱纹纵深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对了,为了以防万一,你死以后,我就会实施拘魂之术,将你的魂魄囚禁。有你在手,明以后应该再也不会违抗我了。”

 

他真是疯了!近卫光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大丈夫死则死矣,这老怪居然还在打他身后魂魄的主意。一想到自己身死以后还要被他用来要挟明,死后还要受尽无限折磨,饶是素来坚毅的光也不禁感到浑身升起寒意。光原先已经置生死为度外,但此刻忽然感觉浑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强烈求生的欲望再度迸发,浑身的封锁的经脉一下子冲破大半。下一秒,近卫光忽然感到浑身气血一畅,四肢百骸的经络再度回位,麻痹已经恢复了!光毫不畏惧地盯着贺茂唯行大喊道:“老妖怪!你做梦!就算我死了,贺茂他一生也不会绝不会听命与你!我就算死无葬生之地,也绝不会受你这个老妖怪的钳制!”

 

“哦。那就由不得你了。”贺茂唯行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光,语气森冷的说道。他冷冷地望着躺在地上的光,神色中渐渐布满杀机。“闲话说的差不多了。近卫光,你能当个明白鬼,也算是老朽对你的一丝仁慈。时候不早了,现在我就先送你上路,然后再剥离你的魂魄。放心,只要明愿意乖乖听我的话,迟早有一天,我或许会放你轮回也说不定。”

 

贺茂唯行一抬手,白鸾发出一声清鸣,已经朝着近卫光腾空飞起。就在这时,光瞬息间跳了起来,御神刀再次横刀于胸,眼中是绝不屈服的滔天战意。看到近卫光站了起来,贺茂唯行再度露出赞善之色。“恢复了吗?好厉害的小子啊,最后一刻都不肯放弃。可惜你今天注定要命丧于此。作为对你最后的尊重,我就让白鸾使用它最强大的招数来攻击你。死在如此强力的招式之下,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才对。白鸾!”

 

白鸾应声而起,变得越来越大,铺天盖地的白色烈焰在它的面前聚拢,最终,变成一道巨大白色的光柱,径直朝近卫光的面前袭来。

 

眼见招式力量无匹,避不可避,光死死地盯着唯行,心中已经作出了决定。召唤兽与依存于主人也说不定。事到如今,只能以命相搏,如果万一侥幸能够绕过眼前白鸾的这波攻击,直取唯行的话,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如果能躲过的话……

 

当光柱袭来的最后一刻,光抱着必死的心情,持御神刀在手,朝贺茂唯行冲去,在心中拼命地呐喊——

“我·决·不·放·弃!!!

 

就在此时,奇变陡生!

 

一道金光风驰电掣般从天而至,如一颗流星般瞬间坠落到了近卫光和光柱之间。下一刻,白色光柱般的烈焰一路穿行,瞬时到了金光面前,然后,光柱炸开。

 

“砰!”

 

两股力量相撞,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响声。四周的一切仿佛都被白光包裹,前后周边的一切都化为灰飞烟灭。但是,一道温暖的金色光芒此刻稳稳地挡在了近卫光的面前,如同铜墙铁壁,无论白焰如何肆意炸开,也没有一分火焰降临到光的身上。

 

刹那间,谁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只剩下金光和白光闪烁。随着白光的些许减弱,面前人的面貌清晰地印在了近卫光的眼前。

 

光睁大了眼睛。此刻一切言语形的容都显得那么苍白。在铺天盖地的烈焰面前,他出现了。劲风鼓荡,墨绿色的发丝迎风飘扬,澄碧的双眸映着火光闪闪发亮,耀目得令人无法逼视。

 

对面的贺茂唯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贺茂明——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而且他居然——

 

四周爆炸的火焰宛若地狱,近卫光和贺茂明双方静静地对视着。无暇清澈碧绿眼眸与璀璨夺目琥珀眼眸相交。不用言语,近卫光就能读懂贺茂明传递过来的意思——

 

[趁——现——在——]

 

白光露出了细小的缝隙,提起手握已久的御神刀,光瞬间犹如闪电一般劈开火焰,从白光笼罩的缝隙中窜出。贺茂唯行只觉得眼前一道耀眼金光,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息朝自己涌来,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便感觉一股透胸的凉意传来。

 

 “这不可能!!!”贺茂唯行嘶吼道。嘴边喷出一道鲜血。

 

贺茂唯行的惨叫伴随着另一股同样痛苦的哀鸣。当贺茂唯行的左胸被近卫光的御神刀穿透的刹那,贺茂明面前铺天盖地的白光也骤然消失不见,四周的视线再度回归正常。正如光先前所料,主人受重创,召唤兽受到牵连,马上被打回了原型。在光和明的面前,白鸾正俯在痛苦地挣扎着。贺茂明一脸戒备地盯着它,数张咒符已经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然而下一刻,仿佛自身燃烧起来了一般,白鸾哀鸣了一声,身体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直到最后化为一团白焰,然后彻底消失不见。

 

“全部……结束了……”

 

夏未至 第五章 呼唤着我 End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