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平安幻想/近卫x贺茂】 夏未至 第六章 第三个词是……

由于情节需要,请大家54一些与史实背离的设定……


みっつめの言叶は hum...

第三个词是 嗯

 

耳をすましたら

如能凝神倾听

 

あなたのふるえる腕を

你那轻颤的手臂

 

そっとときはなつ

就能对我展开

 

 

此刻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天边出现了难得的火烧云,瑰丽到极致的云朵和太阳的金边绕出了一道唯美的画卷。

 

京郊的森林此刻已经一片生灵涂炭。四周的零星火焰中,近卫光浑身浴血,一旁的贺茂明则依然纤尘不染。火光中,他们二人都静静地望着倒地的贺茂唯行。念及他毕竟是贺茂的家人,光最后依然没有下杀手,距离要害偏了几寸。

 

“没想到、我居然输了……输给了你们两个小辈……哈哈、哈哈……”贺茂唯行干咳地笑了起来。更多的鲜血从他干枯地嘴边流了下来。他死死盯着近卫和贺茂二人,神情狰狞可怖。

 

“近卫光,你不下杀手,幼稚可笑,不要以为老朽会承你的情!还有明,你这个家族的叛徒……”

 

此刻近卫光并没有拔剑。他望了一眼贺茂明。贺茂明看到他询问的神色,缓缓摇了摇头。

 

站在光的旁边,明缓缓蹲下身,端坐于地,正视着倒在地上贺茂唯行,怀中掏出一物,递到他眼前,低声道:“爷爷,这个,你还记得吗?”

 

贺茂唯行看到眼前的物事,瞬间瞪大了眼睛,脸上的狰狞之色尽褪,取而代之的则是无限的惊讶。仿佛一下子获得了气力,唯行猛地钳住了明的手腕,喝道:“说!你从哪里获得这件东西的?!”光见唯行蓦地抓住了明的手,神情如失神发疯一般,不由得一惊,正打算动手制止,但明却向他默默摇了摇头,已示无碍。近卫光凑近仔细一看,贺茂明手中的,是一个极为精致的银铃。此刻,贺茂唯行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银铃,这个凶狠阴鸷的老人身上,第一次露出了失魂落魄的表情。

 

看着贺茂唯行此刻的表情,明露出一丝淡淡的哀伤。他轻轻晃了晃了铃铛。与在橘家的静室不同,这一次,银铃一边晃动着,一般散发出一阵月白色柔和光辉。

 

“ひとつめの言叶は梦 眠りの中から 胸の奥の暗暗を そっと连れ出すの……”

 

宛如天籁的女声,在四周火光,焦冥涂炭的林子中响起,绕梁而不散。

 

“这……是……”

被歌声席卷,贺茂唯行的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了。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仿佛回到了他与她第一次见面的湖边,她正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欢快地歌唱。垂在耳际的银铃,在冰天雪地中随着她的转动而轻盈地晃动着,白的耀眼。

 

“晴子……”犹如穿越了过去的岁月,唯行口中喃喃地呼唤着这个封尘已久的名字。两行清泪自他的眼中流下。妻子的笑靥在眼前渐渐清晰,仿佛她的过世依然是过去的事情。

 

贺茂明低声道:“在很久以前,奶奶她将一切事实都告诉我了。其实,奶奶在过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都伴随在你的身边。但是,你却没法看到她。”

 

“晴子……为……什……么……”贺茂唯行死死地盯着贺茂明,目光好似要迸发出灼人的光。

 

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哀痛。“您立志想要除尽平安京妖物,并想要家族的后人世世代代维护平安京的稳定,这一切,都是因为,奶奶她当年在京城内意外被妖魔袭击而身故吧?”
他悲伤地望着银铃。“但是,在这之后的岁月中,您渐渐地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越到后来,您越发遗忘了奶奶,只记得要除尽妖魔和维护平安京的事……所以,你才看不到奶奶的灵体。”

 

听到了贺茂明的解释,贺茂唯行眼中灼热的光芒猛地被浇熄,眼中仿佛有什么碎裂了,抓着明的手也颓然放开,只有泪水不停地潸然而下。望着眼神失焦,泪流满面的贺茂唯行,明眼中露出了一丝哀怜之色。他握住唯行已经松开的手,将手中的银铃塞进了他的手里,柔声说道:“爷爷,奶奶的灵体在消失前,曾经嘱托我,要挽回‘唯行扭曲的心’。这个银铃,是奶奶在前往轮回前留下的遗物。现在,我把它交还与你。”

 

贺茂唯行怔怔地盯着眼前的铃铛。时光穿梭,晴子死前的一幕再一次浮现了自己的眼前。数十年前,身为家族中最弱小阴阳师的自己,居然得知产后不久的妻子被京内的大妖怪袭击。冲到卧房时,爱妻却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见到妻子晴子的时候,她眼中的生机已经接近湮灭。但她依然爱怜地望着自己,抚摸着他的脸颊,断断续续地说道:“唯……行……别伤心……替我照顾好保实……好好守护平安京……别让保实……和其他无辜的人……再遭受这样的不幸……”

 

过去的事情渐渐浮现在他的眼前。抱着晴子的尸身,复仇成为了他活下去唯一的念想。付出一切可以付出的代价,接受了无数非人的痛苦折磨。终于,他变强了,一个人满面鲜血地手刃了仇人,然而记忆却变得模糊不清……仇人死后,除尽妖魔,让世世代代的子孙维护平安京的安定,代替复仇成为了他唯一的执念。这份执念,变成了保实的哀嚎,苏叶的尸身,耀眼的白光……

——“‘不幸’、吗……”

 

眸中原来不多的生机渐渐暗淡下去。贺茂唯行的嘴边,最后扬起了一道释然的笑意。

“看来,之前,我真是错的很离谱啊……然而,是不是,太迟了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原先晴朗的天空,不知为何,忽然下起了雨。

目光渐渐变得浑浊,眼睛渐渐看不见东西,意识渐渐地离自己远去。唯行渐渐地闭上眼睛。远处依稀可以听到惊慌的声音:“糟了!他自绝经脉了”,然而他却并不在意。银色的铃铛仿佛还在眼前晃动,一切似乎又都回到了最初那个大雪飘扬的日子。

 

“晴子……你会……原谅我的……吧?”

安详地握着银铃,贺茂唯行的眼中泯灭了人世间的最后一道光芒。他的眼角依然带笑,仿佛生前见到了自己的爱妻。滂沱大雨降落在他的尸身上,冲刷了他的泪水和血迹。贺茂唯行,一个为执念而扭曲一生的枯瘦老人,就这样带着悔恨与交织的释然离开了人世。

 

此时,随着贺茂唯行的逝去,银铃光芒变得黯淡,“嘎啦”一声,也彻底碎成了好几瓣。银铃的碎片中跳出了几道零星的光,洒在唯行的尸体上。接着,唯行的尸体渐渐变得透明,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大雨渐渐地浇灭了平地上尚存的零星的火焰。贺茂和近卫二人默默地望着唯行尸体直到消失不见。又过了一会儿,光向明问道:“他……不,他们轮回去了吗?”

 

贺茂明默默地望着银铃的碎片,神色露出一丝哀伤。他怅然地点点头道:“我想是的。奶奶她……说不定,这些年来,一直都还没有真正离去。他们或许已经以另一种形式重逢了……眼下,似乎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雨停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良久,近卫光看着贺茂明缓缓地面向自己站了起来。

 

死里逃生,近卫光竟感觉有些笨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傻傻地朝贺茂明露出了一个笑脸:“贺茂……”

 

下一刻,光感到自己被紧紧抱住。

 

 “光……你没有事……太好了……你没有事……”贺茂明反复地颤声低喃着,紧紧地抱着光,仿佛获得了失而复得的珍宝。近卫光将头深深地埋在贺茂明的肩膀上,满脸都是欢笑的泪水:“明,明,明……你啊,下次再也不能像这次一样抛下我!”此刻明再也没有忍住,和光一样泪流满面。

 

经历了无数的种种,两人生死与共,心有灵犀,再度确认了彼此的心意。天涯海角,只有唯君相伴。

 

 

宁静的夜空上,一轮皎洁的明月缓缓升起。黑夜降临,华灯初上。贺茂宅又一次闪烁起了温暖的灯光。还是和过去一样的地方,近卫光和贺茂明二人执手坐在院子前的缘廊上。

 

“光,你还握着那些花骨朵吗?”

“对呀,丢掉的话怎么行!重新埋下去的话,说不定还能重新发芽呢。”

“嗯……”贺茂明笑意盈盈,望着前方的院子。“如果以后它真的开花的话,到时我就和光一起在院子里面一边吃羊羹一边赏花。”

“明,”近卫光望着贺茂明,一双眼睛闪闪发光,“我认真想过了。等平安京的事务一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南国?”

贺茂明握着近卫光的手,冲他展颜一笑。“好。以后光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又与明心意相通,光觉得自己欣喜地快要炸开了。快乐得不能自已,他松开贺茂明的手,跳下缘廊,打算翻两个跟斗庆祝一下。

 

然而此时,近卫光的瞳孔骤缩。柔和的月光下,他清晰地看见,自己刚刚握着贺茂明的那只手上,竟不知何时,已经满手都是殷红的血。他再望向明,只见他轻轻皱了皱眉,双眼微阖,似是要向后倒去。

 

“明!”

 

近卫光冲上前去,扶住贺茂明双肩。手中握着的花骨朵纷纷洒落一地。在月色的衬托下,贺茂明的脸此刻正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贺茂的右手上,全部是温热的鲜血。他的后背和肩上也渐渐开始渗出大片的血迹。

 

“明?明?你怎么了明?”光双手扶着贺茂明,无限的惊惧和恐慌淹没了他,连身体都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感觉到光惊恐万分的表情和浑身的颤抖,明努力扯出一丝温柔的微笑,“光,我没事。”下一刻,一阵令人昏厥的疼痛袭来,明努力让自己不皱起眉头,“光!我,我没有事!我跟你,我跟你一起去南国好不好?”

 

光六神无主地望着眼前已经一身是血的贺茂明,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刚刚,到刚刚为止明他一直都是安然无恙的!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顿时,那道白色光柱闪现在光的脑海。当时贺茂明义无反顾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历历在目。“难道……”一股来自深渊的恐惧包围了光。“难道当时,明他明知那道对上那道光柱会要了他的命,却依然为了我一力承担了下来?”

 

感觉明已经即将无力地软倒,光反手将明抱在怀中。光伸手去探明的脉搏,心下却彻底一片冰凉——此刻的贺茂明已经心脉尽断。如今,即使是神医在世,也不可能挽回他的性命。

 

光只觉得心下一沉,感觉自己整个人已堕入深渊。脑海里,只反复飘荡着一句话:“明要死了……他是为了我……他是为了我……”

 

“光……”贺茂明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光的脸颊,“我……我没事……我一点也不痛……光……你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看到明眼中既是心疼、又是恳求的神色,光心下大恸,努力收起自己伤心的神色,想要挤出一丝笑,却无论如何做不到。“不,明你看,我、我……”

 

贺茂明露出一丝疼惜的神色,说道:“在这场贺茂家的恩仇里,你,你是……无辜的。幸好能救下你……我……很高兴……”

 

光感觉明的语气渐渐微弱,已经奄奄一息,即将不久于人世。光只觉得明死后自己活着也没了意义,神色也逐渐因为极度心痛而变得木然。似乎是感觉到光的变化,明紧紧地握住了光的手,眼神忽然变得无比明亮:“光……有一件是事情,你一定要……答应我……”

 

光问道:“什么事?”

 

明说道:“光……答应我……好好活着……你的、你的……性命,是我……好不容易……救来的……不准……”光的右脸满是明的鲜血,看着明清澈的目光渐渐变得散乱,他一心也只想随明而去。可面对明无比恳切,又带着倔强的请求,他只得握着明的手,垂泪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我定然、定然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绝不寻死。”

 

听到近卫光的保证,贺茂明眼中露出心满意足的神色。他再度开口:“光……”,一股鲜血终于从他的嘴角溢出。“我……我有点困了……你带我去南国,好不好……等到了那边……再……叫醒我……”

 

感觉明的目光渐渐暗淡了下去,恍惚中,他觉得黑暗的院子前仿佛有一道白光向他们敞开。光露出一丝笑容。轻轻将明抱了起来,轻声道:“好。明,你歇息吧。我带你走。”

 

仿佛听到了近卫光的回答,贺茂明安详地垂下头,松开了握住近卫光的手。清澈无暇的双眸在这一刻终于彻底阖上。

 

近卫光就这样静静地抱着贺茂明。此刻他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经静止了。清风也好,繁华也好,整个世界都已经与他没有了任何的关系。一丝鲜血从光的嘴角流下,他却浑然不觉。

 

“明,没事了,我现在就带你到南国去。”光的口气变得无比轻柔。眼前柔和的白光似乎变得越来越亮,若隐若现的的光辉在光的眼前闪烁,如同天边的五芒星一般,正在召唤着他们前去。透过那道光辉,光仿佛能感受到南国花草的清香传来。远远地,光似乎看到佐为在微笑着向他们远远地招手。光的眼中,渐渐散发出奇异的光彩。他抱着渐渐冰冷的明,缓缓地向白光走去。

 

“明,你看,我们就快到了!佐为也在那里等我们。明,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

 

 

 

最近,平安京发生了令人轰动的大事。数日前,京郊的森林遇到了一场大火,整个森林几乎被夷为平地。那日之后,再也没有人看到平安京首席阴阳师贺茂明和首席检非违使近卫光的踪影。藤原行洋等人派人寻遍了整个平安京,却只在森林的遗迹中找到了一个碎裂铃铛的残骸。费劲人力物力,京外甚至也打听不到二人的消息,最后,行洋不得不忍痛停止搜索,并对外公布二人或已身陨的事实。由于一下失去了二名核心干将,南征计划也被无限期搁浅,藤原派自此元气大伤。而座间派则以风卷残云之势拉拢了中立势力,一举奠定了朝中的绝对地位。

 

 

花谢花开,春去秋来,人生数十年恍若一瞬。如今,又是一年樱花落尽,熏风渐起之时。这一日,平安京又迎来了一位新的客人。自称是贺茂保实之徒,举世无双的天才阴阳师安培晴明自阿倍野来到平安京。已经荒芜多年,杂草丛生的贺茂宅,被冠以安倍宅之名,获得了新的主人。如今的平安京,已经是座间派和阴阳师道摩法师的天下。随着安倍晴明的到来,一切又将掀起新的风云。往事已成过去,新的一页,即将再度开启。这正是:

 

满院非白雪,风雨催落花。

过眼云烟散,身老叹韶华[1]。


【夏未至 第六章 End】

 

[1]《小仓百人一首》中第九十六首。作者为入道前太政大臣藤原公经。原文为:

花さそふ 岚の庭の 雪ならで 

ふりゆくものは わが身なりけり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