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平安幻想/近卫x贺茂】 夏未至 尾声 七变化

尾声 七变化


六月的熏风,伴随着声声的蝉鸣,在马路上掀起阵阵热浪。

闪耀的太阳下,一撮金色的刘海被反射地更加耀眼了。


“啊——好热——”金色刘海的主人忍不住用手遮住太阳。“塔矢,还没有到吗……”

走在金色刘海少年的旁边,被唤作“塔矢”的墨发少年望了一下前方,“桑原老师似乎已经慢了下来。应该快要到了的样子。”

“桑原老师也真是的,下完棋忽然说要去参观京都的神社。神社的话,东京不是也有很多吗?还要拉着大家一起去……”

 

“是吗……”塔矢不动神色,继续悠闲地朝前走着。“但是,我觉得对进藤你来说,是一件不错的事才对。”

“哪里好啦?我都快被烤焦了。”被唤作“进藤”的少年放下遮太阳的手,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歪头望着旁边的少年。

 

塔矢的嘴边勾起一道不可察觉的淡淡笑意。“最近,你的棋下的很糟糕吧?我觉得,今天机会难得,你应该好好把握,去神社认真参拜一下才对。”

 

“塔·矢·亮!”进藤顿时大怒。“你什么说话的口气?!再说,最近的棋我明明都赢了!”


“但是,上周的预选赛,你输给仓田先生了吧?”全名塔矢亮的少年眉头一挑,碧绿的凤眸凛凛。“那一局,你明明开场有大好的形势,却在劫争的时候松懈了注意,导致最终的败北。我早就和你说过,过分重视局部只会导致失败,你偏偏不听。我看,还是去前面的神社里好好祈个福,说不定下次还能因为运气,侥幸得胜。”

 

“你说什么!你自己还不是……”进藤怒得气不打一处来。

 

“喂,后面的,不要喧哗。特别是你,进藤君。”远处,一名身着白西装,带金丝边眼镜的成熟男子朝后喊道。

 

意识到双方差点在马路上争执起来,进藤和塔矢纷纷脸一红,各自说了一声“对不起”、“对不起,绪方先生”之后才各自噤声。

 

回过头,那名被叫做“绪方老师”的人推了一下眼镜,嘴角勾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也只有那位进藤光七段,才会让小亮真正在意吧。”

 

“呵呵呵……绪方君,我看你笑的很开心,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吗?”最前方,一个身着和服的老头回头,笑眯眯地看着叫做绪方的男子。绪方顿时感到一阵恶寒,状若无事地摇摇头:“桑原老师,您刚刚是看错了吧。我刚刚并没有笑。”

 

“是嘛……哦呵呵呵呵……”仿佛看穿了一切,那名名叫桑原的老人再次背过身去。绪方不自觉地推了一下眼镜。“眼光锐利的死老头子……”

 

后方,被迫叫停的进藤光,一边前进,一边不甘示弱地狠狠瞪了一眼塔矢亮,仿佛是在说:“你给我做好觉悟吧!”塔矢亮也毫不惧怕地回瞪过去。然而,正当二人剑拔弩张的时候,一阵夏季的熏风,伴随着一股独特的花香拂过二人的身边。仿佛忽然有异样的感觉传来,二人都看到对方露出了微微一愣的神色。

 

“到了哟。这里就是晴明神社了。”

 

在一片绿树花草中,一个鸟居正矗立在棋院棋士们的面前。巨大的五芒星图案,正镶嵌在鸟居牌匾的正中央。在桑原的带领下,众人往前方的甬道走去,出现了第二个鸟居,上面挂着“晴明神社”的字样。

 

“安倍晴明……吗……”绪方喃喃地说道。

“是啊,据说这里是在晴明公的故居之上改造的神社。我可是他的fan呢。”桑原笑嘻嘻地望着鸟居上的牌匾。

 

光和亮随着前面的众人走进神社。正面是古朴的神社主体,左边的小屋中,还挂着平安时代晴明公的画像。除了斛筹交错的现代人群,一切仿佛都穿越回了一千年多年前的古代。一股奇异的感觉弥漫在了进藤光的心中。慢慢地走着,光不知不觉地走到前方的绘马面前。亮也跟随在光的身后,和他一起看着这些绘马。绘马上都是各种各样的祝福,大部分各地的游客留下的,有的绘马上,甚至还能看到英文和中文等其他的语言。

 

“晴明公真是很有名啊……”望着这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绘马,亮不禁感叹道。

光望着面前的绘马。忽然,整个绘马后面的一丝清凉的花香引起了光的注意。他跑到绘马之后,发现阳光照射的下的一个小小花坛里,一簇簇、一朵朵,如同层层叠叠的小伞,又如同一个个小号的绣球般瑰丽的花朵正在这里愉悦地生长着。奇妙的是,花的颜色不尽相同。有的花冠鲜黄,下面叠着一层橙红;有的花冠雪白,下面却铺着一层绛紫。交错铺陈的鲜亮色彩,如同阳光一般温暖人的心灵。

 

“这是……”跟随在光身后的亮,看到了眼前的美景,不禁呆住。不受控制地,内心有什么感情渐渐升了起来。

 

在这片晴明神社无人的小小角落里,进藤光和塔矢亮,心中同时升起了一股淡淡的幸福。时光仿佛静止了一般。不知道那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何时会消失,二人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摇曳的花朵的面前,站在清香拂过的气息前,感受着这份神奇的礼物。

 

“啊,二位,这是学名叫做ランタナ的植物哦。”后面一名神社工作人员的声音忽然出现。

“ランタナ?”从奇异的感觉中走了出来,光有些疑惑不解地望着工作人员。

“它的学名叫做Lantana。这是拉丁名的音译哦。很漂亮吧。”工作人员继续回答道。他望了一眼这些被叫做ランタナ的植物,似乎也被它的美丽所治愈。

“确实……”塔矢亮望着这些植物,低低地说道。

 

“其实,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见二位游客对这些花很感兴趣,工作人员继续说道。“这种植物原产于热带,是属于南国的植物,但不知道为什么,却生长在了神社里。一开始它们像野花一样,生长在附近地板四周的缝隙里,后来又被我们移植到花坛中来。但是,大家还是不明白它们会生长在这里……或许,这是因为晴明公特别的力量也说不定哟。”

 

“请问……这个植物有和名吗?”塔矢亮向工作人员问道。

“有的哦。”工作人员微笑地回答道。“因为这些花朵层层叠叠,花色会随着开花的时间变化多端,非常不可思议,因此和名又叫做「七变化」。”

“是嘛……真是美丽的名字……谢谢您。”塔矢亮微笑着答谢工作人员。

 

“喂——进藤——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祈福啊——”远处,忽然传来同伴和谷活力满满的声音。

塔矢见进藤还怔怔地望着七变化,说道:“进藤?有人在叫你。”光却依然呆呆地看着美丽的花朵。塔矢见光的神情依然呆滞,自己也有点担忧,轻轻叫道:“进藤?进藤?怎么了吗?”

 

听到塔矢的呼唤,光才回过神来。

“啊,塔矢——我没事,”进藤光转过头。在阳光下,他露出了独一无二的明媚笑颜:

“只是稍微觉得有些悲伤。”

 

【尾声 七变化 End】


想看he的童鞋,请等待番外。。。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