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塔矢亮~扑通扑通的一天~(生贺突发贺文)

花了一天写出来的东西大家不要在意质量…………祝小亮生日快乐!


第一幕 职业棋士塔矢亮看似悠闲的一天

这里是东京的一所二居室公寓。屋子的摆设很简洁,但是却也很温馨。其中的一个卧室里,床头上的闹钟正在嘀嘀作响。

 

闹钟:嘀嘀嘀——嘀嘀——

[啪嗒。]

闹钟被按掉了。

亮:(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手里闹钟,指针显示7点半)

意识到现在到了应该起床的时间,塔矢打了一个哈欠,随即起身。

 

【二居室公寓·卫生间】

刷牙中。

 

亮:我的名字叫塔矢亮。是一名职业棋士。目前有两个头衔。

亮:棋士的生活,或许看似比较枯燥。但是我却很乐在其中。

 

【二居室公寓·塔矢亮的卧室】

衣服换妥当。桌子上有着几个相框。面前的一个是塔矢一家三口的合影。

[*另远处的两个相框:塔矢门下的大合照。和室友进藤光去游乐园拍的合影。]

 

亮:我的父亲也是一名职业棋士。但是现在他已经从日本棋院引退。目前作为北京队的一员,正忙碌于中国的职业联赛。因为父亲大部分时间在国外的关系,母亲也经常跟着去照顾父亲。也就是说,我的双亲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国内。

 

【二居室公寓·厨房】

亮:至于我目前的情况——

 

塔矢亮抬头看着冰箱上的便条。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字:“来不及出门买了,先从你的面包里面借一个,下次还进藤”

 

亮:对,现在我也从家里搬了出来。

 

【二居室公寓·餐厅】

塔矢开始吃早餐。厨房的闹钟显示在9点半。早餐旁是最近围棋新闻的报纸。

 

亮:现在和我住在一起的人是进藤。

 

[新闻上正巧看到进藤光下棋的照片。标题是:进藤王座保卫成功]

 

亮:对,进藤光。职业七段,被誉为日本棋界最耀眼的双子星之一。和我一样拥有两个头衔。年龄也是一样的。是我围棋上一生的劲敌。

亮:——但其实为人非常小孩子气。总而言之,是一个拥有很多朋友的、开朗阳光的人……和我完全不一样。

亮:虽然是对手,但围棋上的事情,我们经常互相切磋。甚至,为了方便下棋和复盘,一起租下了这套公寓。现在,我和进藤都是偶尔才回一次自己家。

亮:今天一早,进藤他似乎已经回自己家了。

亮:昨天听进藤说过,今天他家里似乎有事让他一早回去。而且今天都不会去棋院。确实,职业棋士和一般的上班族不太一样,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这样也方便大家安排自己的事情。

 

亮:说起来。今天我的工作也很悠闲——

 

[远远可以看到厨房的指针在9点45分。]

 

亮:上午需要去一次棋院,10点有一个围棋沙龙活动要参加。

亮:下午应该会去一趟棋会所。因为最近不怎么去会所,所以想难得去露个面。

亮:傍晚需要去成田机场。今天是父母回国的日子。绪方先生因为有事情不能接机,所以今天我一个人去机场接父母回国。

亮(悠闲地喝了一口茶):好久不见双亲,还有点想念他们。

亮:总而言之,今天是悠闲而普通的——

 

忽然注意到厨房的指针。现在停留在9点50分。

空气忽然有一瞬间的安静。塔矢亮震惊地望着指针。

 

亮:什——

塔矢亮马上冲进自己的房间。打开自己的手机。手机上的时间也是9点50分。床头行走的的闹钟显示的却是8点50分。

此时此刻,言语已经无法形容塔矢心中的焦急。

 

塔矢亮:闹钟、闹钟坏了?!

[扑通。]

 

塔矢亮能感受到扑通扑通的心跳袭来!

二话不说,塔矢拿起手机,到餐厅提起包,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门。

 

亮:糟了!!!

 

糟了的话语还在房内回响。

 

第二幕 接二连三的怪事

市谷站附近的街道一如往常地热闹。但拐角的棋院却是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我们的主角刚刚把车停好,本人则冲向了棋院的大门。

 

看着手机的时钟目前正走在10点10分,塔矢亮感觉心如刀割。公众活动从来不迟到的自己居然迟到了10分钟……为什么没有早点注意房间里的闹钟坏掉的事情呢——

 

【日本棋院·3楼电梯口】

[叮咚。]

电梯的门打开了。塔矢亮赶紧第一时间冲出电梯。

亮:非常抱歉,我迟到了——

亮:……呃?

 

电梯前方的会场一篇寂静。

塔矢望着前方空无一人的会场,错愕与诧异的心情交织着。

亮:这是……怎么回事?

亮:(朝前走着)确实,我记得——

 

此时,周边店的营业员阿姨看到了塔矢。

营业员阿姨:啊,早上好塔矢君。今天来的真早呢。

亮(茫然):诶?

营业员阿姨:哎呀。我知道,今天10点你们有围棋沙龙的活动吧。绪方老师、一柳老师也会参加的那个。

亮(无意识地点点头,眼光望向墙头的挂钟):是的。但是,现在已经是——

亮:诶?!!!

 

此刻,棋院的时钟上显示的时间,居然是9点13分?!

 

营业员阿姨因为塔矢的态度也显得有点蒙。

营业员阿姨:确实,现在离开始还有好久呢。对吧?今天应该是10点……

 

在营业员阿姨唠叨的时候,塔矢亮内心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棋院的时钟不会出错。看来现在确实是9点13分。太好了,没有迟到。塔矢随即拿出自己的手机。显示屏上依然显示的是10点13分。

 

正在塔矢为此疑惑的时候,后面的电梯门又开了。出现的是绪方先生。

绪方:哎呀,(戏谑的眼神)这不是小亮吗。早上好。今天你到得可真早啊。

亮:(有点脸红)啊,早上好,绪方先生。其实今天……

绪方:怎么了?

亮:现在、是9点13分吧?

绪方:(望了一下墙上的钟)那当然了。

亮:(呼。)

绪方:(饶有兴致地)你这是怎么了?弄错了活动的时间吗?

亮:不是……(打开手机)可能是我的手机的时钟设置出了一点问题……不,(开始自言自语)但为什么厨房钟的也……

绪方:(趁塔矢不注意望了一下四周。看到营业员阿姨似乎在偷拍塔矢的照片)

绪方:我现在先去旁边的休息室坐一会。小亮呢?

亮:(回过神,放下手机)啊,抱歉。我也去。

 

【日本棋院·3楼休息室】

现在整个休息室内还没有人。只有塔矢和绪方两个人。

 

绪方:小亮,今天晚上我没法去接塔矢老师和师母了。就麻烦你一个人了。

亮:不会。他们本来就是我的双亲,却还要麻烦绪方先生和我一起。

绪方:哈哈。小亮现在也长大了啊。有点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了。

绪方:从小时候开始,你一直就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不过,换句话说(掏出一根烟),你也真是无聊得可以。

亮:是这样吗……

绪方:(眼神瞬间放了一下光)嘛,后来进藤光出现了以后,你才终于变得有趣了很多。

绪方:进藤这个小子……

 

[扑通。]

塔矢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不自觉跳了一下。

亮(脸色微红):是、是这样吗……

 

绪方兴味十足地盯着塔矢亮脸红的一幕。然后拿着打火机和烟盒站了起来。

绪方:看来还有一会才有人过来。抱歉,我先出去抽根烟。

亮:哦,好的。

 

绪方对塔矢点点头,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啪嗒。]

就在绪方走出门的时候,忽然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亮:绪方先生——

 

仿佛没听见一样,绪方已经消失了。

 

亮:……他没听到。

 

四周无人的休息室里,塔矢也站起身,到门口去查看。

门口躺着一封类似信封一样的东西。塔矢好奇地蹲了下来。

 

亮:这是什么?信……?

 

顺手拿起,将信封翻过来的时候,毫无防备地,淡粉色信纸上的内容就忽然跳到了自己的眼前。

 

[给桑原老头:今天12点15分我在棋院顶楼的天台等你。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你说。你如果不来,我就一直等你,等你哦。绪方精次]

 

[啪嗒]

信又一次掉到了地上。

这次纯属因为塔矢棋士手抖,哦不,心脏受到的冲击有点大。

 

亮:这、这是……

 

塔矢默默地拿着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一边开始思考自己刚刚无意中看到的内容,却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跟不上。很快,绪方一身烟气地回来了。塔矢亮吓了一跳,条件发射地从位置上跳了起来。

 

绪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啊,小亮。怎么了。

亮:绪、绪方先生(双手赶紧举起信封)刚刚你出门的时候……这个正好掉到了地上……我……

绪方:啊,抱歉抱歉。(拿过信封)那确实是我的东西。

亮:真、真的?!

绪方:是啊。小亮,你可没有偷看里面的内容吧。

亮:(脸色变了)这、我……

 

就在这时,忽然休息室的门又被打开了。

一柳:啊,绪方君,塔矢君,早上好啊!你们来得可真早啊。

绪方和塔矢马上和一柳老师问好。

绪方:一柳老师,说起来最近不怎么见到您呢。您最近是中部那边的比赛比较多?

一柳:不是不是,最近正好在准备女儿结婚的事情……

 

一柳老师和绪方攀谈了起来。

 

亮(皱眉):……

 

接下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推门进来。活动即将开始了。塔矢遇不到和绪方单独谈话的机会。

 

活动会场

工作人员:塔矢君,活动就要开始了,麻烦您到这边——

亮:啊,好的。我马上就来。

 

…………

 

【日本棋院·3楼对局室】

一个热闹的上午过去了。大家都非常忙碌。活动也很成功。

绪方老师等等大约在12点左右,活动结束的时候就相继离场了。塔矢亮则因为指导棋的关系稍微延后了一会。

 

日本棋院·5楼楼梯角落

亮:呼。

亮:结束了。

亮:结果满脑子都是绪方先生和桑原老师的事。

亮:而且最后也没有和绪方先生说上话。

亮(望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钟,脸上神色变幻。咬咬牙,最后还是往顶楼爬了上去。)

 

【日本棋院·顶楼天台】

今天是一个晴朗的大风天气。顶楼上风飒飒地刮着。绪方先生和桑原老先生果然正站在天台上的出口附近。绪方先生穿着日常的白西装。而桑原老师手上拄着拐杖。两个人看上去都是平时的模样。

 

此时塔矢亮正小心翼翼地躲在楼梯口,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他发誓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做这种偷听的事情。但是今天,他无论如何都非常地在意那封粉色信纸的信的事情。

 

绪方:哎呀,您来了。

桑原:哦呵呵呵,绪方先生,您邀请我,我怎么能不来呢。

亮(心里咯噔一声):绪方先生,你真的把信交给了桑原老师啊……

亮(内心):两个人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绪方:其实,有一句话,我想对您说很久了。

桑原(依旧笑眯眯地):什么?

绪方:其实……

亮(内心扑通扑通):……

绪方:上次在名古屋酒馆喝酒的时候,后半程把你手里的啤酒换成了白酒,导致您最后讲初恋故事的,是我。

桑原(手上的拐杖开始抖动):绪方……果然是你这小子……

桑原(忽然开始大笑):哈哈哈哈哈~

绪方(疑惑):怎么了?

桑原(笑眯眯):我早就知道啦,所以上次在爱媛的时候,后半程的时候我也帮你把啤酒换成了白酒,所以你才和大家慷慨分享了自己和你那18位前任女友的精彩纷呈的各色故事哟。

绪方(大怒,脸开始变黑):老头,我就知道是你——

桑原:哦呵呵呵呵~

 

两个人还在斗嘴的时候,塔矢亮悄声无息地走下楼梯。

 

【日本棋院·5楼楼道角落】

亮:……真是,吓我一跳。原本以为有什么大事情。

亮:不过原来绪方先生有18任女友这种事情……

亮:咳。

 

很快,塔矢从楼道里慢慢地走出来,来到了5楼的走廊。此时,正好是棋士们休息的时间。对局室里面的人并不多。塔矢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出很响的声音——

 

??:喂喂,这是真的吗!进藤交了女友?!

 

[扑通。]

塔矢二话没说直接朝里走了进去。

 

走到对局室门口的时候,塔矢隐约看到了和谷的身影。他的旁边有伊角还有奈濑、本田和阿福。和谷正在以一种十分夸张的表情挥舞着手上的手机。

 

和谷:真的!这是我拍到的合照!你看他们靠的这么近呢!

阿福:啊!进藤君的女友好丑!感觉好老!

本田:不是吧,真的很丑吗?阿福我也要看。

 

[咯噔。]

塔矢亮忽然觉得内心仿佛被人戳了一针。

亮(内心):开玩笑的吧……

亮(内心):进藤他……

 

塔矢亮感觉心里憋闷得很。进藤交了女友?什么时候?

其实塔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难受。甚至,自己居然在一瞬间因为同居室友交了女友而有了一种仿佛心痛的感觉。

 

此时,里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喊。

奈濑:笨蛋!

奈濑:右边这个(指着手机)不是电视台里面的搞笑艺人赫本桑嘛!

奈濑:赫本桑已经结婚了哟,这个照片怎么看都是PS的嘛。

阿福:(后知后觉)诶~?这是PS过的吗?好厉害~

伊角:(叹气)和谷,我就说会暴露的啦。

和谷:(不甘心)啊啊,我觉得自己已经P得很好了的说。这次还不是因为进藤那家伙——

奈濑:和——谷,到——底——怎——么——回——事——

和谷:呃,嘛,这、这个嘛……

奈濑:不说清楚我就去茂子那里告状!

 

——警报解除。

至于后续的谈话,塔矢已经不甚在意。

——进藤没有交女友什么的,真是太好了。塔矢靠在墙上,完全忘记了自己先前又进行了人生的第二场偷听这一回事。

 

亮:说起来,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亮:不……

亮:说起来,今天的事情,感觉好像有点太奇怪了一点?

亮:接二连三的怪事不断地发生……

 

塔矢开始思索了起来。

先是手机和厨房的时钟快了一个小时。

又是绪方先生奇怪的信。

然后还有进藤被PS女友的事情。

感觉非常地不自然。

 

亮:……是谁在主导着这些事情吗?

 

不,怎么可能——谁会做这样无聊的事。塔矢心里马上否决了这个提案。但是……

 

亮:(内心)能够改变家里时钟的人,除了我以外,就只有——

 

芦原:啊,小亮~

 

塔矢的思索被打断了。原来是芦原先生。

 

亮:你好,芦原先生。

芦原:小亮,你怎么了?刚刚一直站在墙角发呆的样子。

亮:啊,不是。我只是……呃,今天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

芦原:啊,这样啊,这件事情的话,我知道哦。

亮:(吃惊)诶?

 

芦原得意地眨了眨眼。

 

芦原:想知道吧?想知道吧?请我吃荞麦面的话我就告诉你~啊,讶木一会儿会和我一起去,但是你可以不用请他的~所以没问题~

 

亮:但是——呃,请等一等——

 

第三幕 原来一切都是进藤的恶作剧

【荞麦面店·满留贺】

 

芦原:啊~谢谢小亮请我吃饭~这里的荞麦面很不错的~

亮:(脸色冰冷)……所以说,这一切都是进藤的恶作剧?

芦原:(露出无趣的表情)诶,什么嘛,我以为小亮你不知道的说。原来已经明白了呀。

亮:那绪方先生和桑原先生、还有进藤的朋友他们都是故意演给我的一场戏?都是因为进藤的要求?

讶木:(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恐怕就是这样。

 

塔矢亮终于忍不住怒了。

亮: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进藤会做这种幼稚的事情?!为什么大家要陪着他玩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芦原:啊,不要生气嘛小亮~大家都是因为觉得进藤君的提议很好,难得可以开次玩笑,所以——

讶木:(狠狠地捅了一下芦原,然后)塔矢君,你先冷静一点,这个是有原因的……

亮:…………

芦原:小亮,进藤君说觉得你平常太严肃了,所以想策划一个“塔矢亮的惊喜一天”。大家只是希望看到你一些不一样的反应啦。

亮:…………

芦原:顺带一提,他只是让我们给你“惊喜”,但是内容都是我们自己想的哦。怎么样?主意是不是很赞?

亮:……我还是不能理解……

亮:而且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棋院的大家都会陪他玩。特别是绪方先生和桑原老师……

芦原:主要是大家都想看看严肃成性的小亮受到惊吓的表情——

讶木:好了,芦原你不要说了。塔矢君,你可以想象成为棋院有一个恶搞的企划,然后你被挑中成为了那个执行的人……进藤的话,我想之后他一定会来和你好好说明的。

芦原:恩恩。而且我们已经和你说清楚了。小亮你接下来也不会再被骗了嘛。

 

真是……居然是这样……

 

塔矢亮的心情,从开始的怀疑,到听到解释的愤怒,已经渐渐转为无奈的心情。看到芦原轻松的笑容和讶木赔笑的表情,他本人倒也没有了怒气。毕竟,玩笑的分量几乎是无伤大雅。他并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又或者说,他倒不是生对方或者是绪方先生还是年轻棋士们的气。他真正在意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始作俑者,和他就是打从两个星球来的同居室友进藤光。

 

看到塔矢似乎渐渐想通,仿佛意识到塔矢亮渐渐平息了怒气,芦原眼睛一眨,变戏法地拿出了几张面包券。

 

芦原:给你。这个是大家托我买的面包券。作为恶作剧的赔礼。我们都没有恶意,所以请你你不要再生绪方先生他们的气。

 

看到芦原手中的面包券,塔矢反而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亮:不,这倒不必……只是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这样忽然发起恶作剧。

讶木:塔矢君,你就收下吧。难得大家都买了。

塔矢亮忽然想到了冰箱上的“面包先借我一个”的进藤光。他叹了一口气,接过面包券。

 

就在这时,“啪”地一声,芦原拿着面包券的手忽然掉了下来,连着整个小半截手臂落在了桌上。

 

亮:(跳了起来)哇啊?!!

 

芦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露出了真正的手臂。

 

【塔矢家的棋会所】

 

下午,离开了棋院,塔矢如约到了棋会所露脸。刚刚进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巨大婴儿的脸。原来是市河小姐抱着一个2岁左右的孩子冲塔矢挥手。

市河:小亮!告诉你个秘密!

市河:我其实已经偷偷结婚了,而且孩子已经这么大了。

市河:有没有觉得很吃惊?

亮:(无奈笑)市河小姐,这也是进藤拜托你的恶作剧吧?

市河:(顿时露出无趣的表情)啊,你已经知道啦?啊,原来以为会让小亮大吃一惊的说。

亮:说起来,这是谁家的小孩子啊?

市河:(有点泄气)是北岛先生的孙女啦。我特地借来的说。

 

——过了几个小时左右。

亮:那我走了。

北岛:下次再来啊,小亮。

市河:路上小心。

 

第四幕 樱花树下

今天塔矢最后的行程是去机场接自己的父母。

 

——在前往机场的电车上。

 

亮:飞机是大约6点半到成田机场。现在的时间是——5点30分左右。(再看了一下手机)嗯,时间已经被调回来了所以应该没错。

 

塔矢把头靠在后座上。

 

亮:(内心)进藤这个家伙,今天根本不接电话。短信也没有回复。

亮:(内心)这个家伙到哪里去了?等找到了他,一定要狠狠地骂他一顿。

塔矢亮咬牙切齿地想着。

 

在塔矢的车厢后面一节车厢里,坐着一个戴着墨镜、金色刘海的少年。他时而乐哉哉地望着前面的车厢,时而望着窗外的风景,十分悠闲和惬意。他的手机上,显示了10个以上的来自“塔矢亮”的未接来电。

 

??:诶嘿~

 

【成田机场·接机航站楼】

 

熙熙攘攘的机场里,塔矢站在明亮的大厅中。他此刻站在关口的附近等待自己的父母。不一会儿,他看见塔矢行洋和塔矢明子夫妇从关口走了出来。两个人看上去气色都很不错。行洋和明子发现了塔矢,还朝他笑着挥了挥手。塔矢赶紧往前走去,打算和远处的父母汇合。

 

就在塔矢夫妇二人远远向塔矢亮走进,直到走到塔矢亮眼前的时候,他发现行洋的灰白的头发上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有一个绿叶形状的可爱发夹,还在晃来晃去。

 

仿佛意识看到了亮呆滞的神色,明子露出了狡黠的表情,轻轻一摘就把发夹摘走了。

从行洋戴上发夹,到明子摘掉发夹,整个过程全程不到30秒。

 

但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震撼,不禁令塔矢亮震惊地停住了脚步。一直以来,行洋一直是心中最严肃的父亲。然而如今这一形象已经不幸地彻底崩塌。

 

明子:啊,小亮。好久不见~是不是吓到了你,哈哈~

行洋:(面不改色地微笑中)难得一次的顽皮,看来吓到小亮了。

明子:(微笑)小亮,你爸爸姑且也是知情而且配合的哦。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想看看你惊讶的表情嘛。

 

此刻,父亲伟岸的形象崩塌。塔矢亮充血的大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亮:(在候机大厅大吼道)进——藤——光——!!!

 

四周忽然寂静了下来。塔矢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他发现周围的人士都用或是好奇或是惊恐的眼神看着他。顿时脸感觉要发烧。

但是,他心中有一股模糊的信念。因为他感觉到——进藤光就在自己的附近!

 

果然——远处一个鬼鬼祟祟正欲逃跑的身影落入了塔矢的视线。对方戴着厚厚的鸭舌帽和墨镜,此刻正背对着自己,手上似乎还拿着手机?但是一点点漏出的金色刘海暴露了他的身份。

 

于是,塔矢夫妇看着自己的儿子第一步转身,第二步迈出,犹如火箭一般精准地出现在了某人面前,然后一把抓住对方背后的衣领,拖回。动作如行云流水,不带一丝拖沓。

 

光:哇啊啊啊——放开我——塔矢——喂——

 

【塔矢家附近·无人的小路】

夕阳渐渐西沉,落下美丽的余晖。洒在四周的樱花树上。塔矢一家三口以及进藤光一行人走在回去的路上。进藤光和塔矢亮一人提着一半行李并肩走在前面,塔矢夫妇远远地走在后面。不寻常的一天终于要落幕了。

 

塔矢亮和进藤光兀自在拌嘴的过程中。

 

亮:所以说,这次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除了面包券以外,你借我的面包必须另外还我!

光:(忍不住噗嗤一笑)好好,我再买一个给你,行了吧?

亮:……答应得这么爽快?(仿佛想到了什么)难道你又在策划什么新的整人计划?!

光:(不满)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进藤光一边走着,一边低头踢掉面前的石子。

光:所以说,你平时一直都是那么严肃的样子。即使有的时候大家想要离你近一点……

光:而且,塔矢其实偶尔也希望和大家交朋友的吧?

亮:(有点吃惊)……

 

进藤忽然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他笑着挠挠头。

 

光:额,这次我其实只是希望你偶尔可以露出正常人的一面。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即使是塔矢,也是会有吃惊啊、失措的时候吧。我只是希望别人也发现这件事——塔矢亮和别人也没什么不一样。

亮:进藤……

光:额,所以你看嘛,偶尔开一下玩笑不是也很好嘛?!之前绪方先生和芦原先生他们发给我的照片里——

亮:等等,什么照片——

光:啊啊,什么也没——

 

亮:(大怒+脸红)不,你们根本只是纯粹想整我吧?!

——他上一秒居然真的觉得进藤做的整件事仿佛是在为了他好。

 

然而,正当又一轮舌战即将爆发之时,塔矢忽然突兀地止住了声。他停下脚步,蓦地朝旁边的一棵樱花树望去。

 

树下空无一人。这是一条空无人烟的街道。街道上自始至终只有他们四人。塔矢夫妇还在很远的远方向他们走来。

 

进藤光不明就里地望着对方。而塔矢亮依然怔怔地望着前方。

 

亮:进藤。刚刚、不是你的恶作剧吧。

光:你在说什么呀,恶作剧已经全部结束了哟。

亮:是吗……

光: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

 

塔矢刚刚确实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好似一瞬间,在那座樱花树下,一个美到令人窒息的、穿着平安服装的紫发男子正在朝他们二人微笑。但刹那片刻,一切又回到原样。仿佛那陌生绝美男子只是樱花堆砌的幻想似的。梦幻般的一瞬间,留下的只有男子温柔的笑意,和不知从何而来的、令人怀念的感觉。

 

塔矢亮最后摇了摇头。

 

亮:没有。什么都。

 

进藤光望着塔矢亮。塔矢亮望着进藤光。一瞬间,塔矢向进藤绽放了一个瑰丽无比的笑容。进藤一愣之下,也同样报以金色阳光般灿烂的微笑。

 

相视而笑中,二人再度提起行李向前走去,与那株樱花树擦肩而过。

 

【全文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