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23H】人鱼王子

是我最喜欢的人鱼王子了!


啊对,是个西幻paro(


本来想说再改改不过看着还行不然就算了(佛系 明天再稍微改改吧就酱!(wei


1


月明星稀。

 

微草和蓝雨的国度边境,有一片森林。夜色下,绵延绿意褪去,全染上属于夜的黛色。静谧之中,草丛拂过,有人在林间行走。

 

他宽大的魔术师帽檐下,是一双翠绿的夺目眼睛,唯左眼被眼罩覆盖。暗色的斗篷隐在寸草间,仿佛林中的一片星光。夜行人布履轻巧,但仿佛透着几分焦急。他拨开草丛,拂开柳枝,终于逐渐走到了盘桓森林深处的一处悬崖。

 

王杰希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走过最后藤蔓的覆枝,就能看到星空和大海之中的一片空地。空地狭小而蜿蜒,在这海天之间却独显宽阔,仿佛一片遗世独立的风景。

 

而断崖之上,立有一人。

 

王杰希捏紧了拳头,皱了皱眉,然后走了过去。

 

那人戴着兜帽,听到声响,便转了过来。正是一个青年男子。他站在断崖一角,星光洒落在他银白的长发上,映着他如大海般湛蓝的双眼,面带微笑,竟是比星空和深海都不逊色。

 

“杰希,”低沉温柔的嗓音传来。“我等你很久了。”

 

王杰希走到银发男子的面前三尺处停下,看着他一贯温和的微笑。

 

“蓝雨国主,好久不见。”

 

“怎么,”喻文州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头发,语气仿佛低语叹息。


“你今天连喻文州都不肯叫我了?”

 

王杰希也叹了一口气。

 

“好罢,喻文州,”王杰希直视着对方深邃透蓝的双眼。“今天,是来找你谈国事。”

 

片刻后,月色下,喻文州的笑容渐渐收起。他也直视着王杰希,口中一贯温和的声音传来:“可是为了翠茵仙草的事?”

 

王杰希说道:“不错。”他盯着喻文州,眸光却是刹那间锐利如剑。

 

“三日前,蓝雨国潜入边境,盗取我微草精心培养数年的镇国之宝翠茵仙草。我代表微草,请你们立时归还。”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冰冷的眸光,却是一笑。

 

“杰希陛下,你可有证据?”

 

“好,你要证据,那我便给你证据,”王杰希冷冷地说道。“翠茵仙草一般绝不会离开初生地,本是无法可盗,世间唯有碧海之灵能将其引诱。仙草失窃之前,有一批自称商队的人入境,队伍里正藏着一枚碧海之灵。我勘察仙草失窃的禁地,那里甚至有幻影无形剑的痕迹。你说,此事要是不是你们下的手,难道还是别人下的手?”

 

听到王杰希接连揭示的话语,喻文州却似乎并不生气。他把目光投向大海,低声说道:“碧海之灵吗……”他转过头,对王杰希说道:“杰希陛下,碧海之灵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在蓝雨境内出现过了,你凭什么说这是蓝雨所有?”

 

王杰希说道:“喻文州,演戏有意思吗?碧海之灵确实极为稀少,但向来记载只存在在蓝雨南部的无人海域,由传说中深海人鱼的歌声养育。我可从在别的地方有听说过这样东西。”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似笑非笑:“国主陛下,看来你说的这些,终究也只是阅卷是看到过。”


“然而,很多时候,文章记载,未必就是真正真实。更何况碧海之灵的记载也本来就是寥寥,以偏概全也不是没有可能。要是陛下亲眼见过,那倒是另说了。”

 

王杰希沉默了片刻。说道:“如你所言。我确实不曾亲自勘探过那片海域。”但他话音一转,如同寒冰。“但黄少天的幻影无形剑的剑痕,我绝不会看错。”

 

“不错,”片刻后,喻文州大大方方地说道。“确实是少天的剑。”

 

见喻文州竟然直接承认了盗取仙草的事实,王杰希碧眸顿时掀起一片光芒,眼中如星辰燃烧。喻文州却丝毫不惧,直视着王杰希说道:“诚如微草国主所见,三日前,是我让少天他们取走仙草。如今仙草在蓝雨境内,和碧海之灵在一起,被妥善照料着。”

 

王杰希听到重要的仙草没事,先是心中一宽。他朝喻文州喝道:“蓝雨国主,翠茵仙草是我们微草至关重要的宝物,但对你们根本没有任何用处。现在你们若是能立即归还,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他朝喻文州逼近两步,语调已经冰冷了下来。“便是蓝雨主动和微草为敌。到时可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面对眼前王杰希的威胁,喻文州却没有立即回应。而王杰希盯着喻文州,等着他给出一个最终说法。断崖上陷入了一片沉默。波涛拍打着崖底的礁石,喻文州忽然说道:“曾经,有一个人和我说过,人的一生,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想做什么,想要什么,就绝不要放弃。”夜风呼啸之中,喻文州定定地望着王杰希,语气平和。

 

“所以抱歉,翠茵仙草我不能给你。盗取仙草是我一人指使所为,与蓝雨无关。就算是你起兵攻打蓝雨,叩开都城国门,也别想拿到。”

 

远处的海面掀起一股大浪,王杰希终于在此时倏然出手。他右手一道绚烂光芒击出,喻文州侧身避开肩头要害,但一片银发依然被光芒击中,化为片片流光,于空气中消弭于无形。

 

显然,眼前的喻文州,并不是真正的喻文州,而是一个影子分身。王杰希收回手掌,面如寒霜,但内心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看着眼前这个承载着喻文州的分身,不知为何,居然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感觉从心底溢出。

 

那是一种名为哀伤的感觉。

 

王杰希心想,虽然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喻文州彻底敌对,但是他没有想到,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自己会是这样的心情。

 

“喻文州,”王杰希手中光芒又一次亮起。“翠茵仙草事关微草未来,你为何要苦苦相逼?即使你拿一人所为当幌子,微草照样可以起兵蓝雨!你究竟想要什么?!”

 

喻文州明明一击之下只剩残影,却依然仿佛无事发生,他缓缓转身,湛蓝的眼眸望着王杰希,笑容平静。

 

“王杰希。如果说,我的目标是你呢?”

 

 

2


喻文州的分身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就自动消散了。只留下怔愣不已的王杰希在星海和波涛之中,许久以后才只身离开。

 

通过秘密的传送阵回到微草皇都,喻文州最后的话语和笑容却还是在王杰希心头晃动,令他再也无暇思考。

 

目标是我?

 

王杰希回到皇宫的那一刻,海风星空早已不见。眼前微草宫殿画梁雕栋,宏伟辉煌,宽阔的走廊一片寂静无声。皇宫的一切令王杰希顿时回过神,收起了和喻文州有关的所有心思。他从角落走出前往书房,一路上,宫殿内的侍者见到王杰希,立即纷纷恭敬地向他行礼。

 

“国主陛下。”“国主陛下。”

 

王杰希露出平时殿内应有的表情,面容严肃清冷,一边点头示意,一边走过人群。这时,女官柳非走了过来,低头行礼,尊敬地说道:“国主陛下。”

 

王杰希停下来看着她,问道:“什么事?”

 

柳非说道:“陛下,今天收到的信件都已经整理好,给您放在书房。”

 

王杰希点头说好。柳非又道:“陛下,您整天为了国家大事操心,您辛苦了!还请今日早点休息吧。”

 

王杰希感觉有些宽慰,但他正色道:“谢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也早些休息。”

 

柳非告退以后,王杰希来到书房。信件和材料都已整整齐齐地叠在了一起。王杰希坐下,开始处理晚上的公务,拿起一份信封,却忽然停了下来。

 

是的。他是微草国主。

 

回到宫殿,一切的一切,令王杰希再度回归理智。微草国主就是王杰希,王杰希就是微草国主。

 

“王杰希。如果说,我的目标是你呢?”

 

喻文州的话语再度浮现,仿佛无可抵抗般地令王杰希的思绪再度混乱。他再也无心看信,站了起来,靠到华丽的窗沿边向外看去。宫殿的外面依然只能看到宫殿。但王杰希知道,宫殿的更外处,是微草的皇都,是微草的土地。他抬头望去,便看到微草的旗帜在遥远的远处,在黑暗的空气中矗立飘扬着。

 

望着远方的旗帜,王杰希仿佛握住了稻草一般,眼神从混乱再度变得清晰。是的,重点不是他是谁,而是,他的责任。在加冕的时候,他就已经向老国主发誓,他要成为微草的支柱,要为国家奉献自己的一切。


而至于王杰希是谁,和他本身有关的一切,这根本无关紧要。


王杰希,甚至他的本名,也早已成为王以后湮埋。那场只有寥寥几人知晓的意外发生后,这些年,要不是被喻文州提起,恐怕他连自己原本的名字都早已经忘记。

 

“王杰希”,喻文州提到的目标,其实只是指微草国的国主而已。

 

是的,就是这样。王杰希告诉自己。喻文州甘冒奇险,盗取微草重宝在先,自然是别有目的。他既然说目标是自己,恐怕也只是想要身为国主的他俯首称臣,进而让整个微草都拜倒蓝雨之下罢了。

 

等等。自以为想通了一切的王杰希,仿佛又想到了什么,眼神倏然变化。


难道喻文州知道了翠茵仙草的真正用途……

 

不,这不可能。王杰希立即否认。这件事一直都是微草的最高机密,只有他和老国主知道,绝无可能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而喻文州,应该只是碰巧得知了仙草的情报,想要奇货可居,用以要挟他们微草而已。

 

蓝雨,喻文州……

 

名字再一次地浮现在眼前,连同银发男子温润如玉的音容笑貌,如同漩涡一般,成为了微草国主心中最复杂难言的一片存在。王杰希闭上眼睛,面露苦笑。

 

 

3


王杰希和喻文州的相识是从两年前开始的。

 

数年前,微草遇到巨大的危机。支撑举国魔力来源的魔力灵脉出现了一次枯竭。


微草国以出色的魔道学者闻名于世,失去魔力灵脉,意味着国家即将走向衰落。为此,身为国主的王杰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暂时解决了枯竭的问题,却也意外地顺着灵脉尽头发现了隐藏在边境森林的一处秘境,便是那海天相连的断崖。


那处断崖极其隐蔽,外面就是大海,几乎无人发现。它特殊的位置,令王杰希可以在那里设下往返于国都的传送阵而无人知晓。

 

而且,关键是,那里非常安静,非常美丽。

 

自那以后,时不时地,王杰希便会来到这里。这处断崖地势极高,仿佛能俯览万千海洋,又能清晰地看到海天相接。四下无人,伴萤火虫鸣,聆听海风,遥望星空,便是王杰希最大的享受。

 

他甚至和这里的鸟儿和萤火虫都成为了朋友。其中有一只鸟儿特别美丽,仿佛有着大海般的蓝色,偶尔王杰希能遇见,每次都朝王杰希啾啾地叫着。王杰希虽然听不懂它在说什么,但仿佛能明白它是在和自己问好,便和它道谢,青鸟便会向他鸣唱歌曲,那歌声动人极了,连王杰希都不禁为之沉醉。

 

就这样,这里成为了王杰希忙里偷闲之外的一个秘密基地。每当来到这里,他就能卸下一身的重担,得到真正的放松。

 

王杰希给这里取了个名字,叫做“美梦角”。

 

两年前的一天,蓝雨新王继任。王杰希以邻国之君获得邀请,即将出访蓝雨。离开微草意味着他不能再去美梦角,那一天,王杰希突发奇想,想要在出行前的一晚去美梦角看日出。当他通过传送阵到达那里的时候,先是一声青鸟的声音传来,王杰希想要日常和蓝鸟打招呼,却是愣在了当场。

 

断崖上前所未有地站着另一个人。一个陌生而年轻的银发男子。即使是天光未亮,王杰希只依稀看着那青年的身形,便感觉极是温文俊秀,仿佛他就是背后大海的一滴水珠。那平时总是和它打唱歌打招呼的青鸟正靠在他的肩膀上,啾啾地叫着,感觉仿佛十分亲密。


那名男子仿佛也意识到了有人来临,他转过头来望着王杰希,眼神中同样地泛着惊讶。


而王杰希大概永远不能忘记当时他和喻文州初遇时的眼神。喻文州望着他,神色从初时的惊讶开始渐渐变化,湛蓝无比的眼睛中仿佛泛起了金色的海洋。他望着他,神色仿佛是见到了无尽黑夜中的一道亮光。

 

身为一国之君的王杰希,竟然被喻文州的一个眼神定在了当场。面对一个看似温文儒雅的年轻人,他竟第一次感到有些不知所措。此时,夜色尽去,一道金乌初啼的阳光照亮了两人之间的茵茵绿草,照亮了他和喻文州的侧脸,也仿佛照亮了王杰希心间的每一个角落。

 

那是他和喻文州的第一次初遇。没有预兆,没有提醒,亦无回避的余地。

 

 

从那以后,王杰希便和喻文州成为了朋友。

 

或者说,一对在美梦角一起赏景聊天的旅友。

 

喻文州便是蓝雨国主,这自然是大出王杰希意料之外的事。但是,他不愿意放弃美梦角这个他最喜欢的地方。而喻文州,他有着影子分身的能力,所以也能经常从蓝雨都城分一缕分身前来这里。从相遇的频繁次数来看,他显然也不愿意放弃这个美好的地方。

 

但好在喻文州也是一个很好的同伴。每当王杰希来到美梦角时遇到喻文州也在,他虽然从不回避,却也极有涵养地从不打扰,只静静地坐在一边,欣赏风景。蓝雨国主与身俱来地透着一种如沐春风的气息,王杰希一开始还稍有芥蒂,但时间久了,竟然对此习以为常,不仅不觉得尴尬,反而觉得多了一个人,便多了一份安宁。

 

两人原先一直都是各看各的,直到有一回,王杰希躺在盛着繁星的夜空下,风吹草移,竟在夜风中入睡。然后他在迷迷糊糊中被人叫醒,那人叫他“陛下”“陛下”,王杰希微微睁开眼睛,看见漫天繁星下喻文州在看他,湛蓝的眼睛涟漪发亮。


王杰希在他的眼神中愣了片刻,这才意识到自己睡着了,想要谢谢喻文州的提醒。但不想喻文州却说道:“陛下,下次如果要休息的话,带条毯子放在这里,否则即使是你,也可能会着凉。要是担心睡过头,我可以叫醒你。”

 

后来,王杰希还真鬼使神差地带了一条毯子。从那以后,两个人偶尔会搭话聊天。一聊之下,竟是极为默契。尽管在国事的看法上有许多共同的相似点,不过两人谈的更多是国家以外的事。两个人皆是十分博闻广识之人,他们聊起不同地区的花卉,聊起曾经去过的地方,聊起星辰运行的规律,每一点都聊得非常投机。


再后来,王杰希告诉了喻文州自己的真名,喻文州就以名字来称呼他。而王杰希也通过对话得知,喻文州有着与动物生灵沟通的能力,他也是因为这个能力,才从青鸟口中得知有美梦角这一个地方。

 

“我听说,人类之中,最出色的魔法师也有着与生物沟通的能力。天空的鸟儿,陆地的家禽,甚至是海底的人鱼的语言,他都能听懂,”喻文州说,“微草境内能人辈出,杰希陛下可曾听过这样的传言?”

 

王杰希听后,却是沉默片刻,摇了摇头。

 

“抱歉,我没有印象。”

 

喻文州仿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无比自然地转换了话题。

 

青鸟有时候也会过来。给王杰希衔来新鲜的水果,给喻文州带来好看的鲜花。喻文州和王杰希说这只青鸟叫索克萨尔。王杰希失笑于这只青鸟特别的名字,然后青鸟便不服似的抬起头,一边飞旋一边歌唱。青鸟的歌喉太美妙,仿佛不似人间的嗓音,王杰希有时候也跟着微微哼着,但是却琢磨不到万分之一的旋律。而喻文州却永远只是在那里静静地听着,面带笑容,眼神总会望着别处,神色偶尔有些恍惚。王杰希望在眼里,却是若有所思。

 

因为,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喻文州似乎天生有一副好歌喉。可当他有一次终于忍不住问起时,喻文州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抱歉,陛下,我不会唱歌。不过,他看着王杰希,眸光温柔闪闪。如果可以,我倒是想要请那你和我跳一支舞。

 

王与王之间自然有不可逾越的雷池,蓝雨和微草也是一样。两人之间,除了美梦角外,也依旧是各自一方,在国家利益问题上依旧宛如陌路人士。但王杰希却依然在心间留了一片田地。他开始好奇喻文州的事情。空暇之余,王杰希偷偷调查了喻文州的资料。却发现喻文州的相关的记录寥寥,从头开始也只有不到三年。上面只说喻文州出身于蓝雨南部海域边境,因为睿智通达,智慧过人,在民间以解决事务闻名,最后被护国将军黄少天发现引荐,继任上一任蓝雨国主方世镜,成为如今的蓝雨国主。

 

王杰希讶异于喻文州履历的空缺,甚至有些不着调地沮丧情报上为什么不记载喻文州的嗓音问题。然而,履历上的另一点却引又起了他的注意。

 

根据记录记载,喻文州似乎在南部海域的时候,打听过一个人。


是一名能与人鱼沟通,能飞翔于天际,日行千里的魔道学者。

 

望着眼前的情报,王杰希的神情倏然变幻。


那是他第一次,对自己为修复灵脉交付的代价感到有些后悔。

 

此后,两人还是时常见面。若是明月当空,则时而共饮。虽然喻文州不能拿起杯盏,但王杰希依旧会带两个杯子,带一壶酒。又时而夜空晴朗,两个人就在繁星下对弈,讨论棋局。棋局互有胜负,但总归是喻文州下得更好些。除此之外,还有好多,好多他们一起度过的,伴着星光和海风的日常岁月。

 

王杰希以为接下来也会一直这样。他们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于国事之外,在桃源仙乡,共赴平平淡淡的美梦。

 

然而,终究这一天还是来了。

 

王杰希从回忆里睁开眼睛。他望着窗外的星星,思忖良久,还是下定决心。他要亲自去一趟蓝雨都城。他要亲自见喻文州,问他要回仙草。

 

他要亲自见他。

 

 

4


烈阳伴着清晰的风,像一个最欢快的孩子般跑遍了蓝色的南国都城。

 

王杰希掀开马车的窗帘,眼前的便是如此海风扑面的景象。他放下帘子,想要让前方的高英杰停下来,但还是住口了。

 

事实是,在他下定决心要前往蓝雨的那晚,桌上却早已静静地躺着一封来自蓝雨的出访邀请函。

 

如今,再说到默契这个词,王杰希现在竟不知要如何看待。因为,他和喻文州之间再默契,却终究是无法调和的存在。

 

然而,王杰希注视着窗外与微草大不相同的明丽南国风情,却依旧是无法控制的心跳。

 

这么多年来,他终于来到了这片喻文州的土地,也即将看到喻文州真实的身影。

 

无论他现在和他是对么地敌对,王杰希却无法压抑这份心跳。正如无论内心多么复杂纠结,在见与不见之间,王杰希选择见喻文州一样。

 

到达都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收起。南国的天暗得晚,蓝色的天空反而染上了一片漂亮的靛紫。王杰希等人在议会长郑轩的带领下得到隆重接迎,并得知晚宴即将在今晚举行。想到仙草的事,王杰希心间有乌云笼罩,内心深处却又不由自主地叹息。夜幕降临,王杰希等人前往赴宴,但来到宴会的地点时,他却是愣住了。

 

马车到达的不是蓝雨的宴会宫殿,而是一片宽阔的广场。它甚至不在宫殿群内,而是在城外。王杰希走下马车,看到的是一片星光熠熠的城外码头。星星,路灯,光线化作点点流光点缀着半米外的海面。海风扑面,海水轻轻摇晃,如同一诗般画卷。

 

王杰希沉浸在眼前的美景里,而众人见到了微草国主的身影,却也都不禁为之屏息。因为王杰希实在是太耀眼了。他身着一身华贵的翠色长袍,暗金色的叶片若隐若现,映衬着他璀璨如星的翠碧绿眸,抬目轻瞥,便仿佛整个星空都降临在了人间。他身带威严,令人不可逼视,却又如星竹朝露,出尘绝世,令人觉得,便是那一身代表皇室的衣袍,都要在他本人的气质下黯淡无光。仿佛那奢华的衣袍,才是一种累赘似的。

 

就在这时,无比熟悉而低沉的声音响起。

 

 “欢迎你,我最尊贵的微草国主。”

 

王杰希抬眸望去。他的眼中此时再无别人。夜色星光之下,他出现了。

 

深蓝色的长袍盈盈闪烁,银白的头发迎风轻舞,深邃温柔的笑意无垠如海。

 

他在一头,而王杰希在另一头。他看着王杰希,一步一步朝他走去。他从圆的一边前行,步子很慢,但世间最出色的舞蹈家都不如他每一步的轻盈优雅,如同海洋中最轻灵的一片水滴。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走到他面前,感受着他的影子,他飞舞的发际,仿佛时间都已经凝固。喻文州朝他微微一笑,向他伸手,微微前倾,作出最美妙的邀请。

 

“杰希陛下,可否邀请你,和我一起跳一支舞呢?”

 

握住左手,被揽入怀。

 

王杰希感觉到了真真实实的温度。第一次。

 

他和喻文州轻轻贴在一起,距离只有数寸的呼吸。喻文州湛蓝的眼睛引领着他的视线,他的手比正常人还要清凉如玉,轻轻握着王杰希的,仿佛握着世间最珍贵的翡翠琉璃。覆在他腰间的手轻轻用力,喻文州带着王杰希在月下起舞,演奏起今晚的第一个音符。


两个人没有说话,只是互相凝视,但王杰希却明白了喻文州眼中的话语。


很久以前就想和你跳一支舞了。很久很久。


飘然转旋,衣袂翩叠。王杰希被喻文州笼罩在细碎袅袅的舞步中,都能够感受到着不似人间的美妙舞姿。他注视着喻文州的眼睛,眸中星光散发出最柔和的轨迹。

 

抱歉,我跳得不好。


不。喻文州也凝视着王杰希的眼睛,眼眸如最宁静的碧海。


这是我的荣幸。

 

王杰希一时忘记了他身在何处,四周的一切都仿佛消失,忘记了岁月,忘记了身份,眼中只有喻文州独一无二的温柔目光。

 

直到四周第一个人开始鼓掌,然后周围沉浸在这醉人舞姿的观众清醒,开始爆发出雷鸣般的响声。王杰希也被这如潮的掌声惊醒,意识到已经一曲终了。夜风之下,王杰希望向喻文州。他停下了舞步,后退两步,向他鞠了一个躬,却又再度朝他伸出手来。

 

“杰希,”他在星光下笑着。“我能邀请你再跳一支舞吗?”

 

此时,因为首支舞蹈结束,其它绅士淑女也进入了广场舞池。但喻文州和王杰希的身影依然是那么瞩目。这时,喻文州身形微倾,望着王杰希,用口型说道:“想不想换个地方?”

 

王杰希将自己的手放在喻文州的手中。

 

“答应你的邀请。”他轻声说。

 

一片衣香鬓影中,两位国君已不知何时悄然退场。

 

 

海风下的路灯码头,王杰希和喻文州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并肩前行,尽头则是一边月色下的大海。王杰希摘下繁重的披风外袍,却见喻文州也已将他的外袍放在一边,露出修身的月白长袍。两个人对视一眼,换来相视一笑。

 

“这样是不是轻松多了?”喻文州笑着说。

 

然后,他再一次朝王杰希庄重行礼,低头颔首,右手伸出,发出舞会的邀请。王杰希也没有任何犹豫,将手再一次放在喻文州的手中。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就已经在无人的海风小巷中跳起舞来。没有音乐,没有观众,只有星光在为他们照明,海风在为他们歌唱。

 

王杰希沉醉在只有喻文州的世界里,直到,他忽然注意到,喻文州的额头上开始出现了细密的汗珠,但舞步却没有一丝减轻,仿佛依然是不愿将他放开。

 

顿时,看着喻文州眼前的汗珠,两年来无数的细节渐渐在王杰希的心中复苏。喻文州扑朔迷离的出身,他不断打听寻找听得懂人鱼语言的人,他不能开口的嗓音,影子分身的能力……

 

王杰希忽然停了下来。一切的音符都猛地戛然而止。他牢牢地握住喻文州的手腕。

 

“喻文州,你到底是谁?!”他几乎是咬牙出声,“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根本不来自于人间?”

 

喻文州望着他,神色平静。仿佛王杰希只是问了他有关天气的话题。

 

王杰希望着喻文州,心中已经只剩下碎裂遍地的痛心。

 

他以为人鱼上岸只是传说。人类与海洋泾渭分明。


王杰希根本不敢想,喻文州为了来到陆地,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他颤声说道:“为了来到陆地,你究竟付出了多少?人鱼有四百年的寿命,你现在还剩多少?你是不是永远都无法回到海洋了?你的嗓音是不是也牺牲掉了?还有,人鱼上岸必定的后遗症,在陆地的每一步都是踩在刀尖上?怪不得你那么精通影子魔法……”

 

喻文州看着他,屏息不答。王杰希拽着他的手腕:“喻文州!回答我。”


到最后,语气竟然已经透着从未有过的凄凉。

 

喻文州神色温柔地看着王杰希:“杰希,你博闻广识,聪明过人。你说的都对。我确实不来自于人间。但你可知,我来到人间,是为了什么?”

 

王杰希压下内心所有的思绪,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但无论如何……”

 

喻文州却忽然开口。语气平稳而柔和。


“我来人间,是来找人的。杰希,你愿不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呢?”

 

5


北海之滨的深海,有一处无人踏足的宫殿,那里是人鱼的王国。国王有四个儿子,其中,最小的孩子叫喻文州。

 

文州王子从小向往人类世界,但却被几个哥哥阻止,说陆地与海洋殊途,让他断了这份念头。一次吵架,年幼的他负气出走,到了无人到达的南部海域。他游上岸,却不小心被人发现,被当做怪物用石头打得遍体鳞伤,鱼尾上都是鲜血,还有人出主意要把他当做商品卖到王国。


文州王子想要抵抗,但却被从来没有直视过的阳光弄伤了眼睛,根本不是人类的对手。他想要和人类沟通,但却没有人能明白他的语言。而就在文州王子即将遭遇不幸的时候,一个年轻的身影从天而降。他戴着宽大的魔法师帽子,似乎是个魔法师。他用着散发着星屑的漂亮扫把,只一招就把所有的人类从他的身边掀翻在地,变魔术都没有这么干脆漂亮。

 

“你没事吧?”他走到文州王子身边,跪了下来,将他扶起。文州王子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却觉得他是这世上最美丽出尘的人。年轻的魔法师仿佛拿出了什么液体,倒在文州王子的身上,文州王子顿时感觉身上的伤都好了。魔法师又轻轻地抚上文州王子湛蓝的眼睛,问道:“你受伤了,你看不见,是不是?”

 

然后,文州王子只觉得眼前覆上了一道柔软的丝质手帕。他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他摸索着方向,感激地说道:“谢谢您……”

 

那位年轻的魔法师却仿佛不在意,也用人鱼的语言说道:“这是应该的。能看到传说中的人鱼,令我感到很荣幸。虽说人与大海相隔殊途,可人和人鱼,又有什么分别呢?你无辜受害,自然应该得到相救。”

 

文州王子的心震动了。这是他的哥哥们从未说过的话。他仿佛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读过沉船的书籍。他说,那里有着会飞的鱼儿,有着琉璃般的钟塔,有着充满繁星的夜空……所以我无论如何想来人间看看。可是,”他话语一转,不无哀伤地说道:“我还是太弱小了。刚刚上岸,就被阳光刺伤了眼睛。被人类攻击的时候,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他对着魔法师的方向说道:“要不是你,尊贵的魔法师先生,我早就已经被卖进人类的宫殿,成为被人观赏的玩物了。”

 

模糊的光线中,魔法师却笑了笑,他仿佛指了指远处,说道: “其实,只要是选择合适的礁石,选择无人出没的夜晚,加上等你再长大几岁,能够适应人间的光线,一切并没有那么困难。”他对文州王子说道。“人的一生,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想做什么,想要什么,就绝不要放弃。你要是想看人间,便去看吧。不过,”他站起身来。


“现在还是先送你回家吧。你的家在哪儿?”

 

晴空碧海,天际的中央正洒过一道特别的身影。数千米的高空上,年轻的魔术师正骑着他的扫把飞行,仿佛天边最绚丽的一道流光。

 

文州王子从来没有想象过,世界上有这样强大的人,能够指使着扫把日行千里,瞬间就从南海来到了北海海域。那可是他当初花费了整整十天的时间才做到的。文州王子被魔法师抱在怀里,他知道自己离太阳很近,也看不清,但是他还是想要扯掉眼前的遮罩,他想要把这个无与伦比的人记在心里。

 

“到了。”对方说道。他缓缓地降落海面。

 

下降的风声在耳边剧烈地呼啸,喻文州大声地问道。

 

“我叫做喻文州。是人鱼王国最小的王子。你是谁?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对方仿佛轻轻笑了一下,却是没有回答。他悬浮在海面,把文州王子放进海里。

 

“我的名字,不是什么值得被记住的东西。你不必挂心。”

 

当文州王子沉入水面的那一刹那,他听到魔法师最后的话语。

 

“那么,保重,人鱼国的文州王子。”

 

轻柔的丝巾漂浮,海水在瞬间滋养着文州王子的眼睛。他终于能够睁开清晰的双眼,却只能看到蔚蓝的海面。他不顾一切地浮上水面,夕阳夺目,海面平静,却没有了魔法师的影子。

 

但还是凭借着入水的最后一瞬,文州王子有了一些细微的印象。

 

那是一双星辰般的翠眸。

 

 

自那以后,又过了好几年。但文州王子却再也忘不了那个闪闪发光的人,决定去人间找他。为此,他阅尽了海王所有的书籍,学习万灵的语言,修习最优秀的魔法,又观察了一年人间的土地。他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终于在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以后如愿以偿,长出了人类的双腿,来到了陆地。

 

陆地上的一切果然新奇而美好。文州王子来到蓝雨边境,世人纷纷惊奇于文州王子的智慧与优雅。然而,文州王子问遍了每一个人,却根本找不到魔法师的痕迹。

 

 

“后来,我通过一些办法,才确认了那个失去踪迹的魔法师就是当今的微草国主。当我再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喻文州说,他的声音低沉,却仿佛诉说着低语般的痛心叹息。

 

“他失去了大部分的魔力,还失去了一只眼睛。甚至,连加冕前的记忆,都丧失得彻底干净。他不记得自己去过南国,不记得自己救过一个弱小的人鱼王子,也不记得千里高空的翱翔飞行。他变成了微草国主,成为了万千子民的支柱。”


“而他失去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修补微草的魔力源泉。他把自己的魔力化为国家的魔力,把自己的生命化作燃烧的热量,才撑起了这个国家。”

 

王杰希望着喻文州,内心已经掀起滔天骇浪。他不知道喻文州是怎么会知道这个只有林杰才会知道的秘密。望着已经彻底僵住的王杰希,喻文州目光闪闪,继续不闪不避地看着他,定定地说道。

 

“然而,危机还是没有被解除。由于当年的灵脉并没有彻底被修复,这些年,魔法师终于想出来了一个办法。他决定用翠茵仙草,来一举彻底修复灵脉枯竭的困境。杰希陛下,你说我说的,是对还是不对?”

 

王杰希沉默地望着喻文州。许久以后,才叹息般地说道:“文州陛下,既然你一切都明白,就请你把仙草还给我。灵脉的修复刻不容缓。”

 

喻文州听了以后,竟是轻轻笑了一下。他望着王杰希,缓缓地说道:“翠茵仙草快要成熟了。可据我所知,仙草要融合于灵脉,是需要巨大的魔力和生命力激发的。王杰希,这次你准备把命搭进去,是不是?”

 

黑暗的夜风吹着无声的海面,乌云渐起,遮住了原本闪烁的星空。狭窄的小巷黯淡无光,听到喻文州质问的王杰希,却是叹了一口气。这次开口,言语却是无比的温柔。

 

“文州陛下,我已经全然不记得你,也不配你如此惦念。我知道有一种办法,可以让来到陆地的人鱼回归海洋。”他望向喻文州,眼神仿佛美梦角最轻柔的海风。

 

“文州王子,回海里去吧,这样你还能享受几百年的生命。”

 

喻文州望着王杰希,银白的长发在猎猎风中晃动,但他的眼神,却始终如一,温柔坚定,不曾有一丝动摇。王杰希望着他的眼睛,忽然想起那夜温柔星空,他第一次叫他“陛下”,过去也好,现在也好,那份眼神,始终没有变过。

 

 “数百年也好,也比不上在有你的世界欢笑。”


他的语气宁静祥和,一如往昔。

 

海水在星空下挪动着海浪,巷子口昏暗的路灯明明灭灭。


“喻文州,”王杰希忽然说道。

 

“这一生,这一世,有遇见过你。我很快乐。”

 

一切就在突如其来中发生。一声清脆的鸣啼忽然打破了小巷的宁静。不远处的海边,一道蓝色的光芒凭空升起,其中一片绿色闪烁。其中,绿色光芒显现,竟然是一株非常美丽的翠草。而蓝色光芒,也开始渐渐现出形态,正是那只名叫索克萨尔的青鸟。


喻文州顿时面色大变。他立即想要阻止,但王杰希早有准备,挥手之下两人之间便出现了一道难以跨越的魔法结界,彻底封住了喻文州的行动。然后,王杰希轻轻挥手,翠草响应王杰希的召唤,开始悬浮,迅速地朝王杰希的手中飞去。喻文州立即想要叫索克萨尔施援,却见王杰希已经瞬间洒下一片寒冰粉,阻挡了青鸟的去路。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下一刻,喻文州就眼睁睁地看着王杰希将仙草握在手中。他手心光芒涌动,顿时,一道道紫色的咒术开始将屏障击碎。但此时王杰希已经打开了一张传送卷轴,周身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隔着屏障,王杰希对喻文州轻声说道:“我曾经立下过与翠茵仙草的召唤契约,一旦在近处召唤,一定能强制回到我手上。仙草是我们微草的未来,我不能让它有任何闪失。”

 

青鸟在空中悲鸣,喻文州依旧在试图解开结界。卷轴的柔和光芒中,王杰希的身影开始变淡。他低下头,对喻文州轻声劝道:“文州陛下,你是当世第一聪明人,其实又怎么会不知道回归海洋的办法?微草的灵脉就是我的使命,我注定应该去那里。你……不要再惦记我了。”

 

瞬间,拦住二人的结界破碎。喻文州奔上前,但已经太迟了。他看着王杰希渐渐变淡的身影,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再也无法阻止。他怔怔地望着王杰希,终于还是说道:“杰希,你为什么这么傻?”

 

“对不起,”王杰希低下头,最终还是说道。“但是,谢谢你。忘了我吧。”

 

最后,他对喻文州露出一个笑容。翠绿眼眸中的光芒从来没有如此明亮,如此温柔,如此动人,如此满足过。

 

王杰希的身影在下一刻便彻底消失了。喻文州一人孤零零地站在海港边。他依旧一动不动地望着王杰希消失的尽头,仿佛王杰希还在哪里。他原本湛蓝的眼睛变得一片黯淡漆黑,眼中所有的光芒都几乎要被黑夜吞灭。乌黑的夜狂风忽起,骤起的雨滴破碎在地。海面上方,青鸟刚刚解除束缚,它任暴雨攻击着它的翅膀,飞到主人冰冷的肩头,蹭着他的发际,望着暗无天日的大海,发出凄婉的痛声悲鸣。

 

而喻文州此时却似乎已经恢复了过来,甚至说,他看上去安静得可怕。他将青鸟捧在手中,轻柔地低声说道:“既然他作下了决定,那么,我也已经作下了我的决定。带我去吧,索克萨尔。追随着翠茵仙草的气息,你一定能找到他。你是我最好的伙伴。谢谢你一直的陪伴,陪我在人类世界,度过最愉快的两年时光。”

 

青鸟叫了一声,在空中转了一个旋,仿佛在悲泣。喻文州轻轻抚着它的头,说道“别哭,别哭”。它终于点点头,退后两步,突然间,蓝光闪烁,青鸟的身形忽然变得宽大无比,喻文州攀上鸟背。索克萨尔清啼了一声,仿佛是最温柔的叫唤,然后它振翅而起,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码头的另一方,喧嚣的舞会因为暴雨中止。微草的继任人高英杰仿佛有什么感应一般,他望向漆黑的夜空和海面,忽然间没来由地感到了一阵心悸。他们的国主陛下,怎么好像不见了?


而微草的国主此刻已经通过卷轴来到了边境的灵脉中心。王杰希握住即将成熟的灵草,无比熟练地划出法阵,开始了最后的仪式。随着时间过去,魔法阵的光芒越来越强,灵草与灵脉相连,开始了最后的成熟。

 

王杰希在光芒最盛的时候走进了法阵的中央,面容无比平静。那一刻,仿佛一切都被催动了起来,灵草开始迅速地开出花苞。王杰希感受着自己生命力迅速地消逝,自己的存在正渐渐地与灵脉融合,却是欣慰地看着眼前的灵草。

 

“从今以后,你就将成为灵脉的守护人了,”王杰希轻声说道。仙草顿时发出了沙沙般的响声。

 

“你叫王不留行?真是个好名字。是索克萨尔给你取的?没关系,或许你们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

 

在与灵脉融合的过程中,王杰希的存在越来越稀薄,却也渐渐找回了他曾经汇流给灵脉的魔力。空洞的左眼也渐渐回归。但越是回归,王杰希就越是明白,自己即将快要消逝。这一刻,望着初生的王不留行,王杰希的内心十分平静。王杰希想,他这辈子,被人喜欢过,也喜欢过别人,和他跳过一支舞。他真的没有任何遗憾了。


而也是在这一刻,他开始想念他曾经被吞噬遗忘的记忆。如果能在最后一刻想起来就好了……王杰希想。

 

毕竟,比起听喻文州说的,他还是想亲眼所见才好。

 

魔法阵的光芒就此湮灭。王杰希眼中最后的一丝光芒也消失了。灵脉发出了耀眼无比的光芒,仙草围绕着年轻的王彻底失去生机的身体,珍珠般的水珠一阵阵滴落。

 

6


“我叫做喻文州。是人鱼王国最小的王子。你是谁?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仿佛是遥远边缘传来最空灵的歌唱。王杰希望着银发男子微笑的面庞,回答道。

 

“杰希,我的名字是王杰希。“

 

和煦的光照进双眼。温暖的海风吹拂在眼前。王杰希仿佛从梦中醒来。四周,正是他熟悉的美梦角。他睁开自己的双眼,看着自己的双手,发现自己并没有死亡。

 

此刻,王杰希忽然听到远方崖岸的歌唱,歌声空灵,仿佛不似人间声响。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右手召唤出灭绝星辰的扫帚,朝海岸边飞去。

 

果然,海岸上浮着三个不同寻常的身影。王杰希停了下来,发现他们都是人鱼。而他们的旁边,一只翠色精灵飞舞,不正是索克萨尔?

 

“你就是王杰希?”其中一位人鱼说道。“我是叶修,海王最大的儿子,文州是我们最小的弟弟。”

 

王杰希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不对。他顾不上任何事物,冲口而出:“喻文州呢?!他去哪里了?”

 

三位人鱼都是深深地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国主,你当时和微草灵脉融合的那一刻,实际上已经付出了你全部的生命。”叶修淡淡地说道。

 

“但是文州救了你。只要是海王的子孙,心脏的鲜血有着起死回生的能力。他来到了微草了灵脉,用刀扎进了自己的心脏,救了你的命。不仅如此,连同你的记忆,魔力,眼睛,也都一并归还了。”

 

叶修的话语仿佛最尖利的刀插入了王杰希的心间,王杰希怔在了当场,只觉得内心仿佛要化成碎片。

 

“他……真傻……他真的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他喃喃地说着。下一刻,他又冲向叶修,忽然开口说道:“尊敬的王子陛下,若是可以,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换回文州的生命,包括我的性命。请问你们可否有复活文州的办法?”

 

二王子张新杰看着王杰希,沉默了片刻,说道:“人鱼和人类不同。人类虽然脆弱,但有着不灭的灵魂。我们人鱼虽然有400年的寿命,但却没有灵魂,死后也只会化作海边的泡沫。”

 

王杰希听后,只觉得一切黯淡无光。他的手颤抖着,仿佛即将要坠入海水的深处。但此时,叶修却望着他,神色有几分古怪。

 

“人鱼本来是应该没有灵魂的,”他说道。“可是,文州他放弃了自己的寿命,经历了莫大的艰辛,来到了人类的土地,去寻找他真心爱的人。如果他能够遇到真心相爱他的另一个灵魂,他就能通过这份爱,获得一份真正不灭的灵魂。就算是肉体毁灭,只要灵魂还在,通过一些手段,他还能回到人间。”

 

叶修望着王杰希。“而你,微草的国主陛下王杰希,是真心与他相爱的。你甚至愿意也为了他付出自己的生命。所以……”

 

此时,他示意索克萨尔向前。王杰希看到索克萨尔嘴中衔着的,是一滴晶莹的雨滴。雨滴光华流转,散发着他最熟悉的气息。不需要任何解释,他知道,他在那里,他的文州没有失去生命。他追寻着自己的梦想,付出了一切的一切。但终于,黑夜没有覆盖光明,不灭的灵魂跳动鲜明,他们终于即将永不分离。

 

王杰希把喻文州的灵魂紧紧地拥抱在怀里。

 

总有一天,我们会再相遇的。

 

一定。

 

 

7


人间开始流传着神奇魔法师的传说。

 

他行踪飘忽不定,四海为家,骑着一把带有星屑的扫帚,能日行千里,一天就能往返于微草和蓝雨的边境。他能与万灵沟通,魔力如海,所到之处,总能解决最麻烦的问题。还他有着人间最出尘的外貌,精灵都要羞愧不已。

 

被冠以神话传说的王杰希刚刚结束了第五个年头的旅行。五年来,他带着喻文州的灵魂,走过了很多地方。感受着四处的生命,是温养灵魂的不二法门。虽然喻文州的灵魂依然没有醒来的痕迹,但是王杰希却从无气馁。这次他正好绕圈经过蓝雨和微草的边境,感觉有些怀念,便想要去美梦角看看。他走进密林,正要拨开草丛。忽然,他停住了。

 

他听到了,在最后一片草丛,在不远处的地方,他听到了一阵歌声。

 

歌声飘渺,低沉温柔,曼妙得不似人间声音。

 

 

星光照亮夜空

 

光彩射入苍穹

 

是谁点亮天边的晨暮

 

黑夜中为我指引光明

 

美丽辽阔晴空

 

晨曦格外宁静

 

是谁牵手东方的旭日

 

迷路时为我指引航程

 

启明星啊启明星

 

你圣洁冰清 祥和安宁

 

你是爱的化身 情的精灵

 

你是我心中的启明星

 

 

精灵般的歌声,如最湛蓝的海水,如最悦耳的浪涛。王杰希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眼中一点一滴都激动地泛起光明,竟有些不敢前进。飘渺的歌声越来越清晰,模糊的嗓音越来越透明,王杰希胸口挂着的雨滴忽然发出无比蔚蓝的光明。念着那个心中期待了无数的名字,王杰希如梦般踩过青草的绿荫,拨开最后的一层遮蔽。

 

星空碧海,旭日启明。断崖的空地之上,立有一人。

 

“杰希,好久不见。”

 

喻文州笑着。湛蓝眼眸,银发飞舞。一如往昔。

 

王杰希看着阳光下的喻文州,仿佛人生第一次想要流泪。

 

“欢迎回来。欢迎回来,文州。”

 

金色的海洋唱着金色的浪涛,一只青鸟衔着沙沙的翠草在光明的空中盘旋,发出最欢快明亮的歌唱。

 


是的。正如你所想的一样。文州王子和杰希陛下最后高高兴兴地在一起了。他们再也没有分开。

 

【END】


*文州王子唱的歌来自于歌曲《启明星》

评论(21)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