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17.5H】最美不是下雨天

主题是猫咪攻略。


“喵呜~”

 

日光随着晃悠的叶片洒下光线,斑驳地舒展在绒绒的草地里。一只小奶猫正在从一个纸箱子里抬起头来。两步远的地方,一个年轻的身影刚刚走到近前,然后轻轻地蹲了下来。

 

“别动,”他低沉地说道,“你的伤好一些了吗?有没有乖乖地呆在箱子里?”

 

小奶猫叫了一声。面前的翠眸男子把它的爪子轻轻抬了起来,正是一只受伤的爪子,上面还包着纱布。男子将纱布小心地撕开,仔细地看了看伤口,然后脸上露出了好几分欣慰的笑容。

 

“你好得还挺快的,”他揉了揉小猫的脑袋。“别动。给你换个药。”

 

小猫乖乖地叫了一声,一双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人类,仿佛还有些委屈。男子笑了笑,“饿了吧?别着急。换完药我带了吃的给你。”

 

小猫仿佛听懂了似的,望着年轻男子背后的书包,圆圆的瞳孔闪闪发亮。男子见状又笑了笑,眸中仿佛泛着星光。他坐了下来,握住小奶猫的爪子,开始给它处理伤口,手法十分利落熟练。给猫爪包好纱布后,他侧身打开书包,拿出了一盒猫粮。但就在这时,他感觉一个轻而缓慢的脚步声走近,踩着青草,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什么人?!”男子立即回头,一切的温柔神色尽数收起,眉梢已经充满了清冷和防备。

 

来人停了一停,阳光洒在他天空般的湛蓝的眼睛里。他倒是也不惊慌,依旧是眸光闪闪,笑意柔和。

 

“王主席,好久不见。好巧。”

 

王杰希斜睨了眼那个眼前看似温柔无害的人,表情冷淡,眉头却渐渐松开。他顺手把猫粮洒在猫咪罐头里,然后站了起来。

 

“喻主席,麻烦你把手机收起来。”他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刚刚看见你偷拍了。”

 

“呵呵,”对方笑了笑,“只是因为眼前的画面太难得,想要纪念一下而已。”

 

王杰希冷哼了一声。喻文州的话他是半分都不信的。他抬头直视着对方说道:“没想到蓝雨的学生会主席还会有兴趣来微草的小角落里散步。怎么,就是来拍照的吗?发现多久了?”

 

喻文州却是收了收笑眯眯的神色,目光真诚地说道:“刚刚来才看到的。之前真的没发现你养猫。”

 

王杰希盯着喻文州看了半晌,还是觉得对面大学的死对头主席来者不善。毕竟他刚刚已经举起了手机——而微草大学是不允许养猫的。


但他思考了片刻,却直接转过头,蹲下来喂猫去了。仿佛对面笑眯眯的宿敌不存在似的。

 

喻文州也跟着轻步子地挪到纸箱子旁边。他望了一眼正在满足地吃着猫粮的白色小猫,神色不禁也柔和了下来,不过终究还是朝旁边的人看去。他微微朝对方清雅如画的侧脸偏了偏,弯着眉眼,沉下嗓音说道:“怎么,不担心我举报你啦?”

 

王杰希望着眼前的小猫,眼神温柔,口中却是答道:“要举报,也要等到它养好伤之后。”

 

王杰希心想,以他对喻文州的了解,他还不至于靠做这样的事来绊倒宿敌。应该说是根本不会才对。

 

只是,想起他先前笑眯眯拍照的样子,有点不爽罢了。


他不为人知地想。

 

 

后来,微草主席违反校规私自养猫的事成为了他和蓝雨主席之间的小秘密。

 

通过和王杰希,喻文州也渐渐了解了关于小猫咪的事。王杰希是在马路附近看到这个被车子轧伤的小家伙的。因为受伤瘦弱,他实在不忍心放它孤零零地在野外,便冒着风险偷偷地把小猫抱回了学校角落的小树林里。

 

喻文州也观察过,这只小猫白灰相间,毛茸茸的,一双大眼睛十分水灵,虽然有点偏瘦,但还是非常可爱,特别是被王杰希抱在怀里的时候。王杰希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王不留行,小名留行。

 

“为什么叫这么霸气的名字呢?”喻文州不禁好奇地问。

 

王杰希把小猫的额头转给喻文州看。“你看,”他说,“它额头上的花斑很像一个王字。”

 

很像吗?喻文州看了半天,还是没能感受到王杰希的美学。这明明就是一块普通的花斑嘛。

 

不过……算了。他开心就好。看着王杰希抱着小猫咪宠溺的眼神,喻文州也不禁扬起嘴角。王不留行乖巧地用猫爪的肉垫子蹭着王杰希的衬衫袖子,一边转过头,歪着一双提溜滚圆的眼睛看着喻文州,喵呜地叫了一声。

 

 

就这样,日子过去了好多天。一天傍晚,王杰希在教室里上课。忽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怎么天忽然变脸了……”

 

“是啊,白天还好好的。”

 

周围的窃窃私语多了起来,王杰希望着窗外的窗沿,却是心中一沉。果然刚刚还很晴朗的天空已经变得乌云万里,下一刻,空中传来一阵沉郁的雷鸣,然后瓢泼的雨滴便洒了下来。

 

糟了!

 

王杰希的心立即紧紧地被揪了起来。

 

留行!留行还在小树林里!

 

雨点哗啦啦地落下,在地上碰出噼里啪啦的碰撞声音。王杰希的内心却比什么都焦急。留行的伤还没好,不能行走,这样下去只会在开口的纸箱子里受冻淋雨。可这节课他马上还有一个小组汇报要上台演讲,无论如何都不能现在立即缺席。演讲的顺位离自己越发接近,王杰希一边强迫自己把眼神从窗外收回,拳头却是紧紧攥紧。但就在他思索要怎么办的时候,手机微亮,一道消息跳了出来。

 

喻文州:我去接留行了。雨大,别出门。放心。

 

窗外依旧是滂沱的雨滴,王杰希看着眼前这条闪烁的消息,却仿佛一滴温柔细雨,溶于心湖,照亮了湖上的点点星空。

 

“下面,让我们有请最后一组同学上台……”

 

王杰希将最后一条消息发送,放下手机,嘴角微扬,步履平静地走向讲台,开始了一场精彩无比的演讲……

 

王杰希下课的时候距离下雨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分钟。他几乎是在下课的一霎那就冲了出去,引得周围同学惊讶的眼神。

 

他当时给喻文州回的消息是:“等我下课,马上过来”,而喻文州的回复是:“别来了,我猜你肯定没带伞。放心,一定把留行妥善安置好。”

 

外面的雨依旧滂沱而焦急,王杰希直接把外衣朝头上一披就冲了出去。他一边腹诽地想,喻文州可真是算得准。不过……


他怎么可能放心。

 

在打着伞的人潮里,王杰希飞快地奔跑着,显得格外特立独行。大雨打湿了他的肩头,淋湿了他的衬衣,鞋子踩在坑坑洼洼的水池里,但他依然义无反顾地在雨间飞奔,如乌云沉沉中的一颗穿梭的流星。他朝着小树林的方向跑去,全身都湿透,但是一路上却不见任何喻文州的影子,令他的内心越发无措和焦急。他一边飞奔着,寻找着一人一猫的踪迹,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他在红绿灯的十字路前停了下来,却是忽然愣住了。

 

在对面角落的一家小店前,小小的屋檐下亮着淡淡的光。喻文州和留行就在那里。喻文州抱着纸箱子,安安静静地蹲在雨棚下面,伞被放在了一边,旧灯箱的光芒照亮了他的侧脸。王不留行探出了圆圆的头,伸出舌头,仿佛要舔喻文州脸,喻文州笑了笑,轻轻地挠了挠小猫的耳朵,仿佛低声说了什么,把小猫劝回纸箱子里。

 

绿灯亮了。王杰希走了过去,最后又变成飞奔过去。他走到屋檐下,看见喻文州惊讶地抬起眼睛。

 

“……王杰希?”他仿佛是见到梦一般的表情,但也立即清醒回神,放下纸箱子站了起来。“不是说让你不要出门了吗?怎么淋成这样?”

 

王杰希平复着呼吸,一边瞪着喻文州湿透的额发。

 

“我担心你,就来找你了。”

 

语气中竟多了三分倔强。

 

喻文州愣愣地看着王杰希半天,雨滴般的笑意却不知不觉地扬起嘴角,最后竟然对着他笑了起来。笑声伴随着檐下滴落的一串银铃,仿佛是滂沱世界中最美妙的乐曲。

 

“真拿你没辙,”喻文州说,然后他转身从书包里拿出一条蓝色小鱼的毛巾。

 

“这是我刚刚用过的毛巾,将就一下吧。” 他望向王杰希,言语间尽是温柔。“感冒就不好了。”

 

王杰希却是楞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多谢”,将毛巾拿了过去。

 

雨依旧在下,王杰希和喻文州并肩坐在屋檐下,小猫咪的纸箱子放在中间。两个人一起看着窗外落雨,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成宁静的画面。但就在这时,喻文州忽然望着屋檐下的雨滴开口了。

 

“王杰希。”

 

“嗯?”

 

“留行的话……”他垂下头,仿佛在思考,但终究还是作了决定般说道。“你还是不要养了吧。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王杰希望着喻文州,眉头紧皱。但他知道,喻文州说得有道理。他不可能照拂小留行一辈子。要是再遇到这样的天气,万一他和喻文州都没有办法赶到又怎么办。说到底,他根本就没有能力照顾它。可他这样想着,却还是不禁垂下头,双手紧紧地抱着手臂,眼眸也不禁黯淡了下来。这时,王不留行也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从箱子里抬起小脑袋,朝王杰希喵了一声。王杰希感觉内心仿佛檐外沉沉的夜雨,他伸出手,想去抚抚小猫咪的脑袋。但就在这时,喻文州的声音却是突然传来。

 

“王杰希,”他的声音宁和而平静。“如果,我说我想把留行带回家养的话,你会同意吗?”

 

王杰希惊讶地抬起头。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喻文州看着他,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说道:“是这样的。其实最近我就一直在考虑留行的事。你家不在本地,学校里又不允许养猫,我就开始打听有没有想要收养小留行的人。正巧,我的妹妹很喜欢猫,一直想要养一只。她也答应我,我不在家的时候,一定会好好照顾留行。如果休日我回去的话,我就亲自来照看,”他望着王杰希,仿佛世间最温柔的雨滴都汇在了他的眼神里。他带着一丝询问说道。

 

“只是不知道杰希你,是否愿意?”

 

王杰希永远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屋檐外下着瓢泼大雨,他的心却比大雨更怦然动心。于是当年,他郑重地把留行托付到了喻文州的手里。自那之后,他常常会和喻文州一起回家看留行。又过了两年,留行已经成为了幸福的猫爸爸,而他也已经被喻文州套上了象征契约的戒指,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男朋友。

 

有一次,毕业了的蓝雨众去喻文州家聚会,提到当年的喻主席是如何把隔壁家的高岭之花追到手的时候,喻文州都会笑眯眯地说道:“就感谢留行吧。”

 

这时,喻文州手机屏亮。黄少天八卦地凑了上去,看到上面正是王杰希说要回家晚些的消息。黄少天先是和隔壁郑轩吐槽起了自家主席望着屏幕都宠溺得不行的眼神,然后却又被锁屏的屏保吸引住了眼睛。

 

屏保上正是一个晴日的午后。树林青翠,绿草如茵。一颗梧桐大树下,一个翠眸的清雅男子正蹲在一个装着猫咪的纸箱子前,嘴角轻扬,眉眼温柔。

 

【END】


祝最好的杰希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