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苍法/正剧(大概是一总)] Before the Beyond 1-3

《Before the Beyond》通贩预售中~到12.5截止预售链接

本宣链接:点我



正剧向。时间线:Exodus后。

本来是想写个情人节短篇的。。。。嗯。。。然后写了三个月【望天


【0】

致一骑:

生日快乐!

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这是一台电脑,我拜托爸爸给我的。

这个文档使用了特别的虹膜验证技术,只有我和你才能打开,是属于我们的秘密基地。今后,如果你有什么想要写的东西,就写在这里吧。或者,再分享给我。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皆城总士

2136年9月21日


【1】

那是,第五次苍穹作战前一个月发生的事情。

 

 “今天,下雪了呢。”

杯中的巧克力冒着热气。隔着“乐园”的玻璃窗,真矢望着窗外零碎飘落的雪花。一朵朵,仿佛一个个绒球一样,又犹如自在的精灵,缓慢却欢快地飘荡于空中。

“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餐厅内只有主厨区细碎摆弄调味瓶的声音。

“什么?”一骑回答道,他正在把黑胡椒瓶的盖子拧上。随后他朝着真矢的目光望向了窗外。

“明明冰冷,看上去却像棉絮一样”。真矢说到,她依然看着窗外。“雪,很有趣呢。”

“是啊……”一骑看着外面不大不小的雪花,轻声说到。真矢抬起头看着工作区的一骑。她不知道此刻,是他的语气,还是他的神情更加温柔。

远见真矢和真壁一骑已经24岁了。虽然一骑看上去和20岁那年没有任何变化。真矢想,一骑一定是在回忆十几年以前的事。那是自十年前他们第一次乘上法芙娜时,发誓要保护的记忆。

“远见,你还记得以前我们一起打雪仗的事情吗?和总士、甲洋、剑司、咲良还有卫他们一起。”果不其然,一骑开口道。

“嗯,我记得。”真矢说到。“我只是偶尔才来。因为翔子不能呆在太冷的户外。”随后她稍微想了一想,“不过,3次还是4次我不记得了,翔子和我一起看大家玩打雪仗。”

一骑想了起来。他确实记得真矢和翔子一起看他们大伙打雪仗的事情。翔子在的时候,甲洋总是打得格外起劲,特别是朝自己——虽然自己依然还是能够很轻易地躲开。不过除了甲洋,大部分孩子也都会选择组成统一战线对抗自己,以总士为首——虽然总士丢雪球的技术是最差的,但是其他孩子都会按照他的部署来进攻或着牵制一骑。

小时候的一骑有的时候会有点纳闷和不高兴:“为什么总士不是我的伙伴呢?”

“这样基于规则的平衡性就会被打破了,一骑。”

小小的一骑想了想,如果总士和自己一组的话,他们一定会轻易瓦解剑司他们的进攻。他还是有点儿不太明白“基于规则的平衡性”是什么意思。但直觉里一骑还是认为总士的话是对的。

因为总士是一个不错的家伙啊,从小一骑心里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总士呢?”

“诶?”真矢的话让一骑回过神来。他的视线收回到现实的目光中来。眼前的调味品已经收拾得整整齐齐。咖啡厅内静静地飘着巧克力的香气。

一骑稍微叹了一口气。窗外的大雪,和回忆中一模一样的咖啡厅“乐园”,竟然给了他一种自己依然身处从前的错觉。

“总士……我想他今天应该会在研究所。”

“……不去送外卖吗?”真矢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

“嗯。”

空气有一刹那的沉默。时钟指向的时间是4点30分,距离饭点还有一些时间。再过几十分钟左右,身为厨师的一骑和侍应的真矢就不会这么清闲了。

 

牵牛星到访地球以后陷入了沉睡。亚特兰蒂斯星核也因为重创消失在了人类的视野中。久经炮火的人类得到了喘息,在第四次苍穹作战后迎来了短暂的休息时间。人类军方面,自第四次苍穹作战以后,南太平洋圈陷入了混乱的状态。与Rasion失去联系,又获得了D岛的海量信息,人类军陷入了价值观的火并之争。当年,在Vagrant消失以后,南太平洋生存圈一时在失去了名义上的指挥人;又在当时真壁史彦向人类军共享的有关共存的提案的情况下,拒绝了新国联原打算重新掌控南太平洋的意图,选择了对立和反抗,成为了一只新国联外的独立的人类军势力,被称为南太平洋联合国。这些年,人类军方面动荡,并且依然在继续动荡下去——虽然,即使是只有新国联的时候,核心指挥部的内部也是风雨飘摇。转移至海神岛的大约第二年,在南太平洋联合国站稳脚跟以后,对方对海神岛伸出了友好合作的橄榄枝。史彦带领的海神岛,虽然并没有参与人类军间的政治斗争,但是,却接纳了南太平洋联合国的“难民归还协议”。根据条约,原南太平洋生存圈的幸存者终于可以返回南太平洋,和分离的家人重聚。对于这一点,海神岛并没有阻拦,以岛民的选择为主。最终,大约一半左右的原南太平洋生存圈居民选择回到了他们最初的故乡。

因此,如今的海神岛,由主岛和龙宫岛的L舰和R舰组成。由于龙宫岛已经暂时不复存在,龙宫岛的主要人口被全部迁移到海神岛,这里成为了龙宫岛民生活的临时居所,至今已经是第五个年头。这些年来,Alvis CDC中心、机械整备中心、艾贝利西机关、武装部队等龙宫岛原有的内容均在海神岛上被一一复建。全岛加上两舰人口,依然密度尚可,在难民归还协议实行后,总人口共为4000人左右。

对于本岛岛民来说,海神岛依然一个相对安谧而淳朴的地方——重要的是,这里给予了人们和平。在此期间,名为“乐园”的、龙宫岛上曾经最热门的咖啡厅,在沟口先生以及大家的努力下在海神岛复活了。无论是外形还是内部的装修,都尽量还原到原先的款式。一骑自然又成为了掌勺的厨师。在一骑的手艺下,乐园的生意越来越好。乐园成为了岛上最繁忙的餐厅。

总士从两周前告知一骑将不回乐园吃晚饭,说是因为研究项目已经到了冲刺阶段。从‘那天’开始,总士再也没有来过乐园。总士第一次不回家吃饭的那一天,怕食堂的饮食不符合总士的胃口,一骑就赶在乐园的晚市到之前特地给总士做了他心爱的一骑咖喱,然后再带着装着热巧克力的保温杯亲自给他送过去。对于一骑的作法,真矢没有任何的惊讶。真正让她意外的是,当晚送饭过去的一骑,带着非常难得的低落情绪回到了咖啡厅。自那以后,一骑也不再给总士特意送外卖到研究所。

当时,吃惊的真矢马上询问起一骑情况来。然而回应的只有一骑的淡淡的笑容,似乎透着一丝无奈:“我想原谅他。但我又不能原谅他。”

——R计划。

这是一切的原因吧。

真矢不禁忧心忡忡。

 

【2】

皆城总士,2151年于海神岛出生。属于Festum和人类调和的极为特殊的存在,其存在本身依然有着诸多不明之处。有世界语能力,但并不如日野美羽。美羽说是与总士的出身有关。总士原为D岛的子民。D岛的沉睡,压抑了一部分总士与星核交流的能力。但尽管如此,总士亦是能力远超旁人的世界语。他在2岁那年,就第一次与海神岛的星核直面接触。当时,受到星核的影响,身体急速成长到了7岁。三年以后的突发事件,令10岁的总士再度迅速成长。最近,根据千鹤的检查,总士身体的身心发育非常正常,按照骨龄,已经是13岁的少年了。

关于总士急速成长这件事,因为有美羽的先验之例,众人在发生前或多或少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再加上总士身份特殊,因此,包括一骑内的大家,在每一次总士成长后都较为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作为监护人的一骑,甚至认为如果有一天自己醒来,发现总士变得和自己同龄都不为怪。他唯一的担忧是急速成长是否会影响总士的身心健康。对于这一点,千鹤和美羽都和他作了反复保证。千鹤的检查显示,总士的身体机能和大脑发育都十分正常。而美羽则告诉一骑,星核只是希望总士能够和当初的自己一样快速成长,但阿育王本身也知道人类成长的极限,不会影响他的健康。另一方面,一骑在和总士的生活与对话中发现,总士本人对于急速生长的现象适应得极为自然。除了一开始对于急速长大的身体需要一些适应外,本人地语气和行为都很符合他机能上的年龄,而不是他的真实年龄。

如今的海神岛,是和平与真相的交织。总士从第一次急速长大开始就得知了大量有关的事实——人类与Festum、法芙娜、Mir、龙宫岛、海神岛和人类军等等大部分地事实,并在不久以后决定开始学习加入Alvis有关的各种知识。9岁时,总士正式以研究员身份加入Alvis,并开始在岛内的研究所参与促进同步现象项目的研究。由于他的天才症候群一如既往,大家对如此年轻的总士能够顺利地进行研究的工作也自然地接受了下来。

总士的一路成长,整体来说相当顺利。一骑自认为总士虽然小时候稍微有些调皮捣蛋,但整体还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然而,随着总士越是长大,越是变得成熟而独当一面,一骑就发觉自己就越是和总士开始有点渐行渐远。

——或许反而是自己不习惯的原因吧。明明2岁的时候,总士还是一个走累了就会朝自己伸手要抱抱的孩子。更小的时候,还不会吃饭的总士,连饭都是一骑亲口喂的。虽然总士从小有着和美羽一样与世界树对话的能力,但小总士还是最喜欢选择在星空遍布的夜晚,坐在一骑的膝盖上,听不善表达的一骑讲各种各样的故事。为了说不重样的故事,一骑很是操过心。有的时候,要是一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故事,就会和臂弯里的小总士讲自己和伙伴们过去的故事。有和法芙娜有关的,但也有很多是在搭乘法芙娜之前的事——比如自己和剑司、咲良、卫、还有甲洋一起打雪仗的事情,和大家一起去后山探险的故事等等。一骑也曾经讲过自己眼睛不好时一个人去山上挖土吓到了其它人的故事。

除了听故事之外,总士每年最期盼的日子,就是自己的生日。寒冬初临的时候,一骑常常看到穿的像雪团子一样的总士,踮着脚数墙上挂历的日期离自己的生日还有多远。因为每年总士生日的时候,一骑一定会给总士准备一顿远超日常水准的美味丰富的大餐,和他最喜欢吃的巧克力蛋糕。总士生日的当天,一骑一定会请大家来乐园庆祝。由于料理太过美味,剑司曾经说过“总士的生日就是我们的节日”这样感人肺腑的发言。

说起来,一骑发现总士喜欢的口味是巧克力还经过了一番波折。一开始,一骑以为总士一定会喜欢吃比较清淡的蛋糕,比如提拉米苏,但是总士却表示他不喜欢这种过于苦涩的口味,令一骑很是意外。之后偶尔和西尾便利店的里奈相遇,她告诉一骑总士来她这里买过巧克力的事情,一骑才头一回意识过来。再后来,经过一骑的反复观察和验证,发现总士最喜欢的口味确实是巧克力,而且还是清淡又不苦涩的巧克力。用零央的话来说,“确实是十分的挑剔”。为了保证生日蛋糕是总士最喜欢的味道,一骑专门向御门家零央的爸爸学习了制作各类西点蛋糕的办法,并在自己的咖啡店反复地修改着传统的配方,直到口味变得甜而不腻,以符合总士的口味为止。在此期间,零央、真矢等等来帮忙试吃口味。每年,这样忙碌的准备往往需要在生日前一个月开始。从总士2岁生日开始(从此时开始千鹤认为总士可以开始正常地吃蛋糕了),每一次的生日,在他面前永远是不带重样的各色清甜式口味的巧克力蛋糕——歌剧院,慕斯,布朗尼,黑森林,等等等等,共同点是都让总士觉得好吃到放不下勺子。参加小总士两岁生日聚会时的零央,曾既崇拜又不甘地表示,仅仅在几个月内,一骑前辈的甜点水平已经超过了从小学习甜点至今的他,甚至可以和他的爸爸并驾齐驱。甚至,他的爸爸也未必能够做出如此清爽可口的巧克力蛋糕配方。而只有2岁的总士,却已经完全能够理解大人们的语言,小花猫般的脸上露出“我的爸爸是世界第一”的自豪神情,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一骑更是露出一幅感动到要当场哭泣的神情。

可是,渐渐地,随着总士一天天长大,总士他不再需要牵着一骑的手前进,也不再听一骑讲的故事,而是更多地埋头于书本之中——即使他钟情于一骑特制的饭菜与巧克力蛋糕依然不变。9岁那年,自从总士正式以研究员的身份加入了这场看不到硝烟的战役后,一骑与总士之间的这份疏离感变得越来越明显,特别是一年多前,10岁的总士开始负责一个比较重大的,名为CET的实验项目以后。虽然还是会回真壁家,但是总士白天乃至傍晚大部分的时间会选择呆在研究室。在一骑的要求下,总士也会偶尔去学校报道体验“正常的校园生活”。

最近半年多来,意外事件频发。总士因为意外成长到了13岁,海神岛也在多年来第一次再次遇到了大规模Festum的袭击——一切都变的不稳定起来。与此同时,总士参与的项目也到了最终的冲刺阶段。大约是两周前,总士在出门前和一骑说明从今天开始他都不会回乐园吃晚饭。一骑劝不必总士太辛苦,但总士依然不改变自己的决定。即使总士对一骑说他会在食堂吃饭,但是,在总士不回来吃晚饭的第一天,一骑就在晚餐高峰没有到来之前制作了一骑咖喱。然后亲自骑着摩托车,在总士并没有拜托自己外卖的情况下自发自愿地送了过去。

当天,见到一骑的总士显得有些意外。他沉默了一下,并没有拒绝一骑的外卖邀请。那一天,一骑清晰地记得,他和总士一起在研究所附近的沙滩吃了晚饭。

“总士,研究进行得怎么样?”在刮着些许海风的宁静夜晚,一骑仿佛口气随意地问道。

“已经证实在内侧前额叶皮质增加神经元及其外围网络能大幅加强同步现象的发生。”

“哦~是这样啊。”

总士看着一骑露出一份自己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点了点头,一边开始拧保温杯的盖子。但是他知道其实一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从9岁开始,一骑就已经看不懂他念的书了。他吞下一口咖喱,想了一下,仿佛决定了什么,补充了一句:“主要的实验对象是我。”

此时一骑正打算倒茶,听到总士的发言后,立马放下了保温杯。

总士有所预料地看着这一幕。一骑侧过脸,神情已经不是平日温柔的模样。

“这是……什么意思?”

总士沉默地望着一骑。四周只有海风在黑夜中来回地呜咽。半响后,总士回过头,继续拾起筷子,吃起了所剩不多的晚饭。一骑不为所动,依然维持原样望着总士缓慢地地吃掉了最后一口饭,眉头紧皱,似乎是在逼迫总士立即回复他的发言。吃完饭不久,总士终于开口了:

“一骑,把保温杯给我。”

“为什么之前没有告诉过我?”感受到总士想要回避话题,一骑终于提高了嗓音,“你老实告诉我,实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会不会对你造成危险?!”

总士回过头盯着一骑。他看到一骑双拳紧握,神情犹如冬日刮过的寒霜。平时待人亲和友善的一骑,如今的气势却令人不由自主地颤栗。总士不禁握紧了双拳,但他的眼神却没有一丝落后于一骑眼中的气势。

“一骑……”这回,总士终于真正地开口了,“根据最新的研究成果,我会搭乘Mark Nicht。利用救世主型的机能和Mark Nicht本身对‘虚无’的亲和性,尝试与Mark Raison发生远程边缘性的细微同步,用以获取对方的资料,用以恢复和建立新的信息和情报系统。”顿了一顿又补充到:“在岛外安全的场所。只是最外缘部分的尝试而已。今天第一天的模拟实验资料也显示,双方同步的可行性高达78.9%。”

“你要搭乘Nicht和Raison同步?!”听到这个惊人的回复,一骑顿时彻底变色。“你在做什么总士!马上停止那个实验!不要做危险的事情!”

他,真壁一骑,当然明白同步意味着什么。身为Mark Nicht二位一体所对应的存在、Mark Sein的驾驶者,人类文明法芙娜的王牌驾驶员,一骑比任何人明白,尝试与敌对Festum同步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即使是作了充足准备的主动同步也一样。

如果实验中总士发生了什么三长两短——这是一骑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想法。

感觉一骑的变化的气势,一直神色平静的总士似乎也感受到了难以承受的压力。正在一骑彻底爆发之时,总士打断了他:“一骑,我渴了。能不能把保温杯——不……我要喝茶。”

听到“我渴了”三个字,一骑的身体果然越过了大脑,本能地拿起先前放在一边的保温杯。总士望着气势汹汹的一骑下意识拿起保温杯的动作,十三岁少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原先由总士挑起,一骑造成的、剑拔弩张的气氛在此刻,终于变得有所缓和了。感受到了自己行为的尴尬,一骑不得不继续开始继续自己的动作——拧开保温杯的杯盖,拿出杯子,倒茶,端给总士。然后皱着眉头也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抱歉,一骑。”接过茶的总士声音软了下来。但他喝了一口茶后,还是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牵牛星不知道何时才会苏醒,在那之前,亚特兰蒂斯星核和Mark Raison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自半年前Festum集体攻打海神岛后,根据目前的情况,Raison现在处于半苏醒的状态,也是最容易被探取信息的时候。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如果现在我们选择等待而不是行动的话,是没有办法走到想要的未来的。一骑,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

一骑沉默了。总士也不再说话。一骑看着13岁的总士。他琉璃般淡紫的双眸望着海水,海风轻轻地吹拂着他环起的亚麻色的长发。在月光洒下的海岸边,在这无言的沉默下,两人之间仿佛终于开始了闲暇和静谧的感受。

“Raison的同化实验由我来做。你不要插手。”一骑突兀地说到,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总士的双眼中散发出了柔和的光芒,但神色中随即又露出了几分复杂。他又喝了一口茶,也以同样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Nicht和Sein的能力,由于特性的差异完全相对。如果说Sein是‘光明’,则Nicht就是‘黑暗’。如果让你搭乘Sein去尝试同化Raison,会出现两个问题。”总士双目炯炯地望向一骑。“第一,Sein的光明特性,决定了它只能正面同化敌人,而不能做到悄声无息地同化,这会影响到实验的隐蔽性和安全性。第二,你的天才症候群是超绝的运动神经和耐久力,对情报的处理、分析和传递能力并不出众,即使实验成功,也无法在最大程度上解读同步获得的内容。而我的天才症候群为多线操作,是极为合适的。综上所述,我是目前唯一可以使用且合适的实验对象。”

一骑默默地听着总士的发言。这一刻,他知道总士的分析理性而准确——一如既往。如果是总士的话,确实——一骑苦笑。自己也从来不会想过要反驳对方的任何主张。

如今,总士有了不得不要驾驶法芙娜的理由,并且这个理由已经完全地告知了一骑。而且,即使迟钝如一骑,虽然没有那份红色的命令书,但他也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一定有高层的知悉——比如自己的父亲,和自己和总士一起生活,视总士为自己孙子的真壁史彦。只是这一次,红色的命令书没有先交到自己手里,反倒是总士以通知的形式反过来告知了作为监护人的一骑。

尽管他知道一切的需要和理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望着海风中,脸庞尚且稚嫩的总士,一骑还是有了“不希望总士去驾驶Mark Nicht”的意愿。这是一份强烈到可以忽视负罪感的意愿,仿佛是为了拯救一份不知何时会出现的、令人陷入绝望的恐慌一般。那一刻,一骑觉得自己充满名为“自私”的心情。

然而,即便内心是如此地拒绝,一骑的手中,却没有一丝一毫能够当作拒绝的手段的和理由。没有。因为他们早在先前的选择,注定了属于个人的“平安”只是一张作为祈福和心愿的,能轻易戳破的纸片罢了。

对了,如果是意愿的话。一骑的眼前仿佛有了最后一个选择。即使渺茫,他还是开口了。

“总士——”

一骑直视着总士的双眼。

“你真的知道着意味着什么吗?你是真的自愿驾驶Mark Nicht吗?如果不是的话——”

总士打断了他的话,快速而流利地回答道:“我知道。我完全了解这个实验的详细内容和相关风险。且这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愿。”

——最后的挽回失败了。

一骑听着总士坚定的回答,第一次觉得如此无力,无力到甚至感受到了内心正在升腾的愤怒。他愤怒于自己无力改变总士的决定,也愤怒于自己居然想要自私地阻止总士涉险。他直视着总士的眼睛,一瞬间仿佛看到的是另一双近乎一模一样紫色双眸,但下一刻,左眼的疤痕又从眼前消失了。面前的总士的面颊干净地宛如白瓷。这一刻,一骑也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他开口说道:

“——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那一瞬间,总士的神色忽然间变了。原本平静的脸上,夹杂着愤怒、悲伤和怜悯,仿佛要掀起波涛一般。他紫色的双眸定定地望着一骑澄澈的金色双眸。

“——所以,我才有想做的事。不明白的人,一骑,是你自己。”

 

一骑有点想不起来他们是怎么结束了这段仿佛噎住了的对话。这是皆城总士——那个由他,甲洋和来主从破碎的驾驶舱中抱出的婴儿,第一次以这种质问的口气与他对话。


【3】

时间回到两周后的傍晚,乐园咖啡厅内。

“一骑君,今天我想去给总士送外卖。”真矢说道。

一骑有点意外地看着真矢。“但是……总士他已经——”

真矢马上补充道:“我很久没见到总士了,想和他聊聊天,但是又没有机会。本来想送外卖的时候顺便聊聊的。拜托了,一骑君。”

这就是远见。一骑不禁想到。现在,远见肯定看出自己和总士之间有了隔阂。但是她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用看似任性的行动想要来帮助一骑和总士之间能够互相理解。

最近两周,总士要驾驶Mark Nicht的事情在高层和法芙娜驾驶员中已经流传了开来。一骑后来也和真矢还有剑司夫妇讲了这件事。真矢和剑司他们的第一反应也和一骑类似,对总士驾驶Mark Nicht执行R计划有点反对。事实上,这个耗时接近半年的实验,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然而,事到如今,基于战略的考量,他们又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或撤销这场行动。最后,令他们无奈的是,这是总士自己的决定。

对于远见,一骑感觉自己实在是欠她良多。尽管她对自己帮助和关怀已经远远超过了言语的范围,但是一骑还是说道:“那麻烦了……谢谢你,远见。”

“哪~里~”,真矢站了起来,走到工作区,脸上带着一如既往充满活力的微笑。“谢谢,一骑君。因为我不擅长料理。否则我一定会自己做饭给总士的。”

真矢和一骑几乎没有商量,就开始了制作一骑咖喱的准备。因为他们都知道总士对一骑咖喱的喜爱。小时候的总士,对操还有过“我对一骑咖喱的爱一定超过操哥哥”这样的发言。当时除了一骑、真矢和操以外,甲洋和剑司夫妇、彗和里奈都在,都被总士的发言逗得哈哈大笑,作为主厨的一骑则是不好意思地笑着。

正当真矢一边回忆一边协助一骑烹饪咖喱时,乐园的门忽然开了。真矢来不及开口说还没有到饭点,就看到了已经进门的侄女日野美羽和来主操。美羽和操看上去年龄差不多大,仿佛和总士同龄,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两人来到世界的时间比他们的外表看上去短得多——和总士一样。由于他们的身份十分特殊,互相的沟通方式和常人不一样,所以两人的关系也非常地要好。作为姑姑的真矢甚至怀疑美羽是不是喜欢上了操,还在店内私下八卦过。当时,一骑十分惊讶地说:“美羽和操?真的吗?我怎么什么都没发现?”而当时也在店里的里奈则吃惊地说:“但是对方是Festum啊。Festum真的有喜欢这种感情吗?感觉它们不能很好地理解感情啊、恋爱啊什么的吧。”

最后这个尚无结论的讨论在甲洋到来的时候停止了。他正带着巧克力寻找从家里失踪的操,所以来咖啡店看看他在不在。甲洋离开后,众人的话题从操是不是喜欢美羽改成了操一周要从甲洋家里失踪几次。当然,这些都是很早以前的话题了。

 

“你们在做什么呢?”打过招呼后,美羽问道。

“我们在准备外卖……”一骑说道。

“啊!这是一骑咖喱!我想吃!”操马上被一骑手上的材料所吸引,双眼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这是我拜托一骑君做的咖喱,今天正好想和总士聊聊,所以顺便拜托一骑做便当。”真矢微笑着朝美羽补充到。

“这样啊,”美羽回答道,“我正巧想看看总士。真矢姐姐,我和你一起去吧。”

这是她来乐园的原因吧……真矢不禁这么想到。美羽有的时候仿佛有预知的能力,提前出现在应当出现的地方,而她也渐渐习惯了侄女的特殊。作为对比,反而身为core的来主却从来没有显现这方面的才能。

“好的。一起去吧。”真矢点点头。

“啊,还有,”美羽望着一骑说道:“一骑哥哥,给总士的话,选择别的菜会比较好哦。”

“诶?”一骑和真矢都不明就里地望着美羽。

“听美羽酱的会比较好哟~”操带着一脸天然的表情忽然插了进来。

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但是一骑和真矢还是决定听从美羽的建议。最后,真矢带着一骑做的便当和美羽一起离开了乐园。

“来主呢?”美羽和真矢离开的时候,一骑问道。

“当然是吃一骑咖喱啦~”操露出极为兴奋的神色。

 

“为什么想见总士呢,美羽?”

在前往研究所的路上,真矢问美羽。

“那真矢姐姐是为什么要去见总士呢?”美羽反问道。

“我只是希望一骑和总士能够和睦相处而已。”真矢的语气中,难得地出现了一点苦涩和无奈。“那美羽对总士要去驾驶Mark Nicht是怎么想的呢?”

“我也不太清楚。所以才想要确认一下总士现在的心情。” 夜风中,美羽在真矢的背后的声音有些飘渺。

真矢垂下眼睑。“啊,这样啊……”

美羽作为如今最强的世界语,和同样会世界语的总士从小就能用世界语的方式互相交流,甚至不开口也能感应到对方在想什么。现在的她,也能读取一部分总士的想法才对。

然而,如果知道别人内心的想法,就认为了解了别人,这只是一种傲慢而已。或许这就是美羽选择见总士的原因吧。

“总士他,似乎有特殊的理由才乘坐Nicht的。”真矢似乎听到后座的美羽用若有若无的声音说道。

 

乐园里,一骑静静的看着正一脸幸福、大快朵颐的操,仿佛是第一次吃似的。操似乎对一骑咖喱是白吃不厌的——就像那个总士一样。过去那个总士他来店里的时候,十有八九就是选择一骑咖喱。过了一会,仿佛想到了什么,一骑有点尴尬地开口问道:“来主……”

“什么?”操一脸阳光的望着他。

“你觉得美羽怎么样?”一骑还是问了。

“啊,美羽酱!”操的脸上仿佛有了亮光。“我喜欢她!”

如此直白的回答,反而令一骑震惊得有点说不出话来。

“你真的喜欢美羽?”一骑又问了一次。

“嗯!”来主挥了挥勺子,一派天真的脸上露出十分欣喜的表情。“她的力量非常地强大。我同化她的时候,肯定会高兴疯的。啊,”仿佛想起了什么,操又瞬间露出苦恼的神色,朝一骑嚷嚷到:“一骑,别告诉甲洋,他会生气的。他不喜欢我说同化美羽的事。”

“……”此刻,一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真矢和美羽来到研究所的时候,总士有几分意外。自从自己即将驾驶Mark Nicht的消息被传开,他并不意外真矢和美羽会来找他。但是,除了一骑以外的人给自己送外卖,还真是第一次。

“最近,圣诞节快要到了呢。”

“是吗……是啊。”

就餐地点是附近的沙滩。真矢和美羽坐在总士的左侧。真矢仿佛一边惬意地在欣赏海边地风景,一边和埋头吃饭的总士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美羽则在旁边若有所思地望着沙滩。

真矢不令人注意地看了一眼正埋头于饭盒地总士。一开始打开饭盒地时候,真矢注意到,当总士看到盒子里不是一骑咖喱的时候,仿佛松了一口气。

和美羽的预料相似的表现呢。真矢暗暗想到,记住了这个不寻常的反应。此刻她望着美羽,美羽扬起嘴角,朝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真矢觉得美羽的笑容有一点点的悲伤。

 “总士过两天圣诞节的时候不回来吗?一骑君做了圣诞节限定的巧克力甜品哦。”

总士略微抬起头,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有些答非所问地说道:“最近,‘乐园’忙吗?”

真矢微微一愣。但还是十分自然地回答到:“稍微有一点忙。我倒是没什么,只是每次推出节日套餐的时候,一骑君会比较忙而已。”

真矢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而甜美。听了真矢地回答,总士想了一想,还是开口道:“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回一趟店里。”

面对总士不甚主动的反应,真矢也毫不在意,脸上依然是一贯的令人心旷神怡的微笑。吃完便当的她,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似悠然的,走向前方波光的大海。

忽然,她回过头,朝总士问道:“总士,在驾驶Nicht开始之前,你有想过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答,真矢看到总士的双眼先是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继而露出了不一样的光芒。蓦地,美羽也抬起头望着总士。仿佛感受到了美羽的注视,总士发出光芒的双眼又瞬间一紧,然后忽然很快地暗淡了下来。

“没有。我只想尽快搭乘Nicht。”

乌云挡住了月华。真矢望着总士地眼睛,里面映着黑色不到头的大海。

总士突兀地站了起来。“抱歉,我要回研究所了。真矢姐,美羽前辈,今天麻烦你们了。下次再聊吧。”

这时,一直一语不发地美羽站了起来。

“总士,为什么要驾驶Mark Nicht?”

总士背对着美羽,没有说话。

“除了战略的原因以外。是因为一骑哥,对吗?”

真矢惊异地望着美羽。没想到她会如此尖锐地问出这个问题。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质问的美羽、背对的总士、远处的真矢,三人在月光下的沙滩上定格。

仿佛许久之后,总士没有回头。他毫无波动的声音传来:

“一骑……是没有驾驶Nicht的能力的。除去实验目的和我本人,这件事与任何人无关。”

说完这番话后,没有等到远见姑侄的回复,总士径自离去了。晚风拂过真矢和美羽的头发。望着总士远去的背影,真矢喃喃自语道:

“越来越像了……总士。”

缓缓走回就餐的位置,真矢忽然说道:“美羽,总士对于过去的自己多少?”

“我不知道。”美羽的声音轻轻地传来。

没有人和总士说起过他真正的身世。事实上,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他的身世。

“皆城总士和曾经的皆城总士的组成结构相似度为99.89%。其相似度远远超过了人类同卵双胞胎的DNA相似度。即使是当年的乙姬和织姬姐姐,也没有如此高的结构重合度。千鹤妈妈说过,从生理的角度,过去的总士和现在的总士几乎是同一个人。这也是他们依然建议将他命名为‘总士’的原因。但是,现在的总士是否是过去的总士,却没有人能够说明白。”

“总士,到底是一个新的生命呢?还是只是遗忘了曾经的记忆呢?”

这大概,只是一种“选择”吧。

“真矢是怎么想的呢?”

美羽的话语飘荡在海浪无边的夜色中。

 

“那个过去的总士君,”在银色的大海边,真矢低下头。“大概,已经不在了吧。”

 

TBC

评论(1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