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苍法/正剧(大概是一总)] Before the Beyond 4

时间线:Exodus后。

P.S. 如果看到语病,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欢迎大家告知我这个睁眼瞎[笑cry][笑cry][笑cry]


【4】

“想要去战斗的话,就去战斗吧。”

一骑想了很久,终于决定了自己要对总士说的话。

总士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既然这是他自己决定的想法,一骑决定尊重总士的想法。

给总士送外卖的真矢,在回来以后的表情似乎也有些忧郁。见此,一骑不禁心中有点苦笑。但是,在听远见说总士吃了自己做的便当后,一骑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升起了有些羡慕的心情。在店铺打烊后,真矢带着欲说还休的神情告诉自己,总士说他要驾驶Mark Nicht是为了大家和自己,与包括一骑在内的任何个体无关。

“这样啊……”一骑只得这样回复道。

带着诸多有关总士的心事,回家后的一骑,发现家里除了自己以外空无一人。不知不觉,一骑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器屋的工作台前。叹了一口气,一骑干脆坐下,开始专心捏起来陶土。

一个人安静做陶土的时候,一骑不禁回想起当年大家还是一个个无知懵懂的少年的时候。生活在和平生活下的他们,并不是天生的军人。没有“为了谁”、或是“想要守护”这样的想法,又有谁会去登上法芙娜呢。又有多少人在战斗的生离死别中,选择了用自己的存在去遵守自己的约定,守护自己的故乡,直至、归于虚无呢……

在自己这条命的使用方法上,一骑想过很多事情。或许,在别人眼中,他是一个救世主一般的英雄。一次次的战斗,一次次的和平,二者迅速地交换,令一骑要背负的东西越来越多。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第一次登上法芙娜的理由。尽管如今他的使命是无尽的守护,但当初那个一无所知的,被第一次扎入钢针时的疼痛到折磨到喊出声的自己,只是想要遵从总士的意志,与总士一起并肩战斗而已。越来越多的战斗,从冷战,争吵,到聚散离合,一骑已经完全明白,总士是不会欺骗他的。无论他的行为看上去如何地匪夷所思,敌对到人人视他为仇敌,背后的真相也一定会有一个让一骑愿意无条件信任的理由。有的时候,一骑觉得,只有总士是最懂他的人。

啊,是啊。

想到总士的一骑,眼睛里发出光来。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我会替你实现。

和你的约定,我会永远遵守。

只是这样,而已。

 

Alvis·医疗室。

“这么晚了还没有结束工作,真是抱歉,千鹤医生。完成这份报告后,你就能回去了。”

“没关系的,真壁司令。”

此刻,位于海神岛的CDC的医疗室中,史彦和千鹤依然进行着一天的工作。由于最近R计划的执行,大家都是繁忙到焦头烂额的状态,以至于千鹤的驾驶员身体常规报告不得不在白天的主要工作完成后,才能够抽出时间进行。

“——驾驶员候补日野美羽的情况就到这里。关于总士君的情况,我们白天已经讨论过。那么接下来,是最后一位,真壁一骑,他的各项指标状况是……”

史彦神色平静而严肃地听着千鹤地报告。

“……主要数值检测结果正常。日常crossing状态为无。作为总结,他的身体状况十分良好,没有异常。”

“这样啊……”史彦的表情依然很平静。但是千鹤依然感觉到他例行地松了一口气。毕竟一骑的身体状况十分特殊,对于他究竟能够走多远,结局是否会和曾经的总士一样,依然是个未知数。但是,在几乎没有出战的这5年中,一骑能够健康地生活着,已经是一件足够令人宽慰的事。

“那么,”史彦仿佛迟疑了一下,但依然说道:“还是想再向你确认一下。一骑他最近没有在日常状态下经历过任何crossing?”

“对,最近一个月的检查都没有。”千鹤拿起桌面上的报告,再度仔细地核对了一下。“更加总体地说,一骑君从在海神岛的五年内,没有任何的日常性的crossing行为。在龙宫岛上的时候,他和龙宫岛的核还是有所联系。但自从龙宫岛沉睡、Sein被封印以后,crossing就仿佛不再发生了,和平也随之到来,直到半年前……”

听完了千鹤的报告,史彦低头思考了一会,仿佛在确认什么似的。但很快,他抬起头来,对千鹤说道:“好的。我明白了。一直以来麻烦你了。”

千鹤温柔地摇摇头,说道:“不会。”

报告结束了以后,千鹤终于结束了今天的工作。“真壁司令呢?”她望向史彦。

“CDC还有一些工作要做。所以要留下来。家里有一骑在。”

“虽然是这样,但还请司令你多多保重身体。”千鹤的语气是明显的关怀。

“我不要紧。”严肃地史彦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啊,对了,”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散发着泥土味的沉重的袋子。

“这是……”千鹤的表情有点疑惑。

“这是你上次订的陶土工艺品。我已经做完了,一共5件,正好带来。”

“啊……真是……谢谢你了……”千鹤的脸上露出了豁然开朗的表情。仔细看的话,千鹤的神情还带着着几分不符合年龄的愉悦。

看到千鹤的表情,史彦仿佛故意的一般看了一眼手表。然后,他咳了一下,“那个,千鹤医生。”

“什么?”

“呃,这些陶土品对千鹤医生你来说太沉了。我帮你拎回家吧。”

“诶?”千鹤的脸上忽然浮现了几分少女般的红晕。“这、这怎么好意思……而且司令你还有工作……”

“没问题。我刚刚看过表了。距离下一个工作开始还有时间。”

 

在史彦和千鹤正在谈话的时候,一骑依然沉浸在陶土的世界里。时间渐晚,但总士依然还是没有回家。又做了一会陶土,捏了一个造型十分失败的碗以后,一骑吁了一口气,倒撑在地板上,看到前方的指钟已经到了十点。

家里依然没有人打算回来的模样。最近,史彦和总士都为了这个至关重要的R计划忙到很晚。但由于该计划几乎与一骑无关,只是最后需要由Sein出来镇场,因此一骑变成了最近家里唯一的一个闲人。但正是这一点,令他觉得有种被排斥在外的不安感。他甚至也动过想要留守乐园的念头,但又怕万一总士早回后发现家里没人,所以每天还是依然准时到家。

做完陶土,一骑收拾好场地,一个人慢慢踱回自己的房间,然后慢慢拉开书桌前的椅子。桌面上,有一台十分老旧的电脑,看上去似乎很有年代。

一骑打开了的电脑。经过几次点击以后,一个文档跳了出来。再次点击文档后,屏幕上出现了虹膜验证的显示。

一骑平静地望着屏幕。几秒钟后,虹膜验证显示成功。文档被打开了。

一骑将文档滑到最后一页,然后开始打字。如果有人看到一骑的样子,就会看到,他的神情,仿佛在吟诵最温暖的诗篇。键盘的敲击,犹如浅吟的歌声,在一骑的房间里,缓缓绽放开来。

直到最后一个字被打完,仿佛经历了一场仪式,一骑的脸上充斥着完全的宁静与平和。

此刻,客厅的指针指到了10点30分。门外终于听到了有人回来的声音。一骑迅速关闭了文档,来不及合上电脑便走到客厅。

“我回来了。”回来的是总士。因为今天白天他在上课,晚上才到研究所工作,因此还是背着上学的书包。

“欢迎回来,总士。”一骑朝总士打了招呼。“爸爸呢?”

“史彦爷爷今晚会留在战略中心。他让我转告你,他今晚那边还有工作。”

“哦。好的。”

事实上,从两周前的不欢而散,半个月来,一骑和总士的相处有些尴尬。在家中的这段时间,一骑的神色总是有点暗淡,而总士则有些有意识地回避一骑的目光——尽管他们交流的语气都十分自然,仿佛是长久生活形成的某种本能一样。

在一骑说完“好的”以后,两人又回到了无话可说的状态。尴尬地对视几秒后,总士低下头说道:“那我就先回房间了——”

“总士!”看到总士几步即将离开,一骑忽然感到心急,匆忙地叫住了他。总士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望着一骑,表情有几分疑惑。

“你……”一骑想要表达什么,但心却跳得厉害,言语也卡在喉咙口,表情也不禁变得越发严肃起来。看着一骑古怪的模样,总士也皱起了眉,神情也从淡淡的疑惑变得有些孤疑。就这么僵持了一会。结果,实在是感觉有点说不出口的一骑,终于说了一句:“那个……便当好吃吗?”

听到了一骑的话以后,总士的脸上露出了有点奇怪的神情。但他还是回答道:

“嗯。很好吃。”

“哦。这样啊……”一骑立刻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总士看着这样的一骑。这样的表情,忽然令他觉得有点难受。

最后,带着几分满足的神色,和几分不可触及的无奈,一骑的目光,从总士的身上移开,缓缓地转过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顺着一骑的脚步,总士却看到远处从一骑的房间内传来的幽幽荧光。看到荧光的刹那,这道荧光犹如光束地一般直击了总士的心湖。

“一骑——”双拳紧握,这次轮到总士叫一骑的名字。

一骑有几分讶异地转过头。

这一次,他又看到了沙滩前,那个质问自己的,总士的神情——愤怒而委屈,又带着些许的怜惜。更糟糕的是,他能够感受到总士有什么情感正如同巨浪般笔直地朝自己掀来,但自己却无论如何都不能明白这份情感下隐藏的真正话语。

然而,就在下一秒,犹如发生了些什么,总士先前的表情,如潮水般瞬间退去了。

望着迷惑不解的一骑,总士取而代之地换上了淡淡的笑容。

“没什么。圣诞节那天,我会来店里帮忙。”

从口中说出的话语,仿佛融化了房内冬日的冰寒。真壁家的客厅里,昏黄的灯光混合着一丝从一骑房间飘出来的蓝色幽光。24岁的一骑和13岁的总士互相对视着。

“好,那拜托了。”

“那就这样。晚安,一骑。”

“晚安,总士。”

 

——这是R计划被执行前,真壁一骑和皆城总士最后的对话。

 

TBC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