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苍法/正剧(大概是一总)] Before the Beyond 7

时间线:Exodus后。


P.S. 

如果看到语病,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欢迎大家告知我这个睁眼瞎[笑cry][笑cry][笑cry]


“真矢姐。我想学习攀岩。”

海神岛的一处高地上。四月时节,到处都是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只有一些较为荒芜的山崖依然维持几分萧索,显得格外的陡峭。

当然,有的人显然并不将此放在心上。一身攀岩装的真矢正站在山崖上,有点红扑扑的面色,显示着她刚刚结束了一场攀岩。只到她肩膀的总士站在一边,正十分平静地向她诉说着自己的请求。

“总士君,你怎么了?”真矢惊讶地问道。

 “没什么。”

面前的总士,散发着不似同龄人的淡然和缥缈。已经很懂事的总士,仿佛忽然又长大了很多——真矢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你……和一骑君吵架了吗?”想了一想,真矢还是问道。

“……没有。”

山巅附近的草丛传出沙沙的响声。真矢沉默了。在那一瞬间,在提到一骑的时候,总士仿佛露出了一种名为“恐惧”的神情。真矢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难道因为总士调皮,所以一骑打他了?但很快真矢否决了这个念头。且不说总士这些年一直很乖巧,更何况一骑对于总士无条件的包容已经到了严重溺爱的程度,打总士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事。

真矢的心里十分清楚。虽然表面上一骑对总士的溺爱和依赖已经全岛皆知,但能让总士作出有悖常理的举动也只有一骑。面对面前行为异常的总士,真矢有点犯了难。眼前的孩子只有10岁,总不能大声质问他吧?

“那,”真矢的语气和蔼了下来。“为什么要向我学习攀岩呢?”

“我……”总士向前走了几步。望着山崖,眉间的缥缈似乎变淡了一些。“想变得更加有勇气。”

清晨的寒风迎面吹拂着总士和真矢的头发。背后的真矢不加掩饰地露出了十分担忧的眼神。

“总士。”真矢唤道。

总士回过头,露出了有些疑惑的神色。

“我答应你,”真矢慢慢走近总士,蹲在他的面前。“说好了。等到你再长大一些了以后,我就教你攀岩好吗?”

“谢谢你。真矢姐。”望着真矢的眼睛,总士回答道。淡淡的阳光下,他的眼睛泛起了晨曦般的微光,脸上露出了琉璃般轻而透明的笑容。

“如果和一骑有不开心的地方,回去记得好好和他沟通。好吗?”真矢轻柔地说道,一边蹲下来帮总士整理被风吹乱的领子。

“嗯。”对方轻轻地点点头,自言自语般地说道:“他……是不会……不,没什么。”

“那就说定了。要赶快长大哦。”仿佛没有听到总士的喃喃自语,真矢微笑地说。

“……嗯。”

 

远见宅。

“美羽。有些事我想向你商量一下。”晚餐后,真矢一脸严肃地望着美羽。

“是关于总士吗?”美羽问道。

“美羽你也遇到总士了吗?”真矢有些惊讶地望着美羽。

“不,”美羽摇摇头,“我是听千鹤妈妈说的。前段时间,在研究所里,总士好像想要获得救世主型的资料。”

“Mark Nicht?!”真矢顿时心惊。

“不是Nicht。应该是MarkSein。”美羽回答道,“不过那大概是上个月的事情了。”她补充道。

“那总士看到了吗?”

“没有……”美羽再度摇了摇头,“救世主型的资料为S级,总士是没有权限获得文档的。”

“这样啊……”真矢松了一口气。但仿佛又想起了什么,她继续问道:“不过,为什么总士想要看救世主型的资料呢?”

“美羽也不知道。千鹤妈妈说过,他们的项目需要研究同步和同化作用,总士可能只是想要参考一部分的资料吧。”

救世主型……Mark Nicht的身影再次突兀地浮现在真矢的脑海。

总士,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吗?真矢无不担忧地想着。

此时,原本安静下来的美羽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她嘭地站了起来,立即向外跑去,脸上露出了极度惊诧焦灼的神色。

“阿育王在呼唤总士!阿育王在和总士接触!”

“什么?!”过于震惊的真矢立马站了起来。

 

白天的真矢,总觉得总士会很快长大。但她没有想到,这份成长会来的这么快。

“包括骨龄在内的各项指标是接近13岁。”从医疗室里走出的千鹤这样报告道。

远见医院此刻灯火通明。一骑、史彦、真矢、美羽、甲洋、操,还有剑司、咲良、沟口等齐聚一堂。

“又生长了三岁吗……”史彦沉吟道。上一次和世界树的接触,总士直接成长了将近5岁;这一次,来自星核的力量让总士再一次成长了3岁。“果然是因为牵牛星……还是说……”

史彦望向了操。操马上耸肩,露出了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人类司令,不要望着我。Azazel型、星核什么的,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啦!”

甲洋表情淡然地说道:“来主的星核并没有显现活动的意识。在危机意识预测上面,世界树比它强得太多。”他无视操愤愤不平的表情,神情多了几分严肃,继续说道:“如果这是世界树的力量,或者是其映射牵牛星的力量让总士三番五次的长大,说明它感到了未知的危险,正在急切地培养Nicht的驾驶员……”

史彦望向美羽。美羽点头道:“甲洋哥说得没错。阿育王应该是希望在危机前培养大家的力量,在未来能保护海神岛。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信号。”

美羽的话语落下,众人原本不轻松的神色都变得更加严肃。尤其是史彦。

“那,究竟世界树发现了什么?等等,不会是宇宙中的那个核要苏醒了?!”剑司不禁十分紧张地说道。

“啊呀,那可真是不得了。”连沟口叔都收起了平日嘻哈的神情。

“司令,”他望着史彦,“看来战斗部的演练需要从三级切换到一级备战状态啊。”

“啊……”史彦点点头,“法芙娜不对也是一样……” 

“那学校这边,我们将考虑驾驶员的再次募集和训练……”咲良的声音响起。

当众人都在讨论宇宙中的核和牵牛星的时候,原本就有点游离的一骑,心中忽然升腾起了一种莫名的不安感。下一刻,仿佛电光火石一般,Mark Nicht的形象忽然突兀地印在了他的心间。循着不安的源头,一骑抬起头,眼前正是通往病房的路。看不见的巨大危机感在瞬间突然充斥了一骑的心头。他不顾众人的讨论,当机立断地朝病房的位置冲了过去。

 “一骑君?!”

“一骑!”

“怎么了一骑?!”

 

好黑……

呼吸……好困难……

这里是……哪里……

灵魂仿佛游离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总士努力地想要睁开属于自己的眼睛。

眼前,是一片完全陌生的场景。

自己仿佛正坐在一个狭仓一般、让人感觉不到空间感的地方。眼前涌现无数的图表和信息,却被背后和四周一条条虬曲错结的、正在蠕动的金色触须掩盖得几乎看不清内容。左眼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右下角屏幕一角的位置显现的巨大字样模模糊糊地映入了眼帘——

“机体同步请求:Mark Nicht”

“这是齐格飞系统?不可能!”

在一片诡异的残垣断壁中,意识到真相的总士本能想要从座位上站起。然而,身体却没有回应他的呼唤。确切地说,他没有感受到所谓“身体”的存在。总士低下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那是多么美丽的一幕啊。青色的晶体闪烁着透明的光辉,将自己头部以外的躯体都制作成了一份人形晶体标本。

“同化……现象……”

总士的脑海中浮现了这四个字。

是啊,这就是同化现象,而且是同化现象末期的症状。意识到了这个事实的总士,却没有预料中的激烈反应。不,与其说是痛苦和绝望没有来临,还不如说自己逐渐开始感受不到这种感情。窒息感、痛苦、绝望,一切都仿佛离自己远去,五感的淡薄,连自己的心都在不断地沉寂下去。

是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是谁……

在一片金色与青色交相辉映的世界中,一个少年的心即将消逝了。

“总士!总士!总士!”

忽然,这样的声音传输到了心间。

仿佛黑夜中的一盏灯火,即将沉默的总士,大脑中出现了唯一的自主反应。

“一……骑……”

“总士!总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骑的声音变成了最后的音符。总士听着一骑的声音,眼前的一切变得黑暗,黑暗,黑暗……

 

总士骤然睁开双眼。

意识在一瞬间回归了本体。刚刚仿佛是经历了一场不属于自己的噩梦。未来得及体味噩梦的含义,他此刻正意识到了自己正被捆绑在地。他努力地挣扎,却感觉束缚越来越紧。总士艰难地移动着自己的双眼,感觉到四周一片漆黑寂静。除了自己的身体,仿佛周围空无一物。

不,这不是最可怕的。并不是因为无法移动自己的身体而恐惧,而是因为自己先前的梦境。那种即将消失的感觉,麻木不仁的五感,淡漠的回忆和心灵,仿佛残留了一丝丝下来。尽管自己现在双目可视,全身都可以移动,但是他却感觉自己的内心的一角仿佛开始陷入一片空幻——没有知觉,没有内心,没有回忆,只剩下无尽的虚无。

“感到痛苦吗?”

忽然,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总士心头响起。

总士感觉全身仿佛一震。犹如感觉到了什么,他努力地仰起头。一骑正在一片黑暗中静静地看着他。眼前的一骑大约14岁左右,年轻的脸上却遍布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看到一骑的总士,更加拼命地挣扎,却依然无法摆脱自己的束缚。14岁的一骑一动不动地望着眼前10岁的总士,露出怜悯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即将被风化的雕像。

总士无声地挣扎着,一骑无声地看着,四周一片沉默。一次次的试图挣脱,令总士的体力渐渐达到了极限。看到不再动弹,喘着粗气的总士,一骑渐渐蹲了下来,与总士的眼神同步。

“这就是命运哟,总士。”一骑说道。

“越是成长,越是会感到痛苦。就是这样的事实呢。”

全身颤抖的总士笔直着望着一骑的双眼。体力逐渐耗尽的他,双眼中浮现着痛苦、疑惑、混乱和迷茫。同化末期的症状,耳边一骑的哀嚎,再次浮现在他的身边,令内心虚无的一角再度扩大。

“想知道真相吗?”就在这时,一骑轻柔的声音再次从总士的心底传来。

模糊的视野中,总士看见一骑微笑着,朝自己伸出双手。

“回家吧?总士,我一直等着你……等着你想起来……快回来吧?”

一骑的眼睛中发出了一种好看的光芒。一种炫目的、令人沉迷的金色光芒。

我……想要……知道……

柔顺的光芒仿佛笼罩了自己,四周似乎陷入了金色的海洋。在金光的沐浴下,总士仿佛感觉自己的双手解除了束缚。他模模糊糊地朝一骑伸出双手。

就在总士的手即将握住一骑的手的时候,忽然间,总士的耳边传来了仿佛从远处而来的细小声音:“总士……总士……你……就在这里……”

总士望着眼前的一骑。忽然,他仿佛感到对方的形象有一瞬间的模糊。他下意识地收回了前伸的手。

“总士!不要选择他们!那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下一瞬间,美羽的声音忽然如炸响一般出现在了空间上空。随着美羽声音的出现,整个空间仿佛开始不稳定了起来。

一骑有点淡漠地朝四周望了望有点摇摇欲坠的空间,不可察觉地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收回双手,朝总士笑了笑:

“今天看来是不行了。下次再会吧,总士。你的话,一定可以发现真相的。”

一瞬间,年轻的一骑从自己眼前消失了。整个空间仿佛碎片般破碎。总士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陷入了一片柔软的羽毛,不断地下沉,下沉,下沉……

 

远见医院。

当时一骑跑到病房的时候,眼前的情景仿佛重锤般撞击到了他的心上——病床上的总士,全身竟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辉。

“总士!!!”

不顾危险的一骑直接冲了过去。“总士!!总士!!”一骑一把将总士紧紧地抱在怀里。一瞬间,金色的光芒顿时沿着总士的身体瞬间蔓延到了一骑的全身,将一骑也包裹了进去。一骑仿佛没有感受到一样,反而将总士抱得更紧。

“你就在这里,你就在这里啊!总士!!!”被强烈的金光束缚,口不能言的一骑在内心拼命地呐喊道。

这时,其它人也冲进了病房。“不要选择他们,总士!那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美羽大喊到。

过了一秒钟,一骑感觉到失去意识的总士仿佛动了一下。下一刻,金色从他的身上迅速地消失了。又过了一会儿,总士紧闭的双眼终于缓缓睁开,眼前是一望无际的、依旧澄澈一片的紫眸。

“一……骑……”

一骑怔怔地望着怀中的总士,不知不觉已经流下泪来。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了总士的手臂上。

总士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一骑。这时,所有人都已经冲了过来。他们看到13岁的总士吃力地伸起左手,缓缓地伸到24岁的一骑面前,颤抖地停留了许久,终于替他擦去泪水。

“我在……我在这里哟,一骑。”

医院里仿佛陷入了一种隔绝的沉静,如同呼唤一般,浪声叠叠,天海交错,新的波涛正拍击着久无来客的海神岛……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