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苍法/正剧(大概是一总)] Before the Beyond 12

时间线:Exodus后。


P.S. 

如果看到语病,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欢迎大家告知我这个睁眼瞎[笑cry][笑cry][笑cry]


【12】

时间在紧张而平稳中度过。Alvis方面,秘密开展R计划的同时,对外再次正式公布了日野美羽和皆城总士成为法芙娜驾驶员候补的事。与此同时,Mark Drei、Mark Acht的驾驶员也正在进一步甄选中,但暂时没有获得合适的人选。


所幸,在那之后,Festum没有再来犯。人们得以平静地进行着岛屿的修复工作,研究工作,和法芙娜驾驶员的培养工作。


夏日炎炎之际,众人又一次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夏季祭典。这一次放河灯的时候,所有人的气氛显得格外严肃。

望着渐渐远离的、皆城家的河灯,总士显得更加若有所思。

回忆这些年,从8岁开始,独自在河边放着姓为“皆城”的,看不清名字河灯的梦,一直时不时在他的睡梦中出现。

对他而言,这个从小陪伴他到大的梦境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他越发感觉,梦中的河灯仿佛在静静地陪着他。从一开始的恐惧,到现在无以复加的熟悉,总士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这个梦。平时在外的坚强,在这入夜的梦中,在这片无人的寂静中,都会在河灯面前卸下。甚至,在得知R计划被执行的那一天,第一次,总士在梦境中流下了至今为止不想让任何人看到的泪水。因为这个特殊的存在,每次做完梦醒来,他被搅乱的心都会变的安定下来。然而,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这个梦境的来源和意义究竟是什么。

总士在放河灯的时候,一旁的一骑和史彦都讲他的身姿看在眼里。一骑发现,自长大到13岁后,他的样子和过去的那个人更像了,也越发变得沉静,明明只是孩子,却有着一股凛冽的领导者气势。

最后,望着现实中的河岸,想到R计划,总士把这件一直以来无解的事放在了一边。后来的祭典活动中,总士和一骑一起吃了苹果糖,又一次一起参加了射击比赛,依然一败涂地地输给了真矢,也一起和甲洋和操他们看了岸上的烟火。

在一起看烟火的时候,一骑就站在总士的身边。但是,一骑却觉得,自己距离总士的距离仿佛又变得遥远了。身边的总士,仿佛渐渐地,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个他无法触及的地方。仿佛意识到了一骑的注视,总士回过头,在烟火下,给了一骑一个笑容。

那份笑容,至今令一骑无法忘怀。也是那份笑容,让一骑感受到了身边总士的存在。

当时的一骑,也朝总士回报了一个笑容。在祭典的最后,海边的烟火下,互相微笑的一骑和总士,将那场夏日最终定格。


紫阳花谢尽。11月,枫叶的红染遍了整个岛屿。秋日来了。

距离R计划的研究已经过去了5个月的时间。在以总士为实验驾驶员的前提下,研究顺利地进行着,距离总士正式上机执行计划,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然而,至今一骑还是不知道R计划的事。除了一骑,所有能告诉一骑的人也不知道这件事,例如真矢,连一向天真的操也被蒙在鼓里。

总士明面上过着非常繁忙而又平凡的每一天,一边计算着自己还有多少和一骑相处的日子,有点怅然若失。

这一天,又是学习攀岩的日子。如今的总士,已经很有几分攀岩者的模样。傍晚,在完成了一场攀岩后,他和真矢一起走在回去的路上。

此刻,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分。真矢推着自行车和总士一起走在前往乐园的路上。新的乐园建立在靠海的公路对面,两人走的是沿海公路。回去的路上,一边是居民的店铺,一边是金色的大海。傍晚宁静的海风拂过真矢和总士的耳边。

“看着大海,不禁回忆起祭典的事情呢。”真矢不由得感叹到,“明年的祭典不知道要怎么举行呢……不过那是未来的事情吧。”

“嗯……”总士点点头,和真矢一起走过靠海的街道。


“明年……吗?”

总士默默地想着。


“不。在那之前,果然还是要先准备圣诞节啊。特别套餐,一骑君会做什么好呢……啊,已经是这个时候了!”猛地,真矢的声音打断了总士的思考。她看着手表,有点着急地说道:“已经快4点半了,我得赶快到乐园帮忙准备开店才行。不能这么悠闲地走过去了。抱歉,总士君。”

“我也去帮忙。”总士赶紧说道。

“没事没事,”真矢摇摇头,“总士君今天练习也已经很累了吧?我先去一步,你等一下慢慢走过来就好了。”

“但是……”

“好了好了,没关系的,” 说的时候真矢已经骑上自行车。她回头朝总士笑道,“那我先过去啦!”

总士只得朝真矢挥挥手。“那一会见。”

当真矢的身影在自己眼前渐渐变小的时候,总士停止了挥手。不经意间,才意识到脸上已是面带笑容。

真矢离开后,总士在纠结于是否要快步前进还是悠闲前进,最后还是按照真矢的想法,选择了漫步前行。拖着夕阳的余角,总士一人享受着海风,走在沿街的马路上,再一次欣赏着岛屿的景致。海神岛上的居民并不多,这条公路平时一般十分安静,最吵的时候,也仅仅是学生放学回来的喧闹声而已。

几曾何时,总士也曾经是这份喧闹中的一员。放课后,和大家一起,即使不说话,也被吵闹的氛围包围,吵吵嚷嚷地向“自家”的乐园咖啡厅前进。随着的脚步接近,混合着各种各样食物的味道就会先一步飘过来。

有香醇的咖啡香气,还有蛋糕的香味……更为明显地,是一股特别好闻的咖喱味儿。

每当这些香味到来的时候,总士就会知道,家到了。特别是,那股独一无二的,咖喱的香气。那是总士从小到大最熟悉的味道,也是最百吃不厌的味道。


那是,一骑的咖喱。


现实中的总士,正走在这条回家的路上。若有若无的香气,自他的脚边飘来,预示着他离乐园越来越近。然而,就在这时,毫无征兆地,突变再次发生了。


就在总士即将前往乐园的时候,眼前的道路忽然变得有一点点的模糊。不,不是模糊,是一点点细微的扭曲!

时间仿佛正在前进,又被什么原因挡住,现在显现不出现在,令过去卡顿,出现了一瞬间停滞地冲突。

总士还来不及思考,瞬间周围地景象开始发白,然后离他而去——


“——还没有好吗?”

这里是名为的“乐园”的咖啡厅。不大的店面,木质的地板上是木质的椅子,四周的三面玻璃,透进明媚的光芒。吧台对面的料理席上,一骑好像一如既往地忙着什么。

“嗯。上午的会议结束了以后,下午还有一轮关于同化现象的研讨会。”

“给。”眼前端上来的是一份一骑咖喱。还有一杯自己最爱的Espresso。两者正在吧台上冒着热气。咖啡飘出好闻的香味。

“谢了。”他拿过咖喱和咖啡,拿起勺子,一本正经地吃了起来。好吃——脑海里是这样的念头,但面上依然吃的面不改色。

一骑侧过身开始擦起了杯子。气氛有些许的沉默,但他仿佛有话要说。

“你……”他仿佛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说道,“不要太过勉强自己比较好。”

这样说着,一骑转过身来。他皱着眉头,口吻里有一丝生气地责备道:“我听远见医生说了,你在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

“我没有勉强自己。”抬起头,右手依然握着勺子,“只是小规模的实验而已。作为虚无的调和品的存在,这个身体有着被实验的价值。”

“不使用的话反而才是令人不安的。”

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

“我不是想要说这个,”一骑走到了吧台前。他的眼神深深地看着自己,仿佛什么东西快要被涌出来。

“我很庆幸,现在能够在这里,和你在一起出现在这个咖啡店里。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都是我珍藏的宝物……我很感激,总士……”

“一骑……”眼前的一骑,越是如此,越是会唤起自己深埋心底的那份悲伤和忧虑。

“总士,”一骑一字一句地说道。“对我来说,你能够存在在这里,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所以,不要做傻事。”


“傻事……吗……”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一骑所剩无几的生命……

能够获得身体,重回人世,就已经是无比庆幸的事。但是,还是希望能够找到救治一骑的希望。

欲望还是在增加。但是,为了这份贪婪的野望,付出怎样的代价也心甘情愿。


“总士,”一骑忽然说道。“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曾经送给过我的生日礼物?”

“哪一年……”

“5岁的生日。你记得吗?”仿佛看到了自己有些惊讶的表情,一骑笑了一下。


尘封的记忆再次苏醒,被擦拭鲜明。


“嗯。”

怎么会不记得。


“你不用这样皱着眉头吧?”一骑的神色有些无奈。

“只是有点惊讶而已。”

“那年你送了一台电脑给我,说是用来记东西。我吓了一大跳呢。”一骑说道。他的语气有些怀念。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你用过?”

最后还是这么问道。

“没有。”一骑干脆地否定了。

气氛变得有点微妙。但是这股气氛又很快被一骑打断:“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现在,我打算用那台电脑开始记录东西。”

诶?心中忍不住的惊讶。

“你是说……日记?”

“也不定每天都记,”一骑点点头,轻微眨了眨眼睛,仿佛拿定了主意似的。“我想用它来记录自己的时光。和你一起的。”

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能……

“他”抬起头。

“如果……”

“他”感觉到自己说道——

眼前的一切忽然模糊了。

一道熟悉的白光笼罩了自己,一切都变得抽离、抽离、抽离——


眼前的景色一瞬间变得清晰。

乐园烟消云散。

皆城总士此刻正站在海神岛的沿海公路上。不远的前方,乐园特有的香味正在朝自己缓慢地飘散香气。原本一阵阵的熟悉气息,在皆城总士的眼里成为了看不见的触手,正在慢慢朝自己伸展开来,要把自己吞噬殆尽。他感觉头晕目眩,恐慌窒息,最后终于如发疯般朝乐园相反的方向跑去。

去哪里也好,去哪里也好——


乐园咖啡厅内,先走一步的真矢和一骑正在一起做开店的准备。不知为何,一骑的心中有着一丝没来由的不安感。

“奇怪……”真矢一边擦杯子,一边疑惑地望着门口。

“总士怎么还没有到……”

一骑立马放下了正在擦的杯子,走出吧台。真矢对一骑说道:

“刚刚他就在我后面一点的地方,怎么……”

这时,门口的风铃忽然响了起来。

“一骑前辈,远见前辈。”抱着蛋糕盒子的零央和站在一边的美三香出现在了门口。

“啊,”真矢立即迎了上去。“辛苦了。请问,有没有看到总士?”

“总士?怎么了?”零央的神色有点不解。

“远见说她之前和总士一起过来。她先走一步,总士在她后面一边的地方,”一骑从零央那里扛过蛋糕,“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一阵了,他还是没有过来。你们在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他?”

“啊!”美三香先作出了反应。“美三香在过来的时候,好像隐约看到远处往反方向跑的有个人影。那个,会不会是总士君?”


此刻的总士,正在拼命地奔跑。他跑过了可以眺望大海的码头,跑过了曾经帮一骑跑腿的西尾杂货店,跑过了平时和美羽他们一起上学的街道。夜晚的风朝他的面颊呼啸而过,黑夜中的双眼犹如烛火般摇晃。

总士不知方向地前进,眼睛里越发没了光芒。这份突如其来的、这一切比真实还真实的片段再次让他陷入了现实与虚幻的深渊。究竟什么是假,什么是真,他是谁,皆城总士又是谁,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从来就不应该存在的“替代品”?越是想要逃离一份份不知从何纷至沓来的“记忆”,又越是想要进一步深入这份事关己身存在意义的迷幻漩涡。

总士的内心撕扯,瘦弱的身躯没命地跑着,步伐越发地踉跄,终于被绊倒在地。再度爬起来的时候,他绑住头发的发绳掉了下来。并未感知到摔倒的痛觉,任由解放的长发在风中飞扬,总士继续在黑夜中不知归处地彷徨着。然而,当一路疯狂奔跑的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站在那个名为“器屋·真壁”的朴素房子前。

眼前的屋子,是自己从记事前就开始居住的地方。那个,被叫做“家”的地方。但此时,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如同来自深渊般可怕的气息从黑色的屋子中飘了出来,有形体似的绕道了总士的右臂边,仿佛想要拽住总士,将他拖进房门。


“‘总士,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曾经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那年你送了一台电脑给我’……”


——想知道真相吗?

想知道吗?

想知道吗?


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低沉的、诱惑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在总士的耳畔响起,想要知道真相的渴望在无限地放大,令总士原本已经风雨飘摇的双目渐渐完全失去了神采。仿佛渐渐被无尽的黑暗吞没,他的身体也开始顺应深渊的呼唤,朝空无一人的屋子走去。

“吱呀”,屋子开了。总士走进一片黑暗的房间。

今天的屋子,暗沉无光到叫人惧怕。总士犹如一个提线木偶,一步一步想要向一骑的房间走去。他走过玄关,那里是一排排的木架,上面放满了各种参差不齐的陶艺制品。如今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就在这时,总士的眼皮一跳。他的眼角瞥到了这个房间唯一一个闪着光的东西。

满是陶艺架子上,放一个木质的相框。并不新的相框上,内嵌的玻璃在黑暗中借着月色泛出了一丝反光。总士的眼睛一闪,看到了相框上的那张老照片。

那张相框上,是2岁时的自己和一骑和合照。

总士忽然想了起来。小的时候,每当自己累得走不动路,一骑就会让自己骑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就像这张照片上的二人一样。和一骑在看大海的时候,自己看不到海平面的另一端,就嚷嚷着要坐在一骑的肩膀上。坐在一骑肩膀上的时候,虽然能够看到更远的大海,但还是依然看不到海平面的另一头——那个一骑所说的“世界”与“故乡”。

——如果一骑能够长得和巨人一样高,让我能够看到海的另一头就好了。

回忆如同黑夜中的一道光芒流进了总士的心间。他沉寂的心忽然开始跳动,内心甚至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原本无神的双眼这一刻猛地睁大,相框反射的光芒照进了他的眼睛。

就是这一道微弱的、不算耀眼的光芒,最终在总士即将沉寂的心海中照进了一丝光亮。

一瞬间,仿佛想要痛哭的心情奔涌而出。闭上双眼,总士最终如同放弃了什么一般再度冲出了家门。

再那之后的总士,茫然地在街道上前行着。他看上去去形影单薄,无依无靠。最后,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建筑。白色的圆顶,柔和的淡金色光芒闪烁。这里是他的第二种任务所在,艾贝利希机关所属研究所。

奇怪的是,明明此刻不应该有工作的心情,但许多研究工作却奇异地在心中浮现了起来:内侧前额叶皮质神经元增幅获得的与同步状况相关的实验数据分析,Festumloat下属艾奥罗斯型人类基因化基因组测序模拟进度……

随着各种各样的事实在心中一一出现,总士的内心也逐渐变得平静起来。他终于渐渐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年龄,以及工作——艾贝利希机关所属研究所的正式研究员等等的事宜,眼神也渐渐不再变得疯狂。

“啊,这不是总士君吗?”一阵声音忽然打破了平静。总士抬起头,眼前是研究所的一名同事。他气喘吁吁地望着对方,脑海里渐渐浮出对方的名字,觉得自己仿佛刚刚从水里被捞起来一样。

“我,我想起来有些研究的工作没有做完。”总士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感觉总士的样子有点不寻常,小岛先生有些关切的望着他,“你没事吧,总士君?”

“我没事,”总士摇摇头,努力地想要表现自己没事。

“啊,那好吧。我正好要回去呢。”小岛先生点点头,和总士寒暄了几句后,就告辞离开了。

四周又只剩下总士孤零零一个人。现在已经是晚上,大家都开始回家了。这个时间,基本研究所也已经下班了。连千鹤都已回去准备美羽和史彦的晚餐。

总士深呼吸了一口气。无处可去的他,最后还是走进了研究所的大门。


与此同时,乐园里面已经正式开业,里外正忙得不可开交。但谁都能看出来,今天的主厨表情格外紧张而心不在焉,经常时不时看着门外,连食物都少了平日的味道。好听的风铃声再度响起,一骑如条件反射般猛地转向门口。甲洋、操和零央出现在了门前。

“一骑前辈,找到了!”零央一进门就喊道。

“在哪?”真矢紧张地问道。一骑已经从料理台快步走了出来。留守店内的美三香也站了起来。

“在研究所。”甲洋说道,“我们遇到了研究所的小岛先生。他说他之前在研究所那边看到了总士。他说总士好像忽然想起有些工作还没有做完。”

“什么嘛,这样突然消失一骑会担心的啦!”操一脸“总士真不懂事”的神情。却惹得一骑的脸绷得更紧了。

“那,现在总士君应该还在研究所吧?”美三香插嘴道,“我们要联络他吗?”

“抱歉,我还是要去一趟。”一骑直接说道。他随即走向料理台。

“店我和操会替你看着。”甲洋接过了一骑的话音。

“麻烦你了,甲洋。”一骑一边拿出饭盒,一边露出了感谢的笑容。然后他转向真矢:“远见……”

“没事。放心交给我们好了。”一骑还没说出口,真矢已经一贯地微笑着回应道。

“啊,那不是一骑咖喱嘛!”操看到一骑手中的饭盒,顿时两眼放光。

“这是外卖吗?”美三香忍不住问道。

“啊,”一骑侧着身,一边迅速地将装着一骑咖喱的盒子放进保温袋,“我想总士应该没有吃晚饭……”

“不愧是一骑前辈,想得真周到。”零央不禁赞叹道。“但是,总士今天是怎么了……”

一骑没有余暇再回复零央的话。他满脑子都是总士的事情。他甚至有点后悔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闭店去找他。迅速整装后,一骑带着保温盒和保温杯出了门。

夜色中,一骑一人骑着摩托在沿海公路上孤独地前行着。今天总士的忽然离去,令他心中有了非常不好的感觉。

——要赶紧找到他才行。一骑念想着总士,不知不觉已经将车速提到了极限。整俩车仿佛黑夜中的流星,穿梭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之间。


TBC

顺利的话明天就能完结了~应该还会放个后记啥之类的~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你们的红心蓝手点评都是我更文的动力ヾ(◍°∇°◍)ノ゙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