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苍法/正剧(大概是一总)] Before the Beyond 13-14(终章)

《Before the Beyond》通贩预售中~到12.5截止预售链接

本宣链接:点我


时间线:Exodus后。


P.S. 

如果看到语病,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欢迎大家告知我这个睁眼瞎[笑cry][笑cry][笑cry]


【13】

当一骑来到暗无一人的研究所的时候,隔着铁栏的外墙,他恍惚中有着一丝错觉。似乎那个曾经的的人会出现在他的眼前,微微皱着眉头说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确实,他看见了。但那不是他。带着头盔的一骑抬起头,看到了黑暗中总士的影子。

虽然在夜色中看着并不真切,这不是他熟悉的总士。他的神色茫然而不知所觉,身姿犹豫而颤抖。当瞥到一骑的那一霎那,他的眼中充满着惊讶和迷茫。

然而,下一刻,一骑亲眼看到,由他一手抚养长大的总士,双眼中的光忽然开始震动,用从未有过的眼神直直的望向了一骑——那是叫做“害怕”和“恐慌”的情绪。

一骑简直不敢相信。他只感觉四周的空气仿佛都不存在了。一道深深的铁门将二人隔离在外,仿佛被隔离在两个世界。

一骑想要伸出手,但黑暗中的总士离自己是如此地遥不可及——即使是在上一次发生疑似同化现象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感受。他感觉所有的知觉都如一个溺水者一般被堵住。他拼命想要说话,却感觉嘴巴被压抑得吐不出半句音节。他用尽浑身的力气想要表达心中的想法——他想问总士饿不饿,为什么不回家,却觉得越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沉默的气氛中,微风刮起了保温包的一角。一股熟悉的咖喱香气随风飘散了出来。闻到这股好闻气息的总士,仿佛感受到什么刺激般刹那间变了神色。研究所昏暗的灯光下,总士脱口而出的话语不禁就这么伴随着食物的香气迸了出来:


“不要……过来……”


一骑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什么一下子击中,身体顿时僵住。

“抱歉!”仿佛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语,总士的双眼中的恐慌更加明显,好似也害怕说出这句话的自己。

“不要管我——”

话语尚未完全结束,仿佛在逃避着什么,总士已经转头冲进了研究所的深处。厚重的铁门前,一骑防不猝防地被瞬间遗留在外。

看见总士消失的背影,一骑只觉得耳边轰轰作响,一股从心脏开始的疼痛在瞬间蔓延了开来。来不及思考眼前发生的事,身体已经先做出了反应——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翻上了高压电网。但下一秒,理性又逼迫他停下了身形。他就这么僵持在高压电网上,反复地思考总士究竟发生了什么,总士离去时的几句话语无限地钻进他的脑子里,差点令他从数米高的铁丝网上跌下来。

最后,被理智扳了回来的一骑还是没有一直待在铁丝网上。他跳下了铁丝网,来到了研究所的内部。

说实话,总士的态度令他伤心,但是他更在意总士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想要立即闯进研究所,又被总士“不想见他”的话语所左右。不能互相理解而引发的糟糕状况他在过去是多么地理解,但他又想要相信总士依然相信着自己。

然而,相信不了。

一骑还记得总士刚刚被自己从Nicht的驾驶舱内的一片碎片中抱出舱门的场景。那个时候还是婴儿的总士轻得就像一片羽毛;小一点的时候,他也曾见到小总士被铁锹虫吓到不行,不敢扔掉又不敢作声的场景;再稍微大一点的时候……

童年的碎影不断在一骑的脑海中浮现,一骑加紧脚步,已经不知不觉地冲进了研究所的入口。

——是啊,总士还是个孩子,他一个人肯定是面对不了的!作为监护人,怎么能将他置之不理!

“总士!总士!”焦急的一骑闯进了研究所,在错综复杂的实验室里奔跑着。循着对气息的感应,一骑奇迹般地在陌生的环境中越来越接近总士的所在。

一骑看到了总士。然而,总士并不想看到一骑。他显然并未预料到一骑会继续冲进来。惊讶的表情仅仅维持了一秒,但更快演变为了无法控制愤怒和恐慌。

“砰”地一声,实验室的门被戛然关上。没有身份验证的一骑再也无法进入。看到眼前关上的门,一骑的内心也升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


“——不是说了不要过来吗?!”


这一次,一股歇斯底里般爆发的大吼,径直地穿过了厚厚的门扉,重重地撞进了一骑的心间。

“总士!!!”被内心突如其来的痛苦感淹没,一骑双拳击在门上,隔着门大吼道。

然而,这次的门对岸再也没有传来一丝声响。


眼前的门再也没向自己敞开。一瞬间,一骑仿佛意识到什么东西碎了。他双眼亮的可怕,但一片干涸;他魔怔般地盯着门许久,感觉自己的心不知道去了哪里。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贴着门,缓缓地蜷缩在门前。

门内,沉浸在黑暗中的总士无声无息;门外,抱着双臂倚在墙头的一骑同样无声无息。无人的研究所中,充斥着一股令人绝望的沉默。

最后,一骑还是离开了。他仿佛木然地站了起来,有点摇晃地消失在了入口。随着铁丝网的一阵摇晃,一骑带着他已经冰冷的咖喱,消失在夜色的尽头。

“嘭”

感受到一骑的远去,因为情绪上涌的气力一瞬间完全消散,总士无力地跌坐到椅子上。他昏昏沉沉地盯着前方,感觉额头上涌出了冷汗。不仅如此,一股寒意犹如冰块一般不透气地包裹住了他的全身。

“对不起……对不起……”

“我明明已经作好了觉悟……但还是伤了你……对不起……”

13岁外貌的总士一个人孤零零地抱着头靠在桌面上,第一次像孩子一样发出了呜咽。

就在这时,奇异的事发生了。总士落泪的瞬间,一股熟悉的空间的剥离感猛地向他袭来。

绝望中的总士一下子惊觉起来,抬起头环顾四周,却发现屏幕不知何时竟然自动被点亮。

和上次调查Sein资料时一样的无名压抑感再次如潮般涌起,笼罩着总士。但这股力量与亚特兰蒂斯的力量又完全不同。总士咬了咬牙,内心努力地对抗着这无声的压迫,令自己将眼神移到屏幕上。此时,蓝荧荧的屏幕上,显示着一行大字——

“‘Mark Nicht’的资料正在请求接受。请问是否要接受对方发来的资料?Yes/No。”

眼前一闪一闪的屏幕,仿佛是一跳一跳的灯火一般。下一瞬,总士又一次在眼前见到了那个幻象。那个逝者的河灯上,“皆城”两个大字在火光下闪闪发亮。

这一次,总士没有选择和上次一样。他努力地眯着眼睛,在灯火的缝隙中看到了电脑屏幕的选项。他的眼睛灼灼闪光,右手已经穿过河灯,点向了屏幕。

“Yes”

“已确定传输请求。请等待资料传输。”电脑屏幕中显示出了这样的一行字。

在确认的瞬间,河灯的光芒在突然间变得更加璀璨耀眼,令总士睁不开眼睛。

紧接着,电脑屏幕也好,研究室也好,一切都已经在总士的面前消失不见。时空,又一次变幻了。

总士仿佛在看不见的通道中穿行。压抑的感觉在渐渐消失,回归港湾般的安宁感变得越来越强。行至通道出口的时候,只见河灯橘黄的光芒在眼前柔和地摇曳。

此时的总士,竟已经置身于自己梦境中的河岸。但不同寻常的是,这一次,河岸也好,海水也好,河灯也好,一切都无与伦比的清晰。

总士望着眼前正在朝自己远去的河灯。也是第一次,他终于看清了河灯上的名字。

他的双眼不自觉地睁大了。他带着不敢相信的、又仿佛找到答案般的眼神,望着远处的那个名字。


“皆城……总士……”

总士不禁喃喃出声。


皆城、总士。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当总士发出声音的那一瞬,一道特别的声音,在黑夜的苍穹中凭空回荡了开来。


“——你是谁?”总士低声问道。他的声音包含了太多复杂的东西。


夜空中的声音沉默了。但数秒后,又一次开始开口。

“——如果你遇到了这个机体,这就是你的命运。”

“——我的名字叫皆城总士。当你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吧。”


深夜,真壁家的灯依然亮着。

真壁司令今天还是没有回家。一骑守着昏黄的灯光端坐在客厅里。他的面前,是一台式样古老的电脑。电脑并没有打开,暗旧的金属壳在暗黄的灯光下闪着光。

一骑望着眼前的电脑,仿佛正在向挚爱诉说内心的苦痛。最后,他目光一闪,眼神中又多了一股决意。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开门声。一骑顿时一惊。虽然他等在这里,但他并不认为他一定会回来。玄关传来脚步的声音,越过一排排陶艺的木架,他出现在了一骑的面前。

眼前的一刻令一骑屏息。亚麻色长发披散,一模一样的面容,犹如梦幻般地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一刻的一骑,当时的脑子里是完全地一片空白。

然而,总士毫无伤痕的左眼也令一骑在下一瞬间回到了现实。

“我回来了。一骑。”总士抬起他稚嫩的、即将14岁的脸庞,双眼明晃晃地望着一骑。他的神色比先前的模样平静了太多。

一骑总算从先前的错觉中恢复了过来。

“欢迎回家。”一骑说道。

二人再次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这次是总士先开的口。

“这么晚回家,还让你等我,真是抱歉。”

“不……”一骑马上回答道,他看着总士,又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电脑,仿佛决定了什么了似的向总士说道:“其实,我现在在这里,是想……”

“一骑,”总士打断了一骑的话。“我想起来了。”

一骑一时竟感知不到自己的情绪了。心中的感情仿佛一下子因为无法相信而抽空而毫无实感,又即将极速地向自己成倍地如海啸般呼啸而来。

什么东西要崩塌了。

“总、总士……”一骑听见自己断断续续地开口,“总士,你听我说,其实……”

“——我一直想要了解一骑。但是,我却渐渐只在意自己的事情,反而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一骑再次呆住了。

“总士?!”

仿佛没有看到一骑的惊讶和些许迷惑的眼神,总士继续望着一骑的眼睛说:“一直以来都想要知道……但现在,我稍微有些明白了。一骑,你可以不用背负一切。”

“总士,其实——”一骑忍不住拿起桌子上的电脑脱口而出。

“一骑,”总士明晃晃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这个,能在‘之后’让我看吗?”

今天,一直是总士带着两人间的节奏。一骑望着总士柔和的眉眼,从惊讶,震动,渐渐变得冷静和沉着下来。

总士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他想。而且,不止是一件事情……从总士的话语中,一骑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之后’,是什么意思?”

总士挑了挑眉头。不愧是一骑。

“完成……CEP项目以后。”

“CEP项目?”听到这个词汇,一骑反而感觉有些意外。他没记错的话……

“是我一年多来正式参与的第一个大型的研究项目,”怕一骑不熟悉自己的研究内容,总士解释道,“主要的研究内容是同步和同化现象的促进。内容包括:内侧前额叶皮质神经元的增幅与同步协同程度的关系,Festumloat下属艾奥罗斯型人类基因化基因组测序模拟,Festum的生物多样性分析……”

说到自己的研究项目,总士的表情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一种“严肃的学术状态”。一时间,本着科学翔实地原则,总士开始向一骑进行全面的介绍。但一骑却一眼看出了他内里的紧张。

然而,不知为何,他的心情在这一刻却忽然感到放松了下来。


无论什么事情变了,还是有些不变的事。是这样的吧。

一骑想到。


我应不应该,多相信他一些呢?

——这却让他有些犯了难。

小总士是那么的乖巧独立。但是,他又是那么的懂事,懂事到令自己担心……正如他今天的发言一样。

一骑反复地思考,但依然得不出结论。

但这一刻,一骑觉得自己,很幸福。


“……内容大约就是这些。”总士无聊冗长的介绍结束了。他望着出神的一骑,露出有些怀疑的神情,“一骑,你在听吗?”

“啊,”一骑回过神。“我在听。”

总士不禁有些无语地叹了一口气。“距离项目完成,大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好的。”一骑说道。在客厅的灯火下,他炯炯地望着总士的眼睛。“我等你。”

我等你。然后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你——至少是,我认为的所有。


“谢谢你,一骑。”总士清澈的双眼也毫不回避地望着一骑浅褐色的双眼。


——温和又坚定,带着无限力量的双眼。那是他一直以来认为的,全部的依靠。


“那么,晚安了。”顿了一顿,总士说道:“一骑,今天的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面对突如其来的道歉,一骑有几分愣神。他有些想要开口说什么,但却还是止住了声。

“没关系的……晚安。”


“我……相信你。”

一骑最后说道。


“谢谢。”总士关门的一瞬间,一骑仿佛看到了总士的笑容。那是比他在寻找新世界时,在无人地区找到的,毫无杂质的山泉还要清澈的笑容。

一骑目送着总士进入了房间。随后,他的眼光又落到了自己的那台古旧的笔记本上。他闭上双眼,集中精神,仿佛在聆听着什么。

“你……听得到吗……”


房间内,总士正靠在自己的门背后。没有开灯的房间是一片黑暗,但窗外的星辰却也因此闪亮得清晰可见。

“‘就算消失后,你的生命一定会延续’。”

仿佛在吟诵魔法一般,总士轻轻地,用一骑听不见的声音低喃道。

“‘新的星核在岛上在另一个岛上扎根之时,你和你的容器就会获得新生’。”

“‘新生’吗……”总士望着眼前闪烁的星光。它们看上去是那么地耀眼和触手可及,但又是那么遥远。


在今晚的事情发生了之后,总士想了很多。他慢慢走到窗前。

一骑想要获得的,一骑想要追寻的,一骑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等待的……

思绪如涓流汇聚,在夜空中形成奔流。

“如果这是我的命运的话——”望着万千繁星,总士轻轻地说,“那我就违抗给你看看!”


你所希望的,我会替你去寻找。

他,一定还存在。

所以,一骑,不要再难过了。


【14】

2156年 12月27日。R计划最终的一幕,Mark Nicht启动之日,终于到来了。

一骑望着天空,今天依然是一如既往地好天气。一片澄澈的天空,连白云都无法看见。这正是一片浩瀚无垠的苍穹。

一骑忽然想到,总士小的时候告诉自己,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搭乘苍穹的诗人。现在,属于他的旅程,开始了。


【END】



致一骑:



R计划结束以后,我希望可以叫你‘爸爸’。


皆城总士

2156年12月26日


又及:第一次给你写信,有些紧张。



【全文完】







后记: 

2156年12月 R计划执行成功,宇宙信息获取成功,使得兀儿德之泉和所罗门系统完全恢复并升级。但亚特兰蒂斯星核部分复活,总士和Nicht被敌方掳走。

2157年 1月 第五次苍穹计划开始。



啊写完了……天啊写了什么鬼【

回头补个后记&下集预告【伪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比哈特(*´∀`)~♥


评论(2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