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朋友们上一个宣图被禁了 lof一直说我图片违禁也测不出是什么(被先前违禁图测试搞疯的亲们们非常抱歉土下座( 

所以现在只能发个头,《刻录时光》的全部宣图请看我微博吧!!!链接走你 或者直接看淘宝谢预售链接里面的图也可以 谢谢大家!巡礼本宣图在p2


棋魂CP21新参本《刻录时光》本宣辣~以及巡礼本二刷


1.《刻录时光》

·棋魂合志文漫本,5p漫+240p文+5p彩图
·价格55rmb,买本送赠品明信片,另有四季明信片套装可单独购买,10rmb/套,随本购买有2元优惠
·CP亮光光亮到无差都有(但不拆233 请有洁癖的妹子务必避雷)

Staff
【封面/漫画】  @诶嘿嘿 
【文手】 凛千芊Rin/ @橘芮_ / @夏日凉凉薄荷叶  
【Guest图】  @jellyluu  JRP  @sai   @斜眼奶酪   @时零 

2. 《岁月初心——棋魂取景地巡礼》
·巡礼本二刷,16开大本子,全彩

·价格55rmb, 因为纸价上涨调整了价格,宣图在P2

Staff
【封面】 @jellyluu 
【主笔和其它有的没的】 凛千芊Rin

CPP链接:
【棋魂】刻录时光:网页链接
【棋魂】岁月初心巡礼本:网页链接


通贩预售链接到12.5截止:
【棋魂】刻录时光:通贩链接
【棋魂】岁月初心巡礼本:通贩链接

【微博在搞转发抽奖】链接走你

*转发过100抽100rmb打支付宝
*转发过200抽188rmb打支付宝
*转发抽一位购入本子的报销单本+邮费

欢迎各位同好去微博转发~ 爱你们(灬°ω°灬)


棋魂高考分卷-预测(上海卷)

10.6.13 写文一时爽,今天火葬场。。。什么是人生。。。


原作向带一点点双子星无差



人生,是无法预测的。

 

【1】 


“光,今天、我又看到了!”

 

“什么呀?”

 

洒着夕阳的马路边,把头埋进漫画里的男孩回答着我。专心漫画书的他,此刻的语气,显得十分心不在焉。

 

我叹了一口气。

“就是那个,有些奇奇怪怪的符号。我已经连续看到它好几次了。”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二个多月的时间。原本在江户时代就开始再度陷入沉睡的我,竟然再度和一个叫做进藤光的男孩相遇了。

 

能够再度追求神之一手,我欣喜若狂,第一次借阿光之手落子的时候,差点落下泪来。

 

——这一定是神的安排吧。我想。

 

这次附身的对象叫做光。和虎次郎很不一样,阿光是个活泼可爱的好孩子,但在初遇的时候,他竟然对围棋一窍不通,令我烦恼了好一会。不过好在他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虽然一开始也有一点点被我逼迫的成分,但他还是愿意为了我去学习围棋。特别是,在他和那个叫塔矢亮的男孩对弈过以后,也开始认真地对围棋上心了。在我的眼中,一步一步,光也开始踏上了他自己的围棋之路。

 

这大概是命运吧——虽然这么说,但是我的内心也有些自豪。毕竟,如果光没有遇到我的话,这样活泼好动的他,一定,不会选择围棋这条路吧。

 

看到奇怪的符号,大概是在遇到光不久后的事情。

 

那是非常毫无预兆的事。某一天早上,忽然就浮现在了眼前,但是又迅速地消失了。仿佛一片流过的光影,我甚至没有看清楚整片符号的样式。

 

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虽然有点在意,但并没有放在心上。然而,在与一个叫塔矢亮的孩子对弈后,一连串的符号又一次出现了。

 

这次的符号,和上次相比又有一些不同。同样是很快地出现,很快地消失。只有这一点没有变。

 

参观儿童围棋大赛,第二次和塔矢亮对弈,和塔矢名人对弈,和一个叫加贺的孩子对弈……

 

一系列的事件发生后,古怪的符号接二连三地出现,甚至到了隔三差五出现一次的程度。

 

我渐渐留上了心。觉得一定要和光说这件事。

 

所以,就是今天。在结束初中生围棋大赛的第二天,回家的路上,我第一次向阿光提起了这件事。

 

“哦……”光的脑袋依然埋在漫画书里,“是怎样的符号呢?”

 

“就是……就是……看上去和文字有点像,但是又不太一样的……”

我努力地表达着。

 

“嘛,”光放下了漫画,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这样说我听不懂啦。你画下来不就好了?啊,”他马上讶异了一声,又露出了既是苦恼、又是抱歉的表情,“我忘记了,你这家伙根本不能碰纸笔嘛!啊啊啊啊!”

 

“那、那怎么办……”

 

看到光抱着脑袋,仰头大喊的样子,我提起袖子,有点小小的忧郁。

 

“唔……”

 

回家的路上,光一边甩着书包带子,仿佛在思考应该怎么办。

 

“哈,有了!”阿光顿时眼前一亮。

 

“诶?是什么是什么?阿光?”

 

“好啦,你跟我来就是了!”

 

我跟着他走到街边的小花园里。他一屁股坐到一个秋千上,摆好了“任君发言”的架势。

 

“好了,你说,是什么样子?”

 

没有明白光葫芦里面卖什么药。但我还是思索了起来。

“唔……一个竖直的棍子……然后是四个圆圆的叠在一起的棋子……唔,后面还有两个圆圆的大棋子……”

 

我用心描述着。此时,光已经拾起一根树枝,在面前沙堆上开始比划起来。

“一个棍子……哟西!然后是……然后是什么来着?”光抬起头来。

 

原来光是要替我把样子画出来啊!明白了的我顿时高兴了起来。

 

“然后是四个圆圆的棋子!”

 

当光画完两个棋子,打算在旁边画第三个棋子的时候,我赶紧说道:“光,不是的,第三个棋子在第一个棋子的下面。第四个棋子在第二个棋子的下面。”

 

“……这样?”光有点疑惑地把第三个棋子画在了第二个棋子的下面。

“不是的,”我摇摇头,“第二个棋子挨着第三个棋子。他们是连接在一起的,你看,连接。”说着说着,我忍不住开始在空气中笔画起来。

 

“哈?”光的眼神更迷惑了。

“嗯,就是,不是这样分开的两个棋子,”我继续努力地笔画着,“是连起来的,就是这样,连一丝钻进虫子的缝隙都没有的。”

 

啊啊——为什么我不能碰到这个世界的东西呢?

我一边画着圈圈,内心第一次这样呐喊着。

 

“真是的……”光皱起眉头嘟囔着,一边将地上错误的符号用沙子抹掉,一边开始重新画圈子。

 

“这样?……”

 

就这样,我们俩你画我猜,费了好大功夫,直到连斑鸠都开始回巢的时候,才终于将我看到的符号大致还原了出来。

 

“哟西!”他把树枝甩得老高,仿佛完成任务般地大声说道:“好了!总算是完成了!”

 

看着地上歪歪斜斜的符号,我热泪盈眶。

 

“阿、阿光……”

 

“你啊……”

光十分嫌弃地看着泪光盈盈的我。然后他十分兴奋地将目光投向地面。

 

“我看看,这个是……”

光瞪大眼睛,细细地查看着。

 

我望着难得严肃的光,心里也忐忑着。

 

说实话,自己也算是经历过接近一千年历史的人了。但是,自己却完全没有看明白这些符号中奇奇怪怪的门道。光,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能看出来什么玄奥吗……

 

我一边热烈地思考着,此时,光的眼神已经渐渐从激动变向无语,最后直接以落雁平沙式倒在了地上。

 

“哇!”我吓了一大跳。

“光?!光?!”我紧接着赶紧喊道。

 

啊!我忽然反应过来。莫非光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想到这里,我赶紧三步并两步蹲到光身边。

 

看到我一脸严肃,神情郑重地望着他,光瘪着眼睛,伸出手指,一边冲着我一字一句地念到:“一、八、八、零、零。”

 

我跟着他重复了一遍。

 

“就是18800啦!笨蛋!”光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用一种仿佛看笨蛋一样的眼神望着我,“这个是数字啦!数字!天啊,亏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神秘符号……”

 

诶?什么?数字?

 

我仿佛也开始短路了。

 

我抬头望着地面上阿光画着的符号。这么一说,这个竖直的棍子就是“一”。这两个圆圆的棋子就是“零”了。这倒是没错。依稀记得,在江户时期的算章书上倒是有看过。然后,那个四个棋子……哦不,其实就是两个上下叠起来的棋子,竟然是“八”?

 

哎呀哎呀……

 

后来,阿光告诉我,这是他们现代人最常用的数字表示形式,叫做“阿拉伯数字”。平安和江户时期的时候,都没有引用这种发达的方式,令我大开眼界。阿光还颇为得意地给我看了家里的日历。我骤然发现,这可不就是先前看到的符号嘛!

 

从阿光心里苏醒后,我的心思依然还是着落在围棋身上,并没有太多关注这个时代本身。

 

果然,新的时代,就是不一样。亏得这次的事,我才学习到了一些现代科技的精髓。

 

“18800……”

晚上,光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他手里捧着塔矢名人诘棋选,叼着一根叫做棒棒糖的糖果,嘴里一晃一晃地嘟哝:“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阿光,”我望着他说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数字的样子。其实,这个数字,和塔矢对弈以后,一下子变动得很厉害。”

 

“塔矢?!你说和塔矢的对局?!”光眼前顿时一亮,立马丢掉嘴中的棒棒糖,从床上蹦了下来。

 

我微微一笑。阿光对塔矢有关的事总是格外上心呢。

 

“和塔矢对弈后的第二天,”望着阿光,我脑海中再度回忆起数字的样子,“数字从18800变成了5880

……”

 

“诶~!”光瞪大了迷惑不解的双眼。显然他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他依然十分兴奋地认为这是一个重要发现。

 

“你别急,听我说完。”我继续说道,“我经常看到这些数字。在第二次和塔矢亮对弈以后,数字又从5880变成了3880……和塔矢名人对弈以后,数字又变成了3800……”

 

“这么奇怪?”光歪着脑袋。他干脆拿出一张纸来,将我报的数字记录了下来。我将这段时间的数字变化一路报给他听。

 

“和加贺对弈以后变成了3780……对。在那之后又变动了几次……昨天,我们在参加完初中生围棋大赛以后变成是3700。”

 

望着一连串的数字。我和光的两个脑袋凑在书桌前,噼里啪啦地讨论了一阵。

 

“也就是说,”阿光敲着笔尖。“这个数字好像和下棋有关。佐为说过吧,基本上都是在有对弈以后。每次下过棋以后,数字就会减少一点。”

“唔……”我点点头。“好像就是这样。”

 

“下过棋……又是减少……”光若有所思。

 

“哈!我明白了!”忽然,光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一把拿起记满数字的纸,像揭示真相一样金光闪闪地摆在我的眼前。

 

“这是预测!”

 

【2】 


“预测?”

 

今天的东京,是一片淅沥的下雨天。无人的墓园里,雨声中正传来孩子奶声奶气的疑问。他的旁边有一个撑着伞的男人,正拉着他的手。这个男人看上去三十多岁,和那个孩子长得极为酷似。

 

“嗯,”那个叫做进藤光的男子点点头,“是预测。当时我看的漫画里正好有这样的情节。”

 

“爸爸原来小的时候,也喜欢看漫画呀。”

 

“是啊,”光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那个漫画的故事是说,这个世界上的智慧的大脑都是靠钱能够购买的,越是聪明,大脑的价格就会越来越高。反过来,越是愚笨的脑子价格就越低。我当时忽然觉得,是不是那个佐为看到的数字也是这样。”

 

 

那天晚上,光和我嚷嚷出了个了不得的理论。

 

他说,这个数字是一个预测,测试的是自己的棋力距离超越对象还有多少差距。

 

“你看!”光指着一排排往下的数据。

 

“每次下棋,数字都会下降对吧?这是因为我的棋力提升了!我的棋力越是提高,离追上塔矢就越近。”

 

被光这么一说,我觉得很有几分道理。

 

“说不定,到0的时候,我可能能追上塔矢那家伙!”想到这里,阿光不禁两眼放光,开始傻笑起来。仿佛已经预示到塔矢亮被自己打败的场景似的。

 

“可是,为什么超越对象不可能是我呀?”我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你?”光呆呆地看了我一眼。

 

——我无奈了。

显然,他的脑子里,并没有除了“塔矢亮”以外的选项。

 

可是明明选我会比较划算。我的棋力会比较高!

 

心中有些念念不平地想着。

 

算了……怎么都行。现在无论和我们之中的哪一个,光和我们的差距都不是一般的大。阿光,还是个连棋子都握不来的超级新手呢。

 

我叹了一口气。决定放弃与塔矢亮的目标对象之争。

 

然后,我又思索了一下,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如果这真是预测棋力的话,你第一次和塔矢对弈后,数据就一下子从18800降低到了5880。可是,你的棋力显然没有提高那么多呀。”

 

 “但是,那是我第一次和别人对弈呀!”光的脸有些微微发红,他争辩道:“这是我第一次拿棋子!我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

 

嘛……这么说好像也有一些道理。

 

毕竟,初学者的进步幅度,比起高手来,是非常巨大的。在这个预测中,可能从“没有对弈”,到“第一次对弈”,差距很大。

 

我又翻来覆去想了一遍。好像他的推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错误……

 

我犹犹疑疑地望着光。

 

“真的会是这样吗?”

 

“那当然!”光十分自信地点点头。“刚刚我看到的漫画里,有差不多的情节。”

 

什么嘛……

 

一开始,我觉得光的这个推理还有一些不太靠谱的成分。但是,接下来光就开始作出预测。

 

“明天,数字不会变。”

 

一整天,光都在学校里面学习。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第二天,果然数字没有分毫变化。

 

“明天,数字会变。而且会稍微变低一点。”

 

今天放学后有围棋社的活动。阿光和叫筒井的孩子下了两局。而且在第二天,数字果然从3700变成了3699。

 

“看吧!”在我报给光新的数字以后,他高兴地笑出了声。

“数字下降了,因为我和筒井学长下棋,感觉自己的棋力又提升了一点!”

 

他又拿出那张前几天我们写下的纸片,在我面前晃了一晃。

“这个,绝对是用来预测我的棋力的!预测我和塔矢的距离还有多少!”

 

阿光他真是个天才。

 

这回我真的五体投地了。

 

可是,最后还有一个小小的疑惑。

 

——为什么只有我能够看到光的棋力预测呢?

 

“这个嘛……”名侦探进藤先生的脸上也露出了无解的表情。

 

“谁知道呢!”他一口气躺倒在地上,“大概是因为佐为是在我心中苏醒的关系吧。”

 

“虎次郎的时候,可没有这么高级的玩意呀……”我不禁嘀咕道。

 

果然是,时代改变了吧。

 

唔……不过,如果真是和光说的一样……我不禁思考了起来。

 

围棋社的一局棋只能减掉1点。那阿光得下几千局棋才能追上塔矢……

 

心中略略盘算了一下。按照阿光现在的水平,就算塔矢亮不进步,要追上他,好像确实得要下个千局万局。

 

加油吧!阿光。

我在心中默默替阿光鼓劲。

 

接下来的日子里,阿光他们的围棋社搞得有声有色,渐渐成员变多了。塔矢亮来找过他一次,邀请他前往对弈,但是被当时距离他还有3695点的阿光断然拒绝。

 

那个孩子……看着的其实是我啊。

 

看着被拒绝后伤心的塔矢,我的内心不禁也有些失落。

 

如果能够回应他就好了……

 

但是如今还不行。只能守护着阿光,等他的棋力强大起来。

 

到时候,就算我下棋的话,也不会被暴露了吧?

 

塔矢亮,也是一个有趣的棋手。期待与他的再战啊。

 

时光一天天度过。一切正如光所预测。光的棋力越是提升,我每天看到的数字就越是减少。但是,从推算上看,两者的距离依然还差着几千局。新一轮的中学生大赛上,塔矢亮为了和阿光——也就是我对弈,竟然强行参加了业余初中生级别的大赛。途中,我们战到一半,但对局最后又被思敌心切的光抢了过去。

 

结果,光输的一败涂地。幻影破灭的塔矢流下了愤怒的泪水,扬长而去。阿光也在赛后大哭了一场。

 

“我和他还差多少?”他抽抽噎噎地问道。

3650……

 

我心中默默念到。

这段时间,在围棋社里,阿光的棋力正在一点点提升。但是,要追上塔矢亮这样的级别,依然还是遥遥无期。

 

看着阿光哭,我的心里也难受。阿光再有天赋,也毕竟才开始学围棋2个多月呀!这个时候就能追上塔矢是不可能的。

 

“佐为!”阿光泪眼朦胧地看着我。他在等我的回复。

 

可是,3650这个数字太令难受了。我竟然有点不想说出口。他紧紧地盯着我,我心里也紧张了起来,一句话自动蹦了出来

 

“那个数字……我看不了。”

啊呀,刚刚我说了什么?

 

阿光止住了泪声,他望着我,眼中的惊奇一下子取代了悲伤。

 

看到阿光不哭了,我心中顿时没来由的一喜。

 

“难道这回是彻底没希望了吗!嗷呜呜呜呜呜——”然而,下一秒,我听到了更加惊天动地的嚎哭声。

 

“阿光!不是这样的!”我一边捂住耳朵,一边喊道,“人生本来就是没法预测的!我相信你,你加油的话,一定能够追上塔矢的!”

 

这一次,光是真的止住泪了。他挂着泪珠,带着几分怀疑、几分相信的眼神望着我。

 

“……真的?”

“真的。”我点点头,“你难道不相信我?难道不相信你自己?反而去相信那个数字?”

 

光望着我,眼里再度闪耀起光来。他一把抹掉眼泪。

“我相信你。我也不会输给塔矢那家伙!”

 

接下来的日子,竟然变得轻松起来。因为自己的谎言,我再也不用像一个天气预报员似的(这也是我在这个时代学的新名词)隔三差五地向阿光报告他的棋力进展了。阿光他虽然没心眼儿,但以前每次听到数字的时候也总是紧张兮兮的。得到结果后,也往往会失落一小会。现在,自由自在,不带目的的下棋,反而令他更乐于其中了。棋力也稳步地提升着。

 

我心里十分佩服自己当时由于一时头脑短路而作出的机智做法。

 

阿光初一的暑假,发生了“网络围棋事件”。阿光用了一个神奇的箱子,以“Sai”的身份,帮我和各式各样的棋手对弈,实在是开心极啦!阿光的对手塔矢再一次出现,他怀疑阿光的身份,追到了我们所在的箱子前面,差点儿就暴露了。幸好阿光靠插科打诨加撒谎总算蒙混了过去。

 

得知Sai不等于阿光后,塔矢亮决定再一次扬长而去。这一回,阿光也朝他第一次发出了挑战的宣言。

 

“如果你一直追逐我的幻影,说不定会被真正的我绊倒的哦!”

 

“就凭你?不要说什么早晚了,现在就来一局怎么样?”

结果,塔矢的表示却是冷嘲热讽。

 

但是,这一回的阿光,和上一次大哭不同。在塔矢离去后,只是说了一句“什么嘛”,踢了一脚石子,就再度开始恢复了精神。

 

“就算是预测消失了,我也一定要追上你!”

我仿佛感受到,阿光的内心正在这样的大喊着。

 

你的内心变强了呢。光。

我的心也变得欣喜和宽慰。

 

这样努力追逐的你,一定能够越来越接近,前往神之一手吧。

 

 

“所以呢?”墓园中,进藤明好奇地问着爸爸。“那个数字,佐为先生就再也看不到了吗?”

“不是,”进藤光此刻正微微地笑着。他闭上眼,他很慢很慢地摇了摇头,仿佛时光都停了下来。

 

“他是骗我的。那个预测,一直没有消失过。”

 

【3】 


然而,我是骗他的。

 

那个预测一直都没有消失过。特别是,自从阿光有了自己的棋盘,每天和我对弈开始,几乎日日都会出现。就像天气预报一样。

 

和阿光对弈,也让我开心了好久好久。逮着机会,我们俩就进房间,在棋盘上大战一场。虽然我经常把阿光打得落花流水就是了。每天,对弈成为我们的必修课。我们会在下棋的时候顺便聊聊白天的对局。每次下完棋,阿光在喧闹之余也会用期待的眼神等待我的评价。作为师父,我也十分自豪地指点着他。

 

就这样,阿光的进步越来越快。才是一个暑假的功夫,通过了网络围棋和与我对弈,他的棋力已经逼近3000。如今的阿光,已经超过了另一个叫三谷的孩子,成为了整个围棋社棋力最高的人。和我每天对局,比和筒井他们对局收获更大,厉害的时候,一天甚至可以提升20点。

 

就这样,在一边下棋一边磨到2800点的时候,他遇到了海王中学的大将岸本薰。也是在这时,我们得知了塔矢竟然已经成为了职业棋士的消息。据说他测试全胜,只有唯一的一局不战而败,因为那时候他和阿光约定要在网上与我对弈。

 

受到了这件事的刺激,阿光终于下定决心,要为了追逐塔矢亮正式选择成为院生,并最终成为职业棋士。然而,对于阿光的决心,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岸本,都觉得阿光不行。

 

“即使不行,我也不会放弃!”

离开了棋会所,飘满秋叶的银杏树下,光冲我紧紧握着拳头。

 

“我曾以为自己可以慢慢追上他,但是现在不追赶他的话,我一辈子都会追不上他。我们的距离,我已经非常清楚了,想要追上塔矢,我必须轻松地拿下院生考试。击倒院生们。”

“职业考试,不能几乎全胜的话是不可能合格的。但是,”

 

光斩钉截铁地冲我说道。

“不管海王的大将怎么说,我都不会放弃。因为他是那么坚定地追逐着你啊!佐为!在大赛的时候,他因为恐惧你的实力而发抖,但是他还是勇敢地面对你!”

 

2800点,这个巨大的差距是一个沈甸甸的事实。但是,每天和阿光对弈的我,最清楚他的天赋和心境。

 

“不是不可能哦。”

我露出了微笑。

 

阿光眼中露出了惊讶。

 

“这不是不可能的,”我再一次重复道。

“对,这一次,轮到你去追逐塔矢了。小光。”

 

阿光成为了院生。

 

为了成为院生,他不得不退出了叶濑中学围棋社。阿光不想和朋友们分开,很是苦恼。但是他有一群好朋友。在加贺和筒井的帮忙下,他们组织了一场阿光一人对加贺,筒井,三谷的三面棋。最后,阿光胜了筒井和三谷,惜败给了加贺。但要知道,那可是他第一次下三面棋啊。三面棋后,连最反对的三谷,都不得不承认,阿光的光芒,已经远远超过了初中业余围棋部的范畴。最后,在大家的祝福下,带着追上塔矢亮的期许,光笑着告别了自己的社团时光,开始了他院生的旅程。

 

成为了院生后,阿光进步神速,围棋天赋也越来越明显。密集的高强度训练,参加职业棋士的研究会,再加上与我每天的对弈下,他的成长惊人。每天醒来,必定会出现的预测数字掉得越来越快。磕磕碰碰中,阿光的实力从院生垫底一路到了一组前十六名。那时,他和塔矢的差距只有1600点了。

 

在参加只有院生前十六名才能参加的弱狮子战中,阿光表现极为出色,将坏棋变成好棋的一手,令我和我观战的绪方九段都大为惊叹,但最后失手于官子阶段,非常可惜。有趣的是,上一次见面时放话“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塔矢,在自己的棋局结束后,竟然主动走到阿光的身后,默默地关注他的棋局。

 

看来,上一次在网吧前,塔矢回头时一闪而没的寂寞表情,不是我的错觉呀。

 

若狮子战时,和职业棋手的对局,令阿光收获颇丰,数字也在第二天直接直降30点。这令他通过职业围棋考试的渴望越发强烈了。自从阿光开始走上职业棋士的道路后,我就只能和他一个人下棋,变得稍微有一些无聊。但我也明白阿光的难处。甚至,我的内心深处,为阿光取得的飞速进步感到无比地自豪——毕竟,他可是我的弟子呀!

 

因为缺乏临场经验,阿光磕磕碰碰地通过了职业棋士考预选。我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得知他顺利通过,即使是身为亡魂的我,都觉得仿佛四周的空气都是甜的。

 

如果阿光是一朵花儿的话,我就是那捧精心浇灌的泥土吧。

那个时候的我,是这样想的。

 

在等待正式考试的暑假里,阿光跟着他院生一组的同学兼好友和谷和伊角,一起前往了各种围棋会所下棋。我自然也跟着一起前往。在和业余好手的让子战中,阿光不得不使用特别的手法才能获胜。在各个围棋会所里,他获得了新的力量,棋力再一次获得了大幅的提升。

 

然而,此时他的对手塔矢亮,已经以悍然之姿横扫职业棋士圈。除了出道战大意败北,正式比赛是8战全胜。但是,即使是如此一往无前的塔矢,阿光和他的距离也在越来越接近。渐渐地,一个暑假的磨练下,阿光居然可以和业余高手下到三面和棋,四面也仅差一目。第二天,数字已经掉落到了1040。

 

连我也不禁偷偷倒吸一口气:加油啊,阿光,你和你对手的差距,终于要缩小到百位以内了!

 

终于,有一天,阿光和他的朋友们走进了一个高丽国人经营的围棋会所。

 

在那里,阿光和一个来自高丽的,名为秀英的孩子起了冲突。二人决定对弈一局来决定究竟哪个国家的院生围棋实力更为高超。虽然起因是争吵,但是二人却下出了极为高水平的对局。也是那一次,在你来我往的激烈战斗中,阿光让每天和他对弈的我,见识到了他从未到达过的高度。

 

终局,阿光胜了。这局棋的水平,在这个国家,被称为“职业”级别,也不为过。

 

然而,这局棋,也成为了一切的转折点。

 

阿光下得太好了。正是因为他下得太好了,引起了当时在场的,海王中学围棋部老师的瞩目。这位老师曾经目睹了当年我在初中生围棋大赛借阿光的手下的那一局,和阿光与塔矢在海王中学对弈的一局,又看到了今天阿光的一局。

 

 

 

“那时,海王围棋部的尹老师表扬了我。”进藤光说道,“他夸赞我的布局精妙绝伦。”

 

“那个老师真是个好人,”听到自己的爸爸得到了夸奖,进藤明也高兴了起来,“爸爸一定很高兴吧?”

 

“是啊,”光的笑容,带着难以言喻的苦涩。

 

“高兴极了。满脑子,都是……那位老师,看到的不是‘佐为’,而是‘我’啊……”

 

 

 “现在我相信了,那梦幻的一局,的确是你下的!”

“我会在心中再次牢记,进藤光这个名字!”

 

昨天,尹老师这么说道。

 

“海王的老师,竟然说佐为下的那一局,是我下的。他认同了我的实力呢!”

“那位老师看到的人是我,在他的脑海中,佐为已经不存在了。”

“总有一天,我要连塔矢脑海中的佐为都消去!”

“我的名字,是进藤光!”

 

昨天,既激动又兴奋的阿光,在回家的路上,说出了这样的发言。

 

第二天,数字落到了999点。

 

棋力的差距,第一次跌破了一千。虽然阿光不知道这件事,但是赢了秀英,又得到了尹老师的夸奖,已经足够令他感到愉快无比了。

 

本来是应该满心欢喜的事。我的内心,却有了一丝不知何处而来的不安。

 

——不存在?消去?

昨天阿光的话语在我的脑海中回荡。

 

仔细想来……

我望着拿着扇子的右手。

 

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和除了阿光以外的别人对过弈了……

 

下周开始,对于阿光至关重要的职业棋士考就要开幕了。不仅是阿光,所有人都全力以赴,严阵以待。

 

如同预见,职业棋士的考试果然严峻非凡。即使阿光一路势头顺利,但是也架不住几十场连续对局的压力,因为调子不顺出现了败北。但是,他的棋力,也在通过这般严酷的对弈,出现了爆炸式的提升。

 

咬住胜利!你的棋力已经越来越好了,只要调整好心态,就没问题。

我每天陪阿光对弈,和他一起复盘,心中也暗暗为阿光鼓劲,将先前内心所有的不安抛到了一边。

 

——自己的事情是次要的。如今,守护阿光,才是我应该做的事。

 

终于,突破了重重战斗,甚至赢下了塔矢为了测试阿光,而苦心调教的对手越智,阿光以三败的成绩,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职业棋士。当时,凭借最后一局的突破,他的棋力已经完全凌驾于院生第一的越智之上。

 

——阿光!干的漂亮!呜呜呜呜呜呜……

 

赢了那天的晚上,我和阿光又是笑又是叫。中间,我哭成了泪人。说实话,阿光赢了,我甚至比他还要高兴。他是吸收我棋力,成长起来的,我自豪的弟子啊!每天的预测也告诉我,和塔矢的距离,也变得仅仅只有500点,近在咫尺而已。

 

看到我哭,阿光笑话我,结果自己笑着笑着也哭出了声。两个人,不,应该说是一人一鬼,抱成一团哭哭闹闹了一整晚。

 

 

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天的欢笑,成为了后续苦痛的开端。

 

阿光成为了职业棋士。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离棋盘开始变得越来越遥远。

 

尽管职业棋士有着数不完的对弈机会,然而,阿光的每一场对局,都是属于阿光的。

 

阿光本人越来越沉醉于属于自己的未来。他兴致勃勃地和他的朋友讨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对局,令我感觉自己越发置身事外。当得知阿光新初段联赛的对手,是我当世最渴望一战的塔矢名人时,这份孤立无援的渴望不禁爆发了出来。

 

——让我下吧,让我和名人对局吧,阿光!

——究竟何时,你到底何时才能再让我下棋呢?!

 

 

沉沉的乌云下,传出了轻微的雷鸣声。雨点打湿了进藤光的头发。

“‘等到第三个人附身再给你下棋不就好了?’”

“当时的我,是这么说的……”

明忧心地望着光。他能深深地感受到,往日阳光开朗的父亲,此刻却渐渐与身边的阴霾融为了一体。

“那时候的我,沉迷于围棋。满脑子都是成为职业棋士以后,终于和塔矢到了一个世界……只想着自己的事……”

 

“只想着自己的事……所以……”

进藤光重复了一遍,他的声音,犹如雨点般在乌云里颤栗。

 

他低下了头。一瞬间,明再也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什么都、没察觉到……只觉得,是那家伙的任性……”

 

 

我知道我很任性。

 

“如果让你下的话,我又要活在你的阴影里了!”

“那就活在阴影里好了!”

 

我冲他喊道。

 

我看到阿光顿时愣住了。他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我刚刚……说了什么?

……

 

结果,在阿光新初段联赛的时候,我还是抢走了他的对局。不惜以让对方15目为条件,我和塔矢名人进行了对局。

 

阿光是个温柔的孩子。就算我我冲着他喊出了那样令人伤心的话,就算是他真心认为“佐为的时间是永恒的”,但他在最后时刻,依然设法把重要的对局让给了我。

 

这一局,我最终输了。15目的负担太大,我最终全军覆没。但无论如何,与名人对弈,令我感到了无比地欣喜。冥冥之中,我们约定来日以互先再战。

 

赛后,虽然没有给阿光惹麻烦,但我的内心却十分内疚,也涌起了一股越来越深的无奈。

 

我是借阿光的身体复活的。一直以来,我们交换着身份,一个人永远活在另一人的阴影之下。

 

塔矢亮一直在阿光身上苦苦追寻真相。那是因为,当时,在他的面前,和他对弈的人,不是阿光,是我。

 

如今,阿光成为了职业棋士。而这回,在他的面前,等待对局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我们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分离,越来越割裂。我们的存在,终究开始因为自身对神之一手的追求,变得渐行渐远,再也无法重叠了。

 

如果让阿光追求神之一手,那我就不能追求神之一手。如果不能追求神之一手,我不知道自己存在于世的意义是什么。

 

在光面前,我变得越来越忧郁。即使是迟钝的光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感知到这一点的他,不远千里地代我去参加围棋活动,还找到了让我下棋的机会,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开心起来。

 

对于阿光的心意,我十分感动。尽管,我们都行在追求神之一手的道路上;然而,对我来说,阿光并不只是一个能够替我下棋的人。

 

他还是我最自豪的弟子,我的朋友,除了虎次郎以外,我在这世间的、唯一的依靠。

 

这样想着,我的心情,又变得再度好转起来——是啊,即使不是追求神之一手。与阿光相遇,依然是上天赐予我的奇迹。

 

为了阿光,我必须要忍耐,忍耐自己不能下棋的事。然后,再想想自己该怎么办。

 

日子便这样过去。然而,命运的齿轮无法抗拒。平静的日子中,大事发生了。在阿光即将与塔矢亮进行职业棋士第一战的当天,塔矢的父亲,我的对手塔矢行洋病倒了。

 

那个人,无疑是当世最强的高手之一。与他战斗的时候,我就认定他能令我在追求神之一手的道路上更进一步。能够与他全力切磋,一直都是我心中的梦想。

 

然而,就是这样了不起的人物,竟然传出了倒下的消息!

 

那一天,我心乱如麻。阿光也同样心焦。当晚,我催促他赶紧去看名人。阿光也同意第二天一早就去。

 

那天晚上,我们俩第一次难得的都没有心情对弈。光入睡后,我心里想着名人的事情,只觉得忧心如焚,只望他能平安无事。

 

长夜漫漫,当第一缕阳光照进阿光的屋子的时候,那排每日必定来访的数字,轻巧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350。

 

我睁大了眼睛。

 

这、这不可能?!

 

昨天,阿光没有和塔矢亮进行手合。

我和阿光,晚上也没有对弈。

 

但是,前一天,还是450的数字,竟然直接跌了100点?!

 

望着眼前的预测,原本已经忧心忡忡的我,仿佛看到了一种看不到危机。

 

第一次,我开始怀疑,这个预测,并不是用来预测阿光的棋力的。

 

【4】 


“塔矢伯伯,现在还是很健康吧?”

 

雨开始渐渐变小了。雨伞中,明仰着头,望着正在看眼前墓碑的光。

 

“嗯,”进藤光点点头。“但是……现在已经不怎么回国了。”

 

“那,那个时候,塔矢伯伯也是平安无事咯?”

 

“是啊……”他深深地望了一眼眼前的墓碑,许久将眼光收了回来。他蹲下身,摸了摸明的头。

 

“那时,名人他幸好平安无事。我们前去看望的时候,我还发现了他正在下网络围棋。当时我就想,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所以,鼓起勇气,代佐为向塔矢名人提出约战一局网络围棋。这样,佐为就能够和名人全力以赴地进行对弈了。以Sai的身份,真正地……”

 

“啊,我知道了,”明的眼中发出光来。“这就是‘Toya koyo vs Sai’这局棋的来历吗?”

 

“没错。”

进藤光点点头。

 

“这也是他与别人下的,倒数第二盘棋。”

他用微笑的、低沉的口气说道。

 

 

 

“阿光。”

“怎么了?”

 

从病院回来的路上,意外地下起了大雨。

 

“今天你还是早点休息吧。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

 

阿光看着我。他的眼神有点怀疑。

 

“……佐为?”

 

我撇过头去。

我是个不擅长撒谎的人。但是……

 

光的眼神,从疑惑与怀疑,渐渐变得有些了然,最后竟然“噗嗤”地笑了出来。

 

我不禁转过头来,有点生气地望着他。

 

“阿光你笑什么?”

 

“啊,不是,”光稚嫩的脸上依然带着笑意。他正在努力憋住笑。

 

“你这家伙,不会是因为终于可以和塔矢名人全力对弈,太紧张了,所以连棋都不想下了?没想到,你也有紧张的时候呀……”

 

“什么呀!”我气的把袖子挥得呼呼响,“我是真的担心你!好了,阿光赶紧去睡觉!”

 

“好好,我知道了,”阿光一边应和着,但是表情却是完全不相信的模样。

 

“那晚安了,佐为。”

“晚安。”

 

夜深了。我缩在房间的角落里。望着阿光安详的睡颜,我沉沉地思考着。

 

明天,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那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今天,是去棋院参加研究会的日子。可能因为昨晚睡了个好觉,他正十分精力充沛地前往棋院,背影中也满是斗志。

 

望着那个充满活力的背影,我不禁默念那个数字。

——200。

 

不错。预测再度大幅下降了。昨天白天,阿光只是去看望了塔矢名人,约战了我和他的棋赛。晚上,在我的建议下,他也很早就休息了。整整一天,他没有做和围棋有关的事。然而,数字却剧烈下降了150。

 

看见不该流走的数字,犹如沙漏般快速消逝,我心中的不安感变得越来越强烈。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数字……真正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内心越发地不安,甚至开口向着神发问。

 

然而,一如既往地,却没有任何回答。

 

我原想要找阿光商量。然而,早在两年前,自己已经亲口告诉他这份预测消失了。已经不能再重新开口了。

 

只是,眼看着数字一点点没来由地下降,我的心中不法控制地升起了渐渐不好的感觉。

 

然而,就在眼前。和塔矢行洋的棋赛已经近在眼前。他是我即将遇到的,今世最可怕的对手。这局棋,也是我到达现世以来,最梦寐以求、也是最重要的对局。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暂时,让我把与对局无关的事情丢走吧!

 

——塔矢名人,让我们来堂堂正正地决一胜负!

 

 

雨已经变得越来越小了。

“最后,这一局,是佐为先生赢了塔矢伯伯吧?”明问道。

“没错,”光点点头。说道此处,他的眼中,升起了奇异的光彩,仿佛追随到了往昔,置身于那神妙无比的棋局中。

 

“那是一局特别精彩的棋。应该说是这些年来水平最高的对局都不为过。”

 

“那,爸爸是那个替佐为下棋的人咯?”明摇晃着光的手,他的眼睛,也闪着兴奋的光。

“那是怎样的感觉?”

 

“是啊,确实……”光挠了挠头。

 

虽然他不是那个下棋的人,却是离见证历史最近的人。

 

“我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吧……”

 

“那家伙,那时,也是拼尽全力……”

 

 

 

一周以后,对局终于开始了。

 

与塔矢名人的一战,我竭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落点、腾挪、厮杀。一着不慎则满盘皆输。

 

塔矢行洋,不愧是我遇到过最可怕的对手。

 

在这样的战斗中,即使是全力以赴,也令我感觉到自己随时舞动在刀尖之上。自己的每一步走子,对方都一定会给出毫不容情强大的回应。

 

然而,越是生死之中,越是能得到突破,离神之一手也就更近了一步。

 

棋盘,宛如战场。

 

序盘,面对我凌厉的进攻,名人沉着应对。原以为自己的正在渐渐取得棋盘上的优势。然而,敌人竟在不知不觉中利用我的不断攻击,起落之间,瞬间反过来把控了棋子流向。

 

我拾起棋子。后背已经不知何时冷汗涔涔。

 

“毫不容赦,必定取胜。”

 

战斗中,我仿佛看到了对方的眼神,从黑暗中,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冲我横扫过来。

 

“——这就是我的围棋。名人、塔矢行洋的围棋。”

 

——多么可怕的敌人啊!

 

我仿佛能感觉到,战场之上,我的头发已经被名人的剑招刺散。我的周身,已经四处血染。——就是塔矢行洋的围棋!这份恐怖的强大,令我彻底失去了往日的从容和余裕。

 

但是,就是这样——

 

我的剑尖开始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颤抖,而是因为喜悦,那种棋逢对手,令人欢喜到颤栗的兴奋和战意!

 

就是这样,才值得拼上一切去战斗!

 

我举起手中的棋子,如同挥出剑尖,携一往无前之势置于棋盘之上。

 

使出全力来吧,名人!直到,我们其中有一人倒下为止!

 

2目……3目……6目……

 

盘面上的搏杀越来越激烈,在你来我往的性命之争中,我渐渐开始忘我,醉心地挥动着我的剑尖。

 

神之一手……这就是,追求神之一手的欣悦……

 

举手投足之间,步步杀机的棋盘上,仿佛绽开了朵朵樱花。你来我往的死斗之中,每个人都洒下了自己的鲜血。在漫天飞舞地血色花瓣中,我沉浸于盘面的玄妙,再也意识不到其它的事物。凌波微步,落日孤鸿。不知不觉,剑之所向,已经指向了敌方咽喉。

 

对方也已经即将扼住我的要害。然而,我微微一笑。

 

——终究是太迟了。

 

棋差一招。

 

棋盘之上,披头散发,周身血染的我,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自己的剑尖,先一步递送进了敌人的咽喉。

 

我赢了。塔矢行洋,以半目之差,败于我的棋下。

 

结束了……

 

在赢棋的那一刻,光芒从天空洒了下来,如普照般照耀了我的灵魂。

 

血与战斗,伤痕与残垣,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而历史,却永远地留了下来。

 

这次的对弈,是我历经千年的无数战斗以来,盘面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与塔矢行洋的战斗,令我的身心都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升华。或许,能与他一战,才是我来到人世的意义。

 

塔矢行洋。你已经尽全力回答我了。你那深思熟虑的每一步,令我欢喜地发抖,更甚于害怕的战栗。能逼得你全力而战,我也感到十分地自豪。

 

谢谢你,塔矢行洋。

 

我由衷地向行洋致意。

 

回过头来,我看到了身边的阿光。

 

那个成就了这盘棋的阿光。那个一直陪在我身边的阿光。

 

看着他,我感觉自己的内心瞬间变得无比地平静,眼中映着阿光的影子,心中只剩下无边的,恬淡与幸福。

 

都是因为阿光,我才能遇到成就我千年梦想的一局。

 

谢谢你。阿光。

 

我全心全意地,向他道出了我最最诚心的感谢。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此刻的光,竟然没有丝毫的回应。

 

我的眼神从平静变得疑惑。我看了他一会,他却依然半天没有动静。

 

“阿光?”

 

轻轻唤了一声。

 

他依然没有回应。

 

我心中的澎湃开始渐渐降落。我不禁伸出头去,想要看看他在做什么,却看到他此刻正异常认真地看着左下角的盘面。

 

“这里,”阿光指着左下角盘面的一处。“塔矢老师决定在这里截断吧?大家都会觉得,这是必须走的一步。”

 

我仔细看着,一时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神经却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

 

“对吧?”阿光继续说道,“但是,在那之前……”

 

忽然间,看着左下角盘面的我,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

 

我的瞳孔骤缩。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直接戳中了我的心脏。

 

这是——?!

 

没有意识到我的变化,光已经将手伸到了盘面的底部。

 

“若下在这边角落要害……”

 

——白子就只能截断对手前进。

 

不用在听阿光的解释,一切都已经浮上了水面。

 

如此,收官不利。

白子,败。

 

“……这样不就转败为胜了吗?那就是佐为输了!”

 

阿光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我只感觉空无一物的手一松,仿佛有剑啷当落地一般。

 

平静和幸福褪去了。犹如被掀掉的帘幕。真正的光芒露了出来。

 

眼前的视野仿佛模糊。血迹斑驳的棋盘上。我看到了新的一幕。

 

阿光,拿着剑柄。

 

而我,倒下了。

 

阿光仿佛还在说着什么。而我却渐渐听不见他的声音。我呆呆地看着他,只觉得周身的光芒开始从我的身上消失。犹如找到了真正的主人一般,这些光芒,星星点点的再次启程,朝光的身上汇拢过去,闪耀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而阿光,此刻正朝着我的方向转来。

 

“怎么样,佐为?”

 

在圣光笼罩下,他朝气的的脸泛着希望的绚烂。他的脸上,满脸是得到解法的兴奋,以及,那一如既往地,等待我评论的期待之情。

 

 

现在,我忽然明白了。

 

神,是为了阿光看到这一局,才延续了我千年的时光。

 

所有的光芒都已从我的身上消散。身边,只有一道流光留了下来。它在我的面前,轻巧地打着旋,最后汇成了一个泛着白光的数字。

 

——十。

 

也是在这时,我终于明白了,这个符号的真正意义。

 

它预测的,不是什么的阿光棋力,而是我消散的倒计时呀。

 

【5】

 

一年…百年……千年……

 

时间对我来说,原以为是永远不变的东西。

 

棋赛后,他去病院看望了塔矢行洋。从医院跑出来时,阿光对着我说道。

 

“偶尔和塔矢老师下棋还是可以的,佐为。最近可能不行……不过,”

 

“我会尽力给你安排就是啦!不要着急,反正有的是时间。”

阿光朝我乐呵地笑着。澄澈的眼睛中,满是无忧无虑地、充满希望的笑容。

 

看到他的笑,我想要努力地挤出一个微笑回应。然而,上一秒的笑容,已瞬间变为无限的哀恸。

 

——但是,时间已经、没有了。

 

就算阿光有时间……

 

我的时间,也已经没有了。

 

——五。

 

——四。

 

——三。

 

自明白了这份预测真正的意义时,每天的数字,自动变成了倒计时的模样,开始了最后的行走。随着它的消减,我也隐隐地觉得自身的存在变得越来越削弱。

 

就在这时,家中忽然传来了爷爷家的仓库被偷的消息。为确定棋盘无事,阿光和我一起前往了仓库的所在。看到棋盘的我,曾经抱着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棋盘上,虎次郎的血迹正在变得越来越淡。正如预测一般,一切都在向不可挽回地方向走去。

 

果然,命运,是无法违抗的……

 

此刻的阿光,正在不远的前方察看着棋盘。明明阿光近在咫尺,我却觉得他是那么地遥不可及。看着阿光的背影,往事开始历历在目。

 

我知道,阿光是一个天才。

 

尽管,一开始,关注到阿光的,只有塔矢亮一人。

 

但是,吸收了我的棋艺,每天和我切磋的阿光,以璀璨而不可阻挡的势头成长了起来。

 

现在,不止是他。越来越多的职业棋士,都开始一个个地瞩目于他。未来,他定会成为不属于塔矢亮的耀眼存在。

 

但是……

 

为什么,只有阿光,只有阿光有着光明的未来?

为什么我就要消失?

 

心中开始不由自主地疯狂地呐喊。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眶。

 

——阿光还完全不能超过我!

——阿光他从来就没有赢过我!

我想要永恒的时间!!

我想要永远下棋!!!

 

神啊——

 

绝望和痛苦令我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仿佛一切再度回到了那个千年前的死亡的日子,在那投湖的瞬间,冰冷的湖面,绝望的寒冷仿佛再度涌向我的脸。

 

为什么……

为什么……

 

我……阿光……

 

我直直地望着他的背影。

阿光……

 

此刻的阿光已经放下了棋盘。他正在絮絮叨叨地和他的外公说着明天去外地参加指导棋的事。嬉笑声中,阿光正要去和他的外公下指导棋。

 

“阿光。”

我站了起来。

 

“嗯?”阿光不明所谓地望着我。

 

 “我们回家,和我下棋吧!”我大喊道。

 

“和爷爷的话,什么时候都能够下的!”

 

——已经来不及了阿光!

 

光看了我几眼。他的眼里,露出的是完完全全的不在意。

 

“你在说什么呀,”他皱起了眉头。

 

转过头,他开始爬下阁楼。

 

“和你才是随时随地可以下吧?难得来看爷爷……”

 

——不是的,不是的!

 

看着阿光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我忍不住喊道:

 

“阿光,我——”

我——

 

 “我很快就要消失了——”

 

真相的话语,终于脱口而出。

 

当说出口的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如同数千年前注定的结局,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许久,无人的楼道里,阿光的头终于再度探了上来。他的眼神中充满着极度地无语。

 

“——你在说什么傻话呀?!又开始疑神疑鬼的,已经活了一千多年了居然还在说这些。”

 

不是的。

 

我拼命摇头。

 

“那个数字,那个预测的数字已经只剩下2了——”

 

“哈?预测?”阿光露出了迷茫的神情。“那是什么?”

 

接着,他“啊”了一声,仿佛想起了很久的事情。

 

“那个数字你不是在很早以前就再也看不到了嘛?”

 

“不是的,是我瞒着你!其实——”

 

“佐为,”光的表情,已经从无语,变成了又生气又好笑的表情。

 

“别胡说了。我说你啊,你可不要以为说这种话可以博得我的同情,然后就能任性妄为了!最近你可是越来越任性咯?你一会看我和爷爷下棋就行了……”

 

他的身影没了下去。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掷落在地。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阿光他根本没法理解。

 

如今,什么都已经即将不存在了。

 

什么都……

 

——对于阿光所拥有的未来,我无可抑制地嫉妒。

 

我跟着他,木然地走下了阁楼。

 

我一刻不离地盯着他。看着他朝气蓬勃,闪闪发光的背影,只觉得烈火在灼烧我的内心。然而,就在这时,我渐渐想起,我们第一次在阁楼相遇的场景。

 

从一窍不通,到初握棋子。

从零落布局,到复杂盘综。

与高手争锋于棋盘之上,以星目破敌于苍穹之空。

 

——这就是阿光。在我的一手指点下,成长起来的阿光。

他是围棋界的期待,新生的光芒。

 

然而,不仅仅是那样。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这时,更多阿光的样子从我的心中不可阻挡地浮现了起来。

 

那个活力满满,每天和我在棋盘上闹腾的阿光;

那个不畏艰难,在银杏树下朝着我大声喊出梦想的阿光;

那个输棋后,因为气自己无能,疯狂拍枕头的阿光;

那个下了一招好棋后,一脸期待地望着我,等我表扬的阿光;

那个笑的比阳光还灿烂,让人也想跟着发笑的阿光;

那个一边生气得不得了,一边却反过来安慰我的阿光;

那个为了哄我开心,跑到千里之外给我找下棋机会的阿光。

还有那无数个,无数个,如星目棋步般,点亮了黑暗的阿光……

 

不仅仅是这样……

我再度睁开眼睛。

光笔直的背影,再度印入了我的眼帘。

 

我不想与你分开……

我不想与你分开……阿光……

 

【6】

 

“佐为先生,真的消失了吗?”

“……”

 

雨停了。

空无一人的墓园里,青草泛着雨后的香气。

 

进藤父子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站在墓碑的前面。

 

“二天后,他消失了。我没有再找到他。”

 

光站了起来。明再次没能看到他的神情。压抑到极点的沉默忽然从他的身旁迸发开来。

 

雨后天晴。太阳露出了笑脸。一丝光芒打在了进藤光的脸上。

 

压抑的气氛忽然消失了。

 

他笑了。

 

“但是,他还是在的。”

他望着眼前的墓碑,轻轻说道。

 

“佐为他,在我的棋里。”

 

进藤没有再开口。浅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他温柔的眉眼上,如同神明塑造的一尊雕像。这一刻,进藤明仿佛看到了“永远”。

 

“那个预测的数字……还是停留在2吗?”

进藤明突然问道。

 

听到了明的问题,光忽地沉默了许久,然后露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

“是啊,”他轻轻地道,“这是个好问题……”

 

好听的鸟叫声,传进了墓园的角落。一直翠绿的知更鸟沾着带水珠的羽毛,跳到了墓碑前的白玫瑰上。

 

“如果上天真的有预测的话……我想,我永远都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进藤光的眼睛明明灭灭。

 

“或许,最后的结局并不一定是零。即使没有预测,我也相信,有一天,我一定能够看见,能够与他们再次相见。”

 

大雨冲刷干净了带着岁月的墓碑。静谧的墓碑上,“塔矢家之墓”几个字,在雨后的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走吧。明。我答应塔矢,要把一切都告诉他。现在,一切都已经明白了。”

“嗯。”

 

牵起父亲的手,进藤明跟着进藤光,消失在墓园的远处。知更鸟的啼鸣渐渐消失,直至细不可闻。

 

 

藤原佐为,他是进藤光的师傅,友人,亲人。于一个风平日静的早晨,消失在了14岁的进藤光的房间里。再也没有回来。

 

塔矢亮,他是进藤光命中注定的对手,也是他生命中无法替代的挚爱之人。那个曾经对他说“你下的棋是你的全部”的人,那个与他人前人后并肩作战的人,那个今生今世心心相印,给他最大支持的人,于前往爱媛参加名人保卫战之时,意外身亡于车祸,年仅18岁。

 

进藤光。这个十二岁前没碰过棋子,十四岁扔掉棋士头衔后又强势回归,手执一把紫色流苏扇,自十九岁起全面统治日本围棋的一代神话,在他传奇的人生中,始终有两个无法超越的对手。

 

人生,是不可预测的。


【完】


相方十五问!
me vs JRP
愿友谊地久天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GM:        Safarii- Hana ~君に出逢えたキセキ~

封面作者:Jelly兔 @兔子注视着双Q爆表的你崇拜地说 pixivID: JELLY兔

视频素材:棋魂动画·小畑健画集

第一次做MAD,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请多包涵。愿光和亮的奇迹可以持续下去。顺祝进藤本因坊30岁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进藤光~

嗷拖了5个月【划掉 的第二张习作终于产出了😂感觉好像比第一张进步了一点?=w=不过应该赶不上cp通贩了 let it go……

CP18 棋魂主题摊 叶濑中学围棋部 摊宣=w=通贩链接附

大家好~六一怀旧狗摊宣!4本新刊+有料无料周边5种!CP主要是棋坛双子星无差,粮食向亮光光亮均有,永夏君出没,平安幻想出没,有爱同好大欢迎!洁癖党请注意避雷。具体内容请看最下面的图片~

【场贩预售&通贩预售】淘宝链接:戳我 图文详情含~

通贩展后发货,先拍下本子,这个不含邮费哒,邮费之后另算哦么么哒~


以及微博正在搞【转发抽奖活动】,转发并艾特一名小伙伴,转过150抽摊上任意一本本子~欢迎大家踊跃参加~链接在此戳我 or 在我的微博里面寻找就行辣 微博id:凛千芊Rin_二号机


摊位名:叶濑中学围棋部 G06G07,【CPP】关注我们:网页链接







D1 Jelly兔出没 D1D2我和 @橘芮_ 在摊子上,欢迎来投喂=w=

欢迎大家来玩~~~互相尊重,不掐CP昂~

这张阿光的临摹从去年12月份拖到现在也是醉了……游记大坑终于填完了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了!(然而还有一篇平安文的坑要填QAQ) 但不管怎么说4月是画画的一个月O(∩_∩)O~因为是习作所以线稿都没勾直接上的草稿,啊小畑健真是大神!!!阿光好苏!!!嘛继续练习练习练习!希望临到30张自己能够出道了………………

《岁月初心》系列 棋魂取景地巡礼最终篇 北斗杯篇+番外7 (棋魂人气取景地投票号外!)

大家好~我终于又来更新辣,有木有想我ヽ(✿゚▽゚)ノ 


相遇篇(前篇)在这里:Link

相遇篇(后篇)在这里:Link

叶濑中学篇在这里:Link

院生篇在这里:Link

职业棋士篇1在这里:Link

职业棋士篇2(因岛篇)在这里:Link  番外6:Link


~正文START~


为了继承遥远的过去,开启遥远的未来……所以有我的……存在。


我们……所有人……


——棋魂·北斗杯篇


登场场景 

登场场景位置确切的场景 

57 关西棋院

58 葡萄之木

59 阿光与阿社约见的站台

60 七星饭店(外观)

61 七星饭店(内部)

 

关西棋院 

场景编号:NO.57

出场顺位:70

取景地:大阪府大阪市中央区北浜2丁目1−23関西棋院

类别:剧情·C级

初登场:

漫画第159局关西棋院/関西棋院  Vol18. P4(棋魂完全版)

动画 NA

图57-1 关西棋院,外部(漫画)


场景简介:

在北斗杯选拔剧情开始前,有一段关西棋院棋士交流的剧情。他们主要在讨论阿社的事情。

 

地址寻访:

地址在大阪。具体并没有前往,以Google街景作为结束。看上去和日本棋院一样,都很朴素~


图57-2 关西棋院,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葡萄之木 

场景编号:NO.58

出场顺位:71

取景地:東京都千代田区五番町5-1 第8田中ビル B1F ワイン&レストラン 葡萄の木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64局 社vs光/社vsヒカル  Vol18. P118(棋魂完全版)

动画 NA


图58-1 葡萄之木,外部(漫画)

 

场景简介:

在北斗杯选拔过程中,阿光和和谷前往午饭的时候插过的一张街景。葡萄之木的招牌作为一个过场出现。

 

 

地址寻访:

地址在东京。具体并没有前往,以Google街景作为结束。看上去还是和以前一样呢,指示标牌也在。不过阿光他们去的是另一家吃汉堡的快餐店。


图58-2 葡萄之木,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阿光与阿社约见的站台 

场景编号:NO.59

出场顺位:72

取景地:東京都豊島区南池袋1丁目 JR池袋駅1・2番ホーム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第172局塔矢家/塔矢邸  Vol19. P47(棋魂完全版)

动画 NA


图59-1 阿光与阿社约见的站台,外部(漫画)

 

场景简介:

阿光顺利作为北斗杯代表出现后,将和塔矢和阿社一起迎战世界优秀的青年棋手。为了北斗杯,在阿社的提议一下,三人决定在赛前展开集训,地点就放在塔矢家。在阿社来到东京后,阿光和阿社先行在车站碰头。

 

 

地址寻访:

虽然应该是有多个地点作为原型,但是上图的右1,左1分镜都应该是池袋站的1·2号站台。池袋作为换乘大站,基本上去东京的人都会经过,永远都是熙熙攘攘的。但是根据塔矢家地址的讨论(请参NO.63),事实上棋魂中这个站点应该不在池袋,而是在新宿的可能性更高。自己前往池袋站的时候,由于当时人很多,因此没有拍照,以谷歌街景结束。


图59-2 阿光与阿社约见的站台,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七星饭店(外观) 

场景编号:NO.60

出场顺位:73

取景地:大阪市北区中之島5-3-68リーガロイヤルホテル(大阪)

类别:剧情·S级

初登场:

漫画第174局前往北斗杯会场/北斗杯会場へVol19.P99(棋魂完全版)

动画 NA


图60-1 七星饭店,外部(漫画)

 

场景简介:

举办北斗杯的会场。中日韩三国年轻棋手在这里展开激斗的舞台。由于误会,阿光一直把高永夏当成挑衅秀策的人。得知前因的高永夏,不仅没有选择解除误会,还在公开发言上坐实了这份误会并向阿光发出挑衅。最后阿光虽然不敌高永夏,以半目之差惜败,却下出了异常精彩的棋局,也在对局间获得了巨大的成长。这里也是阿光说出“连接遥远的过去,开启遥远的未来,所以有我”经典台词的地方。也是棋魂全剧整篇最后出现的场景。是非常重要的场景。

 

地址寻访:

北斗杯酒店的外景和内部的取材在两处。外观的一处在大阪。虽然很想去,但是由于比较遥远,因此并没有前往取材。以谷歌街景结束。看上去还是非常类似的。


图60-2七星饭店(外观),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七星饭店(内部) 

场景编号:NO.61

出场顺位:73

取景地:東京都港区台場1-9-1ホテル日航東京

类别:剧情·S级

初登场:

漫画第174局前往北斗杯会场/北斗杯会場へVol19.P99(棋魂完全版)

动画 NA

 

图61-1 七星饭店,内部(漫画)

 

场景简介:

请参NO. 60

 

地址寻访:

北斗杯酒店的外景和内部的取材在两处。内部的一处在东京日航。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部分都取材于这里。可以确定的是原作中酒店房间的廊下就是这里,其它的地方似乎还有待确定。但是经过08的整修以后,可能内部变化了不少。虽然很想去,但是时间原因,因此并没有前往取材。以谷歌街景的外部结束。住日航的童鞋们千万不要错过(笑)


图61-2 日航东京(外观),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好了,到这里,北斗篇完结~

 

历时半年,《岁月静流,初心依旧——十二年后的棋魂取景地探寻》全篇正片终于正式落下帷幕!撒花~~~

 

一时之间倒是没有什么想说的,主要是谢谢依然喜欢棋魂,和一直陪伴我至今的大家~真的非常感谢!以及未来也会继续以同人创作者的身份继续努力,请大家多多指教!O(∩_∩)O~

 

号外号外:《岁月初心》巡礼手册相关棋魂取景地人气场景投票

大家好~关于《岁月初心》巡礼手册,我初步筛选了原文中可探访的精华场景为39个,但手册最终想要选择20~30个主要场景,所以想请大家做一个向前往的探寻的人气场景投票,投票地址在这里:


http://www.sojump.com/jq/7586342.aspx

 

欢迎大家踊跃参与~

 

Go!Go!Nippon\(^o^)/ 凛酱的旅行笔记:日光·鬼怒川

日光和鬼怒川是两个本州关东地方北部国际游览城,距离非常接近。

从东京前往日光,可以购买东武铁道在浅草出发的旅游套票,包括来回的火车票,以及日光和鬼怒川的往返车票,等等,推荐问询后购买。我们当时买的似乎是不包括日光内部交通费用的,所以后来我们去了日光当地购买了free pass。

 

到达日光。一个非常朴素的小镇。


日光World Square

日光主要有两个景点,world square和日光江户村。世界广场主要是一个世界微型模型的大集合。



下面随意展示一些很多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建筑~


这个地球人都知道~



这个是美国的帝国大厦和世贸大楼之类的。



雅典古城。


我们的天安门。



金阁寺。


叫做森山隧道的隧道,也不知道现实中这个铁道的来历。



日光江户村

日光江户村是一个体验江湖时代的模拟小镇。嗯就是模拟秀策的时代。毫不夸张地说,玩得很开心!



路上都是江户打扮的人物哦。



古代的绘马堂~



古代的客栈。



在这家店尝试了荞麦面。非常好吃呢!不过我不相信江户时代的面这么好吃(笑)里面的店员也全部都是江户时代的口吻和打扮哟。



街边一景。



古代的“烧烤店”。实在不知道叫啥,让我随便以“烧烤店”命名之。



桥边的景色。一股扑面而来的和式风情。



在这里还拍到了古代大牢的样子。




说到江户的忍者,那是相当的有名。因此江户村这里也有一个忍者怪怪亭的景点,很有意思,堪称全村最有趣的地方~


第一个试炼是忍者的房间。会有这样让人眩晕的房间等等一系列体验。



接下来一关是忍者迷宫。真的有难度哦!玩的大呼过瘾,差点出不去,但是最后还是成功逃脱!


离开怪怪亭以后,接下来看到的是花魁游行。



唔,再往前看到一个鬼屋的设置。叫做地狱寺。入口听里面的声音感觉太可怕了,所以最后还是没有进去。



鬼怒川·看红叶

温泉酒店就定在鬼怒川边上。大江湖温泉,感觉非常棒,推荐入住。



从酒店向外看,下面就是鬼怒川啦。



在大桥上的很有趣的印绘。鬼怒川的“鬼”。



鬼怒川的标志物。


来鬼怒川主要是为了~看红叶啊~~~


先是到达了著名的华严瀑布。



漫山的叶子开始渐渐变红。照片上还是无法表现现实看到的层林尽染的美丽。



华严瀑布再过去就是中禅寺湖。如果芦之湖是暮色的话,中禅寺湖就是清晨。




一张中禅寺湖的logo。



湖边远处的红叶。如画一般。


附近有一个二荒山神社的鸟居。感觉特别像魔卡少女樱里面最后决战时月峰神社的那座。


一些枫叶。自然与季节的馈赠。



路边拍到的景色。



接下来我们离开中禅寺湖前往有名的“二社一寺”:东照宫、轮王寺和二荒山神社附近参观。有着“不到过日光不要说漂亮”说法的日光,主要也是因为东照宫和轮王寺作为世界遗产而著名。

 

前往巴士上拍到的被红叶点缀的山。



二社一寺的位置非常接近。到了这里以后,游客的数量简直呈几何状直线上升,感觉似乎所以的游客都在这里(笑)


据说东照宫非常漂亮。但是由于时间原因和还要另加门票的关系,就在门口看了一下就走了。



接下来去参观了二荒山神社。



神社内部的一些照片。





最后以在东照宫附近拍到的两张照片结束日光和鬼怒川。




好了,到这里番外部分也结束了~撒花~~~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的支持~有缘再见~





《岁月初心》系列 棋魂取景地巡礼第六弹 职业棋士篇2(因岛篇)


大家好~我终于又来更新辣,有木有想我ヽ(✿゚▽゚)ノ 


相遇篇(前篇)在这里:Link

相遇篇(后篇)在这里:Link

叶濑中学篇在这里:Link

院生篇在这里:Link

职业棋士篇1在这里:Link


~正文START~




140年前,虎次郎把身体借给了我

如果说虎次郎是为了我而存在的话

那么我就是为了阿光而存在的

 

那么,阿光呢?

他也一定是为了某人而存在的吧

而这个人 也同样 又是为了另一个人而存在的

 

一千年 两千年 历史就这样不断重复

在追求神之一手的漫长道路上

我的任务 完成了

 

——棋魂·职业棋士篇2


登场场景

 

 位置确切的场景

39 日本棋院 围棋沙龙会场1水明馆

40 日本棋院 围棋沙龙会场2小川屋

41 东京站

42 尾道站*

43 前往因岛的巴士站*

44 因岛大桥*

45 因島石切神社*

46 秀策纪念馆*

47 本因坊秀策之墓*

48 宝泉寺

49 竹原站

49 竹原站前的街道

50 三原市海边的镜头*

51 糸崎八幡宮

52 糸崎八幡宮周边的风景

53 慈観寺

54 广岛遇到周平先生的棋会所

55 本妙寺*

56 不二家 数寄屋桥店

 

 存在过但已经消失的场景

68 杂样煎饼「暖談」

 

 位置完全不明的场景

75 和谷一个人住的家


日本棋院 围棋沙龙会场1 水明馆

场景编号:NO.39

出场顺位:50

取景地:岐阜県下呂市幸田1268下呂温泉 水明館

类别:剧情·A级

初登场:

漫画 第123局 我不想消失!!!/消えたくない!!! Vol13. P102(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局 再见了,阿光/さよなら ヒカル05:12



图39-1 围棋沙龙会场1 水明馆,外部(动画)


场景简介:

阿光因为佐为不明就里的古怪态度感到有些不满,而正在此时,他们得知了爷爷家的仓库被小偷光顾的消息。阿光前往爷爷家察看,却发现虎次郎的原先血迹好像变淡了。但阿光最后不以为意,认为是自己的错觉。阿光告知爷爷自己有一个两日一晚的外地围棋沙龙活动要参加,第二天他们便来到了外地的酒店参加围棋沙龙。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佐为心中极为郁结,也不想与阿光分开,但阿光此时却没有知觉到佐为即将消失的事实。在消失之前,他借阿光之手与醉酒的绪方先生下了一局棋。


地址寻访:

由于取景地在遥远的岐阜县,因此并没有去采集。这里的下吕温泉很有名。下次想去尝试一下呢!以一张谷歌街景结束。

 

图39-2 围棋沙龙会场1 水明馆 GoogleMap街景图(实景) 


日本棋院 围棋沙龙会场2 小川屋

场景编号:NO.40

出场顺位:50

取景地:岐阜県下呂市湯之島570番地 下呂温泉 小川屋

类别:剧情·A级

初登场:

漫画 第123局 我不想消失!!!/消えたくない!!! Vol13. P102(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局 再见了,阿光/さよなら ヒカル05:12


图40-1 围棋沙龙会场1 小川屋,内部1(动画)


场景简介:

请参NO. 39


图40-2 围棋沙龙会场1小川屋,内部2(动画)

 

地址寻访:

阿光前往的酒店外形取自水明馆,但是事实上围棋沙龙的会场为小川屋内的“朝阳之间”。漫画中从屋内眺望屋外的图片可能是取自小川屋的房间哦。由于取景地在遥远的岐阜县,因此并没有去采集。这里的下吕温泉很有名。下次想去尝试一下呢!以一张谷歌街景结束。



图40-3围棋沙龙会场2 小川屋 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东京站

场景编号:NO.41

出场顺位:51

取景地:東京都千代田区丸の内1丁目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4局 再见/さよなら Vol13. P134(棋魂完全版)

动画 NA

 

图41-1 东京站 外部(漫画)

 

场景简介:

阿光从围棋会场坐新干线回东京,首先到达东京站再换乘,这里作为一个过场出现。这是JR东京站的八重洲口。


地址寻访:

东京站基本离开东京的每个人都要去,那里是一个连接各地的交通枢纽。虽然去了那边但是并没有拍照,真是失策 >_<这里用谷歌街景作为结束。

 

图41-2 东京站 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尾道站*

场景编号:NO.42

出场顺位:52

取景地:広島県尾道市東御所町1-1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67(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 11:36



图42-1 尾道站 外部(动画)

 

场景简介:

从外地的围棋沙龙回到阿光家中后,佐为终于在与阿光对弈时了悟了世间流转循环的至理,安详消失于人间,可惜他最后的“我很快乐”的心情却终究未能传递于阿光。惜哉?命哉?天意若此乎!


蓦地意识到佐为不见的阿光,震惊万分,四处寻找,跑到初遇的仓库后,发现在仓库中虎次郎的血迹已经彻底消失,心神巨震。尽管当时已经表现得神智无措,但他却实在不愿去相信佐为已经消失的事实。佐为的消失对于阿光来说,实在是太过突然!

 

抱着“一定要把他抓住”的信念,阿光决定前往了虎次郎的老家——因岛寻找佐为。前往因岛一定要从尾道站出发,尾道站在此作为一个过场出现。


地址寻访:

从东京到广岛县基本都会选择乘坐新干线。到达广岛以后,前往因岛的方式有几种。我选择的是阿光他们选择的路线:

 

阿光他们从东京前往因岛的路线主要是这样:

  1. 从东京站出发乘坐新干线·博多行前往福山站;

  2. 从福山站乘坐山阳本线·三原行到达尾道站;

  3. 从尾道站前巴士亭乘坐巴士前往因岛。

 

到了因岛以后距离秀策纪念馆还是颇为遥远,这个我们后面再谈。

 

~~~~~~~我是探寻的分割线~~~~~

1. 从东京乘坐新干线到福山

首先去买好了铁路便当然后非常愉悦地上路啦~

 

棋魂中有拍到这个无比美丽的富士山,但是显然是上帝视角~不经如此,小伙伴告诉我,富士山的能见度一般都不太高。



有幸的是总算在乘坐期间能看到富士山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略过的时间很短,赶紧记下~



离开东京,路上都是一派田园风光。



日本新干线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变!


2. 从福山到尾道

抵达福山站。福山有玫瑰之城的称号,到处都可以看见玫瑰哦~之后从这里乘坐山阳本线到尾道。


站内的时刻表。



可能是我的错觉,感觉广岛这边的JR总体感觉比较老,人也寥寥无几。和东京的感觉相差很多。不过日本无论哪里都有英语的标示这点真的很不错。我们要前往的正是尾道·三原方面。



山阳本线的位子这样面对面的,和东京的JR完全不一样。古旧的感觉,但是意外地感到温馨。路上乘坐的很多都是学生。


 

很快就抵达了尾道站。出站时马上印下一张定妆照~说实话蓝天白云下的尾道站的确非常符合我心中漫画般的感觉。可能因为站牌是天蓝色的关系?(笑)



图42-2 尾道站(实景)

看到的时候不激动是假的。仿佛能想象阿光他们就要从站内走出来的样子。不过从这张对比图可以看出来,站牌经过了整修哟。


图42-3 尾道站 对比图1


一张二三次元联结图。



小卖部的摆设也完全没变。


图42-4 尾道站 对比图2

 

走出站外所见。蓝天白云,群山环绕。虽然尚看不到海,但是属于海港城市的一股开阔之意已扑面而来。




前往因岛的巴士站*

场景编号:NO.43

出场顺位:53

取景地:広島県尾道市東御所町1-1尾道駅前広場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68(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 11:44


图43-1 前往因岛的巴士站 ,外景1(动画)

 

场景简介:

阿光到达尾道后搭乘了前往因岛的巴士。这个巴士站作为一个过场出现。


图43-2 开往因岛的巴士,外景2(动画)

 

地址寻访:

巴士站就在尾道站出来的广场左手边。十几年过去了,还是一样的啊。


图43-3 前往因岛的巴士站,外景1(实景)

 

两张因岛巴士的时刻表。





车子来咯~~~


图43-4 前往因岛的巴士站 ,外景1(动画)


和原作比非常类似哦~~~


图43-5 前往因岛的巴士站 对比图1

 

因岛大桥*

场景编号:NO.44

出场顺位:54

取景地:広島県尾道市因島~向島西瀬戸自動車道

类别:过场

初登场:

NA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 11:55


图44-1 因岛大桥,外部1(动画)


场景简介:

阿光前往因岛的过程中做巴士经过的因岛大桥。这里在动画中作为一个过场出现。


图44-2 因岛大桥,外部2(动画)

 

地址寻访:

和阿光他们一样,乘坐巴士的期间当然也路过了因岛大桥。一路上的风景真是相当的美丽。翠绿的青山和碧蓝的大海。可惜当时阿光应该无心观赏。






图44-3 因岛大桥,正面(实景)

 

同样是巴士里面,唯一一张侧拍,还是有反光的。。。


图44-4 因岛大桥,侧面(实景)

 

最后以一张对比图结束因岛大桥。完全一样呢(笑)


图44-5 因岛大桥对比图

 

因岛石切神社*

场景编号:NO.45

出场顺位:55

取景地:広島県尾道市因島 外浦町69

类别:剧情·C级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69(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 12:17


图45-1 因岛石切神社,外部 1(动画)

 

场景简介:

总算来到了秀策纪念馆附近的阿光,第一个寻找佐为的场所就是因岛石切神社。然而,在此并没有发现佐为的身影。


图45-2 因岛石切神社,外部 2(动画)

 

地址寻访:

~我是探寻的分割线~


接上个场景的介绍,经过因岛大桥后,总算抵达因岛~看到秀策纪念馆的表示心中有些小激动~但是,事实上纪念馆离目前的地方很远哦!而且从这里开始,谷歌Transport部分的功能基本歇菜,所以请大家留意我的指南,这里没法依赖谷歌地图的导航前往秀策纪念馆。



首先请大家做到要桥站下车。



然后,下站后右转,走到十字路口。会看到这块牌子。



最后请找到这里!这里是乘坐巴士前往秀策纪念馆的巴士站。不要留在要桥那边的巴士站等。



乘坐上巴士后,请到上川桥站下车。接下来就是带明确指示的步行路程了。到了上川桥基本上已经接近革命胜利!

 

下车的地方只能用“荒无人烟”形容。但是十分接近了!可以看到旁边的路牌指示着秀策纪念馆的方向。从这里走到秀策纪念馆有20分钟的路程,记得看好巴士的班次,否则回来要苦等咯,特别是不要错过末班车哦!



唔,说“乡村风光”都觉得是稍显热闹的形容(笑)而且,四周的建筑感觉都是非常古朴的日式旧建筑,简直像穿越回了古代。



完全是,荒无人烟啊(笑)和大东京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沿着荒无人烟的小道行走,行走~路边看到了美丽的花园~



这里的杂草地,总感觉和佐为投河的地方有点类似的感觉……当然,从地址上来说,这里不是取景地吧(笑)



做了个对比图。唔,微妙的感觉……



走啊走啊走,终于~


图45-3 因岛石切神社,外部 1(实景)

 

上张对比图。除了一毛一样不知道该说什么别的(笑)这张图介绍了秀策的生平。秀策的确是一位英年早逝的传奇棋手。


图45-4 因岛石切神社 对比图1 


终于……到了这里。寻梦的旅途,正式开始。


图45-5 因岛石切神社,外部 2(实景)


一张对比图。


图45-6 因岛石切神社,对比图2

 

因岛石切神社实际距离秀策纪念馆还有一段距离的。让我们先看看神社这里。

 

第一眼可以看到神社门口有着这样的指示牌。


图45-7 因岛石切神社,外部 3(实景)

 

接下来让我们走进神社看看。


图45-8 因岛石切神社,外部 4(实景)

 

神社里有一块秀策的纪念碑,拍照的时候,日光正好照射在这块碑碑上。有种神圣的感觉呢。


图45-9 因岛石切神社,外部 5(实景)

 

阿光曾经在这块纪念碑附近寻找过佐为的痕迹。


图45-10 因岛石切神社,对比图3

 

神社的主体。虽然不大,但是是非常美丽的神社。而且,感觉神社周围有一种特别的光辉呢。注意到图中的石狮子了吗。



阿光在石狮子后面寻找过佐为的身影呢O(∩_∩)O~

图45-11 因岛石切神社,对比图3

 

因岛石切神社差不多就是这样。秀策纪念馆请看NO.46。

 

秀策纪念馆*

场景编号:NO.46

出场顺位:56

取景地:広島県尾道市因島 外浦町121-1

类别:剧情·S级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70(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 13:16


图46-1秀策纪念馆,内部 1(动画)

 

场景简介:

秀策纪念馆是寻找佐为的第二站。然而,阿光依然并没有发现佐为的身影。


图46-2 秀策纪念馆,内部 1(动画)

 

地址寻访:

~我是探寻的分割线~

秀策纪念馆就在石切神社往前。大约5分钟的路程左右。指示牌会予以指示。

到了,就是这里。



关于参观秀策纪念馆的小Tips

  1. 纪念馆的开放时间是10:00~17:00(最晚入场为16:30)

  2. 纪念馆每周二不开放

  3. 纪念馆每年12月28至1月3日不开放

  4. 每一位入场的费用为300日元


场馆和棋魂原作相比已经进行了整修,布局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由于馆内实际上是不允许拍照的,所以就放这一张。


图46-4 秀策纪念馆,内部1(实景)

 

出了纪念馆,后面还有秀策复原的故居。那里是佐为和虎次郎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图46-6 秀策纪念馆 秀策故居,外部2(实景)


房间内部是这样的。非常朴素的格局。据说秀策年幼时就和他母亲在这里下棋。


图46-7 秀策纪念馆 秀策故居,内部1(实景)




这里有一张秀策6岁时与尾道的豪商对局的还原图。看上去秀策小时候超级萌啊!


图46-9 秀策纪念馆 秀策故居,内部3(实景)

 

秀策纪念馆还有募金的棋盘。感觉很有趣所以拍了下来~


图46-10 秀策纪念馆 内部2(实景)

 

那么秀策的纪念馆部分就到这里。

 

本因坊秀策墓*

场景编号:NO.47

出场顺位:57

取景地:広島県尾道市因島外浦町795地蔵院

类别:剧情·S级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73(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 14:01


图47-1 本因坊秀策墓,外部 1(动画)


场景简介:

在秀策纪念馆也没有发现佐为,心急如焚的阿光来到秀策墓前寻找佐为的痕迹,但是依然没有找到佐为。即使是此刻,他还是抱着一定要找到佐为的信念。


图47-2 本因坊秀策墓,外部 2(动画)

 

地址寻访:

~我是探寻的分割线~

 

出了纪念馆,可以看到前往秀策墓的标示。还要再走一段路,5到10分钟吧。


原作中出现了阿光到处寻找佐为的场景,但是实际上秀策墓是有标示的,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到。


墓地是灵魂的安息的地方,出于对过世灵魂的尊敬,就只选择最主要的秀策的部分,即一些与原作紧密相关的部分。

 

终于来到了这里。

终于……来到了这里。 


图47-3 本因坊秀策墓,外部 1(实景)

 

十年,千年,岁月就这样不断重复。

不知人面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图47-4 本因坊秀策墓,外部 2(实景)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张照片,感到各种情绪纷杂地浮出水面。感慨?惆怅?满足?或许自己也没法很好地用语言诉说。


图47-5 本因坊秀策墓 对比图1




“佐——为!”

图47-2 本因坊秀策墓,外部 3(漫画)


图47-7 本因坊秀策墓 对比图3

 

秀策墓的所在,极目远眺,风光十分秀丽。饰去浮华,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和安详。


一张次元交界图。岁月,愿一切安好。



最后以在秀策纪念馆附近拍到的向日葵作为结束。非常像阿光的感觉呢。



~一些因岛的风光~

撇开与棋魂的关系,因岛的确是一座风景秀美、宁静安逸的岛屿。不同于中国奇峭俊秀的幽谷,欧洲油画般重彩的山脉,南国热情明艳的大海,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日本独特的韵质——苍翠低矮的山,澄碧的海,晴蓝的天。干净到极致的小路,只有一两个偶尔经过的路人。因岛仿佛垂眉低眼的清幽少女,自有一股收敛含蓄的美。在因岛上,美景让人忘忧,时间仿佛静止,整座小岛都像隔绝人世的世外桃源。

 

宁静、宁静。




因岛的海,像牛奶一样。颜色不似南国的海艳丽深湛,却自有着温润沉凝的味道。因岛的海,可以独自看上很久,面对眼前的波光,可以忘记很多事情。



因岛是日剧《为了N》的拍摄地之一。这里附近的一处就是《为了N》的取景地。



因岛上见到的牵牛花。佐为的紫色~


关于因岛的部分就到这里。至于如何乘坐轮渡的部分请看后续。


宝泉寺

场景编号:NO.48

出场顺位:58

取景地:広島県竹原市下野町大井1565浄土真宗本願寺派 朝陽山 宝泉寺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76(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16:30


图48-1 宝泉寺,外部 (动画)


场景简介:

没有在秀策墓找到佐为的阿光,在河合先生的带领下来到了竹原市的宝泉寺,秀策曾经在这里下过棋。阿光这里继续寻找,但依然没有发现佐为。这里河合先生还体验了一下秀策使用过的棋盘。



地址寻访:

竹原市由于时间原因没有前往,非常可惜。正如原作所说,可以从因岛直接乘坐船只前往。以谷歌街景作为结束。谷歌没有照到宝泉寺门口,应该沿这条小径往里走就是啦。


图48-3 宝泉寺 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竹原站

场景编号:NO.49

出场顺位:59

取景地:広島県竹原市中央一丁目1番1号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79(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17:44


图49-1 竹原站,外部 1(动画)


场景简介:

阿光前往竹原的宝泉寺后,和河合先生在竹原站前有一段对话。由于决定明天也要继续寻找秀策,阿光放弃了即刻回家的念头,决定和河合先生住在竹原。JR竹原站作为一个过场出现。

 

地址寻访:

从因岛可以坐轮渡前往竹原市。竹原市由于时间原因没有前往,非常可惜。正如原作所说,可以从因岛直接乘坐船只前往。以谷歌街景作为结束。感觉装修有改变过了哦。

图49-2竹原站 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竹原站前的街道

场景编号:NO.50

出场顺位:60

取景地:広島県竹原市中央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81(棋魂完全版)

动画 NA


图50-1 竹原站前的街道 (漫画)

 

场景简介:

请参NO.49

 

地址寻访:

街道的楼宇在竹原站前的广场附近。竹原市由于时间原因没有前往,非常可惜。正如原作所说,可以从因岛直接乘坐船只前往。这个街道的地址给的非常模糊,竹原站附近的楼宇看上去都与图片中的非常类似。因此就不放谷歌街景了。

 

三原市海边的镜头*

场景编号:NO.51

出场顺位:61

取景地:広島県三原市三原站前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84(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18:25


图51-1 三原市海边的镜头(动画)

 

场景简介:

阿光和河合先生第二天前往了三原的糸崎八幡宮。三原海边的轮渡和三原市的港口作为过场出现。


图51-2 轮渡海边的特写镜头(动画)

 

地址寻访:

~寻访的分割线~

从因岛可以坐轮渡前往竹原市、三原市等城市。可以直接从因岛坐岛内巴士到港口就能乘坐轮渡。轮渡在亚井港。需要在旁边的买票点买票。

 

远远可以看到船正在开过来。




在看轮渡内部前,先刷一发轮渡船的全景。


图51-3 轮渡海边的特写镜头(实景)


上一发对比图。十几年过去了,还是完全一样。


图51-4 轮渡海边的特写,对比图

 

轮船本身内部是这样的,有种古朴的感觉呢。



这种色调,异常的日系。青春的甲板,眺望大海和蓝天!(笑)



青春的甲板系列2(*^__^*) 



启航啦~



极目远眺。



因岛的美景,希望阿光下次来的时候,会有心情欣赏。



大概过40分钟左右的航程,会抵达三原市的港口。你好,三原市~


码头边的样子。



和棋魂中的场景布局有较为类似的地方。


图51-6 三原市海边的镜头 对比图2

 

三原市拍到的路边的花朵,好漂亮哪。




三原市的三原站在码头往前直走大约5~10分钟的路程。可以从这里返回尾道和福山。



三原站的顶层还有古城的遗迹可以看。



城迹上看到的漂亮的花~



关于三原市海边的部分就到这里。

 

杂样煎饼「暖談」

场景编号:NO.68

出场顺位:62

取景地:NA

类别:剧情·C级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82(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18:31


图68-1 杂样煎饼「暖談」,外部(动画)


场景简介:

河合先生带阿光去吃铁板烧。阿光到处没有找到佐为,心神不振,此刻并没有多大的食欲。

 

地址寻访:

原店家如今已经闭店了,很遗憾无法找到原址(否则真的很想去吃)。根据日本大神的情报,理由是因为老板娘希望追求自己的理想,所以选择了其它的职业道路。这里也为老板娘喊一声加油!


图68-2 杂样煎饼「暖談」,食物特写(动画)

 

 

糸崎八幡宮

场景编号:NO.52

出场顺位:63

取景地:広島県三原市糸崎8丁目10-1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84(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19:17


图52-1糸崎八幡宮,外部1 (动画)

 

场景简介:

阿光第二天前往了糸崎八幡宮和慈观寺寻找佐为。糸崎八幡宮作为一个过场出现。


图52-1 糸崎八幡宮,外部2(动画)

 

地址寻访:

竹原市由于时间原因没有前往,非常可惜。正如原作所说,可以从因岛直接乘坐船只前往。在此以谷歌街景作为结束。从前面的小口子里进入,应该就是糸崎八幡宮了。


图52-3糸崎八幡宮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糸崎八幡宮周边的风景

场景编号:NO.52

出场顺位:64

取景地:広島県三原市糸崎8丁目10-1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84(棋魂完全版)

动画 NA


图52-1 糸崎八幡宮周边的风景 (漫画)

 

场景简介:

阿光第二天前往了糸崎八幡宮和慈观寺寻找佐为。糸崎八幡宮周围的风景作为一个过场出现。

 

地址寻访:

就在糸崎八幡宮外面。以谷歌街景作为结束。看上去和原作完全一样。


图52-2糸崎八幡宮周边的风景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慈观寺

场景编号:NO.53

出场顺位:65

取景地:広島県尾道市長江1丁目4-7  慈観寺(時宗)

类别:过场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84(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19:23


图53-1 慈观寺,外观1 (漫画)

 

场景简介:

阿光第二天前往了糸崎八幡宮和慈观寺寻找佐为。慈观寺作为一个过场出现。


图53-2 慈观寺,外观2 (漫画)

 

地址寻访:

竹原市由于时间原因没有前往,非常可惜。正如原作所说,可以从因岛直接乘坐船只前往。以谷歌街景作为结束。从图片上感觉,和本妙寺很像呢。


图53-3 慈观寺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广岛遇到周平先生的棋会所

场景编号:NO.54

出场顺位:66

取景地:広島県尾道市土堂2丁目6-2  烏鷺会

类别:剧情·S级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寻找佐为/佐為をたずねて  Vol13. P187(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佐为消失了?/佐為が消えた?20:12


图54-1广岛遇到周平先生的棋会所,外景 (动画)

 

场景简介:

由于并没有在广岛找到佐为,阿光打算赶紧返回东京。在吃完饭后,他前往广岛的围棋会所找河合先生,却发现河合先生和当地棋会所的周平先生产生了争执。为了平息争执,阿光非常不情愿地代替河合先生和周平先生下棋。在下棋的时候,从棋会所的客人那里忽然得知秀策在东京也有墓地。心急如焚,把东京作为最后的线索,一心只想回东京的阿光,利用超强的计算力下出闪电般的超快棋,令周平先生和棋会所的大家佩服不已。62集也是很多人心中光最帅的一集。


图54-2 广岛遇到周平先生的棋会所,内景 (动画)




地址寻访:

这个棋会所的原址在尾道市而不是竹原市。按照地址查了一下,并没有看到明显的棋会所标志呢。。。

 

图54-3 广岛遇到周平先生的棋会所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本妙寺*

场景编号:NO.55

出场顺位:67

取景地:東京都豊島区巣鴨5丁目35−6法華宗 別院 徳栄山 總持院 本妙寺

类别:剧情·S级

初登场:

漫画 第128局 最后的线索/最後の手がかり  Vol13. P220(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二局広島最強棋士/广岛最强棋士15:51


图55-1 本妙寺,外部1 (动画)

 

场景简介:

以东京的本妙寺作为最后线索的阿光,冲回东京以后来到本妙寺,在秀策墓前却依然一无所获。身心俱疲的阿光,依然念念不忘寻找佐为的声影。在阅读佐为作为秀策时期的棋谱原谱时,终于承认天才的佐为已经消失,绝望的阿光终于嚎啕大哭。

图55-2 本妙寺,内部1 (动画)

 

 

地址寻访:

本妙寺在东京的巢鸭。巢鸭是东京老年人喜欢的一个区。

 

~我是探寻的分割线~

特地找了原作一样的傍晚前往巢鸭感受夕阳的气氛。



本妙寺大概出巢鸭站15分钟的路程,直走10分钟右拐5分钟,在小胡同里。

远远已经可以看到了。本妙寺!阿光最后的线索。




图55-3 本妙寺,外部1 (实景)

 

看一下对比图。和原作几乎一模一样。但是还是看得出来院门进行了一定的整修。


图55-4 本妙寺对比图1

 

径直走入后主体建筑就是本妙寺,右边的走道通往墓园。


图55-5 本妙寺,外部2 (实景)

 

本妙寺主体的右侧。


图55-6 本妙寺,外部3 (实景)

 

阿光曾经在这里徘徊寻找过佐为。


图55-7 本妙寺 对比图2

 

秀策墓是有标示的。走道向右第一座就是。这里还是历代本因坊的安息之所。可以看到墓碑上还供着几颗棋子。


图55-8 本妙寺本因坊秀策墓 (实景)

 

一张对比图。感觉漫画放大了比例。标示的木柱子也更换过了。


图55-9 本妙寺 对比图3

 

此时阿光已经身心俱疲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寻找佐为。


图55-10 本妙寺 对比图4







一张本妙寺屋顶的对比图。


图55-11 本妙寺 对比图5

 

最后以一张暮色中的本妙寺正门结束。


图55-12 本妙寺,外部4 (实景)

 

和谷一个人住的家

场景编号:NO.75

出场顺位:68

取景地:位置完全不明

类别:剧情·A级

初登场:

漫画 第126局 不再下棋了/もう打たない  Vol14. P41(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六十一局 伊角的围棋 /伊角の碁 01:41


图75-1 和谷一个人住的家,外部(动画)

 

场景简介:

和谷一个人居住的公寓。是年轻棋士聚会的地方。

 

地址寻访:

原作给出的线索太少,因此无法确认确切的位置。正像奈濑酱吐槽的一样,和谷家真是“家徒四壁”啊(笑)


图75-2 和谷一个人住的家,内部(动画)

 

银座的不二家

场景编号:NO.56

出场顺位:69

取景地:東京都中央区銀座4丁目2-12 銀座クリスタルビル

类别:剧情·C级

初登场:

漫画 番外篇 请客❤和谷!/おこっで❤和谷くん!  Vol12. P251(棋魂完全版)

动画 第七十五局 令人怀念的笑容/なつかしい笑顔 19:09


图75-1 银座的不二家,内部(动画)

 

场景简介:

番外篇中为了庆祝和谷刚刚成为职业棋士,茂子让请自己去吃不二家的草莓蛋糕。当时漫画中茂子说过等和谷升段了让他再请客,到了动画中是和谷升段到了二段后第二次请客了。



地址寻访:

地址在银座。具体并没有前往,下次也好想去吃一次呀~


图75-2 银座的不二家,GoogleMap 街景图(实景)


到这里职业棋士篇2就结束了。


到此为止,动画中登场的所有场景全部整理结束。当 Get Over(Special Mix)响起的时候,你是否回忆起了那些令人怀念的过往呢?



职业棋士篇2 END


预告部分

虽然动画已经结束,但是漫画部分还没有结束。最后一弹的北斗篇的预告在这里:

57 关西棋院

58 葡萄之木

59 阿光与阿社约见的站台

60 七星饭店(外观)

61 七星饭店(内部)


虽然尾巴很小,还请期待最后的完结篇。


职业棋士2篇的番外是关于箱根的旅行笔记。由于职业棋士2的内容过于庞大,这一部分的番外将在后续单独贴出。对箱根感兴趣的盆友们不要错过哟~北斗杯的番外是日光和鬼怒川赏枫之旅的笔记。也请敬请期待~


号外:关于《岁月初心》系列决定制作成实体巡礼指南手册的说明


首先,感谢棋魂小伙伴们对本人的支持!出于方便未来巡礼的小伙伴们,以及本人自己的收藏愿望,《岁月初心》系列将选取精华的场景,制作成以实用为主的实体巡礼指南手册,并预计在今年的CP18上进行场贩(ノ>ω<)ノ 通贩并没有想好。因为觉得应该木啥人会买,应该会印很少的量_(:3 」∠ )_)


大家是怎么想的呢?想了一下还是打算做一个预调查了解一下大家的想法~在这边放一个预调链接,欢迎大家踊跃参加~http://www.sojump.com/jq/7477865.aspx


最后,再次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现在还有这么多人喜欢棋魂真是太好了~(鞠躬)


P.S. Weibo ID为凛千芊Rin_二号机,欢迎棋魂同好找我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