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苍法/正剧(大概是一总)] Before the Beyond 9

时间线:Exodus后。


P.S. 


如果看到语病,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欢迎大家告知我这个睁眼瞎[笑cry][笑cry][笑cry]


第二天,总士起床的时候,一骑已经很早出门去了店里。早餐整整齐齐地摆在在桌子上,还留着一张便条——

昨晚睡得好吗?有没有做噩梦?

总士久久地望着这张便条,不自觉地弯起眉头和嘴角。

“嗯,”他望着一骑的笔迹轻声回答道,“我睡得很好。一骑。”

真壁家桌上的早饭散发着一贯诱人的气息。敞亮的客厅,在热巧克力飘出的袅袅香气中,形成一幅独有的温馨画面。然而另一边,远见医院却灯光昏暗。千鹤正阅读着眼前的岛内青少年的身体健康报告。页面被不停地快速翻动,从“真壁一骑”、“皆城 总士”、“远见 真矢”、“镝木 彗”、“御门 零央”,一直到“日野 美羽”为止停了下来。右侧的数字昭示着美羽顶级的法芙娜驾驶能力。灰暗的医疗室中,幽幽的蓝色屏幕映衬着千鹤忧心忡忡的脸不远处的桌子上,正摆着千鹤和真矢,弓子和当时尚小的美羽的合照。

“终于要轮到你去战斗了吗……美羽……”

 

白天的来临,Alvis也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法芙娜格纳库中,容子和彗向迟来的保打招呼。

“早上好,小楯先生。”

“早上好,主任。”

“早上好,”保的声音中有一丝疲惫,“抱歉,因为之前在CDC那里汇报,所以来迟了。”

“汇报顺利吗?”容子问道。

保点点头。“真壁说……让我们除了原先的机型外,作好英灵型Mark Eins、英灵型Mark Zwei的上机准备。”

“Eins和Zwei……”彗露出了并不意外的表情。“前两世代的驾驶员接连退役,果然需要投入新的驾驶员和机型作为战力吗……”

“还有……”保有些欲言又止。他沉默地望着一处通往远处机体封存库的道路。

“难道是……”容子顿时变色。

“Sein和Nicht?真壁司令说要再度解封它们吗?!”

保依然望着Sein封存的方向,然后郑重地点点头。

“真壁说……以防万一,我们需要作好解除封印的准备。”

“那Nicht的驾驶员,难道是总士吗?”彗忍不住脱口而出。

 

另一边,史彦正坐在Alvis会议室的主桌上查看最近的一些部署资料。就在之前,史彦得到了保关于Nicht最近活动情况的汇报。情况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沉睡五年的Nicht,居然也开始有了动作。这究竟是和总士本人有关,还是……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敲门声。

“司令,”美羽的声音也从门后传了进来。史彦正想问问她有关Nicht事情的意见,赶紧起身开了门。面前的美羽神色匆忙,仿佛是一大早就赶来Alvis的,“我有要事要和你汇报。”

史彦的神情更加蒙上了些许复杂。“是世界树那边的情况吗?”

美羽点了点头,坐了下来,但她看上去神色依然不好。吸了一口气,令自己稍微平静下来一些后,她开始说道:

 “真壁司令,那我就直接说了。事情要从五年前说起。当年,第四次苍穹战役时,Nicht亲手破坏了Vagrant的星核。之后,由于战斗导致的同化过度,使得Nicht的核心也处于接近不存的状态。根据阿育王的推测和发现,当时濒临崩坏的Nicht,可能出于本能的同化意识,在核心破碎前吸收了一部分Vagrant的核的碎片。”

“核的碎片……也就是说,亚特兰蒂斯星核的?”史彦问道。

美羽点了点头:“也是在那个时候,亚特兰蒂斯星核的部分意识借此机会凭依于Nicht新生的核上。总士会出现于世间,不仅是因为阿育王的力量给了他生命,也是因为亚特兰蒂斯星核的一小部分特殊的力量,从而导致的……极为罕见的现象。”

“这个事实……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被星核发现。”听了美羽的叙述,史彦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沙哑。

“因为五年前阿育王处于重伤的状态,这些年才得以缓缓恢复力量。再加上亚特兰蒂斯星核也遭到重创,意识破碎,凭依的Nicht核心本身也十分稚嫩,导致力量过于微小而难以探测。种种原因的叠加,才使得直到现在真相才被阿育王探查到……”美羽十分痛心地说,“阿育王也很遗憾她先前一直没有发现。”

“那么,我可否理解为,”史彦继续问道。“敌方的星核,可以借此部分影响总士?”

没有否认,美羽沉默地点点头。

“那如今的Mark Nicht……是否已经被亚特兰蒂斯的意识所占有了?”史彦尖锐地指出了令人最担忧的事实。

 “Mark Nicht……”美羽的表情露出了一分忧伤。

“根据阿育王的说法,是这个世界上唯有皆城总士才能驾驶的机体。在过去的总士消失前,他和Nicht之间发生了类似Sein和一骑之间的特殊同步现象。不管当时是什么原因,阿育王猜测,也有可能是因为总士和Nicht在最后一刻互相达成了理解,导致现在的总士成为了唯一不可替代的Nicht的驾驶员对象。因此,即使是亚特兰蒂斯星核的部分意识,也没有能彻底同化Nicht核心的能力。”

获得了至今安全的回复后,史彦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下一个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总士这些年以来的成长,同步影响了Nicht核心的成长?”

“确实可以这么理解。”美羽点头,“总士出生在Nicht上。阿育王认为,他的生命和Nicht的核有着特殊的联系。由于二者之间的关系,总士的成长也会作用于Nicht的核心,令核心的恢复速度更快。”

“那世界树这次令总士快速成长,是为了令Nicht的核心也迅速成长吗?”

“不完全是这样的理由。主要是是因为亚特兰蒂斯星核。它在宇宙中自行同化了大量的Festum,在近五年的时间里迅速恢复力量,虽然还没有真正恢复,却也渐渐即将苏醒过来。”美羽睁大了眼睛,十分急切地说道:“现在,亚特兰蒂斯星核想要抢夺总士!他想要通过依附在Nicht核心上的分身同化总士,从而获得Mark Nicht的拥有权!”

“你说什么?!”史彦终于彻底变色。“亚特兰蒂斯星核想要同化总士?!”

此刻,美羽终于无法再抑制言语中的悲痛。她用十分低沉的语气说:“因为Nicht只能由总士驾驶。即使是核心上依附了自己的意识也不行。发现了这一点的亚特兰蒂斯星核,由于无法直接抢夺Nicht本身,只能间接通过抢夺总士来实现他的目的。如果总士太过幼小,容易轻易地就被敌人抢夺走意识。因此,正是基于这样的危机意识,阿育王才想让总士快速成长。否则,虽然这份分身意识并非如宇宙中亚特兰蒂斯的星核本体那样强大,但对幼小的总士而言,也绝对难以防御这样的同化。”

“现在的情况是……”史彦非常艰难地说出口,“总士可能最终会被敌人彻底同化?”尚未等美羽回答,他又迅速地加了一句:“有什么我们能做的吗?”

美羽沉默了良久。史彦已显苍老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她,他的拳头不知不觉地紧握了起来。

会议室里的气氛仿佛针刺般煎熬,如同等待着最终的审判。仿佛过了好久好久,美羽的脸上最后竟然浮现出了一个笑容。淡淡的笑容,在史彦眼里却仿佛昭示了绝望。

“我们可能已经发现得太晚了……”美羽的声线听上去异常地平静。

“如今……我们暂时能做的……只有陪在他身边而已了……”

原先紧握的手不知从何时开始颤抖。史彦仿佛觉得周围的光线在瞬间暗淡了下来。

“不能断开他和对方星核的联系吗?” 依然抱有最后一份希望。

美羽再次沉默了。但最后,她还是缓缓说出了真相。

“敌人的星核,从一开始就侵入了他的内心。总士他……他永远都无法摆脱对方的纠缠,直到……同化彻底结束为止……”

史彦怔怔地望着美羽。他正在极力避免自己阻止这场谈话——从答案落地之时,整个谈话就已经失去了意义。

“这不是你的错,美羽君。”最后史彦一字一句地说道。

美羽同样已经揪紧了衣角,眼中已经开始有泪光闪动:“抱歉!史彦爷爷!要是我能够早点发现就好了!如果早几年发现的话,说不定还有希望将亚特兰斯星核的意识从总士内心剥离……但是现在……”

她最终还是没有说下去。她转过头,甚至无法望着史彦。

周围的灯仿佛灭了。四周的空气中,仿佛能看到零星的飘絮在黑暗中浮动。史彦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红音的面容出现在了苍老的史彦的眼前。

“只能陪在他身边……吗……”

 

 “不要放弃。”

但就在这时,美羽的口袋中,忽然有什么东西仿佛被点亮了一般闪烁了起来。昏暗的屋子里,犹如照亮黑夜的亮光,一股空灵的声音,随着那道不可思议的微光照射进了Alvis会议室。顾不得惊讶,美羽迅速将口袋中的东西掏出。她的手中,是一个做工精致的老式戒指,和一只有点破旧的小男孩的蓝色鞋子。此刻,它们都正闪闪发亮,正散发着宛如生命般的绿色光芒。

蓦地,又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美羽骤然转过头头。史彦紧随着她的目光看去。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美羽的斜后方,本该是什么都没有的区域,突然浮现了琉璃般的影子。一名少女和一名少妇的身影并肩出现在了一起,正冲着二人微笑。

“这是……”史彦震惊地望着前方的人影。

“妈妈……艾米丽……”美羽第一时间冲了上去。这么多年来,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原已不存之人的身影。但还没等美羽迈出脚步,会议室里的人影已经如同泡影般不复存在,仿佛那短短一瞬是二人的幻觉。美羽手中依然握着戒指和鞋子,但它们的光芒也消失了。

史彦和美羽互相望着对方。两个人的眼神中,显示着惊异和震撼。更为重要的事,两双沉寂的眼睛,仿佛被救赎了一般,再度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谢谢,妈妈,艾米丽。”将戒指和鞋子紧紧抱在怀里,美羽在心中说道。她然后直视着史彦的眼睛。

这一次,她没有逃避。她坚定不移地说:“史彦爷爷,希望依然存在。还有路可走。最危险的,也是唯一的一条希望之路——”

——我成为你。

——而你,也成为我。

 

樱花终于落尽了。海神岛的夏天,随着紫阳花的盛开平静地到来了。

距离总士忽然地长大,已有两月。两个月来,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然而,在史彦与美羽的约谈结束后,一切正悄声无息地发生着变化。

对岛民来说,两月来最大的消息,莫过于战时状态再临。同时,日野美羽和皆城总士作为预备驾驶员的消息,尽管没有被正式公开,但还是渐渐地在Alvis的高层中流传了开来。

这个结果可以说在意料之中。毕竟,这二人是唯一适龄且能力突出的D岛子民。众人除了叹息,也没有太大的意外。近年来,几乎没有Festum来犯,事实上,只要没有严峻的战斗,预备驾驶员仍然将是预备役——这也是一骑和千鹤这些家属心中还有所宽慰的地方。

 

海神岛的某座山顶上。

“啪”,空中传来石子落下的声音。

身体急速地下坠,但是手却被来自上方的力量紧紧握住。感觉到右手传来的温暖气息,总士借此迅速地踩中了一个岩壁上的空档。右手再度传来力道,总士很快地爬到了山顶。

还没等总士开口,真矢急切带着几分责备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总士君,有没有受伤?!怎么这么不小心?!那个落脚点踩不到的可能性非常大,你还是初学者,要是到时候真的莽莽撞撞地掉下去了怎么办?!啊,”但很快真矢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不对,“抱歉,我太着急了。”

“不是真矢姐的错。”总士轻轻地摇头。因为先前的攀岩和最后的惊险一幕,他此刻白皙的脸上带着通红,绑起的长发被山风吹得呼呼响。他的眼神中带着歉意。

“我没受伤。那个落脚点,是我认为唯一有希望的地方了。是我不好,抱歉。”

听到总士说并没有受伤,真矢的紧绷的神色才有所放缓。但是她依然亲自检查了一番,在发现确实没有受伤以后,眼神终于彻底放松了下来。

她明亮而温暖的眼睛望着总士,语气柔和地说道:“下次,落脚的时候要慎重,不要去赌可能性非常小的位置。以后练习的时候要仔细注意了,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已经放缓了语气,真矢心中却不知不觉地升起几分不知从哪儿来的心慌。老实说,总士的举动令她有点焦虑。

自成长后的两个月,总士看上去适应地极为完美,情绪上也没有丝毫因为同步而引起混乱。在收到预备驾驶员的指令后,也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甚至,真矢觉得无法接受的那个人是一骑才对。

然而,总士越是完美无缺地应对,真矢越是觉得如今的他看上去是那么地令人不放心。按照约定,长大后,真矢开始教总士学习攀岩。但如今,看着总士摇摇欲坠的身影,她甚至都起了不想让他学习攀岩的念头,但最后还是压了下去——她可不能再像一骑那样宠着总士了。

这样想着,真矢收拾了一下心情,尽可能用轻快的语气说道:“那今天先到这里,下次——”

骤然间,真矢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四周依旧只有知了的蝉鸣,一切如同往日的和平。但出于王牌驾驶员的本能,山顶上的真矢瞬间将视线转向了遥远的北方。就在这时,她的瞳孔缩了一下。此刻看似晴朗的蓝天,仿佛轻微波动了一下。

真矢的眼眸一震。而一旁的总士却已经倏然变色。

就在这时,波动已经如同被蜂鸣器放大,碧蓝的天与海的间隙,不停翻滚的云朵里,突然显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绮丽的金色闪光。那道纯粹的、迷人的金光,如同乌金即将坠地一般,迅速地朝下,径直朝海神岛的地面落去。

真矢的瞳孔瞬间放大了。

“什么?!Festum?! 已经实体化了?!”

“危险!总士,赶紧去避难!”真矢第一反应地对身边的总士喊道。

总士仿佛没有听见。真矢看到了此时总士的表情,不禁一惊。只见总士望着那片遥远的金色,眼神既是震惊又是恐惧,但并不是那种一般人看到Festum时候的那种恐慌,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也正是在这时,真矢感觉到在金光的另一头,有一道视线,正穿过日月天空的变幻,径直从遥远的天际朝自己这边的方向射了过来。

“这……难道是……?!”

 

与此同时,Alvis的走廊里,美羽正在拼命地奔跑着。她大喊道:“司令!有什么东西过来了!比之前的更加强大了!” 

此时,尚没有任何岛内的警报声响起。但听到美羽呼唤的史彦,第一时间毫不犹豫地作出了反应:

“全体CDC注意!战斗预备!”

CDC内部作战警报在史彦的一声令下中响起。史彦跑出了办公室,立即朝CDC中心前进。这时,美羽也跑到了史彦的面前。

“美羽君,”史彦马上朝美羽下达了指令。“请你马上前往世界树处,带领世界语御敌!”

意外的是,美羽竟没有第一时间移动身形。相反,她的眼中闪着不一样的亮光。

“对方不是冲着阿育王来的,”美羽说道,她因为奔跑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所以,那边的世界语应该足以应付情况——司令!”她的眼中散发出强烈的光芒,“日野美羽请求以法芙娜预备驾驶员身份待命!”

史彦有点吃惊地望着美羽。但下一秒他就立即明白了过来,郑重地点了点头。

“请求批准。请立即前往候机室待命。另请转告另一名预备驾驶员与你同去。”

“是!”

二人立刻分头出发。史彦朝着CDC中心跑去,美羽则朝着候机室跑去。她的奔跑激起了四周的气流,周围一无所有的空气中,仿佛有着特殊的气息在飘荡。美羽的眼神中,仿佛升腾着不一样的光辉。

“妈妈,艾米丽。”美羽在心中说道。

——谢谢你们让我知道。希望依然存在。我们绝不会放弃!就算是面对着几乎只有虚无的前方,也一定会有光芒出现,直到,我们回到故乡的那一天——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