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苍法/正剧(大概是一总)] Before the Beyond 10

时间线:Exodus后。


P.S. 


如果看到语病,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欢迎大家告知我这个睁眼瞎[笑cry][笑cry][笑cry]


【10】

警报声终于响了。从岛屿边缘开始,山峦叠起,连绵不绝地终于响彻了整个岛屿。但是,远在之前,天空已经变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好在美羽较早地发现了Festum的存在,令岛民及时作出了紧急应对。学校停课,岛民开始按照要求进行紧急避难。原来该是热闹的地区都变成了一片死寂。


CDC指挥中心中,众战斗人员包括史彦在内已经就位。沟口在史彦一旁待命。情报员开始进行报告:

“距离岛屿3000公里,正在形成巨型引力场,完成度超过80%!”

“第二重力波护罩展开!”

“敌人出现于引力场上方!Sphinx B型 30只,D型8中,总共38只!”操作员的声音有一丝惊诧,“均为强化型种!”

“有38只那么多?!”沟口忍不住出口。“这是海神岛这么多年来遇敌数最多的一次!”

“敌人和第一第二护罩接触!护罩正在被中和!”

“第三第四护罩正在展开!”

“常规武器牵制!”史彦下令,“法芙娜部队,出击准备!”


“收到。同步完成。”齐格飞系统中剑司发出指令,“天照,诱导准备!”

平静的海面上,久违地闪现了来自海底的非同寻常的光芒。耀眼的白光分离了海浪,一个被包裹着的巨型水球冲出从海底。下一瞬间,水花完全迸裂,挟带着无尽的气势,天照的身姿昂然出现在了天际。

此刻,驾驶舱中的彗正闭着眼睛,表情沉静。

“果然,和平即将结束,战争又要到来了吗……”

“天照,诱导开始!以北方边缘岛屿作为战域!”

“收到。”

猛然间,彗睁开双眼,眼中迸射出强烈到可怕的战意。天照也忽然动了起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远处柔和的金光冲了过去。

“来吧!Festum!”


“美羽!你怎么在这儿?”战局已开,甲洋和操正在Vier和Dreizehn中待命。但二人第一时间感应到了来到候机室附近的美羽。美羽虽然没有穿着协同服,但是此刻能出现在这里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司令允许美羽作为驾驶员候补优先了吗?!”甲洋心中直接升起了这个念头。

“天照诱导成功。Vier,Dreizehn,出击准备!”

“操,甲洋哥,大家小心!”美羽的心声传入了二人的耳朵。

“没事儿!”操回应道。

嫉妒之洞三度打开,下一瞬间,二人的法芙娜已经于天际扬起。空中,须佐之男已经等候多时。

“来主,时间紧迫,我将使用空间移动,使我们俩迅速到达战斗地点抵挡敌人。甲洋前辈请后续赶过来即可。”零央说道。

“明白。”

下一刻,甲洋的机体已经化为天际的一道流光。而原地的须佐之男和Dreizehn,已经被巨大的worm包裹,瞬间就消失在了海上。几乎是同时,二人的身姿突兀地出现在了北部荒凉的无人岛屿上。此刻,远处的天际,天照的纯白身影,正置身于远方的一群金色之中,并且正径直朝我方前来。

零央和操的面前,渐渐能够看到天照周围密密麻麻的Festum。浑身金色的它们,看上去十分美丽。然而,这份美丽的背后却将带给人死亡。B型的Festum,经过了几度学习和进化,如今已经拥有着类似法芙娜的形态,彗正在和他们缠斗在一起,轻巧的身姿不停的在空中穿梭,但是架不住敌人数量众多。事不宜迟,零央和操各自挥起武器,第一时间向前方冲了过去。


同时,CDC候机室内,除了真矢和总士外,所有退役及预备驾驶员,还有一骑都汇集在观战室。此刻,所有人都十分紧张地望着屏幕。

一骑就站在入口一侧,他望着屏幕,显得格外焦灼,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样。果然,很快门外出现了一阵脚步声,总士出现在了门口。

众人的眼神暂时地被到来的总士吸引了。正如一开始见到美羽一样——甚至比见到美羽更加地惊讶。

“总士!”一骑瞬间侧身。仿佛本能一般,他隔着一道门槛,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挡住了门。

总士就这样拦在了入口。总士直视着一骑。

“我前来以法芙娜驾驶者候补身份观战。”总士直视着一骑明亮的眼睛,一字一句说清了自己的来意。

“你……”一骑望着对面的总士。只稍微低一下头,一骑就能看到对方澄澈而无可匹敌的坚定眼眸。面对这样的情形,他竟一时无法做出回答,身体依然僵硬地停留在门口。

“刚才,”总士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真矢姐和我一起过来。她已经前往登机待命区。”看着仿佛被什么触动了似的一骑,总士进一步提高了声音:“我已得到司令官允许。让我进去!一骑!”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滞。再也无法阻拦的一骑,无力地微微侧过身。而总士则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没有再看一骑一眼。

就这样,在来到这个世界第五年,皆城总士又一次跨过了那道法芙娜驾驶员的门槛。

当总士跨进门槛的一刹那,一骑看上去有点恍然若失,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远处的美羽带着十分复杂的神情望着一骑和总士。

“须佐之男,Dreizehn,遇敌!”

屏幕上呈现的紧张战局消除了总士到来的吸引力。此刻,后方数只Festum的身体中开始抽出一根根巨大的金色丝线,如同织网一般迅捷地向零央和操伸去,想要封住他们的行动。

“零央酱……”美三香正紧紧盯着须佐之男。尽管在座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有丰富的对敌经验,看到眼前我方和敌人战斗的情形,内心的焦灼甚至在驾驶员本人之上。

“来的正好!”零央的脸已经不再如五年前般稚嫩,凛然的面容露出了锋利无比的战意。深蓝色的机体,在荒凉的岛屿上毫无避让地急速地前进,周围的前锋Festum根本应付不及。奔跑的同时,巨大的双剑如同明月般扬起,将对方伸来的触爪利落干脆地一一截断。才几个呼吸的功夫,须佐之男左手的剑尖已经径直递到了敌人的胸口。巨大的黑洞升起,昭示着对方存在的完结。但零央并没有结束他的攻击。在击中敌人的一霎那,他的身姿已经突兀地消失不见,几乎是在同时,须佐之男的剑尖已再度亮起在不同的位置,一外一里,正好呈直角,递送进了不远处的另外两个触手Festum的核心中。黑洞再度亮起,一息之间又有两只Festum同时毙命。

而在须佐之男先前遇敌之际,Dreizehn则已经轻巧地跃到了上空触手的盲点区域,仿佛事先预知般精准。利用跃起的动力,Dreizehn向地面急速俯冲,右手的骑士剑已经升起,居高临下地从上方攻向另一只Festum。直到此刻,对方外围的几只Festum这才意识到对方的识破,流水般涌向操的下方,试图阻断操的攻击。

“太迟了。”观战室中,关注着Dreizehn的美羽已经作出了预判。

如美羽所料,对方尚未来得及来到地点,Dreizehn的剑已经插入了触手Festum的胸口。剑体中央分离,璀璨的白光从中射出,包围了敌方另一只Festum的核心。下一刻,一个巨大黑洞升起。而操本人已经敏捷地在黑洞扩展之前避开。然而此时,后方的Festum显然不打算让他在敌营中来去自由。十多只Sphinx群体汇集,如游鱼般成群结队地从头开始将操团团包围。

“可惜啊,”望着头顶的蓝天被Festum一一淹没,操露出了仿佛十分遗憾的心情。“你们不能欣赏天空的美丽呢。”此刻他已经被过半敌人从头到脚层层包围,仿佛半空中生成了巨大的金色的茧,但他的神色却没有任何紧张的心情。

“喂,”操轻轻抬起头。眼前是密密麻麻敌人的身姿,“你们就不想看一看苍穹吗?”

随着操抬头的一瞬,忽然间,他的脚下发出轰的一声。一个个黑洞自Dreizehn脚下扬起,一道道光芒顿时从外面泄了进来。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Dreizehn 立即调转方向,闪电般在敌人反应之前冲出了包围圈。

此刻,地面上已经从不知何时矗立起了一座灰色堡垒。随即,灰色堡垒的右手上幻化出了一把宽阔的黑色大剑。Mark Vier腾身飞起,与战斗多时的Dreizehn汇合。

“啊啊,”驾驶舱内的操语气十分抱怨,“为什么你不是从头顶打破呢?这样就看不到天空了!”

“我在地上,你就不要太过抱怨了。” 甲洋说。

甲洋的到来进一步缓解了战局。渐渐,我方已经克服了对方的数量优势,在敌人中越发游刃有余。

“各机,保持原地。天照,注意后方。”

齐格飞系统中,剑司正在调控战局。此刻,他忽然收到了来自真矢的讯息。

“剑司,Mark Sieben即将同步准备。”

“远见?”剑司十分惊讶。“你要上场?等等,可是你不是已经——”

“以防万一。”真矢说道。她的语气很冷静,但总隐藏着一种急迫感,“司令已经允许。”

“我知道了。”剑司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眼下的战局显然是我方的优势更大。但既然司令决定要Sieben出场的话……

——恐怕这次的情况没有那么简单!剑司立即作出了决定。

“Sieben,先隐匿后方。见机行事。”


战场前方,地面上的须佐之男和Dreizehn就像两柄插入敌方的利刃,呈扫荡之势。高空中,天照一边和上方的Festum游斗以吸引火力,一边分出心神观察战局的动向。Vier在半空灵活机动,给予任何有需要的一方炮击支援,并同时用大剑解决身边接近自己的对手。

“看上去就是一场普通的战斗……虽然是多年来遇敌最多的一次,但也仅仅是数量而已,强度比不上先前和Azazel战斗的难度。即使是四台英灵型法芙娜就足以应付。”

彗在高空俯视着战局。下面的Festum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情况。只等其它队友解决低空的对手后,再合力将自己这里的Festum解决,就能轻松获胜。就如在龙宫岛的往常一般。

然而,就在这时,观战室中的总士忽然觉得意识仿佛被狠狠地抽了一下。

远方的荒岛,高空正在和彗激战的数只Festum,忽然停下了动作,一起靠拢并朝后退去。彗立时想要追击,心中却本能地升起了极度不妙的预感。

“不对!他们不是普通的Festum!”彗瞳孔骤缩。天照展翼,第一时间迅速朝后退去。

然而依然还是慢了一拍。彗作出反应的同时,空中数只的B型种已经同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此刻,其它三台法芙娜也意识到了高空中的不对。天照所在的高空,已经被金光淹没。原本湛蓝的天空,被异常的光芒照得根本无法睁开眼睛。

“报告!高空出现引力场变动!质量急速增加!”CDC情报员紧急报告道。

“这是……”指挥台上的史彦已经变色。高空中正在形成一个从未见过的巨大的金色漩涡。CDC战斗人员、齐格飞系统的剑司、观战室中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彗,赶紧撤离!”观战室中的里奈已经不由自主地朝着天照大喊道。眼前的屏幕已经渐渐被金光遮挡住。天照的身姿已经淹入其中。

事实上,坐在驾驶机舱的彗正陷入了举步维艰之中。他极力控制机体后退,但对面却产生越来越强的重力,令他如同陷入泥沼般越发无法移动。

“这……怎么可能……”彗感觉到周边的视野已经被浅金色取代。他感受到周围在产生一股陌生的巨大的能量,但自己却无法摆脱行动的壁障。这是他在先前的战斗中从未遇到的。

“彗!”外围的零央着急地想要第一时间上前。

“冷静!”甲洋大喊道,“零央,不要使用次元移动!那个领域可能有危险——”

“啊,忍不住了,我过去看看!”下一瞬间,操已经不顾甲洋的反对,轻轻一跃,朝彗所在的高空冲去。

“不是吧……”操望着前方的情景,不禁脱口而出。

这时候,耀目的金光终于渐渐散去。下方,看清情况的众人不禁大吃一惊。

高空中,原先数只Festum B型种已经消失不见。面前显现的是一只庞大的Festum。外表和B型种类似,但是形态却比原先大了十几倍不止。令人惊讶的事不止这一件。以巨大Festum为圆心,天照被包括在内,四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几乎透明淡金色壁罩。

“高空出现了疑似新亚种的Festum!”情报员报告道。“以及,围绕其的五十公里范围内出现不明壁罩,根据分析,疑似……战域!”

“Azazel型的自身保护罩竟然衍变成了战域形态?糟了!”史彦还没有来得及下命令,对方身姿已经缓缓举起了看不到头的巨大拳头,朝天照发起了攻击。

战域形成后,在内的彗总算恢复了行动力。面对对方的攻击,他在第一时间就进行了回避。

高空中立马传来一阵巨响,四周仿佛都能感受到巨大的震动,Festum的第一波攻击砸向了天照原先的所在地,但此刻天照先一步已经跃升至Festum的上方——敌人的攻击落空了!慧拼命朝光罩上方冲去,战争匕首先行甩出,试图脱离。然而,在匕首与光罩接触的一瞬间,匕首遇到了光罩的抵抗,无法刺破战域。

“这……就像岛的防护罩一样……”彗的心中被震撼填满了。但是不等彗的匕首突破,对方的巨手已经笼罩了自己。

“可恶!”彗不得不放弃脱离,再度在狭小的空间中试图进行闪避。

“这是真正的战域!”史彦马上作出了判断,“用对付防护罩的方法对付它!”

“须佐之男,吸引剩余火力,Vier和Dreizehn,调整波长攻击,用最快速度破坏敌方防护罩!”剑司下了命令。

“了解,”众人回复。须佐之男如旋风般冲向了剩余的敌群,而Vier则已最快的速度朝天照处飞去。

“我们会在外围突破,慧,坚持!”

被围困的天照本来是擅长闪避的类型,但是狭小的战域空间令他躲避得十分狼狈。彗三番五次想要打破战域,但仿佛是算好的一样,每次在自己的武器突破前,对方的攻击就会前来,只能再次逃亡。而外部的操已经挥舞起了骑士剑,对外围的光罩开始了攻击。甲洋赶到的时候,他正在和壁罩缠斗在一起。

“怎么样?”甲洋问道。

“这个不行啊,”操有点急躁地回答道,“这个玩意儿厚的很,破解它需要一点力气。我的剑对它的作用不大。”

“那么就用力量更强的炮击!”甲洋见状,顿时收起了黑色大剑,Vier上方的炮筒立即开始蓄能。

“要撑住啊,天照!”甲洋低声吼道。操则在同时进一步测试合适的波长。

这时,战域内的天照已经越发不妙。正在此时,两道来自Vier的炮弹已经轰在了壁罩的表面,正是第一轮调整了波长的SD炮弹。防护罩的表面果然出现了反应。整个战域出现了振荡的涟漪,甚至出现了轻微的抖动。但是,防护罩依然没有出现一丝缝隙。

“波长和力量还差一点吗……可惜……”甲洋着急了起来。“再来!”

“可恶!”被逼得没法的彗再一次好不容易躲过了攻击,但这一次的代价却是以丢弃武器阻断敌方动作作为代价。闪到上空的彗,俯视着这从未出现过的巨大Festum,双眼已经开始渐渐涌上疯狂的战意。“既然没法逃出去,那只有和你一战了!SDP发动!”

——SDP发动!彗升起本来失去武器的双手。按照心念,他仿佛感受到了远在数十里外武器库中的武器,而新的双剑正在自己手上浮现。

“不要输啊,彗!”里奈心中拼命祈祷着,“再支撑一段时间,等大家破解了护罩就能得救了!”

“嘎啦”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仿佛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响彻在了空间里。

万籁俱寂,仿佛时间停止。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天照的双手吸引。彗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中正要成形的武器,变成了片片光点,尽数碎在了自己的手上。

“战域阻碍了SDP?!”这不可能!”指挥中心的史彦已经倏然变色。他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糟了!天照,躲避!”已经失色的剑司大喊道。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巨大Festum揪准了这个时机,毫不犹豫地朝对方狠狠地拍了过去。还沉浸在不可思议中的彗反应慢了一拍,躲避的速度慢了一分,左手被扯住,本人立刻被大手挥在了光壁的墙上,左臂顿时被巨大的扯力影响脱离了本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天空的上方传出了彗的剧痛的惨叫声。

“啊!!!!!!”

剑司感觉到一股绞碎般的疼痛闪电般涌来,令他险些昏厥,但他还是全力稳住了心神。“天照左手分离,痛觉阻断!可恶……这是何等的破坏力……”

观战室的所有人都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原本稳操胜券的战斗,居然出现了巨大的逆转。

观战的总士,已经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内心中,曾经了解的知识不由自主地浮现了起来:“天照是英灵型第四代法芙娜,按照先前的数据,是不可能只一击就被击破的机体,但是……这不可能……”正在此时,他感觉一股异样的眼神再次从遥远的战场朝自己盯来。

总士现在已经非常确定,那个巨大Festum正在三番五次地锁定自己。脑中仿佛被刺穿一样疼痛,总士皱起眉头,抵御着对方精神的冲击,额头却已经冒出冷汗来。

异变发生,观战室中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里奈如同疯了一般冲出了观战室。一骑紧随其后。他的眼里同样露出了非去不可的神色。

“里奈!一骑!”咲良追着里奈跑了出去。

在危机关头,房间里唯一平静的人就是美羽。她的双眼定定地盯着屏幕,没有如同往常一般进行祈祷,但她的眼神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波长一致……一致……还差一点了!!!”外围的甲洋和操正在拼命努力地打破壁障。远处,刚刚料理完剩余Festum的零央,听到远处彗的惨叫,心中涌起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彗!”他着急地大喊道,再也没有顾忌甲洋的先前阻拦,自己化为一个黑洞消失不见。SDP发动,他想要直接进入战域内救天照。

然而,情况并没有如同他预料一般发生。在光罩后方的一头,零央的身影突兀地出现了。

“这,”意识到了这一点的零央,简直难以相信。“这不可能!瞬间移动偏移了?!”

在大家手段齐出之际,彗趴在壁罩上,喘着粗气,正在艰难地恢复过神来。然而,他的眼前已经被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Festum的姿态已经笼罩了他的四周,巨大的手已经缓缓升起。但此刻的慧已经不能移动了。

“我……还不能……”机体残缺,手无寸铁的天照在阴影下挣扎着昂首。

“岛……要保护……”

“来吧。”美羽小声说道。

就在这时,风云突变!

只听得一声轻响,然后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高空都颤抖了。后方的零央惊呆地望着一道光芒从遥远的后方如流星一般飚了过来,一击洞穿了后方的光罩,使得整个天地都震动了。

“一击?!不……是多重锁定?!”零央的脸上露出了希望的神采。“Mark Sieben!”

此刻,一颗更大的流星从远处升起,正以光速朝战场前进。正在这时,又是两颗子弹接二连三地自后方轰响。对方的Festum显然因为战域被打破乱了阵脚,急忙转向被打破的后方。此时的光罩后方,已经出现了两个光洁的洞口,每一个直径都有数米宽。

“远见……还真是熬得住的令人畏惧的冷静啊……”趴在指挥座椅上的剑司,露出了无可奈何地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正在这时,有效的波长数据出现在了甲洋和操的屏幕上,两人顿时大喜,Vier和Dreizehn也共同发力,将前方的光壁也被全力打破。

在壁罩露出空隙的一瞬间,零央立即做出了反应。下一瞬,战域中的天照已经消失;再下一刻,须佐之男和天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防护罩外。Vier,Dreizehn和Sieben正在不断攻击战域。经过几轮前后炮轰,被贯穿的战域再也维持不住,裂痕越来越多,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如同一个玻璃罩被破碎一般,整个战域支离破碎,终于不复存在。

“天照获救!对方的战域被破坏!”

战报响彻在了CDC。在停机坪的里奈、一骑和追随的过来的咲良都停住了行动。战场的高空中,一台红色的机体,以一种快的不可思议地速度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即使法芙娜飞行最高的航速只有1680公里,眼前的机体速度却远超过了这个数值,这就是代表真矢意志力的Mark Sieben。虽然真矢从头到尾始终一言不发,但是同步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强烈又柔和的庞大守护意识。

不到一会的功夫,真矢到达战场。她的面容从平静开始变为警备。天空已经落入夕阳,她保持着临战态势,与比自己大数倍的Festum遥遥对峙着。

此刻,大家终于开始意识到,虽然战域已经被破坏,但危机并没有解除。强大的敌人依然存在。操和甲洋神情严肃地升起手中的武器,须佐之男一手抱着天照,一手拿着武士剑,气息肃杀,也依旧没有脱离战场。

危险的战斗似乎一触即发。从一开始和敌人对峙的真矢,充分感受到了敌人的强大气息。刚刚自己的奇袭成功震住了对方,但现在他们已经是底牌尽出。如果这未知的可怕存在另有招数的话……

就这样,双方谁也没有轻举妄动。凝滞了片刻后,真矢忽然发现,对方的视线似乎变动了:越过了自己,而朝后方更加遥远的地方看去。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的神经被剧烈地触动了一下。

同一时间,观战室中的总士,再次感受到了一股强烈到仿佛要刺穿自己的视线。那股眼神中燃烧的意念,仿佛想要将自己的存在占为己有一般。

总士紧紧地咬住牙关,内心全力地释放着精神,一字一句地迸发着:

——停——手!

就在总士心中落下话语的刹那。

高空的战局中,仿佛听到了什么似的,巨大Festum忽然抬起头。

“他动了!全员准备散开!”剑司立即下了防备命令。

然而,他想象中的攻击没有出现。巨大Festum忽然朝空中升起,掉转了身姿,竟然朝着岛外的方向离开了。

“它……”

“撤退了?”甲洋不禁惊讶地脱口而出。

其它驾驶员也诧异地望着眼前的一幕。一般来说,Festum很少会主动撤退。更何况这只充满未知力量的Festum仅仅是被打破了光罩而已。

CDC的众人也有点错愕。

“这……这会是陷阱吗?”沟口忍不住说道。

此时,史彦收到了剑司的信息。“真壁司令,请问是否要法芙娜部队继续追击?”

“停止追击。小规模开放防护罩。”史彦下令。

“了解。”剑司回复。“法芙娜全体,防御态势。观察情况。”

就这样。在众人的目送下,Festum穿过了海神岛的防御罩。就在穿过防御罩的一刹那,对方金色的光芒忽然黯淡了下去。并开始颤抖起来。随后,它的身影渐渐透明,然后消失在了夕阳下海天水平线的一头。

“引力波消失,敌人消失。”情报员报告道。

“破坏战域似乎让它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可能正是这个理由让它选择了退避。”观察着Festum的表现,史彦推测到。

“那还真是一个可以忍耐的家伙呀。”沟口评论道。“不管怎样,真是谢天谢地。希望彗要没事才好。”

——就这样,第四次苍穹作战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战斗结束了。


TBC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