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 12-1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5)

第六章:(6) 

 第七章之一:(7-1) 

 第七章之二:(7-2) 

 第八章:(8) 

 第九章:(9) 

第十章:(10) 

第十一章:(11) 

 

 

第十二章 (1) 最不应辜负 并非风月

 

“先等等,”喻文州说,一边把包放到衣帽架上,“抱歉,之前让你放小火上热的菜放了吗?”

 

“放了,还没煮糊。”王杰希说。

 

喻文州不禁噗地轻笑了一声,把笔记本从包里拿出来一边说道:“那太好了。接下来由我来看着就行了。”他挂完衣架,对着玄关旁的王杰希说:“今天着实获得了不少讯息。饭后说吧。但主要地说……”

 

 

晚饭后,王杰希的家的客厅里。

 

“中国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瑞士加拿大澳洲瑞典丹麦……我靠,这些国家都是什么水平啊,厉不厉害啊,老冯怎么说的啊队长。哦等等,还有日本韩国俄罗斯……”

 

王杰希直接无视了手机屏幕上某人的絮絮叨叨,向喻文州问道:“四个国家一组比赛,抽签时间呢?”

 

“定在苏黎世时间的后天。”

 

“怎么抽?”

 

“由瑞士主办方和欧冠联盟……”

 

“喂喂喂!”手机屏幕那头传来令人不满的声音,“对面你们怎么无视我啊!王杰希你能不能听听本剑圣在说什么啊!”

 

王杰希眉都不挑地戳起一块碧绿的哈密瓜,问道,“你不是在报菜名吗?”

 

“我靠什么报菜名啊我是在认真地问问题,”黄少天叫道,“还有你又征用我们队长劳动力!就凭你还能做出这种上面堆哈密瓜下面放牛奶冰沙的杀手级甜品……”

 

王杰希理也不理,正对着屏幕悠闲地吞下了一大口牛奶冰沙。他转过头对喻文州说道:“谢谢。真的很好吃。”

 

“不客气,你觉得好吃就好了。”喻文州回望王杰希,弯着眉眼,眼里都是笑意。然后他侧了侧屏幕,对正在朝王杰希大肆抗议的黄少天温和地说,“少天,反正我饭后一样是要吃的,就顺便给王队做了一份。嗯,你刚刚说到哪儿了?”

 

“……我刚刚在说这些队伍的实力怎么样!”黄少天憋着几分郁闷的口气说。

 

瞎。实在是瞎。黄少天的内心充满着憋屈。他本来是因为太好奇世邀赛的情况了才在晚饭后打了喻文州二十个通话邀请,结果变成了和自家队长还有王杰希的三方会议。没想到视频一开满眼都是炸烟花一样的放闪,感觉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还是这俩狗男男还没真在一起的情况下。屏幕那头传来喻文州的声音。

 

“关于这些队伍的实力……”喻文州看着笔记本沉吟着。“这是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过去大家都以俱乐部的形式比赛,以国家队的名义召集选手并组队还是第一次。也正是因为这样,各国队伍的实力,如今并不能立即判断。不过……”他和王杰希对视一眼后说道,“单以荣耀竞技的发展和规模来说,欧洲整体最为发达。亚洲的国家中,韩国是最为发达和历史悠久的。”

 

“也就是说,他们都不好对付了?!”黄少天立即说道。但他不仅不紧张,眼里还顿时亮起闪光,“有意思!就是要难打的才有意思!本剑圣已经迫不及待了!什么欧洲啊韩国啊还有其他巴拉巴拉的,通通都来一遍!让他们瞧瞧本剑圣的威风!”

 

“还是先想着如何突破小组赛再说吧,”王杰希毫不留情地指出。他无视了黄少天的抗议和指责,看了一眼旁边的喻文州,问道:“和国内联赛的赛制与规则相比,世邀赛赛制有什么不同吗?”

 

喻文州点点头,神情也多了两分严肃,“确实有不小的变化,这正是我想说的。”

 

一头的黄少天听这么一说,也立即安静下来,凝神等喻文州解释。喻文州开口道。

 

“世邀赛,除去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在赛制规则上,主要和联盟有两大不同。”

 

“什么不同?”黄少天问。

 

“第一,”喻文州说,“团队赛按照欧洲规则,使用场上6 vs 6作战,没有替补区。”

 

“额,6 vs 6?!取消替补区?这……”黄少天想要立即对此发表意见,但却觉得这个改变有点微妙,一时有些不好说什么。一旁的王杰希同样抱着手臂,细想后却是判断道:“增加一人,以战术改变为主。指挥整体更为多样化,且不再存在换人区的退路和战术。同时,对团队协作的要求也更高。”

 

“我也这么想,”喻文州向王杰希赞同地点点头。他将笔记本翻页,清晰地说道:“六人在场上同时作战,从配比和战术上来说,会比五人更加灵活。我认为取消换人区同样抑制了现场的某些战术氛围切换,缩减了战斗时间,这也是欧洲联赛一直以来使用的规则,”他转着笔,一边对王杰希和黄少天说,“对我们而言,世邀赛的新规则是对战术安排的一大挑战。正因为我们先前并不采用这种规则,现在我们有很多需要学习和了解的地方。”

 

听完喻文州的话,王杰希认真思索着。五人转六人,职业的配置,战术上的调整,还有……

 

这时,王杰希顿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他立时望向喻文州,脸上不禁露出明显的担忧之色。与此同时,黄少天也“哎哟”出了声:“哎哟!现在场上多了一个人,文州你要在比赛场上指挥的话,不是要更吃力了吗?!”

 

王杰希想到的也正是这件事。他和黄少天自然不是担忧喻文州的指挥能力,而是他一直以来先天缺乏的手速问题……

 

望着王杰希眼前忧虑的眼神,和屏幕那头同样为此事着急的黄少天,喻文州眼神朝二人转了一圈,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合上笔记本,笑着说道:“关于这一点,你们不需要担心。”

 

“为什么?!”黄少天问。

 

“因为还有第二点的规则改变,”喻文州说。他戳起一勺自己的哈密瓜,不紧不慢地说道:“世邀赛将开放队内语音。并且,通过语音识别技术,还能自动翻译和转化成文字,最后一起提供给观众。”看着屏幕里睁大眼睛的黄少天和一旁同样意外的王杰希,喻文州继续说道,“当然,传统的键盘输入也同样可以使用。”

 

后续的通话中,喻文州又稍微解释了一些别的细节和规则,在黄少天兴奋地嚷嚷了半天对未来比赛的美好畅想后,三人视频电话差不多便收了尾。通话结束以后,王杰希和喻文州又针对世邀赛的新规则和战术等等讨论了一阵。关于派兵布阵的,关于队内语音开放的,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电波都在对方弦上,谈得不亦乐乎。说着说着,冰沙上堆着的哈密瓜也渐渐吃完了,两个人开始一边谈,一边一起扫哈密瓜下的冰沙部分。

 

喻文州的哈密瓜冰沙非常与众不同。他先将一个哈密瓜切成两半,将果肉取出切块,凿空的内部放入牛奶冰沙,然后在上面堆上切好的哈密瓜果肉,做成小山形状,上层爽口解暑,下层醇厚细腻,挖掘冰沙的过程还特别有成就感。据说这是他从东南亚度假村的烹饪班那里学来的新菜品,今晚第一次回国尝试就大获成功,顺利虏获了他的心上人王杰希先生的胃。沙发上的王杰希,一边享受着这份超级美味的饭后甜点,第无数次佩服起喻文州在做菜方面的才华。想到“才华”这一点,他再次对喻文州笑着说:“这次能开放语音,真是太好了。”

 

“确实是意外之喜。”喻文州眸中也星光点点。他微微仰倒在沙发上,抬头望着窗外的星空,仿佛自言自语般叹道:“不过还有很多要克服的未知困难。”他喃喃道:“如果能一一解决……”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侧脸,感觉他此刻的心情并不轻松。毕竟,喻文州即将成为首届荣耀国家队的领袖,压力几乎是从今天开始纷至沓来压到他身上。但王杰希却也能同样能感受到,喻文州的心态依旧是磐石般稳定。场下的喻文州是全联盟最冷静可靠的人之一,王杰希对此最清楚不过,所以他对眼前的这位队长先生并不担心。王杰希见喻文州正安静地遥望星空,想他大约正在整理工作上的思绪,便也不再开口,就这么默默地坐在他身边,陪他一起看窗外的繁星点点。

 

过了一阵后,王杰希看到喻文州的眼中划过几道流光,然后直起身,在那本摊开的硬皮笔记本上迅速地写下几行字,湖水般的眼睛点点闪光,显然是有所收获。然后他转过头来,有几分抱歉地对王杰希说:“不好意思,刚刚有了一些思路,于是在心里整理了一下。是不是影响到你了?”

 

王杰希摇摇头道:“为什么要道歉?有思路是好事。打断了你,我反倒会于心有愧。”

 

喻文州望着王杰希,笑意温柔。

 

对上喻文州那双春风化雨般的眼睛,王杰希觉得心又不由自主地加速了起来,下意识地赶紧低头吃瓜。感觉喻文州看着自己的笑仿佛多了两分促狭,目光更是停留在自己脸上不肯离开,王杰希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心下大怒,想喻文州有毛病吗怎么还不赶紧把他那双眼睛挪开。当他终于快到极限,打算怒怼喻文州两句的时候,喻文州却终于慢吞吞地挪开了眼睛,合上笔记本,笑眯眯地朝问道:“王队,冰沙吃完了吗?”

 

王杰希算是回过神来,说道:“基本吃完了。就剩最后两口了。”喻文州听罢,望着王杰希,露出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说:“怪不得,你看上去有点热。我去把空调降低几度?”

 

王杰希一听,感觉刚刚褪下去的热气又要冒上来,内心气得牙痒痒,迅速把最后一口冰沙塞进嘴里,斩钉截铁地说道:“不用了!”然后站了起来,有点硬邦邦地说道:“我吃完了,先去把壳扔掉。”但他最后还是加了一句,“你也赶紧吃吧,化掉就不好了。”

 

喻文州弯着眼睛笑着说好。王杰希说完立即从客厅撤退到厨房。他在厨房蒸了一会暑气,等到红晕褪去,哈密瓜的清甜和牛奶的醇香还在在他嘴中回甘,却不禁又露出笑意。等他平复心绪气定神闲地回到客厅,却看到先前惹他生气的蓝雨队长已经移动到电脑前,眼睛正仔细地盯着屏幕,手里依然抱着他还没吃完的冰沙。王杰希朝喻文州那边走了几步,看到喻文州手里抱着的哈密瓜,却不禁 “咦”了一声。

 

听到王杰希的讶异声,喻文州眼睛顿时从屏幕上移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王杰希凑近了几步,看了看喻文州手里的哈密瓜,说道:“你的冰沙和我的冰沙不一样。”

 

“哦,”喻文州愉快地点点头说,“是不一样。”他挖起一勺冰沙,递到王杰希面前,语气轻快地说:“我的冰沙是红豆冰沙。你的是纯粹的牛奶冰沙。”他看王杰希的眼神,又解释道:“我看王队你的口味偏清淡,就没有给你放红豆进去。”

 

王杰希看着眼前喻文州的那款红豆牛奶冰沙,不禁ping论道:“不红豆生南国。你们南方人果然喜欢甜味。”

 

得知缘由后,王杰希刚想离开,心中却又不禁升起了几分好奇,想知道这个红豆味的冰沙和自己的原味比吃起来又有什么不同。仿佛心思被看穿,喻文州朝王杰希晃了晃勺子里面的冰沙,笑着问道:“王队想试一试吗?”

 

好奇心害死猫。王杰希于是又去厨房拿了一只新的勺子,蹭到喻文州左近,舀了一勺他的南国版冰沙,然后细细地品尝了起来。喻文州安静地在一旁,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王杰希,看着他专注于品尝食物的侧脸,看着他穿着柔软舒适的便服,在灯光下发丝微微翘起的模样。

 

“好吃吗?”他低声问道。

 

王杰希仿佛依然沉浸在味道中,无意识地回应道:“很甜。”他又朝喻文州微微侧身,明黄的灯光轻轻倾洒在他的眉眼上。他微微扬起嘴角。

 

“但是,偶尔尝试一下,也很不错。”

 

 

夜间,喻文州在电脑前加班。想到先前餐桌下的那一瞬间,饶是喻文州也不禁一阵悸动,内心暗叫一声好险。当时王杰希的样子太过无防备,他差点就要伸出手去抚摸他的发梢,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自己对王杰希的定力怎么变得这么差了?对此,喻文州不禁一阵苦笑。眼睛落到屏幕前,看到一份份各式各样的文档和需要阅读分类的战斗视频,喻文州的心思才逐渐平静了下来。对此,他不禁再次苦笑,庆幸眼前的工作堆积如山,可以让自己心无杂念。平静下来的喻文州,再次提醒自己,追王杰希的事经不起失败,无论如何,他都要慎之又慎……

 

当然,世邀赛也是一样。望着世邀赛的文档,喻文州的眼神变得再度严肃起来。身为国家队队长,他必须是队伍里最先最了解相关规则的人。目光放到今晚的工作安排,喻文州拿起笔记本,再次核对了一下需要理解的材料,拿起世邀赛的细则,开始敛眉细读……

 

 

王杰希盯完网游上固定Boss的时间是晚上11点多。他看了一眼时间,打算去休息。但瞄了瞄对面,却看见喻文州依然皱眉盯着屏幕,手中不时地做着记录,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模样。从开完三方会议,到和王杰希聊完天以后,喻文州就一直在工作,到现在都没有停过,从目前的样子来看,仿佛还要继续下去。看到喻文州隔着屏幕认真工作的模样,王杰希内心有些轻轻的波动。他默默地关了自己的屏幕,然后站了起来,轻轻绕到喻文州旁边,看到他的右手边已经堆了好几份文档,仔细地叠在一起,上面圈满了各种重点与符号。

 

王杰希原先确实甩锅甩得潇洒,但当他亲眼看到喻文州在自己面前为了世邀赛加班熬夜的时候,内心又不禁有几分愧疚。要不是自己拒绝了国家队队长的职务,现在加班的人,应该是他才对。看着喻文州专注的侧脸,王杰希正犹豫着是否要打扰他,又觉得自己仿佛有些没资格,内心有些纠结,喻文州却微微扬起头,微笑着对王杰希说:“王队要睡了?刚才在抢Boss?”

 

王杰希微微一愣,说:“嗯。没抢Boss,只是略微盯了一盯。”喻文州“哦”地回了一声。王杰希见状,把心里最想问的问了出来:“你呢?”

 

喻文州笑笑,眼睛却依然盯在屏幕上:“我还有一些材料要看。王队你先休息吧。”他看着王杰希,“我晚上工作,会不会吵到你?”

 

王杰希一时觉得有些心绪难言,只得说道:“不会。”他又补充了一句,“但也别弄太晚。”

 

“我知道。”喻文州说,拖着南方特有的柔软尾音,配上他天然绵净的嗓音,听着就令人感觉心神安宁。见他又埋头于材料之中,王杰希只能先离开去洗漱。就在他刚打算离开桌子的时候,喻文州却又发出仿佛叹息的声音。王杰希问道:“怎么了?”喻文州眼睛一眨,有几分遗憾地望着屏幕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如果现在有王队的茶就好了。”

 

王杰希立即说道:“不行。夜间饮茶,会影响睡眠。”喻文州本来就是想逗逗王杰希,他笑着说道“我说笑的”,却不想王杰希沉默片刻,接了一句:“我明天清晨会再泡的。”

 

喻文州顿时就有些愣住了。此时入夜已深,家中大灯已经熄灭,屏幕闪闪烁烁,宛如夏夜流萤。半是昏暗之中,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如同窗外的一片胧月,清冷而皎洁,却又弥漫着隐藏不住的点点温柔。零星灯火之下,喻文州朝对面的人露出微笑,轻声说道:“谢谢你。晚安。”

 

“晚安。”对方轻声回道。

 

喻文州想,他愿永远沉沦在这片月光里。

 

TBC

因为有sensitive words, 改了一下就能发了,懵逼.jpg

如果顺利的话这周可以二更。谢谢大家QAQ


第12-2章请戳:(12-2)

评论(10)

热度(77)

  1. 凛千芊Rin凛千芊R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风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