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千芊Rin

各种棋魂/法芙娜/喻王粮的堆放地。请多指教。

[喻王]三道魔咒14-3

 第一章:(1) 第二章:(2)  第三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5) 第六章:(6) 第七章之一:(7-1)  第七章之二:(7-2) 第八章:(8)  第九章:(9)  第十章:(10)  第十一章:(11) 第十二章之一:(12-1)  第十二章之二:(12-2)  第十三章(13)

第十四章之一:(14-1) 第十四章之二:(14-2) 

 

 

第十四章 好心分手(3)

 

空气静止了。

 

这一刻,别说黄少天和张佳乐了,连最严谨的张新杰,心里都不禁竖起了大写加粗的卧槽。

 

“呃……这……”

 

第一次,连黄少天都说不出话来。肖时钦扶着额头,张新杰望天,周泽楷的眼中充满了震惊。

 

难得的,国家队的空气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沉默。接着吸着冷气却又震天响的欢呼声立即充满了屋子。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某些人甚至起立拍手鼓掌。

 

 “你们会唱《好心分手》吗?”欢呼过后,方锐好奇地问道。

 

王杰希十分坦荡:“我不会。”

 

喻文州则是沉默片刻,说道:“粤语的版本的话,我会一些。”

 

“行了,”叶修大笔一挥。“你俩去旁边学习一下,15分钟以后上台给大家表演。至少唱满两段主歌一个副歌才能下台。”

 

两位最成熟稳重的队长仿佛是难得被梗住,站在自己位子上都朝对方望了半天才离开座位,一起走到边上的一个小角落里。

 

“他们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孙翔好奇乃至有些不屑地说道,“不就是一起唱个情歌儿吗?”

 

“切,你刚刚不扭捏吗?”唐昊冷着声说道。

 

“我哪里扭捏了!”孙翔反驳道,“不就是个游戏吗,刚刚我学和你学歌的时候可认真了。你才扭捏呢!”

 

“我没有扭捏!”唐昊怒道,“谁唱那个会开心啊!”

 

一边正陷入了热热闹闹的争吵,而房间的角落里,王杰希和喻文州站在一起,眼前摆着一只手机,是刚刚喻文州掏出来放歌的。

 

气氛一时间变得间有些说不出的奇妙。

 

其实两个人还是有点面面相觑。比如王杰希,他不知道他现在是应该看手机还是看喻文州还是看空气。但当他抬眸,却又无可阻止地把目光落到喻文州附近。那是灯下属于喻文州的光。他的眼睛,还有扬起的嘴角。

 

仿佛屋子里仿佛只有一个光源,宁静而发亮,却无可阻止地吸引着自己的目光前往。

 

王杰希一向是一个从心飘逸的人,但是这一刻,在这个属于他和喻文州的恶作剧前,他第一次发现,他开始犹豫自己的目光是否应该放在喻文州身上。

 

这份踌躇,这份有些莫名其妙的忐忑,他不知道要如何解答。

 

但眼下还是完成惩罚任务要紧。在只有他和喻文州的狭小角落里,王杰希还是压下心中奇妙难言的种种小波动,让自己的眼神朝手机屏幕上的歌词看去。屏幕荧光闪烁,字里行间的歌词诉说好心分手,正是一首互相折磨的男女对唱苦情情歌。

 

王杰希正试图熟悉歌词,手心却是传来一阵温暖,有一样东西递了过来。王杰希有些愣,下意识接住手中的东西,却仿佛热度还在手心。他抬起手,才发现是一只耳机。

 

 “杰希,”面前的喻文州笑意温柔。“一起听听看吧?”

 

王杰希回望喻文州,将一半的耳机捏在手心里,然后轻而小心地戴上,眸间星光轻拂。

 

“好。谢谢。”

 

喻文州也把他自己的那一半耳机戴上。耳机线并不长。喻文州凑近几步,在王杰希面前微微侧过身。王杰希握着耳机,喻文州也握着耳机。几寸的距离之间,音乐便在二人之间流了出来。

 

“是否很惊讶 讲不出说话 没错我是说 你想分手吗

曾给你驯服到 就像绵羊 何解会反咬你一下 你知吗

 

也许该反省 不应再说话 被放弃的我 应有此报吗

如果我曾是个坏牧羊人 能否再让我 试一下 抱一下”

 

惆怅的歌曲中,两人沉默着。

 

 “好一个痴男怨女的故事。”王杰希总结道。

 

这样一首歌,让他和喻文州一起唱,真是相当地有搞笑风味了。王杰希内心不禁这样想着。

 

不过当下记歌是最重要的。王杰希内心默默地记着国语的痴情男声的部分,并毫无商量地把怨女的部分丢给了旁边的天生粤语人士。端详着苦大仇深的歌词,王杰希一边记忆,一遍还蛮期待看喻文州一会的演出的。

 

说是机会难得也不为过——尽管自己也是一会要配合受罚的一个,但那不是王杰希心中的重点。

 

可能是感受到了王杰希的暗中的兴味,喻文州顿了一顿耳机,故作询问地说道:“杰希,你想唱痴男还是怨女啊?”

 

王杰希说:“难道是我唱怨女吗?”

 

于是喻文州笑眯眯地说:“那就看王队的国语发挥了。粤语嘛,我就配合一下,反正在场除了少天也没有人能听明白。”

 

王杰希明白了喻文州说不上算计的算计。他眉头一扬,说道:“不行,你也得好好唱。”

 

 “嗯,”喻文州唇边笑意不减。“杰希好好唱的话,我也会好好唱的。”

 

贫吧你。王杰希想。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往墙边倚靠,喻文州也被耳机线扯着往前走到王杰希身旁。

 

“练一次?”

 

“好的。”

 

十五分钟很快地过去了。在众人的期待中,蓝雨和微草队长从角落回到了人群。

 

显然他们这个宿敌衍生的临时演唱组合很有市场。王杰希一到桌前就感受到了新闻发布会的阵势——别说方锐这种兼职娱记了,基本上是大半选手都靠在前三排,一台台手机都像镁光灯一样闪。

 

连喻文州也忍不住吐槽道:“你们,这也太夸张了吧?”

 

“毕竟机会难得嘛文州!下回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前线记者方锐秒回道。

 

王杰希眉头抽搐了一下,刚想反驳,但是想想好像还真是“机会难得”,只能有些无奈地扬起嘴角。他回头看向喻文州,看见喻文州也刚好在看他,脸上也正是一模一样的苦笑。

 

看到喻文州的笑容,王杰希却是愈发放松了起来,甚至还朝合作对象喻文州不为人知地微微眨了眨眼睛。

 

大约是多了一份所谓共赴于难的安心情谊罢。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俩上台吧,别浪费大家的期待。”叶修手一挥,架势俨然如同舞台导演。

 

王杰希和喻文州一起在众人面前站定。一时间,四面八方来自选手们的眼神都朝他们二人扑面而来。王杰希望着前方,却还是能分辨出左手边的那一道独一无二柔和安定的目光。

 

于是他转过身,对身边的喻文州说:“开始吧。”

 

喻文州回看他,笑着回应:“好。”

 

一道沧桑的吉他拨弦响起,前奏开始了。众选手都默契地安静了下来,一个个手机镜头默默争先恐后地伸到两位男嘉宾面前。而喻文州和王杰希却肩并肩站在那里,毫无压力,毫无局促。琴弦三两拨动,喻文州抬起头,唱起了第一句歌词:

 

 “是否很惊讶 讲不出说话 没错我是说 你想分手吗

曾给你驯服到 就像绵羊 何解会反咬你一下 你知吗”

 

歌声带着低沉磁性,循着粤语音调愈发显得轻软温润,除了歌词甚是不搭,尽是一派绵绵情歌。

 

但是……是我的错觉吗?李轩向肖时钦递了一个疑惑的眼神。喻文州这是有点唱跑调了?

 

肖时钦忍住笑声,轻轻点了点头。

 

喻文州平时人赠外号联盟第一苏,是万千男女老少心中的梦中情人。原本大家看他做什么都超级的特仑苏,结果今天这一开口,彻底暴露了他唱歌动听却会跑调的属性。有趣的是,喻文州即使跑调,但依然台风完美,气场淡定,仿佛金曲奖歌王,对身边搭档王杰希毫无隐藏的笑意都视若罔闻,可见其称霸联盟的心理素质。

 

喻文州一脸淡定地跑调完,便轮到王杰希的国语部分。喻文州跑调在前,大家都对王杰希接下来的表现一片揣测。在众人的期待和窃窃私语中,王杰希收起笑意,开口唱道:

 

“也许该反省 不应再说话 被放弃的我 应有此报吗

如果我曾是个坏牧羊人 能否再让我 试一下 抱一下“”

 

这一下大家却又是得到了另一重意外。王杰希的调子音准都完全踩点,他嗓音偏清冷沙哑,却透彻悠扬,泛绕梁回味,配上字正腔圆的标普发音,尽管歌词出戏,却还愣是被他的声音演绎出了几分悦耳苦情。

 

厉害了啊。国家队的很多人不禁想,今晚的视频传出去以后,看来王杰希又要因为歌声多几个新粉丝了。

 

就这样,在国家队的长枪短炮前,喻文州和王杰希交替地对唱:

 

喻文州:“回头望 伴你走 从来未曾幸福过”

王杰希:“恨太多 没结果 往事重提是折磨”

 

喻文州:“下半生 陪住你 怀疑快乐也不多”

王杰希:“被我伤 让你痛”

 

喻文州:“好心一早放开我 重头努力也坎坷 统统不要好过”

王杰希:“为何唱着这首歌 为怨恨而分手 问你是否原谅我”

喻文州:“若注定有一点苦楚 不如自己亲手割破”

 

在喻文州半跑调的深情歌声中,在王杰希澄澈的沙哑嗓音中,大家居然还听出了一点虐恋滋味,仿佛是王杰希狠心折磨着对他痴心一片的喻文州,然后喻文州在受尽心伤苦楚后终于决定离开渣男王杰希,然后王杰希又回头纠缠,喻文州却决定毅然放弃……

 

直到喻文州和王杰希唱完最后一句好心分手后,大家深受感动,纷纷起立鼓掌。

 

“真希望电视剧能请他们拍个真人版。”有人回味无限地感叹着,比如楚云秀。

 

 “好!!太好听了!给我们队长疯狂打call!!”有人不管不顾事实地吹捧着,比如黄少天。

 

 “文州别的挺好的,就是调子跑了有点可惜。老王唱得还不错,可以感到你被别人甩了以后深深的忏悔。”有人比较中肯地评论着,比如叶修。

 

王杰希立即反驳道:“我没有被甩。”

 

而喻文州无法反驳。因为他确实跑调了。

 

而有的人已经火速把视频编辑以后传到了网上,甚至已经开了赌ju。

 

“你们觉得《好心分手》的转发量能打败《我是女生》吗?请问孙翔选手你觉得呢?”方锐一脸严肃地问道。

 

孙翔顿时炸毛起来,然后黄少天又加入战局,气氛欢乐而祥和。就这样,在喻文州和王杰希的收尾节目中,今夜的团建活动圆满来到了尾声,并在叶修的宣布下散会。

 


在热闹的活动结束以后,王杰希没有直接回到宿舍,而是一个人下楼,散步般地来到无人的户外。

 

说实话,他的脑子里还弥漫着先前和喻文州的好心分手对唱。歌曲本身当然十分不靠谱。但是唱歌时候,王杰希总有点怪怪的感觉,仿佛他真的是个对喻文州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渣男一样。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氛所致,他总觉得喻文州和他唱歌对视的时候,暖色灯光下,眼神好像还真的有点小委屈。

 

拜托。王杰希想,喻文州怎么看才是会让人吃亏的那个才对。他这种人要追谁哄谁想想也是手到擒来,会碰钉子他王杰希都觉得难。


说起来,他之前说喜欢的那个人,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


不知为何,想到喻文州说的心上人,王杰希心中不禁无可抑制泛起好奇来。难言的是,这份好奇之中,甚至还多了几分连自己都说不清的沮丧。

 

……罢了罢了。王杰希摇摇头,走到门口的自动贩卖机前,把这些有的没的都从脑海中驱了出去。他拾起机器下面的可乐,冰凉的罐子拿在手中,却是刚刚赶跑的记忆又跑了回来,脑子里浮现起两人并肩练歌的场景。他唱一句,喻文州跟着唱一句,视线追随者他的视线,眼睛追随着他的眼睛。

 

无人知晓的情绪忽然滋生,王杰希觉得有点烦恼了。烦喻文州怎么总是在自己的脑海里缭绕不去,扰了他安静喝可乐的清净时光。

 

在王杰希无人知晓的抱怨中,一道身影却是踏着月色,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出现在他面前。

 

 “哎呀,王队,好巧。”

 

喻文州依旧弯着平日的眉眼,眸光闪闪,如同摇曳的风铃。

 

望着眼前活生生的麻烦本人,王杰希有些意外地微睁眼睛,却又无可奈何地笑了。

 

“怎么,”他调侃道,“喻队来这儿是想和我击掌吗?”

 

喻文州不禁在月下笑出了声。

 

“庆祝好心分手吗?”他说, “那我不是很情愿。”

 

最后两人一人拿着一罐饮料走到附近带着台阶边的高地草丛,下面还有一条人工小溪。两个人一起在高处的平台席地而坐。夏风习习,月色明明,王杰希坐在喻文州身边,感觉仿佛回到了家中的阳台下。

 

“杰希,其实你今晚唱得真的很好听。”喻文州的声音隔着夜风传来, “只是曲子的内容太不靠谱了。”

 

王杰希转过身看他,看到喻文州看着他的目光真诚。然后王杰希就这样忽然笑了。

 

喻文州有点疑惑地看着他。王杰希说:“喻文州,你刚才跑调了。”

 

他明亮的眼睛直视着喻文州,迎着夜风,泛着星光。

 

望着眼前飞扬澄澈的人,喻文州眼中目光闪动,如湖心荡开片片涟漪,却又最后化为点点笑意。

 

“说到这个……”他转过头,望着头顶的星空说道。“国粤双语里好听的情歌,除了好心分手,其实还有很多。”

 

倒是完全忽略了自己跑调的话题。王杰希哼着笑了一声,却也不继续抓喻文州的小辫子,反而跟着思考起喻文州提到的话题。

 

情歌吗……


王杰希略微一想,却不禁感觉有些空白。他不怎么听时下的流行音乐。即使听歌,也都是一些纯音乐,不然就是年代久远的老歌。情歌方面还真算是他的知识盲区了。

 

“杰希,”这时喻文州问道。“你听过什么好听的情歌吗?”

 

还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

 

王杰希只能又想了想,说道:“以前楼下咖啡店里放的算吗?”

 

这下轮到喻文州笑了。

 

“一楼是花店的那一家?”

 

“不是,”王杰希说。“是搬家以前的。”他思索片刻后说道。“嗯……有一首应该是这样的,我觉得还不错。”

 

他放下可乐罐,手指在草地上轻轻敲打,一边开口低声吟唱:

 

“当时没说完的话 经过几年时光 再次见面我们已经能够大方表达……”

 

喻文州就坐在王杰希旁边,听王杰希清冷的嗓音澄澈璀璨,尾音如霓虹纱羽。他静静地坐在他身侧,仿佛时光静止,万物消失,仿佛面前捧着最值得珍惜的岁月,而他是他唯一的听众。

 

“谈起你现在的他 脸上浅浅微笑 我也没有理由把遗憾再放心上……”

 

王杰希唱着唱着,却不禁有点哑然。他之前光听旋律,现在靠回忆哼出来,这首似乎也是一首黯然心伤被人甩的苦情歌曲啊。

 

于是王杰希只能压住内心的尴尬,不动神色地止住了口。但自然没法阻止身边的喻文州已经第一时间发来贺电。

 

“很好听的歌,但是杰希你听着好像又失恋了。”

 

王杰希没好气地横了笑眯眯的国家队队长一眼。喻文州依旧弯着眉眼,用一种探究好奇的语气说:“那家咖啡厅里,不止这一首歌吧?”

 

王杰希想了想,倒是又回忆到第二首咖啡店总会循环播放的情歌。可是他这回不想直接唱出声了,怕又是什么伤心歌曲被喻文州嘲笑。仿佛意识到王杰希的有意回避,喻文州立即目光真诚地说道:“你放心,无论下一首歌怎么样,我都一定不会笑的。”

 

王杰希心想我会信你,但光自己回想,却的确也有点抓不住旋律。于是他思索片刻,还是决定把喻文州当空气。他望着绒绒的草坪,凭记忆第二次低声歌唱了起来:

 

“问世间 转过多少流年 才会有一次擦肩

明镜 水月 菩提树下又见 缘刻眷指尖

燎岁月 惹尘埃动情念 可会熬不过时间

 

百转千遍愿 最好是成全 含笑一睹你容颜

天地多辽远 而你在眼前 怎拂去眷恋”

 

溶溶词曲,慢拢星风,正是与一曲与上一首截然不同的古风歌曲。

 

王杰希唱完主歌,一时也为悠扬的旋律所沉浸。但他反应过来,却有些尴尬。

 

因为这正巧又是一首苦情歌曲。

 

这一刻,连王杰希都对自己产生了一点怀疑。为什么他记得的都是苦情歌曲?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伤心情歌代言人?

 

反倒是喻文州压着笑意安慰他:“很好听,意境很好很优美的一首歌。被杰希你安利到了。”还拍了拍手鼓掌以资鼓励。

 

夏风轻拂,隔着柔软的丛草,苦情歌王王杰希只好拿起身边的可乐罐子,接受着隔壁唯一听众的零星捧场。他喝了一口饮料,还是有点辩解般闷闷地说道:“其实我平时不怎么听这些。”

 

“嗯,我知道,”喻文州笑咪咪地说,“都是楼下咖啡店里放的嘛。”

 

听到喻文州的话,王杰希转过身,却也不禁淡淡扬起嘴角。他干脆躺在斜坡的草坪上,只见繁星柔和,在这难得晴朗宁静的夏日里仿佛一阵风就能触手可及。就在这静谧沉沉的空气中,喻文州的声音却缓缓响起:“其实情歌的话,我有一首歌,一直特别喜欢。”

 

“嗯?”王杰希在草丛间轻轻地问道。

 

不等王杰希再回应,温柔浅唱的歌声就这样如蔓草般洒落在了轻轻摇晃的草色间。

 

 “再不甘心奋斗 觉得输得已足够 决心躲开全宇宙

谁料你要我折起衣袖 充心给我要振作成万个理由

 

原来命运坠落我的肩上 唯独你信我两手可高举理想

没有介意我最差的一个卖相 内心冷却处重燃并发亮

忘掉是现实 是妄想 生命无常

重拾我错过却放不低的理想”

 

喻文州的声音低沉悦耳,仿佛是融在黑色中的点点星光。王杰希听他唱着歌,尽管他听不明白粤语歌词中的每一个含义,但却能感到那股流淌到天边星河般的明亮温暖,仿佛最和煦又热烈的风,最宁静又跌宕的湖。

 

甚至,连他一个被喻文州放在局外的人也觉得如此触动,听着喻文州的歌声,仿佛心间被柔软的羽毛拂过。

 

后来,直到那晚两人分开,王杰希才想起来想问这首歌的名字。但后来当王杰希真正知道歌曲名字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主要是那晚上喻文州又跑调了。所以王杰希怎么也找不着。

 

下一章请戳:15-1


*王杰希的第一首歌:《多傻》之涤非太太降调版,原曲刘惜君,b站链接

*王杰希的第二首歌:《菩提偈》之涤非太太降调版,原曲刘惜君,b站链接

*喻文州的情歌:《你给我力量》之涤非太太降调版,原曲江若琳,b站链接


这些降调都麻吉好听啊!顺便表白涤非太太,太太是神仙!

评论(19)

热度(63)